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粮人文集》--天地粮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6-04   共 170 篇   访问量:886
美歌伴我骑行路(修改稿)
发布日期:2012-06-04 字数:1827字 阅读:886次
  去年八月,我的四十六生日前夕,小我近十岁、下岗后艰苦创业、成功开办了个体幼儿园的妹妹,特意为我送来了十分丰厚的生日礼物----一辆价值近3000元的崔克牌山地自行车。从此,在与骑车这项新的运动项目结下不解之缘的同时,那些多年来少有亲近、曾经给我带来无限欢乐、让我的青春不再寂寞的经典老歌又重新回到了我的生活之中。每天,在迎着朝阳的骑行中,在沐着晚霞的归途上,时尚漂亮山地车上“迷你”小音响传出的一首首动人心弦的歌曲,总在震动着我的耳膜、愉悦着我的身心,欢乐着我的生活,幸福着我的人生,让我的骑行之路充满了无穷的乐趣。

  对于流行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老歌,早已人到中年的我有着特殊的情结。

  八十年代初期,十六七岁、高中毕业,刚刚走出校门踏上社会一年多时间的我,来到了距家30公里外一个名叫田湖的地方,在一家国营商业企业参加了工作。田湖,虽然听起来富有诗意,亦是嵩北一个大乡的“首府”,然而当时的这里,一街两行尽是低矮陈旧的房舍,杂乱不堪的商店,于今高大气派的楼房及装修豪华的店面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更不要说有那多姿多彩的夜生活了。白天,三里五乡的人们聚集到镇上,做买卖逛商店,倒也热热闹闹。然而,一到夜幕降临,整条大街上路灯昏暗,人迹寥寥。那时的我正值青春年少,白天上班忙忙碌碌,特有精神,而晚饭后至睡觉前的这一段时间,因为没有自己喜好的玩耍项目而倍感寂寞和孤独。同院一个单位有台18寸的北京牌木壳电视机,陈旧不堪加上信号不好,屏幕上总是“雪花”飞舞,图像模糊,间或还要用手拍打几下机壳才能发出声音,就这样一台破旧的电视机,也常因人们选择不同的收视节目而发生争执。电视看不成,不喜欢聚堆聊天,对打牌下棋亦无兴趣,此时的我,常为身处这样的环境而苦恼。

  一个偶然的机会,一台录放机的出现,让我寂寞的生活终于出现了新的转机。

  依稀记得八二年冬季的一天,单位从洛阳采购回两台录放机,其中的一台放在门市部销售,另一台则配备到办公室用以活跃职工文化生活。

  有录放机就要有录音磁带,我自告奋勇当起了磁带采购员,在县城,我先买了《朝阳沟》和《包公辞朝》两盒戏曲的带子,这是单位里大多数老同志都喜欢听的磁带,而后又买了几盘当时极其流行的纯校园歌曲和经典美歌磁带。从此,无论是上班的间隙,还是午饭或晚饭之后,我都要打开录放机听上一阵子歌曲。王洁实谢莉斯这对恋人合唱的《外婆的澎湖湾》、《乡间小路》、《笑比哭好》《校园的早晨》,台湾歌星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路边的野花不要采》、《阿里山的姑娘》《甜蜜蜜》,初出道即成名的洛阳姑娘程琳演唱的《小螺号》、《信天游》、《妈妈的吻》、《酒干倘卖无》,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蒋大为先生的《骏马飞驰保边疆》、《牡丹之歌》、《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以及李双江、才旦卓玛等名人名家演唱的歌曲,要么柔情似水甜美如蜜,要么高亢激昂、催人奋进,一首首歌曲听的我是如醉如痴。听歌,让我有了一种如品名茶、如饮甘露的感觉,常常忘了吃饭,没有了瞌睡。听歌,使我忘却了烦恼,忘记了孤独,告别了寂寞,有了对青春飞扬,快乐生活的追求。有许多歌曲因为听的久了,歌词能够记了下来,所以自己时不时的也跟着哼上一段,感到其乐无穷。如果有人问我,今生以来使你刻骨铭心的记忆是什么,那么我一定会坚定的认为,在田湖工作时对那些经典歌曲的欣赏要绝对的占据第一。

  如今,骑行山水、享受美歌成了我每日生活的一个重要内容。当我骑车环绕在碧波荡漾的陆浑湖畔;或沿着一条条干净漂亮的乡村水泥路走进美丽的农家新村;或与朋友一起踏访远离尘世的青山绿水之时,耳边总在伴着歌声。一首《同桌的你》让我情不自禁的忆起昔日的同学情;一曲《敢问路在何方》激励我克服骑行路途中的艰险,勇往直前;《十问红军》使我很自然的感受到了当年军民的鱼水之情;《青藏高原》则告知了我藏区广大农牧民在新时代的幸福喜悦心情。一首首经典歌曲,让我百听不厌,常听常新。

  经典老歌,曾经承载过我的理想,震撼过我的心灵,改变过我的生活。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庆幸美妙的歌声再次与我相伴。岁月已经流逝,青春早已不在。但是,我仍然要让时尚的骑车运动带来身体上的安康,用经典美歌扮靓自己今后的生活,使开心和幸福永远环绕自己的身边。

  

  

上一篇: 《翘首以待嘉宾来》     下一篇: 《细品茶香乐悠悠
责任编辑:天地粮人 | 已阅读886次 | 联系作者
对《美歌伴我骑行路(修改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