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现代文学-外国文学-学术论文-武侠小说-宗教-历史-经济-军事-人物传记-侦探小说-古典文学-哲学-


新唐书

《卷一百一十四 列传第三十九》作者:欧阳修、宋祁等

   ◎崔徐苏豆卢 崔融,字安成,齐州全节人。擢八科高第。累补宫门丞、崇文馆学士。中宗 为太子时,选侍读,典东朝章疏。武后幸嵩高,见融铭《启母碣》,叹美之。及 已封,即命铭《朝觐碑》。授著作佐郎,迁右史,进凤阁舍人。时有司议关市, 行人尽征之,融上疏谓:“《周官》九赋,其七曰关市。以市多淫巧,而关通末 游,欲止抑之,故加税耳。然唯敛工商,而不及往来。今一切通取,则事不师古。
  且四人异业旧矣,复动而摇之。市者,兼受善恶也。若甚,则细人无所容,细人 无所容,久必为乱。天下之关必险道,市必要津,豪宗、恶少在焉,闻一旦变法, 或致骚动,恐南走蛮,北走狄。今江津、河浒列铺率税,检覆稽留,加主司僦略 邀丐,则商人废业。魏、晋、齐、隋所不行,况陛下乎?有如师兴费广,虽倍算 商旅、加敛齐人可也。”后纳之。
  张易之兄弟颇延文学士,融与李峤、苏味道、麟台少监王绍宗降节佞附。易 之诛,贬袁州刺史。召授国子司业。与脩《武后实录》劳,封清河县子。融为文 华婉,当时未有辈者。朝廷大笔,多手敕委之,其《洛出宝图颂》尤工。譔《 武后哀册》最高丽,绝笔而死,时谓思苦神竭云。年五十四。赠卫州刺史,谥曰 文。膳部员外郎杜审言为融所奖引,为服緦麻。
  六子,其闻者禹锡、翘。禹锡,开元中,中书舍人,赠定州刺史,谥曰贞。
  翘,礼部尚书,赠荆州大都督,谥曰成。
  孙巨,右补阙,亦有文。
  曾孙从。从字子乂,少孤贫,与兄能偕隐太原山中。会岁饥,拾橡实以饭, 讲学不废。擢进士第。从山南严震府为推官,以母丧免。兄弟庐墓,手艺松柏。
  丧阕,不应辟命。久之,韦皋引为西山运务使。奏迁判官,摄守邛州。前刺史有 以盗系狱,辞已具。从疑其冤,纵不治,俄得真盗。皋卒,刘辟反,欲并东川。
  从以书谕止辟,辟怒,从乃募兵婴城守。辟方悉兵拒高崇文,战而败,从完州自 如。卢坦表宣州副使。
  入为殿中侍御史,迁吏部员外郎。异时,史给选者成牒,以先后丐赇,从一 限出之,后遂为法。裴度为御史中丞,奏以右司郎中知杂事。度已相,代为中丞。
  所弹治,不屈权幸。事系台阁而付仗内者,必请还有司。荐引御史,务取质重廉 退者。李翛以宠得京兆尹,为庄宪太后山陵桥道使,务以减末徭费为功,至不治 道輴车留渭桥,久不得进。从三劾之,无少贷。
  俄授陕虢观察使。迁尚书右丞。王承宗请割德、棣而遣子入侍也,宪宗选堪 使者,以命从。议者谓承宗狠谲,非单使可屈。次魏,田弘正请以五百骑从,辞 之,惟童骑十数,疾趋镇。集军士球场宣诏,为陈逆顺大节祸福之效,音辞畅厉, 士感动,承宗自失,貌愈恭,至泣下,即按二州户口、符印上之。还为山南西道 节度使。帝欲遂相,监军使揣知,为用事者求金,从不肯答,用是不得相。长庆 初,繇尚书左丞领鄜坊节度。属部多神策屯军,数乱法骄横,吏不能制,从一绳 以法,下皆重足畏之。党项互市羊马,类先遗帅守,从独不取,而厚慰待之,羌 不敢盗境。宝历初,为东都留守。故事,留司官入宫城门列晨衙见留守。吏诞傲, 久废,至是复行。
  召拜户部尚书。宰相李宗闵以从裴度、李德裕所善,内不喜。从求致仕,除 太子宾客,分司东都,告满百日去。于是众哗语不平,宗闵惧,复授检校尚书左 仆射、淮南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扬州凡交易赀产、奴婢有贯率钱,畜羊有口 算,又贸曲牟其赢,以佐用度,从皆蠲除之。官吏俸帛常加倍以给,独节度使则 否,从皆与之同。大和六年卒,年七十二。下有刲股肉以祭者。赠司空,谥曰贞。
  从为人严伟,立朝棱棱有风望,不喜交权利,忠厚而让。阶品当立门戟,终 不请。位方镇,内无声妓娱玩。士大夫贤之。
  能,字子才。朱泚之乱,浑瑊以朔方军战武功,引佐幕府。进累侍御史。河 东郑儋表为判官。累迁黔中观察使,以谗坐贬。从为中丞,奏以自代。繇将作监 授岭南节度使,与从皆秉节居镇,世传为荣。卒,年六十八,赠礼部尚书。
