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
扫花书库(saohua.com)
了却一段情

作者:海明威

  早先霍顿斯湾是座木材业城市。住在城里的人没一个听不见湖边木材厂里大锯子的声音。后来有一年再也没有木头可做木材了。运木材的双桅帆船一艘艘开进湖湾,把原来堆放在场地上那些厂里锯好的木材装上船。全部木材堆都搬走了。大厂房里凡是能搬动的机械都搬出来,由原先在厂里干过活的工人搬上其中一艘双桅帆船。那艘双桅帆船出了湖湾,驶向开阔的湖面,装载着两把大锯子、往旋转圆锯口里抛木料的滑车,还把全部滚轴、轮子、皮带和铁皮都堆在一船木材上。露天货舱盖着帆布,系得紧紧的,船帆鼓满了风,驶进开阔的湖面,船上装载着一切曾把工厂弄得像座工厂,把霍顿斯湾弄得像座城市的东西。
  一座座平房工棚、食堂、公司找房、工厂办公室和大厂房都空无一人,留在湖湾岸边草地上遍地锯木屑堆里。
  十年以后,尼克和玛乔丽沿岸划着船来,这里除了厂基那断裂的白灰石露出在沼泽地的二茬草木之外,工厂已荡然无存。他们正沿着航道岸边用轮转线钓鱼,那边的水底已从①浅沙滩陡地下降为十二英尺的深水处。他们正一路划到准备投放夜钓丝②钓虹鳟鱼的岬角。
  --
  ①指在缓行的船尾后拖着钓丝钓鱼。
  ②夜钓丝是连同安下钓饵的鱼钩留在水中过夜的钓丝。
  --
  "那就是咱们老厂的废墟,尼克,"玛乔丽说。
  尼克一边划着船,一边看着绿树丛里的白石。
  "就在这儿,"他说。
  "你还记得当初这是个工厂的情景吗?"玛乔丽问。
  "我当然记得,"尼克说。
  "看上去更象座城堡,"玛乔丽说。
  尼克一言不发。他们沿岸划着,划得看不见工厂了。尼克才抄近路穿过湖湾。
  "鱼儿没咬钩,"他说。
  "是啊,"玛乔丽说。他们钓鱼时,她始终一心扑在钓鱼竿上,即使嘴里说话时也这样。她就爱钓鱼。她爱跟尼克一起钓鱼。
  靠近船边,有条大蹲鱼跃出了水面。尼克使劲划单桨,好让小船转身,远远在船尾后飞速移动的鱼饵就会掠过鳟鱼觅食的地方。鳟鱼背露出水面的时候,鯽e鱼跳得正欢。跳得水面浪花四溅,象一梭枪弹射进水里似的。另一条鳟鱼破水而出,在小船另一边觅食。
  "在吃呢,"玛乔丽说。
  "可是鱼儿不会上钩,"尼克说。
  他把船划了一圈,让拖着的钓丝掠过这两条觅食的鳟鱼,然后把船径直朝岬角划去。等到船靠岸,玛乔丽才收线。
  他们把船拖上湖滩,尼克拎起一桶活鲈鱼。鲈鱼在水桶里游。尼克双手抓了三条,去头去鳍,玛乔丽双手还在桶里摸鱼,终于抓住一条,去头去鳍。尼克瞧着她手里的鱼。
  "你不用把腹鳍去掉,"他说。"去掉鳍做鱼饵固然也行,不过最好留着鳍。"
  他把鱼钩穿进每条去掉皮的鲈鱼尾。每根钓竿的蚊钩上都挂着两个钩子。于是玛乔丽把船划到航道的岸对面,一边用牙齿咬住钓丝,两眼朝尼克望去,尼克正站在岸边,拿着钓竿,让卷轴里的钓丝放出来。
  "差不多行了,"他喊道。
  "要我放下钓丝吗?"玛乔丽手里拿着钓丝,回他一声道。
  "当然,放吧。"玛乔丽把钓丝放到船外,眼望着鱼饵沉入水中。
  她把船划过来,用同样的方法放下第二根钓丝。每一回尼克都把一大块冲来的木头放在钓竿柄上压压严实,再用一小块木片斜支着钓竿。他收起松弛的钓丝,把钓丝绷紧,让鱼饵落在航道水底沙土上,再在卷轴上安好闸。要是鳟鱼在水底觅食,咬了鱼饵,就会拖动它,猛一下子从卷轴里抽出钓丝,卷轴上了闸就会发出鸣响。
