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元村文集》--北元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3-07   共 120 篇   访问量:1703
二月 * 家谱
发布日期:2009-03-07 字数:1499字 阅读:1703次
  

  

  

  鞭炮声依稀在远方的山坡上响起时,人们知道,已步入二月。不能说是春寒料峭,大衣已经脱去,迎春花,已经露出了墙头。山坡上的风、川里的风,悠悠荡荡,她告诉这个世界,封存的一年思念的红雨伞,在二月渐渐打开。

  在河南豫西,一般不叫扫墓,通称叫上坟。常言说“二月二,龙抬头”。二月二以后,就是上坟的日子,大都在半个月时间。

  每个家族里,都推选出一两名正副族长,也就是说这个姓氏的长辈,把上坟的时间安排在星期六或星期日,凡在机关上班的、上学的,只要能过星期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能掺着去的也要去,怀里抱着的也要去,人越多越好,因为它反映一个家族的兴衰,象征一个姓氏的兴旺。

  这多年来,上工的钟声不再响起,宅子的拔节声越过天空的鸟鸣,和谐在构建着每个家族。于是,家谱的整理、修订、已成为时尚。由原来的毛笔正楷手抄草纸,曲曲弯弯坟墓坐落的图案,到油印铅字描述的白面纸,象征性坟墓的圈圈点点,到现在电脑排版正规印刷的铜版纸,立体型坟墓有边有棱的纵横跨越。其实,编写家谱,主要是对一个姓氏家族每一支人家的详细记载。当然,只记载男人,不记载女人。女的终究是外人,男人才是这个家族的根。这是一个传统,延续到现在,正确与不正确,谁都不会去提出要更改他,因为,因为很多,所以,所以也很多。更重要的一点,是要掌握和铭刻这个家族,谁家的娃有出息。比如,老大家的祖爷宣统年间,经常出入京城,据说,皇上坐的轿子前后的两根抬杠,使他亲手做的。还有老八家的二叔跟着白求恩学过医,他背着药箱,白大夫走在哪里,他跟在哪里。老十六家的二仔当过副市长,还有老十家的那个县长,老五家的那个局长……现在除把一个什么显赫的位置之外,新增添了老六家三仔开了一家公司,有多少多少注册资金,多少员工。老三家的大仔领的工程队在大都市混了好多年了,听说给国家累计上交税金就几个亿。当然,老二十几的都有,这些都是论资排辈的。

  在二月,一个家族,聚集在祖坟前,老族长要讲一番祭话,也就是祭文。把先人们的丰功伟绩,优良嗜好、传统和美德告诉后辈,怎样继承和发扬。还有修订家谱、上坟共用的纸、鞭炮等开支,还需要再兑多少钱。不过有人在乎,有人不在乎。在乎的人少,不在乎的人多。账务透明、公开也算个新鲜词儿。当然,必不可少要说的就是现在谁干什么工作,在什么地方干什么工作,他能做什么,他会做什么,他还能再做什么,他能到达什么样地方,他还能再到达什么样境地等等。他们的风光,不但荣耀这个姓氏的一支,同样荣耀着这个家族。

  在我的家乡有个传统习惯与看法,二月里必须把坟上完,不管你居住多远,不管你官位多高,只要根儿在家乡。二月,你就会用不同的方式,用各种理由回到老家上坟。上坟的主要看点,不在于你磕几个头,摆多少贡品,而是在于坟上有没有白纸。坟上有白纸,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会有人品头论足,就像庄稼的长势茂盛且茁壮,合乎情理,也合乎自然。如果谁家的坟上没有白纸,过路的人就会议论纷纷,或者要打听打听他家是怎么啦,是不是前人办事太短、造孽,弄得没有后人,也叫绝后,是大逆不道的。活该也有人说,可惜也有人说。不管怎么样,上坟就像活着的人过年,一年只有一次。过年是活着的人给自己打点快乐和自在,上坟是活着的人给下世的人打点快乐和自在。

  二月是活着人的追念,二月是对仙人的慰藉,二月是对同族人的凝聚,二月是对家族盛衰的诠释。

  

  2009.3.

上一篇: 《弄弯的路》     下一篇: 《樊氏家族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703次 | 联系作者
对《二月 * 家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