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现代文学-外国文学-学术论文-武侠小说-宗教-历史-经济-军事-人物传记-侦探小说-古典文学-哲学-


新唐书

《卷二百二十三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八下》作者:欧阳修、宋祁等

   ◎奸臣下 卢杞,字子良。父弈,见《忠义传》。杞有口才,体陋甚,鬼貌蓝色,不耻 恶衣菲食,人未悟其不情,咸谓有祖风节。藉荫为清道率府兵曹参军,仆固怀恩 辟朔方府掌书记,病免。补鸿胪丞,出为忠州刺史。上谒节度府卫伯玉,伯玉不 喜,乃谢归。稍迁吏部郎中,为虢州刺史。奏言虢有官豕三千为民患。德宗曰: “徙之沙苑。”杞曰:“同州亦陛下百姓,臣谓食之便。”帝曰:“守虢而忧它 州,宰相材也。”诏以豕赐贫民,遂有意柄任矣。俄召为御史中丞,论奏无不合。
  逾年迁大夫,不阅旬,擢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既得志,险贼浸露。贤者媢,能者忌,小忤己,不傅死地不止。将大树威, 胁众市权为自固者。杨炎与杞俱辅政,炎鄙杞才下,不悦,未半岁,谮罢炎。时 大理卿严郢与炎有隙,即擢郢御史大夫以自助,炎卒逐死。张镒材裕忠懿,帝所 倚爱,未有以间。会陇右用兵,杞乃见帝,伪请行,帝不可,即荐镒守凤翔。既 又恶郢。时幽州朱滔与泚有违言,诬其军司马蔡廷玉间阋,请杀之。俄而滔反, 帝欲斥之以悦滔,下御史郑詹按状,贬柳州司户参军,敕吏护送。廷玉疑送滔所, 因自沈于河。杞奏,恐泚疑为诏所杀,愿下詹三司杂治,并劾大夫郢。初,詹善 张镒,每伺杞间,独诣镒,杞知之。它日伺詹来,即径至镒便坐。詹趋避,杞遽 及机事,镒不得已,曰:“郑侍御在。”杞阳惊曰:“向所言,非外所得闻。” 至是并按。有诏詹杖死,流郢费州。杜佑判度支,帝尤宠礼。杞短毁百绪,讫贬 苏州刺史。李希烈反,杞素恶颜真卿挺正敢言,即令宣慰其军,卒为贼害。故宰 相李揆有雅望,畏复用,遣为吐蕃会盟使,卒于行。李洧以徐州降,有所经略, 使人误先白镒,杞怒,沮解之,不使有功。其狙害隐毒,天下无不痛愤,以杞得 君,故不敢言。
  是时兵屯河南、北,挐不解,财用日急。于是度支条军所仰给,月费缗百馀 万,而藏钱才支三月。杞乃以户部侍郎赵赞判度支,其党韦都宾等建言:“商贾 储钱千万,听自业;过千万者,貣其赢以济军。军罢,约取偿于官。”帝许之。
  京兆暴责其期,校吏颈大搜廛里,疑占列不尽,则笞掠之,人不胜冤,自殒沟渎 者相望,京师嚣然不阕日。然悉田宅奴婢之直,缗止八十万。又僦<匚椟>、质舍、 居贸粟者,四貣其一,仅至二百万。而长安为闭肆,民皆邀宰相祈诉。杞无以谕, 驱而去。帝知民愁忿,而所得不足给师,罢之。赞术穷,于是间架、除陌之暴纵 矣。其法:屋二架为间,差税之,上者二千,中千,下五百,吏执筹入第室计之, 隐不尽,率二架抵罪,告者以钱五万畀之。凡公私贸易,旧法率千钱算二十,请 加五十,主侩注所售,入其算有司;其自相市,为私籍自言,隐不尽,率千钱没 二万,告者以万钱畀之。由是主侩得操其私以为奸,公上所入常不得半,而恨诽 之声满天下。及泾师乱,呼于市曰:“不夺而商人僦质矣,不税而间架、除陌矣!” 其倡和造作以召怨挻乱,皆杞为之。
