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谷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5-31   共 0 篇   访问量:176
第七十六章
发布日期:2020-05-31 字数:7600字 阅读:176次

  吕不韦已然一言九鼎,朝野上下人人都得仰视他,然他知晓,自己根基并非很深很稳定,尚是缺了甚么?对,大秦的军功,能够说话完全敞亮,能使朝臣心服口服,唯有建立军功,不朽的功勋,方能征服大秦人心,树起神武威望,屹立于无法撼动的权利巅峰。

  著书立说,那是为长远着想的规划,而建立军功才是目下的当务之急。

  秦庄襄王作为君王,拥有绝对王权,他可以不考虑,但身为丞相,虽有大功却无军功的吕不韦是不得不考虑的,如今既然统揽朝政,就必须做出成就,建功立业,否则一切都将成为空中楼阁,说不定那一日不小心便会轰然倒塌。

  建功立业,从何入手?

  吕不韦手托下颚,站在丞相府玄书房已有半个时辰,眼望着墙面上诸侯列国的大幅战势图,不断在寻思着:该先打谁呢?赵国,是不能先打,那里有他的一众挚友与兄弟,感情笃深,曾都患难与共过。韩国,是不易先打,它经常不断遭受强秦大军的攻击与蹂躏,早已习以为常,似一个不倒翁始终倒不了,恐亦站不起来。楚国,是不便先打,有楚之女华阳太后盯着,怕连想都不要去想。魏国,是不好先打,它中间隔着韩国与赵国,恐有点儿远。齐国,更不能先打,那是比魏国还远了去了。至于燕国,根本无法先打,大秦已与它结下联盟,怕师出无名呵。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吕不韦在纷杂战势图上寻来想去,一个接一个地否定掉……蓦然,他将双眼死死盯住了一块不甚规则的巴掌之地,一个夹杂在诸侯列国中间的弹丸之国,早已不成国样的东周之国,于是,他的脸面上立时浮现出一丝奇异的不寻常笑意。

  “呵,就打它了。”瞬间,吕不韦猛然兴奋地用手指戳了上去。

  东周之国,东周之国,已然摇摇欲坠,苟延残喘地存活着。唉,本来嘛,它的存活早就没有了实际意义,在周赧王即位初期,由于内部一地鸡毛的权力纷争,周惠公为息事宁人,另外封了他的小儿子于巩城,号东周惠公。亦因此,一个弱小的东周又分裂成西周之国与东周之国,而周天子赧王则依附于西周昏公。七年之前,那西周之国荡然被嬴子奚、嬴摎率领的秦军所灭,周赧王亦因体弱奔逃颠簸,不过一月便病死他乡,仅剩下一个弹丸小封国东周之国了。但不管东周如何之小,却承周体,仍代表着八百年的一个王朝,若现在将东周消灭,难道不就意味着继承天下了吗?意义非凡呵。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战略意义,就是一旦灭了东周,不但可以震慑齐、楚、燕、赵、韩、魏等诸侯国,更是夺取了黄河之南洛邑等城邑的战略要地,亦等于打开了攻伐六国的通道,秦军随时可以长驱直入,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想打谁就能打谁。

  一夜狂风大作,暴雨倾城,使整座咸阳宫都被浸透在天水之中。

  高大的王宫政殿,显得空旷、静寂。翌日清晨,身着玄色朝服的文武百臣,前前后后,步履不停地跨过厚实的门槛,抖落掉盔帽肩头溅滴的雨湿,一个个轻手蹑脚,悄无声息地走到属于自己的站位上,直直挺立、静等。

  “大王上朝啦!”随着车府令赵佗的一声尖喊,秦庄襄王沉步从王台之后迈走了出来,神色凝重,入座在王榻之上。

  “吾王万年,万年,万万年!”在丞相吕不韦的领首下,黑压压的一大片跪地拜伏,异口同声地山呼高唱。

  “众爱卿起。”但见,秦庄襄王面无表情,慢声慢气拖音道。

  “大王。”一俟一众朝臣起身还尚未站定,吕不韦便迫不及待地站身出来,高声道,“诛得好!士仓该诛,当诛!不诛天理难容,不诛不能安得人心。倘若还有逆贼士仓之流,胆敢血口喷人,妖言惑众,扰乱人心,恶意攻击,公然损害大王之声誉,诋毁大王之英名,就是罪该万死,定然诛之,绝不姑息,有一个诛一个,诛无赦!”轰然若雷,他是越说越凶狠,越说声更高,显然就是威慑告诫那些尚还想蠢蠢欲动的士仓余孽,若士仓般与他为敌之逆臣,谁再想轻举妄动,撞将上来,定然就诛了他,灭了他。

