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火 1》--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4-28   共 0 篇   访问量:238
点火 1
发布日期:2020-04-28 字数:5615字 阅读:238次

1

   

过了年,到了三月,土色的沙漠之中虽然仍看不到一片绿芽,但万物生机都在充满希望地等待着,不久绿色即将降临草原。

在陆一心的指导下,内蒙古大包钢铁公司的轨条,斑点急剧减少。原先百分之五的不合格率降到了不足百分之一。工厂效益显著提高,全厂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陆先生,现在我们可是声威大震啊!”

平炉工厂的工长大声跟他打招呼道。

“这全都是靠大叔您当初肯合作实验,才一举成功的呀。”

“哪里的话,是您的功劳。能够亲手改善轨条的质量,能不叫人骄傲么。下面关于送油的品质问题,还得让您费心啊!”

大包钢铁公司的主要产品,除了轨条之外,便是无缝钢管了。但无缝钢管的生产如果达不到目标,石油的供给仍很难顺利进行。

陆一心回到技术办公室时,见到了桌子上放着的一张便条:速去总经理办公室。

到总经理室,象化石一样从不动表情的总经理站了起来。看了陆一心好几眼之后,终于开口道:

“今天上午,北京重工业部劳资司(人事局)来了调令。”

接着,换了种语气宣读道:

一九八五年三月五日,重工业部劳资司调令九五一号令

在大包钢铁公司工作的陆一心同志,请于三月十五日之前回原单位,上海宝华钢铁厂上班。

                                                                    此令!

                                                中华人民共和国重工业部劳资司”

 

话虽干巴巴的很难听,可叫他回宝华钢铁厂上班这句话却十分烫耳。事情来的过于唐突,而且不明就理。向总经理打听吧,总经理将调令和一封信交到陆一心的手里。然后,又恢复了化石的本性。

陆一心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一字一句地反复推敲调令。叫他回原单位的同时,又通知他速去宝钢上班。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世事难料啊!惊愕之余,留意到手里还有封信没看呢。再看信封,是杨司长写给他的。

 

陆一心同志,由于我们的调查失误,致使你蒙受不白之冤。好在准国务院文件《内部工程表》已经找到,可以给你恢复名誉了。原来在日期间,你的同室者冯长幸窃取了你的文件,并且隐藏至今。此事被其妻赵丹青发现。在一个党员应有的正义感的感召下,她主动地向冯长幸所在的原单位国家计委党委检举揭发了丈夫的不正当行为。在坚守了党的原则的同时,也保住了你的政治生命。

此事已经真相大白于天下。在给陆一心恢复名誉的同时,也下令请你即刻回上海宝钢上班。望你继往开来,为国家的重点工程做出更大的贡献。

另外,希你尽快给家属写信,通知他们。也好让他们放心。

 

这事儿对陆一心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他早就怀疑此事跟冯长幸有关,只是没想到是丹青帮了他的大忙。为他找到了《内部工程表》。作为一个党员应尽的义务,为了捍卫党的原则,大义灭亲。谈何容易,妻子检举丈夫该有多大的勇气!

陆一心拿着调令和杨司长写的信,从平炉工场开始,挨个向分块工厂、轨条工场的工长和工人们告别,致谢。

在这儿虽然工作不到两年,却与各分厂的工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工人们尽管有些惋惜,可仍然衷心为他能重返上海宝钢而祝福。尤其是平炉工场的工长,就象是自个儿的儿子有了出息一样高兴:

“我们不知道你小子是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最后还是让你弯回宝钢去了!你是个干大事的料子。得空给咱来个信什么的就行!”

