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章

  红娘子于中午收操以后,立刻驰往得胜寨。走进老营,她便从许多人的眼睛里看出来一种不安和紧张的神色。高夫人还在同高一功和李过密议大事,红娘子只好暂到兰芝的房中休息。兰芝神色忧愁,眼睛似有泪光。她轻声问:

  “妹妹,出了什么事儿?”

  兰芝说:“父帅在开封挂了彩,听说很重。妈妈刚才还问到你来了没有,正要派人往健妇营去请你快来呢。”

  红娘子的心头猛一惊,一则是因为知道闯王负了重伤,二则是因为她想着必是李公子出了凶险,所以夫人才急着叫她来。往日在战争最危急时候,她也没有像今天这样胆战心惊,几乎不能自持。她竭力保持镇静,又问道:

  “还有什么消息?”

  兰芝摇摇头:“别的我都不知道。”

  红娘子想着既然闯王受了伤,必是战场上十分激烈,将士们死伤惨重;兰芝说别的都不知道,可能是她听到说李公子……红娘子正在疑虑惊心,恰好慧英来到面前。平日慧英看见红娘子,总是喜笑颜开,亲切地叫声大姐,有时拉着手说闲话,但今天慧英既没有笑容,也没有闲话,对她说:

  “夫人知道你来了,请你稍等片刻。”

  红娘子忙问:“慧英妹,你知道开封战事的详细情况么?”

  慧英小声回答:“今日回来两次塘马,都说打听得我军攻开封没有成功,战事十分激烈,闯王在城下中箭,伤势不轻,其余将领们的死伤都不清楚。关于闯王挂彩的事,现下不许外传,免得扰乱军心。在老营中也只有很少人知道,不许随便谈论。”

  红娘子又问:“从老营派出的探马到了开封城外没有?”

  慧英说:“这里离开封有几百里远,沿路各处土寨、土寇很多,派少数人往开封走不通,所以都是到半路上就回来了。不过我军攻城不利,闯王中箭,在靠近开封的几县哄传很盛,几乎是众口一词,想着决不是无根之言。”

  红娘子沉默了,更觉心情沉重。她低头默坐床上,等候着高夫人的呼唤。慧剑挂着宝剑,带着弓箭,提着马鞭,背后一个女兵替她提着简单行李,走进屋来,规规矩矩地站好,说:

  “红帅姐姐,我现在就往健妇营去。”

  红娘子问:“向夫人拜辞了么?”

  “刚才已经拜辞啦,还向各位姐妹辞了行哩,现在来向慧英姐和兰芝妹辞行。”慧剑转向慧英和兰芝,依依不舍地说:“我有工夫时会回来玩的,打到了野味也会给你们送来。”

  慧英问:“你的东西都要带走么?”

  “一时用不着的东西都不带。我还有一杆枪,一把大刀,一根九节鞭,都放在这里,等我用得着时再来取。”

  兰芝拉着慧剑的手说:“黑姐姐,可惜你教我打武当拳,我还没有学完哩。”

  慧剑笑着说:“那倒容易。我有工夫会回来玩,你也可以去健妇营找我玩,见面时再教你。学拳,一要熟,二要巧,三要真功夫。我叫你每天找一个姐妹同你一起练推手①,那是练熟、练巧,也练腕力、臂力;叫你每天打沙袋,至少打三百拳,逐渐将沙袋加重,那是练真功夫。能够练出真功夫,一拳将对手打出丈把几尺远,倒到地上,大口吐血,你的拳就管用啦。”

  ①推手——练拳术的一种方式,需要两人同练。

  这时高一功和李过离开上房,走出内院,一个女兵奉高夫人之命来请红娘子。红娘子暗中担心会听到更坏的消息,心头连跳几下,赶快起身往上房去,但又回头说:

  “慧剑,我刚才来的时候已经同慧梅商量啦,你去见慧梅,听她吩咐。从今天起;你就是带兵的头目了。”

  红娘子到了上房,高夫人让她在面前坐下,向她打量一眼,明白她的心绪不安,轻声问道:

  “刚才得到的探报你已经知道了?”

  “只听说闯王在开封城下中箭。”

  高夫人说:“是的,闯王中箭了。不过大小头领还没有听说伤亡的,李公子也平安无事。我军虽然攻城不克,却没有重大损失。城中官军力单,不敢出城,杨文岳的援军尚未过河,所以开封城外实际上并无大战。”

  红娘子问:“闯王的伤势重不重?”

  “哄传是左眼中箭。”

  “夫人是不是决定再派一支大军前去增援?”