  霎时,气氛紧张至极点,朝殿之上一片鸦雀无声,人人噤若寒蝉。

  转而,吕不韦回身再面对秦庄襄王,脸上已展露出难以琢磨的爽朗笑容:“大王,当然臣以为,该惩则惩,该诛得诛,那么臣还以为,该赏还得赏,该赦还得赦。士仓得以诛之,臣民趋于安定,人心已经所向大秦,故臣建议,大王可乘势大赦天下,修先王功臣,施德厚骨肉,布惠于臣民,以彰显大王之仁德,慈悲为怀,降福百姓,安抚朝臣,从而开创大秦新气象,新局势,朝野上下齐心戮力,共同完成先王之宏愿,一统天下,让四海归秦。”

  看吕不韦是颇有心计,若降服不了朝臣,就无法扎牢根基,因此,他既要杀鸡镇猴,还得宠络人心,所谓得人心者得天下,没有人心所向,甚么都将做不好,做不了,更何况自己是在干一番前无古人的惊天奇事。故而,他便从稳定朝政入手,震慑朝野上下,布施大秦百姓,以巩固自己丞相之地位,然后再雄心对外,去一统天下。

  “丞相英明,大秦万福也!”黑压压朝臣中忽然冒出一声高叫。

  “丞相英明,大秦万福也!”瞬间随之,是一片附和的亮叫声。

  “嗯,丞相所言极是,寡人亦有此意。——赵佗拟旨,即刻诏告天下,我泱泱大秦,亦将大赦天下,册封表彰先王之功臣勋将,优待我宗室王亲,施行仁德之政,泽被苍生百姓。”稍顿片刻,秦庄襄王显出庄重之色,大声地道,“众爱卿,至今往后,寡人将全然依仗丞相,你等亦需听从丞相之号令。如今,士仓及其余孽均已肃清,国内休养安定,我君臣同心同德,故寡人已与丞相商议决定,承继先王祖父之遗志,再度东进,讨伐反秦势力,扩展我疆土领域,号召诸侯,一统天下。”

  “大王英明。”秦庄襄王话音刚落,吕不韦赶忙应合,气势汹涌,声音更加响亮,“大王,就现在,正有一时机可乘。我等都知,自西周之国灭亡之后,东周之国尚还苟存于世,然基本是名存实亡,亦早该消灭之。可惜,就是一直师出无名,恐遭道义之上谴责,由此而引起诸侯列国同时群起而攻之。如今可好,日前有密报来报,东周之君,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暗中勾结六国,又似西周之君当年一般,密谋合纵攻我大秦,是可忍,孰不可忍,大王应抓住这千载难逢之良机——去,灭了它!”说至最后,他是两眼怒冒凶光,咬牙狠狠道。

  亦正是赶巧,吕不韦尚在发愁如何借口讨伐东周之国,没想到,东周之君却主动撞上门来,居然突发奇想,想着趁虚秦昭襄王与秦孝文王于一年之内先后薨去之时,密谋串联东方六国,企图攻打还未彻底缓过劲来的大秦国。

  真是吃了豹子胆,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更不知自己的能量到底有多大。

  秦庄襄王猛一听,片刻傻了眼,头脑急速盘算,沉闷地想着自己即位之后还尚未动过一兵一卒,现在吕不韦突然说要对外讨伐,且又如此急迫,几乎没有商讨的余地。这对秦庄襄王来说,可是第一次出征,必须得慎之又慎,兵若一出,胜负就难料啦。秦庄襄王犹豫不定了,若是获胜,一切甚好,他的名望,大秦的声望都会骤然大增,定会让诸侯六国不敢小视他,亦为日后争霸天下铺平了一条康庄大道。然,然倘若失败呢?若是失败,不仅他的颜面大失,而且更是无法向大秦百姓、宗室老秦人交待,势必将大大损害他的威望,他的声名。

  “大王,无须再多考虑,必须讨伐,而且越快越好!”吕不韦知晓秦庄襄王在犹豫甚么,然根本就容不得他更多想,更多犹豫,话说的很坚决,那股坚决的眼神直逼秦庄襄王,意思非常清楚,必须同意出兵讨伐。

  秦庄襄王自然是沉思不下去了,刚还在说全然依仗丞相,现在想犹豫亦不能犹豫了,就是必须听他吕不韦的,出征讨伐东周之国。

  “嗯,嗯……那就按丞相的提议办,讨伐东周之国。可,可……丞相想过没有,可派谁去主将讨伐呢?”秦庄襄王算勉强同意,然他提出了一个讨伐主将问题,该派谁去呢?

