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弥儿(第二卷)
第三节

    不管你多么小心,如果一个小孩子还是捣了一些乱和打碎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就不
要因为你的疏忽大意反而去打他或骂他;不要让他听到一句责备他的话,而且最好不要
让他觉察到他使你感到痛心;你要作出好象那个家具是自行坏了的样子,最后,如果能
做到一声不吭的话,我倒认为反而会收到很大的效果。
    我在这里可不可以把最重要的和最有用的教育法则大胆地提出来呢?这个法则就是:
不仅不应当争取时间,而且还必须把时间白白地放过去。读者诸君,请原谅我这个怪论,
因为,当一个人反复思考的时候,就一定要作出这样的怪论的;不管你们怎么说,我也
是宁可做一个持怪论的人而不愿意做一个抱偏见的人的。人生当中最危险的一段时间是
从出生到十二岁。在这段时间中还不采取摧毁种种错误和恶习的手段的话,它们就会发
芽滋长,及至以后采取手段去改的时候,它们已经是扎下了深根,以致永远也把它们拔
不掉了。如果孩子们从奶娃娃一下子就能成长到有理智的年龄,你现在的这种教育方式
也可能对他们是十分适宜的;但是,按照自然的进程来说,他们所需要的教育正好同你
实行的教育恰恰相反。在他们的心灵还没有具备种种能力以前,不应当让他们运用他们
的心灵,因为,当它还处在蒙昧的状态时,你给它一个火炬它也是看不见的,而且,在
辽阔的思想的原野中,它也不可能找到理性所指引的道路,因为那条道路的痕迹是这样
的模糊,就连最好的眼睛也难于辨认出来。
    所以,最初几年的教育应当纯粹是消极的。它不在于教学生以道德和真理,而在于
防止他的心沾染罪恶,防止他的思想产生谬见。如果你能够采取自己不教也不让别人教
的方针,如果你能够把你的学生健壮地带到十二岁,这时候,即使他还分不清哪只是左
手哪只是右手,但你一去教他,他的智慧的眼睛就会向着理性睁开的;由于他没有染上
什么偏见或习惯,因此在他身上不会有什么东西能够抵消你的教育的效果。他在你的手
中很快就会变成一个最聪明的人;你开头什么也不教,结果反而会创造一个教育的奇迹。
    你采取一反常态的做法,就可以把你要做的事情差不多都做得很好。由于大家不愿
意把孩子教育成孩子,而要把他教育成一个博士,所以做父亲和做教师的不论骂他、夸
他、吓他、教他、改他的缺点、答应给他东西和对他讲道理,都操之过急,做得不是时
候。你这样做才能够做得更好:凡事要做得恰如其分,而且,不要同你的学生争辩什么
理由,特别是不要为了叫他赞成他不喜欢的事情而同他讲道理,因为常常在不愉快的事
情中谈论道理,只会使他觉得道理是令人讨厌的东西,使他还不能明白道理的心灵从小
就对道理表示怀疑。你必须锻炼他的身体、他的器官、他的感觉和他的体力,但是要尽
可能让他的心闲着不用,能闲多久就闲多久。需要耽心的,是他还没有判断感情的能力
以前就产生种种的情感。不要让他获得一些奇怪的印象;为了防止邪恶的产生,是不能
那样急于为善的,因为只有在他明白道理的时候,才能这样做。所有这些延缓的做法都
是有利的,使他大大地接近了最终目的而又不受什么损失;最后,还有什么东西是必须
教他的呢?如果延到明天教也没有什么大关系的话,就最好不要在今天教了。
    另外,从孩子特有的天资看,也可以肯定这个方法是有用的,要知道哪一种培养道
德的方法最适合于他,就必须对他特有的天资有充分的了解。每一个人的心灵有它自己
的形式,必须按它的形式去指导他;必须通过它这种形式而不能通过其他的形式去教育,
才能使你对他花费的苦心取得成效。谨慎的人啊,对大自然多多地探索一下吧,你必须
好好地了解了你的学生之后,才能对他说第一句话,先让他的性格的种子自由自在地表
现出来,不要对它有任何束缚,以便全面地详详细细地观察它。你认为这样让他自由是
浪费了他的时间吗?恰恰相反,这段时间是用得非常恰当的,因为要这样才能知道怎样
在最宝贵的时期中不致浪费片刻的光阴;可是,如果你在不知道应该如何着手以前就开
始行动,那么你就必然会盲目从事,容易做错,不得不重新来做,所以,你急于达到目
标,结果反而不如慎重前进的快。你不要学那些悭吝的人,他们一个铜子也舍不得花,
结果是造成更大的损失。在童年时期牺牲一些时间,到长大的时候会加倍地收回来的。
聪明的医生绝不是那么一瞧病人就糊里糊涂下药的,他首先要研究了病人的体质之后才
开药方;他虽然是晚一些时候才开始治疗病人,但可以把病人治好;反之,操之过急的
医生是会把病人医死的。
    不过,为了把这个孩子当作一个没有感觉的人,当作一个机器人来培养,我们应该
把他放在什么地方才好呢?把他放在月球上,或者放在一个荒岛上吗?使他同一切的人
都隔离吗?在这个世界上岂不会继续不断地看到别人产生欲念的情景和事例吗?难道从
此就不让他看到他那样年纪的孩子?不让他看到他的父母、邻居、乳母、保姆、仆人和
教师(他总不能是一个天使)?
