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弥儿(第一卷)
第二节

    她们消除这种害处的办法是,教唆孩子轻视他们的保姆,把她当作真正的仆人看待。
当保姆授乳的期限一满,她们就把孩子领回来,或者把保姆辞掉;当保姆来看她哺养的
孩子时,她们就对她表示爱理不理的样子,这样就可谢绝她来看他了。几年以后,他就
再也看不到她了,再也认不得她了。这位母亲以为这样做就代替了保姆,以为用这种冷
酷无情的办法就可弥补她的过失,实际上她是想错了。她不但不能把这个天性已变的孩
子变成一个孝顺的儿子,反而使他学到一些忘恩负义的行为;正如她教他看不起用奶哺
养他的保姆一样,她正在教他日后看不起他生身的母亲。
    要是反反复复地这样空谈一些有益的问题不至令人那么丧气的话,我是多么想再详
细地论述这一点啊!这联系到许多你想也没有想到过的事情。你愿意使每一个人都负起
他首要的责任吗?你就从那些做母亲的人开始,要她们负起她们的责任来;你引起的变
化将使你感到惊奇。所有一切都是相继由这个最严重的堕落行为产生的:整个的道德秩
序都变了,大家的天性都泯灭了,家里也没有那种活泼泼的气氛了,一个新家庭的动人
的情景再也系不住丈夫的心了,也不受外人的尊重了;人们看不见孩子,也就不那么尊
敬孩子的母亲了;在家里再也住不下去了,习惯也不能增进血缘的关系了;父不父,母
不母,子不子,兄不兄,妹不妹,大家都几乎不认识了,怎么能相亲相爱呢?每个人都
只顾他自己。当家庭变成了一个凄凄惨惨的地方,那就需要到别处去寻求快乐了。
    要是母亲们都能眷顾她们的孩子,亲自授乳哺育,则风气马上可以自行转移,自然
的情感将在每一个人的心里振奋起来,国家的人口又将为之兴旺;这是首要的一点,单
单这一点就可使一切都融洽起来。家庭生活的乐趣是抵抗坏风气的毒害的最好良剂。孩
子们的吵吵闹闹,人们原来是感到很讨厌的,现在也觉得很有趣了;父亲和母亲更加感
到他们彼此是很需要的,他们相互间比以往更加亲爱了,他们的夫妇关系也更为紧密了。
当家庭生气勃勃、热热闹闹的时候,操持家务就成了妇女最可贵的工作,就成了丈夫最
甜蜜的乐事。所以,矫正了这个无比的恶习,则其他的恶习不久就可全部革除,自然不
久就可恢复常态。一旦妇女们又负起做母亲的责任,则男子立刻就可负起做父亲和做丈
夫的责任。
    这些话都是多余的!对世间的快乐已感到厌倦,是绝不会再感觉到家庭的快乐的。
妇女们已经不担负母亲的职责了;她们将来也不再担负这种职责,而且也不愿意担负这
种职责。以后,即使她们愿意担负这种职责,她们也很难担负得起来;今天,母亲不亲
自授乳的风气已经确立,每一个授乳的女人将会同她周围的所有妇女的反对态度进行斗
争,因为她们结成一伙反对她这种她们没有做过的样子,而且也不愿意学习这种样子。
    但是,有时候也见到一些天性善良的年轻妇女在这个问题上敢于抗拒这种势力和其
他的女人的叫嚷,以坚贞不拔的勇敢精神去完成自然赋予她们的极其高尚的使命。但愿
这样的妇女由于担负这种使命而给她们带来益处人数一天天地增多起来!根据最简单的
道理得出来的结论,根据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任何人曾加以反驳的事例,我敢向这些可敬
的母亲保证,保证她们将得到她们丈夫的坚定不移的爱情,保证她们将得到她们的孩子
的真诚的孝顺,保证她们将得到人人的尊敬,保证她们分娩顺利,毫无痛苦和不良的后
果,保证她们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最后,还保证她们终有一天将高兴地看到自己的女
儿学她们的榜样,看到其他的丈夫叫他们的妻子以她为模范。
    母不母,则子不子。他们之间的义务是相互的,如果一方没有很好地尽她的义务,
