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现代文学-外国文学-学术论文-武侠小说-宗教-历史-经济-军事-人物传记-侦探小说-古典文学-哲学-


新唐书

《卷一百九十八 列传第一百二十三》作者:欧阳修、宋祁等

   ◎儒学上 徐文远陆德明曹宪颜师古(时相游秦)孔颖达(王恭马嘉运) 欧阳询(通)朱子奢张士衡(贾大隐)张后胤盖文达(文懿)谷那律 (从政)萧德言(许叔牙子儒)敬播(刘伯庄秦景通刘讷言) 高祖始受命,鉏类夷荒,天下略定,即诏有司立周公、孔子庙于国学,四时 祠。求其后,议加爵土。国学始置生七十二员,取三品以上子、弟若孙为之;太 学百四十员,取五品以上;四门学百三十员,取七品以上。郡县三等,上郡学置 生六十员,中、下以十为差;上县学置生四十员,中、下亦以十为差。又诏宗室、 功臣子孙就秘书外省,别为小学。
  太宗身橐鞬,风纚露沐,然锐情经术,即王府开文学馆,召名儒十八人为 学士,与议天下事。既即位,殿左置弘文馆,悉引内学士番宿更休;听朝之间, 则与讨古今,道前王所以成败,或日昃夜艾,未尝少怠。贞观六年,诏罢周公祠, 更以孔子为先圣,颜氏为先师,尽召天下惇师老德以为学官。数临幸观释菜,命 祭酒博士讲论经义,赐以束帛。生能通一经者,得署吏。广学舍千二百区,三学 益生员,并置书、算二学,皆有博士。大抵诸生员至三千二百。自玄武屯营飞骑, 皆给博士受经,能通一经者,听入贡限。四方秀艾,挟策负素,坌集京师,文治 煟然勃兴。于是新罗、高昌、百济、吐蕃、高丽等群酋长并遣子弟入学,鼓笥 踵堂者,凡八千余人。纡侈袂,曳方履,訚訚秩秩,虽三代之盛,所未闻也。帝 又雠正《五经》缪阙,颁天下示学者,与诸儒稡章句为义疏,俾久其传。因诏 前代通儒梁皇偘、褚仲都、周熊安生、沈重、陈沈文阿、周弘正、张讥、隋何 妥、刘炫等子孙,并加引擢。二十一年,诏“左丘明、卜子夏、公羊高、谷梁赤、 伏胜、高堂生、戴圣、毛苌、孔安国、刘向、郑众、杜子春、马融、卢植、郑玄、 服虔、何休、王肃、王弼、杜预、范宁二十一人,用其书,行其道,宜有以褒大 之,自今并配享孔子庙廷”。于是唐三百年之盛,称贞观,宁不其然。
  高宗尚吏事,武后矜权变,至诸王驸马,皆得领祭酒。初,孔颖达等始署官, 发《五经》题与诸生酬问;及是,惟判祥瑞案三牒即罢。
  玄宗诏群臣及府郡举通经士,而褚无量、马怀素等劝讲禁中,天子尊礼,不 敢尽臣之。置集贤院部分典籍、乾元殿博汇群书至六万卷,经籍大备,又称开元 焉。禄山之祸,两京所藏,一为炎埃,官啇私楮,丧脱几尽,章甫之徒,劫为缦 胡。于是嗣帝区区救乱未之得,安暇语贞观、开元事哉?自杨绾、郑余庆、郑覃 等以大儒辅政,议优学科,先经谊,黜进士,后文辞,亦弗能克也。文宗定《五 经》,镵之石,张参等是正讹文,寥寥一二可纪。由是观之,始未尝不成于艰难, 而后败于易也。
  尝论之,武为救世砭剂,文其膏粱欤!乱已定,必以文治之。否者,是病损 而进砭剂,其伤多矣!然则武得之,武治之,不免霸且盗,圣人反是而王。故曰 武创业,文守成,百世不易之道也。若乃举天下一之于仁义,莫若儒。儒待其人, 乃能光明厥功,宰相大臣是已。至专诵习传授、无它大事业者,则次为《儒学篇》。
