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姑絮叨》--丑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8-12-28   共 24 篇   访问量:4946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战争
发布日期:2008-12-28 字数:3432字 阅读:4946次
  

  

  有人说,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一结婚,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就开始了。乍一听觉得这话说得有些过火。人常说小两口打架,炕头打了炕尾和,早上打了晚上和。怎么就会演变成一场战争呢?仔细想想,这话说得还不无道理呢!夫妻之间的战争,不能用战争的常规意思来理解,这是借用了夸张的手法把夫妻之间免不了长年累月起争端的特征揭示出来了。

  夫妻之间的战争固然没有两国交战那样壮阔,但交战双方投入的智慧是一点也不逊色的,交战的形式也是多样的。有的近距离打肉搏战,有的恶语相向打口水战,有的不声不响打冷战,严重的也不乏打出对簿公堂的毁灭战。交战双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征服。不是男人要征服女人,就是女人要征服男人。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双方进行的是智慧的较量。

  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夫妻大战中,男人通常是战胜者,女人通常是战败者。因为女人的经济不能独立,自然没有打赢这场战争的本钱。到了现代社会,城市女人和男人同样上班挣钱,农村女人和男人一样下地干活。看起来,双方是势均力敌了,这场战争大概是可以打个平手,或者女人可以获胜了。其实不然,表面看来女人总是占上风的,其实,战争进行到最后,打扫战场时,发现战败受伤的多数还是女人。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女人占多数呢?因为衡量夫妻大战胜利的标准是谁把谁的心收服了。女人收服了男人的心,女人就胜利了;男人收服了女人的心,男人就胜利了,反之就是战败者。女人之所以很难胜利,是因为男人的心里至少装着三个女人,他要把心分给三个女人。一个女人很难收服他的心,只有三个女人联手才能收服他一整颗的心。

  那么,要什么样的三个女人联手才能收服男人的心呢?

  喜欢读张爱龄的作品的男人女人大概还记得,张作家在《红玫瑰和白玫瑰》的开篇就写到:“振保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他说的一个是他的白玫瑰,一个是他的红玫瑰。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

  冒昧猜测一下,天下的男人大概都希望自己像振保那样同时拥有一个妻子,一个情人。妻子在明处,可以在公众场合出双入对,共同应酬世间俗事,抚养儿女,赡养老人。情人在暗处,男人于官场得意之时,于财源滚滚之际,于公务闲暇之时,携情人赏鲜花明月,品美酒咖啡,行巫山云雨,这番快活怕不是所有男人期盼得要命的事情?

  接下去,张小姐又写到:“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张小姐的话实在是珠玑,把男人的心理摸了个透,把情人与妻子的尴尬说了个彻。假设一个男人中意两个女子,若娶了甲女做妻子,留下乙女做情人,要不了几年,就恨不得把甲女子一掌掴到墙上去,让她粉身碎骨,只留下那若有若无的一抹蚊子血一样的斑痕。而日夜思念那藏在暗处的情人乙女子。若有那大胆的男人,索性休了眼下的老婆,娶那情人做妻子。男人开始觉得诸事随心,样样如意,只怕过不了几年,那乙女子又成了男人衣服上沾的一颗饭黏子,随手抹去还嫌污了手指。此时那被休掉的甲女子却又成了心口的一颗朱砂痣,是百般难忘的印记了。

  女人之与男人,最好扮演的角色便是情人了。当男人无权无势,穷困潦倒的时候,艳遇情人的概率几乎为零。情人大多只在男人成功的时候到男人的身边。男人也必定是在得意风光、权高位重、钱袋鼓胀的时候才渴望拥有情人。所以,情人是男人最好的观众、听众、欣赏者。她们为男人叫好,为男人鼓掌献花!陪男人畅饮美酒分享财富品味尊荣。情人毫不心疼地挥霍男人的钱财,肆无忌惮地享用他的特权。男人的潦倒、折损与情人无大碍,因为情人的背后海阔天空,进退自如。男人发达了,情人可以进升为夫人;男人潦倒了,情人可以撤退为路人。所以,情人不会唠叨男人,情人不会警戒男人,情人不会鄙视男人,情人只会夸赞男人,欣赏男人,让男人误以为自己是林肯再生,拿破伦复活,大大过把男人的成功瘾。

  女人之于男人,最难扮演的角色却是妻子。女人一旦嫁给男人做妻子,十有八九是如项羽一样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的,上了战场就没有想到要撤退的。男人无名鼠辈时,妻子心甘情愿地为奔波在外的老公守家护院,煮粥烙饼缝寒衣;男人辉煌发达了,妻子一心为发财的老公看紧钱匣子,为坐官的夫君护好印把子……