    这种反对的意见提得很有理由。可是我哪里向你说过自然教育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诸位!如果你们把一切好事都理解成很困难的事情,这能怪我吗?我也是感觉到有这些
困难的,我也同意这些困难也许是无法克服的,可是我深深相信,只要尽力预防,我们
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把它们加以避免的。我之所以提出我们必须抱定的目标,并不是说
我们一定能够达到那个目标,而是说,谁愈是向着那个目标前进,谁就愈会成功。
    你要记住,在敢于担当培养一个人的任务以前,自己就必须要造就成一个人,自己
就必须是一个值得推崇的模范。当孩子还处在无知无识的时候,你尽可从容地进行一切
准备,以便让他最初看到的都是适合他看的东西。你必须使自己受到人人的尊敬,你必
须从使别人爱你着手做起,才能使每一个人处处都想满足你的心意。如果你不能控制孩
子周围的人,你就不能做孩子的老师;这种权威,如果不以别人尊敬你的道德为基础,
就永远不能充分地行使。这并不是说要把你自己荷包里的钱都掏出来慷慨地拿给别人,
我从来没有见过金钱能买得人的欢心。但是,也不应当那么悭吝和冷酷无情,能解除别
人的痛苦时,就替他解除痛苦,而不要光是在那里表示忱虑。如果你只打开你的钱柜而
不同时打开你的心,也是枉然的,别人的心也始终是向你紧紧关闭的。你必须牺牲你的
时间、你的心血、你的爱、以至你自己,因为,不管你怎样做,别人都始终认为你的金
钱并不就是你本人。对别人表示关心和善意,比任何礼物都能产生更多的效果,比任何
礼物对别人都有更多的实际利益。有多少穷苦和患病的人需要我们的安慰而不需要我们
的布施啊!有多少受压迫的人需要我们的保护而不需要我们的金钱啊!使争吵的人两相
和好,劝别人不要去打官司,叫孩子们克尽天职,使父亲们大度宽容,促成幸福的婚姻,
预防别人陷入苦恼的境地,尽量利用你的学生的双亲的名望去扶持那些遭受委屈和被强
者欺凌的弱者。你要大声宣称你是不幸的人的保护者。你为人要公正和善良。你不要光
是布施,而必须同时以仁爱之心待人。慈善的行为比金钱更能解除别人的痛苦:你爱别
人,别人就会爱你;你帮助别人,别人就会帮助你;你待他情同手足,他对你就会亲如
父子。
    这里还有一个我为什么要把爱弥儿带到乡间去培养的理由,那就是,我要使他远远
地离开那一群乱哄哄的仆人,因为除了他们的主人之外,就要算这些人最卑鄙;我要使
他远远地离开城市的不良风俗,因为它装饰着好看的外衣,更容易引诱和传染孩子;反
之,农民虽有种种缺点,但由于他们既不掩饰,也显得那样粗卤,所以,只要你不去存
心模仿,则它们不仅不吸引你,而且还会使你发生反感。
    在乡村里,一个教师更能很好地安排他拿给孩子的东西;他的名声、他的谈话和他
的举止,将使他享有在城市中享不到的威信;对每一个人都有帮助,因而每一个人都感
谢他,都想得到他的看重,都想在学生面前显示一下老师是怎样待他的;所以,即使他
不改掉他的缺点,但至少会少做一些可羞的事情;这一点,正是我们要达到的目的。
    不要把你自己的过失推诿给别人:孩子们固然要受到他们耳濡目染的坏事的败坏,
但同他们受你的教育不善的败坏相比,在程度上还是要轻一些的。你为了向他们灌输你
所谓的良好的观念,就成天讲道说教,卖弄学问,结果,在灌输你那个思想的同时,又
把二十个一点价值也没有的观念灌输给他们了:你尽管有满脑子的想法,可是没有看到
在他们脑子中将产生什么效果。在你滔滔不绝地向他们高谈阔论的时候,你以为他们一
句话也不会听错吗?你以为他们不会按他们的方式去评论你嗦嗦杂乱无章地讲解的
那些事情吗?你以为他们不会从其中找到一些材料来形成一套他们所理解的东西,以便
有机会的时候就用来反对你吗?
