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05-09   共 175 篇   访问量:1735
我是一根筋
发布日期:2013-05-09 字数:5052字 阅读:1735次
  曾被人戏称为憨子,曾自诩为一根筋。多少年过去了,那些在思维上一根筋的往事仍历历在目,清晰如昨。

  

  每个人可能都会经历过一段工作上颇为“辉煌”的黄金时段。大约从1995年开始,我的教学成绩也曾连续五年20次左右在所在学校同级同科评比中摘得全年级第一的桂冠。1998年至1999年,县实验中学处于扩建时期,学校相关领导曾连续两年到我家中去,真诚邀我加入他们的团队,从田湖调往县实验中学教书,我都婉言拒绝了。

  

  当时很多同事都坦言我是“憨子”,有人帮你办理调动手续,一分钱不用花就可以从农村直接调往县城工作,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何况那时女儿只有四五岁,到县城去就读各方面的学习条件都很优越,别的不说,单从女儿的发展考虑就不应该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可我偏就是一根筋,我想的却不是这些。我觉得既然人家真诚相邀,我如果答应的话,就应该以百倍的努力报答人家的知遇之恩。而我,将面临自己人生的两大私事:一是在女儿六岁时给她做心脏修复手术,届时一定会请假;二是计划再要一个儿子。如果我答应了人家,焉能不因这两件私事辜负了人家,那我不就成了知恩不报的“非君子”了!

  

  我这个人天生崇尚自由,喜欢自由自在的宽松生活方式,讨厌陀螺般旋转的紧张生活。注重精神生活而淡薄物质生活。刚毕业时社会环境尚好,大哥仅打了一声招呼我就分到了县城,是我非要要求回到乡下的。在许多人看来,我岂能不傻?!

  

  别人戏称我“憨子”的另一个原因是我的敬业,以及敬业之后对名利的无所求。别人去要各种荣誉证书的时候我从没去要过。其实,我的敬业只不过是为了面对学生时能够心安理得,没去要证书也并非真的淡泊名利,是对那个领导有看法,不仅在评优表先方面。我不想摧眉折腰。上届的领导在教师取得成绩后就是主动给的荣誉,根本不需要打什么招呼。

  

  尽管众说纷纭,闲花纷飞,但在我,却落地听无声了。我凭着自己的良心依然我行我素地工作着生活着。

  

  多年之后,我又主动要求调往县城工作。外子曾戏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说,那不一样。单从我们个人方面考虑,当年调往县城,女儿的发展固然肯定会不错,但以我一根筋的脾气,很可能就不会如期再要儿子了,说不定耽耽误误,到现在还只有一个女儿呢!

  

  每次选择都会是这样,有得有失。得失岂能全由自己做主?上天是公平的,她一手赐予你鲜花,一手递给你荆棘。鲜花让你懂得感恩,荆棘让你时时警醒,学会珍惜。她给予你多少,必将拿走多少。母亲常说,世上没有称意人。是的,人应该知足。

  

  2006年,我在乡下小学教书,闲暇时间相对多一点。就在扫花网的前身——嵩县文学网建站半年左右,我有幸与她邂逅。从此,每天到网上逛逛,读读文友的文章,同时也把自己的习作发上去。当时站长和黄老师都建议我担任网站的编辑工作,我谢绝了。我不知当时找的是什么借口。我深知自己水平有限,可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我一直没说。当时我已经为工作的调动而努力着,我怕刚刚接手编辑工作,九月份工作关系就调往县城,我将没有一点闲暇时间从事文学网的编辑工作。那样岂不辜负了站长和黄老师对我的信任?

  

  在那时的我看来,县城学校的教学工作是繁重而忙碌的,教师想必一定是不停运转的机器零件吧?而如果我接手网站的编辑工作,以我的个性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可到时候抽不出时间来岂不是失信于人?