  “臣,愿统军前往讨伐,请大王恩准。”吕不韦毫不避讳,自告奋勇道。

  “哦,丞相亲征讨伐?”秦庄襄王一震。

  “对,大王,请恩准吧。”吕不韦毫不含糊,坚决有力道。

  秦庄襄王眨巴眨巴了眼睛,须臾,他似乎明白了,便慢慢,慢慢地点了点头:“嗯,寡人亦是有此意,恩准丞相了。”随之,他突然一开脸,显露出高兴之神采,“好,有丞相亲征,定然所向披靡,寡人,寡人将在咸阳宫准备庆功盛宴,等着丞相和丞相的威武之师,凯旋归来。”

  秦庄襄王顺水推舟,当即旨令吕不韦为主将,统领十万大军前去巩城讨伐,铲除周王朝的最后残余弹丸小国——东周之国。

  西出函谷关,越过滔滔黄河。

  浩浩荡荡,迅雷不及掩耳,未等东周之君反应过来,吕不韦端坐在戎车之上,威风八面,率领秦之大军长驱直入,速度极快地抵达了东周之国都城——巩。

  一身戎装的护军都尉赵略,骑坐着高头枣红马,铁塔般矗立在吕不韦的戎车前。

  一队,数十乘战车从黑茫茫队列中奔驰而出,那冲在最前的是身披玄甲、头戴银盔的秦军副将冯泽,一骑赳赳威武,迅猛极快地奔行到距离巩城西门外三十米处,勒马一声长啸急停下来,把稳住战车,立马面对城墙之上的万千周军将卒,他手举喇叭筒,高亢激昂地宣读起一帛讨伐檄文:

  “东周逆贼,大逆叛道,竟冒天下之大不韪,趁我大秦先王驾崩,举国哀伤之际,公然勾结串联诸侯六国企图攻我大秦,此乃天理难容。溯望七年之前,周赧王亦曾自不量力,密谋六国大军合纵侵秦,当被我先祖昭襄王剿灭殆尽。东周逆贼,倒行逆施愈五百余年,周幽王无道,独断专行,贪婪腐败,搜刮民脂民膏,激化百姓怨愤;任用奸臣,滥杀忠良,烽火戏诸侯,致西周灭亡。周平王无能,弑父东迁,定都洛邑,势力渐行衰微,诸侯争霸纷乱,故土大片丧失,剩六百里地,使王朝没落。东周逆贼,昏聩而逆天而行,纵使民不聊生,遭致生灵涂炭,尽毁周文王八百年之奠基,终止周武王建周王朝之大业。今我大秦远征讨伐东周逆贼,是为替天行道,不灭东周之国,定然决不还师!檄文布告天下,顺秦者昌,逆秦者亡。如律令!

  一股杀气腾腾,已然兵临城下。

  东周之君见之闻风丧胆,吓得是屁滚尿流,眼看自己手下已无百乘之兵,根本无法抵挡目下之强秦大军。再看左右诸侯各国,丝毫没有动静,或许他等个个自危,绝然不敢贸然出兵相救。无奈,其实更是无能,东周之君只得乖乖地打开厚实沉重的巩城西门,带领着一群腐将老臣,连成一片稽首匍匐在城门前。但只见,那东周之君之颈脖上自己套上了一圈绳索,遂是冀望能免求其一死。

  不费一戟一箭,玄色大军便轰轰隆隆地开进了巩城。

  主将吕不韦威风凛然耸立在戎车之上,根本不屑一顾,从匍匐在地的东周之君身边高傲地驰行而过。

  一时间,满城皆是讨伐檄文,声声不断地在散播着。

  一柱火光冲天,熊熊烈火突然焚烧起东周王宫,仅须臾,整个天宇就被染成了火红色。火势窜流漫延,形成蔚为壮观,烈火里,一个延续了八百年、一代比一代衰弱昏聩的周王朝,自此彻彻底底地被埋葬了。