  帝出奉天,杞与关播从。后数日,崔宁自贼中来,以播迁事指杞,杞即诬宁 反,帝杀之。灵武杜希全率盐、夏二州士六千来赴,帝议所从道,杞请道漠谷。
  浑瑊曰:“不然,彼多险,且为贼乘,不如道乾陵北,逾鸡子堆而屯,与为掎角, 贼可破矣。”帝从杞议,贼果拒隘,兵不得入,奔还邠州。
  李怀光自河北还,数破贼,泚解去。或谓王翃、赵赞曰:“闻怀光尝斥宰相 不能谋,度支赋敛重,而京兆刻损军赐,宜诛之以谢天下。方怀光有功,上必听 用其言,公等殆矣!”二人以白杞。杞惧,即谲帝曰:“怀光勋在宗社,贼惮之 破胆,今因其威,可一举而定。若许来朝,则犒赐留连,贼得裒整残馀为完守计, 图之实难,不如席胜使平京师,破竹之势也。”帝然之。诏怀光无朝,进屯便桥。
  怀光自以千里勤难,有大功,为奸臣沮间,不一见天子,内怏怏无所发,遂谋反, 因暴言杞等罪恶。士议哗沸,皆指目杞,帝始寤,贬为新州司马。
  始,帝即位,以崔祐甫为相,专以道德导主意,故建中初纲纪张设,赫然有 贞观风。及杞相,乃讽帝以刑名绳天下,乱败踵及。其阴害矫谲,虽国屯主辱, 犹謷然肆为之。后虽斥,然帝念之不衰。及兴元赦令,俄徙吉州长史。杞乃曰: “上必复用我。”贞元元年,诏拜饶州刺史。给事中袁高当行诏书,不肯草,白 宰相曰:“杞反易天常,使万乘播迁,幸赦不诛,又委大州,失天下望。”宰相 不悦,乃召它舍人作制,高固执不得下。于是谏臣赵需、裴佶、宇文炫、卢景亮、 张荐等众对,极言杞罪四海共弃,今复用之,忠臣寒膺,良士痛骨,必且阶祸。
  其言恳到。帝语宰相曰:“授杞小州可乎?”李勉曰:“陛下与大州亦无难,如 四方之谤何?”乃诏为澧州别驾。后散骑常侍李泌见,帝曰:“高等论杞事,朕 可之矣!”泌顿首贺曰:“比日外谓陛下汉之桓、灵,今乃知尧、舜主也。”帝 喜。杞遂死澧州。
  初,尚父郭子仪病甚,百官造省,不屏姬侍。及杞至,则屏之,隐几而待。
  家人怪问其故,子仪曰:“彼外陋内险,左右见必笑,使后得权,吾族无类矣!” 崔胤,字垂休,宰相慎由子也。擢进士第,累迁中书舍人、御史中丞。喜阴 计,附离权强,其外自处若简重,而中险谲可畏。崔昭纬屡荐之,由户部侍郎同 中书门下平章事。方王珙兄弟争河中,以胤为节度使,不得赴,半岁,复以中书 侍郎留辅政。及昭纬以罪诛,罢为武安节度使。陆扆当国,时王室不竞,南、北 司各树党结藩镇,内相凌胁。胤素厚朱全忠,委心结之。全忠为言胤有功,不宜 处外,故还相而逐扆。
  光化初,昭宗至自华,务安反侧,而胤阴为全忠地,俾擅兵四讨。帝丑其行, 罢为吏部尚书,复倚扆以相。会清海无帅,因拜胤清海节度使。始,昭纬死,皆 王抟等白发其奸,胤坐是赐罢,内衔憾。既与抟同宰相,胤议悉去中官,抟不助, 请徐图之。及是不欲外除,即漏其语于全忠,令露劾抟交敕使共危国,罪当诛。
  胤次湖南,召还守司空、门下侍郎、平章事,兼领度支、盐铁、户部使,而赐抟 死,并诛中尉宋道弼、景务修,繇是权震天下,虽宦官亦累息。至是,四拜宰相, 世谓“崔四入”。
  刘季述幽帝东内,奉德王监国,畏全忠强,虽深怨胤,不敢杀,止罢政事。
  胤趣全忠以师西,问所以幽帝状。全忠乃使张存敬攻河中,掠晋、绛。神策军大 将孙德昭常忿阉尹废辱天子,胤令判官石戩与游,乘间伺察。德昭饮酣必泣,胤 揣得其情,乃使戩说曰:“自季述废天子,天下之人未尝忘,武夫义臣搏手愤惋。