  高夫人摇摇头说:“不啦。闯王中了箭伤,井没有派人回来要兵,准是没有在开封城下久留之意,我想他定会很快撤兵。”

  “夫人有何决定?是不是派出一员将领带数百骑兵火速前去,问明闯王的伤势情况?”

  “刚才我已经同你一功舅和补之大哥商量好,不必派别人前去,我自己去走一趟,说不定会在半路上同闯王相遇。目前补之是全军督练,要赶快训练出一二十万大军;一功既是中军主将,兼掌全军粮饷、辎重,以及许多对内对外要务,都堆在他身上。他两人都不能离开得胜寨。我想趁此机会往东边走走,所以把你叫来商量。”

  “夫人要亲自去迎接闯王,要带多少人马?哪几位将领同去?”

  “沿路并无多的官军,我只带五百轻骑。目前将领们都在忙于练兵,我只将刘希尧一个带去。”

  红娘子想了一下,说:“夫人,虽然沿途并无多的官军,但是土寇如毛,土寨乡勇也多。五百骑兵实在太少。刘希尧虽然忠勇可靠,但是不遇大敌拦路则已,倘遇大敌拦路,前有埋伏,后有包抄,他一个人孤掌难鸣,顾前不能顾后。夫人万金之体,岂可因偶然计虑不周,挫伤威望?”

  高夫人笑着说:“我想轻骑疾驰,沿途不攻城破寨,不过三四日即可以迎着闯王大军,万不会有甚差错。”

  红娘子说:“不。凡事只怕万一,须当力求有备无患。我愿意同刘希尧将爷一齐护驾,以保万全。”

  “你能去当然很好,可是健妇营新建不久,你如何能够离开?”

  红娘子见高夫人已经同意,心情振奋,赶快回答说:“健妇营现有二百多骑兵。我想挑二百骑兵带在身边,使她们骑马行军,也是练兵。将那暂时尚无战马的健妇留下,由慧梅督率她们加紧练武。”

  高夫人又笑了笑,说:“你是个细心人,却想的不周全。你没有想到,慧梅跟随我多年,在我的身边长大,不曾离开过我,苦战中舍命保我,忠心赤胆。如今倘若你跟我东去,将她留下,她心中能不难过?”

  红娘子啊了一声,说:“这个,这个……”

  高大人说:“这个好办。你身边的红霞等七八个得力的健妇,不是都成了重要头目?把留营练兵的事交给她们,我再吩咐你补之大哥今天就派定两名年纪大的教师,每日清早去健妇营教各项武艺,晚饭以前回来。多则十天,少则六七天,咱们就回来啦。”

  红娘子大为高兴,说:“这样好!这样好!什么时候动身?”

  “今日下午申时三刻动身。你在我这里一吃过午饭就回健妇营,火速准备。粮秣、军帐等物,由老营派驮运队跟随出发,你不用操心了。”

  “既然这样,我赶回健妇营吃午饭,免得误事。”

  红娘子立刻起身,向高夫人告辞。高夫人并不留她,望着她匆匆走后,同慧英交换了一个含着笑意的眼色。

  未末申初时候,从中军营挑选的五百精锐骑兵由刘希尧率领,在得胜寨山脚下的教场中列队整齐。健妇营的两百骑兵由慧梅率领,也已经到了教场,另外在一个地方列队。刘希尧的骑兵后边有五十匹骡马组成的辎重队,驮运粮袜和军帐等物,而女骑兵队的背后也有十匹骡子,载运一些必备军资,只是省去了粮秣、军帐。男女骑兵都肃然无声,等候着高夫人和红娘子。

  高夫人已经走出老营门外,等候红娘子。刚才红娘子差人来禀:她已经离开健妇营走在半路,因为营中出了一件小事,不得不耽误片刻。高一功和李过以及老营中许多将领都来为高夫人送行,立在高夫人的周围谈话。过不多久,红娘子带着十几个女兵,押着一个头目模样的人来了(临离开洛阳时,她将自己的二十名武艺出色的男亲兵全给了李岩。)她翻身下马,走到高夫人面前说:

  “启禀夫人,我刚离健妇营一里多远,竞有一个小头目带着二十个弟兄放马,故意走到健妇营门前,贼头贼脑地窥探,赶他们不走,越发放肆,指着有的女兵品头论足,说下流话。红霞气不过,将他们全数捉拿,马匹扣留。我得到禀报,飞马赶回营中,将那二十名弟兄痛斥一顿释放,只将为首的这个人带来老营,请夫人发落。像这样下流东西,必须从严处治,方能使那些流痞成性的人们不敢再到健妇营门前和教场附近鬼混。”

  高夫人吩咐说:“将那个该死的东西带上来!”

