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现代文学-外国文学-学术论文-武侠小说-宗教-历史-经济-军事-人物传记-侦探小说-古典文学-哲学-


新唐书

《卷二百一十七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二上》作者:欧阳修、宋祁等

   ◎回鹘上 回纥,其先匈奴也,俗多乘高轮车,元魏时亦号高车部,或曰敕勒,讹为铁 勒。其部落曰袁纥、薛延陀、契苾羽、都播、骨利干、多览葛、仆骨、拔野古、 同罗、浑、思结、斛薛、奚结、阿跌、白霫,凡十有五种,皆散处碛北。
  袁纥者,亦曰乌护,曰乌纥,至隋曰韦纥。其人骁强,初无酋长,逐水草转 徙,善骑射,喜盗钞,臣于突厥,突厥资其财力雄北荒。大业中,处罗可汗攻胁 铁勒部,裒责其财,既又恐其怨,则集渠豪数百悉坑之,韦纥乃并仆骨、同罗、 拔野古叛去,自为俟斤,称回纥。
  回纥姓药罗葛氏,居薛延陀北娑陵水上,距京师七千里。众十万,胜兵半之。
  地碛卤,畜多大足羊。有时健俟斤者,众始推为君长。子曰菩萨,材勇有谋,嗜 猎射,战必身先,所向辄摧破,故下皆畏附,为时健所逐。时健死,部人贤菩萨, 立之。母曰乌罗浑,性严明,能决平部事。回纥繇是浸盛。与薛延陀共攻突厥北 边,颉利遣欲谷设领骑十万讨之,菩萨身将五千骑破之马鬛山,追北至天山,大 俘其部人,声震北方。繇是附薛延陀,相唇齿,号活颉利发,树牙独乐水上。
  贞观三年,始来朝,献方物。突厥已亡,惟回纥与薛延陀为最雄强。菩萨死, 其酋胡禄俟利发吐迷度与诸部攻薛延陀,残之,并有其地,遂南逾贺兰山,境诸 河。遣使者献款,太宗为幸灵州,次泾阳,受其功。于是铁勒十一部皆来言:“ 延陀不事大国,以自取亡,其下麕骇鸟散,不知所之。今各有分地,愿归命天子, 请置唐官。”有诏张饮高会,引见渠长等,以唐官官之,凡数千人。
  明年复入朝。乃以回纥部为瀚海,多览葛部为燕然,仆骨部为金微,拔野古 部为幽陵,同罗部为龟林,思结部为卢山,皆号都督府;以浑为皋兰州,斛薛为 高阙州,阿跌为鸡田州,契苾羽为榆溪州,奚结为鸡鹿州,思结别部为蹛林州, 白霫为窴颜州;其西北结骨部为坚昆府,北骨利干为玄阙州,东北俱罗勃为烛龙 州;皆以酋领为都督、刺史、长史、司马,即故单于台置燕然都护府统之,六都 督、七州皆隶属,以李素立为燕然都护。其都督、刺史给玄金鱼符,黄金为文, 天子方招宠远夷,作绛黄瑞锦文袍、宝刀、珍器赐之。帝坐秘殿,陈十部乐,殿 前设高坫,置朱提瓶其上,潜泉浮酒,自左阁通坫趾注之瓶,转受百斛鐐盎,回 纥数千人饮毕,尚不能半。又诏文武五品官以上祖饮尚书省中。渠领共言:“生 荒陋地,归身圣化,天至尊赐官爵,与为百姓,依唐若父母然。请于回纥、突厥 部治大涂,号‘参天至尊道’,世为唐臣。”乃诏碛南䴙弟鸟泉之阳置过邮六十 八所,具群马、湩、肉待使客,岁内貂皮为赋。乃拜吐迷度为怀化大将军、瀚 海都督;然私自号可汗,署官吏,壹似突厥,有外宰相六、内宰相三,又有都督、 将军、司马之号。帝更诏时健俟斤它部为祁连州,隶灵州都督,白霫它部为居延 州。
