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弥儿(第三卷)
第二节

    说完以后,他就把他演戏法的用具拿出来,我们一看就惊奇得不得了:原来是一个
上好的磁石做的,另外在桌子下面藏着一个小孩,由他拿着磁石活动,所以观众看不出
来。
    那个人把他的用具收拾起来,我们对他表示了我们的感谢和歉意之后,想送他一件
礼物,他拒绝了。“不,先生们,我不能让自己因为收了你们的礼物就要感谢你们;我
要让你们来感谢我,尽管你们是不愿意的;这是我唯一的报复。要知道,各种行业的人
都有他慷慨豪爽的地方;我以表演戏法挣钱,而不是以教授戏法挣钱。”
    在出门的时候,他径直叫着我的名字高声责备我,他说:“我可以原谅这个孩子,
他的过失是出于无知。可是你,先生,你明知他做得不对,为什么还让他去做呢?既然
你们是在一块儿生活,作为一个年长的人应当关心他和教导他;你的经验就是你的威信,
可以用来指导他。当他长成大人,回想到年轻时候的错误而感到悔恨时,他无疑是要把
他犯错误的原因归诸你没有事先告诉他的。”
    他走了,留下我们两个人都狼狈不堪。我责备我管得太松了,我答应孩子下次为了
他的利益决不再那样松懈,并且要在他未犯错误以前就告诉他哪些是不应该做的;因为,
我们的关系即将改变的时刻就要到来,那时候,就要用老师的严格来代替同伴的殷勤了;
这种改变应当是逐步逐步地进行的,事先要有充分的准备,老早就要做充分的准备。
    第二天,我们又到集市上去看我们已经知道其秘密的戏法。我们带着深深的敬意走
近我们那位苏格拉底式的魔术家,我们几乎不敢抬起眼睛来望他;他对我们非常客气,
并且把我们安坐在一个很显著的地方,然而这个位置反使我们更加感到羞怯。他照平常
那样演他的戏法,但在表演鸭子游水这个戏法的时候,他却演得特别起劲,时间也演得
特别长,而且还屡屡带着骄傲的神气看我们。我们一切都明白,可是我们没有吭声。如
果我的学生竟敢开口的话,那他真是蠢得要命了。
    这个例子所有的一切细节,都有你们想象不到的重要意义。仅仅在一个例子中就包
括有这样多的教训!虚荣心的第一次冲动就招来了这样多的严重后果!年轻的老师,你
要十分细心地窥察这第一次的冲动。如果你能利用它去遭到一些羞辱和不幸,我敢说,
在一个很长的时期中将不会再遭到这种丧失体面的事情的。“真是小题大作!”你也许
会这样说。你说得不错,但在我们看来,这个例子的一切经过就可以作为代替子午线使
用的指南针。
    在知道磁石可以透过其他物体发生作用以后,我们就急忙一模一样地做一个我们所
看到的那种道具:一张空心桌子,上面安装一个很平坦的盆子,盆里盛一些水,此外,
再细心地制作一只鸭子,等等。我们经常在盆子周围留心观察,我们最后发现鸭子在静
止的时候差不多都是朝着同一个方向的。我们根据这个经验去研究那个方向,我们发现
它是由南而北的。有了这个发现就够了,我们找到了我们的指南针,或者说我们找到了
同指南针相等的东西了,现在我们要开始研究物理了。
    地球上有好几种地带,各个地带的温度都是不相同的。我们愈接近极地,就愈觉得
季候的变化非常显著;所有的物体都是冷则收缩、热则膨胀,这个效果在液体中是比较
大的,而在酒精中就更加明显了,根据这一点就制出了温度计。风吹拂我们的脸,因此
风也是一种物体,一种流体;我们可以感觉它,虽然我们没有任何办法看见它。把一只
玻璃杯倒立地插入水中,除非你给其中的空气放条出路,否则水是进不去的,可见空气
是有阻力的。再把杯子往水里多按下去一些,水就可以进入空气的空间,但是它不能完
全填满那个空间,可见空气是可以压缩到一定的程度的。一个皮球装着压缩空气时,比
装着其他任何物质都跳得高,可见空气是一种有弹性的物体。当你洗澡的时候躺着身子,
把胳臂平直地伸出水中,你就会觉得胳臂上承受了很大的重量;可见空气是有重量的物
