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梦华

东京梦华录

  孟元老

  ●序                                   

  仆从先人宦游南北,崇宁癸未到京师,卜居于州西金梁桥西夹道之南。渐次    

  长立,正当辇毂之下,太平日久,人物繁阜,垂髫之童,但习鼓舞,班白之老,    

  不识干戈,时节相次,各有观赏。灯宵月夕,雪际花时,乞巧登高,教池游苑。    

  举目则青楼画阁,棱户珠帘,雕车竞争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    

  罗绮飘香。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八荒争凑,万国咸通。    

  集四海之珍奇,皆归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疱厨。花光满路,何限春游,箫    

  鼓喧空,几家夜宴。伎巧则惊人耳目,侈奢则长人精神。瞻天表则元夕教池,拜    

  郊孟亭。频观公主下降,皇子纳妃。修造则创建明堂,冶铸则立成鼎鼐。观妓籍    

  则府曹衙罢,内省宴回;看变化则举子唱名,武人换授。仆数十年烂赏叠游,莫    

  知厌足。一旦兵火,靖康丙午之明年,出京南来,避地江左,情绪牢落,渐入桑    

  榆。暗想当年,节物风流,人情和美,但成怅恨。近与亲戚会面,谈及曩昔,后    

  生往往妄生不然。仆恐浸久,论其风俗者,失于事实,诚为可惜,谨省记编次成    

  集,庶几开卷得睹当时之盛。古人有梦游华胥之国,其乐无涯者,仆今追念,回    

  首怅然,岂非华胥之梦觉哉。目之曰《梦华录》。然以京师之浩穰,及有未尝经    

  从处,得之于人,不无遗阙。倘遇乡党宿德,补缀周备,不胜幸甚。此录语言鄙    

  俚,不以文饰者,盖欲上下通晓尔,观者幸详焉。                 

  绍兴丁卯岁除日,幽兰居士孟元老序          

  ●卷一                                  

  ●东都外城                                

  东都外城,方圆四十余里。城壕曰护龙河,阔十余丈,濠之内外,皆植杨柳,   

  粉墙朱户,禁人往来。城门皆瓮城三层,屈曲开门,唯南薰门、新郑门、新宋门、   

  封丘门皆直门两重,盖此系四正门,皆留御路故也。新城南壁,其门有三;正南    

  门曰南薰门;城南一边,东南则陈州门,傍有蔡河水门;西南则戴楼门,傍亦有    

  蔡河水门。蔡河正名惠民河,为通蔡州故也。东城一边,其门有四:东南曰东水    

  门,乃汴河下流水门也,其门跨河,有铁裹窗门,遇夜如闸垂下水面,两岸各有    

  门通人行路,出拐子城,夹岸百余丈;次则曰新宋门;次曰新曹门;又次曰东北    

  水门,乃五丈河之水门也。西城一边,其门有四:从南曰新郑门;次曰西水门,    

  汴河上水门也;次曰万胜门;又次曰固子门;又次曰西北水门,乃金水河水门也。   

  北城一边,其门有四:从东曰陈桥门;(秘大辽人使驿路)次曰封丘门;(北郊    

  御路)次曰新酸枣门;次曰卫州门。(诸门名皆俗呼。其正名如西水门曰利泽,    

  郑门本顺天门,固子门本金耀门)新城每百步设马面、战棚、密置女头,旦暮修    

  整,望之耸然。城里牙道,各植榆柳成荫。每二百步置一防城库,贮守御之器,    

  有广因兵士二十,指挥每日修造泥饰,专有京城所提总其事。            

  ●旧京城                                 

  旧京城方圆约二十里许,南壁其门有三:正南曰朱雀门,左曰保康门,右曰    

  新门。东壁其门有三:从南汴河南岸角门子,河北岸曰旧宋门,次曰旧曹门。西    

  壁其门有三:从南曰旧郑门,次汴河北岸角门子,次曰梁门。北壁其门有三:从    

  东曰旧封丘门,次曰景龙门,(乃大内城角实宫前也)次曰金水门。        

  ●河道                                  

  穿城河道有四。南壁曰蔡河,自陈蔡由西南戴楼门入京城,辽绕自东南陈州    

  门出,河上有桥十一,自陈州门里曰观桥(在五岳观后门),从北,次曰宣泰桥,   

  次曰云骑桥,次曰横桥子(在彭婆婆宅前),次曰高桥,次曰西保康门桥,次曰    

  龙津桥(正对内前),次曰新桥,次曰太平桥(高殿前宅前),次曰粜麦桥,次    

  曰第一座桥,次曰宜男桥,出戴楼门外曰四里桥。中曰汴河,自西京洛口分水入    

  京城,东去至泗州,入淮,运东南之粮,凡东南方物,自此入京城,公私仰给焉。   

  自东门外七里至西水门外,河上有桥十三,从东水门外七里曰虹桥,其桥无柱,    

  皆以巨木虚架,饰以丹〓,宛如飞虹,其上下桥亦如之;次曰顺成仓桥,入水门    

  里曰便桥,次曰下土桥,次曰上土桥,投西角子门曰相国寺桥。次曰州桥(正名    

  天汉桥),正对于大内御街,其桥与相国寺桥皆低平不通舟船,唯西河平船可过,   

  其桥与相国寺桥皆低平不通舟船,唯西河平船可过,其柱皆青石为之,石梁石笋    

  栏,近桥两岸,皆石壁,雕镌海马水兽飞云之状,桥下密排石柱,盖车驾御路    

  也。州桥之北岸御路,东西两阙,楼观对耸;桥之西有方浅船二只,头置巨干铁    

  枪数条,岸上有铁索三条,遇夜绞上水面,盖防遗火舟船矣。西去曰浚仪桥,次    

  曰兴国寺桥(亦名马车衙桥),次曰太师府桥(蔡相宅前),次曰金梁桥,次曰    

  西浮桥(旧以船为之桥皆用木厘矣),次曰西水门便桥,门外曰横桥。东北曰五    

  丈河,来自济郓,般挽京东路粮斛入京城,自新曹门北入京,河上有桥五:东去    

  曰小横桥,次曰广备桥,次曰蔡市桥,次曰青晕桥、染院桥。西北曰金水河,自    

  京城西南分京、索河水筑堤,从汴河上用木槽架过,从西北水门入京城,夹墙遮    

  拥,入大内灌后苑池浦矣。河上有桥三:曰白虎桥、横桥、五王宫桥之类。又曹    

  门小河子桥曰念佛桥,盖内诸司辇官亲事官之类,军营皆在曹门,侵晨上直,有    

  瞽者在桥上念经求化,得其名矣。                        

  ●大内                                  

  大内正门宣德楼列五门,门皆金钉朱漆,壁皆砖石间,镌镂龙凤飞去之状,   

  莫非雕甍画栋,峻桷层榱,覆以琉璃瓦,曲尺朵楼,朱栏彩槛,下列两阙亭相对,   

  悉用朱红杈子。入宣德楼正门,乃大庆殿,庭设两楼,如寺院钟楼,上有太史局,   

  保章正测验刻漏,逐时刻执牙牌奏。每遇大礼车驾斋宿及正朔朝会于此殿。殿外    

  左右横门曰左右长庆门。内城南壁有门三座,系大朝会趋朝路。宣德楼左曰左掖    

  门,右曰右掖门。左掖门里乃时堂,右掖门里西去乃天章、宝文等阁。宫城至北    

  廊约百余丈。入门东去街北廊乃枢密院,次中书省,次都堂(宰相朝退治事于此)   

  ,次门下省,次大庆殿。外廊横门北去百余步,又一横门,每日宰执趋朝,此处    

  下马;余侍从台谏於第一横门下马,行至文德殿,入第二横门。东廊大庆殿东偏    

  门,西廊中书、门下后省,次修国史院,次南向小角门,正对文德殿(常朝殿也)   

  。殿前东西大街,东出东华门,西出西华门。近里又两门相对,左右嘉肃门也。    

  南去左右银台门。自东华门里皇太子宫入嘉肃门,街南大庆殿后门、东西上门,   

  街北宣门。南北大街西廊,面东曰凝晕殿,乃通会通门,入禁中矣。殿相对东    

  廊门楼,乃殿中省六尚局御厨。殿上常列禁卫两重,时刻提警,出入甚严。近里    

  皆近侍中贵。殿之外皆知省、御药、幕次、快行、亲从官、辇官、车子院、黄院    

  子、内诸司兵士,只候宣唤;及官禁买卖进贡,皆由此入。唯此浩穰诸司,人自    

  卖饮食珍奇之物,市井之间未有也。每遇早晚进膳,自殿中省对凝晕殿,禁卫成    

  列,约栏不得过往。省门上有一人呼喝,谓之“拨食家”。次有紫衣、裹脚子向    

  后曲折幞头者,谓之“院子家”,托一合,用黄绣龙合衣笼罩,左手携一红罗绣    

  手巾,进入于此,约十余合,继托金瓜合二十余面进入,非时取唤,谓之“泛索”   

  。宣门外,西去紫宸殿(正朔受朝于此)。次曰文德殿(常朝所御),次曰垂    

  拱殿,次曰皇仪殿,次曰集英殿。(御宴及试举人于此)后殿曰崇政殿、保和殿。   

  内书阁曰睿思殿。后门曰供辰门。东华门外,市井最盛,盖禁中买卖在此,凡饮    

  食、时新花果、鱼是鳖蟹、鹑兔脯腊、金玉珍玩衣着,无非天下之奇。其品味若    

  数十分,客要一二十味下酒,随索目下便有之。其岁时果瓜,蔬茹新上市,并茄    

  瓠之类,新出每对可直三五十千,诸分争以贵价取之。              

  ●内诸司                                 

  内诸司皆在禁中,如学士院、皇城司、四方馆、客省、东西上门、通进司、   

  内弓剑枪甲军器等库、翰林司、内侍省、入内内侍省、内藏库、奉宸库、晾福殿    

  库、延福宫、殿中省六尚局、(尚药、尚食、尚辇、尚醢、尚舍、尚衣)诸分、   

  内香药库、后苑作、翰林书艺局、医官局、天章简单阁,明堂颁朔布政府。      

  ●外诸司                                 

  外诸司:左右金吾街仗司、法酒库、内酒坊、牛羊司、乳酪院、仪鸾司(帐    

  设局也)、车略院、供奉库、杂物库、杂卖务、东西作坊、万全(造军器所)、    

  修内司、文思院、上下界绫锦院、文绣院、军器所、上下竹木务、箔场、车营、    

  致远务、骡务、驼坊、象院、作坊、物料库、东西窑务、内外物库、油醋库、京    

  城守具所、鞍辔库、养马曰左右骐骥院、天驷十监、河南北十炭场、四熟药局、    

  内外柴炭库、军头引见司、架子营(楼店务,店宅务)、榷货务、都茶场、大宗    

  正司、左藏大观元丰宣和等库、编估局、打套所。诸米麦等:自州东虹桥元丰仓、   

  顺成仓,东水门里广济、里河折中、外河折中、富国、广盈、万盈、永丰、济远    

  等仓,陈州门里麦仓子,州北夷门山、五太河诸仓,约共有五十余所。日有支纳    

  下卸,即有下卸,指军兵士支遣,即有袋家每人肩两石布袋。遇有支遣,仓前成    

  市。近新城有草场二十余所。生意同冬月诸乡纳粟秆草,牛车阗塞道路,车尾相    

  衔,数千万量不绝,场内堆积如山。诸军打请,营在州北,即往州南仓,不许雇    

  人般担,并要亲自肩来,祖宗之法也。                      

  ●卷二                                  

  ●御街                                  

  坊巷御街,自宣德楼一直南去,约阔二百余步,两边乃御廊,旧许市人买卖    

  于其间,自政和间官司禁止,各安立黑漆杈子,路心又安朱漆杈子两行,中心御    

  道,不得人马行往,行人皆在廊下朱杈子之外。杈子里有砖石砌御沟水两道,    

  宣和间尽植莲荷,近岸植桃李梨杏,杂花相间,春夏之间,望之如绣。        

  ●宣德楼前省府宫宇                            

  宣德楼前,左南廊对左掖门,为明堂颁朔布政府。秘书省右廊南对右掖门。    

  近东则两府八位,西则尚书省。御街大内前南去,左则景灵东宫,右则西宫。近    

  南大晟府,次曰太常寺。州桥曲转,大街面南,曰左藏库。近东郑太宰宅、青鱼    

  市内行、景灵东宫。南门大街以东,南则唐家金银铺、温州漆器什物、大相国寺,   

  直至十三间楼、旧宋门。自大内西廊南去,即景灵西宫,南曲对即报慈寺街、都    

  进奏院、百钟圆药铺,至浚仪桥大街。西宫南皆御廊杈子,至州桥投西大街,乃    

  果子行。街北都亭驿(大辽驿也),相对梁家珠子铺。余皆卖时行纸画花果铺席。   

  至浚仪桥之西。御街一直南去,过州桥,两边皆居民。街东车家炭,张家酒店,    

  次则王楼山洞梅花包子、李家香铺、曹婆婆肉饼、李四分茶。至朱雀门街西过桥,   

  即投西大街,谓之曲院街,街南遇仙正店,前有楼子,后有台,都人谓之“台上”   

