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现代文学-外国文学-学术论文-武侠小说-宗教-历史-经济-军事-人物传记-侦探小说-古典文学-哲学-


新唐书

《卷一百三十三 列传第五十八》作者:欧阳修、宋祁等

   ◎二郭两王张牛 郭虔瓘,齐州历城人。开元初,录军阀,迁累右卫骁将军,兼北庭都护、金 山道副大总管。明年,突厥默啜子同俄特勒围北庭,虔瓘饬垒自守。同俄单骑驰 城下,勇士狙道左突斩之。虏亡酋长,相率丐降,请悉军中所资赎同俄死,闻已 斩,举军恸哭去。虔瓘以功授冠军大将军、安西副大都护,封潞国公。建募关中 兵万人击馀寇,遂前功,有诏募士给公乘,在所续食。将作大匠韦凑上言:“汉 徙豪族以实关中,今畿辅户口逋耗,异时戎虏入盗,丁壮悉行,不宜更募骁勇, 以空京甸,资荒服。万人所过,递驮熟饔,亘六千里,州县安所供亿?秦、陇以 西,多沙碛,少居人,若何而济?纵有克获,其补几何?傥稽天诛,则诿大事。” 不省。既而虔瓘果不见虏,还,迁凉州刺史、河西节度大使,进右威卫大将军。
  四年,奏家奴八人有战功,求为游击将军,宰相劾其恃功乱纲纪,不可听,罢之。
  陕王为安西都护,诏虔瓘为副。虔瓘与安抚招慰十姓可汗使阿史那献数持异, 交诉诸朝。玄宗遣左卫中郎将王惠赍诏书谕解曰:“朕闻师克在和,不在众,以 虔瓘、献宿将,当舍嫌窒隙,戮力国家。自开西镇,列诸军,戍有定区,军有常 额,卿等所统,蕃汉杂之,在乎善用,何必加募?或云突骑施围石城,献所致也; 葛逻禄称兵,虔瓘所沮也。大将不协,小人以逞,何功可图?昔相如能诎廉颇, 寇恂不吝贾复,宜各旷然,终承朕命。今赐帛二千段及他珍器,俾谅朕意。”虔 瓘奉诏。久之,卒军中。以张孝嵩为安西副都护。
  孝嵩,伟姿貌,及进士第,而慷慨好兵。在安西劝田训士,府库盈饶。徙太 原尹,卒。以黄门侍郎杜暹代。
  郭知运,字逢时,瓜州晋昌人。长七尺,猿臂虎口,以格斗功累补秦州三度 府果毅。从郭虔瓘破突厥有功,加右骁卫将军,封介休县公。
  吐蕃将坌达延、乞力徐寇渭源,盗牧马,诏知运与薛讷、王晙等相掎角,败 之。进阶冠军大将军,兼临洮军使,封太原郡公,赐赉万计。徙陇右诸军节度大 使、鄯州都督。突厥降户阿悉烂、⻊夹跌思泰率众叛,执单于副都护张知运,诏 以朔方兵追击,至黑山呼延谷败之,虏弃伏走,取副都护还。诏知运兼陇右经略 使,营柳城。开元五年,大破吐蕃,献俘京师。明年,复出,将轻兵丙夜至九曲, 获精甲、名马、牦牛甚众。既献获,诏分赐文武五品以上清官及朝集使三品者。
  进兼鸿胪卿,摄御史中丞。六州胡康待宾反,率王晙讨平之。拜左武卫大将军, 授一子官,赐金帛。九年,卒于军,年五十五,赠凉州都督。
  知运屯西方,戎夷畏惮,与王君功名略等,时号“王郭”。帝诏中书令张 说纪其功于墓碑。上元中,配飨太公庙。永泰初,谥曰威。子英杰、英乂。
  英杰,字孟武,为左卫将军、幽州副总管。开元二十三年,长史薛楚玉遣英 杰与裨将吴克勤、乌知义、罗守忠帅万骑及奚众讨契丹,屯榆关。契丹酋长可突 于拒战都山下,奚众贰,官军不利,知义、守忠引麾下遁去,英杰、克勤力战死。