  从子慎由、安潜。能子彦曾。
  慎由,字敬止。聪警强记,资端厚,有父风采。繇进士第擢贤良方正异等。
  郑滑高铢辟府判官。入为右拾遗,进翰林学士。授湖南观察使。召还,由刑部侍 郎领浙西。入迁户部侍郎,判户部。始,慎由苦目疾,不得视,医为治刮,适愈 而召。
  俄进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与萧邺有隙,邺辅政,引刘瑑,而出 慎由为东川节度使。初,宣宗饵长年药,病渴且中躁,而国嗣未立。帝对宰相欲 肆赦,患无其端。慎由曰:“太子,天下本。若立之,赦为有名。”帝恶之,不 答。邺等乘是谮去之,时大中十二年也。
  咸通初,徙华州刺史,改河中节度使。以吏部尚书请老,授太子太保,分司 东都。卒,赠司空,谥曰贞。子胤,别传。
  安潜,字进之。进士擢第。咸通中,历江西观察、忠武节度使。乾符初,王 仙芝寇河南,安潜募人增陴缮械,不以力费仰朝廷。首请会兵讨捕,号令精明, 贼畏之,不犯陈许境。使大将张自勉将兵七千援宋州。时宋威屯曹州,而官军数 却,贼围宋益急。自勉收南月城,斩贼二千级,仙芝夜解去。宰相郑畋建言:“ 请以陈许兵三千隶宋威。”而威忌自勉,乞尽得安潜军,使自勉隶麾下。畋谓威 有疑忿,必杀自勉,奏言:“今以兵悉畀威,是自勉以功受辱。安潜抗贼有功, 乃取锐兵付威,后有缓急,何以战?是劳不蒙赏,无以示天下。”诏止以四千付 威,余还自勉。
  俄代高骈领西川节度。吏倚骈为奸利者,安潜皆诛之,数更除缪政,于是盗 贼衰,蜀民以安。宰相卢携素厚骈,乃诬以罪,罢为太子宾客,分司东都。
  僖宗避贼剑南,召为太子少师。王铎任都统,表以自副。铎解兵,安潜复为 少师、东都留守。青州王敬武卒,诏拜平卢节度使,检校太师兼侍中。会敬武子 师范专地,不得入而还。后迁太子太傅。卒,赠太子太师,谥贞孝。
  安潜于吏事尤长,虽位将相,阅具狱,未尝不身听之。
  彦曾,咸通初,繇太仆卿为徐州观察使。晓律令,然卞急,为政刚猛。徐军 素骄,而彦曾长于抚民,短治军,士多怨之。
  初,蛮寇五管,陷交趾,诏节度使孟球募兵三千往屯,以八百人戍桂林。旧 制,三年一更。至期请代,而彦曾亲吏尹戡、徐行俭贪不恤士,乃议禀赐乏,请 无发兵,复留屯一年。戍者怒,杀都将王仲甫,胁粮料判官庞勋为将,取库兵, 剽湘、衡,虏丁壮,合众千余北还,自浙西趋淮南,达泗口。所过先遣俳儿弄木 偶,伺人情,以防邀遏。彦曾命牙将田厚简慰劳,而用都虞候元密伏甲任山馆击 贼。勋遣吏绐言士思归,不敢遏,请至府解甲自归,彦曾斩其吏。勋陷宿州,发 廥钱募兵,亡命者从乱如归,船千艘,与骑夹岸,噪而进。彦曾料丁男乘城。或 劝率众奔兖州,彦曾曰:“我,方帅也,奉命守此,惟有死尔。”斩议者一人号 于众。俄而勋傅城,城中大雾如堕。彦曾悉诛贼家属,勋众四面超墉入,囚彦曾 大彭馆。有曹君长者说勋曰:“贵者不并处,今朝廷未以留后命公,盖观察使存 尔。”勋乃杀彦曾于寝,自监军使逮官属皆死。始,彦曾治第郑州,引水灌沼, 水十步忽化为血。署张佛筵,液蜜为人,一昔鼠啮皆断首。徐有子亭,下潴水为 沱,彦曾导清河灌之,镌石龙首注溜,蔽以屋。徐人谓屋覆龙,于文为“庞”; 清河,崔望也,为吞噬云。赠刑部尚书。乾符中,录其子祐之为荥阳尉。
  徐吏有路审中者,彦曾知其能,颇任之。既遇害,赂守卒,敛藏其尸。张玄 稔攻徐州;审中率死士应官军,开南白门,官兵入,因得破勋。后位岚州刺史。
  郑畋谓审中节贯神明,请擢为右羽林将军,诏可。
  有许铎者,罢武城令,客于徐,勋胁以官,不从。彦曾官属被囚,铎潜馈资 粮,及死,为收瘗,匿免其子弟,贼平,乃皆归其丧。诏拜石首令,赐银绯。僚 官焦璐、温廷皓、李棁、崔蕴、柳秦、卢崇嗣、韦廷范赠官有差,录其子官之。
  徐彦伯,兖州瑕丘人,名洪,以字显。七岁能为文。结庐太行山下。薛元超 安抚河北,表其贤,对策高第。调永寿尉、蒲州司兵参军。时司户韦皓善判,司 士李亘工书,而彦伯属辞,时称“河东三绝”。迁职方员外郎,奉迎中宗房州, 进给事中。武后撰《三教珠英》,取文辞士,皆天下选,而彦伯、李峤居首。迁 宗正卿,出为齐州刺史。帝复位,改太常少卿。以脩《武后实录》劳,封高平县 子。为卫州刺史,政善状,玺书嘉劳。移蒲州,以近畿,会郊祭,上《南郊赋》 一篇,辞致黄缛。擢脩文馆学士、工部侍郎。历太子宾客。以疾乞骸骨,许之。