  。此一店最是酒店上户,银瓶酒七十二文一角,羊羔酒八十一文一角。街北薛家    

  分茶、羊饭、热羊肉铺。向西去皆妓女馆舍,都人谓之“院街”。御廊西即鹿家    

  包子。余皆羹店、分茶、酒店、香药铺、居民。                  

  ●朱雀门外街巷                              

  出朱雀门东壁,亦人家。东去大街、麦梨巷、状元楼,余皆妓馆,至保康门    

  街。其御街东朱雀门外,西通新门瓦子以南杀猪巷,亦妓馆。以南东西两教坊,    

  余皆居民或茶坊。街心市井,至夜尤盛。过龙津桥南去,路心又设朱漆杈子,如    

  内前。东刘廉访宅,以南太学、国子监。过太学,又有横街,乃太学南门。街南    

  熟药惠民南局。以南五里许,皆民居。又东去横大街,乃五岳观后门。大街约半    

  里许,乃看街亭,寻常车驾行幸,登亭观马骑于此。东至贡院、什物库、礼部、    

  贡院车营务、草场。街南葆真宫,直至蔡河云骑桥。御街至南薰门里街西五岳观,   

  最为雄壮。自西门东去观桥、宣泰桥,柳阴牙道,约五里许,内有中太一宫、佑    

  神观。街南明丽殿、奉灵园。九成宫内安顿九鼎。近东即迎祥池,夹岸垂杨,菰    

  蒲莲荷,凫雁游泳其间,桥亭台榭,棋布相峙,唯每岁清明日放万姓烧香游观一    

  日。龙津桥南西壁邓枢密宅,以南武常巷内曲子张宅、武成王庙。以南张家油饼、   

  明节皇太宅。西去大街,曰大巷口。又西曰清风楼酒店,都人夏月多乘凉于此。    

  以西老鸦巷口军器所,直接第一座桥。自大巷口南去延真观,延接四方道民于此。   

  以南西去小巷口三学院,西去直抵宜男桥小巷,南去即南薰门。其门寻常士庶殡    

  葬车舆,皆不得经由此门而出,谓正与大内相对,唯民间所宰猪,须从此入京,    

  每日至晚,每群万数,止十数人驱逐,无有乱行者。                

  ●州桥夜市                                

  出朱雀门,直至龙津桥。自州桥南去,当街水饭、■肉、干脯。王楼前獾儿、   

  野狐、肉脯、鸡。梅家鹿家鹅鸭鸡免肚肺鳝鱼包子、鸡皮、腰肾、鸡碎,每个不    

  过十五文。曹家从食。至朱雀门,旋煎羊、白肠、脯、黎冻鱼头、姜豉类子、    

  抹脏、红丝、批切羊头、辣脚子、姜辣萝卜。夏月麻腐鸡皮、麻饮细粉、素签纱    

  糖、冰雪冷元子、水晶皂儿、生淹水木瓜、药木瓜、鸡头穰沙糖、绿豆,甘草冰    

  雪凉水、荔枝膏、广芥瓜儿、咸菜、杏片、梅子姜、莴苣笋、芥辣瓜旋儿、细料    

  儿、香糖果子、间道糖荔枝、越梅、离刀紫苏膏、金丝党梅、香枨元,皆用    

  梅红匣儿盛贮。冬月盘兔、旋炙猪皮肉、野鸭肉、滴酥水晶、煎夹子、猪脏之    

  类,直至龙津桥须脑子肉止,谓之杂嚼,直至三更。                

  ●东角楼街巷                               

  自宣德东去东角楼,乃皇城东南角也。十字街南去姜行。高闪街北去,从纱    

  行至东华门街、晨晖门、宝宫,直至旧酸枣门,最是铺席要闹。宣和间展夹城    

  牙道矣。东去乃潘楼街,街南曰“鹰店”,只下贩鹰鹘客,余皆真珠匹帛香药铺    

  席。南通一巷,谓之“界身”,并是金银彩帛交易之所,屋宇雄壮,门面广阔,    

  望之森然,每一交易,动即千万,骇人闻见。以东街北曰潘楼酒店,其下每日自    

  五更市合,买卖衣物书画珍玩犀玉。至平明,羊头、肚肺、赤白腰子、奶房、肚    

  ■、鹑免、鸠鸽、野味、螃蟹、蛤蜊之类讫,方有诸手作人上市买卖另碎作料。    

  饭后饮食上市,如酥蜜食、刺锢、磴砂团子、香糖果子、蜜煎雕花之类。向晚卖    

  河娄头面、冠梳领抹、珍玩动使之类。东去则徐家瓠羹店。街南桑家瓦子,近北    

  则中瓦,次里瓦。其中大小勾栏五十余座。内中瓦子、莲花棚、牡丹棚、里瓦子、   

  夜叉棚、象棚最大,可容数千人。自丁先现、王团子、张七圣辈,后来可有人于    

  此作场。瓦中多有货药、卖卦、喝故衣、探搏、饮食、剃剪、纸画、令曲之类。    

  终日居此,不觉抵暮。                             

  ●潘楼东街巷                               

  潘楼东去十离街,谓之土市子,又谓之竹竿市。又东十字大街,曰从行裹角,   

  茶坊每五更点灯,博易买卖衣服图画花环领抹之类,至晓即散,谓之“鬼市子”。   

  以东街北赵十万宅街,南中山正店、东榆林巷、西榆林巷。北郑皇后宅。东曲首    

  向北墙畔单将军庙,乃单雄信墓也,上有枣树,世传乃枣槊发芽生长成树,又谓    

  之刺家子巷。又投东,则旧曹门街,北山子茶坊,内有仙洞、仙桥,仕女往往夜    

  游,吃茶于彼。又李生菜小儿药铺、仇防御药铺。出旧曹门,朱家桥瓦子。下桥,   

  南斜街、北斜街,内有泰山庙,两街有妓馆。桥头人烟市井,不下州南。以东牛    

  行街、下马刘家药铺、看牛楼酒店,亦有妓馆,一直抵新城。自土市子南去铁屑    

  楼酒店、皇建院街、得胜桥郑家油饼店,动二十余炉,直南抵太庙街、高阳正店,   

  夜市尤盛。土市北去,乃马行街也,人烟浩闹。先至十字街,曰鹩儿市,向东曰    

  东鸡儿巷,向西曰西鸡儿巷,皆妓馆所居。近北街曰杨楼街,东曰庄楼,今改作    

  和乐楼,楼下乃卖马市也。近北曰任店,今改作欣乐楼,对门马铛家羹店。      

  ●酒楼                                  

  凡京师酒店,门首皆缚彩楼欢门,唯任店入其门,一直主廊约百余步,南北    

  天井两廊皆小子,向晚灯烛荧煌,上下相照,浓妆妓女数百,聚於主廊■面上,   

  以待酒客呼唤,望之宛若神仙。北去杨楼,以北穿马行街,东西两巷,谓之大小    

  货行,皆工作伎巧所居。小货行通鸡儿巷妓馆,大货行通牒纸店白矾楼,后改为    

  丰乐楼,宣和间,更修三层相高。五楼相向,各有飞桥栏槛,明暗相通,珠帘绣    

  额,灯烛晃耀。初开数日,每先到者赏金旗,过一两夜,则已元夜,则每一瓦陇    

  中皆置莲灯一盏。内西楼后来禁人登眺,以第一层下视禁中。大抵诸酒肆瓦市,    

  不以风雨寒暑,白昼通夜,骈阗如此。州东宋门外仁和店、姜店,州西宜城楼、    

  药张四店、班楼,金梁桥下刘楼,曹门蛮王家、乳酪张家,州北八仙楼,戴楼门    

  张八家园宅正店,郑门河王家,李七家正店,景灵宫东墙长庆楼。在京正店七十    

  二户,此外不能遍数,其余皆谓之“脚店”。卖贵细下酒,迎接中贵饮食,则第    

  一白厨,州西安州巷张秀,以次保康门李庆家,东鸡儿巷郭厨,郑皇后宅后宋厨,   

  曹门砖筒李家,寺东骰子李家,黄胖家。九桥门街市酒店,彩楼相对,绣旆相招,   

  掩翳天日。政和后来,景灵宫东墙下长庆楼尤盛。                 

  ●饮食果子                                

  凡店内卖下酒厨子,谓之“茶饭量酒博士”。至店中小儿子,皆通谓之“大    

  伯”。更有街坊妇人,腰系青花布手巾,绾危髻,为酒客换汤斟酒,俗谓之“■    

  糟”。更有百姓入酒肆,见子弟少年辈饮酒,近前小心供过,使令买物命妓,取    

  送钱物之类,谓之“闲汉”。又有向前换汤斟酒歌唱,或献果子香药之类,客散    

  得钱,谓之“厮波”。又有下等妓女,不呼自来,筵前歌唱,临时以些小钱物赠    

  之而去,谓之“礼客”,亦谓之“打酒坐”。又有卖红色或果实罗卜之类,不问    

  酒客买与不买,散与坐客,然后得钱,谓之“撒暂”。如此处处有之。唯州桥炭    

  张家、乳酪张家,不放前项人入店,亦不卖下酒,唯以好淹藏菜蔬,卖一色好酒。   

  所谓茶饭者,乃百味羹、头羹、新法鹌子羹、三危羹、二色腰子、虾蕈、鸡蕈、    

  浑炮等羹、旋索粉、玉棋子、群仙羹、假河钝、白渫齑、货鳜鱼、假元鱼、决明    

  兜子、决明汤齑、肉醋托胎衬肠沙鱼、两熟紫苏鱼、假蛤蜊、白肉、夹面子茸割    

  肉、胡饼、汤骨头、乳炊羊肫、羊闹厅、羊角、炙腰子、鹅鸭、排蒸荔枝腰子、    

  还元腰子、烧臆子、入炉细项、莲花鸭、签酒炙肚肱、虚汁垂丝羊头、入炉羊羊    

  头、签鹅鸭、签鸭、签盘兔、炒兔、葱泼兔、假野狐、金丝肚羹、石肚羹、假炙    

  獐、煎鹌子、生炒肺、炒蛤蜊、炒蟹、炸蟹、洗手蟹之类,逐时旋行索唤,不许    

  一味有阙,或别呼索变。造下酒亦即时供应。又有外来托卖炙鸡、燠鸭、羊脚子、   

  点羊头、脆筋巴子、姜虾、酒蟹、獐巴、鹿脯、从食蒸作、海鲜时果、旋切莴苣    

  生菜、西京笋。又有小儿子,着白虔布衫,青花手巾,挟白磁缸子,卖辣菜。又    

  有托小盘卖干果子,乃旋炒银杏、栗子、河北鹅梨、梨条、梨干、梨肉、胶枣、    

  枣圈、桃圈、核桃、肉牙枣、海红嘉庆子、林檎旋乌李、李子旋樱桃、煎西京雪    

  梨、夫梨、甘棠梨、凤栖梨、镇府浊梨、河阴石榴、河阳查子、查条、沙苑■■、   

  回马孛萄、西川乳糖、狮子糖、霜蜂儿、橄榄、温柑、绵枨金桔、龙眼、荔枝、    

  召白藕、甘蔗、漉梨、林檎干、枝头干、芭蕉干、人面子、马览子、榛子、榧子、   

  虾具之类。诸般蜜煎香药、果子罐子、党梅、柿膏儿、香药、小元儿、小腊茶、    

  鹏沙元之类。更外卖软羊诸色包子,猪羊荷包,烧肉干脯,玉板鲜、片酱之    

  类。其余小酒店,亦卖下酒,如煎鱼、鸭子、炒鸡免、煎燠肉、梅汁、血羹、粉    

  羹之类。每分不过十五钱。诸酒店必有厅院,廊庑掩映,排列小子,吊窗花竹,   

  各垂帘幕,命妓歌笑,各得稳便。                        

  ●卷三                                  

  ●马行街北诸医铺                             

  马行北去,乃小货行,时楼大骨传药铺,直抵正系旧封丘门,两行金紫医官    

  药铺,如杜金钩家、曹家、独胜元、山水李家,口齿咽喉药;石鱼儿、班防御、    

  银孩儿、柏郎中家,医小儿;大鞋任家,产科。其余香药铺席、官员宅舍、不欲    

  遍记。夜市北州桥又盛百倍,车马阗拥,不可驻足,都人谓之“里头”。       

  ●大内西右掖门外街巷                           

  大内西去右掖门、袄庙,直南浚仪桥街,西尚书省东门,至省前横街南,即    

  御史台,西即郊社。省南门正对开封府后墙,省西门谓之西车子曲,史家瓠羹、    

  万家馒头,在京第一。次曰吴起庙。出巷乃大内西角楼大街,西去踊路街,南太    

  平兴国寺后门,北对启圣院街,以西殿前司相对清风楼、无比客店、张戴花洗面    

  药、国太丞张老儿金龟儿、丑婆婆药铺、唐家酒店,直至梁门,正名阖阊。出梁    

  门西去,街北建隆观,观内东廊于道士卖齿药,都人用之。街南蔡太师宅,西去    

  州瓦子,南自汴河岸,北抵梁门大街亚其里瓦,约一里有余,过街北即旧宜城楼。   

  近西去金梁桥街、西大街、荆筐儿药铺、枣王家金银铺。近北巷口熟药惠民西局。   

  西去瓮市子,乃开封府刑人之所也。西去盖防御药铺,大佛寺。都亭西驿,相对    

  京城守具所。自瓮市子北去大街,班楼酒店,以北大三桥子,至白虎桥,直北即    

  卫州门。                                   

  ●大内前州桥东街巷                            

  大内前州桥之东,临汴河大街,曰相国寺,有桥平正,如州桥,与保康门相    

  对。桥西贾家瓠羹,孙好手馒头,近南即保康门潘家黄耆圆。延宁宫禁,女道士    

  观,人罕得入。街西保康门瓦子,东去沿城皆客店,南方官员商贾兵级,皆於此    

  安泊。朱芝四圣观、袜拗巷。以东城角定力院,内有朱梁高祖御容。出保康门外,   

  新建三尸庙、德安公庙。南至横街,西去通御街,曰麦稍巷口。以南太学东门,    

  水柜街余家染店。以南街东法去寺。又西去横街、张驸马宅。寺南佑神观后门。    

  ●祖国寺内万姓交易                            

  相国寺每月五次开放万姓交易,大三门上皆是飞禽猫犬之类,珍禽奇兽,无    

  所不有。第二、三门皆动用什物,诞中设彩幕露屋义铺,卖铺合、簟席、屏帏、    

  洗漱、鞍辔、弓剑、时果、腊脯之类。近佛殿,孟家道院王道人蜜煎,赵文秀笔,   

  及潘谷墨,占定两廊,皆诸寺师姑卖绣作、领抹、花朵、珠翠头面、生色销金花    

  样幞头帽子、特髻冠子、绦线之类。殿后资圣门前,皆书籍玩好图画及诸路罢任    

  官员土物香药之类。后廊皆日者货术传神之类。寺三门阁上并资圣门,各有金铜    

  铸罗汉五百尊、佛牙等,凡有斋供,皆取旨方开三门。左右有两瓶琉璃塔,寺内    

  有智海、惠林、宝梵、河沙东西塔院,乃出角院舍,各有住持僧官,每遇斋会,    

  凡饮食茶果,动使器皿,虽三五百分,莫不咄嗟而办。大殿两廊,皆国朝名公笔    

  迹,左壁画炽盛光佛降九曜鬼百戏,右壁佛降鬼子母揭盂。殿庭供献乐部马队之    

  类。大殿朵廊,皆壁隐楼殿人物,莫非精妙。                   

  ●寺东门街巷                               

  寺东门大街,皆是幞头、腰带、书籍、冠朵铺席,丁家素茶。寺南即录事项    

  妓馆。绣巷皆师姑绣作居住。北即小甜水巷,巷内南食店甚盛,妓馆亦多。向北    

  李庆糟姜铺。直北出景灵宫东门前。又向北曲东李务街、高头街、妾行后巷,乃    

  脂皮画曲妓馆。南北讲堂巷、孙殿丞药铺、靴店。出界身北巷,巷口宋家生药铺,   

  铺中两壁,皆李成所画山水。自景灵宫东门大街向东,街北旧乾明寺,沿火改作    

  五寺三监。以东向南曰第三条甜水巷,以东熙熙楼客店,都下着数。以东街南高    

  阳正店,向北入马行。向东,街北曰车略院,南曰第二甜水巷。以东审计院,以    

  东桐树子韩家,直抵太庙前门。南往观音院,乃第一条甜水巷也。太庙北入榆林    

  巷,通曹门大街,不能遍数也。                         

  ●上清宫                                 

  上清宫,在新宋门里街北,以西茆山下院。醴泉观,在东水门里。观音院,    

  在旧宋门后太庙南门。景德寺,在上清宫背,寺前有桃花洞,皆妓馆。开宝寺,    