  吐迷度兄子乌纥烝吐迷度之妻,遂与俱陆莫贺达干俱罗勃谋乱而归车鼻可汗, 二人者皆车鼻婿,故乌纥领骑夜劫吐迷度杀之。燕然副都护元礼臣遣使绐乌纥, 许白为都督,乌纥不疑,即往谢,因斩以徇。帝恐诸部携解,命兵部尚书崔敦礼 持节临抚,赠吐迷度左卫大将军,赙祭备厚,擢其子婆闰左骁卫大将军,袭父所 领。俱罗勃既入朝,帝不遣。阿史那贺鲁之盗北庭,婆闰以骑五万助契苾何力等 破贺鲁,收北庭;又从伊丽道行军总管任雅相等再破贺鲁金牙山,迁右卫大将军, 从讨高丽有功。
  婆闰死,子比栗嗣。龙朔中,以燕然都护府领回纥,更号瀚海都护府,以碛 为限,大抵北诸蕃悉隶之。比栗死,子独解支嗣。武后时,突厥默啜方强,取铁 勒故地,故回纥与契苾、思结、浑三部度碛,徙甘、凉间,然唐常取其壮骑佐赤 水军云。独解支死,子伏帝匐立。明年,助唐攻杀默啜,于是别部移健颉利发与 同罗、霫等皆来,诏置其部于大武军北。伏帝匐死,子承宗立,凉州都督王君 诬暴其罪,流死瀼州。当此时,回纥稍不循,族子瀚海府司马护输乘众怨,共杀 君,梗绝安西诸国朝贡道。久之,奔突厥,死。
  子骨力裴罗立。会突厥乱,天宝初,裴罗与葛逻禄自称左右叶护,助拔悉蜜 击走乌苏可汗。后三年,袭破拔悉蜜,斩颉跌伊施可汗,遣使上状,自称骨咄禄 毗伽阙可汗,天子以为奉义王,南居突厥故地,徙牙乌德鞬山、昆河之间,南距 西城千七百里,西城,汉高阙塞也,北尽碛口三百里,悉有九姓地。九姓者,曰 药罗葛,曰胡咄葛,曰啒罗勿,曰貊歌息讫,曰阿勿嘀,曰葛萨,曰斛嗢素, 曰药勿葛,曰奚牙勿。药罗葛,回纥姓也,与仆骨、浑、拔、野古、同罗、思结、 契苾六种相等夷,不列于数,后破有拔悉蜜、葛逻禄,总十一姓,并置都督,号 十一部落。自是,战常以二客部为先锋。有诏拜为骨咄禄毗伽阙怀仁可汗,前殿 列仗,中书令内案授册使者,使者出门升辂,至皇城门,降乘马,幡节导以行。
  凡册可汗,率用此礼。明年,裴罗又攻杀突厥白眉可汗,遣顿啜罗达干来上功, 拜裴罗左骁卫员外大将军,斥地愈广,东极室韦,西金山,南控大漠,尽得古匈 奴地。裴罗死,子磨延啜立,号葛勒可汗,剽悍善用兵,岁遣使者入朝。
  肃宗即位,使者来请助讨禄山,帝诏敦煌郡王承寀与约,而令仆固怀恩送王, 因召其兵。可汗喜,以可敦妹为女,妻承寀,遣渠领来请和亲,帝欲固其心, 即封虏女为毗伽公主。于是可汗自将,与朔方节度使郭子仪合讨同罗诸蕃,破之 河上。与子仪会呼延谷,可汗恃其强,陈兵引子仪拜狼纛而后见。帝驻彭原,使 者葛罗支见,耻班下,帝不欲使鞅鞅,引升殿,慰而遣。俄以大将军多揽等造朝, 及太子叶护身将四千骑来,惟所命。帝因册毗伽公主为王妃,擢承寀宗正卿;可 汗亦封承寀为叶护,给四节,令与其叶护共将。帝命广平王见叶护,约为昆弟, 叶护大喜,使首领达干等先到扶风见子仪,子仪犒饮三日。叶护辞曰:“国多难, 我助讨逆,何敢食!”固命,乃留。既行,日赐牛四十角、羊八百蹄、米四十斛。
  香积之战,阵澧上,贼诡伏骑于王师左,将袭我,仆固怀恩麾回纥驰之,尽 翦其伏,乃出贼背,与镇西、北庭节度使李嗣业夹<广多>之,贼大败,进收长安。