  此叫成亦吕氏,败亦吕氏也。

  真的万万没想到,原本周朝是得吕望而灭商朝,因姜太公而兴盛,现大秦乃得吕不韦而灭周朝,又因吕丞相而焚毁。万事就是别样的巧合,吕不韦成为大秦丞相后,打的第一场战役就是彻底消灭了绵延八百年的周朝王脉,而当初,姜太公吕望打的第一场战役,取得了牧野之战的胜利,就是为周朝赢得一个八百年的华夏共主王朝,因此,吕望成了周朝的开国第一功臣。然而,周朝立国八百年之后,同为吕氏族人的吕不韦,运用先祖姜太公的思想,使秦国更加强大起来,不仅挽救了秦昭襄王时期所损耗的国力,同时还成为了周朝最后的掘墓人,亲手葬送了先祖吕望开创的周朝,葬送了这一支最后的王脉——东周之国。

  与此同时,一个强盛的秦国向天下人展示出若这大火一般的威猛与升腾之势。

  亦或是对周王朝懦弱的不满,或许是对其灭亡之势早有心理准备,此时此刻,对着燃烧的大火与火中倾覆的故国宫殿,满巩城的东周臣民只是远远地聚集在一起,神情漠然,接受着最终毁灭的命运。

  大火亦染红了吕不韦的脸颊,他神情庄严,让人很难从中读出其内心的思想。作为一个曾经名义上的天朝臣民,任由他吕不韦亲手为这个王朝举行最后的葬礼,算是一种荣誉,或是一种悲哀,亦或是在深刻感悟一种对未来的启示?

  阳光灿烂,人潮涌动。

  咸阳百姓倾城而出,摩肩接踵拥挤在道路两侧,一直从城外延伸至城内,人人举头伸望着凯旋归来的吕不韦,雄赳赳气昂昂,率领着威猛雄壮的胜利之师开进了城东门。

  随之,一波波的若雷欢呼,声震寰宇,回荡在咸阳城里。

  站立在戎车之上的主将吕不韦,趾高气昂,展露出一脸心满意足的笑容。是呵,他吕不韦已然在秦人眼里成为了一个英雄,一个创立辉煌军功的英雄,而且尤为重要的是,他不仅树立起了至高威望,更是慑服了大秦百姓。至此往后,他在朝廷王宫当真可以一言九鼎,成为名副其实、万人之上的大秦丞相。

  及至最后而来的,是在将军赵略押解下的一长列马囚车,囚走在最前列的当是东周之君,但见他沮丧搭长着脸,痛苦锁眉,一副甘受命运摆布的无动于衷,似展示动物一般,无地自容地承受着咸阳百姓围观的羞赧和凌辱,而这所有的令人不齿,似乎不足怜悯,是命活该如此。

  起舞翩跹,觥筹交错。

  整座咸阳宫早已灯火辉煌,盛宴大设,极其隆重热烈,欢迎主将吕不韦与他率领的威猛之师胜利而归,荣耀大秦。

  相拥着艳女,左一个娇柔,右一个甜腻,秦庄襄王自是喜不自禁,眉头开了花儿,高举着酒樽,大喝酩酊,摇晃动身子,突然哈哈大笑,道:“丞相威武,一举摧毁了八百年周之王朝,功高千秋啊。寡人真没想到,丞相不但治国厉害,打仗亦是凶猛无敌。哈哈,试问当今天下,谁能为我大秦争霸,唯有丞相吕不韦也!”

  一下子,众朝臣赶紧都举起了酒樽,声音参差不齐,高低不等地,应合欢呼道:“谁能为我大秦争霸,唯有丞相吕不韦也!”

  秦庄襄王一听,极不满意,一声大吼道:“再呼一遍!齐整!”

  众朝臣蓦然愣怔须臾,紧忙又都举起酒樽,齐声欢呼道:“谁能为我大秦争霸,唯有丞相吕不韦也!”

  吕不韦脸带通红笑容,悠悠起身,双手高擎起酒樽,仰头朗声道:“大王过奖了!臣能消灭昏庸之周王朝,全然仰仗大王之神武英明。臣甘愿身体力行,亲征讨伐,是为我大王消灭反秦逆贼,为我大秦铲除东周昏君,此功劳之大,当归大王,臣岂敢独自领受,更不敢贪功邀赏呵。”

  秦庄襄王头一别,脸一拉,故作不乐意,道:“嗳,丞相谬也。寡人已说过,丞相灭周,功高千秋。至此往后啊,寡人笃信丞相你了,亦就乐得高枕无忧,所有大秦大事,一切皆听丞相之号令。如此,寡人亦就放心,安心,不用操心啦。啊,丞相,只有多多辛劳你了,寡人拜托了。”