  在旧封丘门外斜街子,内有二十四院,惟仁王院最盛。天清寺,在州北清晖桥。    

  兴德院,在金水门外。长生宫,在鹿家巷。显宁寺,在炭场巷。北婆台寺,在陈    

  州门里。兜率寺,在红门道地。踊佛寺,在州西草场巷街。南十方静因院,在州    

  西油醋巷。浴室院,在第三条甜水巷。福田院,在旧曹门外。报恩寺,在卸盐巷。   

  太和宫女道士,在州西洪桥子大街。洞元观又道士,在班楼北。瑶华宫,在金水    

  门外。万寿观,在旧酸枣门外十王宫前。                     

  ●马行街铺席                               

  马行北去旧封丘门外袄庙斜街州北瓦子,新封皇门大街两边民户铺席外,余    

  诸班直军营相对,至门约十里余,其余坊巷院落,纵横万数,莫知纪极。处处拥    

  门,各有茶坊酒店,勾肆饮食。市井经纪之家,往往只于市店旋买饮食,不置家    

  蔬。北食则矾楼前李四家、段家■物、石逢巴子,南食则寺桥金家、九曲子周家,   

  最为屈指。夜市直至三更尽,才五更又复开张。如要闹去处,通晓不绝。寻常四    

  梢远静去处,夜市亦有■酸■、猪胰、胡饼、和菜饼、獾儿、野狐肉、果木翘羹、   

  灌肠、香糖果子之类。冬月虽大风雪阴雨,亦有夜市:类子姜豉、抹脏、红丝水    

  晶脍、煎肝脏、蛤蜊、螃蟹、胡桃、泽州饧、奇豆、鹅梨、石榴、查子、漓理、    

  糍糕、团子、盐豉汤之类。至三更方有提瓶卖茶者。盖都人公私荣干,夜深方归    

  也。                                     

  ●般载杂卖                                

  东京般载车,大者曰“太平”,上有箱无盖,箱如构栏而平,板壁前出两木,   

  长二三尺许,驾车人在中间,两手扶捉鞭里驾之,前列骡或驴二十余,前后作两    

  行;或牛五七头拽之。车两轮与箱齐,后有两斜木脚拖夜;中间悬一铁铃,行即    

  有声,使远来者车相避。乃于车后系驴骡二头,遇下峻险桥路,以鞭唬之,使倒    

  坐缍车,令缓行也。可载数十石。官中车惟用驴差小耳。其次有“平头车”,亦    

  如“太平车”而小,两轮前出长木作辕木,梢横一木,以独牛在辕内,项负横木,   

  人在一边,以手牵牛鼻绳驾之,酒正店多以此载酒梢桶矣。梢桶如长水桶,面安    

  靥口,每梢三斗许,一贯五百文。又有宅眷坐车子,与“平头车”大抵相似,但    

  棕作盖,及前后有构栏门,垂帘。又有独轮车,前后二人把驾,两旁两人扶拐,    

  前有驴拽,谓之“串车”,以不用耳子转轮也。般载竹木瓦石。但无前辕,止一    

  人或两人推之。此画往往卖糕及糕麋之类人用,不中载物也。平盘两轮,谓之“    

  浪子车”,唯用人拽。又有载巨石大木,只有短梯盘而无轮,谓之“痴车”,皆    

  省人力也。又有驼骡驴驮子,或皮或竹为之,如方匾竹差,两搭背上,斛礼则用    

  布袋驼之。                                  

  ●都市钱陌                                

  都市钱陌,官用七十七,街市通用七十五,鱼肉菜七十二陌,金银七十四,    

  珠珍、雇婢妮、买虫蚁六十八,文字五十六陌,行市各有长短使用。         

  ●雇觅人力                                

  凡雇觅人力,干当人、酒食、作匠之类,各有行老供雇。觅女使即有引至牙    

  人。                                     

  ●防火                                  

  每坊巷三百步许,有军巡铺屋一所,铺兵五人,夜间巡警收领公事。又于高    

  处砖砌望火楼,楼上有人卓望。下有官屋数间,屯驻军兵百余人,及有救火家事,   

  谓如大小桶、酒子、麻搭、斧锯、梯子、火叉、大索、铁猫儿之类。每遇有遗火    

  去处,则有马军奔报。军厢主马步军、殿前三衙、开封府各领军级扑灭,不劳百    

  姓。                                     

  ●天晓诸人入市                              

  每日交五更,诸寺院行者打铁牌子或木鱼循门报晓,亦各分地分,日间求化。   

  诸趋朝入市之人,闻此而起。诸门桥市井已开,如瓠羹店门首坐一小儿,叫饶骨    

  头,间有灌肺及炒肺。酒店多点灯烛沽卖,每分不过二十文,并粥饭点心。亦间    

  或有卖洗面水,煎点汤茶药者,直至天明。其杀猪羊作坊,每人担猪羊及车子上    

  市,动即百数。如果木亦集于朱雀门外及州桥之西,谓之果子行。纸画儿亦在彼    

  处,行贩不绝。其卖麦面,每秤作一布袋,谓之“一宛”;或三五秤作一宛,用    

  太平车或驴马驮之,从城外守门入城货卖,至天明不绝。更有御街州桥至南内前    

  趁朝卖药及饮食者,吟叫百端。                         

  ●诸色杂卖                                

  若养马,则有两人日供切草;养犬则供饧糟;养猫则供猫食并小鱼。其锢路、   

  钉饺、箍桶、修整动使、掌鞋、刷腰带、修幞头帽子、补角冠。日供打香印者,    

  则管定辅席人家眚额,时节即印施佛像等。其供人家打水者,各有地分坊巷,及    

  有使漆、打钗环、荷大斧斫柴、换扇子柄、供香饼子、炭团,夏月则有洗毡淘井    

  者,举意皆在目前。或军营放停,乐人动鼓乐于空闲,就坊巷引小儿妇女观看,    

  散糖果子之类,谓之“卖梅子”,又谓之“把街”。每日如宅舍宫院前,则有就    

  门卖羊肉、头肚、腰子、白肠、鹑兔鱼虾、退毛鸡鸭、蛤蜊、螃蟹、杂燠、香药    

  果子,博卖冠梳领抹、头面衣着、动使铜铁器、衣箱、磁器之类。亦有扑上件物    

  事者,谓之“勘宅”。其后街或闲空处团转盖屋,向背聚居,谓之“院子”,皆    

  小民居止,每日卖蒸梨枣、黄糕麋、宿蒸饼、发牙豆之类。每遇春时,宫中差人    

  夫监淘在城渠,别开坑盛淘出者泥,谓之“泥盆”,候官差人来检视了方盖覆。    

  夜间出入,月黑宜照管也。                           

  ●卷四                                  

  ●军头司                                 

  军头司每旬休按阅内等子、相扑手、剑棒手格斗。诸军营殿前指挥使直,在    

  禁中有左右班、内殿直、散员、散都头、散直、散指挥。御龙左右直系打御从物:   

  御龙、骨朵子。直弓箭、直弩、直习驭、直骑御马、钧容直、招箭班、金枪班、    

  银枪班。殿侍诸军东西五班常入只候,每日教阅野战。每遇诸路解到武艺人,对    

  御格斗。天武、捧日、龙卫、神卫,各二十指挥,谓之上四军,不出戍。骁骑、    

  云骑,拱圣、龙猛、龙奇,各十指挥。殿前司、步军司有虎翼各二十指挥,虎翼    

  水军、宣武各十五指挥,神勇、广勇各十指挥,飞山、床子弩、雄武、广固等指    

  挥。诸司则宣效六军,武肃、武和、街道司诸司诸军指挥,动以百数。诸宫观宅    

  院各有清卫厢军禁军剩员十指挥。其余工匠、修内司、八作司、广固作坊、后苑    

  作坊、书艺局、绫锦院、文绣院、内酒坊、法酒库、牛羊司、酒醋库、仪鸾司、    

  翰林司、喝探、武严、辇官、车子院、皇城官、亲从官、亲事官、上下宫、皇城、   

  黄皂院子、涤除,各有指挥,记省不尽。                     

  ●皇太子纳妃                               

  皇太子纳妃,卤部仪仗,宴乐仪卫。妃乘厌翟车,车上设紫色团盖,四柱维    

  幕,四重大带,四马驾之。                           

  ●公主出降                                

  公主出降,亦设仪伏、行幕、步障、水路。凡亲王公主出则有之。皆系街道    

  司兵级数十人,各执扫具、镀金银水桶,前导洒之,名曰“水路”。用檐床数百,   

  铺设房卧,并紫衫卷脚幞头。天武官抬舁。又有宫嫔数十,皆真珠钗插吊朵玲珑    

  簇罗头面,红罗销金袍帔,乘马双控双搭青盖前导,谓之“短镫”。前后用红罗    

  销金掌扇遮族,乘金铜檐子,覆以剪棕,朱红梁脊,上列渗金铜铸去凤花朵檐子,   

  约高五尺许,深入尺,阔四尺许,内容六人,四维垂绣额珠帘,白藤间花。匡箱    

  之外,两壁出栏槛皆缕金花,装雕木人物神仙。出队两竿十二人,竿前后皆设绿    

  丝绦金鱼勾子勾定。                              

  ●皇后出乘舆                               

  皇太后、皇后出乘者,谓之“舆”。比檐子稍增广,花样皆龙,前后檐皆剪    

  棕,仪伏与驾出相似而少,仍无驾头、警跸耳。士庶家与贵家婚嫁,亦乘檐子,    

  史夫脊上铜凤花朵,左右两军,自有假赁所在。以至从人衫帽衣服从物俱可赁,    

  不须借莉。余命妇王宫士庶通乘坐车子,如檐子样制,亦可容六人,前后有小勾    

  栏,底下轴贯两兵朱轮,前出长辕约七八尺,独牛驾之,亦可假赁。         

  ●杂赁                                  

  若囱事出殡,自上而下,囟肆各有体例。如方相、车舆、结络、彩帛,皆有    

  定价,不须劳力。寻常出街市干事,稍似路远倦行,逐坊巷桥市,自有假赁鞍马    

  者,不过百钱。                                

  ●修整杂货及斋僧请道                           

  傥欲修整屋宇,泥补墙壁,生辰忌日,欲设斋僧尼道士,即早辰桥市街巷口    

  皆有木竹匠人,谓之杂货工匠,以至杂作人夫,道士僧人,罗立会聚,候人请唤,   

  谓之“罗斋”。竹木作料,亦有铺席。砖瓦泥匠,随手即就。            

  ●筵会假赁                                

  凡民间吉荔筵会,椅桌陈设,器皿合盘,酒檐动使之类,自有茶酒司管赁。    

  吃食下酒,自有厨司,以至托盘、下请书、安排坐次、尊前执事歌说观酒,谓之    

  “白席人”。总谓之“四司人”。欲就园馆亭寺院游赏命客之类,举意便办,亦    

  各有地分,承揽排备,自有则例,亦不敢过越取钱。虽百十分,厅馆整肃,主人    

  只出钱而已,不用费力。                            

  ●会仙酒楼                                

  如州东仁和店、新门里会仙楼正店,常有百十分厅馆,动使各各足备,不尚    

  少阙一件。大抵都人风俗奢侈,度量稍宽,凡酒店中不问何人,止两人对坐饮酒,   

  亦须用注碗一副,盘盏两副,果菜碟各五片,水菜碗三五只,即银近百两矣。虽    

  一人独饮,碗遂亦用银盂之类。其果子菜蔬,无非精洁。若别要下酒,即使人外    

  买软羊、龟背、大小骨、诸色包子、玉板、生削巴子、瓜姜之类。         

  ●食店                                  

  大凡食店,大者谓之“分茶”,则有头羹、石髓羹、白肉、胡饼、软羊、大    

  小骨角、炙犒腰子、石肚羹、入炉羊罨、生软羊面、桐皮面、姜泼刀、回刀、冷    

  淘、横子、寄炉面饭之类。吃全茶,饶齑头羹。更有川饭店,则有插肉面、大燠    

  面、大小抹肉淘、剪燠肉、杂煎事件、事熟烧饭。更有南食店:鱼兜子、桐皮熟    

  脍面、煎鱼饭。又有瓠羹店,门前以枋木及花样启结缚如山棚,上挂成边猪羊,    

  相间三二十边。近里门面窗户,皆朱绿装饰,谓之“欢门”。每店各有厅院东西    

  廊称呼坐次。客坐,则一人执箸纸,遍问坐客。都人侈纵,百端呼索,或热或冷,   

  或温或整,或绝冷、精浇、■浇之类,人人索唤不同。行菜得之,近局次立,从    

  头唱念,报与局内。当局者谓之“铛头”,又曰“着案”讫。须臾,行菜者左手    

  杈三碗、右臂自手至肩驮叠约二十碗,散下尽合各人呼索,不容差错。一有差错,   

  坐客白之主人,必加叱骂,或罚工价,甚者逐之。吾辈入店,则用一等琉璃浅棱    

  碗,谓之“碧碗”,亦谓之“造羹”,菜蔬精细,谓之“造齑”,每碗十文。面    

  与肉相停,谓之“合羹”;又有“单羹”,乃半个也。旧只用匙,今皆用箸矣。    

  更有插肉、拨刀、炒羊、细物料、棋子、锟饨店。及有素分茶,如寺院斋食也。    

  又有菜面、胡蝶齑■吏,及卖随饭、荷包、白饭、旋切细料〓〓儿、瓜齑、罗卜    

  之类。                                    

  ●肉行                                  

  坊巷桥市,皆有肉案,列三五人操刀,生熟肉从便索唤,阔切、片批、细抹、   

  顿刀之类。至晚即有燠爆熟食上市。凡买物不上数钱得者是数。           

  ●饼店                                  

  凡饼店有油饼店,有胡饼店。若油饼店,即卖蒸饼、糖饼、装合、引盘之类。   

  胡饼店即卖门油、菊花、宽焦、侧厚、油栗、髓饼、新样满麻。每案用三五人捍    

  剂卓花入炉。自五更卓案之声远近相闻。唯武成王庙前海州张家、皇建院前郑家    

  最盛,每家有五十余炉。                            

  ●鱼行                                  

  卖生鲁则用浅抱桶,以柳叶间串清水中浸,或循街出卖,每日早惟新郑门、    

  西水门、万胜门,如此生鱼有数千檐入门。冬用即黄河诸远处客鱼来,谓之“车    

  鱼”,每斤不上一百文。                            

  ●卷五                                  

  ●民俗                                  

  凡百所卖饮食之人,装鲜净盘合器皿,车檐动使奇巧,可爱食味和羹,不敢    

  草略。其卖药卖卦,皆具冠带。至于乞丐者,亦有规格。稍似懈怠,众所不容。    

  其士农工商诸行百户衣装,各有本色,不敢越外。谓如香铺裹香人,即顶帽披背;   