  怀恩率回纥、南蛮、大食众缭都而南,壁浐东,进次陕西,战新店。初,回纥至 曲沃,叶护使将军鼻施吐拨裴罗旁南山东出,搜贼伏谷中,歼之,营山阴。子仪 等与贼战,倾军逐北,乱而却,回纥望见,即逾西岭,曳旗趋贼,出其后,贼反 顾,遂大溃,追奔数十里,人马相腾蹂,死者不可计,收仗械如丘。严庄挟安庆 绪弃东京北度河,回纥大掠东都三日,奸人导之,府库穷殚,广平王欲止不可, 而耆老以缯锦万匹赂回纥,止不剽。叶护还京师,帝遣群臣劳之长乐,帝坐前殿, 召叶护升阶,席酋领于下,宴且劳之,人人赐锦绣缯器。叶护顿首言:“留兵沙 苑,臣归料马,以收范阳,讫除残盗。”帝曰:“为朕竭义勇,成大事,卿等力 也。”诏进司空,爵忠义王,岁给绢二万匹,使至朔方军受赐。
  乾元元年,回纥使者多彦阿波与黑衣大食酋阁之等俱朝,争长,有司使异门 并进。又使请昏,许之。帝以幼女宁国公主下嫁,即册磨延啜为英武威远毗伽可 汗,诏汉中郡王瑀摄御史大夫为册命使,以宗子右司郎中巽兼御史中丞为礼会使, 并以副瑀,尚书右仆射裴冕送诸境。帝饯公主,因幸咸阳,数尉勉,主泣曰:“ 国方多事,死不恨。”瑀至虏,而可汗胡帽赭袍坐帐中,仪卫光严,引瑀立帐外, 问曰:“王,天可汗何属?”瑀曰:“从昆弟也。”时中人雷灵俊立瑀上,又问: “立王上者为谁?”瑀曰:“中人也。”可汗曰:“中人奴尔,顾立郎上乎?” 灵俊趋下。于是引瑀入,瑀不拜,可汗曰:“见国君,礼无不拜。”瑀曰:“天 子顾可汗有功,以爱女结好。比中国与夷狄婚,皆宗室子。今宁国乃帝玉女,有 德容,万里来降,可汗天子婿,当以礼见,安踞受诏邪?”可汗惭,乃起奉诏, 拜受册。翌日,尊主为可敦。瑀所赍赐物,可汗尽与其牙下酋领。瑀还,献马五 百匹、貂裘、白毡等。乃使王子骨啜特勒、宰相帝德等率骑三千助讨贼,帝因命 仆固怀恩总之。又遣大首领盖将军与三女子谢婚,并告破坚昆功。明年,骨啜与 九节度战相州,王师溃,帝德等奔京师,帝厚赐尉其意,乃还。俄而可汗死,国 人欲以公主殉,主曰:“中国人婿死,朝夕临,丧期三年,此终礼也。回纥万里 结昏,本慕中国,吾不可以殉。”乃止,然剺面哭,亦从其俗云。后以无子,得 还。
  始叶护太子前得罪死,故次子移地健立,号牟羽可汗,其妻,仆固怀恩女也。
  始可汗为少子请昏,帝以妻之,至是为可敦。明年,使大臣俱录莫贺达干等入朝, 并问公主起居,使人通谒于延英殿。
  代宗即位,以史朝义未灭,复遣中人刘清潭往结好,且发其兵。比使者至, 回纥已为朝义所訹,曰:“唐荐有丧,国无主,且乱,请回纥入收府库,其富 不赀。”可汗即引兵南,宝应元年八月也。清潭赍诏至其帐,可汗曰:“人言唐 已亡,安得有使邪?”清潭为言:“先帝虽弃天下,广平王已即天子位,其仁圣 英武类先帝,故与叶护收二京、破安庆绪者,是与可汗素厚,且唐岁给回纥缯绢, 岂忘之邪?”是时,回纥已逾三城,见州县榛莱,烽障无守,有轻唐色。乃遣使 北收单于府兵、仓库,数以语凌靳清潭。清潭密白帝:“回纥兵十万向塞。”朝 廷震惊,遣殿中监药子昂迎劳,且视军,遇于太原,密识其兵裁四千,孺弱万余, 马四万,与可敦偕来。帝令怀恩与回纥会。因遣使上书,请助天子讨贼。回纥欲 入蒲关,径沙苑而东,子昂说曰:“自寇乱来,州县残虚,供亿无所资,且贼在 东京,若入井陉,以取邢、洺、卫、怀,收贼财帑,乃鼓而南,上策也。”不听。
  子昂曰:“然则趋怀太行道,南据河阳,扼贼喉衿。”又不听。曰:“食太原仓 粟,右次陕,与泽潞、河南、怀郑兵合。”回纥从之。
