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4-02   共 772 篇   访问量:1571
嵩县历史上的那些文人,那些诗,那些事(1)
发布日期:2015-04-02 字数:6880字 阅读:1571次


 一、涂山白狐

 有一首名叫《白狐》的歌大家可能听过:“我是一只爱了千年的狐,千年爱恋千年孤独……”白狐很可爱吧,但是大家知道白狐和嵩县的渊缘吗?在古代的记载中,有个很搞的记载,咱嵩县竟然是白狐,也是传说中九尾狐和狐狸精的老家。这个记载出自著名典藉《吕氏春秋》,和大禹治水有关。《吕氏春秋》说:“禹年三十未娶。行涂山,恐时暮失嗣,辞曰:‘吾之娶,必有应也。’乃有白狐九尾而造于禹。禹曰:‘白者,吾服也;九尾者,其证也。’于是涂山人歌曰:‘绥[suí]绥白狐,九尾庞庞。成于家室,我都攸[yōu]昌。’于是娶涂山女。”

这段故事记载的是,大禹忙着治水,到三十岁了还没娶媳妇。心里想着我的那一半要出现的话,老天必有应验。行到涂山时,有一只美丽的九尾白狐造访大禹,大禹心中怦怦跳,感觉到自己的爱情鸟就要来到了。果然他在涂山邂逅了一位美女,叫女娇。女娇嫁给了大禹,生了一个儿子名叫“启”。我们学的历史朝代歌“夏商与西周”,第一个朝代夏就是大禹和女娇的儿子——启创建的。涂山位于嵩县境内,就是县城西何村境内洛栾快道旁的那个蛤蟆崖。关于涂山的位置,国内有好几个地方跟我们嵩县争,这个它们是争不过我们嵩县的,著名的历史学家顾颉刚、钱穆、闻一多等都众口一辞把涂山的位置定在咱们嵩县,这个是无需争辩的。大禹的妻子,启的母亲女娇是哪儿人啊,就是咱们嵩县何村人——过去叫涂山氏部落的人。由于九尾狐有这么一件很风光的事情,所以后代神话中的狐狸精们总喜欢骄傲地说自己是涂山后裔,也就是咱嵩县九尾白狐的后裔,炫耀血统的高贵。

 二、涂山情歌

 大家知道世界上有史记载的最古老的情歌,是由哪里人唱出的吗?是由嵩县人创作并唱出的。据《吕氏春秋?音初》里记载:“禹行功,见涂山之女。禹未之遇,而巡省南土。涂山氏之女乃令其妾待禹于涂山之阳。女乃作歌,歌曰:‘候人兮猗!’。这个记载说的是大禹与涂山女女娇结婚后,大禹牵挂自己的治水事业, 要离妻、离开涂山向南远行治水。女娇就让她的女奴上到涂山顶上,望着大禹远去的身影,合唱了一首凄惋缠绵的歌,就是这首《候人兮猗》,意思是等你啊,等你。这首歌就这么一句歌词,或者说只记载下来了这一句歌词。它是世界史上最古老的情歌,也是《诗经》、《楚辞》的鼻祖,是上古一曲哀怨的爱的绝唱。

 三、宋之问杀人抢诗

 隋唐时代,洛阳被称为东都。洛阳是隋后期的首都,隋炀帝大业元年(605)营建。城南对伊阙,北据邙山,唐朝时高宗、中宗、睿宗、武则天、玄宗、昭宗、哀宗都将其作为帝都,时间共近50年,时称为东都、神都或东京。城内有隋唐时代面积最大的宫殿群——洛阳宫,和中国历史上最高大的宫殿建筑——万象神宫。东都洛阳是当时全国政治、经济中心,同时也是东南通江都、太湖、浙江,东北通山东、涿郡,西通关中长安的大运河交通中心。

 唐代的嵩县又叫陆浑县,唐玄宗先天元年,又把陆浑县拆分为陆浑县和伊阳县两个县。距离全国的政治、经济中心这么近,当时作为京畿之地的陆浑县的繁华和人文的璀灿可想而知。唐代有名的那些大文人,象李白、杜甫、白居易、宋之问、岑参、李贺、元德秀等人都经常往来陆浑或者在陆浑长期定居,留下许多与陆浑有关的诗作,而其中犹以宋之问在嵩县居住最久,留下诗作最多,但奇怪的是,嵩县明清的地方志中,把大小诗人及写嵩县的诗都写上了,却一句也不提大诗人宋之问。这是为什么呢?