  质库掌事,即着皂衫角带不顶帽之类。街市行人,便认得是何色目。加之人情高    

  谊,若见外方人为都人凌欺,众必救护之。或见军铺收领到斗争公事,横身劝救,   

  有陪酒食檐官方救之者,亦无惮也。或有从外新来,邻左居住,则相借莉动使,    

  献遣汤茶,指引买卖之类。更有提茶瓶之人,每日邻里互相支茶,相问动静。凡    

  百吉凶之家,人皆盈门。其正酒店户,见脚店三两次打酒,便敢借与三五百两银    

  器。以至贫下人家,就店呼酒,亦用银器供送。有连夜饮者,次日取之。诸妓馆    

  只就店呼酒而已,银器供送,亦复如是。其阔略大量,天下无之也。以其人烟浩    

  穰,添十数万众不加多,减之不觉少。所谓花阵酒地,香山药海。别有幽坊小巷,   

  燕馆歌楼,举之万数,不欲繁碎。                        

  ●京瓦伎艺                                

  崇、观以来,在京瓦肆伎艺:张延叟,《孟子书》。主张小唱:李师师、徐    

  婆惜、封宜奴、孙三四等,诚其角者。嘌唱弟子:张七七、王京奴、左小四、安    

  娘、毛团等。教坊减罢并温习:张翠盖、张成弟子、薛子大、薛子小、俏枝儿、    

  杨总惜、周寿奴、称心等。般杂剧:杖头傀儡,张金线。李外宁,药发傀儡。张    

  臻妙、温奴哥、真个强、没勃脐、小掉刀,筋骨上索杂手伎。浑身眼、李宗正、    

  张哥,球仗喝弄。孙宽、孙十五、曾无党、高恕、李教详,讲史。李■、杨中立、   

  张十一、徐明、赵世亨、贾九,小说。王颜喜、盖中宝、刘名广,散乐。张真奴,   

  舞旋。杨望京,小作相扑、杂剧、掉刀、蛮牌。董十五、赵七、曹保义、朱婆儿、   

  没困驼、风僧哥、俎六姐,影戏。丁仪、瘦吉等,弄乔影戏。刘百禽,弄虫蚁。    

  孔三传、耍秀才、诸宫调。毛详、霍百丑,商谜。吴八儿,合生。张山人,说诨    

  话。刘乔、河北子、帛遂、吴牛儿、达眼五、重明乔、骆驼儿、李敦等,杂班。    

  外入孙三神鬼。霍四究,说《三分》。尹常卖,《五代史》。文八娘,叫果子。    

  其余不可胜数。不以风雨寒暑。诸棚看人,日日如是。教坊钧容直,每遇旬休安    

  乐,亦许人观看。每遇内宴前一月,教坊内勾集弟子小儿,习队舞,作乐杂剧节    

  次。                                     

  ●娶妇                                  

  凡娶媳妇,先起草贴子,两家允许,然后起细贴子,序三代名讳,议亲人有    

  服亲田产官职之类。次檐许口酒,以络盛酒瓶,装以大花八朵、罗绢生色或银胜    

  八杖,又以花红缴詹上,谓之“缴檐红”,与女家。女家以淡水二瓶,活鱼三五    

  个,箸一双,悉送在元酒瓶内,谓之“回鱼■”。或下小定、大定,或相媳妇与    

  不相。若相媳妇,即男家亲人或婆往女家看中,即以钗子插冠中,谓之“插钗子”   

  ;或不入意,即留一两端彩段,与之压惊,则此亲不谐矣。其媒人有数等,上等    

  戴盖头,着紫背子,说官亲宫院恩泽;中等戴冠子,黄包髻背子,或只系裙手,    

  把青凉伞儿,皆两人同行。下定了,即旦望媒人传语。遇节序,即以节物头面羊    

  酒之类追女家,随家丰俭。女家多回巧作之类。次下财礼,次报成结日子。次过    

  大礼,先一日或是日上下催妆冠帔花粉,女家回公掌花幞头之类。前一日女家先    

  来挂帐,铺设房卧,谓之“铺房”。女家亲人有茶酒利市之类。至迎娶日,儿家    

  以车子或花檐子发迎客引至女家门,女家管待迎客,与之彩段,作乐催妆上车檐,   

  从人未肯起,炒咬利市,谓之“起檐子”,与了然后行。迎客先回至儿家门,从    

  人及儿家人乞觅利市钱物花红等,谓之“杜门”。新妇下车子,有阴阳人执斗,    

  内盛谷豆钱果草节等■祝,望门而撒,小儿辈争拾之,谓之“撒谷豆”,俗云厌    

  青羊等杀神也。新人下车檐,踏青布条或毡席,不得踏地,一人捧镜倒行,引新    

  人跨鞍蓦草及秤上过,入门,于一室内当中悬帐,谓之“从虚帐”;或只径入房    

  中坐于床上,亦谓之“坐富贵”。其送女客,急三盏而退,谓之“走送”。众客    

  就筵三杯之后,婿具公掌花胜簇面,于中堂升一榻,上置椅子,谓之“高坐”,    

  先媒氏请,次姨氏或妗氏请,各斟一杯饮之,次丈母请,方下坐。新人门额,用    

  彩一段,碎裂其下,横抹挂之,婿入房,即众争扯小片而去,谓之“利市缴门红”   

  。婿于床前请新妇出,二家各出彩段,绾一同心,谓之“牵巾”,男挂于笏,妇    

  搭于手,男倒行出,面皆相向,至家庙前参拜毕,女复倒行,扶入房讲拜,男女    

  各争先后对拜毕,就床,女向左,男向右坐,妇女以金钱彩果散掷,谓之“撒帐”   

  。男左女右,留少头发,二家出匹段、钗子、木梳、头须之类,谓之“合髻”。    

  然后用两盏以彩结连之,互饮一盏,谓之“交杯酒”。饮讫掷盏,并花冠子于床    

  下,盏一仰一合,俗云“大吉”,则众喜贺。然后掩帐讫。宫院中即亲随人抱女    

  婿去,已下人家即行出房,参谢诸亲,复就坐饮酒。散后。次日五更,用一卓,    

  盛镜台镜子于其上,望上展拜,谓之“新妇拜堂”。次拜尊长亲戚,各有彩段巧    

  作鞋枕等为献,谓之“赏贺”。尊长则复换一匹回之,谓之“答贺”。婿往参妇    

  家,谓之“拜门”。有力能趣办,次日即往,谓之“复面拜门”,不然,三日七    

  日皆可,赏贺亦如女家之礼。酒散,女家具鼓吹从物,迎婿还家,三日,女家送    

  彩段油蜜蒸饼,谓之“蜜和油蒸饼”。其女家来作会,谓之“暖女”。七日则取    

  女归,盛送彩段头面与之,谓之“洗头”。一月则大会相庆,谓之“满月”。自    

  此以后,礼数简矣。                              

  ●育子                                  

  凡孕妇入月,于初一日父母家以银盆,或丽或彩画盆,盛粟秆一束,上以锦    

  绣或生色帕复盖之,上插花朵及通草,帖罗五男二女花样,用盘合装,送馒头,    

  谓之“分痛”。并作眠羊、卧鹿羊、生果实,取其眠卧之义。并牙儿衣物绷籍等,   

  谓之“催生”。就蓐分娩讫,人争送粟粟炭醋之类。三日落脐灸囟。七日谓之“    

  一腊”。至满月则生色及绷绣钱,贵富家金银犀玉为之,并果子,大展洗儿会。    

  亲宾盛集,煎香汤于盆中,下果子彩钱葱蒜等,用数丈彩绕之,名曰“围盆”。    

  以钗子搅水,谓之“搅盆”。观者各撒钱于水中,谓之:“添盆”。盆中枣子直    

  立者,妇人争取食之,以为生男之征。浴儿毕,落胎发,遍谢坐客,抱牙儿入他    

  人房,谓之“移窠”。生子百日,置会,谓之“百■”。至来岁生日,谓之“周    

  ■”,罗列盘厉于地,盛果木、饮食、官诰、笔研、笄秤等经卷针钱应用之物,    

  观其所先拈者,以为征兆,谓之“试■”。此小儿之盛礼也。            

  ●卷六                                  

  ●正月                                  

  正月一日年节,开封府放关扑三日。士庶自早互相庆贺,坊巷以食物动使果    

  实柴炭之类,歌叫关扑。如马行、潘楼街,州东宋门外,州西梁门外踊路,州北    

  封丘门外,及州南一带,皆结彩棚,铺陈冠梳、珠翠、头面、衣着、花朵、领抹、   

  靴鞋、玩好之类。间列舞场歌馆,车马交驰。向晚,贵家妇女纵赏关赌,入场观    

  看,入市店馆宴,惯习成风,不相笑励。至寒食冬至三日亦如此。小民虽贫者,    

  亦须新洁衣服,把酒相酬尔。                          

  ●元旦朝会                                

  正旦大朝会,车驾坐大庆殿,有介胄长大人四人立于殿角,谓之“镇殿将军”   

