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霞文集》--赵爱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06-26   共 175 篇   访问量:1642
故人故事
发布日期:2010-06-26 字数:2149字 阅读:1642次
  一个有着口头禅或习惯性动作的人,他的口头禅或习惯性动作会给他平添几分幽默感和喜剧色彩,无形中增加了他本人的亲和力,让人觉得亲近许多。能言善辩举止文雅的人固然令人赏心悦目,甚至产生美感,但态度诚恳不拘小节的人往往能更快得到别人的信任和亲近。这类似于五官端正俊美牙齿洁白整齐者固然令人养眼,但平淡的五官如果展现真诚的笑容,再加上不时闪现两枚调皮的小虎牙,立刻会使这张脸生动起来可爱起来。

  不知是否有人和我的感觉一致,说出这套歪理的同时,有几位过往的人物已一一闪现在眼前。

  初二时教我们语文的韩振标老师,身材颀长挺拔,衣着整洁,给人以风度翩翩之感。第一节上他的课时,他刚一在讲台上亮相,全班同学立刻鸦雀无声,大概以前从没见过如此有风度的老师吧。他讲话不到十分钟,同学们都发现了他的口头禅,他几乎每讲一句话,略微停顿的间隙里都会不失时机地加上一个“sir”,这不正是英文单词“先生”的发音吗?这一特点不但没有影响他在我们心目中留下的印象,反而一下子拉近了师生间的距离,消除了几许陌生感。我感到好笑,并且按捺不住立刻要把这一重大发现告诉给另一个人的冲动。扭头看右边和我隔着一个男生的黄六粉同学,只见她正专注地含笑倾听着老师那滔滔如流动的溪水的讲解,然后以好奇的欣赏的神情聆听那一个个时不时跳跃起来的“sir”“sir”的浪花。我终于抑制不住调皮的的念头,小声喊到:“六粉,”黄六粉身子向后靠了靠,笑脸转向了我,“我们语文老师太客气了,每讲一句都要问我们叫一声‘先生’啊!”黄六粉同学大概只注意到了老师频频的后缀音,还没有联想到“先生”这个英文单词,经我一点破,立马忍俊不禁,咯咯地笑出了声音。

  不好,淙淙的流水声戛然而止,那闪亮的浪花也随之消失了。同学们的目光好像都被黄六粉的笑声吸引了过来。偷眼望一下老师,只见他怒目而视。我俩不约而同马上调整姿势正襟危坐起来,笑细胞也突然受到了惊吓,一个个萎缩下去。几秒钟的沉默后,老师的怒火终于爆发:“你们俩给我站起来!”我们乖乖起立,低眉垂首,作羞愧状,内心十分懊悔自己的多嘴。好在老师没再多说,淙淙的溪流再次流淌,“sir”“sir”的浪花一个也没有减少。

  初三了,教语文的马灵岳老师不但接替了韩老师的语文课,好像也接手了韩老师的口头禅,而且有所创新:他不再像韩老师那样彬彬有礼地叫我们“”了,而是莫名其妙地换成了“”,他不仅每句话的最后用,连每句话的中间也会时不时地“”上一个,其出现的频率与韩老师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有好事者曾在某节课上做过统计,马老师一节课竟然用了三百多次“”,下课时听到此君的公布,没有一个同学觉得有失实之感。

  马老师的课讲地太枯燥了,但因为有那时时闪现的“”的点缀,使我们仿佛在走夜路时,能看到不时闪现在眼前的萤火,引领我们充满兴趣地随着老师的思路走下去。同时,也喜欢上了这位满头银发如慈父般温和的老师。

  初三教化学的李铁闯老师,那时感觉他有四五十岁吧。头发稀疏而且发际线很高,加上皮肤黝黑,又喜欢满面笑容,更衬的额头闪亮。他上课时有个习惯性动作,每每做过课堂演示实验后,黝黑的脸庞因为兴奋闪闪发光,他一面将这闪亮的脸庞面向全体同学详细讲解实验原理,一面伸出左手去触摸并拿起坐在第一排一位女生桌面上那叠的方方正正的手帕,在兴味盎然的讲解之中,不动声色地就拭去了手上残留的化学药品,然后娴熟地将手帕按原样叠好,不动声色地放回原地。仿佛那手帕是专门为他准备似的,他用得是那么顺手,那么毫不客气。他不知道在他作出这一系列习惯性动作的时候,同学们除了调动听觉器官听他的精辟讲解外,还调动视觉器官密切关注他这一系列带有强烈主人翁色彩的动作。当手帕放回原处的那一瞬间,同学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会心的一笑,李老师也附和着笑了。我们始终不知他笑什么。

  那天下课,乔小秋同学看一下手帕,发现上面不知什么时候被腐蚀了两个小洞,还有发黄的痕迹,乔小秋同学半真半假地埋怨:“看他把我的手巾擦坏了。”“再上化学课时,你不会把手巾放进桌斗里?”有人提议。果然,在下一节化学课上,当李老师又习惯性地伸手去摸手绢时,左手触到了桌面,什么也没有。这才终止了讲解,把面向全体同学的视线转向了左手,并且惊讶地问道“哎,手巾唻?”乔小秋同学不好意思地从桌斗里取出手巾,递向老师始终伸着的左手。同学们哄堂大笑,乔小秋羞愧地笑着爬到了桌子上。李老师也笑着习惯性地擦拭了手,又叠吧叠吧放回原处。同学们又一次友好地大笑。老师接着讲课,笑过放松后的神经格外管用,注意力特别集中。

  原本上初二时,李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但只是代我们生物课。当时由于他处事有点不公道,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势利眼,那时我们对他都有点看法的。如今他教我们化学,不仅课讲得生动有趣,而且又这么平易近人,大家都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如今我也从教二十多年了,不知学生们印象深刻的又是些什么样的口头禅或习惯性动作呢?也许若干年后,也会有一位学生兴味盎然地为我写下这么一点文字也未可知,除了怀念老师,也怀念她自己青葱的成长岁月。

上一篇: 《孤独,是一种意境》     下一篇: 《鲜活的人物形象,浓郁的豫西风情
责任编辑:伏牛狼 | 已阅读1642次 | 联系作者
对《故人故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