  徐旷,字文远,以字行。南齐司空孝嗣五世孙。父彻,梁秘书郎,尚元帝女 安昌公主。江陵陷,俘以西,客偃师,贫不能自给。兄文林鬻书于肆,文远日阅 之,因博通《五经》,明《左氏春秋》。时耆儒沈重讲太学,授业常千人,文远 从之质问,不数日辞去。或问其故,答曰:“先生所说,纸上语耳。若奥境,彼 有所未见者,尚何观?”重知其语,召与反复研辩,嗟叹其能。性方正,举动纯 重,窦威、杨玄感、李密、王世充皆从受学。
  隋开皇中,累迁太学博士,诏与汉王谅授经。会谅反,除名为民。大业初, 礼部侍郎许善心荐文远及包恺、褚徽、陆德明、鲁达为学官,擢国子博士,恺等 为太学博士。世称《左氏》有文远,《礼》有褚徽,《诗》有鲁达,《易》有陆 德明,皆一时冠云。文远说经,遍举先儒异论,分明是非,乃出新意以折衷,听 者忘劳。越王侗署国子祭酒。
  时洛阳饥,文远自出城樵拾,为李密所得。密使文远南向坐,备弟子礼拜之, 文远谢曰:“前日以先王之道授将军,今将军拥兵百万,威振四海,犹能屈体老 夫,此盛德也,安敢不尽?将军若欲为伊、霍,继绝扶倾,吾虽老,犹愿尽力; 如为莽、卓,乘危迫险,则仆耄矣,无能为也!”密顿首曰:“幸得位上公,思 所以竭力,先征化及刷国耻,然后入见天子,请罪于有司,惟先生教之。”答曰: “将军,名臣子,累世尽节,前陷玄感党,迷未远而复,今若终之以忠,天下之 人所望于将军者。”密顿首曰:“恭闻命。”俄而世充专制,密又问焉,对曰: “彼残忍而意褊促,必速于乱,将军非破之不可以朝。”密曰:“常谓先生儒者, 不学军旅,至筹大计,乃明略过人。” 密败,复入东都。世充给稍异等,而文远见辄先拜。或问:“君踞见李密而 下王公,何邪?”答曰:“密,君子,能受郦生之揖;世充,小人,无容故人义。
  相时而动可也。”世充僣号,以为国子博士。子士会奔长安,世充怒,绝其禀, 文远饿几死,数矣。身出樵,为罗士信所获,送京师,仍为国子博士。
  高祖幸国学观释奠,文远发《春秋》题,论难锋生,随方占对,莫能屈。帝 异之,封东莞县男。卒,年七十四。
  孙有功,自有传。
  陆元朗,字德明,以字行,苏州吴人。善名理言,受学于周弘正。陈太建中, 后主为太子,集名儒入讲承光殿,德明始冠,与下坐。国子祭酒徐孝克敷经,倚 贵纵辩,众多下之,独德明申答,屡夺其说,举坐咨赏。解褐始兴国左常侍。陈 亡,归乡闬。
  隋炀帝擢秘书学士。大业间,广召经明士,四方踵至。于是德明与鲁达、孔 褒共会门下省相酬难,莫能诎。迁国子助教。越王侗署为司业,入殿中授经。王 世充僣号,封子玄恕为汉王,以德明为师,即其庐行束脩礼。德明耻之,服巴豆 剂,僵偃东壁下。玄恕入拜床垂,德明对之遗利,不复开口,遂移病成皋。
  世充平,秦王辟为文学馆学士,以经授中山王承乾,补太学博士。高祖已释 奠,召博士徐文远、浮屠慧乘、道士刘进喜各讲经,德明随方立义,遍析其要。
  帝大喜曰:“三人者诚辩,然德明一举辄蔽,可谓贤矣!”赐帛五十匹,迁国子 博士,封吴县男。卒。
  论撰甚多,传于世。后太宗阅其书,嘉德明博辩,以布帛二百段赐其家。
  子敦信,麟德中,繇左侍极检校右相,累封嘉兴县子,以老疾致仕,终大司 成。
  曹宪,扬州江都人。仕隋为秘书学士,聚徒教授凡数百人,公卿多从之游。
  于小学家尤邃,自汉杜林、卫宏以后,古文亡绝,至宪复兴。炀帝令与诸儒撰《 桂苑珠丛》,规正文字。又注《广雅》,学者推其该,藏于秘书。