紧紧地握住他的双手不放。

陆一心一回宿舍,马上提笔给范家屯的双亲和北京的月梅写信。向他们报告自己终于洗清了冤罪,可以重返上海宝钢的好消息。写完信后,开始收拾房间和整理行李。刚来大包上任时,只随身带了几件换洗衣服、参考文献和书籍。后来随着季节的变化,送寒迎暖,月梅寄来了不少的衣服。一时间收拾起来还真费事。

翌日,是一个三月里少见的大晴天。陆一心将文献资料全部留在办公桌上,留给公司的其他的工程师用。整理完书桌之后,想着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不知不觉地一个人走进了茫茫的沙漠。

大地今儿个对他格外开恩,脚下踏着的路是那么的柔软,连迎面刮来的风也不再觉着冰凉刺骨。陆一心回想刚来此地时的生活,没有生活目标,每天里稀里糊涂地混日子。一年后,开始着手改善轨条的品质问题,尽管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可除了工作时间之外,依然过着孤独惨淡的日子。唯有到了六月,在一望无际的绿色的大草原,望着吃草的羊群和放羊的牧民,他才觉得心情略为舒畅一些,可每每想起黄书海的事,依然让他心痛,悲哀。

他看到远处驶来了一辆小车。这一带很难见到的小轿车。心想这可能是来大包钢铁公司参观的外国人的车子吧。

“陆一心,陆一心!”

有人在呼唤自己,小车直接向他驶来。陆一心的眼睛凝住了。没想到竟然是主动揭发自己的丈夫,并且为他洗清了冤罪的赵丹青。

小车在他身旁停住了。

“谢天谢地,总算是让我及时赶到了。我担心您可能已经回北京了呢。这不,特意借用了爸爸的车子,全都是为了能见您一面。”

说着,跳下了车,对司机吩咐道:

“您先上大包钢铁公司的招待所休息去吧,有事儿我会找你。”

只剩下他俩了。丹青开口道:

“见到您,真高兴!”

眼睛里充满了关切之情,注视着陆一心。

“您是怎么上这儿来的?”

陆一心终于开口问道。

“国家在呼和浩特召开一个有色金属学会,爸爸是这次的大会主席。我在首都设计院院长身上下了点儿功夫,这不,派我出差来了。”

她是趁会议休会期间,借用了父亲的专车跑来的。

“丹青,杨司长来信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如果不是你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宁可牺牲丈夫也要为我洗清冤罪,甭定我这一生都要埋没在这儿的了。真不知该如何感谢你!”

“谢什么呀!冯长幸行为卑鄙,故意陷害,我知道了事情真相,当然要告发他。为你申冤!”

“不管怎么说,你和他总是夫妻啊。”

“那已经是解放前的故事了。我同他离婚了。”

“什么?离婚?”

陆一心惊愕不已地反问道。

“这件事儿,并不是我们离婚的唯一原因,我俩早就貌合神离,同床异梦。迟早要分手的。”

丹青不屑一顾地言道。

“真想借此机会好好看看内蒙古美丽的夕阳,再往前走走好吗?”

丹青披着棉大衣,依傍着陆一心。

“我,过去真不该那么对待你,你能原谅我么?”

言语中充满了悔意,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陆一心没有即刻回答这个问题。

“我知道你是不会马上原谅我的。不过,我可是真心希望你能得到你的原谅!”

“要说原谅的,应该是我才对。为了我,害你也受苦了。对不起!”

“不嘛!我就要你亲口说,你已经原谅我了……”

遥远的地平线,残阳似血。染红了地平线,染红了周围的一切。多么壮观的夕阳!不知不觉之中使人产生了一种错觉,宛如自己已经走进了燃烧着的火焰里,浑身燥热。丹青突然将脸埋在了陆一心的胸口上,抬头寻求他的嘴唇。同样激动起来了的陆一心,不由自主地将嘴唇压了下去。最后,两人的唇紧紧地粘合在了一起。

“抱着我!再用力点儿!我现在已经是一个自由人了哟!”

丹青喘息着言道。

夕阳在一瞬间沉没了。四周是一片苍茫的深紫色。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的身影,也被包围在了残阳和静寂之中。

 


上一篇: 《跻身四大著名军校的“黄埔神话”必须戳破》     下一篇: 《李白后期处世思想的阶梯性转变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38次 | 联系作者
对《点火 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