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3-11   共 175 篇   访问量:1407
大姐
发布日期:2011-03-11 字数:2559字 阅读:1407次
  大姐在我们几个弟妹心目中,不仅是一位大姐。传统戏曲中包拯称呼把他抚养长大的嫂子为“嫂娘”,我们是很能体会他对嫂嫂的那种感觉和那份感情的。我们对大姐的感情也是如此。

  我出生的那年冬天,大姐从后娘那儿逃到了我家,从此成了我家的主力军。父亲在洛阳工作,节假日很少,母亲身体不好,加上我只有几个月。我们几个弟妹小的太小,大一点的都在上学。大姐当仁不让地担负起了出工挣工分养家的重任。我不知当时只有14岁的大姐是因只读过两年书失学太久不愿回到学校去,还是想替母亲分担家庭的重担,总之她一口拒绝了父亲让她继续上学的建议。

  大姐很能干,干起活来和男劳力相比丝毫也不逊色。挑起一百多斤的担子,她能健步如飞跑在男劳力的前面。割麦、打场、、犁地、修梯田她样样在行。大姐那瘦小低矮的身躯里竟能潜藏那么大的能量,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母亲也出工,但挣得工分远不及大姐。大姐用她那瘦弱的身躯支撑起了这个家,用她那辛勤的汗水换来一家人一年年的口粮,供养着弟妹们上学,使四个弟妹三个高中毕业,一个师范毕业。

  大姐很勤勉,在劳作的间隙里,别人都在田间地头休息,大姐却总要拿出随身携带的鞋底之类的针线活做起来。炎热的夏日午后,记忆中的大姐也从不午睡,总是到大路边的大泡桐树底下做针线活。大姐的针线活做得最好,在村里姑娘们中是百里挑一的。当时有多少姑娘媳妇找到家里让大姐给她们剪衣服、剪鞋样、教她们做针线活啊!在我十来岁时,父亲买来了缝纫机,大姐一个中午就学会使用了。在此之前,我们一家人的衣服、鞋子都是大姐一针一线手工做成的。可以这么说,我们姊妹几个小时候吃的穿的都来源于大姐。

  大姐很爱说笑,来向她请教的姑娘媳妇们都很爱和她说笑。小院里常常回荡着她们开心的笑声。有三个姑娘和大姐越走越近,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姐妹。她们吃过饭就来我家叫大姐。她们一同出工,一同做针线,连衣服、发型也保持完全相同。刚开始都梳着长长的乌黑的大辫子,分作左右两个,后来一齐都剪成了齐耳短发。我至今还记得她们梳着长辫子照的相片,一律把左边的辫子搭在前面,把右边的那个甩到了背面,分前后两排亲热地凑在一起。不一样的面孔,却有着同样的装束,同样的青春健康的肤色,同样的清纯明媚的笑靥。大姐无疑是这个小组合的引领着。

  由于大姐的心灵手巧,那一年村里准备办厂,就派大姐和另一个姑娘到西安学习了一个月。大姐在西安大雁塔还照了一张照片。年青的大姐站在塔前甜甜地微笑着,眸子中闪烁着对未来的美好希冀。后来不知怎的村里的厂没办成,但这张照片却好多年都夹在相框里挂在我家上房的正屋。那是大姐一生中去过的最远的地方吧,那也是大姐青春岁月里最亮丽的一笔了吧。

  大姐在后娘那儿吃了太多的苦,受了太多的委屈,回到这个家又这么辛苦。母亲很心疼大姐,家里什么事都让大姐说了算。父亲长年不在家,母亲性格比较温和,管教弟妹的责任也就落在了大姐的肩上。大姐对我们要求很严格。她要求我们诚实正派,决不允许说谎话;要求我们与人为善,决不允许和别人闹矛盾甚至打架。这些要求我和两个姐姐都能做到,哥哥却不时犯规。因为他是男孩子,男孩子的世界仿佛总是充满了争斗。即使你不去招惹别人,别人也会故意找茬。哥哥小时候个子矮,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到家总是偷偷洗把脸,只字不提。(我就亲眼见过,哥哥悄没声息地回到家,脸上有明显的泪痕划过留下的痕迹,径直到脸盆旁边洗脸)如果哪次被别人欺负得忍无可忍出手还击了,那就瞒不过大姐了。因为那孩子就会跑来向大姐告状,哥哥就要被痛打一顿的。小时候我们姐妹三个从没挨过打,挨打的反而总是姐妹中唯一的一个男孩——哥哥。在大姐的管教下,我们姊妹几个在邻居眼里都是懂事听话的好孩子,包括哥哥。那时候,我们很敬畏大姐,这种敬畏甚至远远超过了母亲,敬畏大于亲近感。根本不敢在她和母亲那儿撒娇什么的。虽然我在家排行最小,因为大姐管得严,也从不敢在母亲面前无理取闹。

  大姐出门(结婚)后的第二天,按照农村风俗是要回门(回娘家)的。看到大姐,一眼就看到她那亲切的微笑,如一缕阳光一下子照射到我的心底。走到跟前,她一下就拉着我的手很亲切地和我说话。我明显感到大姐变了。他们下午走时,我舍不得大姐,好像我也跟着去了。从此,我的大姐变作了温柔可亲的人,从不批评我们只言片字了,包括哥哥。我们打内心更喜欢大姐了,但难免有隐隐的失落,多希望大姐继续管束着我们啊!但大姐说,你们都长大了,懂事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应该自己会掂量着了。

  但出门后的大姐一直关心着她的弟妹们,一直到现在,谁家缺什么她总是想方设法帮助的。她地里种出来的蔬菜家家送到,就连冬天自己下点红薯粉条也要每家送一点的。我最小,在家时几乎没干过什么家务,因此对家务活很不在行。现在虽然已学会了蒸馍下锅什么的,但每年初二回娘家走的时候,大姐总要我带回来好多诸如麻花之类的油炸食品,因为她还是担心他最小的妹妹不会做或做得少。

  大姐和大姐夫相处得最好。大姐刚结婚时,大姐夫还是个民师。后来经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师范学校,后又转了行,在城里有了一份挺不错的工作。大姐刚过了几年舒心的日子,大姐夫却因一时糊涂上了别人的套犯了错。记得当年大姐夫出事后,大姐除了到处求人周全,就是整日以泪洗面。连母亲给她端去的饭她也不吃。后来大姐夫终于平安回来,但好好地工作却丢了。大姐毫无怨言,相夫教子,勤勤恳恳心平气和地过起了自己平淡的日子。

  去年冬天回家,我又拐到了大姐家。五十多岁的大姐夫和孩子们都外出打工去了,只有大姐一个人在家。正好大姐夫打回来电话,听着他们翻来覆去叮嘱对方要吃好,不要那么节俭,要注意身体,别太累着自己等平平常常的话,看着大姐鬓边的青丝中掺杂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我的泪水不知怎地就溢满了双眼。为大姐他们相濡以沫的感情所感动,为大姐一生多舛的命运而唏嘘。原本现在可以生活得不错的大姐,却因为大姐夫当年的一次错误而继续过起了她艰辛的岁月,然而大姐却从不抱怨,依然乐观地勤勉地生活着,和大姐夫患难与共。

  这就是我的大姐,我崇敬的大姐!

上一篇: 《鲜活的人物形象,浓郁的豫西风情》     下一篇: 《二姐
责任编辑:伏牛狼 | 已阅读1407次 | 联系作者
对《大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