  。诸国使人入贺。殿庭列法驾仪仗,百官皆冠冕朝服,诸路举人解首,亦士服立    

  班,其服二量冠、白袍青缘。诸州进奏吏,各执方物入献。诸国使人,大辽大使    

  顶金冠,后檐尖长,如大莲叶,服紫窄袍,金蹀躞;副使展裹金带,如汉服。大    

  使拜则立左足,跪右足,以两手着右肩为一拜。副使拜如汉仪。夏国使副,皆金    

  冠、短小样制服、绯窄袍、金蹀躞、吊敦背,叉手展拜。高丽与南番交州使人,    

  并如汉仪。回纥皆长髯高鼻,以匹帛缠头,散披其服。于阗皆小金花毡笠、金丝    

  战袍、束带,并妻男同来,乘骆驼,毡兜铜铎入贡。三佛齐皆瘦脊缠头、绯衣、    

  上织成佛面。又有南蛮五姓潘,皆椎髻乌毡,并如僧人,礼拜入见。旋赐汉装锦    

  袄之类。更有真■、大理、大石等国,有时来朝贡。其大辽使人,在都亭驿,夏    

  国在教亭西驿,高丽在梁门外安州巷同文馆,回纥、于阗在礼宾院,诸番国在瞻    

  云馆或怀远驿。唯大辽、高丽就馆赐宴。大辽使人朝见讫,翌日诣大相国寺烧香,   

  次日诣南御苑射弓,朝延旋选能射武臣伴射,就彼赐晏,三节人皆与焉。先列招    

  箭班十余于垛子前。使人多用弩子射,一裹无脚小幞头子锦袄子辽人,踏开弩子,   

  舞旋■箭,过与使人,彼窥得端正,止令使人发牙。例本朝伴射用弓箭。中的则    

  赐闹装、银鞍马、衣着、金银器物有差。伴射得捷,京师市井儿遮路争献口号,    

  观者如堵。翌日人使朝辞。朝退,内前灯山已上彩,其速如神。           

  ●立春                                  

  立春前一日,开封府进春牛入禁中鞭春。开封、祥符两县,置春牛于府前。    

  至日绝早,府僚打春,如方州仪。府前左右,百姓卖小春牛,往往花装栏坐,上    

  列百戏人物,春幡雪柳,各相献遗。春日,宰执亲王百官,皆赐金银幡胜。入贺    

  讫,戴归私第。                                

  ●元宵                                  

  正月十五日元宵,大内前自岁前冬至后,开封府绞缚山棚,立木正对宣德楼,   

  游人已集御街两廊下。奇术异能,歌舞百戏,鳞鳞相切,乐声嘈杂十余里,击丸    

  蹴■,踏索上竿。赵野人,倒吃冷淘。张九哥,吞铁剑。李外宁,药法傀儡。小    

  健儿,吐五色水、旋烧泥丸子。大特落,灰药。■儿,杂剧。温大头、小曹,稽    

  琴。党千,箫管。孙四,烧炼药方。五十二,作剧术。邹遇、田地广,杂扮。苏    

  十、孟宣,筑球。尹常卖,《五代史》。刘百禽,虫蚁。杨文秀,鼓笛。更有猴    

  呈百戏,鱼跳刀门,使唤蜂蝶,追呼蝼蚁。其余卖药,卖卦、沙书地谜,奇巧百    

  端,日新耳目。至正月七日,人使朝辞出门,灯山上彩,金碧相射,锦绣交辉。    

  面北悉以彩结,山■上皆画神仙故事。或坊市卖药卖卦之人,横列三门,各有彩    

  结金书大牌,中曰“都门道”,左右曰“左右禁卫之门”,上有大牌曰“宣和与    

  民同乐”。彩山左右,以彩结文殊、普贤,跨狮子白象,各于手指出水五道,其    

  手摇动。用辘轳绞水上灯山尖高处,用木柜贮之,逐时放下,如瀑布状。又于左    

  右门上,各以草把缚成戏龙之状,用青幕遮笼,草上密置灯烛数万盏,望之蜿蜒    

  如双龙飞走。自灯山至宣德门楼横大街,约百余丈,用棘围绕,谓之“棘盆”,    

  内设两长竿高数十丈,以绘彩结束,纸糊百戏人物,悬于竿上,风动宛若飞仙。    

  内设乐棚,差衙前乐人作乐杂戏,并左右军百戏,在其中驾坐一时呈拽。宣德楼    

  上,皆垂黄缘,帘中一位,乃御座。用黄罗设一彩棚,御龙直执黄盖掌扇,列于    

  帘外。两朵楼各挂灯■一枚,约方圆丈余,内燃椽烛,帘内亦作乐。宫嫔嬉笑之    

  声,下闻于外。楼下用枋木垒成露台一所,彩结栏槛,两边皆禁卫排立,锦袍,    

  幞头簪赐花,执骨朵子,面此乐棚。教坊钧容直、露台弟子,更互杂剧。近门亦    

  有内等子班直排立。万姓皆在露台下观看,乐人时引万姓山呼。           

  ●十四日车驾幸五岳观                           

  正月十四日,车驾幸五岳观迎祥池,有对御(谓赐群臣宴也)。至晚还内围    

  子,亲从官皆顶球头大帽,簪花,红锦团答戏狮子衫,金镀天王腰带,数重骨朵。   

  天武官皆顶双卷脚幞头,紫上大搭天鹅结带宽衫。殿前班顶两脚屈曲向后花装幞    

  头,着绯青紫三色〓金线结带望仙花袍,跨弓剑,乘马,一扎鞍辔,缨绋前导。    

  御龙直一脚指天一脚圈曲幞头,着红方胜锦袄子,看带束带,执御从物,如金交    

  椅、唾盂、水罐、果垒、掌扇、缨绋之类。御椅子皆黄罗珠蹙背座,则亲从官执    

  之。诸班直皆幞头锦袄束带,每常驾出有红纱贴金烛笼二百对,元宵加以琉璃玉    

  柱掌扇灯。快行家各执红纱珠络灯笼。驾将至,则围子数重,外有一人捧月样兀    

  子锦,覆于马上。天武官十余人,簇拥扶策,喝曰“看驾头! ”次有吏部小使臣    

  百余,皆公裳,执珠络■仗,乘马听唤。近侍余官皆服紫绯绿公服,三衙太尉、    

  知、御带罗列前导,两边皆内等子。选诸军膂力者,着锦袄顶帽,握拳顾望,    

  有高声者捶之流血。教坊钧容直乐部前引,驾后诸班直马队作乐,驾后围子外左    

  则宰执侍从,右则亲王、宗室、南班官。驾近,则列横门十余人击鞭,驾后有曲    

  柄小红绣伞,亦殿侍执之于马上。驾入灯山,御辇院人员辇前喝“随竿媚来”,    

  御辇团转一遭,倒行观灯山,谓之“鹁鸽旋”,又谓之“踏五花儿”,则辇官有    

  喝赐矣。驾登宣德楼,游人奔赴露台下。                     

  ●十五日驾诣上清宫                            

  十五日诣上清宫,亦有对御,至晚回内。                   

  ●十六日                                 

  十六日车驾不出,自进早膳讫,登门乐作,卷帘,御座临轩,宣万姓。先到    

  门下者,犹得瞻见天表,小帽红袍,独卓子。左右近侍,帘外伞扇执事之人。须    

  臾下帘,则乐作,纵万姓游赏。两朵楼相对:左楼相对,郓王以次彩棚幕次;右    

  楼相对,蔡太师以次执政戚里幕次。时复自楼上有金凤飞下诸幕次,宣赐不辍。    

  诸幕次中,家妓竞奏新声,与山棚露台上下,乐声鼎沸。西朵楼下,开封尹弹压    

  幕次,罗列罪人满前,时复决遣,以警愚民。楼上时传口敕,特令放罪。于是华    

  灯宝炬,月色花光,霏雾融融,动烛远近。至三鼓,楼上以小红纱灯球缘索而至    

  半空,都人皆知车驾还内矣。须臾闻楼外击鞭之声,则山楼上下,灯烛数十万盏,   

  一时灭矣。于是贵家车马,自内前鳞切,悉南去游相国寺。寺之大殿,前设乐棚,   

  诸军作乐,两廊有诗牌灯云:“天碧银河欲下来,月华如水照楼台。”并“火树    

  银花合,星桥铁锁开”之诗。其灯以木牌为之,雕镂成字,以纱绢幂之于内,密    

  燃其灯,相次排定,亦可爱赏。资圣阁前安顿佛牙,设以水灯,皆系宰执、戚里、   

  贵近占设看位。最要闹:九子母殿及东西塔院,惠林、智海,宝梵,竞陈灯烛,    

  光彩争华,直至达旦。其余宫观寺院,皆放万姓烧香。如开宝、景德大佛寺等处,   

  皆有乐棚,作乐燃灯。惟禁宫观寺院,不设灯烛矣。次则葆真宫有玉柱玉帘窗隔    

  灯。诸坊巷、马行,诸香药铺席、茶坊酒肆,灯烛各出新奇。就中莲花王家香铺    

  灯火出群,而又命僧道场打花钹、弄惟鼓,游人无不驻足。诸门皆有官中乐棚。    

  万街千巷,尽皆繁盛浩闹。每一坊巷口,无乐棚去处,多设小影观棚子,以防本    

  坊游人小儿相失,以引聚之。殿前班在禁中右掖门里,则相对右掖门设一乐棚,    

  放本班家口,登皇城观看。官中有宣赐茶酒妆粉钱之类。诸营班院于法不得夜游,   

  各以竹竿出灯球于半空,远近高低,若飞星然。阡陌纵横,城砾不禁。另有深坊    

  小巷,绣额珠帘,巧制新妆,竞夸华丽,春情荡,酒兴融怡,雅会幽欢,寸阴    

  可惜,景色浩闹,不觉更阑。宝骑,香轮辘辘,五陵年少,满路行歌,万户    

  千门,笙簧朱彻,市人卖玉梅、夜蛾、蜂儿、雪柳、菩提叶、科头圆子、拍头焦    

  半。唯焦半以竹架子出青伞上,装缀梅红缕金小灯笼子,架子前后亦亦设灯笼,    

  敲鼓应拍,团团转走,谓之“打旋罗”,街巷处处有之。至二九日收灯,五夜城    

  砾不禁,尝有旨展日。宣和年间,自十二月于酸枣门(二名景龙)门上,如宣德    

  门元夜点照,门下亦置露台,南至宝宫,两边关扑买卖,晨晖门外设看位一所,   

  前以荆棘围绕,周回约五七十步,都下卖鹌鹑骨儿、圆子、半拍、白肠、水晶    

  、科头细粉、旋炒栗子、银杏、盐豉、汤鸡、段金橘、橄榄、龙眼、荔枝。诸    

  般市合,团团密摆,准备御前索唤。以至尊有时在看位内,门司、御药、知省、    

  太尉,悉在帘前,用三五人弟子只应。糁盆照耀,有同白日。仕又观者,中贵邀    

  住劝酒一金杯令退。直至上元,谓之“预赏”。惟周待诏瓠羹,贡余者一百二十    

  文足一个,其粗细果别如市店十文者。                      

  ●收灯都人出城探春                            

  收灯毕,都人争先出城探春,州南则玉津园外学方池亭榭、玉仙观,转龙弯    

  西去一丈佛园子、王太尉园,奉胜寺前孟景初园,四里桥望牛冈剑客庙。自转龙    

  弯东去陈州门外,园馆尤多。州东宋门外快活林、勃脐陂、独乐冈,砚台、蜘蛛    

  楼、麦家园,虹桥王家园,曹、宋门之间东御苑、乾明崇夏尼寺。州北李驸马园。   

  州西新郑门大路,直过金明池西道者院,院前皆妓馆。以西宴宾楼有亭榭,曲折    

  池塘秋千画舫,酒客税小舟,帐设游赏。相对祥祺观,直至板桥,有集贤楼、莲    

  花楼,乃之官河东、陕西五路之别馆,寻常饯送,置酒于此。过板桥,有下松园、   

  王太宰园、杏花冈。金明池角南去水虎翼巷之磨下蔡太师园。南洗马桥西巷内华    

  严尼寺、王小姑酒店北金水河两浙尼寺巴娄寺、养种园,四时花木,繁盛可观。    

  南去药梁园、童太师园。南去铁佛寺、鸿福寺、东西柏榆村。州北模天坡、角桥    

  至仓王庙、十八寿圣尼寺、孟四翁酒店。州西北元有庶人园,有创台、流杯亭榭    

  数处,放人春赏。大抵都城左近,皆是园圃,百里之内,并无闲地。次第春容满    

  野,暖律暄睛,万花争出,粉墙细柳,斜笼绮陌,香轮暖辗,芳草如茵,骏骑骄    

  嘶,杏花如绣,莹啼芳树,燕舞晴空,红妆按乐于宝榭层楼,白面行歌近画桥流    

  水,举目则秋千巧笑,触处则蹴■鲤狂,寻芳选胜,花絮时坠,金樽折翠簪红,    

  蜂蝶暗随归骑,于是相继清明节矣。                       

  ●卷七                                  

  ●清明节                                 

  清明节,寻常京师以冬至后一百五日为大。寒食前一日谓之“炊熟”,用面    

  造枣飞燕,柳条串之,插于门楣,谓之“子推燕”。子女及笄者,多以是日上    

  头。寒食第三节,即清明日矣。凡新坟皆用此日拜扫。都城人出郊。禁中前半月    

  发宫人车马朝陵,宗室南班近亲,亦分遣诣诸陵坟享祀,从人皆紫衫白绢三角子    

  青行缠,皆系官给。节日亦禁中出车马,诣奉先寺道者院祀诸宫人坟,莫非金装    

  绀■,锦额珠帘、绣扇双遮,纱笼前导。士庶阗塞诸门,纸马铺皆于当街用纸衮    

  叠成楼阁之状。四野如市,往往就芳树之下,或园囿之间,罗列杯盘,互相劝酬。   

  都城之歌儿舞女,遍满园亭,抵暮而归。各携枣锢、炊饼,黄胖、掉刀,名花异    

  果,山亭戏具,鸭卵鸡刍,谓之“门外土”。轿子即以杨柳杂花装族顶上,四垂    

  遮映。自此三日,皆出城上坟,但一百五日最盛。节日坊市卖稠饧、麦糕、乳酪、   

  乳饼之类。缓入都门,斜阳御柳;醉归院落,明月梨花。诸军禁卫,各成队伍,    

  跨马作乐四出,谓之“摔脚”。其旗旄鲜明,军容雄壮,人马精锐,又别为一景    

  也。                                     

  ●三月一日开金明池琼林苑                         

  三月一日,州西顺天门外开金明池琼林苑,每日教习车驾上池仪范。虽禁从    

  士庶许纵赏,御史台有榜不得弹劾。池在顺天门外街北,周围约九里三十步,池    

  西直径七里许。入池门内南岸,西去百余步,有面北临水殿,车驾临幸,观争标    

  锡宴于此。往日旋以彩幄,政和间用土木工造成矣。又西去数百步,乃仙桥,南    

  北约数百步,桥面三虹,朱漆阑,下排雁柱,中央隆起,谓之“骆驼虹”,若    

  飞虹之状。桥尽处,五殿正在池之中心,四岸石,向背大殿,中坐各设御幄,    

  朱漆明金龙床,河间云水,戏龙屏风,不禁游人,殿上下回廊皆关扑钱物饮食伎    