体。当你使空气同其他的流体处于平衡的时候,你就可以计算它的重量。根据这些现象,
就可以制出气压表、虹吸管、气枪和筒。所有一切静力学法则和流体静力学法则都是
根据一些粗浅的经验而发现的。不过,我们并不是为了制作以上那些仪器而走进物理试
验室的,所有那些仪表和设备都引不起我的兴趣。科学的气氛将摧毁科学。因为,不是
孩子对那些仪器感到畏惧,就是那些仪器将分散他对它们的效果的注意力。
    我希望,由我们自己来制造我们所需要的一切仪器,然而我并不打算在没有经验以
前就开始制作我们需要的仪器;我只是在偶尔有了一个经验以后,才慢慢地发明一个仪
器去加以证明。我宁可让我们的仪器并不是做得那样的完善和那样的准确,但是我希望
我们对它们大概的样子和它们的用法获得十分明确的观念。我的第一课静力学并不是借
助于天平来讲解的,而是把一根棍子和椅子的靠背交叉地放着,在放平稳以后就量一量
两端的长度,并且在这一端和另一端都加上一些重量,有时相等,有时则不相等,因此
就需要斟酌情况把棍子往后面拉一点或往前面推一点,最后,我发现,要取得平衡,就
需要使重量同杠杆的长度成反比。这样一来,我的这位小物理学家在没有见过天平以前
就懂得怎样校正天平了。
    毫无疑问,一个人亲自这样取得的对事物的观念,当然是比从他人学来的观念清楚
得多的;而且,除了不使他自己的理智养成迷信权威的习惯之外,还能够使自己更善于
发现事物的关系,融会自己的思想和创制仪器,不至于别人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因而在
不动心思的状态中使自己的智力变得十分低弱。自己不用心思,好似一个人天天有仆役
替他穿衣穿鞋,出门就骑马,最终是要使他的四肢丧失它们的力量和用途的。布瓦洛夸
他曾经教拉辛做诗的时候如何下苦功。而我们在许多加速科学研究的好方法中,最迫切
需要的方法正是:在科学研究中怎样才能多下苦功。
    象这样缓慢而费力气的研究,其最显著的益处是,在运用心思研究的同时,他使身
体继续活动,四肢柔和,使两手不断劳动,到长大的时候可以运用自如。由于发明了那
样多的仪器帮助我们进行试验,补助我们的感官达到更精确的程度,因此就使我们不再
重视感官的锻炼了。有了经纬仪,就用不着我们去估计角度的大小了;我们的眼睛本来
是可以很精确地测量距离的,然而现在却用测链去代替它测量了;有了提秤,我们就无
须象从前那样用手去估计重量了。我们的仪器愈精巧,我们的感官就变得愈粗笨:由于
我们周围有一大堆机器,我们就不再拿我们自己当机器使用了。
    我们原来是以技巧代替机器的,而现在却用技巧来制造机器了;我们原来是不凭借
机器而凭借我们眼明手快的才能的,而现在也使用这种才能来制造机器了;当我们这样
做的时候,我们是有所得而无所失的,我们使自然又多了一门艺术,使我们变得更加灵
巧,但是我们也并不因此而操作不熟练。如果不叫孩子去啃书本,而是叫他在工场干活,
则他的手就会帮助他的心灵得到发展:他将变成一个哲学家,虽然他认为他只是一个工
人。此外,这种锻炼还有我在后面将要谈到的其他好处,你们可以看到怎样利用哲学的
游戏去培养真正的成人的机能。
    我曾经说过,纯理论的知识是不大适合于孩子的,即使孩子在接近于长成少年的时
候,对他也是不大适合的:不必叫他去深入钻研理论物理学,而要使他们用某种演绎的
方法把他们的经验一个一个地联系起来,以便凭这个锁链把它们井然有序地记在心里,
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回忆得起来;因为,当我们没有回忆的线索的时候,是很难把孤立的
事实和论据长久地记在心里的。
    在探索自然的法则的时候,始终要从最普遍和最显著的现象开始探起,要常常教导
你的学生不要把那些现象当作画因,而要当作事实。我拿起一块石头,假装要把它放在