  其下尚六千人,殊死战,虏示以英杰首,终不屈,师遂歼。
  英乂,字元武,以武勇有名河、陇间,累迁诸卫员外将军。哥舒翰见之曰: “是当代吾节制者。”禄山乱,拜秦州都督、陇右采访使。贼将高嵩拥兵入汧、 陇,英乂伪劳之,且具飨,既而伏兵发,尽虏其众。至德二年,加陇右节度使。
  召还,改羽林军大将军,掌卫兵。以丧去职。
  史思明陷洛阳,谋掠陈、蔡,诏英乂统淮南节度兵。贼叩陕、虢,又改陕西 节度、潼关防御使。进御史大夫,兼神策军节度使。代宗即位,以检校户部尚书 兼大夫。雍王率诸将讨贼洛阳,留英乂殿于陕。东都平,权知留守,无检御才, 其麾下与朔方、回纥遂大掠都城及郑、汝,环千里无居人。
  以功实封三百户,召拜尚书右仆射,封定襄郡王。日骄蹇,为侈汰。阴事宰 相元载以久其权。未几,严武死成都,乃拜剑南节度使。自以有内主,故肆志无 所惮。初,玄宗在蜀时旧宫为道士祠,冶金作帝象,尽绘乘舆侍卫,每尹至,先 拜祠,后视事。英乂爱其地胜选,辄坏绘像自居之,众始不平。又教女伎乘驴击 球,钿鞍宝勒及它服用,日无虑数万费,以资倡乐,未尝问民间事,为政苛暴, 人以目相谓。怨崔宁不己同也,出兵袭宁,不克。宁因人之怨,率麾下五千直捣 成都。英乂拒战,众皆反戈内攻,乃奔简州,次灵池,普州刺史韩澄斩首送宁, 遂屠其家。
  王君,字威明,瓜州常乐人。初事郭知运为别奏,累功至右卫副率。知运 卒,代为河西陇右节度使、右羽林军将军,判凉州都督事。
  开元十四年,吐蕃酋悉诺逻寇大斗拔谷,君间其怠,率秦州都督张景顺乘 冰度青海袭破之。以功迁大将军,封晋昌县伯;拜其父寿为少府监,听不事。君 凯旋,玄宗宴君及妻夏于广达楼,赐金帛,夏亦自以战功封武威郡夫人。俄 而吐蕃陷瓜州,执刺史田元献及寿,杀居人,取资粮,进攻玉门军,使人靳君 曰:“将军常自以忠勇,今不一进战,奈何?”君登陴西向哭,兵不敢出。
  初,凉州有回纥、契苾、思结、浑四部,世为酋长,君微时,数往来,为 所轻。及节度河西,回纥等颇鞅鞅,耻为下。君怒,数督过之。既怨望,潜遣 人至东都言状。君间驿奏四部有叛谋,帝使中人即讯,回纥不能自直。于是瀚 海大都督回纥承宗流瀼州,浑大得流吉州,贺兰都督契苾承明流藤州,卢山都督 思结归国流琼州,而承宗党瀚海州司马护输等益不平,思有以复怨。会吐蕃使间 道走突厥,君率骑到肃州掩取之,还至甘州,护输狙兵发,夺君节,杀左右 亲吏,剖其心,曰:“是始谋者。”君引帐下力战,兵尽乃死。输欲以尸奔吐 蕃,追兵至,乃弃尸去。帝痛惜之,赠特进、荆州大都督。以丧还京师,官护其 葬。诏张说刻文墓碑,帝自书以宠之。
  始,吐蕃寇瓜州,分遣莽布支攻常乐,令贾师顺乘城守。俄而瓜州陷,悉诺 逻并兵攻之。数日,虏众有姻家在城中,使夜见师顺曰:“州已失守,虏悉众来, 孤城渠可久,不早降以全噍类乎?”师顺曰:“吾受天子命守此,义不可下贼。” 数日,又说师顺曰:“明府不降,吾众且还,宜有以赠我。”师顺请脱士卒衣襦。
  悉诺逻知无有,乃夜彻营去,毁瓜州城。师顺开门收器械,复完守备。吐蕃果使 精骑还袭,见有备,乃去。以功迁鄯州都督、陇右节度使。师顺,岐州人,终左 领军将军。