    你刚才对这个小孩进行了一番教训,现在就请你听一听他所讲的话;让他说,让他
问,让他爱怎样谈就怎样谈,你马上就会惊奇地发现,你所讲的那番道理在他心中变了
一个多么奇怪的样子:他简直说得乱七八糟、颠三倒四,使你生气,有时候还提出一些
料想不到的反问使你感到痛心;不弄得你哑口无言,就弄得你只好叫他停止讲下去。这
时候,要是他发现象你这样一个爱讲话的人突然沉默起来,他将作何感想呢?万一他占
了上风,并且明白他胜过了你,今后就不要提什么教育了;从这个时候起,一切都完了,
他不但不受你的教育,而且还要尽量找你的岔儿。
    热情的老师,你要保持纯朴,谨言慎行。只有在防止别人对你的学生施加影响的时
候,你才能采取行动,我以后还要不断地重复这一点;如果可能的话,就连有益的教育
也加以抛弃,以免把有害的教育授予他们。大自然把这个世界造成了人类的第一天堂,
你在这个世界上要当心,不要在教天真无邪的孩子分辨善恶的时候,自己就充当了引诱
的魔鬼。你既然不能防止一个孩子在外面学别人的样子,所以就必须集中精力把那些样
子按适合于孩子的形象印在他的心中。
    冲动的情绪被孩子看到了,就会对他产生巨大的影响,因为这种情绪有十分明显的
表现刺激他,使他非注意不可。尤其是愤怒到极点的时候,就会显得如此的狂暴,以致
附近的人不能不觉察出来。在这种情况下,你不要问是不是正该老师好好地讲一番话的
时候。唉!不要讲什么好听的话了,不要讲,一句话也不要讲。让孩子走过来,因为这
种情景已经使他感到惊讶,不免要问一问你。回答要很简单,就直接根据那些触动他的
感官的事物去回答他。他看见一个面红耳赤、眼冒火花、气势汹汹的人在那里叫喊,所
有这些表现都说明那个人的身体已失去常态。所以,你既不要装模作样,也不要故弄玄
虚,只是沉着冷静地告诉他说:“这个可怜的人生病了,他正在发烧。”你可以趁此机
会用几句话使他对疾病及其影响获得一个观念,因为这也是属于自然的,是他必须遭受
的必然的束缚之一。
    这个观念本身是不会错的,他有了这个观念,是不是从小就会把情绪的过度放纵看
作是疾病,从而产生一种厌恶的感觉呢?你是不是认为,即使在适当的时候使他获得这
样一个观念,也不可能象你唠唠叨叨地说教那样产生良好的影响呢?可是,你要注意到
这种观念将产生的效果。在迫不得已的时候,可以把一个桀傲不驯的孩子当作有病的孩
子来处理;可以把他关在房间里,如果必要的话,还可以叫他成天躺在床上,规定他的
饮食,用他自己一天天增多的缺点去吓他,使他觉身那些缺点是非常可厌和可怕的;这
样做,就不致于使他把你为了纠正他的缺点而不得不采取的严厉手段看成是一种惩罚。
如果你因为一时的激动,失去了你施教时应有的冷静和稳重,你就不要想方设法地掩饰
你的错误;你可以坦率地用一种温和的责备口吻向他说:“我的朋友,你使我多么难过
啊。”
    此外,还须知道的是,一个小孩子所接受的这种简单的观念,是可能使他产生种种
天真烂漫的想法的,所以,千万不要当着他的面谈论他的天真的言行,即使要谈,也不
要让他发觉。轻率地笑一下,也许就会毁掉你六个月的工作,造成一次终生不能弥补的
错误。我不能不反复地指出,为了做孩子的老师,你自己就要严格地管束你自己。我想,