空中,可是我一松手,石头就掉下去了。我看见爱弥儿很注意我的动作,于是我问他:
“这块石头为什么掉下去了呢?”有没有哪一个孩子会瞠目结舌地答不出来呢?没有,
就说爱弥儿吧,除非我想方设法地使他不知道怎样回答,他也不会说他答不出来。大家
都会说,石头之所以往下掉,是因为它很重。重是怎么一回事呢?它要往下掉。这么说,
石头之所以往下掉,是因为它要往下掉了?问到这里,我的这位小物理学家就被难住了。
这样就给他上了第一课理论物理了,不管这一课对他有没有益处,它总是一个应当知道
的常识。
    随着孩子的智力愈来愈发展,有一些重要的问题使我们不能不对他所学的东西进行
更多的选择。一到他能自行考虑怎样才能获得他自己的幸福的时候,一到他能理解一些
重大的关系,从而能判断哪些东西对他是适合或不适合的时候,他就有区分工作和游戏
的能力了,他就会把后者看作是前者的消遣了。这时候,就可以拿一些真正有用的东西
给他去研究,就应当要求他不仅要象做简单的游戏那样用心,而且还要持之以恒。需要
的法则总是反复出现的,它很早就教导人做他不喜欢的事,以防止他可能遇到对他十分
不利的恶事。这就是远见的用处;这种远见运用得好,就能使人变得非常明智,如果运
用得不好,就能使人受到种种苦难。
    所有的人都希望得到幸福,但为了要取得幸福,就必须首先知道什么是幸福。自然
人的幸福是同他的生活一样简单的;幸福就是免于痛苦,也就是说,它是由健康、自由
和生活的必需条件组成的。道德人的幸福则是另外一回事情;不过,我们在这里要阐述
的不是道德人的幸福。我再三再四地说过,只有有形的物质的东西才能引起孩子们的兴
趣,尤其是对那些尚未沾染过我们的虚荣,尚未受过我们的偏见的毒害的孩子来说,更
是如此。
    虽然他们还没有觉察到但已经预料到他们有什么需要的时候,他们的智慧就已经是
大有进步了,他们已开始知道时间的价值了。因此,重要的是,要使他们惯于把时间花
在有用的事物上,不过是按他们那样的年龄看来和以他们的智慧理解起来是有用的事物。
所有一切有关道德秩序和社会习惯的东西,都不应该告诉他们,因为他们还没有理解这
些东西的能力。愚蠢的是,我们硬要他们把注意力用在人们泛泛地告诉他们说是有益于
他们的幸福的事物上,然而那种幸福是什么样子,他们是不知道的;人们还告诉他们说,
他们长大的时候可以从那些事物中得到益处,然而目前他们对这种所谓的益处是毫无兴
趣的,因为他们对它根本就不理解。
    不能让孩子照别人的话做,除了他自己觉得对他是有益处的事物以外,其他的一切
事物对他都是没有益处的。当你经常要他去做非他的智力所能理解的事情时,你认为是
在未雨绸缪,其实你是没有懂得未雨绸缪的意义的。你为了拿一些他也许永远也用不着
的徒有外表的工具去装备他,你就不让他使用人类的万能工具--常识;你使他习惯于听
从人家的指挥,成为人家手中的工具。你希望他小时候是非常的柔顺,这就等于要他在
长大的时候成为易受欺骗的老憨。你不断地对他说:“我要你做的所有一切事情,都是
对你有利的,可是你不明白这一点。我的话,你照不照着做,同我有什么关系呢?你所
做的这些事情,也只是对你一个人有好处。”你认为向他说这一番好听的话,就可以使
他变得很聪明,其实你是在替空谈家,在替骗子、恶棍和各种各样的狂人打开大门,好
让他们有一天也用这种好听的话引他上他们的圈套或者跟着他们胡作非为。
    重要的是,一个大人对孩子不知其用途的种种事物应当有深深的了解,但是,所有
一切大人应当了解的事物,一个小孩子是不是也需要了解和能够了解呢?如果你尽量教
孩子学习在他那个年龄看来是有用的事物,你就发现,他的时间是充分利用了的。你为
什么硬要他牺牲适合于他今天学习的东西,而去学习他未必能够长成到那样大的年龄的
人才适合于学习的东西呢?你也许会说:“等到他需用的时候,哪里还来得及学呢?”