  张守珪,陕州河北人。姿干瑰壮,慷慨尚节义,善骑射。以平乐府别将从郭 虔瓘守北庭。突厥侵轮台,遣守珪往援,中道逢贼,苦战,斩首千馀级,禽颉斤 一人。开元初,虏复攻北庭,守珪从儳道奏事京师,因上书言利害,请引兵出 蒲昌、轮台夹击贼。再迁幽州良杜府果毅。时卢齐卿为刺史,器之,引与共榻坐, 谓曰:“不十年,子当节度是州,为国重将,愿以子孙托,可僚属相期邪?”稍 迁建康军使。
  王君死,河西震惧,诏以守珪为瓜州刺史、墨离军使,督余众完故城。版 筑方立,虏奄至,众失色。守珪曰:“创痍之余,讵可矢石相确,须权以胜之。” 遂置酒城上,会诸将作乐。虏疑有备,不敢攻,引去,守珪纵兵击败之。于是修 复位署,招流冗使复业。有诏以瓜州为都督府,即诏守珪为都督。州地沙塉不 可蓺,常潴雪水溉田。是时,渠堨为虏毁,材木无所出。守珪密祷于神, 一昔水暴至,大木数千章塞流下,因取之,修复堰防,耕者如旧,州人神之,刻 石纪事。迁鄯州刺史、陇右节度使。徙幽州长史、河北节度副大使。俄加采访处 置等使。
  契丹、奚连年梗边,牙官可突于,胡有谋者,前长史赵含章、薛楚玉等不能 制,守珪至,每战辄胜,虏遂大败。帝喜,诏有司告九庙。契丹酋屈剌及突于恐 惧,乃遣使诈降。守珪得其情,遣右卫骑曹王悔诣部计事,屈刺无降意,徙帐稍 西北,密引突厥众将杀悔以叛。契丹别帅李过折与突于争权不叶,悔因间诱之, 夜斩屈剌及突于,尽灭其党,以众降。守珪次紫蒙川,大阅军实,赏将士,传屈 刺、突于首于东都。
  二十三年,入见天子,会藉田毕,即酺燕为守珪饮至,帝赋诗宠之。加拜辅 国大将军、右羽林大将军,赐金彩,授二子官,诏立碑纪功。
  久之,复讨契丹馀党于捺禄山,卤获不訾。会裨将赵堪、白真陀罗等强使平 卢军使乌知义度湟水邀叛奚,且蹂其稼,知义辞不往,真陀罗矫诏胁之。知义与 虏斗,不胜,还,守珪匿其败,但上克获状。事颇泄,帝遣谒者牛仙童按实,守 珪逼真陀罗自杀,厚赂使者,还奏如状。后仙童以赃败,事逮守珪,以功贬括州 刺史,疽发背死。
  子献诚。献诚,天宝末,陷安禄山,授伪署。后事史思明,将兵数万守汴州。
  东都平,史朝义走还汴,献诚不内,籍所统兵以州降,诏即拜汴州刺史,封南阳 郡公。改宝应军左厢兵马使,更封邓国公。既来朝,代宗礼赐尤渥。擢山南西道 节度使,讨南山剧贼高玉,禽之。俄兼剑南东川节度。时崔旰杀郭英乂,献诚率 众战梓州,大败。大历三年,以疾归京师。举其弟献恭自代。以检校户部尚书知 省事,病甚,固乞辞位,卒。始,献诚喜功名,为政宽裕,有机略,随方制变, 而简廉不逮于父。
  从弟献恭,数有军功,以右羽林军代为节度使。大历末,破吐蕃于岷州。久 之,拜东都留守,累迁检校吏部尚书。德宗欲徙卢杞为饶州刺史,给事中袁高上 还诏书,苦争。献恭见帝曰:“高所奏宜听。”帝不答。复前曰:“高乃陛下良 臣,当优异之。”上遂不徙杞。世咨其不挠。
  子煦,积阀亦至夏州节度使。元和八年,振武军逐节度使李进贤,屠其家及 判官严澈。宪宗怒,诏煦以本军进讨,许以便宜,赐缣三万为军资,河东王锷遣 兵五千为援。煦入,捕乱卒苏国珍等数百人,诛之。卒,赠太子太保。