  妻子们自认为是家庭的有功之臣,责无旁贷要替男人看好来之不易的江山。所以,她们虽然在男人穷困潦倒时能默默地布衣素食当炉卖酒;男人辉煌发达了,妻子却要警戒男人居安思危,勿忘了过去艰苦岁月;男人得意忘形时,妻子甚至会揭出当年老底,叱骂小人得势忘乎所以,让男人尴尬难堪,恨不得把老婆的饶舌割掉才心净;妻子时不时还会拈酸吃醋撒泼打滚捍卫主权,让男人不胜其烦。所以,在男人眼里妻子委实是没有情人可爱。

  情人与妻子的区别就在于:男人风光情人便是亲人,男人潦倒情人便是路人。当男人只剩下两个铜板的时候,情人要尽力帮着他花完三个铜板,还保持着万种风情、脉脉温情,让他在监狱里,在西风古道的残阳里,在残垣颓壁的瓦砾场里,还在默默想念情人的千种柔情,万般蜜意……那守家护园的穷婆子,那煮粥烙饼的笨厨娘,于劳作困顿之时,免不了时时要唠叨、要抱怨、要给男人脸色看。于是男人便更恨了妻子的无情,心里想着有朝一日,要是风水倒流,乾坤到置,自己做了皇上,必定要迎娶那可心的情人做皇后,把眼前这该死的婆娘打进宗人俯里去做奴才。

  现在知道在夫妻大战中,女人为什么总是打不赢这场战争了吗?战争的真正胜利者不是占据了这个地盘就算赢了,要得人心了才算是最后的胜利。女人做了妻子总是敌不过情人的魅力,男人的心总有一瓣要分给情人。如此说来,情人算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了?其实情人也不能算是胜利者,因为情人不能完全拥有男人。男人需要情人的时候,才出现在情人面前,男人不需要情人的时候,情人就不能拥有男人。如果情人穷尽心思,把情人的身份变成了妻子。完了,过不了几年,那热烈的红玫瑰也许就变成了那墙上的蚊子血,衣服上的饭黏子了。

  除了这一红一白两朵玫瑰外,男人还少不了一朵康乃馨。这康乃馨就是男人的母亲。男人平庸的时候愿意守着老婆过;男人得意的时候愿意守着情人过;男人在外面受了伤成了丧家犬的时候,多是夹着尾巴,佝偻着身子,守在弯腰驼背眼花耳聋的母亲身边,伸出舌头舔满身的伤痕。男人的心里总有一块地盘是留给那朵康乃馨的。

  红玫瑰、白玫瑰、康乃馨,是男人想同时拥有的三个女人。

  女人想完全打赢夫妻大战的诀窍——变身。

  只听说川剧艺术中有变脸的诀窍,可没有听说过女人变身的诀窍。女人如何变身呢?说变身其实就是要女人善于在男人处于不同境遇时,以不同的角色特点生活在男人的身边。比如:男人平庸时,你只做好他的妻子,给他生孩子作饭料理家务,过实实在在的老百姓的日子;男人发财升官了,你既要给他做好妻子,还得学会像情人样没心没肺地帮着他挥霍一部分财富,摆一摆贵夫人的谱,像情人一样不知道他过去的潦倒与平庸,只知道他现在的发达与辉煌,(虽然你心里知道,嘴上却不能知道)适度地给他灌点迷魂汤,让他处于四量酒醉倒,二两酒正好,却让他喝了三两酒,不完全清醒,也不完全糊涂的状态。在人前,当情人给他足够的鲜花与掌声:在人后,做妻子给他足够的体贴与关怀。但是别忘了,这个男人是你的丈夫,他潦倒了,你不能像情人那样拍拍衣襟就撤退。所以,你得把握好让这个男人陶醉到什么程度合适,看其不妙,就必须当头一棒大喝一声,促其惊醒。当男人一旦遭难翻了船,你就把自己当作他那个弯腰驼背,耳聋眼花的老娘,只陪在他的身边,不评点他的功过,也不数落他的得失,有力量了给他的伤口上敷张创可贴,没能力了,只静等着他伤口自然的愈合!

  想想看,这样的三个女人联起手来对付一个男人,难道还打不过这场旷日持久的夫妻大战吗?

  所以说,夫妻之间的战争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智慧的较量,聪明的女人可用变身奇术轻轻松松赢得战争的胜利。

  

  

上一篇: 《美轮美奂“七星岩”》     下一篇: 《壮乡美女授茶道
责任编辑:云徘徊 | 已阅读4946次 | 联系作者
对《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战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