在两个邻家妇女争吵得最激烈的时候,我可爱的爱弥儿是一定会走到那个吵得最厉害的
妇女面前,用同情的语气向她说:“我的好邻居,你生病了,我是替你十分难过的。”
毫无疑问,这句俏皮话对旁观的人和两个争吵者是不能不产生影响的。这时候,我既不
笑,也不责备他,也不夸奖他,趁他还没有看出这种影响,或者,至少在他还没有想到
这种影响以前,就不论他愿不愿意,都把他带开,赶快用其他的事情分散他的心,使他
不久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我的计划并不是要把所有一切的详细情节都一一地谈到,而只是陈述一般的原则,
只是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才阐述一些例子。要在社会当中把一个孩子一直带到十二岁都不
使他对人与人的关系和人类行为中的是非有一点儿概念,我认为是不可能的。因此,只
须尽可能晚一些时候才把这些必要的概念灌输给他,并且在不可避免地要让他获得这些
概念的时候,只把当时需要的概念灌输给他,其目的只是为了使他认识到他不是任何人
的主人,他不应当满不在乎地损害别人,或者损害了别人还不知道。有些孩子的性格是
很温和的,我们可以从他们天真无邪的童年时期把他们带养到很大都不会出什么乱子;
但是,也有一些孩子的性格很暴烈,他们那种凶猛的气质发展得早,因此,必须赶快把
他们教养成人,以免迫不得已地要把他们束缚起来。
    我们首先是要对自己尽我们的责任;我们原始的情感是以我们自身为中心的;我们
所有一切本能的活动首先是为了保持我们的生存和我们的幸福。所以,第一个正义感不
是产生于我们怎样对别人,而是产生于别人怎样对我们;一般的教育方法还有一个错误
是,首先对孩子们只讲他们的责任,而从来不谈他们的权利,所以开头就颠倒了:他们
应该知道的事情,一样也没有告诉他们,而他们不应该知道的和同他们毫不相干的事情,
却全都对他们讲了。
    如果说一定要我去教育一个我刚才描述的那种孩子,我心里会这样想:一个孩子虽
不打人,但要打东西;虽然他不久能从经验中学会尊重一切在年龄和体力上超过他的人,
但他对东西就不一定爱护。因此,应当使他具备的头一个观念,不是自由的观念,而是
财产的观念;为了使他获得这个观念,就必须让他有几样私有的东西。仅仅告诉他说他
有哪些衣服、家具和玩具,那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因为,虽然他在用这些东西,但他不
知道他为什么和怎样有这些东西的。即使再进一步告诉他,说他之所以有这些东西,是
因为你给他的,也未必能说明问题,因为,要给人东西,就必须自己有东西,可见一样
东西在归他所有以前是属于别人的;我们要向他讲解的,正是这种财产的原理;至于赠
送礼物,那是一种社会习俗,就用不着向他讲了,因为孩子们在目前是根本不懂得什么
叫社会习俗的。诸位读者,请你们根据这个例子和成千成百个其他的例子仔细想一想,
仅仅在孩子们的头脑中填塞一些他们无法理解的辞儿,怎么就能说是把他们已经教育得
非常好了呢?