  犯罪的小头目被带到高夫人面前,跪在地上,面如土色。高夫人将他打量一眼,看出来他不是一个老实的庄稼人,问了他的姓名之后,接着问:

  “你是什么时候投营的?”

  “回夫人,小的是在洛阳投营的。”

  “现在哪个营中?”

  “小的是分在郝摇旗将爷营中。”

  “怎么就做了头目?”

  “郝将爷因见我略通武艺,也能骑马,破格提拔我做了哨总,带领五十名骑兵。”

  “你从前在官军中当兵很久?”

  “是,是。小的在官军里当过五年兵。咱们义军破洛阳时候,小的是在总兵王绍禹的骑兵营中。”

  高夫人冷冷一笑,说:“原来是个兵痞子!你为什么来到健妇营胡闹?”

  “小的借察看弟兄们放马为由,到了健妇营前边闲看,门出下流话,实实该死。”

  高夫人向高一功和李过问:“你们说应该如何发落?”

  高一功说:“应该斩首,以肃军纪。”

  李过说:“斩首,斩首。”

  红娘子因想到她同李岩是新到闯王军中,应该给郝摇旗留点面子,赶快说:“闯王军中一贯纪律严明,调戏良家妇女的定斩不赦,何况他今天是调戏健妇营的姐妹们,更是该死。可是姑念他是新入营不久,对我军纪律森严尚不清楚,又是初犯,自认有罪当死,请饶他一死,另行从严发落。”

  高夫人想了想,对红娘子说:“既然你愿意开恩,替他讲情,我就留下他的狗命吧。”她转向高一功,接着说:“我走之后,你将这个该死的重责一顿军棍,插箭游营①。以后倘有人再到健妇营附近胡闹,定斩不饶。你亲自嘱咐摇旗,要他对部下严加管教,千万不可姑息放纵。”

  ①插箭游营——古代军中惩罚士兵的一种办法:耳朵上穿上一支箭,在军营中游行示众。

  她对男女亲兵们将手一挥,自己先跳上玉花骢。红娘子和所有亲兵们随着上马。高夫人又嘱咐高一功每天派可靠人去健妇营照料,然后将鞭子一扬,阻止众人远送,便在前护后拥中启程了。

  这一支男女七百人的骑兵,加上辎重队、亲兵、马夫等等,大约有八百人,一离开得胜寨山脚下的校场以后就一个劲儿催马赶路。高夫人和全体将士对闯王的中箭和三万大军攻打开封受挫都十分关心,而红娘子另外又暗中挂心李岩,生怕他初经战阵会有三长两短。因为大家都希望赶快到开封城下会师或能在半路上遇见闯王,所以都愿意忍受鞍马疲劳,只恨战马不能够生出翅膀。那两百新人营的健妇,对骑马既不习惯,对夜间山路行军更没有经验,特别地感到辛苦,屁股和大腿在马鞍上颠簸得十分酸痛,腰也酸痛。慧梅常常走在健妇们的前边,正行间忽然勒住丝缰,立马路旁(假如山路稍宽的话),望着大家从她的面前走过。新人营的姐妹们都知道她是高夫人的心爱女将,曾几次在危急中不顾自己的生死保护高夫人,又见她处事明敏,武艺超群,提升为健妇营的副首领后对手下人不拿架子,都以姐妹相看,所以都对她十分爱戴。如今在辛苦行军中,姐妹们在夜间借助火把的红光,常常看见她的含着微笑的明亮双眼,还看见她的眼睛中分明射出来关怀和鼓励的神色,使大家的心中感到了鼓舞和力量。