  贞观中,扬州长史李袭誉荐之,以弘文馆学士召,不至,即家拜朝散大夫, 当世荣之。太宗尝读书,有奇难字,辄遣使者问宪,宪具为音注,援验详复,帝 咨尚之。卒,年百余岁。
  宪始以梁昭明太子《文选》授诸生,而同郡魏模、公孙罗、江夏李善相继传 授,于是其学大兴。句容许淹者,自浮屠还为儒,多识广闻,精故训,与罗等并 名家。罗官沛王府参军事、无锡丞。模,武后时为左拾遗,子景倩亦世其学,以 拾遗召,后历度支员外郎。善,见子邕传。
  颜师古,字籀,其先琅邪临沂人。祖之推,自高齐入周,终隋黄门郎,遂居 关中,为京兆万年人。父思鲁,以儒学显。武德初,为秦王府记室参军事。
  师古少博览,精故训学,善属文。仁寿中,李纲荐之,授安养尉。尚书左仆 射杨素见其年弱,谓曰:“安养,剧县。子何以治之?”师古曰:“割鸡未用牛 刀。”素惊其言大,后果以干治闻。时薛道衡为襄州总管,与之推旧,佳其才, 每作文章,令指摘疵短。俄失职,归长安,不得调,窭甚,资教授为生。
  高祖入关,谒见长春宫,授朝散大夫,拜敦煌公府文学,累迁中书舍人, 专典机密。师古性敏给,明练治体。方军国务多,诏令一出其手,册奏之工,当 时未有及者。太宗即位,拜中书侍郎,封琅邪县男,以母丧解。服除,还官。岁 余,坐公事免。
  帝尝叹《五经》去圣远,传习浸讹,诏师古于秘书省考定,多所厘正。既成, 悉诏诸儒议,于是各执所习,共非诘师古。师古辄引晋、宋旧文,随方晓答,谊 据该明,出其悟表,人人叹服。寻加通直郎、散骑常侍。帝因颁所定书于天下, 学者赖之。
  俄拜秘书少监,专刊正事,古篇奇字世所惑者,讨析申熟,必畅本源。然多 引后生与雠校,抑素流,先贵势,虽商贾富室子,亦窜选中,由是素议薄之,斥 为郴州刺史。未行,帝惜其才,让曰:“卿之学,信可称者,而事亲居官,朕无 闻焉。今日之行,自谁取之?念卿曩经任使,朕不忍弃,后宜自戒。”师古谢罪, 复留为故官。
  师古性简峭,视辈行傲然,罕所推接。既负其才,早见驱策,意望甚高。及 是频被谴,仕益不进,罔然丧沮,乃阖门谢宾客,巾褐裙帔,放情萧散,为林墟 之适。多藏古图画、器物、书帖,亦性所笃爱。与撰《五礼》成,进爵为子。又 为太子承乾注班固《汉书》上之,赐物二百段、良马一,时人谓杜征南、颜秘书 为左丘明、班孟坚忠臣。
  帝将有事泰山,诏公卿博士杂定其仪,而论者争为异端。师古奏:“臣撰定 《封禅仪注书》在十一年,于时诸儒谓为适中。”于是以付有司,多从其说。迁 秘书监、弘文馆学士。十九年,从征辽,道病卒,年六十五,谥曰戴。
  其所注《汉书》、《急就章》大显于时。永徽三年,子扬廷为符玺郎,表上 师古所撰《匡谬正俗》八篇。
  初,思鲁与妻不相宜,师古苦谏,父不听,情有所隔,故帝及之。
  师古弟相时,字睿,亦以学闻。为天策府参军事。贞观中,累迁谏议大夫, 有争臣风。转礼部侍郎。羸瘠多病。”师古死,不胜哀而卒。
  师古叔游秦,武德初,累迁廉州刺史,封临沂县男。时刘黑闼初平,人多强 暴,比游秦至,礼让大行,邑里歌之,高祖下玺书奖劳。终郓州刺史。撰《汉书 决疑》,师古多资取其义。
  孔颖达,字仲达,冀州衡水人。八岁就学,诵记日千余言,暗记《三礼义宗》。
  及长,明服氏《春秋传》、郑氏《尚书》、《诗》、《礼记》、王氏《易》,善 属文,通步历。尝造同郡刘焯,焯名重海内,初不之礼,及请质所疑,遂大畏服。
  隋大业初,举明经高第,授河内郡博士。炀帝召天下儒官集东都,诏国子秘 书学士与论议,颖达为冠,又年最少,老师宿儒耻出其下,阴遣客刺之,匿杨玄 感家得免。补太学助教。隋乱,避地虎牢。