    因此,我们要追溯财产的起源,因为第一个观念就是从这里产生的。孩子在乡间生
活,就可以获得一些田间劳动的概念;只要他有观察的能力和空闲的时间,就可以做到
这一点;而这两种东西,他都是有的。不论什么年龄的人,特别是象他这样的孩子,是
很想进行创造、模仿和制作,发挥自己的体力和活泼的精神的。所以,只要他看过一两
次别人如何锄地、播种和种植蔬菜,他自己就想去种蔬菜的。
    根据上述原理,我是绝不会反对他的意志的;相反,我还要十分的赞成,分享他的
乐趣,同他一块儿劳动,其目的不是为了使他高兴,而是使我自己高兴;至少在他看来
是这样的:我做他种菜的副手,我帮他锄地,一直帮到他自己有足够的臂力锄地为止;
当他把一颗蚕豆种在地里的时候,他就占领这块土地了,这样的占领,当然比努涅斯·
巴耳博亚替西班牙国王把旗子在南海的海岸上一插就算是占领南美,更值得尊重和不可
侵犯。
    我们每天都给蚕豆浇水,我们看见它们长起来的时候,简直是高兴极了。我对他说:
“这是属于你的。”他一听这话,就更感到高兴;当我给他解释“属于”这个辞的意思
时,我使他意识到他在这里投入了他的时间、他的劳动、他的辛勤以及他的人格;使他
意识到在这块土地上有他自己的东西,任何人来侵犯,他都有权制止,正如他自己的手,
任何人来强拉,他都可以把它缩回来。
    在一个晴朗的日子,他拿着浇水壶急急忙忙地走到那里。啊,多么糟糕!啊,多么
痛心!所有的豆子都被人铲掉了,地也被人翻过了,甚至连种豆的地方也认不出来了。
啊!我的劳动,我的成绩,我所关心的甜美果实到哪里去了?是谁夺去了我的财产?是
谁拿去了我的蚕豆?这个孩子的心中涌起了一片反抗的情绪;第一次遇到这种不平的事
情使他充满了悲伤,眼泪象潮水似地流出来,这个伤心的孩子震天价地哭哭啼啼。我也
为他感到痛苦,感到愤慨;我们四方寻找,见人就问,到处追查,最后才发现是园主干
的;立刻,我们就派人去把他叫来。
    可是,这件事情原来是我们做得大错而特错了。当园主弄明白我们为什么对他生气
以后,便开始对我们生一阵更大的气。“怎么,两位先生,是你们糟踏了我的东西!我
在这里种了马耳他瓜,瓜种是别人当成宝贝似的送我的,我还希望等瓜成熟以后就拿来
款待你们;可是你们瞧,为了种你们那些贱豆子,竟把我已经长起来的瓜都搞坏了,使
我再也没有办法补种了。你们给我造成了一个无法弥补的损失,而你们自己也失去了吃
甜瓜的口福。”
    让·雅克:我的可怜的罗贝尔,请原谅我们。你在这里曾经辛勤劳动,流了许多的
汗。我已经明白,我们不应该糟踏你种的东西;不过,我们会给你找一些马耳他瓜的种
子来的,而且,我们以后种地,一定要先弄清楚是不是已经有人在那里种了东西。
    罗贝尔:唉!两位先生,算了,算了;空闲的土地已经没有啦。我,我种的是我的
父亲所耕耘的土地;人人都是这样,你们看,所有的土地早都被人占完了。
    爱弥儿:罗贝尔先生,你种瓜的种子是不是常常丢失?