则对方也将不好好地尽他的义务。孩子知道了应该爱他的母亲,他才会爱她。如果血亲
之情得不到习惯和母亲关心照料的加强,它在最初的几年中就会消失,孩子的心可以说
在他还没有出生以前就死了。从这里,我们开头的几步就脱离了自然。
    当一个妇女不是不给孩子以母亲的关心而是过于关心的时候,她也可以从一条相反
的道路脱离自然;这时候,她把她的孩子造成为她的偶像,她为了防止孩子感觉到自己
的娇弱,却把孩子养得愈来愈娇弱,她希望他不遭受自然法则的危害,于是使他远离种
种痛苦,可是没有想到,由于她一时使他少受一些折磨,却在遥远的将来把多么多的灾
难和危险积累在他的身上,没有想到这种谨小慎微的做法是多么残酷,它将使幼小时期
的娇弱继续延长,到成人时受不住种种劳苦,有一则寓言说,太提斯为了使她的儿子成
为一个刀枪不入的人,便把他浸在冥河的水里。这个寓言很好,寓意也很清楚。可是我
所说的那些残酷的母亲,她们的作法却完全不同,由于她们使孩子沉浸在温柔舒适的生
活里,所以实际是在给他们准备苦难;她们把他们身上的毛孔打开,让各种各样的疾病
侵袭,使他们长大的时候,成为这些疾病的牺牲品。
    遵循自然,跟着它给你画出的道路前进。它在继续不断地锻炼孩子;它用各种各样
的考验来磨砺他们的性情;它教他们从小就知道什么是烦恼和痛苦。出牙的时候,就使
他们发烧;肠腹疼痛的时候,就使他们产生痉挛;咳嗽厉害的时候,就使他们喘不过气
来;肠虫折磨他们;多血症败坏他们的血液;各种各样的酵素在他们的血中发酵,引起
危险的斑疹。在婴儿时期,他们差不多都是在疾病和危险中度过的;出生的孩子有一半
不到八岁就死了。通过了这些考验,孩子便获得了力量;一到他们能够运用自己的生命
时,生命的本原就更为坚实了。遵循这是自然的法则。你为什么要违反它呢?由于你想
改变这个法则,结果是毁了孩子,阻碍了它对孩子的关心照料取得成效,这一点,你难
道还不明白吗?孩子在室外受到自然给他的锻炼,这在你看来是倍加危险,可是相反,
这是在分散危险,减少危险。经验告诉我们,娇生惯养的孩子比其他的孩子死的还多一
些。只要我们不使他们做超过其能力的事情,则使用他们的体力同爱惜他们的体力相比,
其为害还是要小一些。因此,要训练他们经得起他们将来有一天必然要遇到的打击。锻
炼他们的体格,使他们能够忍受酷烈的季节、气候和风雨,能够忍受饥渴和疲劳;把他
们浸在冥河水里吧。在身体的习惯未形成以前,你可以毫无危险地使他们养成你所喜欢
的习惯;可是,一旦他们有了牢固的习惯,要作任何改变的话,对他们都是很危险的。
一个孩子可以忍受一个大人不能忍受的变化,因为最初的性情是柔和易导的,不用花多
大的力气就可以养成我们给它确定的类型;而成人的性情就比较执拗,只有用暴力才能
改变它已经形成的类型的。所以,我们能够在使孩子的生命和健康不遭到任何危害时,
就把他培养得十分健壮的;即使有什么危险的话,也不必犹豫。因为,既然这些危险是
同人生分不开的,那么,除了在他一生当中趁它们为害最轻的时候就抛掉它们之外,还
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遵循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愈加宝贵。除了他个人的价值以外,
还加上别人为了照料他而花用的种种耗费;除了丧失他的生命以外,还加上我们对他有
死亡的感伤。因此,在百般保护他的时候,特别要考虑到他的将来。要抵抗青年时期的
祸害,就必须在他未遭遇这些祸害以前把他武装起来,因为,如果说在达到能够利用生
命的年岁以前,生命的价值是一直在增加的话,那么,在童年时候使他少受一些痛苦,
而结果却使他在达到有理智的年龄时遇到更多的痛苦,这个方法岂不愚蠢!难道说这就
是师教?