  太宗平洛,授文学馆学士,迁国子博士。贞观初,封曲阜县男,转给事中。
  时帝新即位,颖达数以忠言进。帝问:“孔子称‘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 有若无,实若虚’,何谓也?”对曰:“此圣人教人谦耳。己虽能,仍就不能之 人以咨所未能;己虽多,仍就寡少之人更资其多。内有道,外若无;中虽实,容 若虚。非特匹夫,君德亦然。故《易》称‘蒙以养正’,‘明夷以莅众’。若其 据尊极之位,炫聪耀明,恃才以肆,则上下不通,君臣道乖。自古灭亡,莫不由 此。”帝称善。除国子司业,岁余,以太子右庶子兼司业。与诸儒议历及明堂事, 多从其说。以论撰劳,加散骑常侍,爵为子。
  皇太子令颖达撰《孝经章句》,因文以尽箴讽。帝知数争太子失,赐黄金一 斤、绢百匹。久之,拜祭酒,侍讲东宫。帝幸太学观释菜,命颖达讲经,毕,上 《释奠颂》,有诏褒美。后太子稍不法,颖达争不已,乳夫人曰:“太子既长, 不宜数面折之。”对曰:“蒙国厚恩,虽死不恨。”剀切愈至。后致仕,卒,陪 葬昭陵,赠太常卿,谥曰宪。
  初,颖达与颜师古、司马才章、王恭、王琰受诏撰《五经》义训凡百余篇, 号《义赞》,诏改为《正义》云。虽包贯异家为详博,然其中不能无谬冗,博士 马嘉运驳正其失,至相讥诋。有诏更令裁定,功未就。永徽二年,诏中书门下与 国子三馆博士、弘文馆学士考正之,于是尚书左仆射于志宁、右仆射张行成、侍 中高季辅就加增损,书始布下。
  颖达子志,终司业。志子惠元,力学寡言,又为司业,擢累太子谕德。三世 司业,时人美之。
  王恭者,滑州白马人。少笃学,教授乡闾,弟子数百人。贞观初,召拜太学 博士,讲《三礼》,别为《义证》,甚精博。盖文懿、文达皆当时大儒,每讲遍 举先儒义,而必畅恭所说。
  马嘉运,魏州繁水人。少为沙门,还治儒学,长论议。贞观初,累除越王东 阁祭酒。退隐白鹿山,诸方来授业至千人。十一年,召拜太学博士、弘文馆学士。
  以孔颖达《正义》繁酿,故掎摭其疵,当世诸儒服其精。高宗为太子,引为崇贤 馆学士,数与洗马秦暐侍讲宫中,终国子博士。
  欧阳询,字信本,潭州临湘人。父纥,陈广州刺史,以谋反诛。询当从坐, 匿而免。江总以故人子,私养之。貌寝侻,敏悟绝人。总教以书记,每读辄数 行同尽,遂博贯经史。仕隋,为太常博士。高祖微时,数与游,既即位,累擢给 事中。
  询初仿王羲之书,后险劲过之,因自名其体。尺牍所传,人以为法。高丽尝 遣使求之,帝叹曰:“彼观其书,固谓形貌魁梧邪?”尝行见索靖所书碑,观之, 去数步复返,及疲,乃布坐,至宿其傍,三日乃得去。其所嗜类此。贞观初,历 太子率更令、弘文馆学士,封渤海男。卒,年八十五。
  子通,仪凤中累迁中书舍人。居母丧,诏夺哀。每入朝,徒跣及门。夜直, 藉藁以寝。非公事不语,还家辄号恸。年饥,未克葬,居庐四年,不释服。冬月, 家人以毡絮潜置席下,通觉,即彻去。迁累殿中监,封渤海子。天授初,转司礼 卿,判纳言事。辅政月余,会凤阁舍人张嘉福请以武承嗣为太子,通与岑长倩等 固执,忤诸武意。及长倩下狱,坐大逆死,来俊臣并引通同谋,通虽被惨毒无异 词,俊臣代占,诛之。神龙初,追复官爵。