  到了二更过后,人马才暂时在一个背风的山坳中休息。有经验的士兵们迅速搜集树枝、枯叶和去年冬天的干草,燃起来许多火堆。火头军迅速地倚山挖灶,也有的只用三块石头支成行灶,烧水做饭。所有的战马都不卸鞍,只将肚带松开。随营马大有限,只能照料高夫人、红娘子、刘希尧和主要头目的战马。有些新从军的健妇们十分疲劳,一坐下去就不想起来。红娘子和慧梅都不要别人替她们饮马喂马。她们除照料自己的马匹外,还和自己的女亲兵们去帮助那些显得特别困惫的健妇们喂马,使她们好躺下休息。慧英禀明了高夫人,从高夫人左右分出一半女兵交慧珠率领,帮助健妇营的火头军(单说骑马行军,就几乎将她们累死!)张****柴,烧水做饭。这些事情,使健妇们深深感动,有不少人滚动着热泪,陡然精神为之振奋,忘记了许多疲劳,慧梅尽管鬓发和眉毛上带着征尘,在行军中比别人更多辛苦,但是大家看见她仍然双目光彩照人,脸上流露着那种俊秀和英气混融的青春神色,做事动作敏捷,步态轻盈矫健。一个健妇在稍远处一直看她,忍不住对一个同伴小声说:“你瞅,咱们的二掌家多好!”慧梅没有听见这一句悄声赞叹的话,也没有注意随时从远近向她射来的赞美、敬佩的目光。她一边做事,一边对身边的一些健妇说:

  “咱们义军练兵,从来不是光靠在校场上练。一个将士的真本领从哪儿练?一支摔打不破的精兵从哪儿练?姐妹们,实话告你们说,主要在艰苦行军和战场上才能够锻炼出来。今日你们很累,日久成习,就会把这样的行军看做家常便饭。”

  高夫人料理了一些事,向刘希尧作了一些指示,没有休息,便来到健妇营的宿营地方。红娘子陪着她在营地巡视,来到慧梅正在帮健妇们喂马的火堆附近,挥手命慧梅继续喂马,不要陪她。红娘子向她笑着说:

  “夫人,你看,俺慧梅妹果然不愧是你亲手教调出来的,多么出色!她这样爱护士兵,叫别人怎么不爱戴她,愿意出死力打仗?”

  高夫人轻声说:“她这样待下边,不是我教调的,是看着闯王的榜样学的。”

  高夫人的话音刚了,忽然从几十丈外发出一声惊叫,跟着是搏斗之声。红娘子向健妇们大声下令:“不许动,原地等候!”她又向慧梅挥手示意,随即刷一声扯出宝剑,向搏斗的地方奔去,只有几个女亲兵来得及追赶上她。慧梅立刻作出战斗准备,以防意外,而慧英等女兵则仗剑侍立高夫人的周围。红娘子跑出宿营地,看见在苍茫的月色下有一个黑影在草地上乱动,但是看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听见一个姑娘的用力声音:“一下!两下!三下!叫你完事!”红娘子随即看见一个人影跳了起来,向地上的黑东西踢了一脚,然后向躺在一丈外的地上黑影走去。红娘子忽然觉到这个人就是黑妞,大声问:

  “是慧剑么?”

  那人影抬头回答:“是,大姐!”她随即俯身从地上抱起一个人来,问道:“你伤的很重么?要紧么?啊,流血不少!”

  受伤者苏醒过来,发出呻吟。

  红娘子已经来到旁边,看见被慧剑抱起来的是一个健妇,附近扔了一只行军携带的小水桶,又看见一丈外有一只死豹子躺在草地上,心中全明白了。她吩咐跟来的女兵们将伤者和死豹子都送回宿营地,然后插剑入鞘,将右手搭在慧剑的右肩上,几乎要将她揽在怀中,激动地说:

  “你真行,独自杀死了一只金钱豹,救活了一个姐妹!你是怎么看见的?如何就将豹子杀死了?”

  慧剑微微喘气说:“我看见一个姐妹独个儿提着水桶出来取水,知道她没有经验,便不声不响地从后跟来,也只是担心她会遇着狼,没料到会蹿出来一只大金钱豹。”

  红娘子说:“这里离火光远,豹子从这里经过寻食也是不足怪的。我问的是你怎么能将豹子杀死,自己却没有受一点儿伤?”

  慧剑笑一笑,带着孩子气说:“看见豹子从荒草中猛一蹿出,扑倒那个姐妹,我一个箭步跳去,骑在它的身上,抓住它的耳朵,拼死力将它的头向后拉,使它没法咬死那个姐妹。它想回头咬死我,可是它的头向右转,我就拼死力拉它的左耳;它的头向左转,我就狠拉它的右耳。它咬不住我,就连着蹿跳,想把我摔在地上再吃我。我的两腿用力夹紧它的腰,狠向下压,两手又死抓住它的耳朵,使它没法把我摔倒地上。它又连着用尾巴狠打我的脊背,可是我穿有铁甲,打不伤我,反倒把它自己的尾巴打疼啦。”

  “没有一个人来帮助,你怎么能够腾出手刺死豹子?”

