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魂》--孟先荣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3-03   共 0 篇   访问量:711
山魂
发布日期:2012-03-03 字数:1605字 阅读:711次
  生于山,长于山,每天都要翻山越岭躬耕于三尺讲坛,做传道授业解惑的师道重任。节假日里,往返于陇亩之间,替务农的妻子侍弄一亩三分薄田,供两个儿子完成学业。二十六年如一日,不辍劳作,得山之丰厚回报,对大山感情与日俱增。

  小时候,还是大集体生活,父母白天在田间劳动,披星戴月时方能回家,我们这些半大的孩子自然承担起引弟弟妹妹的任务,有时只顾自己玩耍,不小心把他们摔在地上,半天哭不出声,我们吓得赶紧去地上抱,大人赶来,先挨我们一巴掌,而后慌忙制止,等孩子哭出声来才急忙抱起,连声叫着名字:“XX回来啦,XX回来啦!”我们忘记巴掌的疼痛,傻愣愣地望着大人们的一举一动,大人自言自语地埋怨说,看把孩子魂吓掉。以后,再把孩子摔倒,自己也学会了大人的模样,为孩子叫魂。人是有魂的,这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就打上了深深地烙印。

  稍大一点,总爱跟着大人到山坡上放牛,牛津津有味地吃草,大人们就跑着找獾窝,运气好了一天弄一两只。太阳落山,该回家了,山沟里就会响起一种沉闷的声音:弄了几只?这边答:一只也不少。往往余音未了,就有一种声音学着说:该回家了……。余音袅袅,渐渐消失在空旷的山谷中,“那是谁在学你们的话?”我一脸狐疑。“谁?山娃娃呗。”他们有点好笑的回答。“山娃娃在哪里?”我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喏,山里面。”我睁大双眼努力寻找,慢慢黑下来的山沟沟像一头大怪兽,很是可怕,山娃娃难道是一头大怪兽?再一次去放牛,我就暗中找山娃娃,除了他学我的声音之外,我始终没有看见山娃娃是啥模样。但我相信一点,山有魂,没魂怎么会有回声?

  遥想上小学时,初小在本村,高小在三里外的大队小学。早上中午在学校吃饭,晚上在家住宿,翌日起早到学校上早读。学校纪律很严,我们也得起很早,满天星星,或者月牙弯弯。好在同伴人多,彼此也有照应,心里不很害怕。那天走着走着,远远有火光在夜色中晃动,不知是谁惊叫——“鬼灯笼”,大家倏地掉转身子往回跑,跑回很远,才上气不接下气地止住脚步,怯怯地往后看看,不见了火光,但见东方吐露鱼肚白。重整旗鼓,继续赶路。有了遇“鬼”经历,都不想前边走,于是商量每人头走一次,谁也不当孬种,看谁是英雄。如此两年光景在寒暑易节中很快过去,晃动的鬼灯笼始终抹不去印在头脑中的阴影。关于鬼的传说时常有人提起,既然大人们都说有鬼,那鬼自然存在,可是鬼是什么模样,却被描绘得五花八门。鬼是世间成员,占据一个空间,只不过他们生活在隐蔽的地方,不像活人一样争东征西,为一犁头土地打得头破血流,好失情面。那么鬼究竟什么样呢?为什么白天不出来?晚上出来又是为了何事?都说鬼是人的灵魂,那鬼可是死人的灵魂再现于人世间?他们打着灯笼做什么?像我们遇见的那个,莫不是为我们照明引路,怕我们在漆黑的夜空中跌倒?啊,我终于明白了,我们的先人入土不安,他们时刻惦记着自己的子子孙孙,在子孙最困难的时候灵魂重现于人间,尽力所能及的事情,人魂易置于大山,山魂体现人之精髓。

  后来,到洛河南岸的龙潭寺观光,在通往莲花台的半道,陡立的石壁上还竟然刻有一个空心“佛”字,碗口大小,并不清晰,努力辨别真伪,不见有人工造作痕迹,以为奇。到上观的长沟河滩看奇石,在一块筛子样的青石上,有狂草体“宜阳”二字,骇然,到底找不出人工造作的迹象,更奇的是在二尺远附近有块巨石,上有毛泽东去延安的巨幅石像。山有魂吗?我可以列出很多鬼斧神工的杰作来证明魂之存在,掩卷闭目,我忽然觉得,这些年地里粮食亩产不断增加,经济作物价值越来越高,由此改变农村落后面貌指日可待,也为苍山重彩浓描了一笔,这是否也是山魂之功呢?山有魂,有魂才有灵气,有灵气才能富足,有富足的山才能养起渴望富足的人,富起来的人们不要肆意践踏富足的大山,要时时怀念祖宗先人,使他们铸就了今天的富足,他们是山之魂,是幸福的源泉。

上一篇: 《巧 遇》     下一篇: 《啊,洛阳牡丹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711次 | 联系作者
对《山魂》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