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临风》--李清竹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10-19   共 104 篇   访问量:2203
百姓写手李白粉
发布日期:2014-10-19 字数:5475字 阅读:2203次

DSC_0030_鍓湰.jpg

       扫花网部分文学网友在景区采风(前排右二为李白粉)

 
  李白粉的芳名,对于扫花网的友人们来说,并不陌生。她不仅是一名山村小学教师,又是一位用笔描述平凡生活的“百姓写手”。
  洛阳晚报有一版面叫《百姓写手》,刊登的文章多以生活叙事散文为主,其作品大多来自业余作家之手,顺手拈来的随笔、感悟,生活中的流光碎影,凡人小记,都可以在这里发表,李白粉的生活记叙散文就经常在这里见诸报端。
  近年来,我读过很多她写的记叙散文,如《樱桃花开》、《春日匆匆》、《琐琐碎碎》还有《花香悠悠》,其中印象最深的是那篇散文----《椿花飘香》:
  微风起,细碎的椿花随风飘满了整条老街,村头的大椿树下,卧着一个石槽,石槽成凹形,孩子们经常爬在上面,或写作业,或做游戏。大椿树下的石槽依偎着一座老屋,老屋土墙灰瓦,上面长满可爱的娃娃松。老屋里曾是热热闹闹一大家子,长大的孩子鸟一样从老屋飞走,只留下两个老人,守着老屋,守着属于他们的闲散而恬淡的时光。
  这就是李白粉笔下的乡村生活,亲切、朴实、渗透着浓浓的乡土气息。她的短篇散文不拘一格,大到《文友聚会》小到《一个人独坐》素材广泛,人生琐事、市井生活、尽收眼底。如《一碗浆面条》《洗衣女人》、《卖竹篮的老人》、《父亲的菜地》、《母亲的絮叨》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坎坎坷坷皆成她的作品故事。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许正是有了乡村生活的这片丰腴沃土,让李白粉的记叙散文在这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成为名副其实的百姓作家。
  前些年,我就听说过李白粉这个名字,那时候是在《风雅洛阳网》上读过她的短散文。也就是闾巷扫花网的前身,做为文学爱好者,共同的乐趣,让大家有了一个共同的乐园---文学网,在这里我开始喜欢读她的文章,最难忘的是那篇《树梢上的弯月亮》:
  我慢慢地走着,树梢的弯月亮也随着我慢慢前行。我忽然想起儿时的童谣来“月亮走,我也走,我给月亮牵牲口……。
  语言叙述,简明真实,乡村皎洁的月光跃然纸上,读来使人感到格外的清新入景,就像在大都市里听烦了交响乐的人猛然闻到山青水秀间牧童悠扬的笛声,唯美,纯净,悦耳动听。
  但真正认识李白粉是那年的夏天,记得好像是麦子熟黄时节,一个晴朗炎热的下午,我和几个文友慕名到白杨镇一个叫石垛的小山村里寻访李白粉
  驱车进入乡道,沿蜿蜒的山路行走,路边是一望无际的麦田,一直延续到远处的山脚,山脚下的村落,白墙青瓦,静寂如画,只有布谷鸟的叫声掠过成熟在即的麦田,盘旋在绿树成荫的小山村:“麦田咋过,豌豆面馍;麦田咋过,豌豆面馍”一长一短,声声悦耳。
  布谷鸟就是传说中的王刚哥,对吧?同行友人的问话,打断了我的思绪。对,我们这里都叫它“麦田咋过”,李白粉的文章《割麦子》中就是这样描写的,我含糊的答道,只是看今年的麦子饱满,又是一个丰收年,这个麦季,不会吃豌豆面馍吧!我的话引起一车人的哄堂大笑,笑声惊起了路边麦田里成群觅食的麻雀,忽的一下,飞向远远的密林深处。
  乡间的水泥路窄窄的,车子行驶中还要还时不时的躲避着迎面而来的收麦机,农用车,冷不防,骑摩托车的小伙子带着姑娘飞一样的闪过,尘土飞扬,飘的人灰土灰脸。 “慌着弄啥来!没一点规矩”望着绝尘而去的猛男靓女,司机狠狠的说道。
  我接过话说: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乡下的人就这样,随意的很,干什么事都好像在自家院里,就像李白粉的散文,随意、自然、流畅、不加任何修饰,哈哈!一番调侃,唤起了满车的笑声,刹那间,把刚才的不愉快也一扫而光。
  车,在田野间慢慢前行,到处麦浪滚滚,满目金黄,刚行走到一个路口转弯处,忽然一只红腹野锦鸡从车眼前掠过,艳丽的长羽毛随着扑棱棱的闪翅膀声引得众人惊呼:“老天,真美呀!大家都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野锦鸡。”感觉鲜亮极了。司机却笑呵呵的说:在乡下,野鸡成灾,祸害庄稼呢,尤其是成熟的西瓜被野鸡啄的大窟窿小洞的,很遭人骂呢!
