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谦文集》--高谦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7-19   共 0 篇   访问量:957
儿时田野里的美味
发布日期:2018-07-19 字数:1703字 阅读:957次

  我的童年,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在鲁中地区的偏僻农村度过的。那时候贫乏的物质生活并不能束缚我们乐天的个性以及对自由和快乐的追寻,特别是田野里的美味穿透泛黄的时光,把我的记忆再一次拉回到那一片洁净的天空......


吃茅针


儿时,在农村广阔的田野里经常见到叫做茅针的野草,它生命力极强,几乎在哪里都可以任意生长。在我们那里,茅针也叫茅草、白茅草、茅草根等。所谓的茅针实为茅草初生叶芽后处于花苞时期的花穗,即谷荻。

记得初春时期的田野天朗气清阳光和煦到处绿油油的。我与小朋友们一道,每天放学后如同欢快的小鸟,蹦蹦跳跳唱着不知名的歌儿,在田野里放飞自己的心情。玩累了,便在河边或者田埂上的茅草地里,弯着腰寻找着茅针,找到一根后便说着叫着把它轻轻地拔了出来,迫不及待地剥开两层薄薄的绿色包衣,看到里面是长长的白色絮状物,便急匆匆地放到嘴里咀嚼着,吃起来软软的绵绵的还带着股甜甜的味道,那可是我们在初春时节吃到的第一道美味呢!当然,有眼尖手快的小伙伴每次都会拔上一口袋,在第二天上学路上或放学回家时,一边炫耀着谁抽的茅针多,一边剥食茅针,一路笑语一路满足。有时候,我与小伙伴们从家中带来铁锨,顺着茅草到地下去挖。挖上来的茅根草带着泥土,在清水里洗净后,露出白白的根,一节一节的。拿起一根,放嘴里嚼着,如同甘蔗一样脆生生的甜,这是我们儿时最爱的美味。听家里老人说,茅根具有清热解毒的作用,挖来晾晒储存下来,如果谁感冒咳嗽了,取几根剪成段,放到水里煮,有很好的效果。

如今,在蜜罐里长大的孩子,已经很难品出茅针那淡淡的甜味了。不过对于我来讲,却是童年里最纯真的记忆罢!

 

挖山蒜

山蒜,也有人叫它小蒜、野蒜、山韭菜,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在长相上确实有点象家中栽的大蒜一样。

记得儿时在春夏之交, 天真活泼的我时常与村子里的小朋友们到田野里挖山蒜。由于山蒜的蒜头长在潮湿的土壤里,在地下十几公分深的地方。所以采山蒜时,可先揪住山蒜的茎轻轻往上提,若是能将山蒜头带出,那就省事了;若无法拔出蒜头,那就用小铲子往土里轻轻一挖,就可见山蒜嫩白的蒜头。挖起来,手里和空气中几乎都是清香味,它比家里种的蒜味淡而且叶子嫩,有时候放在嘴里咀嚼一下,感受到山蒜的蒜头不象家中大蒜那么辣,里边也分不出蒜瓣,一层层的嫩皮,脆脆的,口感不错,只是稍有点外味儿。但是这东西也不能吃多了,因为吃多了胃会觉得不舒服。采回的山蒜交给母亲,由她摘干净后用清水浸泡清洗,剁碎后稍微加一点作料,便可直接食用。不过勤劳的母亲总是把它放在一个小罐子里腌制起来,一般两天后吃,味道会更浓一些,当然这也是我们最喜欢的就菜了。有时,母亲也会留下一些新鲜的山蒜,给我们炒鸡蛋用或用它与鸡蛋、木耳等混在一起,包山蒜水饺,那可是我们期待已久的美食呢!

听家中的大伯讲,山蒜不仅可以食用,而且它还是一种中药材,具有温中去积,散瘀止痛功效;对血瘀、痈肿、跌打损伤,以及食滞饱胀等病症都具有一定的疗效。正因为如此,儿时的我对挖山蒜的热情一直不减,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那些熟悉的味道从未走远,我想只能在记忆中去寻找罢……


上一篇: 《陪伴父母就是幸福》     下一篇: 《儿时田野里的美味(二)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957次 | 联系作者
对《儿时田野里的美味》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