  通蚤孤,母徐教以父书,惧其堕,尝遗钱使市父遗迹,通乃刻意临仿以求售, 数年,书亚于询,父子齐名,号“大小欧阳体”。褚遂良亦以书自名,尝问虞世 南曰:“吾书何如智永?”答曰:“吾闻彼一字直五万,君岂得此?”曰:“孰 与询?”曰:“吾闻询不择纸笔,皆得如志,君岂得此?”遂良曰:“然则何如?” 世南曰:“君若手和笔调,固可贵尚。”遂良大喜。通晚自矜重,以狸毛为笔, 覆以兔毫,管皆象犀,非是未尝书。
  朱子奢,苏州吴人,从乡人顾彪授《左氏春秋》,善文辞。隋大业中,为直 秘书学士。天下乱,辞疾还乡里。后从杜伏威入朝,授国子助教。
  太宗贞观初,高丽、百济同伐新罗,连年兵不解。新罗告急,帝假子奢员外 散骑侍郎,持节谕旨,平三国之憾。子奢有仪观,夷人尊畏之。二国上书谢罪, 赠遗甚厚。初,子奢行,帝戒曰:“海夷重学,卿为讲大谊,然勿入其币,还当 以中书舍人处卿。”子奢唯唯。至其国,为发《春秋》题,纳其美女。帝责违旨, 而犹爱其才,以散官直国子学,累转谏议大夫、弘文馆学士。
  始,武德时,太庙享止四室,高祖崩,将祔主于庙,帝诏有司详议。子奢建 言:“汉丞相韦玄成奏立五庙,刘歆议当七,郑玄本玄成,王肃宗歆,于是历代 庙议不能一。且天子七庙,诸侯五,降杀以两,礼之正也。若天子与子、男同, 则间无容等,非德厚游广、德薄游狭之义。臣请依古为七庙。若亲尽,则以王业 所基为太祖,虚太祖室以俟无疆,迭迁乃处之。”于是尚书共奏:“自《春秋》 以来,言天子七庙,诸侯五,大夫三,士二。推亲亲,显尊尊,为不可易之法, 请建亲庙六。”诏可。乃祔弘农府君、高祖神主为六室。及帝崩,礼部尚书许敬 宗议:“弘农府君庙应毁。按玄成说,毁庙主当瘗,且四海常所宗享矣,举而瘗 之,非神理所惬。晋范宣议别庙以奉毁庙之主,或言当藏天府。天府,瑞异所舍 也。《礼》去祧有坛有墠,臣皆所未安。唐家宗庙,共殿异室,以右为首。若 奉迁主纳右夹室,而得尊处,祈之祷之未绝也。”有诏如敬宗议。然言七庙者, 本之子奢。
  帝尝诏:“起居纪录臧否,朕欲见之以知得失,若何?”子奢曰:“陛下所 举无过事,虽见无嫌,然以此开后世史官之祸,可惧也。史官全身畏死,则悠悠 千载,尚有闻乎?” 池阳令崔文康坐事,栎阳尉魏礼臣劾治,狱成,御史言其枉。礼臣诉御史阿 党,乞下有司杂讯,不如所言请死。鞫报礼臣不实,诏如请。子奢曰:“在律, 上书不实有定罪,今抵以死,死者不可复生,虽欲自新弗可得。且天下惟知上书 获罪,欲自言者,皆惧而不敢申矣。”诏可。
  子奢为人乐易,能剧谈,以经谊缘饰。每侍宴,帝令论难群臣,恩礼甚笃。
  卒于官。
  张士衡,瀛州乐寿人。父文庆,北齐国子助教。士衡九岁居母丧,哀慕过礼。
  博士刘轨思见之,为泣下,奇其操,谓文庆曰:“古不亲教子,吾为君成就之。” 乃授以《诗》、《礼》。又从熊安生、刘焯等受经,贯知大义。仕隋为余杭令, 以老还家。
  大业兵起,诸儒废学。唐兴,士衡复讲教乡里。幽州都督燕王灵夔以礼邀聘, 北面事之。太子承乾慕风迎致,谒太宗洛阳宫,帝赐食,擢朝散大夫、崇贤馆学 士。
  太子以士衡齐人也,问高氏何以亡?士衡曰:“高阿那瑰之凶险,骆提婆之 佞,韩长鸾之虐,皆奴隶才,是信是使,忠良外诛,骨肉内离,剥丧黎元,故周 师临郊,人莫为之用,此所以亡。”复问:“事佛营福,其应奈何?”对曰:“ 事佛在清静仁恕尔,如贪婪骄虐,虽倾财事之,无损于祸。且善恶必报,若影赴 形,圣人言之备矣。为君仁,为臣忠,为子孝,则福祚永;反是而殃祸至矣!” 时太子以过失闻,士衡因是规之,然不能用也。太子废,给传罢归乡里,卒。