  吕不韦自是大喜,脸上却显得异常谦逊,笑着道:“大王放心,臣不胜感激大王至高无上的信任,至今往后,臣定当埋头勤勉,发奋图强,纵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必为大王操心,为大秦效力,仁德施政,治理大秦,安邦定国,定然承继大秦先王之遗志,完成一统天下之大业也。”

  秦庄襄王立马绽开笑脸,高兴地道:“说得好!丞相当有雄才伟略,定然不会辜负寡人之重托,实现先王之宏愿,此乃是大秦之幸也,亦是寡人之大幸也。”

  吕不韦有意受宠若惊,一个躬身大拜:“多谢大王倚重,臣惭愧,惭愧呵。”转而,他抬起头,仰视着主座之上的秦庄襄王,显得颇为诚恳地,请求道,“大王,臣正有一事请求,不知大王……”

  秦庄襄王连忙一摆手,干脆爽快地:“嗳,丞相有甚么事,尽管说,寡人一一照准。”

  吕不韦假模假样,清了清嗓音,方舒缓言道:“大王,如今东周之国已灭,其国土亦成为我大秦之疆土。臣想呵,大王需以仁德治天下,赦免东周之君,赐一封地,令他建立祖庙,沿袭祭祀。臣以为,倘若没有周朝,亦就没有我大秦之今日呵。”

  看似,吕不韦是在请求秦庄襄王,其实,他是撂一事给宴殿里所有文武重臣知晓,他的请求,就是他的决定。既然大权握手,谁都不准许置质疑吱声,只能听之,做之。至于他吕不韦的建议决定,赐东周之君之封地,亦并非是他与东周之君有甚么私情,纯粹只是沽名钓誉罢了。因他要让全天下人都看到,他统治的大秦并非是惨无人道的虎狼之国,他吕不韦亦非是残忍之人,而是仁德待人,能够优待败周之君,以此动摇诸侯六国抵抗大秦之决心,达到分崩离析诸侯六国合纵之目的。

  秦庄襄王此时已是想都不想,立马应道:“嗯,好,丞相能有如此襟怀,实非常人所为,有古之圣人遗风,定然能让天下人看到我大秦之仁德,仁容四海,德行天下。寡人赞同了,就按丞相说的办吧。”看来,秦庄襄王只得依靠依赖丞相吕不韦,过去是,现在是,未来肯定还是,恐只有点头而没有决策的份了。

  吕不韦微然一笑,彬彬有礼道:“谢大王恩准。”

  穷乡僻壤,残阳城邑。

  这里,就是秦庄襄王赐予东周之君的一片封地——阳人聚,在其东边可见一洼沼泽之地,称为“鲁公陂”。鲁公陂常年积水,其水溢出,一直往东南流淌,交汇与源于北山的涧河水,注入一条水流湍急的鲁公河。

  在鲁公河上岸不远,便可看见一座新近建立起来的庙宇,孤零零,低屋简陋,杏黄色的院墙,青灰色的殿脊,两棵弱矮的小槐树孤单无靠地摇曳在门前两侧,映着落日余晖微微颤抖。

  香火微明,青烟袅袅。

  昏昏然殿堂内,东周之君伏地连着三拜,在其身后,寥寥无几的随从家臣亦跟着一一行着跪拜之礼。

  祭拜罢,东周之君便怏怏站起,待几名家仆在案桌几上置放好简单的祭品,他慢慢地展开了祭文,张口才读了几个字,却突然不语了,一个人呆呆傻傻地站立着,看那背影孑然,明显得异常地孤独无助。

  一众家臣凄凄然,不由潸然泪下,伤心地哭泣着。

  蓝天白云,晴空朗朗。

  吕不韦健步上阶,费力登上了咸阳宫的最高层,站立在巍巍王宫之上,将曾经仰望的咸阳城踩在了脚底之下,顿然,便有一股君临天下的感觉喷薄而出,不,就是君临天下。他,荡气回肠,任由眼泪扑簌簌滚落下来,心若黄河奔流,汹涌澎湃,滔滔不绝,瞬间撕裂心肺,昂起头一阵狂笑:敢问苍茫大地,远古至今,谁能买得天下,唯我吕不韦也!

上一篇: 《咏“笼中鸟”(配图诗三首)》     下一篇: 《第八十一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76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七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