  艺人作场,勾肆罗列左右。桥上两边用瓦盆,内掷头钱,关扑钱物、衣服、动使。   

  游人还往,荷盖相望。桥之南立棂星门,门里对立彩楼。每争标作乐,列妓女于    

  其上。门相对街南有砖石驼砌高台,上有楼观,广百丈许,曰宝津楼,前至池门,   

  阔百余丈,下阚仙桥水殿,车驾临幸,观骑射百戏于此池之东岸。临水近墙皆垂    

  杨,两边皆彩棚幕次,临水假赁,观看争标。街东皆酒食店舍,博易场户,艺人    

  勾肆,质库,不以几日解下,只至闭池,便典没出卖。北去直至池后门,乃汴河    

  西水门也。其池之西岸,亦无屋宇,但垂杨蘸水,烟草铺堤,游人稀少,多垂钓    

  之士,必于池苑所买牌子,方许捕鱼,游人得鱼,倍其价买之,临水砟脍,以荐    

  芳樽,乃一时佳味也。习水教罢,系小龙船于此。池岸正北对五殿,起大屋,盛    

  大龙船,谓之“奥屋”,车驾临幸往往取二十日。诸禁卫班直,簪花,披锦绣捻    

  金线衫袍,金带勒帛之类结束,竞逞鲜新。出内府金枪,宝装弓剑,龙凤绣旗,    

  红缨锦辔。万骑争驰,铎声震地。                        

  ●驾幸临水殿观争标锡宴                          

  驾先幸池之临水殿锡燕群臣。殿前出水棚,排立仪卫。近殿水中,横列四彩    

  舟,上有诸军百戏,如大旗、狮豹、棹刀、蛮牌、神鬼、杂剧之类。又列两船,    

  皆乐部。又有一小船,上结小彩楼,下有三小门,如傀儡棚,正对水中。乐船上    

  参军色进致语,乐作,彩棚中门开,出小木偶人,小船子上有一白衣垂钓,后有    

  小童举棹划船,辽绕数回,作语,乐作,钓出活小鱼一枚,又作乐,小船入棚。    

  继有木偶筑球舞旋之类,亦各念致语,唱和,乐作而已,谓之“水傀儡”。又有    

  两画船,上立秋千,船尾面戏人上竿,左右军院虞候监教鼓笛相和。又一人上蹴    

  秋千,将平架,筋斗掷身入水,谓之“水秋千”。水戏呈毕,百戏乐船,并各鸣    

  锣鼓,动乐舞旗,与水傀儡船分两壁退去。有小龙船二十只,上有绯衣军士各五    

  十余人,各设旗鼓铜锣。船头有一军校,舞旗招引,乃虎翼指挥乐级也。又有虎    

  头船十只,上有一锦衣人,执小旗立船头上,余皆著青短衣,长顶头巾,齐舞棹,   

  乃百姓卸在行人也。又有飞鱼船二只,彩画间金,最为精巧,上有杂彩戏衫五十    

  余人,间列杂色小旗绯伞,左右招舞,鸣小锣鼓铙铎之类。又有鳅鱼船二只,止    

  容一人撑划,乃独木为之也。皆进花石朱缅所进。诸小船竞诣奥屋,牵拽大龙船    

  出诣水殿,其小龙船争先团转翔舞,迎导于前。其虎头船以绳索引龙舟。大龙船    

  约长三四十丈,阔三四丈,头尾鳞鬣,皆雕镂金饰,利板皆退光,两边列十子,   

  充为歇泊中,设御座龙水屏风。利板到底深数尺,底上密排傈大银样,如卓面    

  大者压重,庶不欹侧也。上有层楼台观,槛曲安设御座。龙头上人舞旗,左右水    

  棚,排列六桨宛若飞腾。至水殿,舣之一边。水殿前至仙桥,预以红旗插于水中,   

  标识地分远近。所谓小龙,列于水殿前,东西相向;虎头、飞鱼等船,布在其后,   

  如两阵之势。须臾,水殿前水棚上一军校以红旗招之,龙船各鸣锣鼓出阵,划棹    

  旋转,共为圆阵,谓之“旋罗”。水殿前又以旗招之,其船分而为二,各圆阵,    

  谓之“海眼”。又以旗招之,两队船相交互,谓之“交头”。又以旗招之,则诸    

  船皆列五殿之东面,对水殿排成行列,则有小舟一军校执一竿,上挂以锦彩银碗    

  之类,谓之“标竿”,插在近殿水中。又见旗招之,则两行舟鸣鼓并进,捷者得    

  标,则山呼拜舞。并虎头船之类,各三次争标而止。其小船复引大龙船入奥屋内    

  矣。                                     

  ●驾幸琼林苑                               

  驾方幸琼林苑,在顺天门大街,面北,与金明池相对。大门牙道,皆古松怪    

  柏。两傍有石园榴园、樱桃园之类,衙有亭榭,多是酒家所占。苑之东南隅,政    

  和间创筑华觜冈,高数十丈,上有横观层楼,金碧相射,下有锦石缠道,宝彻池    

  塘,柳锁虹桥,花萦凤舸,其花绵素馨、末莉、山丹、瑞香、含笑、射香等闽、    

  广、二浙所进南花。有月池、梅亭牡丹之类,诸亭不可悉数。            

  ●驾幸宝津楼宴殿                             

  宝津楼之南有宴殿,驾临幸嫔御,车马在此。寻常亦禁人出入,有官监之。    

  殿之西有射殿,殿之南有横街,牙道柳径,乃都人击球之所。西去苑西门水虎翼    

  巷横道之南,有古桐牙道,两傍亦有小园圃台榭。南过画桥,水心有大撮焦亭子,   

  方池柳步围绕,谓之“虾*+亭”,亦是酒家占。寻常驾未幸,习旱教于苑大门。    

  御马立于门上。门之两壁,皆高设彩棚,许士庶观赏,呈引百戏。御马上池,则    

  张黄盖击鞭如仪。每遇大龙船出,及御马上池,则游人增倍矣。           

  ●驾登宝津楼诸军呈百戏                          

  驾登宝津楼,诸军百戏,呈于楼下。先列鼓子十数辈,一人摇双鼓子,近前    

  进致语,多唱“青春三月蓦山溪”也。唱讫,鼓笛举一红巾者弄大旗,次狮豹入    

  场,坐作进退,奋迅举止毕。次一红巾者,手执两白旗子,跳跃旋风而舞,谓之    

  “扑旗子”。及上竿、打筋斗之类讫,乐部举动,琴家弄令,有花妆轻健军士百    

  余,前列旗帜,各执雉尾蛮牌、木刀,初成行列,拜舞互变开门夺桥等阵,然后    

  列成偃月阵。乐部复动蛮牌令,数内两人出阵对舞,如击刺之状,一人作奋击之    

  势,一人作僵仆。出场凡五七对,或以枪对牌,剑对牌之类。忽作一声如霹雳,    

  谓之“爆仗”,则蛮牌者引退,烟火大起,有假面披发,口吐狼牙烟火,如鬼神    

  状者上场。着青帖金花短后之衣,帕金皂裤,跣足,携大铜锣随身,步舞而进退,   

  谓之“抱锣”。绕场数遭,或就地放烟火之类。又一声爆仗,乐部动《拜新月慢》   

  曲,有面涂青碌,戴面具金睛,饰以豹皮锦绣看带之类,谓之“硬鬼”。或执刀    

  斧,或执杵棒之类,作脚步蘸立,为驱捉视听之状。又爆仗一声,有假面长髯,    

  殿裹绿袍靴简,如锺馗像者,傍一人以小锣相招和舞步,谓之“舞判”。继有二    

  三瘦瘠、以粉涂身,金眼白面,如髑髅状,系锦绣围肚看带,手执软仗,各作魁    

  谐趋跄,举止若排戏,谓之“哑杂剧”。又爆仗响,有烟火就涌出,人面不相睹,   

  烟中有七人,皆披发文身,着青纱短后之衣,锦绣围肚看带,内一人金花小帽、    

  执白旗,余皆头巾,执真刀,互相格斗击刺,作破面剖心之势,谓之“七圣刀”。   

  忽有爆仗响,又复烟火。出散处以青幕围绕,列数十辈,皆假面异服,如祠庙中    

  神鬼塑像,谓之“歇帐”。又爆仗响,卷退。次有一击小铜锣,引百余人,或巾    

  裹,或双髻,各着杂色半臂,围肚看带,以黄白粉涂其面,谓之“抹跄”。各执    

  木棹刀一口,成行列,击锣者指呼,各拜舞起居毕,喝喊变阵子数次,成一字阵,   

  两两出阵格斗,作夺刀击刺这态百端讫,一人弃刀在地,就地掷身,背著地有声,   

  谓之“板落”。如是数十对讫,复有一装田舍儿者入场,念诵言语讫,有一装村    

  妇者入场,与村夫相值,各持棒杖互相击触,如相驱态。其村夫者以杖背村妇出    

  场毕,后部乐作,诸军缴队杂剧一段,继而露台弟子杂剧一段,是时弟子萧住儿、   

  丁都赛、薛子大、薛子小、杨总惜、崔上寿之辈,后来者不足数。合曲舞旋讫,    

  诸班直常入只候子弟所呈马骑,先一人空手出马,谓之“引马”。次一人磨旗出    

  马,谓之“开道旗”。次有马上抱红绣之球,击以红锦索,掷下于地上,数骑追    

  逐射之,左曰“仰手射”,右曰“合手射”,谓之“拖绣球”。又以柳枝插于地,   

  数骑以划子箭,或弓或弩射之,谓之“蜡柳枝”。又有以十余小旗,遍装轮上而    

  背之出马,谓之“旋风旗”。又有执旗挺立鞍上,谓之“立马”。或以身下马,    

  以手攀鞍而复上,谓之“骗马”。或用手握定镫裤,以身从后秋来往,谓之“跳    

  马”。忽以身离鞍,屈右脚挂马鬃,左脚在镫,左手把鬃谓之“献鞍”,又曰“    

  弃鬃背坐”。或以两手握镫裤,以肩著鞍桥,双脚直上,谓之“倒立”。忽掷脚    

  著地,倒拖顺马而走,复跳上马,谓之“拖马”。或留左脚著镫,右脚击镫,离    

  鞍横身,在鞍一边,右手捉鞍,左手把鬃存身,直一脚顺马而走,谓之“飞仙膊    

  马”。又存身拳曲在鞍一边,谓之“镫里藏身”。或右臂挟鞍,足著地顺马而走,   

  谓之“赶马”。或出一蹬,坠身著秋,以手向下绰地,谓之“绰尘”。或放令马    

  先走,以身追及,握马尾而上,谓之“豹子马”。或横身鞍上,或轮弄利刃,或    

  重物大刀双刀百端讫,有黄衣老兵,谓之“黄院子”,数辈执小绣龙旗前导;宫    

  监马骑百余,谓之“妙法院”;女童皆妙龄翘楚,结束如男子,短顶头巾,各着    

  杂色锦绣捻金丝番段窄袍,红绿吊敦束带,莫非玉羁金勒,宝镫花鞯,艳色耀日,   

  香风袭人,驰骤至楼前,团转数遭,轻帘鼓声,马上亦有呈骁艺者。中贵人许畋    

  押队,招呼成列,鼓声一齐,掷身下马,一手执弓箭,揽缰子,就地如男子仪,    

  拜舞山呼讫,复听鼓声,骗马而上。大抵禁庭如男子装者,便随男子礼起居。复    

  驰骤团旋分合阵子讫,分两阵,两两出阵,左右使马直背射弓,使番枪或草棒,    

  交马野战,呈骁骑讫,引退,又作乐。先设彩结小球门于殿前,有花装男子百余    

  人,皆裹角子向后拳曲花幞头,半着红,半着青锦袄子,义褴束带,丝鞋,各跨    

  雕鞍花鞔驴子,分为两队,各有朋头一名,各执彩画球杖,谓之“小打”。一朋    

  头朋杖击弄球子,如缀球子,方坠地,两朋争占,供与朋头,左朋击球子过门入    

  孟为胜,右朋向前争占,不令入孟,互相追逐,得筹谢恩而退。续有黄院子引出宫监百余

  小打者,但加之珠翠装饰,玉带红靴,各跨小马,谓之“大打”。人人乘骑精熟,驰骤如

  ,雅态轻盈,妍姿绰约,人间但见其图画矣。呈讫。                

  ●驾幸射殿射弓                              

  驾诣射殿射弓,垛子前列招箭班二十余人,皆长脚幞头,紫绣抹额紫宽衫,黄义褴,雁翅

  立,御箭去则齐声招舞,合而复开,箭中的矣。又一人口衔一银碗,两肩两手共五只,箭

  皆能承之。射毕驾归宴殿。                           

  ●范苑内纵人关扑游戏                           

  池苑内除酒家艺人占外,多以彩幕缴络,铺设珍玉、奇玩、匹帛、动使、茶    

  酒器物关扑。有以一笏扑三十笏者。以至车马、地宅、歌姬、舞女,皆约以价而    

  扑之。出九和合有名者,任大头、快活三之类,余亦不数。范苑所进奉鱼藕果实,   

  宣赐有差。后苑作进小龙船,雕牙缕翠,极尽精巧。随驾艺人池上作场者,宣、    

  政间,张艺多、浑身眼、宋寿香、尹士安小乐器,李外宁水傀儡,其余莫知其数。   

  池上饮食:水饭、凉水■豆、螺蛳肉、饶梅花酒,查片,杏片、梅子、香药脆梅、   

  旋切鱼脍、青鱼、盐鸭卵、杂和辣菜之类。池上水教罢,贵家以双缆黑漆平船,    

  紫帷帐,设列家乐游池。宣、政间亦有假赁大小船子,许士庶游赏,其价有差。    

  ●驾回仪回                                

  驾回则御裹小帽,簪花乘马,前后从驾臣寮,百司仪卫,悉赐花。大观初,    

  乘骢马至太和宫前,忽宣小乌,其马至御前拒而不进,左右曰:“此愿封官。”    

  敕赐龙骧将军,然后就辔,盖小乌平日御爱之马也。莫非锦绣盈都,花光满目,    

  御香拂路,广乐喧空,宝骑交驰,彩棚夹路,绮罗珠翠,户户神仙,画阁红楼,    

  家家洞府。游人士庶,车马万数。妓女旧日多乘驴,宣、政间惟乘马,披凉衫,    

  将盖头背系冠子上。少年狎客,往往随后,亦跨马轻衫小帽。有三五文身恶少年    

  控马,谓之“花褪马”。用短缰促马头,刺地而行,谓之“鞅缰”。呵喝驰骤,    

  竞逞骏逸。游人往往以竹竿挑挂终日关扑所得之物而归。仍有贵家士女,小轿插    

  花,不垂帘幕。自三月一日至四月八日闭池,虽风雨亦有游人,略无虚日矣。     

  是月季春,万花烂熳,牡丹芍药,棣棠木香,种种上市,卖花者以马头竹蓝    

  铺排,歌叫之声,清奇可听,晴帘静院,晓幕高楼,宿酒未醒,好梦初觉,闻之    

  莫不新愁易感,幽恨悬生,最一时之佳况。诸军出郊,合教阵队。          

  ●卷八                                  

  ●四月八日                                

  四月八日佛生日,十大禅院各有浴佛斋会,煎香药糖水相遗,名曰“浴佛水”   