    人的命运是时时刻刻要遭到痛苦的。对他的操心照料,其本身就是同痛苦相联系的。
幸而他在童年时候所遇到的只不过是身体上的痛苦,这同其他的痛苦比较起来,没有那
样残酷,没有那样悲哀,而且,同那些使我们产生绝命念头的痛苦相比,还是极其少的。
一个人是绝不会因为患痛风症而自杀的,唯有心灵的痛苦才使人灰心失望。我们同情儿
童的命运,然而应该同情的却是我们的命运。我们更大的灾祸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
    在出生的时候,孩子就会啼哭;他的婴儿时期就是在啼哭中度过的。有时候,人们
为了哄他,就轻轻地摇他两下,夸他几句;有时候,人们为了不许他吵闹,就吓他,就
打他。要么,他喜欢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要么,我们硬要他照我们的意思做;不是我
们顺从他奇奇怪怪的想法,就是我们要他顺从我们奇奇怪怪的想法:折中的办法是没有
的,不是他命令我们,就是我们命令他。所以,他首先获得的观念,就是权势和奴役的
观念。还不会说话,他就在支配人了;还不会行动,他就在服从人了;有时候人们惩罚
他,可是他还认识不到他犯了什么过失,说得更确切点,他还没有犯过失的能力哩。人
们就是这样很早地把这些情绪灌入他幼小的心灵,可是以后又推说那是天性,费了许多
气力把孩子教坏之后,又抱怨他成了这样的人。
    一个孩子要这样在妇女们的手中度过六、七个年头,结果是成了她们和他自己乖僻
任性的牺牲品;她们教他这样和那样之后,也就是说,在他的脑子里填入了一些他不明
白的语言或对他一无好处的事物之后,用她们培养的情绪把他的天性扼杀之后,就把这
个虚伪的人交到一个教师的手里,由这位教师来发展他业已充分养成的人为的病原,教
给他一切的知识,却就是不教他认识他自己,不教他利用自己的长处,不教他如何生活
和谋求自己的幸福。最后,当这个既是奴隶又是暴君的儿童,这个充满学问但缺乏理性、
身心都脆弱的儿童投入社会,暴露其愚昧、骄傲和种种恶习的时候,大家就对人类的苦
痛和邪恶感到悲哀。你们搞错了,这个人是照我们奇异的想法培养起来的,自然的人不
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要是你希望保持他原来的样子,则从他来到世上的那个时刻起就保持它。他
一诞生,你就把他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他尚未成人,你就不要放弃他:不这样做,你是
绝对不会成功的。既然真正的保姆是母亲,则真正的教师便是父亲。愿他们在尽责任的
先后和采取怎样的作法方面配合一致;愿孩子从母亲的手里转到父亲的手里。由明理有
识而心眼偏窄的父亲培养,也许比世界上最能干的教师培养还好些,因为,用热心去弥
补才能,是胜过用才能去弥补热心的。
    可是,有许多的事情、工作、职责……啊!职责,毫无疑问,做父亲的职责是最后
才考虑的!我们用不着惊奇,一个人的妻子不愿意哺育他们爱情的果实,则他也就不愿
意对他的孩子进行培养。再没有什么图画比家庭这幅图画更动人的了,但是,只要其中
少画了那么一笔,也就把整个图画弄糟了。如果说母亲的身体太坏,不能哺育孩子,则
父亲的事情太忙,也就不能教育孩子。孩子们远远的离开家庭,有的住在寄宿学校,有
的住在教会女子学校,有的住在公立学校,他们把自己的家庭之爱带到其他的地方去了,
或者说得更清楚一点,他们把对谁都不爱的习惯带到家里来了。兄弟姊妹彼此都几乎不
相识了。当他们拘泥地聚在一块儿的时候,他们都表现得非常客气,彼此都当作外人看
待。只要父母之间没有亲热的感情,只要一家人的聚会不再使人感到生活的甜蜜,不良
的道德就势必来填补这些空缺了。难道说真有人竟愚蠢到看不出所有这一切的连锁关系
吗?