来不来得及学,我是不知道的,不过,就我所知,要提早学习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
真正的老师是经验和感觉,一个人只有根据他所处的关系才能清楚地觉察哪些东西是适
合于他的。一个小孩子是知道他要变为成人的;他对成人的状况可能具有的种种观念,
对他来说,就是教育的理由;但是,他对这种状况不能理解的地方,就绝不应该让他知
道。我这本书全是继续不断地在证明这个教育原理。
    当我们一有机会使我们的学生知道“有用的”这个辞的意思以后,我们就多了一个
管理他的诀窍;因为,只要他觉得这个辞对他那样年龄的人来说有它的意义,只要他能
清楚地看到它对他当前的利益的关系,他对这个辞就会获得深刻的印象。你的学生对这
个辞是不可能有什么印象的,因为你没有设法按他们的理解使他们对它有一个观念,因
为其他的人常常在供给他们有用的东西,所以他们就无须自己去考虑,他们就不懂得什
么叫效用了。
    “这有什么用处?”这句话从此以后就有了它的神圣的意思,它将确定他和我之间
的我们生活中的一切行动:当他问我一些问题的时候,我就准定要用这个问题来问他;
如果他不是为了求知而是为了对他周围的人行使某种权威,因而没头没脑地不断拿一些
问题来纠缠他们的话,就可以把这个问题作为一个缰绳勒住他的嘴,使他不再问那些莫
名其妙的问题。一个孩子,如果我们特别着重地教育过他,除了有用的东西以外,其他
一切都不学习,那么,他问起问题来就会象苏格拉底似的;他自己没有找到一个理由,
他是不会问你的,因为他知道,你在解答他的问题以前,一定要他说一说他问那个问题
的道理。
    你看,我已经把多么有力的一个工具交给你去控制你的学生了。由于他找不到什么
理由,所以你高兴在什么时候就可以在什么时候把他制服得不敢吭声,而你则恰恰相反,
你可以大大地利用你的知识和经验,向他指出所有你告诉他的事物的用处!因为,你要
知道,你向他提出这个问题,也就是在教他反过来向你提出这个问题;你应当估计到,
在你以后要他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他一定要照你的样子问:“那有什么用处呢?”
    这也许是一个老师很难应付的难题。就孩子所问的问题来说,如果你只想摆脱自己
的困难,那你只须给他讲一个他不能理解的理由就够了;当他看见你是按照你的观念而
不是按照他的观念解释的时候,他就会认为你向他说的话,适用于你那样年龄的人而不
适用于他那样年龄的人;他以后就再也不相信你的话了,这样一来,一切都完了。哪一
个老师愿意马上把话停下来对他的学生承认他的错处呢?所有的老师对自己的错误都是
一概不承认的;而我则要订下这样一条规则,即:当我不能够使他明白我讲的理由时,
即使我没有什么错误,我也要说我错了:由于我的行为在他看来始终是很坦率的,所以
不至于使他对我产生任何怀疑;我承认错误,远比那些掩盖错误的人更能保持我的威信。
    首先,你要记住的是,不能由你告诉他应当学习什么东西,要由他自己希望学什么
东西和研究什么东西;而你呢,则设法使他了解那些东西,巧妙地使他产生学习的愿望,
向他提供满足他的愿望的办法。由此可见,你问他的问题不应当太多,而应当经过慎重
的选择;由于他向你提出的问题比你向他提出的问题多得多,所以你被他问着的时候总
是比较少的,而更多的时候是你问他:“你问这个有什么用呢?”
    此外,只要他能善于理解和善于利用他所学的东西,则他究竟是学这还是学那,都
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如果你不能对他提出的问题给他一个良好的解释,你就一句话也不
回答他。你干脆地对他说:“我还不能很好地回答你,是我搞错了,那就算了吧。”如
果你教他的东西实在是不适当的,你把它完全抛弃,也没有什么坏处;如果是适当的,
那你就稍稍留一点心,赶快找一个机会使它对他产生显著的用处。
    我是一点也不喜欢长篇大论地口头解释的,年轻的人是根本不用心听这种解释的,
而且也是记不住的。用实际的事物!用实际的事物!我要不厌其烦地再三指出,我们过
多地把力量用在说话上了,我们这种唠唠叨叨、废话连篇的教育,必然会培养出一些唠
唠叨叨、废话连篇的人。
    现在假定,当我和我的学生正在研究太阳的运行和定方位的方法时,他突然打断我
的话问我研究这些有什么用处。我可以向他发表一篇多么好听的讲话啊!我可以趁此机
会在回答问题的时候给他讲多么多的东西,尤其是有人在场听我们讲话的时候,我更应