  

  后来见到许多编辑因为忙碌而疏于编辑工作,我才知道,事情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我看问题的确太死板了,缺少变通,明显一根筋。

  

  几经周折,2008年我才调入城关镇中。果然不出所料,08至09年我担任班主任工作兼任语文课。除了做饭、吃饭、睡觉,我几乎没在家呆过,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家里的电视除了过年那几天就没打开过,更不用说上网了。一年以后,才卸掉了班主任的重担,工作相对轻松下来了。

  

  我就是一根筋,如果认定自己无暇顾及或种种原因做不好,宁肯不答应被误解,也绝不答应了辜负人家。近两三年这种状况才略略改变一点了。

  

  做班主任那年,我一根筋的性格又一次暴露无遗。

  

  那时候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总照例放着每个学生的家长联系薄、学习成绩薄,醒时梦里,心心念念总是学生。对每个学生的家庭情况、思想状况、性格爱好、学习成绩了然于心。无论是星期天还是节假日,无论是在回乡的路上还是走在大街上,只要家长的电话打来,力求马上就能把学生的思想状况及在校表现、学习成绩等等准确及时地反馈过去。

  

  干什么都要全身心投入,这也是一根筋的表现。因为全身心的投入可能往往是绝无仅有的,独一无二的,也必然是昙花一现的。它燃烧了一个人全部的热情,倾注了你所有的心血和汗水,耗费了你所有的智慧和期望,以后就很难重复出现。

  

  由于我从没干过班主任,缺乏经验,虽然那一年我和绝大多数学生结下了深情厚谊,我班学生整体素质和学习成绩都有明显的提高,我的语文教学成绩也很不错,但我班的整体成绩并不理想。我的班主任生涯是在微憾中结束的,那一年果真成了我教学生涯的唯一。

  

  那一年许多家长因想给学生调换座位等原因送来礼物,我全部让其孩子在放学时或星期天如数捎走。我除了尽可能满足家长的要求外,总要找这些学生单独谈话,让其明白父母的良苦用心。这种既办事又不收礼物的做法大多数家长是理解和认可的,但也出现了例外。

  

  在我看来,关爱每一位学生是我应尽的职责。我不能收受礼物让学生看不起,同时过早地让这些不正之风污染了孩子的心灵。

  

  但那次,我却深感自己力量的渺小和无奈。事实证明,我的思想是多么地幼稚。这一位家长据他自称孩子上学后每年都要“见见”班主任的,目的是让班主任多多关注他的孩子。那个男孩天资聪颖,但自制力很差,上课经常开小差。针对这个学生的缺点,我把他的座位调到了第一排讲桌前面老师的眼皮底下,时时处于老师的监控之下。并且叫他出来谈心,希望他利用这个机会改掉自己上课思想跑题的毛病。在周五照例让他带走了家长送来的礼物。

  

  谁知几天后的某次班会上,他的邻桌——一个学习还算不错女生发言时,含含糊糊说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话,什么家长送给老师一箱六个核桃老师嫌少,你想让送你什么,送你一条金项链那是不可能的云云。

  孩子的看法和误会显然来自家长,亦或者,由于社会大环境的影响,个别学生的心灵已经很世俗很世故,因此以他们世俗世故的心理去揣测一个童心未泯的老师的心。作为一位教育工作者,我深感自己个人力量的渺小和无奈。我不想过多解释什么。在这样污浊的社会环境下,一个人的诚意被扭曲,一颗真诚的心灵被误读,很无奈,很正常。不被误解又能怎样,也许在那些“正常人”的眼里,我的想法、做法原本就是幼稚可笑的,甚至是“不正常”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对于价值观和思维方式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任何解释都纯属多余。

  

  平生从没有当官的奢望,因为自认为不是那块料。熟料连当个全世界最小的“主任”——“班主任”也会有如此尴尬的遭遇,待人接物上稍稍考虑不周也会招致是非呢。

  好在一年后终于推掉了班主任的职务,我如蒙大赦,激动不已,深感欣慰。

  