  “我知道豹子跟狼一样,都是铜头铁尾麻秆腰。我趁它没有打伤我,趁着它的势儿用屁股猛□(足敦)三下,只听喀嚓一声,它的腰骨给我□(足敦)折啦。腰骨一折,它就老实啦,喉咙里吼出租气,口吐鲜血,疼痛得不能立起,用两只前爪在地上乱抓。我立刻腾出右手,照它的头上猛打几拳,看见它越发不济事啦,才抽出匕首,照它的右耳捅一下,又照着它的脖子下面捅两下,完事啦。”

  红娘子紧紧地搂住她,激动地说:“黑妞妹妹,你日后会成为一员虎将,虎将,……凭着三尺宝剑替咱们女流之辈争一口气!”

  慧剑好像没有听清她的话,纯朴地笑着说:“邢姐姐,我骑在豹子身上,没法儿抽出长剑,所以就拔出匕首啦。”

  一个健妇小头目同红娘子的女亲兵来迎接慧剑和红娘子回去。慧剑从地上提起小桶,向那个小头目问道:

  “那个姐妹的伤重不重?”

  小头目回答:“给爪子抓破了两个地方,伤不算重,如今正在上药哩。”

  慧剑和红娘子在众姐妹的簇拥中返回宿营地。慧梅站在营地外的几棵松树下边迎接她,对她说:

  “快去吧,夫人在等着你哩。”

  这一支骑兵队伍四更刚过就全部醒来,多数人只睡了一个多更次,还有少数人,如高夫人、刘希尧、红娘子和慧梅、慧英等,以及那些做头目的、有职事的,顶多只睡了半个更次,留得许多瞌睡将在白天的马背上打发。大家饱餐一顿,便在星光与月色中出发了。

  高夫人估计,倘若闯王从开封城外撤兵回伏牛山,可能走郑州和新郑之间,经密县西来。根据这样估计,这一支人马朝着密县进发,巴不得尽快地迎到闯王,所以沿路很少休息。第三天晚上大约二更以后,人马到达了密县境内的卢店休息。高夫人下令在这里停留一个更次,将牲口喂饱,继续赶路,将于明日早晨从密县城外绕过。

  四更以后,人马由本地百姓带路,从三峰山南边的山脚下走;五更时候到了东峰脚下。这里距密县城十里,有一条很小的山街,围着一圈寨墙。但是寨中户数稀少,寨墙也有儿个地方倾倒,不能坚守,所以街上百姓夜间并不上寨,只派人轮流打更,以防小盗。打更人听见从远处来的马蹄声,赶快将居民喊醒,向左右的山林中逃藏。义军穿街而过,并未停留,没有一个弟兄敢擅人居民住宅寻取一瓢水喝。高夫人同红娘子率领二百名健妇和男女亲兵走在大军的后边。当她走出山街不远,忽然听见路旁的深草中有婴儿哭声。她立即驻马,命一个名叫王大年的亲兵下马到草中寻找。王大年果然找到一个面黄肌瘦,衣服破烂,光赤着一只小脚的一岁左右的小女孩,抱来她的马前。她看看婴儿,又向左右山坡上张望。这时晓色渐开,月光已淡。高夫人望见在右边二里外的山坡上有一群男女百姓正在奔逃。她用鞭子一指,对王大年和另一个亲兵说:

  “那小山圪梁①上有一群逃反的百姓,啊啊,下去了,下去了,转到那个荒草深的圪□(土+劳)②里躲起来啦。你们快将这个小娃儿送去,一定要找到她的妈,找到她的亲人。快去!”

  ①圪梁——米脂方言:小的山脊叫圪梁。

  ②圪□(土+劳)——米脂方言:山窝处叫圪□(土+劳)

  王大年解开战袍,正要将啼哭着的婴儿揣进怀中,忽然慧英勒马抢到大年前边,说:

  “将小娃儿给我,你不要去!”她回头又向高夫人说:“夫人,我看那一群逃反的都是妇女、小孩、老人。叫男兵前去,百姓们不知来意,反而吓得四下乱窜,不如叫我带两个姐妹去吧。”

  高夫人微笑点头说:“你说的有道理,带两个姐妹去吧。大年,快把小娃儿交给慧英,不要你这个黑脸大汉,声音跟打雷一样,把那些可怜的妇女们吓坏。”

  慧英将婴儿放进怀中,束好丝绦,带着两位女兵,鞭梢一扬,向那群躲藏在一个山窝中的百姓追去。高夫人又命一个女兵下马,在荒草中寻到那一只被婴儿踢腾掉的破棉鞋,赶快送去。刘希尧从已经相距两里外的前队派一名小校驰回,勒马来到高夫人身边,说道:

  “刘将爷差我来启禀夫人,听说密县城内有很多官兵和乡勇守城,附近几个山寨中也有较多乡勇,有心同我们义军作对。请夫人快随大队前进,不要在这儿久留。倘若停留稍久,他就派三百名骑兵回来,以防意外。”

  高夫人说:“你回禀刘将爷,我有事须要停留片刻。前边骑兵就原地驻马等候,小心在意。”

  小校问:“要不要派三百名骑兵回来?”