  献诚从弟献甫,以军功试光禄卿、殿中监,从河中节度使贾耽讨梁崇义有劳。
  德宗西幸,又从浑瑊讨朱泚,战多,累迁至金吾将军、检校工部尚书。李怀光叛, 吐蕃盗边,献甫领禁兵戍咸阳累年,兵农悦安。贞元四年,代韩游瑰领邠宁节度 使。邠宁军素骄,惮献甫严,因游瑰去,遂纵掠,邀范希朝为帅。都将杨朝晟诛 首乱者,献甫乃得入。于是断山浚堑,选严要地筑烽堡。请复盐州及洪门、洛原 镇屯兵,诏可。献甫遣兵马使魏茪逐吐蕃,筑盐、夏二城,虏众畏,不敢入 寇。十二年,加检校尚书左仆射。卒,赠司空。
  王忠嗣,华州郑人。父海宾,太子右卫率、丰安军使。开元二年,吐蕃寇陇 右,诏陇右防御使薛讷率杜宾客、郭知运、王晙、安思顺御之。以海宾为先锋, 战武阶,追北至壕口,杀其众。进战长城堡,诸将媢其功,按兵顾望,海宾战 死,大军乘之,斩贼万七千级,获马七万、牛羊四十万。玄宗怜其忠,赠左金吾 大将军。忠嗣时年九岁,始名训,授尚辇奉御。入见帝,伏地号泣,帝抚之曰: “此去病孤也,须壮而将之。”更赐今名,养禁中。肃宗为忠王,帝使与游。及 长,雄毅寡言,有武略,上与论兵,应对蜂起,帝器之,曰:“后日尔为良将。” 试守代州别驾,大猾闭门自敛,不敢干法。数以轻骑出塞,忠王言于帝曰:“忠 嗣敢斗,恐亡之。”由是召还。
  信安王祎在河东,萧嵩出河西,数引为麾下。帝以其年少,有复雠志,诏不 得特将。嵩入朝,忠嗣曰:“从公三年,无以归报天子。”乃请精锐数百袭虏。
  会赞普大酋阅武郁标川,其下欲还,忠嗣不从,提刀略阵,斩数千人,获羊马万 计。嵩上其功,帝大悦。累迁左威卫将军、代北都督,封清源县男。与皇甫惟明 轻重不得,构忠嗣罪,贬东阳府左果毅。
  河西节度使杜希望欲取吐蕃新罗城,有言忠嗣才者,希望以闻,诏追赴河西, 进拔其城。忠嗣录多,授左威卫郎将,专知兵马。俄吐蕃大出,欲取当新城,晨 压官军阵,众不敌,举军皆恐。忠嗣单马进,左右驰突,独杀数百人,贼众嚣相 蹂,军{广多}翼掩之,虏大败。拜左金吾卫将军,领河东节度副使、大同军使, 寻为节度使。二十九年,节度朔方,兼灵州都督。
  天宝元年,北讨奚怒皆,战桑干河,三遇三克,耀武漠北,高会而还。时突 厥新有难,忠嗣进军碛口经略之。乌苏米施可汗请降,忠嗣以其方强,特文降耳, 乃营木刺、兰山,谍虚实。因上平戎十八策,纵反间于拔悉密与葛逻禄、回纥三 部,攻多罗斯城,涉昆水,斩米施可汗,筑大同、静边二城,徙清塞、横野军实 之,并受降、振武为一城,自是虏不敢盗塞。徙河东节度使,进封县公。
  忠嗣本负勇敢,及为将,乃能持重安边,不生事,尝曰:“平世为将,抚众 而已。吾不欲竭中国力以幸功名。”故训练士马,随缺缮补。有漆弓百五十斤, 每弢之,示无所用。军中士气盛,日夜思战,忠嗣纵诡间,伺虏隙,时时出奇兵 袭敌,所向无不克,故士亦乐为用。军每出,召属长付以兵,使授士卒,虽弓矢 亦志姓名其上。军还,遣弦亡镞,皆按名第罪。以是部下人自观,器甲充物。自 朔方至云中袤数千里,据要险筑城堡,斥地甚远。自张仁亶后四十馀年,忠嗣继 其功。