  就这样,我一根筋的性格明显地表现在了精神洁癖上。有的做法虽貌似不够妥当,但却是我做人的原则;但有时候,一根筋的固执己见会令我显得偏激。上师范的后期,班上有一小部分男女生已经打破了互不多交往的界限,在班上说说笑笑打打闹闹,说实话我真的很看不惯。记得某次考试后,因为有两个男生为考试作弊换座位坐到了我的身边和后边,考试后可能各科均及格了的缘故,买来电影票请我再找个女伴去看电影。结果他说破了嘴皮也说不动我,连女伴的劝说也无济于事。无奈那个男生扔下电影票走了,最后当然是让电影票作废。在我看来,怎么能随便和某些男同学去看电影呢。怎么能随随便便和男生说笑呢,我幻想的是某一天,能把自己所有的第一次经历完完全全交给一个人。我就是这般一根筋,怎会不得罪人呢。同住室的丽姐,在师范一年级就有了恋爱经历,而且因两个人闹矛盾,搞得几乎全校皆知,丽姐人很好,在生活上对我们有诸多的帮助和照顾,然而没良心的我内心总是躲避与她公然相伴出现在校园。丽姐曾对我说,我班的男生议论我,说我不食人间烟火,因此对我敬而远之。对此无聊的言论我更是嗤之以鼻,同时内心竟然会引以为傲。

  

  但分别25年来,我时常感念丽姐对我的好。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也早已包容了她早恋的经历。上周日忽然心血来潮,驱车百里对她来了个突然袭击,了却了自己多年来潜意识里见她一面的愿望。

  

  不知什么时候受到的封建流毒的影响,从一而终的观念在我的思想里根深蒂固。对社会上的很多现象虽不喜欢当众非议,但腹诽居多。

  那年和宋老师一同到乡下小学教书。那是个雪后的冬日早晨,我们踩着厚厚的积雪行走在茫茫雪野上,天地上下一体,纯白一片,显得空旷而辽远。她向我讲述了自己曲折的人生经历,我的思绪随之飘向了那个遥远的时代。她嘱我以后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写写她。我这才知道人生有诸多的苍凉和无奈,后来我以她为生活原型写了篇小说《笛声悠悠》,因为写的不成功,也没有告诉她。但从此内心才能包容他人种种不同的生存方式。看到那个小学的领导在开会时公然嗤笑她的私生活,我很反感。你嗤笑的对象,也许你仅了解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水面以下的部分你知之多少?你有什么理由嗤笑人家?嗤笑别人的人只不过是幸运罢了,如果让他们遇到相似的遭遇,相类的人和事,谁能保证比人家光彩多少?你有什么资格嗤笑人家?我对他们的反感反映在了小说《开会》里面,我觉得自己一根筋的性格已经略有改变了。

  

  从那时起,我不会再像上师范时那样,因和曲折经历的人交往或结伴同行而感到羞耻了。但对自己,我依然很苛刻。直至现在,连在公园跳舞,我也从不答应和其他男士共舞的。平生真正牵过我手的,仅外子一人。

  

  去年我的QQ密码丢失,我发誓永远不再玩QQ了。后来儿子帮我找回了密码,但所有好友全部失踪了。今年儿子在我手机上下载了腾讯微博和QQ音乐,儿子帮我开脱说,这些不算玩QQ,不直接登录QQ就不算玩,何况你又不聊天什么的。于是我真的接受了腾讯微博和QQ音乐,经常上去看微博,音乐不大听了,女儿、儿子倒常去听。那天看到女儿在上我的QQ,见我看到很不好意思的样子,我说你想上就上吧,反正我是不会上了。突然发现,我似乎不那么一根筋了,要搁前些年,我一定连腾讯微博和QQ音乐也不会去触碰了。

  

  我知道自己一根筋的性格得罪了很多人,很影响人际交往,因此近几年总试图去改变,在不违反自己做人底线的前提下适当做些调整。

  我知道自己一根筋的性格深深地伤害了某些人,伤得彻底,伤得无法补救,你永远亏欠了对方,他成了你心中永远的痛,譬如父亲,女儿……包括我自己。

  

  从小到大,老师教育我们办事认真,我们常听到“世界上最怕‘认真’二字”这样的教诲,但实际上,除科研工作、财会工作等等诸多工作以外,过分认真的工作方式就是一根筋,过分认真的生活方式更是一根筋。从某种意义上说,“世界上最可怕的是‘过分认真’一词。”“过”与“不及”都不好,不知对否?

上一篇: 《千古明月》     下一篇: 《笛声悠悠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735次 | 联系作者
对《我是一根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