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01-26   共 175 篇   访问量:2240
难忘中师那些年
发布日期:2018-01-26 字数:5191字 阅读:2240次

  

  春花有痕,秋月无声。

  四季轮回间,不知不觉已历经数十度花开花落,数百度月缺月圆。岁月的魔法师,能将如花似玉天真烂漫的少女,变成沧桑在脸百味在心的老妪。两鬓泛起的霜花,莫非是月华给我留下的印记吗?春风不染繁霜鬓,流年似水,我的人生已走过蓬勃的春、丰茂的夏,走进了满山红叶的秋。

  窗外,漫天雪花飞舞。室内,已经风鬟雾鬓的我依偎着炉火,思绪飘飞到遥远的青春岁月——自己上中师的那些年,去捡拾那一枚枚依旧光芒闪烁的记忆碎片。

  已经很遥远了,依稀似前尘,恍然如隔世。1985年的仲秋之夜,在临汝师范操场的草坪上,几个青春少女在溶溶如水的月华下引吭高歌,遥望着浩瀚晴空中橘黄的一轮明月默默许下心愿。十六岁的我就是其中之一。而今早已忘记了当初明月下许诺的内容,也早已淡忘了唱的是什么激情飞扬的歌曲,几个知心朋友也天各一方,但那对美好明天的希冀,那对光明未来的渴盼,似乎穿越了时空的隧道,还能引起我感情上的回响,那碧空中似乎格外丰盈的一轮明月,仍在记忆的天幕上熠熠地发出夺目的光辉。那是一轮温馨如画、亲切如母的明月啊!

  

  十六岁,二八华年,记忆中印象深刻的还有——

  师范一年级时,河南大学毕业的何桂英老师到我们学校实习,何老师亭亭玉立,皮肤白皙,再加上那头瀑布般的乌黑闪亮的秀发,那份飘逸,那份古典的韵味,简直摄人魂魄。

  更令人兴奋的是学校让她代我们班的语文课。她那流畅精彩的讲解,那清纯动人的举手投足,特别是那一袭令她显得更加娴雅柔美的黑缎似的长发,一下子征服了所有的同学。上她的课,简直是绝妙的享受!

  我至今还记得她用流畅清脆的普通话给我们朗读诗文的情景,并且还能断断续续背得出她创作的并抄写给我们的散文:

  “《致早开的梨花》

  你是把秋风误以为春讯吗?竟把原本应在来春奉献的心花,提前在落叶萧萧的枝头绽放,素洁的花瓣,淡雅的花蕊,一朵一朵,作着零落而芳菲的梦。

  一样蕴含着晶莹欲滴的爱恋,一样飘散着丝丝缕缕的温馨……

  知道吗?再过几天就是霜降,过了霜降,还会有数九的风雪漫漫……会的,会这样的:你在明天结出的小小嫩梨,后天就会凋零,留下涩嘴的苦酸。那么,来年的春天,你将拿什么去奉献?要知道,一年只能开一次花,结一茬果啊!

  甚至,我要埋怨管林人,早该勤管理、勤整枝,提醒你把正在萌动的那份真情,深深地,深深地埋到来春……”

  我们对她的崇拜几乎达到了狂热的地步。我至今仍不明白,是由于她那飞瀑般闪亮飘逸的长发使我更加迷恋才华横溢的她,还是因为她的秀外慧中、魅力四射使我更加羡慕她那流光溢彩的长发。

  总之,从她给我们代课的第一天起,我心中就暗暗告诉自己:从此决不再剪发!三年后让我也像何老师那样披着一肩长发站在未来的讲台上。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潜意识中竟牢固地树立起这样的认识:一位年轻女教师必须拥有一袭美丽的长发!同时,我更加努力的学习,特别是加强自己的课外阅读,如饥似渴的啜饮知识的甘露,我深知,何桂英老师的美决不仅仅是外表!