  前面一老汉拉车慢行,停车问路:往石垛乍走?石垛呀!前面那个村就是。老汉用手指了一下,又问:你们找谁呀?李白粉,认识吗?啊,小学校的李老师呀,认识!老汉热情地招呼着。殊不知,在乡下农村,山村教师是最受人尊重的,小学校里就那么几位老师,乡下的老老少少都认识。
  石垛,一个古拙的北方小镇,或者说是一个大村落,一条街,一座小学,错落有致的土坯瓦房在夏日的余辉中,显得有些原始,质朴,那浸染着几代人体温的土墙,和老街小巷构成一幅仿古的乡村油画。我站在街口拙朴苍老的老槐树下,细细的揣摩这画面的内容,《一缕炊烟》、《乡村的夜晚》、《流水日子》……从李白粉的这些散文中寻找感受着一个百姓写手眷恋的故园和乡村创作灵感。
  只是这些感受,很快地就变得有些失落,那是因为我见到了寻访的主人---李白粉。见到李白粉时,我有些惊讶,她并非我想像中的那般文弱,腼腆,倒有点粗犷,豪爽,举止笑谈间却不失文人的娴雅。我不禁有些愕然,一个长期生活在闭塞山村古镇的小学教师,十多年如一日,坚持不懈地写作,靠的是怎样的激情和坚韧?
  你若读过她的新作《深夜随笔》,也许就能从中找到答案。她写道:“好长时间没写日记了,日子一天天在繁忙琐碎中流逝,有时会莫名的惶恐,没有文字,自己就空虚无聊,尽管自己的文字很苍白,但足以滋润自己内心的焦虑和干渴,并给自己带给一丝精神上的安慰。这个礼拜天没回父母家,父母每天总有干不完的活,想到劳累的父母,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的痛。其实生活就是这样,琐碎而忙碌,那些不该记起的东西和记忆就随风而去吧。踏踏实实过好属于自己的每一天。学会感恩,学会快乐,学会适应生活,学会放松自我,这就是李白粉孜孜不倦追求乡土文学创作的激情。
  一条溪流弯弯曲曲地绕村而过,清澈见底的河水静静地流淌,跨过河面上的石拱小桥,爬上村后的仙圣山,登高眺望,隔着村镇,眼前是一派的广阔,阡陌纵横交错,房舍田园尽收眼底,天空清澄,飘飞着明亮的薄云,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峦隐隐约约。好美呀!同行人惊叹不已,不难想象,这些美景,都是李白粉细腻文笔的原版。因为澄清的自然,朴素的人性,总在感召着,成为她创作的主题。如散文《梦里日子》:
  站在这里,我忽然有个念头,在假期或礼拜天,带上一本好书,和孩子们来这里,躺在草地上晒太阳、听鸟鸣、看书,放任孩子在这里疯闹,那感觉肯定爽。其实这些真的不难做到,重要的是要有一颗远离世俗的心,耐得住清贫和寂寞的心情!……。
  不过,这乡下景观对于我这个经常旅行的人来说,并不感到十分的稀奇,过去,我一次又一次的旅行,也许见过这般美景,可把它当成平凡的风景一晃而过,并没有把它细致的在心里记述下来。这时我想,我的作品为何不够精炼圆熟,是因为我表现技巧笨拙吗?不!是因为我的观察流于表面,不能将我感受到的东西,真切而细致的描述出来,也是因为我的心和大自然没有紧密的融合。
  就看这眼前吧,一片果园,葱葱郁郁,一遭的篱笆墙,高高的大槐树,披着绿叶、静静的掩映着一园的幽寂.树后草径弯弯,伸向篱笆小院,柴门紧闭,远远的透着一种看不见的寂寥。一丛石榴花穿门而过,艳艳的盛开着花朵,好似一幅油画,亲切而自然。我还没有找到灵感,同行的友人已触景生情,轻吟道: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 。春色满园关不住 ,一枝红杏出墙来。
  哈哈,好,就是一点错了,春色满园关不住,石榴花开出墙来。我笑对着诗句。对,对!众人同声叫好。
  笑声,人声,惊起了小园中的寂静,“汪”深处传来一声轻轻的犬吠,就一声,悠长而急促。
  随着犬吠声,柴门敞开,一老人笑面相迎,银发,红润,让人看不出老人的年岁,只是感觉到沧桑和慈祥。“欢迎各位参观仙圣仙果园” 老人笑容满面。一道草径伸向深处,石榴花,金银花,红的,黄的,粉绿的,汇成花海,清凉,安静,素朴的似一幅陈旧的古画。花径尽处,一株粗壮的枣树葱郁的洒下一地的荫凉。