  。迤逦时光昼永,气序清和。榴花院落,时闻求友之莺;细柳亭轩,乍见引雏之    

  燕。在京七十二户诸正店,初卖煮酒,市井一新。唯州南清风楼最宜夏夏饮,初    

  尝青杏,乍荐樱桃,时得佳宾,觥酬交作。是月茄瓠初出上市,东华门争先供进,   

  一对可直三五十千者。时果则御桃、李子、金杏、林檎之类。            

  ●端午                                  

  端午节物:百索艾花、银样鼓儿花、花巧画扇、香糖果子、粽子、白团。紫    

  苏、菖蒲、木瓜,并皆茸切,以香药相和,用梅红匣子盛裹。自五月一日及端午    

  前一日,卖桃、柳、葵花、薄叶、佛道艾,次日家家铺陈于门首,与粽子、五色    

  水团、蔡酒供养,又钉艾人于门上,士遮递相宴赏。                

  ●六月六日崔府君生日二十四日神保观神生日                 

  六月六日州北崔府君生日,多有献送,无盛如此。二十四日州西灌口二郎生    

  日,最为繁盛。庙在万姓门外一里许,敕赐神保观、二十三日御前献送后苑作与    

  书艺局等处制造戏玩,如球杖、弹弓、戈射之具,鞍辔、衔勒、樊笼之类,悉绵    

  精巧,作乐迎引至庙,于殿前露台上设乐棚,教坊钩容直作乐,更互杂剧舞旋。    

  太官局供食,连夜二十四盏,各有节次。至二十四日,夜五更争烧头炉香,有在    

  庙止宿,夜半起以争先者。天晓,诸司及诸行百姓献送甚多。其社火呈于露台之    

  上,所献之物,动以万数。自早呈拽百戏,如上竿、■弄、跳索、相扑、鼓板、    

  小唱、斗鸡、说诨话、杂扮、商谜、合笙、乔筋骨、乔相朴、浪子、杂剧、叫果    

  子、学像生、倬刀、装鬼、砑鼓、牌棒、道术之类,色色有之。至暮呈拽不尽。    

  殿前两幡竿,高数十丈,左则京城所,右则修内司,搭材分占上竿呈艺解。或竿    

  尖立横木列于其上,装神鬼,吐烟火,甚危险骇人。至夕而罢。           

  ●是月巷陌杂卖                              

  是月时物,巷陌路口,桥门市井,皆卖大小米水饭、炙肉、乾脯、莴苣笋、    

  芥辣瓜儿、义塘甜瓜、卫州白桃、南京金桃、水鹅梨、金杏、小瑶李子、红菱、    

  沙角儿、药木瓜、水木瓜、冰雪、闵水荔枝膏,皆用青布伞当街列床凳堆垛。冰    

  雪惟旧宋门外两家最盛,悉用银器。沙糖■豆、水晶皂儿、黄冷团子、鸡头穰、    

  冰雪、细料儿、麻饮鸡皮、细索凉粉、素签、成串熟林檎、脂麻团子、江豆    

  栗儿、羊肉小馒头、龟儿沙馅之类。都人最重三伏,盖六月中别无时节,往往风    

  亭水榭,峻宇高楼,雪槛冰盘,浮瓜沉李,流杯曲沼,苞新荷,远迩笙歌,通    

  夕而罢。                                   

  ●七夕                                  

  七月七夕,潘楼街东宋门外瓦子、州西梁门外瓦子、北门外、南朱雀门外街    

  及马行街内,皆卖磨喝乐,乃小塑土偶耳。悉以雕木彩装栏座,或用红纱碧笼,    

  或饰以金珠牙翠,有一对直数千者。禁中及贵家与士庶为时物追陪。又以黄蝤铸    

  为凫雁、鸳鸯、历例、龟鱼之类,彩画金类,彩画金缕,谓之“水上浮”。又以    

  小板上傅土,旋种栗令生苗,置小茅屋花木,作田舍家小人物,皆村落之态,谓    

  之“谷板。又以瓜雕刻成花样,谓之“花瓜”。又以油面糖蜜造为笑靥儿,谓之    

  “果食花样”,奇巧面端,如捺香方胜之类。若买一斤数内有一对被介胄者,如    

  门神之像,盖自来风流,不知其从,谓之“果食将军”。又以■豆、小豆、小麦、   

  于磁器内以水浸之,生芽数寸,以红蓝彩楼束之,谓之“种生”。皆于街心彩幕    

  帐设出络货卖。七夕前三五日,车马盈市,罗绮满街,旋折未开荷花,都人善假    

  做双头莲,取元一时,提携而归,路人往往嗟爱。又小儿须买新荷叶执之,盖效    

  颦磨喝乐。儿童辈特地新妆,竞夸鲜丽。至初六日七日晚,贵家多结彩楼于庭,    

  谓之“乞巧楼”。铺陈磨喝乐、花瓜、酒炙、笔砚、针线,或儿童裁诗,女郎呈    

  巧,焚香列拜,谓之“乞巧”。妇女望月穿针。或以小蜘蛛安合子内,次日看之,   

  若网圆正,谓之“得巧”。里巷与妓馆,往往列之门首,争以侈靡相向。       

  ●中元节                                 

  七月十五日中元节。先数日,市井卖冥器靴鞋、幞头帽子、金犀假带、五彩    

  衣服。以纸糊架子盘游出卖。潘楼并州东西瓦子亦如七夕。耍闹处亦卖果食种生    

  花果之类,及印卖《尊胜目连经》。又以竹竿斫成三棚,高三五尺,上织灯窝之    

  状,谓之盂兰盆,挂搭衣服冥钱在上焚之。构肆乐人,自过七夕,便般“目连救    

  母”杂剧,直至五十日止,观者增倍。中元前一日,即卖练叶,享祀时铺衬卓面。   

  又卖麻谷窠儿,亦是系在卓子脚上,乃告祖先秋成之意。又卖鸡冠花。谓之“洗    

  手花”。十五日供养祖先素食,才明即卖■米饭,巡门叫卖,亦告成意也。又卖    

  转明菜、花花油饼、■、沙■之类。城外有新坟者,即往拜扫。禁中亦出车马    

  诣道者院谒坟。本院官给祠部十道,设大会,焚钱山,祭军阵亡殁、设孤魂之道    

  场。                                     

  ●立秋                                  

  立秋日,满街卖楸叶,妇女儿童辈,皆剪成花样戴之。是月,瓜果梨枣方盛,   

  京师枣有数品:灵枣、牙枣、青州枣,毫州枣。鸡头上市,则梁门里李和家最盛。   

  中贵戚里,取索供卖。内中泛索,金合络绎。士庶买之,一裹十文,用小新荷叶    

  包,糁以麝香,红小索儿系之。卖者虽多,不及李和一色拣银皮子嫩者货之。     

  ●秋社                                  

  八月秋社,各以社糕、社酒相赍送贵戚。宫院以猪羊肉、腰子、奶房、肚肺、   

  鸭饼、瓜姜之属,切作棋子片样,滋味调和,铺于饭上,谓之“社饭”,请客供    

  养。人家妇女皆归外家,晚归,即外公姨舅皆以新葫芦儿、枣儿为遗,俗云宜良    

  外甥。市学先生预敛诸生钱作社会,以至雇倩、只应、白席、歌唱之人。归时各    

  携花篮、果实、食物、社糕而散。春社、重午、重九、亦是如此。          

  ●中秋                                  

  中秋节前,诸店皆卖新酒,重新结络门面彩楼花头,画竿醉仙锦旆。市人争    

  饮,至午未间,家家无酒,拽下望子。是时螯蟹新出,石榴、漓勃、梨、枣、栗、   

  孛萄、弄色枨桔,皆新上市。中秋夜,贵家结饰台榭,民间争占酒楼玩月。丝篁    

  鼎沸,近内庭居民,夜深遥闻笙竽之声,宛若去外。闾里儿童,连宵嬉戏。夜市    

  骈阗,至于通晓。                               

  ●重阳                                  

  九月重阳,都下赏菊,有数种:其黄白色蕊若莲房,曰“万龄菊”;粉红色    

  曰“桃花菊”,白而檀心曰“木香菊”,黄色而圆者曰“金铃菊”,纯白而大者    

  曰“喜容菊”,无处无之。酒家皆以菊花缚成洞户。都人多出郊外登高,如仓王    

  庙、四里桥、愁台、梁王城、砚台、毛驼冈、独乐冈等处宴聚。前一二日,各以    

  粉面蒸糕遗送,上插煎彩小旗,掺果实,如石榴子、栗子黄、银杏、松子肉之    

  类。又以粉作狮子蛮王之状,置于糕上,谓之“狮蛮”。诸禅寺各有斋会,惟开    

  宝寺、仁王寺有狮子会。诸僧皆坐狮子上,作法事讲说,游人最盛。下旬即卖冥    

  衣鞋席帽衣段,以十月朔日烧献故也。                      

  ●卷九                                  

  ●十月一日                                

  十月一日,宰臣已下受衣著锦袄,三日,士庶皆出城飨坟。禁中车马,出道    

  者院及西京朝陵。宗室车马,亦如寒食节。有司进暖炉炭。民间皆置间作暖炉会    

  也。                                     

  ●天宁节                                 

  初十日天宁节。前一月,教坊集诸妓阅乐。初八日,枢密院率修武郎以上;    