    一个做父亲的,当他生养了孩子的时候,还只不过是完成了他的任务的三分之一。
他对人类有生育人的义务;他对社会有培养合群的人的义务;他对国家有造就公民的义
务。凡是能够偿付这三重债务而不偿付的人,就是有罪的,要是他只偿付一半的话,也
许他的罪还要大一些。不能借口贫困、工作或人的尊敬而免除亲自教养孩子的责任。读
者诸君,请你们相信我这一番话。凡是有深情厚爱之心的人,如果他忽视了这些如此神
圣的职责,我可以向他预言,他将因为他的错误而流许多辛酸的眼泪,而且永远也不能
从哭泣中得到安慰。
    这个有钱的人,这个家庭中如此忙碌的父亲,据他说,他是不得已才放弃他的孩子
不管的,他采取怎样的做法呢?他的做法是,拿钱去雇一个人来替他完成他所担负的责
任。满身铜臭的人,你以为用钱就可以给你的儿子找到一个父亲吗?你不要犯这样的错
误了,你给你的孩子雇来的这个人,甚至不能说是教师,他是一个奴仆。他不久就将把
你的儿子培养成第二个奴仆。
    一个好教师应该具有哪些品质,人们对这个问题是讨论了很多的。我所要求的头一
个品质(它包含其他许多品质)是:他绝不做一个可以出卖的人。有些职业是这样的高
尚,以致一个人如果是为了金钱而从事这些职业的话,就不能不说他是不配这些职业的:
军人所从事的,就是这样的职业;教师所从事的,就是这样的职业。那么,谁来教育我
的孩子呢?这,我已经向你说过,要你自己。我不能教。你不能教!……那就找一个朋
友好了。我看不出还有其他的办法。
    一个教师!啊,是多么高尚的人!……事实上,为了要造就一个人,他本人就应当
是做父亲的或者是更有教养的人。象这样的职责,你竟放心交给一些为金钱而工作的人。
    我们愈是思考这方面的问题,我们就愈发现一些新的困难。教师必须受过教育,才
能教育他的学生,仆人必须受过教育,才能为他的主人服务,所有接近学生的人都必须
先获得他们应当使他领会的种种印象;必须受了一层教育又受一层教育,一直受到谁也
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为止。把孩子交给一个连他本身都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培养,又
怎能培养得好呢?
    这样一个难得的人,是不是找得到呢?这我是不知道的。在这堕落的时代,谁知道
一个人的灵魂还能达到多少高尚的程度呢?不过,我们假定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人是找
到了。那么,就先要考虑他应该做些什么,我们才能希望他是怎样的人。我相信,我可
以这样预先断定,即:做父亲的人在认识到一个好教师的整个价值的时候,他将毅然决
定不用任何教师;因为,他为了找到这样一个教师而花费的力量,将比他自己做教师花
费的力量多得多。因此,他愿意做一个朋友,也愿意培养他的儿子做朋友;这样就省得
到其他的地方去找教师了,而且,大自然已经把教育的工作做了一半了。
    有一个人,我只知道他是很显贵的,他曾经请我去教他的儿子。这当然是给了我很
大的荣誉;不过,他不但不应该怨我拒绝了他的请求,而且应该以我的谨慎从事而感到
庆幸。如果我接受了他的请求,如果我在我采用的方法上走错了路,那么,即使去教也
是要失败的;但是,如果我成功的话,其结果可能是更糟糕的,他的儿子也许将放弃他
的头衔,再也不愿意做公爵了。
    我深深明了一个教师的责任是十分重大的,同时感到自己的能力是太不够了,所以