  

  小太阳的温热驱走了雪天的酷寒,我改变了一下坐姿,又一次沉醉进如歌的芳华岁月里。

  

  纯真烂漫的青春岁月,夏天是一幅色彩明艳的画卷。你看,那个爱美的女孩,早早定做了一袭白底碎花的连衣裙,又一次打开欣赏。她静静的坐在床边,用手指轻拂衣领上的蕾丝花边,还有胸前那排小巧的心形纽扣,那淡蓝色晶莹光洁的扣儿闪烁着宝石般的光泽。她的手指接着一一拂过布料上那红蓝相间的碎花图案,然后重新把裙子折叠起来。心中期盼着炎热的时刻快快来临,自己可以穿上心爱的裙子婀娜的飘行于菁菁校园。

  记得上师范二年级的那个夏天,燠热在她的热切盼望中终于姗姗而来。那天,亭亭玉立的她率先穿起那件新作的白底碎花的连衣裙。放学后,当她和两个女伴翩然向餐厅走去时,大厅前那一大片或蹲或站正在用餐的同学齐刷刷的扭过头来,一起送上了惊艳的目光。文静的她一下子成了众人注目的焦点,这是她始料不及的。她呆呆地站在那儿,久久不敢迈开脚步……

  夏天,对于一个单纯且略带虚荣的女孩来说,是一个展示美的时刻,可以尽情地放飞快乐。夏天,那时成了她最爱的季节。

  

  时光匆遽,离别的时刻转瞬到来。

  记得师范毕业前夕,离别的愁云已经笼罩在大多数同学的心头。不时地有同学在寝室里淋漓尽致地痛哭失声。可不知怎的,我却总没有感觉。也许潜意识里不想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吧,虽然也很忧郁,但仿佛觉得筵席散场的时刻还没来临,感觉中我们面临的不过是和去年一样的暑假而已。以致同室的同乡无瑕妹妹认为我缺乏感情,在我的同学录中她这样写道“诗人的气质中该去掉忧郁,竹子的风骨中应保留善感……”(那时我爱附庸风雅,信笔涂抹一些不伦不类的所谓的诗文在校刊上刊出,还煞有介事地署上“青竹”或“竹苇”的笔名)

  当时,男女同学还是几乎隔离的两个世界。毕业考试后,两个隔离的世界之间的篱笆墙才算拆除了。同窗共读了三年,很多同学之间竟然一句话也没说过,这简直是可笑又可悲的事情。往同学们的通讯录上写留言,在女同胞的本子上洋洋洒洒,似有诉不完的离别情;但面对男同学递过来的已摊开的同学录,往往不知如何下笔,因为太生疏了,只好写几句美好的祝愿搪塞过去。

  我记得临别前的那个晚上,一群男生买来西瓜、饮料什么的,来到我们寝室,寝室里一下子显得拥挤起来。我们住的是东小楼二楼(顶楼),越发觉得格外燠热。不知谁提议说上楼顶凉快吧!大家一致响应。

  我们攀着扶手第一次艰难的爬上楼顶。夜色朦胧,清凉的夜风徐徐吹来。我们席地而坐,围成一个大圆圈边吃边聊。说起三年来的点点滴滴,这才恍然意识到我们是同班同学啊!明天就要各奔东西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亲近感油然而生。

  聊到最后,有个男同学提议玩压指头的游戏。他说了游戏要领,于是大家纷纷玩起来。我也是第一次玩,然而那晚却不知为何总是压败对方。好几个同学不服气向我挑战,结果都败下阵去。我记得有个叫梁子的同学和我压了好多次,我几乎次次都压过他。他的脸涨得通红,很不服气的样子,结果再次挑战,再次败北。于是我们尽情地开怀大笑。

  一直玩到夜色阑珊,我们困的实在支撑不住了,大家这才散去。

  第二天,我决计要走了。最铁的朋友延贞劝我再玩两天,我没有答应。已经一学期没见到母亲了,我归心似箭。

  延贞帮我提着行李,我们走下楼去。刚走到校园中间,一辆自行车飞奔而至,拦住去路。我们急忙收住脚步。谁这么冒失?定睛一看,原来是昨晚在一起玩的梁子。他用两只胳膊支在车把上,略带腼腆的轻声问我:“能不能明天再走?”我说:“不行,我必须得走了!”语气是那么的不容置疑。他又幽幽地说:“那我去送你!”“不用!延贞去送就行,不需要那么多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语气那么的生硬,脸色一定也很严肃,完全又恢复到了以前在男生面前不苟言笑的状态,仿佛昨晚不曾在一起说笑过。他目光闪烁了一下,很伤感的样子,抑或是有点受伤的样子,什么也没说低下头去,趴在了胳膊上。我只能看到他那黑黑的短发。我和延贞都一语不发,静静地等待着。过了好久,他抬起头来,我这才看见他黑亮的眼睛里还残留着闪闪的泪光。我的心不由一颤,很震惊,也很感动,语气这才柔和下来:“你忙你的去吧,延贞送我就成!”他迅速瞥了我一眼,然后飞车而去。