  初十日,尚书省宰执率宣教郎以上;并诣相国寺罢散祝圣斋筵,次赴尚书省都厅    

  赐宴。                                    

  ●宰执亲王宗室百官入内上寿                        

  十二日,宰执、亲王、宗室、百官,入内上寿大起居。乐未作,集英殿山楼    

  上教坊乐人效百禽鸣,内外肃然,止闻半空和鸣,若鸾凤翔集。百官以下谢坐讫,   

  宰执、禁从,亲王、宗室、观察使已上,并大辽、高丽、夏国使副,坐于殿上。    

  诸卿少百官,诸国中节使人,坐两廊。军校以下,排在山楼之后。皆以红面青俐    

  黑漆黑漆矮偏钉。每分列环饼、油饼、枣塔为看盘,次列果子。惟大辽加之猪羊    

  鸡鹅兔连骨熟肉为看盘,比以小绳束之。又生葱韭蒜醋各一堞。三五人共列浆水    

  一桶,立杓数枚。教坊色长二人,在殿上栏杆边,皆诨裹宽紫袍,金带义褴,看    

  盏斟御酒。看盏者,举其袖唱引曰“绥御酒”,声绝,拂双袖于栏干而止。宰臣    

  酒则曰“绥酒”,如前。教坊乐部,列地山楼下彩棚中,皆裹长脚幞头,随逐部    

  服紫绯绿三色宽衫,黄义褴,镀金凹面腰带,前列柏板,十串一行,次一色画面    

  琵琶五十面,次列箜篌两座,箜篌高三尺许,形如半边木梳,墨漆镂花金装画。    

  下有台座,张二十五弦,一人跪而交擘之。以次高架大鼓二面,彩画花地金龙,    

  击鼓人背结宽袖,别套黄窄袖,垂结带金裹鼓棒,两手高举互击,宛若流星。后    

  有羯豉两座,如寻常番鼓子,置之小桌子上,两手皆执仗击之,杖鼓应焉。次列    

  铁石方响明金,彩画架子,双垂流苏。次列箫、笙、埙、■、篥、龙笛之类,    

  两旁对列杖鼓二百面,皆长脚幞头、紫绣抹额、背系紫宽衫、黄窄袖、结带黄义    

  褴。诸杂剧色皆诨裹,各服本色紫绯绿宽衫,义褴,镀金带。自殿陛对立,直至    

  乐棚。每遇舞者入场,则排立者叉手,举左右肩,动足应拍,一齐群舞,谓之“    

  ■曲子”。                                  

  第一盏假酒,歌板色,一名“唱中腔”,一遍讫,先笙与箫笛各一管和,又    

  一遍,众乐齐举,独闻歌者之声。宰臣酒,乐部起倾杯。百官酒,三台舞旋,多    

  是雷中庆。其余乐人舞者,诨裹宽衫,唯中庆有官,故展裹。舞曲破*!前一遍。    

  舞者入场,至歇拍,续一人入场,对舞数拍。前舞者退,独后舞者终其曲,谓之    

  “舞末”。                                  

  第二盏御酒,歌板色,唱如前。宰臣酒,慢曲子。百官酒,三台舞如前。     

  第三盏左右军百戏入场,一时呈拽。所谓左右军,乃京师坊市两厢也,非诸    

  军之军。百戏乃上竿、跳索、倒立、折腰、弄盏注、踢瓶、筋斗、擎戴之类,即    

  不用狮豹大旗神鬼也。艺人或男或女,皆红巾彩服。殿前自有石*"柱窠,百戏入    

  场,旋立其戏竿。凡御宴至第三盏,方有下酒肉、咸豉、爆肉,双下驼峰角子。    

  第四盏如上仪舞毕,发谭子,参军色执竹竿拂子,念致语口号,诸杂剧色打    

  和,再作语,勾合大曲舞。下酒〓:炙子骨头、索粉、白肉胡饼。          

  第五盏御酒,独弹琵琶。宰臣酒,独打方响。凡独奏乐,并乐人谢恩讫,上    

  殿奏之。百官酒,乐部起三台舞,如前毕。参军色执竹竿子作语,勾小儿队舞。    

  小儿各选年十二三者二百余人,列四行,每行队头一名,四人族拥,并小隐士帽,   

  著绯绿紫青生色花衫,上领四契义褴束带,各执花枝。排定,先有四人裹卷脚袱    

  头、紫衫者,擎一彩殿子,内金贴子牌,擂鼓而进,谓之“队名牌”,上有一联,   

  谓如“九韶翔彩凤,八佾舞青鸾”之句。乐部举乐,小儿舞步进前,直叩殿陛。    

  参军色作语,问小儿班首近前,进口号,杂剧人皆打和毕,乐作,群舞合唱,且    

  舞且唱,又唱破子毕,小儿班首入进致语,勾杂剧入场,一场两段。是时教坊杂    

  剧色鳖膨刘乔、侯伯朝、孟景初、王颜喜而下,皆使副也。内殿杂戏,为有使人    

  预宴,不敢深作谐谑,惟用郡队装有似像,市语谓之“拽串”。杂戏毕,参军色    

  作语,放小儿队。又群舞《立天长》曲子曲场。下酒:群仙炙、天花饼、太平毕    

  罗乾饭、缕肉羹、莲花肉饼。驾兴,歇座。百官退出殿门幕次。须臾追班,起居    

  而坐。                                    

  第六盏御酒,笙起慢曲子,宰臣酒慢曲子,百官酒三台舞。左右军筑球,殿    

  前旋立球门,约高三丈许,杂彩结络,留门一尺许。左军球头苏述,上脚幞头,    

  约锦袄,余皆卷脚幞头,亦红锦衫。十余人。右军球头孟宣,并十余人,皆青锦    

  衣。乐部哨笛杖鼓断送。左军先以球团转众,小筑数遭,有一对次球头,小筑数    

  下,待其端正,即供球与球头,打大*#过球门。右军承得球,复团转众,小筑数    

  遭,次球头亦依前供球与球头,以大*#打过,或有即便复过者胜。胜者赐以银碗    

  锦彩,拜舞谢恩,以赐锦共披而拜也。不胜者球头吃鞭,仍加抹抢下酒,假鼋鱼,   

  密浮酥捺花。                                 

  第七盏御酒慢曲子,宰臣酒皆慢曲子,百官酒三台舞讫,参军色作语,勾女    

  童队入场。女童皆选两军妙龄容艳过人者四百余人,或戴花冠,或仙人髻鸦霞之    

  服,或卷曲花脚幞头,四契红黄生色销金锦绣之衣,结束不常,莫不一时新妆,    

  曲尽其妙。杖子头四人,皆裹曲脚向后指天褴头,簪花,红黄宽袖衫,义褴,执    

  银裹头杖子。皆都城角者,当时乃陈奴哥、俎姐哥、李伴奴、双奴,余不足数。    

  亦每名四人簇拥,多作仙童丫髻,仙掌执花,舞步进前成列。或舞《采莲》,则    

  殿前皆列莲花。槛曲亦进队名。参军色作语问队,杖子头者进口号,且舞且唱。    

  乐部断送《彩莲》讫,曲终复群舞。唱中腔毕,女童进致语,勾杂戏入场,亦一    

  场两段讫,参军色作语,放女童队,又群唱曲子,舞步出场。比之小儿节次增多    

  矣。下酒:排炊羊胡饼,炙金肠。                        

  第八盏御酒,歌板色,一名“唱踏歌”。宰臣酒慢曲子,百官酒三台舞。合    

  曲破舞旋。下酒:假沙鱼、独下馒头、肚羹。                   

  第九盏御酒慢曲子,宰臣酒慢曲子,百官酒三台舞。曲如前。左右军相朴。    

  下酒:水饭、簇下饭。驾兴。                         

  御筵酒盏皆屈■,如菜碗样,而有手把子。殿上纯金,廊下纯银。食器,金    

  银丽漆碗碟也。宴退,臣僚皆簪花归私第,呵引从人皆簪花并破官钱。诸女童队    

  出右掖门,少年豪俊,争以宝具供送,饮食酒果迎接,各乘骏骑而归。或花冠,    

  或作男子结束,自御街驰骤,竞逞华丽,观者如堵。省宴亦如此。          

  ●立冬                                  

  是月立冬前五日,西御园进冬菜。京师地寒,冬月无蔬菜,上至宫禁,下及    

  民间,一时收藏,以充一冬食用。于是车载马驼,充塞道路。时物:姜豉、类子、   

  红丝、末脏、鹅梨、漓理、蛤蜊、螃蟹。                     

  ●卷十                                  

  ●冬至                                  

  十一月冬至。京师最重此节,虽至贫者,一年之间,积累假借,至此日更易    

  产衣,备办饮食,享祀先祖。官放关扑,庆贺往来,一如年节。           

  ●大礼预教车象                              

  遇大礼年,预于两月前教车象。自宣德门至南薰门外,往来一遭。车五乘,    

  以代五辂。轻重每车上置旗二口,鼓一面,驾以四马。挟车卫士,皆紫衫帽子。    

  车前数人击鞭。象七头。前列朱旗数十面,铜锣鼙鼓十数面。先击锣二下,鼓急    

  应三下。执旗人紫衫、帽子。每一象则一人裹交脚袱头紫衫人跨其颈,手执短柄    

  铜〓,尖其刃,象有不驯,击之。象至宣德楼前,团转行步数遭成列,使之面北    

  而拜,亦能唱喏。诸戚里、宗室、贵族之家,勾呼就私第观看,赠之银彩无虚日。   

  御街游人嬉集,观者如织。卖扑土木粉捏小象儿,并纸画,看人携归,以为献遗。   

  ●车驾宿大庆殿                              

  冬至前三日,驾宿大庆殿。殿庭广阔,可容数万人。迟列法驾仪仗庭,不能    

  周偏。有两楼对峙,谓之“钟鼓楼”。上有太史局生,测验刻漏。每时刻作鸡唱    

  鸣鼓一下,则一服绿者执牙牌而奏之,每刻曰“某时几棒鼓”,一时则曰“某时”   

  。正宰执百官皆服法服,其头冠各有品从。宰执亲王加貂蝉笼巾九梁,从官七梁,   

  余六梁至二梁有差。台谏增麋角也。所谓“梁”者,谓冠前额梁上排金铜叶也。    

  皆绛袍皂缘,方心曲领,中单环〓、云头履鞋。随官品执笏。余执事人皆介帻绯    

  袍,亦有等差。惟〓门御史台加方心曲领尔。入殿只应人给黄方号。余黄长号、    

  绯方长号,各有所至去处。仪仗车辂,谓信幡龙旗相风鸟指南车、木辂、象辂、    

  革辂、金辂、玉辂之类。自有《三礼图》可见,更不缕缕。排列殿门外及御街,    

  远近禁卫、全装铁骑,数万围绕大内。是夜内殿仪卫之外,又有裹锦缘小帽、锦    

  辂缝宽衫兵士,各执银裹头墨漆杖子,谓这“喝探”。兵士十余人作一队,聚首    

  而立,凡十数队。各一名喝曰:“是与不是?”众曰:“是。”又曰:“是甚人?”   

  众曰:“殿前都指挥使高俅。”更互喝叫不停。或叫鸡叫。又置警场于宣德门外,   

  谓之“武严兵士”。画鼓二历面,角称之。其角皆以彩帛如小旗脚装结其上,兵    

  士皆小帽,黄绣抹额,黄绣宽衫,青窄衬衫。日晡时、三更时,各奏严也。每奏    

  先鸣角,角罢,一军校执一长软藤条,上系朱拂子,擂鼓者观拂子,随其高低,    

  以鼓声应其高下也。                              

  ●驾行仪卫                                

  次日五更,摄大宗伯执牌奏中严外办,铁骑前导番衮。自三更时相续而行,    

  象七头,各以文锦被其手,金莲花座安其背,金辔笼络其脑,锦衣人跨其颈,次    

  第高旗大扇,画戟长矛,五色介胄。跨马之士,或小帽锦绣抹额者,或黑漆圆顶    

  袱头者,或以皮如兜鍪者,或漆皮如戽斗而笼巾者,或衣红黄罨画锦绣之服者,    

  或衣纯青纯皂以至鞋裤皆青黑者,或裹交脚袱头者,或以锦为绳如蛇而绕系其身    

  者,或数十人唱引持大旗而过者,或执大斧者,胯剑者,执锐牌者,持镫棒者,    

  或持竿上豹尾者,或持短杵者。其矛戟绵缀五色结带铜铎,其旗扇皆画以龙、或    

  虎、或云彩、或山河。又有旗高五丈,谓之“次黄龙”。驾诣太庙青城,并先到    

  立。斋官前叉竿舍索旗坐约百余人,或有交脚袱头、胯剑、足靴如四直使者千百    

  数,不可名状。余诸司只应人,皆锦袄。诸班直、亲从、亲事官,皆帽子、结带、   

  红锦,或红罗上紫团答戏狮子、短后打甲背子,执御从物。御龙直皆真珠结络、    

  短顶头巾、紫上杂色小花绣衫、金束带、看带、丝鞋。天武官皆顶朱漆金装笠子、   

  红上团花背子三衙并带。御器械官皆小帽、背子或紫绣战袍,跨马前导。千乘万    

  骑,出宣德门,由景灵宫太庙。                         

  ●驾宿太庙奉神主出室                           

  驾乘玉辂,冠服如图画间星官之服,头冠皆北珠装结,顶通天冠,又谓之卷    

  云冠,服绛袍,执元圭,其玉辂顶皆缕金大莲叶攒簇,四柱栏槛缕玉盘花龙凤,    

  驾以四马,后出旗。常略上御座,惟近侍二人,一从官傍立,谓之“执绥”,以    

  备顾问。挟辂卫士,皆裹黑漆团顶无脚幞头,着黄生色宽衫,青窄衬衫,青裤,    

  系以锦绳。辂后四人,擎行马前。有朝服二人,执笏面辂倒行。是夜宿太庙,喝    

  探警严如宿殿仪。至三更,车驾行事。执事皆宗室。宫架乐作,主上在殿上东南    

  隅西南立,有一朱漆金字牌曰“皇帝位”。然后奉神主出室,亦奏中严外办,逐    

  室行礼毕,甲马仪仗车辂,番衮出南薰门。                    

  ●驾诣青城斋宫                              

  驾御玉辂青城斋宫。所谓“青城”,旧来止以青布幕为之,画砌〓之文,旋    

  结城阙殿宇。宣、政间悉用土木盖造矣。铁骑围斋宫外,诸军有紫巾绯衣素队的    

  千余,罗布郊野。每队军乐一火。行宫巡检部领甲马来往巡逻,至夜严警喝探如    

  前。                                     

  ●驾诣郊坛行礼                              

  三更驾诣郊坛行礼,有三重〓墙。驾出青城,南行曲尺西去约一里许乃坛也。   

  入外东〓门,至第二〓里面,南设一大幕次,谓之“大次”,更换祭服,平天冠,   

  二十四旒,青衮龙服,中单朱鸟,纯玉佩。二中贵扶侍行至坛前,坛下又有一小    

  幕殿,谓之“小次”,内有御座。坛高三层,七十二级。坛面方圆大丈许,有四    

  踏道。正南曰午阶,东曰卯阶,西皿酉阶,北曰子阶。坛上设二黄褥,位北面南,   

  曰“昊天上帝”;东南面曰“太祖皇帝”。惟两矮案上设礼料,有登歌道士十余    

  人,列钟磬二架,余歌色及琴瑟之类,三五执事人而已。坛前设宫架乐,前列编    

  钟玉磬。其架有如常乐,方响增其高大。编钟形销褊上下两层,挂之架,两角缀    

  以流苏。玉磬状如曲尺,系其曲尖处,亦架之,上下两层挂之。次列数架大鼓,    

  或三或五,用木穿贯,立于架座上。又有大钟,曰景钟,曰节鼓。有琴而长者,    

  如筝而大者,截竹如箫管两头存节而横吹者,有土烧成如圆弹而开窃者,如笙而    

  大者,如箫而增其管者。有歌者,其声清亮、非郑、卫之比。宫架前立两竿,乐    

  工皆裹介帻如笼巾,绯宽衫,勒帛。二舞者,顶紫色冠,上有一横板,皂服朱裙    

  履。乐作,初则文舞,皆手执一紫囊,盛生笛管结带。武舞,一手执短〓,一手    

  执小牌,比文舞加数人,击铜饶响环,又击如铜灶突者。又两人共携一铜瓮就地    

  击者。舞者如击刺,如乘云,如分手,皆舞容矣。乐作,先击〓,以木为之,如    

  方壶,画山水之状,每奏乐击之,内外共九下,乐止则击〓,如伏虎,脊上如锯    

  齿,一曲终,以破竹刮之。礼直官奏请驾登坛,前导官皆躬身,侧引至坛止,惟    

  大礼使登之,先正北一位拜,跪酒,殿中监东向一拜,进爵盏;再拜,兴;复诣    

  正东一位,才登坛而宫架声止,则坛上乐作。降坛则宫架乐复作。武舞上,复归    

  小次。亚献终,献上亦如前仪。当时燕越王为亚终献也。第二次登坛,乐作如初,   

  跪酒毕,中书舍人读册,左右两人举册而跪读。降坛复归小次,亚终献如前。再    

  登坛,进玉爵盏,皇帝饮福矣。亚终献毕,降坛,驾小次前立,则坛上礼料币帛    

  玉册,由酉阶而下。南〓门外去坛百余步,有燎炉,高丈许,诸物上台,一人点    

  唱入炉焚之。坛三层,回踏道之间,有十二龛,祭十二宫神。内〓外祭百星。执    

  事与陪祠官皆面北立班。宫架乐罢,鼓吹未作,外内数十万众肃然,惟闻轻风环    

  佩之声,一赞者喝曰:“赞一拜!”皆拜,礼毕。                 

  ●郊毕驾回                                

  驾自小次祭服还大次,惟近侍椽烛二百余条,列成围子,至大次更服衮冕,    

  登大安辇,辇如玉辂而大,无轮,四垂大带。辇官服色,亦如挟路者。才升辇,    

  教坊在外〓东西排列,钧容直先奏乐,一甲士舞一曲破讫,教坊进口号,乐作,    

  诸军队伍鼓吹,皆动声震天地,回青城,天色未晓,百官常服入贺,赐茶酒毕,    

  而法驾仪仗铁骑,鼓吹入南薰门。御路数十里之间,起居幕次,贵家看棚,华彩    

  鳞砌,略无空闲去处。                             

  ●下赦                                  

  车驾登宣德楼,楼前立大旗数口,内一口大者,与宣德楼齐,谓之“盖天旗”   

  。旗立御路中心不动。次一口稍小,随驾立,谓之“次黄龙”。青城、太庙,随    

  逐立之,俗亦呼为盖天旗。亦设宫架,乐作,须臾,击析之声,旋立鸡竿,约高    

  十数丈,竿尖有一大木盘,上有金鸡,口衔红幡子,书“皇帝万岁”字。盘底有    

  彩索四条垂下,有四红巾者争先缘索而上,捷得金鸡红幡,则山呼谢恩讫。楼上    

  以红锦索通门下一彩楼上,有金凤衔赦而下,至彩楼上,而通事舍人得赦宣读。    

  开封府大理寺排列罪人在楼前,罪人皆绯缝黄布衫,狱吏皆簪花鲜洁,闻鼓声,    

  疏枷放去,各山呼谢恩讫,楼下钧容直乐作,杂剧舞旋,御龙直装神鬼,斫真刀    

  倬刀。楼上百官赐茶酒,诸班直呈拽马队,六军归营,至日晡时礼毕。        

  ●驾还择日诣诸宫行谢                           

  驾还内,择日诣景灵东西宫行恭谢之礼三日。第三日毕,即游幸别宫观或大    

  臣私第。是月卖糍糕鹑兔方盛。                         

  ●十二月                                 

  十二月,街市尽卖撒佛花、韭黄、生菜、兰芽、勃荷、胡桃、泽州饧。初八    

  日,街巷中有僧尼三五人,作队念佛,以银铜沙罗或好盆器,坐一金铜或木佛像,   

  浸以香水,杨枝洒浴,排门教化,诸大寺作浴佛会,并送七宝五味粥与门徒,谓    

  之“腊八粥”。都人是日各家亦以果子杂料煮粥而食也。腊日,寺院送面油与门    

  徒,却入疏教化上元灯油钱。闾巷家家互相遗送。是月景龙门预赏元夕于宝宫,   

  一方灯火繁盛。二十四日交年,都人至夜请僧道看经,备酒果送神,烧合家替代    

  钱纸,贴灶马于灶上。以酒糟涂抹灶门,谓之“醉司命”。夜于床底点灯,谓之    

  “照虚耗”。此月虽无节序,而豪贵之家,遇雪即开筵,塑雪狮,装雪灯雪〓,    

  以会亲旧。近岁节,市井皆印卖门神、钟馗、桃板、桃符,及财门钝驴、回头鹿    

  马、天行帖子。卖乾茄瓠、马牙菜,胶牙饧之类,以备除夜之用。自入此月,即    

  有贫者三数人为一火,装妇人神鬼,敲锣击鼓,巡门乞钱,俗呼为“打夜胡”,    

  亦驱崇之道也。                                

  ●除夕                                  

  至除日,禁中呈大傩仪,并用皇城亲事官。诸班直戴假画,绣画色衣,执金    

  枪龙旗。教坊使孟景初身品魁伟,贯全副金镀铜甲装将军。用镇殿将军二人,亦    

  介胄,装门神。教坊南河炭丑恶魁肥,装判官。又装钟馗、小妹、土地、灶神之    

  类,共千余人,自禁中驱崇出南薰门外转龙弯,谓之“埋崇”而罢。是夜禁中爆    

  竹山呼,声闻于外。土庶之家,围炉团坐,达旦不寐,谓之“守岁”。        

  凡大礼与禁中节次,但尝见习按,又不知果为如何,不无脱略,或改而正之,   

  则幸甚。                                   

  1999.03.23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创建时间:2009-10-14
 
Power by saoh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