不论什么人请我担任这个职务,我都是绝不接受的;至于朋友的荐引,对我来说,更是
一个新的拒绝的原因。我相信,看过我的这本书之后,就很少有人向我提出这样的请求
了;我要求那些打算请我做教师的人再也不要白费气力了。我以前曾经对这个职业做过
充分的尝试,以便证明我不适合于这个工作;即使我的才能使我能够担任的话,我的景
况也是不容许的。有些人似乎对我的话还不十分重视,因而不相信我的决定是真心诚意
的,而且是有根据的,我认为,我应该公开地向他们声明这一点。
    我虽然不能担负这个最有意义的工作,但是我可以大胆地尝试一下最容易的事情:
按照其他许多人的样子,不去参与其事,而从事著述;应当做的事情我虽不做,但我要
尽我的力量把它说出来。
    我知道,在类似这种著书立说的事业中,由于作者总是在自由自在地阐述一些不用
他去实施的方法,因此,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提出许多不能实行的美好的方案,但是,由
于缺少详细的内容和例子,他所说的话即使可以实行,在他没有说明怎样应用的时候,
也是没有用处的。
    所以,我决定给我一个想象的学生,并且还假设我有适合于进行其教育的年龄、健
康、知识和一切才能,而且,从他出生的时候起就一直教育到他长大成人,那时候,他
除了他自己以外,就不再需要其他的指导人了。我觉得,这个方法可以用来防止一个对
他不信任的作者误入幻境;因为,一旦他离开了通常的方法,他就只好把他的方法试用
于他的学生,他不久就会感觉到,或者说读者会替他感觉到,他是不是按照孩子的成长
和人心的自然的发展而进行教育的。
    这就是在种种困难面前我要努力去做的事。为了不致使本书因许多不必要的材料而
篇幅太大,我就把每个人都能觉察其是否正确的原理提出来就是了。至于那些需要加以
实验的法则,我把它们都应用在我的爱弥儿和其他人的身上,并且使人们在极其详尽的
情节中看到我拟定的方法是能够付诸实践的;我准备实行的计划至少要做到这个样子。
至于说我是不是做得成功,那就要由读者判断了。
    由于这个原因,我在开始的时候便很少谈到爱弥儿,因为,我对教育采取的首要准
则,虽同大家公认的准则相反,然而是非常明白的,凡是通情达理的人都很难说是不赞
成的。可是,当我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我的学生由于跟你的学生所受的教育不同,因此
他已经不再是一个一般的儿童,必须对他采取一套特殊的教法。从此以后,他就频频出
场,到结尾的时候,我没有一刻工夫不见到他,以致不论他说什么话的时候,都不需要
我替他说了。
    我在这里没有论述一个好教师应该具备哪些才能,我假设了这些才能,并且假设我
自己具有这一切才能。在阅读本书的时候,人们将看到我对自己是多么落落大方。
    我只谈一下我跟一般人意见不同的地方。我认为,一个孩子的教师应该是年轻的,
而且,一个聪慧的人能够多么年轻就多么年轻。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他本人就是一个
孩子,希望他能够成为他的学生的伙伴,在分享他的欢乐的过程中赢得他的信任。在儿
童和成年人之间共同的地方不多,所以在这个距离上永远不能形成十分牢固的情谊。孩
子们有时候虽然是恭维老年人,但从来是不喜欢他们的。
    人们也许希望他的教师曾经是教过一次学生的,这个希望是太大了;同一个人只能
够教一次学生,如果说需要教两次才能教得好的话,那么他凭什么权利去教第一次呢?
