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文集》--阿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2-24   共 130 篇   访问量:2131
春心谁共?
发布日期:2010-02-24 字数:2759字 阅读:2131次
  一踏上松软的土地,我就知道,我是真真切切的被春揽在怀里了!

  再没有比这更惬意的事情了——在一个阳光舞动的下后,我独自一人,走过一棵树又一棵树,直走进小草的心中,旧梦重温。

  穿过马路,沿弯弯曲曲的田间小路信步而南!目光所及,新鲜温暖!先是耳根渐渐清净起来,日日嘈杂的喧嚣终于离我而去,于是我听到了鸟儿欢愉的鸣叫,近处的声声清脆,远处的悠长迷人!可它们却不知道躲在哪一角明丽的天空呢!各色小飞虫也出来凑趣,故作优雅地在自由的天地里翻飞、舞蹈。

  远处是一片片碧绿的麦田,油菜地,虽经了冬的严厉考验,依然斗志昂扬,色彩愈加厚重了,微黄的叶片上顶着爆发力极强的小字辈!

  忍不住,我伸出手来,抚摸那一层层的绿,仿佛摸着的不是叶子,而是向往的一双双可爱的小手,它们是那样滑腻,柔软,微笑着!向我打招呼。

  枯枝衰草早失去了昔日的张狂,在阳光的怀中懒懒躺着,我想,它们一定计划着要去做一趟远游了!我轻轻的踩上去,生怕惊醒了他们的梦!那种柔软的接应使我想要倒下去,我心也变得柔软了,真的,要问我春天什么感觉,我告诉你——柔软!

  可记得冬天的土地?那是倔强的狠心的冷酷的男人,我是不喜欢这样的男人的,而此时的土地呢?绝对是温柔的绵软的含笑的女人!甚至是博大的宽容的母亲,准备接纳一切爱她的孩子!包括我!

  草儿,春的先知先觉,早已遍生四野,田间地头,沟沟坎坎,阴坡阳地,甚至石头缝里,都有它们坚韧的影子!它是春最听话的孩子,他们三五成群,紧贴大地的胸!呵!好似吃奶的孩子!

  是啊!哪里有母亲的怀抱更温暖的呢?她不会嫌弃任何一个弱小的生命,在她眼中,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没有繁华贫穷的区别,更没有尔虞我诈争宠献媚之恶。你有几片叶就长几片叶,你有几朵花就开几朵花,想怎么装点这个世界就怎么装点,自由的活,开心地长,无须选择,因为你一出生就选择了土地,选择了土地就选择了公平、博大、宽厚、永恒以及绵延不绝的幸福和快乐。

  草真幸福!它躺在母亲怀里!

  我也想幸福,也让我躺在你的怀里吧!

  “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发誓:我会和她们一样爱你!”

  “呵呵”

  听,阳光在笑呢,它欣慰我终于可以做一棵草了,是的,我就躺在枯枝和柔软的草叶间——毫无疑义——我成了一棵草。

  闭上眼,我想象和草一起奔跑在田野的快乐,土地的香味被阳光送来了,阳光的香味被微风送来了!我的香味混在清新的草间,在大地上蔓延!

  真的,我成了一棵草!如此幸福让我晕眩,迷醉!在醉中,一抹来自家乡的熟悉的味道在鼻息上流连,诱惑我的记忆,在这个季节,我终于和春一起复苏——我想起另一片热土

  ------

  一个小女孩赤脚奔跑在田野里,她挥舞着小手,欢快地叫着:“小蝴蝶啊你别跑,你陪我玩啊------”阳光下你分不清谁是蝴蝶了!一样的快乐,一样的轻盈!小蝴蝶绝对是个逗乐调情的高手,她东一下西一下,忽悠着你,待你跑不动了,她立在草尖狡黠地笑!这时妈妈叫了:“辉啊,过来吃西红柿了。”

  “开饭啦,开饭啦!”一群草孩子面对一桌“无与伦比”的盛宴欢呼跳跃,一个稍大的女孩揽过比她更小的女孩说:“乖乖,妈妈喂你吃饭”。哈哈,她们在玩“过家家”,笑声便溜着豆荚的架子跑到西红柿垄里了。

  童年的欢乐也这样留在了记忆深处。

  还记得我们一家人低头弓腰拉着娄种麦,一粒粒麦子在我们的期待中便整齐地躺在土里。

  燥热的夏夜,和父母一起去地头听玉米拔节的声音。

  金色的秋天,丰收田野的和大人小孩的笑脸相映成趣。

  冬天,即使坚硬的土地也有一颗柔软的心!因为等待而温暖。

  ------

  呵呵,眼睛温热温热的,好似一双双调皮的小手在挠痒痒,,伸手去捉,“呼”一下飞到天上,变成一轮太阳。

  “我的童年只在记忆里了”,是的,回忆让诗句发芽。

  当我长大,当我开始流浪,我知道,我成了无根的萍,没有了松软的土地,只有坚硬的水泥地,冷冷的,从不会贴近我的心。

  那么,是时光冷酷还是我冷酷呢?是我远离了土地还是土地远离了我?在我们渐渐懂得追求,懂得虚荣的时候,我们讨厌土地,我们向往灯红酒绿,在经历疲惫与空虚后,我们能否回归清贫和原始?回归本心与踏实?

  或许都是这样?太多事,总要被时光覆盖之后才显现其不可或缺的一面,比如那些曾与爱有关的人和事,一开始我们因迷惑而不珍惜,待一个又一个春天走过,我们难以忘怀的时候,除了泪流满面,我们别无选择。

  坐的久了,腰有点疼,起来走走吧,沾上点土腥气,人就有了精神气。

  眼前水天一色,虚无飘渺,犹如隔世的情侣,都淹在无声的时光里了,突然,空旷的原野出现了一对穿婚纱的情侣!呵!时尚地跑到水滨拍浪漫来了!也是,斜倚水岸,眼望碧蓝的天空,会有“有位佳人,在水一方”的古典韵味。带着艳羡的心情,我走近他们,恰好听到摄影对男孩说:“帅哥,把手放到你老婆屁股上”“美女,再低点身子,乳沟露出来”。呵呵,古典美还只是那一片苍茫的水,人,有时候是融不进去自然的啊!

  我悄然离开,往一片水中白草走去。

  远山雾茫茫的,被云气裹在怀里,只剩一团团模糊的影子,犹如静卧的美人,安详地期待风过,草绿,水活,而后,在一个万物都沉睡的晚上,突然生气勃勃地挺拔起来。

  这时的太阳已不那么狂热,像是一对情侣度过了热恋期,渐渐变得理智和宁静了。我躺在草地上,有点困倦地眯着眼睛,看天空中身姿矫健的白鸟,它们是那么自由自在,真正是天地的主人啊!

  天空,醉醺醺的样子。

  风,拂过原野、河流、山川,拂过我的长发,我的梦还沉浸在一片叙述里,在这个春日融融的下午,我抛却烦恼,和春有了最亲密的接触,一些旧的心情也鲜活起来,在草色青青的词藻里,平添一段春愁!

  这是个亲爱的季节啊,你们可有同感?

  无论如何,我决定,让花朵回到枝头,让翅膀回到天空,让爱情回到生活。

  春心谁共?

  踏一路草香,回家!

  2010-2-22

上一篇: 《失明》     下一篇: 《十八岁出门远行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2131次 | 联系作者
对《春心谁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