  红娘子代高夫人回答说:“不要了。你回禀刘爷说:有健妇营的骑兵跟随夫人一道,纵有乡勇胆敢捣乱也不会走近夫人身边。”

  慧梅和慧剑立马高夫人左右,注目望着慧英等儿个远去的影子,仍听见婴儿的啼哭声音。慧剑的心中一酸,叹息说:

  “这位做妈妈的真狠心,竟会扔掉自己的孩子逃走!要是不遇着咱们,这娃儿不给狼吃了,也会活活地冻死!”

  慧梅低声说:“这个做妈妈的也是不得已啊!这里的老百姓以为咱们的人马同官军一样,随便杀人,抢劫,奸淫妇女,如何不怕?这一定是一个年轻母亲,孩子多,顾这个顾不了那个,还要保自己的清自身子不受糟踏,不得不下此狠心!”

  那一群躲在山窝中的逃反百姓看见几个骑马的人奔驰而来,还有几百人在路上驻马等候,以为是大祸临头,从林莽中一哄逃出,向正南奔跑。女兵们都在战马上加了一鞭,大声呼喊:“乡亲们!不要怕!不要跑!我们是闯王的义军,来给你们送娃儿的!”但是百姓们正在逃命不暇,没有人听得清楚。慧英的马特别快,迅速地绕到众百姓前边,截住去路,继续高声呼喊:“乡亲们!我是来送娃儿的!”这声音由于感情激动而带着轻微的战栗,在薄薄的晓雾与寒风中散开,并且在对面的高山悬崖上传来回声。

  百姓们被截住去路,不能再逃,同时也听清了那大声叫喊的话,感到又疑惑又惊异,互相观望。随即大家看见这个骑马的已经来到十丈以内,果然面带笑容,不像是怀着恶意,一点儿不显得凶暴,而且从这位骑兵的怀中果真传出来婴儿的哭声。大家仍在惊疑不定,忽然看见这个来到近处的还没有长一点儿胡须的少年骑兵跳下战马,解开紫红丝绦,从怀中取出婴儿,问道:

  “这是你们谁家的小娃儿?”

  一个年轻妇女满脸热泪,双臂向前一动,想说什么,但旁边一个老年妇女用肘弯猛地碰她一下,同时对她使个眼色。她奔流着热泪却不敢吭声,也不敢扑向前去,心中闪出一个疑问:莫不是拿小娃儿作个■(外□内繇)①子?慧英又往前走几步,同时将婴儿用双手举着,大声问:

  ①■(外□内繇)子——捕鸟时用一鸟引诱其他的鸟前来,这个鸟叫做■(外□内繇)子(youzi)。

  “乡亲们,不要怕。这是你们谁家的小娃儿?谁家的?快来接住!乡亲们,我们还要赶路哩!”

  随慧英来的两个女兵都下了马,帮腔询问。同时那婴儿又哇哇啼哭起来,发音不准地叫着“妈!妈!”那个刚才已经热泪奔流的年轻妇女突然从人们的背后出来,大哭着向慧英的面前扑去,同时用撕裂人心的声音叫着:“我的乖呀!我的心肝呀!”由于身边的老妇人一直紧紧地抓住她的衣后襟,当她向前扑时,那破旧的衣襟哧啦一声扯掉了一大块。那老妇人右手还捏着那块衣襟布片,左手牵着一个三四岁的瘠瘦男孩,紧跟着也扑向前去,哭着说:“我的可怜的小妞儿,要不是这位军爷救你,我再也看不见你啦!”媳妇接住婴儿,紧紧搂在怀里,拍着,吻着,母亲的热泪洗着婴儿冻红的小脸颊,同时母亲的口吻着婴儿脸上的泪。婆媳二人跪在慧英脚下,不住磕头,哭着感激救命之恩。百姓们有的流泪,有的哭泣,有的叹息。女兵们用力想搀起来那婆媳俩,但哪里能搀得起来。她们对着这情景,也禁不住热泪奔流。慧英看见脚下跪着的年轻媳妇年纪只在二十五岁以内,虽然面黄肌瘦,却是细眉大眼,五官端正俊秀,故意用锅烟子和路上的灰土将脸孔抹得很脏。她明白了:这年轻媳妇既要抱着男孩,又要搀扶婆母,所以才丢弃女孩。慧英问道:

  “你家的男人呢?”