    一个人有了更多的经验,当然可以做得更好些;但他是不可能这样做下去的。不论
是谁,如果他相当成功地把这种事业完成一次之后,他就会感到其中的辛酸,因此就无
心再从事这样的工作了;至于说他头一次就做得很糟糕,那就可以预断第二次也一定是
很坏的。
    我也认为,跟一个青年人相处四年,或教他二十五年,其间是有很大的差别的。你
是在你的儿子已经成长的时候才给他找一个教师的;而我则希望他在出生以前就有一个
教师。你所请来的这位教师每五年可以换一个学生;而我请来的这位教师则永远只教一
个学生。你把教师和导师加以区别,这又是一种愚蠢的想法!你还区别不区别门徒和学
生呢?只有一门学科是必须要教给孩子的:这门学科就是做人的天职。这门学科是一个
整体,不管色诺芬对波斯人的教育说了些什么,反正这门学科是不可分割的。此外,我
宁愿把有这种知识的老师称为导师而不称为教师,因为问题不在于要他拿什么东西去教
孩子,而是要他指导孩子怎样做人。他的责任不是教给孩子们以行为的准绳,他的责任
是促使他们去发现这些准绳。
    如果说一定要十分仔细地挑选一个老师,那么,也必须容许老师去挑选他的学生,
尤其在打算挑一个学生来做样子的时候更是如此。不能根据孩子的天赋和性格来挑选,
因为,一方面只有在我的工作完成的时候才知道他有怎样的天赋和性格,另一方面我是
在他出生以前就接受了他作为学生的。假如我能够选择的话,我便照我假想的学生那样
选择一个智力寻常的孩子。我们要培养的,只是一般的平常人;只有他们所受的教育才
能作为跟他们相同的人的教育的范例。
    地方对人们的教养并不是没有关系的;人们只有在温带才能达到十分健全的境地。
在两极地区显然是不利的。一个人并不象一棵树木那样栽在什么地方就永久留在那个地
方;从地球的这端走到另一端的人,就不能不比从中部出发到达同一个尽头的人多走一
倍的路。
    一个温带地方的居民接连走过地球的两极,他所占的便宜更可以看得出来,因为,
虽然他所受的变化同那个从地球的一端走到另一端的人是一样的,但他的自然的体质起
变化的地方是不到一半的。一个法国人可以生活在新几内亚和拉普兰,但一个黑人却不
能同样地生活在托尔尼欧,一个萨摩耶人也不能生活在贝宁。此外,头脑的组织似乎在
两极地方也是不够达到完善的。无论黑人或拉普兰人都没有欧洲人那样聪慧。因此,如
果我希望我这个学生是居住在地球上的人的话,则我将从温带的地方挑选这个学生,例
如说,在法国,就比在其他地方挑选的好。
    在北方,人们在不毛的土地上消耗的东西多;在南方,他们在富饶的土地上消耗的
东西少。因此又产生了另外一种差别,使北方的人十分勤劳,南方的人耽于沉思。在同
一个地方,我们看到社会上穷人和富人之间也有类似这样的差别。穷人住的地方很贫瘠,
富人住的地方很肥美。
    穷人是不需要受什么教育的,他的环境的教育是强迫的,他不可能受其他的教育;
反之,富人从他的环境中所受的教育对他是最不适合的,对他本人和对社会都是不相宜
的。自然的教育可以使一个人适合所有一切人的环境,所以,与其教育穷人发财致富,
不如教育富人变成贫穷;因为,按这两种情况的数字来说,破产的比暴发的多。所以,
我们要选择一个富有的人;我们深信,这样做至少是可以多培养一个人的,至于穷人,
他是自己能够成长为人的。
    由于以上的原因,所以我不认为爱弥儿生长名门有什么不好。这毕竟是抢救了一个
为偏见所牺牲的人。
    爱弥儿是一个孤儿。他有没有父母,这倒没有什么关系。我承担了他们的责任,我
也继承了他们的全部权利。他应该尊敬他的父母,然而他应该服从的只是我。这是我的
第一个条件,或者说得确切一点,我唯一的条件。
    我对上述条件还要附加一点,其实这一点也只是以上条件的继续而已。那就是,除
了我们两人同意以外,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这一条是极关紧要的,我甚至希望学生和
老师也这样把他们自己看作是不可分离的,把他们一生的命运始终作为他们之间共同的