  山里人是厚诚的,见了客人格外的热乎,老人忙着端茶,端枣。 李白粉告诉我们:老人已经八十多了,这是枣园,枣儿特甜,以前是荒山,是老人几十年开拓种树,才有今天的满院春色。
  老人也笑着说:“人活着就是干活,干一点是一点。”娃子们不让我来地干活,说怕累着我,其实要是成天在家里吃吃坐坐,反倒真会把我憋出毛病来。”“住在这仙圣山里呀,清静的很,吃的是野菜,喝的是泉水,还有那新鲜的空气,习惯了山里的岁月,也很少想山外面的一切,这仙圣山是宝山,是仙山,光每年卖枣子的收入就够全家人的花销,还有这满山沟的沙梨,柿子,年年好收成,只是儿女们老向往山外面的世界,出去打工上学后就再也不想回来了,唉!老人说这些话时凄凉凉的,也许生活就是这样,你喜欢的事情别人就未必就喜爱。
  我想起了一位作家说过的话:清贫不是什么幸福,但能够安享幸福却是一种境界。
  果园是李白粉经常光顾的地方,有时带学生来实习参观,有时带朋友来游玩。她告诉我们:散文“又见杏儿黄”写的就是这仙圣山的杏:
  当空气中弥漫着新麦香,隐匿在绿叶中的青杏迫不及待地穿上了黄金衣,摘一颗黄澄澄的杏儿品尝,拿在手里杏儿迟迟不敢往嘴边送,年龄不饶人,曾经小时候那么爱吃杏儿,现在是真的怕酸。权衡利弊,还是把手中诱人的杏儿送给小孩子,看小孩子笑着拿了杏儿就开咬,我没吃杏的牙似乎也跟着酸软起来”。
  这就是李白粉的散文,似这山上的杏儿一样朴实无华,又耐人寻味。
  常回家看看,帮父母洗洗筷子、洗洗碗,这是多少孝顺儿女的心声,读李白粉的《母亲做的红薯面条》,你就会感受到人世间那浓浓的亲情:
  星期天,回娘家看望父母,父亲给我拿来了瓜子和小蜜橘。母亲在厨房擀红薯面条,中午,我边吃边说:“妈,你擀的红薯面条真好吃。”母亲很高兴:“是嘛,是!今年一冬都没吃红薯面条了,不想去擀,怕冷。母亲说:“想吃就回来。你们小时候哪吃过啥零食啊,饿了就吃点红薯,去学时,总喜欢拿一疙瘩红薯边走边吃,有时屋里没有了,就自己下红薯窖里拿一疙瘩。”我说今天的红薯面条太好吃了,吃多了,有点撑。母亲就笑:“那你下星期天回来,我再给你做红薯面条吃……。
  寥寥数笔,将人间最温暖的爱展现在读者面前,读来如临其境,回味悠长。
  麦田,小镇,果园,老人,黄杏,一山,一水,一木,一石,乡音乡情,孝道礼义都成为李白粉笔下栩栩如生的作品,她像一位高手画家,将(琐碎的日子)来(缝补人生) ,而将《生活的样子》描绘成一篇篇笔墨酣畅、结构独特,气韵生动、一气呵成,散发着乡土芳香的美文。
  返程的路上,夜幕深沉,繁星点点,车窗外凉风习习,我坐在车子里闭目思索,回想起和李白粉交谈的一番话:有人说我李白粉活得单纯,幼稚,我是有点单纯,在别人眼里甚至说是对文学的痴迷,可生活的磨难,家庭的重负,金钱的诱惑,当你被成熟压得很疲惫时,你才会体味到单纯的魅力,才懂得单纯的可贵。
  她的话让我明白,单纯是深层次的成熟,也是成熟的终极。只有单纯的人才会走不平凡的路。就像她笔下的生活散文,一般人走的是大路,可她偏要抄近路回家,虽然是小路,沿途却有走大路看不到的风景。正所谓:大巧若拙,大知若愚的人,也许就达到了这种境界,这境界浑然天成,没有雕琢,没有粉饰,是实实在在的快乐日子。
  做百姓写手,讲述生活中的真实故事,这就是李白粉乡土文学创作的源头。无论做什么事,《喜欢就好》闲敲文字,静扫落花,从李白粉乡土生活创作的这片净土里,让我看到了人生中的静谧、平抑和安宁。
  一如此刻的我和月亮、星星一道听田野里布谷鸟的叫声 :“麦天咋过“阿公阿婆”“ 麦天咋过,割麦插禾”。


上一篇: 《乡村婚事》     下一篇: 《父子短信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203次 | 联系作者
对《百姓写手李白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