    罗贝尔:不,我的好孩子;因为象你这样淘气的小孩到我们这里来的还不多。我们
谁也不去动一动邻家的园地,每个人都尊重别人的劳动,以便他自己的劳动得到保障。
    爱弥儿:可是我,我没有园地呀。
    罗贝尔:这同我有什么关系?如果你们要糟踏我的菜园,我以后就不让你们到里面
去了,因为,我不愿意白白地辛苦一阵,收不到东西。
    让·雅克:我们可不可以同诚实的罗贝尔商量个办法?请他在这个菜园里划一小块
地方给我们,让我的小朋友和我种东西,条件是,所得的收成我们分一半给他。
    罗贝尔:我无条件地给你们一块土地。不过你们要记住,如果你们再来动我的瓜,
我就要铲掉你们的蚕豆。
    在试用这个方法把一些原始的观念教给孩子的过程中,我们就可以看出财产的观念
是怎样自然而然地回溯到第一个以劳动占有那块土地的人的权利的。这一点是非常的简
单和明了,能够为孩子充分地理解。从这里一直到产权和交换,就只有一步了,走过这
一步,就应该马上停止。
    我们还可以看到,我在这里用两页文字阐述的事情,也许实际做起来就要花一年的
功夫;因为在培养道德观念的过程中,是不能怪我们走得太慢,不能怪我们每一步都走
得太稳的。年轻的教师们,我请你们想一想这个例子,而且要记着,在任何事情上,你
们的教育都应该是行动多于口训,因为孩子们是容易忘记他们自己说的和别人对他们说
的话的,但是对他们所做的和别人替他们做的事情,就不容易忘记了。
    正如我所说的,这样的教育或迟或早是要进行的,只不过是要看学生的性情是温和
还是暴烈而提前或延迟进行的时间罢了;它们的效用是眼睛可以看得出来的;但是,为
了不致于在这些困难的事情中把重要的东西忽略了,我们再举一个例子来谈谈。
    你那个性情暴烈的孩子碰到什么就搞坏什么,你不要生气,把他能够搞坏的东西都
放在他拿不着的地方。他打坏他所用的家具,你别忙着给他另外的家具,让他感觉到没
有家具的不方便。他打破他房间的窗子,你就让他昼夜都受风吹,别怕他受风寒,因为,
宁可让他着凉,不可让他发疯。绝不要埋怨他给你造成的种种麻烦,不过,你要让他头
一个感觉到这些麻烦。最后,你才叫人来修理窗子,你自始至终什么话都不要说。他又
打破了呢,那就换一个方法;你不要生气,只是直截了当地告诉他说:“这些窗子是我
的,是我费力气安在那里的,我不能让它们打破。”然后,你把他关在一间没有窗子的
黑屋里。这样做的时候,如果他还要吵闹和发脾气,那就谁也不去理他。不一会儿他就
会泄气和改变声调,在那里哀声叹气地诉他的苦的;一个仆人到那里去,这个造反的人
就会请那个仆人把他放出来。叫那个仆人不要找什么借口说不能放他,只回答他说:
“我的窗子也是不愿意人家打破的。”说完就走开。让孩子在那里呆几个小时,呆到足
以使他在里面感到心烦,而且能够把这件事情记在心里以后,才派个人去叫他同你订一
个条约,根据这个条约,你还他的自由,而他今后也不再打破你的窗子。这样做,他觉
得再好不过了。他叫人来请你去看他;你到他那里去,他向你提出他的条约,你马上就
接受,同时对他说:“这个想法很好,对我们两人都有好处;你为什么早不想到呢!”
然后,既不问他还有没有什么异议,也不要他说他坚决遵守他的诺言,你只是欢欢喜喜
地拥抱他,并且马上把他带到他的房间去,好似这个条约一发誓遵守,就是神圣不可破
坏的。采取这种做法,你想他对这些约定的信念和它们的用途会抱怎样的看法呢?在这
个世界上,只要还找得到一个孩子(当然是指尚未娇养坏的孩子)经过这样的教训之后
还故意打破窗子的话,那就算我错了。按照这样的次序去做吧。当这个顽皮的孩子在地
上挖一个窟窿种蚕豆的时候,他绝没有想到他是给自己挖牢房,让自己的知识迅速地把
他关在里面。
    我们现在已进入道德的世界,这里向罪恶打开了大门。欺骗和撒谎的行为将随着社
会习俗和义务而同时产生。一个人既能做他不应该做的事情,也就想掩饰他该做而未做
的事情。一种利益既可使人许下诺言,则更大的利益就可使人违反诺言。问题不只是在
于违反了诺言可以不受惩罚,而是因为有天然的手段;他可以隐瞒,可以撒谎。由于我
们不能防罪恶于未然,到现在就只好对罪恶的行为加以惩罚。人生的种种不幸就是这样
随着人的错误而同时开始的。
    在这方面,我说的话已经是够多了,其目的是为了使大家明了我们不能为了惩罚孩
子而惩罚孩子,应当使他们觉得这些惩罚正是他们不良行为的自然后果。所以你不要去
斥责他们撒谎,绝不要仅仅因为他们撒谎而处罚他们,而要使他们明白,如果撒谎,则
谎言的种种不良后果都要落在他们的头上,例如,即使说的是真话,也没有人相信;即
使没有做什么事情,也要被别人不由分辩地指责说干了坏事。不过,我们要向孩子们讲
解清楚什么叫撒谎的行为。
    ------------------
  天涯在线书库  收集整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