  俄为河西、陇右节度使,权朔方、河东节度,佩四将印,劲兵重地,控制万 里,近世未有也。又授一子五品官。后数出战青海、积石,虏辄奔破。又讨吐谷 浑于墨离,平其国。乃固让朔方、河东二节度,许之。
  帝方事石堡城,诏问攻取计,忠嗣奏言:“吐蕃举国守之,若顿兵坚城下, 费士数万,然后可图,恐所得不雠所失,请厉兵马,待衅取之。”帝意不快。而 李林甫尤忌其功,日钩摭过咎。会董延光建言请下石堡,诏忠嗣分兵应接,忠嗣 不得已为出军,而士无赏格,延光不悦。河西兵马使李光弼入说曰:“大夫爱惜 士卒,有拒延光心,虽名受诏,实夺其谋。然大夫已付万众,而不立重赏,何以 贾士勇?且大夫惜数万段赐,以启谗口,有如不捷,归罪大夫,大夫先受祸矣。” 忠嗣曰:“吾固审得一城不足制敌,失之未害于国。吾忍以数万人命易一官哉! 明日见责,不失一金吾、羽林将军,归宿卫;不者,黔中上佐耳。”光弼谢曰: “大夫乃行古人事,光弼又何言!”趋而出。延光过期不克,果诉忠嗣沮兵。又 安禄山城雄武,扼飞狐塞,谋乱,请忠嗣助役,因欲留其兵;忠嗣先期至,不见 禄山而还。数上言禄山且乱,林甫益恶之,阴使人诬告“忠嗣尝养宫中,云吾欲 奉太子”。帝怒,召入付三司讯验,罪应死。哥舒翰方有宠,白上,请以官爵赎 忠嗣罪,帝意解,贬汉阳太守。久之,徙汉东郡,卒,年四十五。后翰引兵攻石 堡,拔之,死亡略尽,如忠嗣言,故当世号为名将。
  初,在朔方,至互市,辄高偿马直,诸蕃争来市,故蕃马浸少,唐军精。及 镇河、陇,又请徙朔方、河东九千骑以实军。迄天宝末,益滋息。宝应元年,追 赠兵部尚书。
  赞曰:以忠嗣之才,战必破,攻必克,策石堡之得不当所亡,高马直以空虏 资,论禄山乱有萌,可谓深谋矣。然不能自免于谗,卒死放地。自古忠贤,工谋 于国则拙于身,多矣,可胜吒哉! 牛仙客,泾州鹑觚人。初为县小史,令傅文静器之,会为陇右营田使,引与 计事,积功迁洮州司马。河西节度使王君召为判官。君死,仙客独得免。萧 嵩代节度,复委以军政。仙客清勤不懈,接士大夫以信。及嵩还执政,因荐之。
  稍迁太仆少卿,判凉州别驾,知节度留后事,俄为节度使。开元二十四年,代信 安王祎为朔方行军大总管。
  始在河西,啬事省用,仓库积钜万,器械犀锐。崔希逸代之,即以闻。帝令 刑部员外郎张利驰传覆视,如状。帝悦,将用为尚书,宰相张九龄持不可,乃封 陇西郡公,实封户二百。李林甫探知帝旨,称其材。会九龄罢,故以工部尚书、 同中书门下三品,知门下事,遥领河东节度副大使。
  为相谨身无它,与时沉浮,唯唯恭愿。前后锡与,缄庋不敢用。百司谘决, 无所处可,辄曰:“如令式。”帝既用仙客,知时议不归,乘间以问高力士,力 士曰:“仙客本胥史,非宰相器。”帝忿然曰:“朕且用康厓!”盖恚言也。有 为厓言者,厓以为实,喜甚。久之,封豳国公,加左相。卒,赠尚书右丞相,谥 曰贞简。




  
  ------------------
  扫花书库(saohua.com)搜集整理
支持本书作者,请购买正式出版物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