  士衡以《礼》教诸生,当时显者:永平贾公彦、赵李玄植。
  公彦终太学博士,撰次章句甚多。子大隐,仪凤中,为太常博士。会太常仲 春告瑞太庙,高宗问礼官:“何世而然?”大隐对曰:“古者祭以首时,荐以仲 月。近世元日奏瑞,则二月告庙。告者必有荐,本于始不得其时焉。”迁累中书 舍人。垂拱中,博士周悰请武氏庙为七室,唐庙为五,下比诸侯。大隐奏言:“ 秦、汉母后称制,未有戾古越礼者。悰损国庙数,悖大义,不可以训。”武后不 获已,伪听之。时皆服大隐沈正不诡从,有大臣体。终礼部侍郎。
  公彦传业玄植,玄植又受《左氏春秋》于王德韶,受《诗》于齐威,该览百 家记书。贞观间,为弘文馆直学士。高宗时,数召见,与方士、浮屠讲说。玄植 以帝暗弱,颇箴切其短,帝礼之,不寤。坐事迁巴令,卒。
  张后胤,字嗣宗,苏州昆山人。祖僧绍,梁零陵太守。父冲,陈国子博士, 入隋为汉王谅并州博士。
  后胤甫冠,以学行禅其家。高祖镇太原,引为客,以经授秦王。义宁初,为 齐王文学,封新野县公。武德中,擢员外散骑侍郎,赐宅一区。
  太宗即位,进燕王谘议,从王入朝,召见。初,帝在太原,尝问:“隋运将 终,得天下者何姓?”答曰:“公家德业,天下系心,若顺天而动,自河以北, 指捴可定。然后长驱关右,帝业可成。”至是自陈所言,帝曰:“是事未始忘之。” 乃赐燕月池。帝从容曰:“今日弟子何如?”后胤曰:“昔孔子门人三千,达 者无子男之位。臣翼赞一人,乃王天下,计臣之功,过于先圣。”帝为之笑,令 群臣以《春秋》酬难。帝曰:“朕昔受大谊于君,今尚记之。”后胤顿首谢曰: “陛下乃生知,臣叨天功为己力,罪也。”帝大悦,迁燕王府司马。出为睦州刺 史,乞骸骨,帝见其强力,问欲何官,因陈谢不敢。帝曰:“朕从卿受经,卿从 朕求官,何所疑?”后胤顿首,愿得国子祭酒,授之。迁散骑常侍。永徽中致仕, 加金紫光禄大夫,朝朔望,禄赐防阁如旧。卒,年八十三,赠礼部尚书,谥曰康, 陪葬昭陵。
  孙齐丘,历监察御史、朔方节度使,终东都留守,谥曰贞献。子镒,别有传。
  盖文达,冀州信都人。博涉前载,尤明《春秋》三家。刺史窦抗集诸生讲论, 于是,刘焯、刘轨思、孔颖达并以耆儒开门授业,是日悉至,而文达依经辩举, 皆诸儒意所未叩,一坐厌叹。抗奇之,问:“安所从学?”焯曰:“若人岐嶷, 出自天然,以多问寡,则焯为之师。”抗曰:“冰生于水而寒于水,其谓此邪?” 武德中,授国子助教,为秦王文学馆直学士。贞观初,擢谏议大夫、兼弘文 馆学士,为蜀王师。王有罪,文达免官。拜崇贤馆学士,卒。
  宗人文懿,亦以儒学称,当时号“二盖”。高祖于秘书省置学以教王公子, 文懿为国子助教。既升席,公卿更相质问,文懿譬晓密微,远近宗仰。终国子博 士。
  谷那律,魏州昌乐人。贞观中,累迁国子博士。淹识群书,褚遂良尝称为“ 《九经》库”。迁谏议大夫,兼弘文馆学士。从太宗出猎,遇雨沾渍,因问曰: “油衣若为而无漏邪?”那律曰:“以瓦为之,当不漏。”帝悦其直,赐帛二百 段,卒。
  孙倚相,仕为秘书省正字,雠覆图书,多所刊定。子崇义,天宝末为幽州大 将,以雄敢闻。历左金吾卫大将军,遂客蓟门。生子从政,略涉儒学,有风操。
  事李宝臣,历定州刺史,封清江郡王。宝臣及张孝忠妻,其女兄弟也。