  别人替婆媳回答:“爷爷去年死啦。娃儿的爹前天给衙役们抓到城里去坐班房了。”

  慧英又问:“为什么抓去坐班房?”

  一个女人说:“还不是为着欠了两年钱粮!”

  又来到一个女兵,飞身下马,从怀中掏出一只婴儿破棉鞋,递到婴儿的母亲手中。慧英不敢耽误,望着大家说:

  “乡亲们,快回村去,不用惊慌。我们是李闯王的人马,到处剿兵安民,打富济贫,平买平卖,秋毫不犯。你们赶快放心回街里去吧!”

  她转身向伙伴们小声商量一下,各人掏出来一些散碎银子,由她将一部分交给这婆媳俩,一部分交给一个白胡子庄稼老汉,嘱咐他散给最穷苦的人们,随即和姐妹们腾身上马,飞奔而去。百姓们来不及说出来千恩万谢的话,几个女骑兵的影子已经远了。

  百姓们纷纷议论着这是李闯王的人马,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好的人马。有一个年长的妇女对这几个骑兵感到奇怪,赞叹说:

  “瞧人家李闯王的这些骑兵,不吓唬百姓,不像官军那样凶神恶煞似的。倒一个个长得像大姑娘模样,说话的声音也和软得像姑娘一样。瞧那抱婴孩来的骑兵,骑在大马上,带着弓箭宝剑,多么英俊,可是眉目清秀,小口细牙,比咱们看见的许多大姑娘还耐看!莫非这几个骑兵都是女的么?”

  “瞎说,大婶儿!”一个妇女说:“姑娘哪有做流寇的?你是看呆了,想入非非!”

  另一个中年妇女说:“有些做大头目的,喜欢挑选长得俊的半桩小伙子留在身边做亲兵,也是常有的。”她忽然将手一指:“瞧,那停在路上的人马动身啦!”

  许多声音:“啊,动身啦!”

  高夫人望见慧英等转回,便下令启程。又走了一阵,离密县城只有二三里了,人马将绕过城继续东进。正在催马赶路,经过一个三岔路口,忽然听见从路旁传过来一个女人的微弱哭声,她立刻朝着那哭声转过头去。离大路二三十丈远有一个三四户人家的小村庄,房屋多已烧毁,只剩下两间破烂草房,不像是还有人住,而哭声却是从里边传出。高夫人驻马细听,同时看到路旁石碑上粘贴着县官催征欠赋的皇皇告示,荒村边有几处浅草中分明是无谁掩埋的白骨。红娘子见高夫人的脸色愁惨,动了怜悯心,小声问道:

  “叫人去草房里看看么?”

  高夫人没有回答,对身边的一个女兵说:“慧珠,你下去看看。”

  慧珠勒转马头,将镫子一磕,穿过好像很久没有人走的小路,绕过一口周围生着荒草的水井,将战马拴在一棵小树上,拔剑走进屋去。那哭声停止了。一阵寂静,随后听见慧珠惊骇地问:“你吃的是什么?是什么?”又是寂静。从屋中传出来锅盖子的响声,随后又传出来慧珠的大声惊叫:

  “我的天呀!”

  红娘子一惊,立刻纵马赶去,同时扯出宝剑。除她的女亲兵跟随之外,慧梅又吩咐慧剑带领几名健妇前去,以防不测。当红娘子来到草屋前边时,只见慧珠右手仗剑,左手拖着一个女人从屋中跳出,将女人往地上一揉,挥剑欲砍,但忽然将宝剑轻轻落下,插入鞘中,大哭起来。红娘子莫名其妙,打量那个女人,约摸三十多岁,脸孔青黄浮肿,眼珠暗红,头发蓬松,衣服破烂得仅能遮住羞耻,跪在地上如痴如呆,不说话,也不哭。红娘子问慧珠是什么事儿。慧珠指着那个女人哭着说:“她,她……”激动得说不下去。红娘子又问那个女人,连问几声,才听见那女人如同做梦一般地拿红眼睛向红娘子看看,喃喃地回答:“他是我从路边捡回来的,已经死啦,死啦。不知谁家逃荒在路上扔下的,他死了以后我才……”红娘子仍然有点糊涂,下马往草屋中看。这时已经有几个女兵进了草屋,传出惊叫声音。红娘子进去以后,看见地上有小孩骨头,锅中还有一只腿,那腿和小腿都瘦得可怜,她不忍多看,迅速退出。望着那女人沉重地叹一口气,将宝剑插入鞘中。女兵们有的从草屋出来,有的进小草屋去,有的继续离开大路往村中奔来,而随后高夫人也带着男女亲兵们来了。