  我和延贞并肩而行,一时默默无言。我这才知道我的态度也许伤害了他的自尊。人家是鼓了多大的勇气才提出送送我的要求,不过是想尽一份同学之情,而我却那么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完全不顾及对方的感受。我心里有点自责,有点遗憾,但事已至此,也无可奈何。我想到了梁子给我的毕业留言,好像只是简单的两句什么分别在即,有无数热情的话语无法畅叙,仅赠郑板桥的《竹石》诗以备后念云云,后面是一些祝愿的话而已。远不及延贞的诗来的畅快:

  

  “别失落那春天的梦,

  别收敛那夏天的爱,

  别忽略那秋天的月,

  别冷落那冬天的雪。

  

  “梦已成熟,

  爱在永远。

  

  “月不相思我相思,

  我不纯洁雪纯洁。

  别让离愁消融了,你眼中的光彩,

  我希望你的双眸永含。

  

  “纵然我魂归蓝天,

  那白云下的春燕

  会传来我深情的祝愿!

  

  “竹林中映入一抹晚霞,

  那是我向你传递思念的消息,

  苇叶间传来一曲缠绵,

  那是我对你的相思难断……”

  

  我和延贞就那样默默而行,聆听着我们的脚步声。离愁并没如想象中的那样凄凄惨惨戚戚,只是淡淡的,能约略感觉到它的存在而已。甚至我还能明显感到我并没有进入角色,仿佛像往年一样,延贞送我回去过暑假罢了。似乎还以为长长的暑假过后,我们还能重逢。

  走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无意中碰见了刺梅和她的母亲。

  刺梅是我三年级后半学期的邻桌。

  分别那天,她母亲来接她,她陪母亲逛街去了。我们走到街上,正好碰到她母女一行,她不由分说让母亲先回学校,非要送我去车站不可。她一边走一边从我的书包里拿出我的留言册,匆匆又补上一笔,写着写着,竟泣不成声:“爱霞,以后我没有机会当面再形容你,就写在这儿以备后念:富有诗意的双眼最迷离,嘴边含蓄的微笑最甜蜜,文静的脸最叫我回忆,写不尽的情诉不完的意……她无声滑落的泪水,让我更加觉得自己缺乏感情,平时嘻嘻哈哈的她,现在泪眼婆娑,自诩多愁善感的我,却感觉不到生别离那撕裂心肺的痛!

  一直到我坐上车,车儿启动,她站在车窗外,依旧珠泪滚滚。延贞也用凄然的眼神直直地望着我,向我挥手告别。这时,我才发觉有一层云雾笼上双眼……

  回到二百里以外的家,终于坐在了日思夜想的母亲身边。与母亲久别重逢的欣喜过后,我这才从幻想中跌落到现实中来。我真的毕业了,暑假后再也不能返回母校上学了,也许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亲如姐妹的同学了……于是,一股悲怆之情不期而至。我一面和母亲诉说延贞刺梅们为我送行的点点滴滴,一面趴在母亲膝上失声痛哭,我感到心头那铅一样的东西正化作泪水喷涌而出……

  合上尘封已久的记忆之门,如同合上自己最美的芳华岁月的相册。不经意间,与人生中最难忘的别离瞬间与自己的中师生活已经隔了三十年的时光。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我们中师同学的大多数人埋头耕耘在中小学校不太宽广教育平台上,一干就是三十年,昔日的青丝乌鬓如今已经满头飞雪。一生辛劳,徒增两鬓霜雪;半世清贫,惟余一脸沧桑。想起这幅自撰的对联,虽然不够工整,但却是千千万万只会埋头苦干的中师生教师一生的真实写照。我们把一生最美的芳华,献给了中国的中小学教育,撑起了中国中小学教育的大半个天空。

  想起了中师毕业前我们曾唱过的歌,那歌词仿佛是专门为中师生写就:

  

  《当祖国需要我们时》

  

  你多象流淌的小河

  我多象跳动的小溪

  流向那远方奔腾不息

  让大海奏出雄壮的乐曲

  啊——·亲爱的同学

  当祖国需要我们时

  愿你时小河愿我时小溪

  奔向祖国的每寸土地

  

  你多象蒲公英的种子

  我多象杨柳树的轻絮

  飘向那天空落进泥土

  让田野写满绿色的小诗

  啊——·年轻的朋友

  当祖国需要我们时

  愿你是种子愿我是柳絮

  扎根在祖国的每寸土地

  

  

  

  

  

  

  

  

  

  

  

  


上一篇: 《谈创新》     下一篇: 《无》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240次 | 联系作者
对《难忘中师那些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