该怎样向他大讲而特讲啊!我将给他谈到旅行的好处、商业的利益、各地的特产、不同
的民族的风俗、历法的用途、农业的季节的推算、航行的艺术以及在海上自己不知道究
竟在什么地方的时候,怎样寻找方向和准确地按照自己的路线前进。我还要讲到政治学、
博物学、天文学,还要讲到人的道德和权利,以便使我的学生对所有这些学问有一个大
体的概念和学习的巨大愿望。当我把话都讲完了的时候,我固然是象一个道地的冬烘先
生那样显示了我的学问,然而他,也许是连一个概念也没有听懂。他可能会象以往一样
巴不得问一问我定方位有什么用处,可是他不敢,因为他怕我发脾气。他觉得最好还是
假装听懂了我强给他讲的东西。华而不实的教育就是这样做法的。
    但是我们的爱弥儿是用比较质朴的方式培养起来的,我们已经费了很多力气使他养
成了一种扎实的构思方法了,所以他是不听我这一套的。只要头一句话他听不懂,他就
溜了,他在房间里东玩西玩,让我一个人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讲我的。我们要找一个更简
单的答案来回答他;我这套高深的学问对他是不适用的。
    我们在观察蒙莫朗锡镇北的森林的位置时,他突然问我:“这有什么用处?”“你
问得对,”我对他说道,“有功夫的时候再想一想,如果发现这件事情没有用处的话,
我们就不继续搞下去了,因为我们并不是没有其他好玩的事可干的。”于是我们就开始
做别的事情,这一天,我们就不再讲地理了。
    第二天早晨,我约他在午饭以前去散一会步,他高兴极了;一说起出去跑一跑,孩
子们总是挺喜欢的,何况这个孩子的腿又很有劲咧。我们进入森林,跑遍了林间的各个
地方,我们迷失了方向,我们也不知道走到什么地方了;等到要回去的时候,我们找不
到路了。时间过去了,天气热起来了,我们的肚子也饿了;我们赶快走,从这边瞎跑到
那边,我们到处见到的都是树林、丛林和旷野,哪里都找不到认路的标志。我们简直热
极了,累极了,饿极了,我们愈跑愈迷失路径。最后,我们只好坐下来歇一会儿,以便
好好地研究一下。现在假定,爱弥儿所爱的教育和其他孩子一样,所以他不会研究,他
开始哭起来了;他不知道我们已经走到蒙莫朗锡镇的镇口,只不过有一个小小的树丛把
它挡着,我们看不见就是了;可是,这个树丛对他来说就是森林,象他那样身材的人,
即使是一片矮矮的丛林,也会把他埋起来的。
    沉默了一会以后,我带着不安的神气对他说:“亲爱的爱弥儿,我们从这里怎样才
走得出去呢?”
    爱弥儿(满身大汗,哭得热腾腾的眼泪直流):我不知道。我累极了;我肚子饿了,
口也渴了;我再也跑不动了。
    让·雅克:你以为我比你好一点吗?你想一想,如果我能够拿眼泪当面包吃,我还
有不哭的?现在不是哭的时候,现在要赶快找出一条路径。看一看你的表,几点钟了?
    爱弥儿:十二点,我还没有吃过东西哩。
    让·雅克:不错,已经十二点了,我还没有吃过东西哩。
    爱弥儿:啊!你一定很饿啦!
    让·雅克:糟糕的是,没有人把午餐给我们送到这里来。现在是十二点;这正好是
我们昨天从蒙莫朗锡镇观察这个森林的位置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可以从这个森林找一
下蒙莫朗锡镇的位置呢?……
    爱弥儿:可以;不过,我们昨天是看得见森林的,而现在从这里是看不见蒙莫朗锡
镇的。
    让·雅克:糟就糟在这里……如果我们看不见它也能找到它的位置就好了!……
    爱弥儿:啊,我的朋友!
    让·雅克:我们不是说过森林是……
    爱弥儿:在蒙莫朗锡镇的北边。
    让·雅克:可见蒙莫朗锡镇应该在……
    爱弥儿:森林的南边。
    让·雅克:我们有一个在中午找到北方的办法。
    爱弥儿:不错,看阴影的方向。
    让·雅克:可是南方呢?
    爱弥儿:怎么办?
    让·雅克:南方和北方是相反的。
    爱弥儿:是了,只要找到阴影的反对方向就行了。啊!这边是南!这边是南!蒙莫
朗锡镇准是在这边,我们朝这个方向去找。
    让·雅克:你也许说得对,现在就从这条小路穿过树丛去吧。
    爱弥儿(拍手,高兴得叫起来):啊!我看见蒙莫朗锡了!就在我们的前面,看得
清清楚楚的,回家吃午饭,回家吃午饭,快跑,天文学有时候也真有点用处呀。
    ------------------
  天涯在线书库  收集整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