  诏以雍王为天下兵马元帅,进子昂兼御史中丞,与右羽林卫将军魏琚为左右 厢兵马使,中书舍人韦少华为元帅判官,御史中丞李进为行军司马,东会回纥。
  敕元帅为诸军先锋,与诸节度会陕州。时可汗壁陕州北,王往见之,可汗责王不 蹈舞。子昂辞曰:“王,嫡皇孙,二宫在殡,礼不可以蹈舞。”回纥廷诘曰:“ 可汗为唐天子弟,于王,叔父行也,容有不蹈舞乎?”子昂固拒,即言:“元帅, 唐太子也,将君中国,而可舞蹈见可汗哉?”回纥君臣度不能屈,即引子昂、进、 少华、琚搒之百,少华、琚一夕死,王还营。官军以王见辱,将合诛回纥,王以 贼未灭止之。
  于是,怀恩与虏左杀为先驱。朝义使反间,左杀执以献,与诸将同击贼,战 横水,走之,进收东都。可汗使拔贺那贺天子,献朝义旗物。雍王还灵宝,可汗 屯河阳,留三月,屯旁人困于剽辱。仆固瑒率回纥兵与朝义挐战,蹀血二千里, 枭其首,河北悉平。怀恩道相州西山崞口还屯,可汗出泽、潞,与怀恩会,道太 原去。
  初,回纥至东京,放兵攘剽,人皆遁保圣善、白马二祠浮屠避之,回纥怒, 火浮屠,杀万余人,及是益横,诟折官吏,至以兵夜斫含光门,入鸿胪寺。方其 时,陕州节度使郭英乂留守东都,与鱼朝恩及朔方军骄肆,因回纥为暴,亦掠汝、 郑间,乡不完庐,皆蔽纸为裳,虐于贼矣。
  帝念少华等死,故赠少华左散骑常侍,琚扬州大都督,赐一子六品官。于是 册可汗曰颉咄登里骨啜蜜施合俱录英义建功毗伽可汗,可敦曰娑墨光亲丽华毗伽 可敦,以左散骑常侍王翊使,即其牙命之,自可汗至宰相共赐实封二万户。又以 左杀为雄朔王,右杀宁朔王,胡禄都督金河王,拔鉴将军静漠王,十都督皆国公。
  永泰初,怀恩反,诱回纥、吐蕃入寇。俄而怀恩死,二虏争长,回纥首领潜 诣泾阳见郭子仪,请改事。子仪率麾下叩回纥营。回纥曰:“愿见令公。”子仪 出旗门,回纥曰:“请释甲。”子仪易服。酋长相顾曰:“真是公矣!”时李光 进、路嗣恭介马在侧,子仪示酋长曰:“此渭北节度使某,朔方军粮使某。”酋 长下马拜,子仪亦下见之。虏数百环视,子仪麾下亦至,子仪麾左右使却,且命 酒与饮,遗以缠头彩三千,召可汗弟合胡禄等持手,因让曰:“上念回纥功,报 尔固厚,何负而来?今即与汝战,何遽降也?我将独入尔营,虽杀我,吾将士能 击汝。”酋长詟服曰:“怀恩诡我曰‘唐天子南走,公见废’,是以来。今天可 汗在,公无恙,吾等愿还击吐蕃以报厚恩。然怀恩子,可敦弟也,愿赦死。”于 是子仪持酒,胡禄请盟而饮,子仪曰:“唐天子万岁,回纥可汗亦万岁,二国将 相如之。有如负约,身死行阵,家屠戮。”方时,虏宰相磨咄莫贺达干、顿莫贺 达干等闻言皆夺气,酒至其所,辄曰:“无易公誓。”始,虏有二巫,言“此行 必不战,当见大人而还”;及是相顾笑曰:“巫不吾绐也。” 朔方先锋兵马使白元光合回纥兵于灵台,会雪雰严晦,吐蕃闭营撤备,乃纵 击之,斩首五万级,生禽万人,获马、橐它、牛、羊,收所俘唐户五千。仆固名 臣降,合胡禄都督等二百人皆来朝,赐与不可计。子仪以名臣见。名臣,怀恩兄 子,锐将也。
  大历三年,光亲可敦卒,帝遣右散骑常侍萧昕持节吊祠。明年,以怀恩幼女 为崇徽公主继室,兵部侍郎李涵持节册拜可敦,赐缯彩二万。是时,财用屈,税 公卿骡、橐它给行,宰相饯中渭桥。
