《别来沧海事》--卷单行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3-13   共 0 篇   访问量:2028
红楼梦与金瓶梅与源氏物语
发布日期:2010-03-13 字数:2394字 阅读:2028次
  我读红楼梦时只有十一岁,那时,还有很多字都不认识.但是,那一套四本毛宗岗版本的竖版红楼还是陪伴我渡过了一些安静的时光.说实话,那时虽然也能读懂一些,总的来说,却没什么太高的兴致.初读红楼梦,觉得最难理解的不是那些诗词与泪眼,而是书中错综复杂的亲戚关系.姑表亲姨表亲堂兄表妹和姑妈姨妈,究竟是哥哥还是姐夫还是嫂子或姐姐,也弄不太明白.我想这之中最经典的中国式关系,当属小红回凤姐的一段话,就是这家奶奶和那家奶奶,还有五奶奶和舅奶奶什么什么的,就为了这段话,我花了很长时间来分清姑和姨的关系,然后,再去理顺什么叫五服和宗亲本家.直到去年,又看红楼,才算终于弄明白这一段话关系了几家子的事.

  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红学的研究,我看了很多研究红学的著作,但是,还是不甚了了.是啊,人家大家读书是为研究,我读书是为了不求甚解.刚开始读红楼是因为没书读,后来能够读下去,是听说那是名著,想知道名著是什么样子的.再后来,就是因为渐渐有了个人的观点,红楼梦中的诗词当是很美的,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那时,很喜欢一遍遍翻红楼,就是为了那书中连篇的妙语佳句.

  真正去理解这本书,是很久以后了,一个大家族的兴起和没落,一个大家庭里现实的小世界,从包衣世家到后来的显赫与书香味道.从历史的角度去看,是一个朝代里面的君主更替权利交战;从社会的角度去看,是一个时代的风土人情;从生活的角度去看,是一个家庭的存在状况与改变.作者的精彩我想并不在于后人对这本书的研究与赞美,我是只读书不看言论的人,作者的精采在于他再现了自己的生活,再现了那些美丽的过往的光阴,再现了自己曾经的盛开的青春.尽管由此而更加衬托出其后的哀伤,却与那些精彩的韶华无关.谁人没有快乐的过往,谁人没有悲伤的未来,从生到死,从过去到未来,我们是如何走向死亡的,有谁能完全把握自己的每一个瞬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陪着他哭,陪着他笑,世间多少作家,几人能做到?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一本书,当脱离了学术和功利去看,才会看到其中的美.

  

  看到金瓶梅和源氏物语,是一年前的事.从老家回上海,车上无事,到车站的地下书店去买书,第一次买了源氏物语,第二次买了金瓶梅.

  听说金瓶梅,和水浒传没关系.那时,金瓶梅属于禁书,大家谈起它,都要悄悄的.我因为找不到书看,也就悄悄的听别人谈起一些书,但是从没敢去找这本书看.后来,看了很多古今传说章回小说一类的杂志,多多少少知道了一点.后来,时代发展,改革开放,这本书解禁了,书店都有卖,就在去年买了来看.

  乍看之下,不由莞尔,是什么让这本书禁了这么多年,那些据说很香艳的描写比之现实社会中人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本可读性极强的书.如果说,红楼梦写的是诗礼大家的话,那么,金瓶梅无疑就是在为一个财主写传.就是说,是在写乡间平民百姓的生活.贾家的白吃者叫清客,西门家的白吃者叫帮闲,社会地位从称呼上就能分得出来.红楼中凡写性,大多是意境之中.隐而又隐.争风吃醋也是文斗居多.而金瓶梅中却是活生生的事实,读来更是惊心.市井生活,深院女性,在书中入木三分的显露出来.乃至到了大限来时各自飞以后那一段我想是更为精彩,各自寻各自的活路,有人笑有人哭,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金莲不是孟玉楼不是春梅,而是孙雪娥。于深院的争斗中不得宠,于流离的奔波中也不得安然处,究竟是生活欺负了她,还是她真的不懂什么叫生活。鲁迅所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就是了。

  金瓶梅的作者历来颇多争论,兰陵笑笑生,何许人也?至少,应是颠沛之中过活过,至少也应是来源于生活的创作基本。来源于基层,然后,写实于基层。读此书,如同读一本宋时的民生百态。

  

  源氏物语,很早以前就听说过了,很想看,应是初中时的第一次听说就存了的念头。紫式部,日本,宫廷。

  从那时,我一直不间断的寻找这本书。直到有一天,在上车之前,买到它。厚厚的,沉沉的坠着我的背包。

  读完,第一个感觉很奇怪:日本的远古,习惯于乱伦吗?

  源氏的一生,究竟应当说是光彩的一生,还是颓丧的一生?那些他的女人们,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就他的原配葵姬来说,应是不幸;就他的恩遇末摘花来说,就是幸吗?

  藤壶皇后,三公主,紫夫人,明姬,夕颜,空蝉---所有他的女人,在他的夜半来天明去中,究竟得到了什么?而他自己又是很快乐的吗?

  日本的远古,风俗也是很独特的:男人在女子家里留宿,到天亮前必须离去,如果曾经恩爱,那么,第二天就要有诗相答和。

  想那些身穿蝶样的和服,高挽了长发的女子,在夜色来临时,有娴静的侍女燃起灯,在半遮颜面的珠帘下,和策马而至的男子,隔桌而谈。时而以袖掩面,轻轻的笑着。烛光映着羞容,花朵样绽开的裙裾从帘下铺开来,直铺到男子向前微探着的目光之中,当真是美人如花隔云端啊。所以,光彩有如日月的源氏才会喜欢上末摘花,然后,卷起帘来,未免失望---

  源式物语,虽然是一部极出色的长篇小说,但是,却不能进入寻常百姓的生活,它是一部极为精彩的宫廷史。虽然源氏不是天皇,却贵比天皇。我因此而了解,那个时代的日本,天皇,也并不是太好干的活。虽然不是用很多笔墨来描写权利的争斗,但是字里行间,都在透露着这样的信息。

  看过它,与看过红楼一样,要掩卷长叹。

  

  是的,红楼梦里的爱情,含蓄而哀艳;金瓶梅里的情爱,直白而惨烈;源氏物语里的爱情与情爱,空洞而迷离。

上一篇: 《冰山一角》     下一篇: 《别梦依稀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2028次 | 联系作者
对《红楼梦与金瓶梅与源氏物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