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章

  五月初旬的晚上,熊耳山上的气候温和宜人。纤纤新月,温柔而多情地窥探着一座被松林掩蔽的山村。一片茅庵草舍和一座四合头砖瓦小院静静地藏在山窝里,一半有月光照射,一半却给黑沉沉的山峰的阴影笼罩。这一片房屋的前边耸立着一棵几百年的、高大的白果树。前边有一片平台,紧接悬崖;崖下是深涧。崖边全被杂树、野草和茂密的、芬芳的野玫瑰遮蔽起来,所以倘若不是涧里淙淙地响着流水,你站在平台上很难看清楚几丈外竟是壁立数十丈的悬崖和涧谷。尤其是在晚上,月色朦胧得像淡淡的轻烟,而轻烟又和着月色,在林间不停地悄悄流动,使你更难看清。

  这一片房屋只是这个山村的最靠里边的一小部分,向着山坳出口的方面,这一团,那一团,还有几十户人家,点缀在青山腰中,另外在比较平坦的地方还有许多白色的帐篷散布在绿树与白云中间。不过,这一切,在晚上都是没法看清楚的。

  小平台是这一片农家公用的打麦场,上边堆着几堆新麦秸,有的已经打过,有的还没有打。从麦秸堆上散发出一股清新的、使人感到愉快的气味,说它是芳香,却不同于任何花香。这是新割下的、干了的庄稼所特有的香味。在麦秸堆附近,一棵小榆树上拴着一头小黄牛。它已经用刚打过的新鲜麦秸喂饱,卧在地上,安闲地倒沫,偶尔用尾巴赶一下讨厌的牛虻。近来山里边发现牛瘟,主人特意为它带一挂用生麻做成的、用苏木水染得鲜红的长胡子,把鼻子和嘴唇全遮起来。不时,随着它的头轻轻一动,挂在脖子下边的大铜铃就发出叮咚响声。也许是因为这个铜铃太古老了,发出的声音和村中许多牛铃声不同,它有一般大铜铃的清韵,却似乎另外带点苍凉。四合头宅子的左边有几棵高大的松树,下边拴着十几匹战马。这里完全被壁立的山峰的阴影遮住,只能听见马匹在吃草,偶然踏动蹄子,缰绳上的铁环碰着木槽。

  慧梅坐在打麦用的石磙上,手里拿着心爱的笛子。她大概在这里已经坐了很久,偶然用手指掠一掠垂下来的鬓发,感到柔软的头发已经给露水打湿。原来在白果树下坐着的两个马夫和两个农民在小声说闲话,如今不知他们是因为瞌睡,还是话己说尽,语声停了,只偶尔听见啪的一声,分明是有人用巴掌轻轻打死一个落在脸上的蚊子或草虫。随即她听见白果树上有稀疏的滴哒声,像是雨点落在树叶上,不由得望望天空,却是繁星满天,纤月仍在,只有一片薄云从月上飘过,好像在云中徘徊,她恍然明白,原来是露水在高处树叶上积得多了,经微风一摇,滚落到下层树叶上,发出响声。她向着西南方的一颗明星望去,在心中问道:

  “是不是闯王他们就在那星星下边?”

  近几天来,她的心绪很不安宁。高夫人早就准备着率人马奔往商洛山中同闯王会师,却因为要等候闯王的军令,没有动身,听说闯王快在商洛山中树起大旗了,可是为什么还不来命令叫高夫人赶去会师呢?她希望马上会师,也怀着神秘而激动的心情,已不得马上能看见张鼐。在潼关突围之后,她有许多天担心他阵亡或负了重伤。后来知道他平安无恙,她的心才快活起来。如今她愈是渴盼同张鼐见面,愈觉得在豫西一带的大山中度日如年。半个时辰前,她因为心中烦闷,就拿着笛子从高夫人的身边溜了出来。但是她坐在石磙上却沉入缥缈的幻想中,并没有吹笛子。其实这支笛子早已成了她的爱物,每逢闲暇时候,不管吹不吹,她都要带在身边,不忍离开。

  想着想着,她认为不要多久就要同闯王会师的,一缕愁云从心上散开了。于是她从石磙上站起来,走近悬崖,饱闻一阵花香,然后绕过麦秸堆,在一棵石榴树下立了片刻,摘了一朵刚开的石榴花,插在鬓边,含着微笑,不声不响地走进院里。

  高夫人带着女儿兰芝和女兵们住在堂屋,厢房和对厅住着男亲兵们和马夫们。三月中旬,因为贺人龙已经从潼关调往别处,而河南巡抚李仙风的部队也调往豫东同起事的白莲教和其他小股义军作战,无暇照顾豫西,高夫人就把人马拉进熊耳山来驻扎休息,进行操练,只派刘芳亮或偏将们时常出外打粮和收罗骡马。到这里驻下以后,因为不打仗,又同丈夫不在一起,她不仅常常思念丈夫,也常常引起乡思。谷雨那大,她特意按照延安府一带的民间风俗,叫人用朱砂在黄纸上写一道“压蝎符”贴在墙上,符上的咒语是:“谷雨日,谷雨时,奉请谷雨大将军。茶三盏,酒四巡,送蝎千里化为尘。”四角又写上“叭”、“吐”、“喊”、“口毒”四字。其实,她从来不信这道符咒能镇压蝎子,这不过是她思念故乡,尤其是思念闯王的心情借机流露罢了。可不是么?几年前她同自成率大军打回米脂,回到双泉堡李继迁寨,还看见自成少年时住的窑洞的墙壁上贴着一道“压蝎符”,因为年深月久,黄纸已经变成了古铜色,她当时看了这道符,还不由得望着自成笑了一笑。