  今谋反者特季述、仲先耳,它人劫于威,无与也。君能乘此诛二竖,复天子,取 功名乎?即不早计,将有无之者。”德昭感寤,乃告以胤谋。德昭许诺,胤斩带 为誓。俄而季述、仲先诛,以功进司徒,不就,复辅政,并还使领。帝德之,延 见或不名,以字呼之,宠遇无比。
  天复元年,全忠已取河中,进逼同、华。中尉韩全诲以胤与全忠善,恐导之 翦除君侧,乃白罢政事,未及免,仓卒挟帝幸凤翔。胤怨帝见废,不肯从,召全 忠以兵迎天子,令太子太师卢渥率群臣迎全忠。始,全忠至华,遣幕府裴铸奏事。
  帝不得已,听来朝。至是胤为之谋,乃以兵迫行在。帝下诏趣还镇,因诏遣渥等 俱西。全忠上表具言:“向书诏皆出宰相,乃今知非陛下意,为所诖误。师业入 关,请得与李茂贞约释憾以迎乘舆。”茂贞劾奏:“胤畜死士,用度支使榷利, 令亲信陈班与京兆府募兵保所居坊。天子出次,遣使者五辈往召,安卧不动,一 奉表陈谢。”时帝见全忠表,亦大恚,因下诏显责之,以工部尚书罢知政事,胤 出居华州。
  初,天复后宦官尤屈事胤,事无不咨。每议政禁中,至继以烛,请尽诛中官, 以宫人掌内司事。韩全诲等密知之,共于帝前求哀。乃诏胤后当密封,无口陈。
  中官益恐,滋欲得其谋,乃求知书美人宗柔等内左右以刺阴事。胤计稍露,宦者 或相泣无憀,不自安,劫幸之谋固矣。
  居华时,为全忠数画丑计。全忠引兵还屯河中,胤迎谒渭桥,奉觞为全忠寿, 自歌以箅酒。会茂贞杀全诲等,与全忠约和。帝急召之,墨诏者四、朱札三,皆 辞疾。及帝出凤翔,幸全忠军,乃迎谒于道,复拜平章事,进位司徒,兼判六军 诸卫事,诏徙家舍右军,赐帷帐器用十车。胤遂奏:“高祖、太宗无内侍典军, 天宝后宦人浸盛,德宗分羽林卫为左右神策军,令宦者主之,以二千人为率。其 后参掌机密,至内务百司悉归中人,共相弥缝为不法,朝廷微弱,祸始于此。请 罢左右神策、内诸司使、诸道监军。”于是中外宦官悉诛,天子传导诏命,只用 宫人宠颜等。
  帝之在凤翔,以庐光启、苏检为相,胤皆逐杀之,分斥从幸近臣陆扆等三十 余人,惟裴贽孤立可制,留与偕秉政。帝动静一决于胤,无敢言者。胤议以皇子 为元帅,全忠副之,示褒崇其功。全忠内利辉王冲幼,故胤藉以请。帝曰:“濮 王长,若何?”还禁中,召翰林学士韩偓以谋。偓阴佐胤,卒不能却。全忠还东, 到长乐,群臣班辞,胤独至霸桥置酒,乙夜乃还。帝即召问:“全忠安否?”与 饮,命宫人为舞剑曲,戊夜乃出,赐二宫人,固让乃许。是时天子孤危,威令尽 去,胤之劫持类如此。进侍中、魏国公。
  自凤翔还,揣全忠将篡夺,顾己宰相,恐一日及祸,欲握兵自固,谬谓全忠 曰:“京师迫茂贞,不可无备,须募军以守。今左右龙武、羽林、神策,播幸之 馀,无见兵。请军置四步将,将二百五十人;一骑将,将百人。使番休递侍。” 以京兆尹郑元规为六军诸卫副使,陈班为威远军使,募卒于市。全忠知其意,阳 相然许。胤乃毁浮图,取铜铁为兵仗。全忠阴令汴人数百应募,以其子友伦入宿 卫。会为球戏,坠马死,全忠疑胤阴计,大怒。时传胤将挟帝幸荆、襄,而全忠 方谋胁乘舆都洛,惧其异议,密表胤专权乱国,请诛之。即罢为太子少傅。全忠 令其子友谅以兵围开化坊第,杀胤,汴士皆突出,市人争投瓦砾击其尸,年五十 一,元规、陈班等皆死,实天复四年正月。