 主要是因为宋之问这个人,诗虽然写得很好,很闲适,很飘逸,但是人品却很差,可以说劣迹斑斑。他都干了哪些事呢?

 1、逢迎谄媚、反复无常、卖友求荣。武则天大权在握后,由于宋之问经常写一些歌功颂德的诗逗得武则天眉开眼笑,因此得以任用。宋之问曾被任命为尚方监丞,负责管理各工种的制造、供应、生产等政务,不久又进入奉宸院,担任左奉宸内供奉的官职。(奉宸院说穿了就是武则天的后宫,里面供养的尽是一些从各地挑选而来的年轻美貌的男子,以备女皇享用。据说宋之问“伟仪貌,雄于辩”,自然是奉宸院的合适人选。)当时武则天的男宠是张易之、张昌宗兄弟,两人倚仗女皇的宠爱,飞扬跋扈,权倾一时,连武承嗣、武三思等朝廷重臣都巴结他俩。宋之问不甘落后,放下文人的自尊和清高,竭力巴结张氏兄弟,极尽谄媚之能事,据说还替张氏兄弟提过尿壶。作为左奉宸内供奉,宋之问做梦都渴望像张氏兄弟那样得到武则天的宠爱,爬上女皇的龙床,于是来了个毛遂自荐,写了一首艳诗献给女皇。武则天读后赞不绝口,待宋之问离开后,却对身边人说:“这个宋之问,的确是难遇之才,只是他口臭熏人,让朕无法忍受。”由于口臭,宋之问的美梦化作了泡影。

 后张易之被杀,中宗复位,于神龙元年(705)被贬为泷州(今广东罗定县)参军。不久逃回洛阳。《新唐书》记载他匿居友人张仲之家,“会武三思复用事,仲之与王同皎谋杀三思安王室。之问得其实令兄子昙与冉祖雍上急变,因丐赎罪,由是擢鸿胪主簿,天下丑其行。”

 景龙中,迁考功员外郎,谄事太平公主,故见用。及安乐公主权盛,复往谐结,故太平公主甚恨之。当中宗将提拔他为中书舍人时,太平公主揭发他知贡举时受贿,便下迁为汴州长史,未知又改越州长史。在越州(今浙江绍兴)期间,“颇自力为政”,景龙三年六月,中宗崩,景云元年(710)睿宗即位,认为他依附张易之,投靠武三思,屡不悔改,便将他流放钦州(今广西钦州)。《旧唐书》说:“先天中,赐死于徙所。”而《新唐书》则说:“赐死桂州”。

 2、因诗杀亲

 宋之问有一个外甥名叫刘希夷,与宋之问年龄相仿,中过进士但无心仕途,也是一位诗人。有一次,刘希夷写了一首题为《代悲白头翁》的诗,诗云:“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洛阳女儿惜颜色,行逢落花长叹息。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光禄池台生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一朝卧病无相识,三春行乐在谁边?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但看古来歌舞地,惟有黄昏鸟雀悲。” 宋之问看到外甥这首尚未公之于众的诗后,赞不绝口,尤其喜爱诗中“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两句。宋之问请求外甥将这首诗让给自己,刘希夷起初答应了,可不久又反悔,因为他实在难以割爱。宋之问恼羞成怒,为了将此诗据为己有,竟然命令家奴用土袋将外甥活活压死,可怜才华横溢的诗人刘希夷去世时还不到30岁。于是在《全唐诗》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刘希夷名下,收录了这首诗,题为《代悲白头翁》;在宋之问名下,也收录了这首诗,只是改了一下标题,将“洛阳女儿惜颜色”一句中的“洛阳”二字改成了“幽闺”,其余诗句一模一样。