  回纥之留京师者,曹辈掠女子于市,引骑犯含光门,皇城皆阖,诏刘清潭慰 止。复出暴市物,夺长安令邵说马,有司不敢何诘。自乾元后,益负功,每纳一 马,取直四十缣,岁以数万求售,使者相蹑,留舍鸿胪,骀弱不可用,帝厚赐欲 以愧之,不知也。复以万马来,帝不忍重烦民,为偿六千。十年,回纥杀人横道, 京兆尹黎干捕之,诏贷勿劾。又刺人东市,缚送万年狱,首领劫取囚,残狱吏去, 都人厌苦。
  十三年,回纥袭振武,攻东陉,入寇太原。河东节度使鲍防与战阳曲,防败 绩,残杀万人。代州都督张光晟又战羊虎谷,破之,虏乃去。
  德宗立,使中人告丧,且脩好。时九姓胡劝可汗入寇,可汗欲悉师向塞,见 使者不为礼。宰相顿莫贺达干曰:“唐,大国,无负于我。前日入太原,取羊马 数万,比及国,亡耗略尽。今举国远斗,有如不捷,将安归?”可汗不听,顿莫 贺怒,因击杀之,并屠其支党及九姓胡几二千人,即自立为合骨咄禄毗伽可汗, 使长建达干从使者入朝。建中元年,诏京兆少尹源休持节册顿莫贺为武义成功可 汗。
  始回纥至中国,常参以九姓胡,往往留京师,至千人,居赀殖产甚厚。会酋 长突董、翳蜜施、大小梅录等还国,装橐系道,留振武三月,供拟珍丰,费不赀。
  军使张光晟阴伺之,皆盛女子以橐,光晟使驿吏刺以长锥,然后知之。已而闻顿 莫贺新立,多杀九姓胡人,惧不敢归,往往亡去,突董察视严亟。群胡献计于光 晟,请悉斩回纥,光晟许之,即上言:“回纥非素强,助之者九胡尔。今其国乱, 兵方相加,而虏利则往,财则合,无财与利,一乱不振。不以此时乘之,复归人 与币,是谓借贼兵,资盗粮也。”乃使裨校阳不礼,突董果怒,鞭之。光晟因勒 兵尽杀回纥群胡,收橐它、马数千,缯锦十万,且告曰:“回纥抶大将,谋取 振武,谨先诛之。”部送女子还长安。帝召光晟还,以彭令方代之,遣中人与回 纥使聿达干往言其端,因欲与虏绝。敕源休俟命太原。明年,乃行,因归突董等 四丧。突董,可汗诸父也。源休至,可汗令大臣具车马出迎,其大相颉干迦斯踞 坐责休等杀突董事,休言:“彼自与张光晟斗死,非天子命。”又曰:“使者皆 负死罪,唐不自戮,何假手于我邪?”良久罢去,休等几死。留五旬,卒不见可 汗。可汗传谓休曰:“国人皆欲尔死,我独不然。突董等已亡,今又杀尔,犹以 血濯血,徒益污。吾以水濯血,不亦善乎?为我言有司,所负马直一百八十万, 可速偿我。”遣散支将军康赤心等随休来朝。帝隐忍,赐以金缯。
  后三年,使使者献方物,请和亲。帝蓄前恚未平,谓宰相李泌曰:“和亲待 子孙图之,朕不能已。”泌曰:“陛下岂以陕州故憾乎?”帝曰:“然。朕方天 下多难,未能报,且毋议和。”泌曰:“辱少华等乃牟羽可汗也,知陛下即位必 偿怨,乃谋先苦边,然兵未出,为今可汗所杀矣。今可汗初立,遣使来告,垂发 不翦,待天子命。而张光晟杀突董等。虽幽止使人,然卒完归,则为无罪矣。” 帝曰:“卿言则然,顾朕不可负少华等,奈何?”泌曰:“臣谓陛下不负少华, 少华负陛下。且北虏君长身赴难,陛下在藩,春秋未壮,而轻度河入其营,所谓 冒豺虎之场也。为少华等计,当先定会见礼,臣犹危之,奈何孑然赴哉?臣昔为 先帝行军司马,方叶护来,先帝祗使宴于府。及议征讨,则不见也。叶护邀臣至 营,帝不许,使好谓曰:‘主当劳客,客返劳主邪?’