  玛乔丽把船朝岬角那边划过去一段,免得妨碍钓丝。她使劲划桨,船靠了沙滩。船尾激起一阵小浪花。玛乔丽下了船,尼克把船拖上了岸。
  "怎么啦,尼克?"玛乔丽问。
  "我不知道,"尼克说,一边拿了木头生堆火。
  他们用冲上岸来的木头生了火。玛乔丽上船取了条毯子。夜风把烟吹向岬角,玛乔丽就把毯子铺在火堆和湖之间。
  玛乔丽背向火,坐在毯子上,等着尼克。他过来了,在她身边毯子上坐下。他们背后是岬角密密麻麻的二茬树木,前面是霍顿斯河的湾口。天色还没完全黑。火光一直照到水面。他们都看得见两根钢钓竿斜支在黑黝黝的水面上。火光在卷轴上闪闪发亮。
  玛乔丽打开饭篮。
  "我不想吃,"尼克说。
  "快来吃吧,尼克。"
  "好吧。"
  他们默默吃着,眼睁睁看着两根钓竿和水面上的火光。
  "今晚会有月亮,"尼克说。他望着湖湾对面的山丘,山丘在天色的衬托下渐渐轮廓鲜明了。他知道月亮在山那边升起来了。
  "我知道了,"玛乔丽兴高采烈地说。
  "你什么都知道,"尼克说。
  "哎呀,尼克,请别说啦,请别那样!"
  "我没法不说,"尼克说。"你的确这样。你什么都知道。毛病就出在这儿。你知道自己的确这样。"
  玛乔丽一言不发。
  "我什么都教过你了。你知道自己的确这样。不管怎么说,你有什么不知道的?"
  "哎呀,住口,"玛乔丽说。"月亮出来了。"
  他们坐在毯子上,谁也不挨谁,眼望着月亮出来。
  "你不用胡说,"玛乔丽说。"究竟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
  "你当然知道。"
  "不,我不知道。"
  "得了吧,说出来。"
  尼克看着月亮从山丘上面升起。
  "没劲儿了。"
  他不敢看着玛乔丽。过会儿才看着她。她背朝他,坐在那儿。他看着她背影。"没劲儿了。一点劲儿也没。"
  她一言不发。他径自说下去。"我感到心里万念俱灰。我不知道,玛吉。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①
  --
  ①玛吉是玛乔丽的爱称。
  --
  他看着她的背影。
  "爱情也没劲儿?"玛乔丽说。
  "是啊,"尼克说。玛乔丽站起身。尼克坐着,双手蒙头。
  "我去划船,"玛乔丽对他叫道。"你可以绕着岬角走回去。"
  "行,"尼克说。"我来帮你把船推下河去。"
  "你不用忙了,"她说。她趁着月光上了水上的船。尼克回来,在火边躺下,拿毯子蒙住脸。他听得见玛乔丽在水上划着船。
  他躺了老半天。他听到比尔在林子里四下走动,走到空地里,这时他还躺着。他感到比尔走近火边。比尔也没碰他。
  "她走了吗?"比尔说。
  "走了,"尼克躺着说,脸碰在毯子上。
  "吵了一场?"
  "没,没吵过架。"
  "你觉得怎么样?"
  "唉,走开吧,比尔!走开一会儿。"
  比尔在饭篮里挑了一份三明治就走过去看钓竿了。

                 陈良廷译
回目录
扫花书库(saoh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