 宋之问虽然人品为人所不齿,然而他的诗歌还在中国文学史上还是具有很重要的地位的。宋之问和沈佺期齐名,号称“沈宋”,他的主要功绩和沈佺期一样,在创作实践中使六朝以来的格律诗的法则更趋细密,使五言律诗的体制更臻完善,并创造了七言律诗的新体。他也是律诗的奠基人之一。他写嵩县的几首诗都写得很美,甚至飘飘有出世之态,下面这两首都是他的诗:

 《陆浑山庄》

 (唐)宋之问

 归来物外情,负杖阅岩耕。源水看花入,幽林采药行。

 野人相问姓,山鸟自呼名。去去独吾乐,无然愧此生。

 《寒食还陆浑别业》

 (唐) 宋之问

 洛阳城里花如雪,陆浑山中今始发。旦别河桥杨柳风,夕卧伊川桃李月。

 伊川桃李正芳新,寒食山中酒复春。野老不知尧舜力,酣歌一曲太平人。

 四、《陋室铭》与嵩县

 大家都学过《陋室铭》吧: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陋室铭》的作者是谁呢,我们的教课书上写的是刘禹锡,实质上《陋室铭》这个作者,一直以来学界是有争议的。因为在刘禹锡的诗集《刘宾客文集》及《外集》中均未见此文。在《新唐书》对刘禹锡的记载中,也未见提及有此文。有不少专家都认为,这篇文章的真正作者是崔沔[miǎn]。因为《新唐书》中记崔沔时曾写道:“(崔沔)性俭约自恃,禄廪随散宗族,不治居宅,尝作《陋室铭》以见志。”这是史书《新唐书》里关于《陋室铭》一文唯一的记载。

 崔沔科学考试对策天下第一,最先当官就是到陆浑县担任了一个任期,也就是四年的陆浑主簿。主簿具有勾检、监印及部分司法职能。因为陆浑是东都洛阳之京畿,所以县官的品级是很高的,县令一人是正六品,县丞一人是正八品,主簿一人,是正九品。唐代官员的任期是四年,崔沔任期满后调任左补阙一职,成为从七品官员。也就是说崔沔为官生涯的起步是在陆浑,并且在陆浑一呆就是四年。那么这篇《陋室铭》,会不是会崔沔在陆浑任职是写下的呢?这是很有可能的,因为崔沔自离嵩县后,就到京城的朝廷任职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陆浑山青水秀,墨客往来,恬净安逸,加上崔沔初为官正无所积蓄,从时间和场地上来说,陆浑都应该是其“陋室”的所在。

 五、李白与嵩县

 李白曾游历陆浑,对陆浑的鸣皋山,就是今天的九皋山特别情有独衷,并写过多首歌咏鸣皋山的诗歌。李白最好的朋友岑勋,隐居在陆浑的鸣皋山,李白为其送行,深情写下了《鸣皋歌送岑征君》、《送岑徵君归鸣皋山》;李白的媳妇一个叫清的伯伯,隐居在伊阳(这个伊阳不是今天的宜阳县,是从陆浑县分出的一个县,县政府所在地在今天的嵩县旧县街)的五崖山,李白写了《鸣皋歌奉饯从翁清归五崖山居》。“忆昨鸣皋梦里还,手弄素月清潭间”,“青松来风吹古道,绿萝飞花覆烟草”,这些都是李白写鸣皋的诗句。李白有一首写得公认为最具代表性,也写得最好的诗,名叫《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首长诗中,几乎每一句都成为留传千古的名句。诗中所写的“岑夫子”,就是李白隐居在鸣皋山的好友岑勋。这首诗的写作地点不详,但极有可能是李白携另一好友丹丘生来鸣皋山访岑勋写下的。因为岑勋隐居在鸣皋山,李白又这么钟情鸣皋山,经常往来于鸣皋山,在鸣皋山宴饮是写下这样一首充满豪气的诗,是很有可能的。就是不在我们嵩县写下,因为此诗中豪饮的三个人中有两人都与陆浑有这么亲近的关系,还是会增加我们对李白,和对这首《将进酒》的亲近感。


上一篇: 《正月初六水泉寺访梅》     下一篇: 《夜读向前《陆浑随咏》有感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571次 | 联系作者
对《嵩县历史上的那些文人,那些诗,那些事(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