  宝臣初倚任,晚稍疏忌,从政乃阖门谢交游不事。及惟岳知节度,与田悦谋 拒天子命,从政谏曰:“上神断,绌诸侯,欲致太平。尔考与燕有切骨恨,天子 致讨,命帅莫先于燕。诛怨复仇,必尽力后已。前日而考诛大将百余,子弟存者 常不平,乘危相覆,谁不能尔?昔魏有洺、相之围,王师四集,身投零陵,仰天 垂泣,不知所出。赖尔考保佑,顿兵不进,而先帝宽厚,仅获赦贷。不然,田氏 尚有种乎?今悦凶狯,孰与承嗣?尔又幼富贵,不出户庭,便欲旅拒?且人心难 知,天道难欺,军中诸将乘危投隙,自古岂少哉!今图久安计,莫若令而兄惟诚 摄留后,尔速入宿卫,则福禄可保矣。”不纳。从政塞门移疾不出,惟岳所信王 他奴等疑其怨望,日伺之。从政惧,乃吐血,即仰药,五日死。曰:“吾不恨死, 而痛渠覆宗矣!”后惟岳被杀于王武俊,如其揣云。
  萧德言,字文行,陈吏部郎引子也,系出兰陵。明《左氏春秋》。甫冠,以 国子生为岳阳王宾客。陈亡,徙关中。诡浮屠服亡归江南,州县部送京师。仁寿 中,授校书郎。贞观时,历著作郎、弘文馆学士。
  太宗欲知前世得失,诏魏征、虞世南、褚亮及德言裒次经史百氏帝王所以兴 衰者上之,帝爱其书博而要,曰:“使我稽古临事不惑者,公等力也!”赉赐尤 渥。
  德言晚节学愈苦,每开经,辄祓濯束带危坐,妻子谏曰:“老人何终日自苦?” 答曰:“对先圣之言,何复惮劳?”诏以经授晋王。时许叔牙为侍读,同劝讲。
  王为太子,德言又兼侍读,而叔牙亦兼弘文馆学士。德言请致仕,太宗不许,下 诏敦勉。封武阳县侯,进秘书少监,久乃得谢。
  高宗立,拜银青光禄大夫,全给其禄,遣通事舍人即家致问。乘舆至肃章门 引见,礼遇隆重。由是晋府及东宫旧臣子孙,并增秩赐金。卒,年九十七,赠太 常卿,谥曰博。
  叔牙,字延基,句容人。贞观时,迁晋王府参军事、弘文馆直学士。于《诗》、 《礼》尤邃,献《诗纂义》十篇,太子写付司经。御史大夫高智周见之曰:“欲 明《诗》者,宜先读此。” 子子儒,字文举。高宗时为奉常博士。初,太尉长孙无忌等议:“祠令及礼 用郑玄六天说,圆丘祀昊天上帝,南郊太微感帝,明堂太微五帝。直据纬为说, 不指苍旻为天,而以昊天帝当北辰耀魄宝,郊、明堂当太微五帝。唐家祀圆丘, 太史所上图,昊天上帝外自有北辰。令李淳风曰:‘昊天上帝位于坛,北辰、斗 列第二垓。’与纬书驳异。司马迁《天官书》,太微宫五精之神,五星所奉,有 人主象,故名曰帝,犹房、心有天王象,安得尽为天乎?日月丽于天,草木丽于 地,以日月为天,草木为地,昧者不信也。《周官》‘兆五帝四郊’,又有‘祀 五帝’,皆不言天,知太微之神,非天也。《经》称‘郊祀后稷’,王肃以郊、 圆丘为一,玄析而二之,曰圆丘,曰郊,非圣人意。今祠令固守玄说,与著式相 违,宜有刊正。且《经》‘严父莫大于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
  明堂之祀,天也,星不足配之矣。《月令》‘孟春祈谷上帝’,《春秋》‘启蛰 而郊,郊而后耕’,故郊后稷以祈农,《诗》‘春夏祈谷于上帝’,皆祭天也。
  著之感帝,尤为不稽。请四郊迎气祀太微五帝,郊、明堂罢六天说,止祀昊天。