东收京师,约曰:‘土地、 人众归我,玉帛、子女予回纥。’战胜,叶护欲大掠,代宗下马拜之,回纥乃东 向洛。臣犹恨以元帅拜叶护于马前,为左右过,然先帝曰:‘王仁孝,足办朕事。’ 下诏尉勉。叶护乃牟羽诸父也,牟羽之来,陛下以元子不拜于帐下,而可汗不 敢少有失于陛下,则陛下未尝屈矣。先帝拜叶护,全京城,陛下乃不拜可汗,固 伸威于虏,何恨焉?然计香积、陕州事,以屈己为是乎?伸威为是乎?藉令少华 等以陛下见可汗,闭壁五日,与陛下张饮,天下岂不寒心哉?而天助威神,使豺 狼驯服,牟羽母捧陛下以貂裘,叱左右促命骑,躬送出营。此少华等负陛下也。
  假令牟羽为有罪,则今可汗已杀之,立者乃牟羽从父兄,是为有功,渠可忘之邪? 且回纥可汗铭石立国门曰:‘唐使来,当使知我前后功’云。今请和,必举部南 望,陛下不之答,其怨必深。愿听昏而约用开元故事,如突厥可汗称臣,使来者 不过二百,市马不过千,不以唐人出塞,亦无不可者。”帝曰:“善。”乃许降 公主,回纥亦请如约。诏咸安公主下嫁,又诏使者合阙达干见公主于麟德殿,使 中谒者赍公主画图赐可汗。
  明年,可汗遣宰相跌都督等众千余,并遣其妹骨咄禄毗伽公主率大酋之妻五 十人逆主,且纳聘。⻊夹跌至振武,为室韦所钞,战死。有诏其下七百,皆听入 朝,舍鸿胪,帝御延喜门见使者。是时,可汗上书恭甚,言:“昔为兄弟,今婿, 半子也。陛下若患西戎,子请以兵除之。”又请易回纥曰回鹘,言捷鸷犹鹘然。
  帝欲飨回鹘公主,问礼于李泌,对曰:“肃宗于敦煌王为从祖兄,回鹘妻以女, 见帝于彭原,独拜廷下,帝呼曰‘妇’而不名‘嫂’也。当艰虞时,方藉其用, 犹以臣之,况今日乎?”于是引回鹘公主入银台门,长公主三人候诸内,译史传 导,拜必答,揖与进。帝御秘殿,长公主先入侍,回鹘公主入,拜谒已,内司宾 导至长公主所,又译史传问,乃与俱入。至宴所,贤妃降阶俟,回鹘公主拜,贤 妃答拜。又拜召已,由西阶升,乃坐。有赐则降拜,非帝赐则避席拜,妃、公主 皆答拜。讫归,凡再飨。帝又尽建咸安公主官属,视王府。以嗣滕王湛然为昏礼 使,右仆射关播护送,且将册书拜可汗为汩咄禄长寿天亲毗伽可汗,公主为智惠 端正长寿孝顺可敦。
  贞元五年,可汗死,子多逻斯立,国人号“泮官特勒”,以鸿胪卿郭锋持节 册拜爱登里逻汩没蜜施俱录毗伽忠贞可汗。
  初,安西、北庭自天宝末失关、陇,朝贡道隔。伊西北庭节度使李元忠、四 镇节度留后郭昕数遣使奉表,皆不至。贞元二年,元忠等所遣假道回鹘,乃得至 长安。帝进元忠为北庭大都护,昕为安西大都护。自是,道虽通,而虏求取无涘。
  沙陀别部六千帐,与北庭相依,亦厌虏裒索,至三葛禄、白眼突厥素臣回鹘者尤 怨苦,皆密附吐蕃,故吐蕃因沙陀共寇北庭,颉干迦斯与战,不胜,北庭陷。于 是都护杨袭古引兵奔西州。回鹘以壮卒数万召袭古,将还取北庭,为吐蕃所击, 大败,士死太半,迦斯奔还。袭古挈余众将入西州,迦斯绐曰:“弟与我俱归, 当使公还唐。”袭古至帐,杀之。葛禄又取深图川,回鹘大恐,稍南其部落以避 之。
