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魂》--孟先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10-07   共 0 篇   访问量:956
乡歌一曲颂盛世
发布日期:2014-10-07 字数:3066字 阅读:956次

  ----读宁少宾的长篇小说《乡歌》
  我跟宁少宾是同乡,也是同学,高中时还是同窗好友。少宾为人和善、诚恳。他聪明好学,高中时得益于语文老师关笑云的指导,不知不觉爱上了语文,还稀里糊涂弄出几篇小说在班上公开,也算是第一次发表作品吧。毕业后,先当民师后打工在外,但他的文学梦一直没有减退,在宜阳作协的大力帮助下,首部长篇小说《乡歌》带着浓浓的乡音唱响了洛河南北,中州大地。
  甲午年春节,有幸捧读了少宾的长篇小说《乡歌》,耳畔是噼噼啪啪的鞭炮声,眼前是一部三十多万字的地域史,眼眶里沁满幸福而辛酸的泪水,一口气读完,掩卷闭目,一曲发生在社会主义大建设时期的农村悲歌沉闷的充斥心扉,使我久久不能平静,感慨万千。
  首先,这是一部反映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真实历史的小说,再现了改革开放以后农村出现的一些不正常现象。我们的党是伟大的党,政府是人们的政府,人们听党的话,响应政府的号召,积极发展养殖事业,满怀希望地大干苦干奔小康,他们修成了通往山下的公路,他们种出了金黄的烟叶,他们引来了自来泉水,他们盖起了崭新的学校,这一切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对人们群众的关心和爱护,爱民如子,人民才拥护党的领导。农村面貌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向小康奔赴的脚步越来越快。
  作者正视历史现实,在歌颂主流的同时,反映了残存在我们党内政府中的一些丑恶现象,特别是那些带着乌纱帽的人民的公仆,他们视人民群众为“刁民”,以官老爷自居,对违抗了他们“旨意”的臣民们动辄谩骂殴打,如草芥一般的劳苦大众辛勤劳作,逐渐多起来的劳动果实最终都以不同形式被罚没收走,到头来满怀的希望化为泡影,他们忍无可忍,竟然自发的起来同抢夺他们财物的贪官污吏进行斗争,从简单的内心发出了强烈的呐喊:你们这些强盗,比土匪还恶,比恶霸还狠。而且,没有知识,没有文化,愚昧落后的山里人,他们认同为人民谋利益的干部,把高铜锁称为“高清天”,那是他们内心世界的强烈共鸣。然而,他们的高青天却惨遭了无情的打击,脸上的伤疤是上司留给的纪念,及至后来罢官回家,人民真正的靠山似乎倒了,希望渺茫到了眼前一片漆黑的境地,但邪恶终究战胜不了正义。孙书记为什么会受到人民的爱戴?不会阿谀奉承,不会请客送礼,不会溜须拍马皮的王副书记、女副乡长,他们与人民群众的心紧密相连,他们才是人民的好干部!为人民伸张了正义,欺压人民的官吏最终受到了应有的惩罚,隐藏在党内政府部门的腐败想象得到了有效遏制,骑在人民头上拉屎拉尿的王乡长、丁大队长之流被绳之以法,彰显了党的英明,人民群众拍手称快。然而,我们掩卷反思,会列出许多疑问:一是我们的教育是否落后与时代?对人民进行教育的形式方法有哪些呢?只抓经济效益,忽视思想教育,动不动就罚款,好像只有交了钱就万事大吉,钱是万能,有钱能使鬼推磨,悲哀呀!