  开元二年卒。
  彦伯事寡嫂谨,抚诸侄同己子。秉笔累朝,后来翕然慕仿。晚为文稍强涩, 然当时不及也。
  始,武后时,大狱兴,王公卿士以语言为酷吏所引,死徙不可计。彦伯著《 枢机论》以谓:“言者,德之柄,行之主,志之端,身之文也。君子之枢机,动 则物应,得失之见也。可以济身,亦以覆身,否泰荣辱一系之。能审思而应,精 虑而动,择其交以后谈,则悔吝何由而生?怨恶何由而至?如此乃可以言也。” 以为戒世云。
  苏味道,赵州栾城人。九岁能属辞,与里人李峤俱以文翰显,时号“苏李”。
  逮冠,州举进士,中第。累调咸阳尉。吏部侍郎裴行俭才之,会征突厥,引管书 记。裴居道为左金吾卫将军,倩味道作章,揽笔而具,闲彻清密,当时盛传。
  延载中,以凤阁舍人检校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岁余为真。证圣元年, 与张锡俱坐法系司刑狱。锡虽下吏,气象自如,味道独席地饭蔬,为危惴可怜者。
  武后闻,放锡岭南,才降味道集州刺史。召为天官侍郎。圣历初,复以凤阁侍郎、 同凤阁鸾台三品。更葬其亲,有诏州县治丧事。味道因役庸过程,遂侵毁乡人墓 田,萧至忠劾之,贬坊州刺史。迁益州大都督府长史。张易之败,坐党附,贬眉 州刺史。复还益州长史,未就道卒,年五十八,赠冀州刺史。
  味道练台阁故事,善占奏。然其为相,特具位,未尝有所发明,脂韦自营而 已。常谓人曰:“决事不欲明白,误则有悔,摸棱持两端可也。”故世号“摸棱 手”。性友爱。其弟味元,味元尝请托不遂,因慢折之,味道怡然不屑。所论著 行于时。
  豆卢钦望,雍州万年人。祖宽,隋文帝外孙,为梁泉令。高祖定关中,与郡 守萧瑀率豪姓进款。擢累殿中监。子怀让,尚万春公主。诏宽用魏太和诏,去“ 豆”姓,著“卢”。贞观中,迁礼部尚书、左卫大将军,芮国公。卒,赠特进、 并州都督,陪葬昭陵,谥曰定。复其旧姓。
  钦望累官越州都督、司宾卿。长寿二年,拜内史,封芮国公。李昭德被罪, 有司劾奏钦望阿顺昭德不执正,附臣罔君,贬赵州刺史。入为司府卿,迁秋官尚 书。中宗还东宫,拜太子宫尹。进文昌右相、同凤阁鸾台三品。罢为太子宾客。
  帝复位,擢尚书左仆射、平章军国重事。钦望居宰相积十余年,方易之、三思等 怙势宣烝,窥间王室,戮忠戚,觖冀非常,不能有所裁抑,独谨身谆谆自全。进 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安国相王府长史。卒,年八十,赠司空、并州大都督,陪葬 乾陵,谥曰元。
  武后时,宰相又有史务滋、崔元综、周允元,略可述者附左方。
  史务滋,宣州溧阳人。累吏劳,迁司宾卿,进拜纳言。后革命,诏务滋等十 人分行天下。雅州刺史刘行实兄弟为侍御史来子珣诬其反,诏务滋与来俊臣杂治, 俊臣言务滋与囚善,掩其反状,后命俊臣并治,遂自杀。
  崔元综,郑州新郑人。祖君肃,武德中为黄门侍郎、鸿胪卿。元综,天授初 以鸾台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性恪慎,坐政事堂,束带,终日不休偃,尤护 细概。外若谨厚,而中刻薄。每受制鞫狱,必澡垢索疵,不入死不肯止,人畏鄙 之。未几,坐事流振州,搢绅为庆。会赦还,除监察御史。迁蒲州刺史,致仕。
  善摄生,年九十余卒。
  周允元字汝良,豫州安城人。自右肃政御史中丞,拜检校凤阁侍郎、同凤阁 鸾台平章事。武后宴宰相,诏陈书传善言,允元曰:“耻其君不如尧、舜。”武 三思劾奏语指斥,后曰:“闻其言足以诫,安得为过?”卒,赠贝州刺史。




  
  ------------------
  扫花书库(saohua.com)搜集整理
支持本书作者,请购买正式出版物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