  是岁,可汗为少可敦叶公主所毒死,可敦亦仆固怀恩之孙,怀恩子为回鹘叶 护,故女号叶公主云。可汗之弟乃自立。迦斯方攻吐蕃,其大臣率国人共杀篡者, 以可汗幼子阿啜嗣。迦斯还,可汗等出劳,皆俯伏言废立状,惟大相生死之。悉 发郭锋所赐器币饷迦斯。可汗拜且泣曰:“今幸得继绝,仰食于父也。”迦斯以 其柔屈,乃相持哭,遂臣事之,以器币悉给将士,无所私,其国遂安。遣达北特 勒梅录将军来告,且听命。诏鸿胪少卿庾鋋册阿啜为奉诚可汗。俄以律支达干来 告少宁国公主之丧。主,荣王女也。始宁国下嫁,又以媵之。宁国后归,因留回 鹘中为可敦,号“少宁国”,历配英武、英义二可汗。至天亲可汗时,始居外。
  其配英义生二子,皆为天亲所杀。是岁,回鹘击吐蕃、葛禄于北庭,胜之,且献 俘。明年,使药罗葛炅来朝,炅本唐人吕氏,为可汗养子,遂从可汗姓。帝以其 用事,赐赍殊优,拜检校尚书右仆射。
  十一年,可汗死,无子,国人立其相骨咄禄为可汗,以使者来,诏秘书监张 荐持节册拜爱滕里逻羽录没蜜施合胡禄毗伽怀信可汗。骨咄禄本⻊夹跌氏,少孤, 为大首领所养,辩敏材武,当天亲时数主兵,诸酋尊畏。至是,以药罗葛氏世有 功,不敢自名其族,而尽取可汗子孙内之朝廷。
  永贞元年,可汗死,诏鸿胪少卿孙杲临吊,册所嗣为滕里野合俱录毗伽可汗。
  元和初,再朝献,始以摩尼至。其法日晏食,饮水茹荤,屏湩酪,可汗常 与共国者也。摩尼至京师,岁往来西市,商贾颇与囊橐为奸。三年,来告咸安公 主丧。主历四可汗,居回鹘凡二十一岁。无几,可汗亦死,宪宗使宗正少卿李孝 诚册拜爱登里罗汨蜜施合毗伽保义可汗。阅三岁,使者再朝,遣伊难珠再请昏, 未报。可汗以三千骑至䴙鹈泉,于是振武以兵屯黑山,治天德城备虏。礼部尚书 李绛奏言:“回鹘盛强,北边空虚,一为风尘,则弱卒非抗敌之夫,孤城为不守 之地。傥陛下怀此,增甲兵,饬城垒,中夏长策,生人大幸也。臣观今日处置, 未得其要。夫边忧有五,请历言之:北狄贪没,唯利是视,比进马规直,再岁不 至,岂厌缯帛利哉?殆欲风高马肥,而肆侵轶。故外攘内备,必烦朝廷,一可忧; 兵力未完,斥侯未明,戈甲未备,城池未固,饰天德则虏必疑,虚西城则碛道无 倚,二可忧;夫城保要害,攻守险易,当谋之边将,今乃规河塞之外,裁庙堂之 上,虏猝犯塞,应接失便,三可忧;自脩好以来,山川形胜,兵戍满虚,虏皆悉 之,贼掠诸州,调发在旬朔外,其系累人畜在旦夕内,比王师至则虏已归,寇能 久留,役亦转广,四可忧;北狄西戎,素相攻讨,故边无虞,今回鹘不市马,若 与吐蕃结约解仇,则将臣闭壁惮战,边人拱手受祸,五可忧。又淮西吴少阳垂死, 可乘其变,诸道兴发,役且十倍。臣谓宜听其婚,使守蕃礼,所谓三利也;和亲 则烽燧不惊,城堞可治,盛兵以畜力,积粟以固军,一也;既无北顾忧,可南事 淮右,申令于垂尽之寇,二也;北虏恃我戚,则西戎怨愈深,内不得宁,国家坐 受其安,寇掠长息,三也。今舍三利,取五忧,甚非计。或曰降主费多,臣谓不 然。我三分天下赋,以一事边。今东南大县赋岁二十万缗,以一县赋为婚赀,非 损寡得大乎?今惜婚费不与,假如王师北征,兵非三万、骑五千不能捍且驰也。
  又如保十全之胜,一岁辄罢,其馈饷供儗,岂止一县赋哉?”帝不听。




  
  ------------------
  扫花书库(saohua.com)搜集整理
支持本书作者,请购买正式出版物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