  二是用人机制是否健全?王副乡长本就是一个大流氓,一个大流氓去当人民的父母官,他能当好吗?他当的是老爷官。一个屡进监狱的地皮流氓,摇身一变成了治安队长,这些披着羊皮的大灰狼压根就不去提携人民的疾苦,他们不仅没有把社会治安维持好,反而是社会治安更加混乱,严刑逼供,打砸抢掠,欺压良善,为什么他们能逍遥法外,猖狂一时呢?就因为他们创造了“经济效益”,然而这经济效益是建立在劳动人民富裕不起来的痛苦基础之上的,是有劳动人民的血汗堆积起来的。如果让这些肆无忌惮的人继续祸害人民,那我们的民族就无安宁之日,人民就无富裕之时,国家就没有强胜的那一天,社会主义建设就是一句空谈。
  其次,《乡歌》塑造的人物形象植根于坚实的土壤,有血有肉,而且都有生活原型。孙书记,高清天,丁大孬,高银锁,女副乡长等等,无一不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孙书记不愧是人民群众的父母官,他身为乡里的一把手,从没有把“书记”这一桂冠当做敛财享乐的工具,他心里装着老百姓,唯独不考虑他自己。深入基层的回家路上,只要看到一个行走的人,就停下车让他们坐,直到实在挤不下为止。他把上级拨付的用以改善自己“坐骑”的钱作为乡干部交通改善的补助,提高了乡村干部的办事效率。他和群众一样修公路挖树窝,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为增强深山区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他节衣缩食盖成了乡影剧院,他的确是党的好干部,人民的贴心人。王乡长因为上边有人,跑官要官,阴谋得逞,便张开血盆大口捞取投下的血本。他头脑灵活,善于抓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利用老百姓知识贫乏,愚昧无知的弱点,把他们视为奴隶欺压凌辱。他本身就是一个大流氓,下乡包队就看中乡村淫妇,眉来眼去甚至明铺暗盖,后竟然在乡政府大楼里淫荡媾和,那女人快活的付出,换来的是多方面都得到的好处,比如卖烟叶,比如交提留,这种利益链条下的肮脏交易是社会制度繁衍出的腐败,这种腐败现象的滋生蔓延,又成为危害社会发展的毒瘤。君不见目前社会上包养情妇的案例屡见不鲜吗?虽说是个案,却把一个好端端的世界文明古国糟蹋得真假难辨,目不忍睹,令人痛心。王乡长钻法律漏洞,仿佛三不管地带的山大王,为所欲为,贪污受贿,横行乡里,他代表了腐败,是必须根除的毒瘤,决不能迁就。丁大孬以王乡长为保护伞,曾经是不可一世的地皮流氓,一跃成为治安大队长。他心狠手辣,“罚”字当先,不仅没有把社会治安搞好,反而越搞越乱。为了压制群众上访告状,部下天罗地网:巧设暗探,围追堵绝,不择手段。他依仗权势,任意强奸妇女,肆意践踏法律尊严,恶贯满盈。对完不成种烟任务的农户,轻者罚款,重则集中起来游街示众,连上过朝鲜战场的老功臣也不放过,为人师表的人民教师也不能幸免遇难;对超生家庭,他往往指出两条道路,要么罚款,要么立即做手术,而求子心切的家庭甘愿交高额罚款,也不愿做手术,这也正中下怀;他像一条疯狗,到处搜集“男女关系”事件,敲诈勒梭,因为那些无知的村民干下了见不得人的勾当,谁也不愿将丑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只有乖乖叫罚款了事,谁还敢讨价还价,扩大自己狼藉的声名?他破皮胆大,每年都把搜刮来的钱财留一部分供自己挥霍,其余大都孝敬了王乡长。这种带着黑社会性质的干部,统治一时,危害一邦。社会的发展并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官逼民反是自然发展的规律,这伙恶人最终被绳之以法,大快人心。高青天,一个土生土长的庄稼汉,朴实的像南山的老栎树,勤劳得像耕田的老黄牛,诚实得像山谷里的大石头,纯洁的像冬天里的皑皑白雪。他是土生土长的父母官,因其姓高,就被老百姓誉为高青天。它生长在农村,深知老百姓的疾苦,对上边的有些政策积极的执行,同时心里打着疑问,他带领老百姓致富,冒着生命危险保护集体财产,凭着壮实的体力,争取着温饱的日子。而在艰苦的劳动中,却被别有用心的人所捉弄,甚至受到迫害。面对腐败带来的社会矛盾愈演愈烈,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他也学会了告状,但他告状是向上级反映真实情况,是为了重新唤回老百姓对党和政府的信任。作者塑造的这个形象有深厚的生活基础,他淳朴,厚诚,坚毅,勇敢,正是这些基层干部为农村面貌的改变做出了不懈的贡献,抒写了可歌可泣的历史篇章。
  当然,《乡歌》作为作者的首部长篇巨著,不可避免的还存在着一些问题。第一是故事有点松散,不集中。第二是人物太多,影响了主要人物的思想性格表现。从前到后,不断出现的各色人物,冲淡了故事情节。第三,语言上不够精炼,还需要进一步加工。
  以上是我对《乡歌》的不成熟看法,肯定有不到之处,愿与老同学及老师们进一步探讨。
  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日
上一篇: 《??参观宜阳鹅宿畜牧集团有感》     下一篇: 《情真意切述家史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956次 | 联系作者
对《乡歌一曲颂盛世》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