  胤罢凡三日死,死十日,全忠胁帝迁洛,发长安居人悉东,彻屋木自渭循河 下。老幼系路,啼号不绝,皆大骂曰:“国贼崔胤导全忠卖社稷,使我及此!” 先是,全忠虽据河南,顾强诸侯相持,未敢决移国。及胤间内隙,与相结,得梯 其祸,取朝权以成强大,终亡天下,胤身屠宗灭。世言慎由晚无子,遇异浮屠, 以术求,乃生胤,字缁郎。及为相,其季父安潜唶曰:“吾父兄刻苦以持门户, 终为缁郎坏之!” 崔昭纬字蕴曜,其先清河人。及进士第。至昭宗时仕浸显,以户部侍郎同中 书门下平章事,居位凡八年,累进尚书右仆射。性险刻,密结中人,外连强诸侯, 内制天子以固其权。令族人鋋事王行瑜邠宁幕府。每它宰相建议,或诏令有不便 于己,必使鋋密告行瑜,使上书訾讦,己则阴阿助之。方是时,帝室微,人主若 赘斿然。始,帝委杜让能调兵食以讨凤翔,昭纬方倚李茂贞、行瑜为重,阴得其 计,则走告之,激使称兵向阙,遂杀让能。后又导三镇兵杀韦昭度等。帝性刚明, 不堪忍,会诛行瑜,乃罢昭纬为右仆射。复请朱全忠荐己,又厚赂诸王,为所奏, 贬梧州司马,下诏条其五罪,赐死。行次江陵,使者至,斩之。鋋亦诛。
  柳璨字炤之,公绰族孙也。为人鄙野,其家不以诸柳齿。少孤贫,好学,昼 采薪给费,夜然叶照书,强记,多所通涉。讥诃刘子玄《史通》,著《析微》, 时或称之。颜荛判史馆,引为直学士,由是益知名。迁左拾遗。昭宗好文,待李 磎最厚,磎死,内常求似磎者。或荐璨才高,试文,帝称善,擢翰林学士。
  崔胤死,昭宗密许璨宰相,外无知者。日暮自禁中出,驺士传呼宰相,人皆 大惊。明日,帝谓学士承旨张文蔚曰:“璨材可用,今擢为相,应授何官?”对 曰:“用贤不计资。”帝曰:“谏议大夫可乎?”曰:“唯唯。”遂以谏议大夫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起布衣,至是不四岁,其暴贵近世所未有。裴枢、独孤损、 崔远皆宿望旧臣,与同位,颇轻之,璨内以为怨。朱全忠图篡杀,宿卫士皆汴人, 璨一厚结之,与蒋玄晖、张廷范尤相得。既挟全忠,故朝权皆归之。进中书侍郎、 判户部,封河东县男。
  天祐二年,长星出太微、文昌间,占者曰:“君臣皆不利,宜多杀以塞天变。” 玄晖、廷范乃与璨谋杀大臣宿有望者。璨手疏所仇媢若独孤损等三十余人, 皆诛死,天下以为冤。全忠闻之,不善也。其后急于九锡,宣徽北院使王殷者构 璨等,言其有贰,故礼不至。玄晖惧,自往辨解。全忠怒骂曰:“尔与柳璨辈沮 我,不由九锡,作天子不得邪?”璨惧,即胁哀帝曰:“人望归元帅矣,陛下宜 揖让以授终。”璨请自行,进拜司空,为册礼使,即日进道。及玄晖死,而全忠 恚璨背己,贬登州刺史,俄除名为民,流崖州,寻斩之。临刑悔吒曰:“负国贼 柳璨,死宜矣!”弟瑀、瑊皆榜死。
  玄晖者,少贱,不得其系著。事朱全忠为腹心。昭宗东迁,玄晖为枢密使。
  帝驻陕州,术家言星纬不常,且有大变,宜须冬幸洛。帝度全忠必篡,命卫官高 瑰持帛诏赐王建,告以胁迁,且言:“全忠以兵二万治洛阳,将尽去我左右,君 宜与茂贞、克用、行密同盟,传檄襄、魏、幽、镇,使各以军迎我还京师。”又 诏全忠:“后方娠,须十月乃东。”全忠知帝有谋,遣寇彦卿趣迫。天子不得已, 遂行。抵谷水,全忠尽杀左右黄门、内园小儿五百人,悉以汴兵为卫。初,全忠 至凤翔,侵邠州,节度使杨崇本降,质其家。崇本妻美,全忠与乱,故崇本怒。