  高夫人下了马,听红娘子和慧珠说了情况,登时滚出眼泪。她不忍进屋去看,只站在那女人面前问话。那女人起初不肯多说,只等着被杀死,但也不怕,分明生和死对于她都差不多。后来她看清楚立在她周围人们多是女的,不像是要杀她的样子,倒是有的看着她流泪,有的叹气,有的鼻子发酸,擤着鼻涕。她开始呜咽起来,简单地回答了高夫人和红娘子的问话。问着,问着,高夫人也禁不住有些哽咽,不忍再问。她用袖头揩揩眼泪,回头说:

  “慧珠,快去从牲口驮子里取二升小米来给这位大嫂,救她多活些日子。”她又看一眼红娘子,说:“我们不宜耽搁太久,快上马走吧。”

  慧梅为防备万一,一直率领一百多名健妇立马路口。她看见高夫人等已经上马回来,慧珠走在最前,但仍不明自发生了什么事儿。慧珠走过那贴着知县催征欠赋告示的大树时,拔剑猛砍告示,砍进树身很深。慧梅问道:

  “慧珠,到底是什么事儿?”

  “梅姐,真惨!”慧珠来到路口,接着哽咽说:“那个女人!她男人冬天饿急了,偷了人家一只羊,给乡勇抓去,吊树上活活打死,扔到山坡上,又给别的饥民将尸首分吃了。这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和一个婆婆,怎么活下去呀?两个月来,婆婆和孩子们都饿死啦,只剩下她,她,……”

  后边来的一个女兵见慧珠哽咽得说不下去,接着说:“前几天她在路边捡到一个孩子,抱回家来。她已经没有了儿女,想养活他,用野草根煮着吃,到底养不活。孩子一断气,她就将孩子煮熟吃了!这孩子临死之前,躺在她的怀里,知道要死,看见她盯着眼睛望他,害怕地说:‘别吃我!别吃我!’可是……”

  这个女兵也说不下去了,忍不住哭泣起来。慧梅和全体立马路上的女兵都明白了,登时出现了一片抽咽之声。那些几乎遭遇过类似命运的女兵,想起来饿死的骨肉亲人,哭得更痛。

  一刻钟以后,这一支骑兵怀着满腔悲愤,噙着汪汪热泪,继续赶路,追赶前边的数百骑兵。三峰山最后一个山麓也远远地撇在背后,回头望去,青峰人云,凄凉寂寞。密县的南门紧闭,静悄悄的。健妇营正在绕城而过,突然前边一里外喊杀震天,显然是刘希尧率领的前队中了埋伏,发生混战。红娘子正在催军前进,不料从前方又突然出现一支伏兵,约摸有三四百人,拦住去路,而同时南门忽然打开,涌出来三四百人,从背后杀来。这两支全是乡兵,有的没穿号衣,有的号衣前心有个“勇”字。红娘子对高夫人说:

  “如今我们腹背受敌,又同前队隔断,请夫人立马在此督战,我去前边开路,杀散拦路的一群杂种回来接你。慧剑,随我来!”

  红娘子明白她的健妇营全没上过战场,武艺也是才学,所以她大声说:“姐妹们!今日我们只许胜,不许败。打胜了保夫人平安无事,去同闯王会师;打败了我们不是死便是受辱。姐妹们,跟我杀啊!”她将宝剑一挥,身先士卒,向前冲去,身边紧随着十几个女亲兵,后边是一百五十名初经阵仗的健妇。健妇们一则由于刚才还怀着满腔悲愤,二则看见红娘子那样地藐视敌人,一马当先,三则知道一落敌手就要受辱而死,所以一个个勇气百倍,只想着痛杀敌人。转眼之间,这一支小队骑兵冲进了数百乡勇中间。

  高夫人在红娘子刚离开时对她的男亲兵头目张材轻声说:“健妇们没有经过阵仗,你们也去吧,又是你们显身手的时候啦。”

  张材立即将宝剑一挥,带着二十名弟兄冲向前去,眨眼间越过了部分健妇,冲进了敌人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