目标。一旦他们觉察到他们以后是要离开的,一旦他们看出他们有彼此成为路人的时刻,
他们就已经成为路人了;各人搞各人的一套,两个人都一心想到他们将来不在一块儿的
时候,因此,只是勉勉强强地相处在一起。学生把老师只看作他在儿童时候遇到的灾难,
而老师则把学生看作一个沉重的负担,巴不得把它卸掉;他们都同样盼望彼此摆脱的时
刻早日到来;由于他们之间从来没有真心诚意的依依不舍的情谊,所以,一个是心不在
焉,一个是不服管教。
    但是,当他们象从前在一起生活那样,彼此尊重,他们就会互相爱护,从而变得十
分的亲热。学生不会因为在儿童时曾跟着的而到成年时又结为朋友的人学习而觉得羞愧;
老师也乐于尽心竭力,等待收获果实,他赋与他学生的种种德行,就是他准备他老年时
候享用其利益的基金。
    这个预先做好的约定,假设了分娩是很顺利的,而且孩子也长得很好,又活泼又健
康。一个做父亲的,在上帝赐与他的家庭中不能做任何选择,也不应该有偏心,所有他
的孩子,都同样是他的孩子;他对他们都要一样地关心,一样地爱护。不管他们是不是
残废的,不管他们的身体是弱还是强,他们之中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寄存品,他应当考虑
他手里的这个寄存品。婚姻不仅是夫妇之间的一项契约,也是同大自然订立的一项契约。
    不论是谁,只要承担了不是大自然硬要他非承担不可的任务时,就应当先弄清楚完
成这个任务的方法,否则对他将来办不到的事情也要承担责任。凡是照料体弱多病的学
生的人,就把他所担负的老师的职责转变成护士的职责了;他把他应当用来增加生命的
价值的时间都浪费于照料这样一个没有作用的生命;他将看到一个哭哭啼啼的母亲有一
天会因为她儿子的死而责备他,其实他已经替她把那个儿子的生命保全了很长的时间。
    一个身体多病的孩子,即使他能够活八十岁,我也是不愿意照管他的。我不愿意要
一个对自己和对他人都一无用处的学生,因为他成天耽心的,只是怎样保全自身,他的
身体损害了他的精神的陶冶。我在他身上那样白白地大费心思,岂不是使社会受到加倍
的损失,为了一个人而夺去它两个人吗?要是另外一个人来替我教这个病弱的孩子,我
是同意的,而且对他的仁慈表示赞扬;可是我自己却没有这样的才能:我简直不知道如
何教这个只想免于死亡的人怎样生活。
    身体必须要有精力,才能听从精神的支配。一个好的仆人应当是身强力壮的。我知
道放纵能刺激欲望,它久而久之也会摧残身体的;至于断食和少食,也往往由于相反的
原因而产生同样的效果。身体愈弱,它的要求愈强烈;身体愈壮,它愈能听从精神的支
配。所有一切感官的欲望都寓于娇弱的身体之中;它不仅不能满足那些欲望,却反而愈
加刺激那些欲望。
    虚弱的身体使精神也跟着衰弱。医药这一门学问对人类的毒害比它自认为能够医治
的一切疾病还有害得多。就我来说,我不知道医生给我们治好了什么样的疾病,但是我
知道他们给我们带来的病症实在是足以害死人的,例如懦弱、胆怯、轻信和对死亡的恐
惧;所以,虽说他们能治好身体,然而他们却消灭了勇气。即使他们能叫死尸走路,对
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需要的是人,但是我们就没有看见从他们手中救出过什么人
来。医学在我们这里很时髦,它应当是这样的。它是那些闲着没有事干的人的一种娱乐,
这些人不知道怎样使用他们的时间,所以就把它消磨于怎样保全自己的生命。如果他们
偏偏生成一个不死的人的话,他们也许就是人类当中最不幸的人了:永远不怕丢失的生
命,对他们是一点价值都没有的。对于这些人,就需要医生去威胁他们,使他们感到得
意,每天使他们感到自己唯一能够感到的快乐,即自己还没有死去的那种快乐。
    ------------------
  天涯在线书库  收集整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