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箓

    符箓是符和箓的合称。符指书写于黄色纸、帛上的笔画屈曲、似字非字、似图非图
的符号、图形;箓指记录于诸符间的天神名讳秘文,一般也书写于黄色纸、帛上。道教
声称,符箓是天神的文字,是传达天神意旨的符信,用它可以召神劾鬼,降妖镇魔,治
病除灾。
    符箓术导源于巫觋,始见于东汉。《后汉书·方术传》载:
    “河南有麹圣卿,善为丹书符,劾厌杀鬼神而使命之。”又记:
    费长房向卖药翁(被称为壶公)学道,卖药翁“为作一符,曰:
    ‘以此主地上鬼神。’……遂能医疗众病,鞭笞百鬼,及驱使社公”。“后失其符,
为众鬼所杀。”①近代考古发掘中,又曾多次在东汉墓葬中发现符箓。如西北大学历史
系藏一陶瓶,上有:“初平元年,地下小墓岁月……丘丞墓伯,地下二千石……”等语,
文末即附有符箓。又如《贞松堂集古遗文》卷十五收一铅券,上有文曰:“元嘉元年十
月十一日OO袁孝刘冢,如律令。”文后也附符。②其他未记年代的东汉符箓,在洛阳、
定州、高邮等地的东汉墓葬中均有发现。证明符箓的出现不会晚于东汉桓帝元嘉元年
(151),时在道教创立之前。
    早期道教承袭此术,五斗米道和太平道,就是以造作符书和以符水为人治病来吸引
信徒创建组织的。此后符箓术一直是天师道、正一道的主要修习方术。东晋中期出现的
上清派虽主存思,亦兼符箓;灵宝派更以符箓术为主。唐末宋初,天师道和上清、灵宝
派分别以龙虎山、茅山、阁皂山为活动中心,形成著名的“三山符箓”。南宋金元之际,
更在“三山符箓”基础上,分衍出神霄、清微等众多符箓派。可以说,宋元以前,符箓
道法是道教的主流。金元之际,全真道内丹兴起,但擅长符箓之正一道仍在南方与之鼎
足而立。直至明清,重符箓的正一道和主内丹的全真道一直分统着道教。符箓术之发展
史实与道教的历史相始终。
    道教在长期传习符箓术的过程中,创造了纷繁的符箓道法,造作了众多的符书,历
代《道藏》皆在“三洞”部中分出“神符”一类加以收载,其他道法书亦兼载很多符箓。
《三天玉堂大法》《上清灵宝大法》《道法会元》等,是符箓咒术的大丛书。所创符箓
难以数计符箓样式千奇百怪。归纳起来主要有如下四类:
    (一)复文。多数由二个以上小字组合而成,少数由多道横竖曲扭的笔划组合成形。
主要见于《太平经》,其卷一百零四至一百零七,共载复文一千五百四十余(中有少数
重复者),如:
    
作者在造作这些字时,或许曾赋予它们以某种意义,但现已难于知晓。观其组合诡 秘,难于认识,无非是让人产生神秘感而崇信其术而已。 (二)云篆。据说是天神显现的天书,实即模仿天空云气变幻形状或古篆籀体而造 作的符箓。主要见于《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其卷五称“真文”,卷九称“天文”, 卷十称“灵文”,每个云篆之下或旁皆注楷字。如卷五“东方真文”有:
卷九“禹余天玉律天文一百六十一字”有:
《道法会元》卷七十三至七十四所载之“天书雷篆”(数百字)亦属此类。《三洞 神符记·太上敷落五篇》亦为云篆,但形体更为复杂。 (三)灵符、宝符。由更为繁复的圈点线条构成的图形。 这是数量最多、使用最广的一种符箓。其中除屈曲笔画外,又常夹有一些汉字,如 日、月、星、敕令等字样。 (四)符图。由天神形象与符文结为一体的符箓。这类符箓也很多,在古墓葬发掘 中,亦曾发现过这类符箓。③
(一)《抱朴子·登涉》之“入山符 (二)《云笈七籤》卷八十之“玉符” (三)《上清灵宝大法》卷四十三之“召溟涬大梵神王符” (四)《道法会元》卷六十一之“张使者符” 道教十分重视符箓的书写方法,认为:“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 惊得鬼神叫。”④主要强调两点:一是心诚。诚则灵,不诚则不灵。《道法会元》卷一 《道法枢纽》称:“符者,阴阳符合也,唯天下至诚者能用之,诚苟不至,自然不灵矣。 故曰,以我之精合天地万物之精,以我之神合天地万物之神。精精相附,神神相依,所 以假尺寸之纸号召鬼神,鬼神不得不对。”⑤二是运气书符。即要求书符者平时有内炼 工夫,书符时发放精气于笔端,使符箓上附着气功家的精气。《云笈七籤》卷七《符字》 说:“以道之精气,布之简墨,会物之精气。”⑥宋元以后诸符箓派更加重视这原则, 认为:“符朱墨耳,岂能自灵;其所以灵者,我之真气也。故曰,符无正形,以气而灵。” ⑦直认符箓只是形式,起作用的是附着其上的精气。 道教符箓使用十分广泛。有用于为人治病者:或丹书符箓于纸,烧化后溶于水中, 让病人饮下;或将符箓缄封,令病人佩带。有用于驱鬼镇邪者:或佩带身上,或贴于寝 门上。 有用于救灾止害者:或将符箓投河堤溃决处以止水患,或书符召将以解除旱灾等。 至于道士作斋醮法事,更离不开符箓,或书符于章表,上奏天神;或用符召将请神,令 其杀鬼;或用符关照冥府,炼度亡魂。整个坛场内外,张贴、悬挂各式符箓。 符箓术的思想基础是鬼神信仰,称其有召神劾鬼、镇魔降妖之功效者,自不可信, 而用以治病偶尔称有“小验”者,也并非其驱逐了致病之“鬼”,可能别有原因。据推 测,某些病本轻微的患者,因相信符箓,饮符水后,造成一种鬼已驱去、病已脱身的心 理态势。这类似于医学上的心理疗法,起作用的不是符箓本身,而是符箓所引发的积极 心理状态,促使人体调动防御机制克服了疾病。另一种可能是气功的作用。 如某些书符道士有很好的内炼工夫,书符时运气于符上,以之治病,而产生一定疗 效。现代气功已经证明能治某些疾病,这种以符载气治病的方法,或许对某些病人有效。 道书所谓“符无正形,以气而灵”,正是指此。
  注:
    ① 《后汉书》第10册2749页,2743~2745页,中华书局,1965年
    ② 转引自《文物》1981年第3期《镇墓文中所见到的东汉道巫关系》一文
    ③ 1959年10月,新疆博物馆在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葬区303墓内,发现道教符箓一
纸,最上为图,中间为符,下面四行咒文。上图绘制一左手执刀,右手执叉的武士神像。
    ④⑤⑥⑦ 《道藏》第28册674页,674页,第22册41页,第28册674页,文物出版社、
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出版,1988年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