  方丘既祭地,又祭神州北郊,皆不载经,请止一祠。”诏曰:“可。” 乾封初,帝已封禅,复诏祀感帝、神州,以正月祭北郊。司礼少常伯郝处俊 等奏言:“显庆定礼,废感帝祀而祈谷昊天,以高祖配。旧祀感帝、神州,以元 皇帝配。今改祈谷为祀感帝,又祀神州,还以高祖配,何升降纷纷焉?虞氏禘黄 帝,郊喾;夏禘黄帝,郊鲧;殷禘喾,郊冥;周禘喾,郊稷。玄谓禘者,祭天圆 丘;郊者,祭上帝南郊。崔灵恩说夏正郊天,王者各祭所出帝,所谓‘王者禘祖 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则禘远祖,郊始祖也。今禘、郊同祖,礼无所归。神 州本祭十月,以方阴用事也。玄说三王之郊,一用夏正。灵恩谓祭神州北郊,以 正月。诸儒所言,猥互不明。臣愿会奉常、司成、博士普议。”于是,子儒与博 士陆遵楷、张统师、权无二等共白:“北郊月不经见,汉光武正月建北郊,咸和 中议北郊以正月,武德以来用十月,请循武德诏书。”明年,诏圆方二丘、明堂、 感帝、神州宜奉高祖、太宗配,仍祭昊天上帝及五天帝于明堂。
  子儒,长寿中,历天官侍郎、弘文馆学士,封颍川县男。以选事委令史句直, 日偃卧不下笔,时人语曰“句直平配”。既而补授失序,传为口实。
  德言曾孙至忠,自有传。
  敬播,蒲州河东人。贞观初,擢进士第。时颜师古、孔颖达撰次《隋史》, 诏播诣秘书内省参纂。再迁著作佐郎,兼修国史。从太宗伐高丽,而帝名所战山 为驻跸,播谓人曰:“銮舆不复东矣,山所以名,盖天意也!”其后果然。迁太 子司议郎。时初置是官,尤清近,中书令马周叹曰:“恨资品妄高,不得历此职!” 又与令狐德棻等撰《晋书》,大抵凡例皆播所发也。
  有司建言:“谋反大逆,惟父子坐死,不及兄弟,请更议。”诏群臣大议, 播曰:“兄弟虽孔怀之重,然比于父子则轻,故生有异室,死有别宗。今高官重 爵,本荫唯逮子孙,而不及昆季,乌得荣隔其荫,而罪均其罚?”诏从播议。
  永徽后,仕益贵,历谏议大夫、给事中。始,播与许敬宗撰《高祖实录》, 兴创业,尽贞观十四年。至是,又撰《太宗实录》,讫二十三年。坐事出为越州 长史,徙安州,卒。
  房玄龄尝称播:“陈寿之流乎!”玄龄患颜师古注《汉书》文繁,令掇其要 为四十篇。是时《汉书》学大兴,其章章者若刘伯庄、秦景通兄弟、刘讷言,皆 名家。
  伯庄者,彭城人,为弘文馆学士,迁国子博士,与许敬宗等论撰甚多,终崇 贤馆学士。自所著书亦百余篇。
  子之宏,世其学。武后时,以著作郎兼修国史,终相王府司马。睿宗立,赠 秘书监。
  景通者,晋陵人。与弟暐俱有名,皆精《汉书》,号“大秦君”、“小秦君”。
  当时治《汉书》,非其授者,以为无法云。景通仕至太子洗马、兼崇贤馆学士。
  暐后复践其官及职。
  讷言,乾封中历都水监主簿,以《汉书》授沛王。王为太子,擢讷言洗马兼 侍读。尝集俳谐十五篇,为太子欢。太子废,高宗见,怒,除名为民。复坐事流 死振州。
  罗道琮,蒲州虞乡人。慷慨尚节义。贞观末,上书忤旨,徙岭表。有同斥者 死荆、襄间,临终泣曰:“人生有死,独委骨异壤邪?”道琮曰:“吾若还,终 不使君独留此。”瘗路左去。岁余,遇赦归,方霖潦积水,失其殡处,道琮恸诸 野,波中忽若湓沸者。道琮曰:“若尸在,可再沸。”祝已,水复涌,乃得尸, 负之还乡。寻擢明经,仕至太学博士,为时名儒。




  
  ------------------
  扫花书库(saohua.com)搜集整理
支持本书作者,请购买正式出版物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