  至是遣使者会克用、茂贞,南告赵匡凝及建,同举兵问劫迁状,全忠大惧。
  帝自出关,畏不测,常默坐流涕。玄晖与张廷范内诇,必以告全忠。全忠 恨帝无传禅意,乃谋弑以绝人望,因令其属李振谕玄晖。玄晖与龙武统军朱友恭、 氏叔琮夜选勇士百人叩行在,言有急奏,请见帝。宫门开,门留十士以守。至椒 兰院中,夫人裴贞一启关,杀之,乃趋殿下。玄晖曰:“上安在?”昭仪季渐荣 曰:“院使毋伤宅家,宁杀我!”士持剑入,帝闻,遽单衣走,环柱,遂弑之。
  渐荣以身蔽帝,亦死。复执后,后求哀。玄晖以全忠所弑者帝也,乃释后。明日, 宰相请对,日晏不出。玄晖矫遗诏,言帝夜与昭仪博,为贞一、渐荣所弑,出二 人首。全忠自河中来朝,振曰:“晋文帝杀高贵乡公,归罪成济。今宜诛友恭等, 解天下谤。”全忠趋西内临,对嗣天子自言弑逆非本谋,皆友恭等罪,因泣下, 请讨罪人。是时洛城旱,米斗直钱六百,军有掠籴者,都人怨,故因以悦众,执 友恭、叔琮斩之。全忠邀九锡,玄晖自持诏趋汴言之。还洛不淹日,全忠矫诏收 付有司车裂之,贬为凶逆百姓,焚尸都门外。
  廷范者,以优人为全忠所爱,扈东迁为御营使,进金吾卫将军、河南尹。全 忠欲以为太常卿,宰相裴枢持不可,繇是枢罢去。柳璨希旨下诏,责中外不得妄 言流品清浊,卒用廷范太常卿。会天子将郊,以为修乐县使,又与苏楷等驳昭宗 谥。全忠恚九锡缓也,王殷谮其与璨等祀天祁延唐祚,及玄晖死、璨诛,即贬廷 范莱州司户参军,轩于河南市。
  叔琮亦汴州人,中和末隶感化军,以骑士奋,性沈壮有胆力。从全忠击黄巢 陈、许间,名右诸将,得为亲校。与时溥、朱宣战,以多累表检校尚书右仆射, 为宿州刺史。攻赵匡凝于襄阳,不克。又与李克用战洹水,迁曹州刺史。天复初, 拔泽、潞,击太原,授晋慈观察使。全忠屯凤翔,克用袭绛州,攻临汾,叔琮以 二壮士类沙陀者牧马于原,与克用军偕行,伺隙各禽一虏还。克用大惊,疑有伏, 遂退屯蒲。会朱友宁以兵三万来援,叔琮曰:“贼遁矣,无以立功。”乃潜师夜 猎游骑,杀数百,进破其垒,俘斩万级,收马三千,遂长驱取汾州,转战薄太原 而还。迁检校司空,再进为保大军节度使。
  全忠欲迁帝于洛,表为右龙武统军。与弑帝,故全忠请贬白州司户参军,斩 之。叔琮将死,呼曰:“朱温卖我以取容天下,神理谓何?” 友恭者,本李彦威也。寿州人,客汴州。殖财任侠,全忠爱而子畜之。领长 剑都,积功,表为检校尚书左仆射。乾宁中,授汝州刺史,检校司空。杨行密侵 鄂州,友恭将兵万馀援杜洪,至江州,还攻黄州,入之,获行密将,俘斩万计。
  又袭安州,杀守将。迁颍州刺史、感化军节度留后。帝东迁,为左龙武统军,贬 崖州司户参军。临刑曰:“温杀我,当亦灭族!”又语张廷范曰:“公行及此” 云。
  赞曰:木将坏,虫实生之;国将亡,妖实产之。故三宰啸凶牝夺辰,林甫将 蕃黄屋奔,鬼质败谋兴元蹙,崔、柳倒持李宗覆。呜呼,有国家者,可不戒哉!




  
  ------------------
  扫花书库(saohua.com)搜集整理
支持本书作者,请购买正式出版物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