  如今高夫人的身边增加了五个姑娘,其中两个是富豪大户的丫头,义军破了寨子后,高夫人见她们生得身材有力,聪明伶俐,把她们收下。一个顶小的只有十五岁,是一家小户人家的童养媳,极受虐待,曾经投过井,被邻居救活。高夫人知道她的可怜身世,也把她收下了,高夫人按着慧字排行重新给她们起了名儿,大一点的叫慧琼,次的叫慧珠,小的叫慧芬。另外两个都是本村猎户的女儿,跟父兄略微学过一点武艺,父母都亡故了,哥哥逃荒出外,没有亲人依靠,恳求高夫人收作女兵。高夫人替她们一个起名慧云一个起名慧竹。两三个月来,她们都已经成了骑马的内行,并且跟着慧英和慧梅学会了简单的武艺。只要驻下来,她们总是天不明就起床,刻苦练习。

  慧梅进了堂屋,看见姊妹们都坐在当间的灯下做针线活,有的是替自己做鞋子,有的是替男亲兵们缝补衣服和鞋袜,兰芝已经做完功课,一个人坐在里间床上,满有兴致地玩抓子儿①。她有五颗从河滩里挑拣的小石子儿,有雪白发光的,也有红鸡冠石的,行军时装在口袋里,闲的时候就拿出来玩,高夫人坐在里间靠窗的桌边,把拆开的野玫瑰的粉红花瓣放在桌上,数了又数。她数得很专心,有时嘴角和眼角禁不住露出微笑,有时细长的眉毛上忽然挂出一丝疑问,沉吟地望望灯上结的彩,又望着桌上的那些花瓣出神。慧梅站在她的身边望了一阵,用指甲替她把灯花弹落,灯光登时亮得多了。

  ①抓子儿——一种女孩子们喜爱玩的游戏,可以几个姑娘一起玩,也可单独玩。

  用花瓣卜了一阵卦,高夫人偶然抬头,看见了墙上的“压蝎符”,不觉轻轻地啧一声,在心里说:“日子真快,来到这里已经一个月零二十天了!”将近两个月来,她天天盼望着闯王派人来叫她去商洛山中,但过去自成派人来总是嘱咐她不要急着去,说一则那里粮草很困难,二则她留在崤函山中也可以牵制官军。如今豫西和潼关的大股官军都调走了,她还牵制什么呢?况且使她挂心的是,她早就知道自成与张献忠约定在端阳起事,明天就是端阳啦,竟不见闯王派人来通知她率人马回商洛山去,难道有什么意外变化?她还得到探子报告,官军在豫陕边境增加了不少人马,难道他们知道自成的打算么?万一日子耽搁下去,官军把各个关口堵死,她去商洛山中会师岂不增加了困难?高夫人左思右想,心中烦闷。她正要重新用花瓣卜卦消磨时间,慧梅向她笑着问:

  “夫人,你刚才卜的卦怎样?”

  高夫人转过脸来,望着她笑一笑,正要说话,张材忽然走了进来,这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近来长得更魁梧了,脸孔被太阳晒得黑黝黝的,人们都说他是高夫人身边的周仓。他在里间门槛外边站住,因为置身在一群姑娘中间,稍微有点不自然,大声报告说:

  “启禀夫人!……”

  高夫人不等他说下去,就略带不耐烦的口气说:“又是总管要你来请示明天过节的事!既然没糯米,就不吃粽子吧。让全营弟兄多喝点雄黄酒,每人赏一串零用钱。各家眷属我这里另有份子,不要总管操心。”

  张材笑着说:“夫人,我不是问过节的事。”

  “那么是什么事?”

  “刘将爷派人来瞧你睡了没有,说是他马上就来见你。”

  “请他来吧,有什么要紧的事?”

  “听说是闯王那里来了一个人,叫咱们赶快去商洛山中会合,就要树大旗啦。”

  “啊呀!真的?”高夫人说,不自觉地从椅子上跳起来。

  “当然是真的。”

  “快去请刘爷来,立刻来!”高夫人由于过于激动,两行热泪刷刷地滚落下来,而慧英和慧梅也同样热泪奔流。

  张材一出去,高夫人把椅子一推,快步走到当间,等候刘芳亮。她揩去眼泪,向门外望望,回头对七个姑娘说:

  “我就猜到闯王会派人叫咱们快去商洛山中。今晚又是灯上结彩,又是蟢子来,用花瓣卜卦又连得两个好卦。我就知道会有好消息!”

  兰芝已经跳下床,从里间跑出来,拉着母亲连声问:

  “妈!妈!咱们什么时候起身呀?”

  “马上就起身,快把你的书啦笔啦都收拾好。”高夫人在女儿的头顶上慈爱地拍了一下,转向大家说:“姑娘们,咱们早就在盼望着到商洛山中,大举起事,可盼到这一大啦!唉,慧英、慧梅,你们哭什么?哭什么?”

  兰芝噙着眼泪笑着说:“你自己也哭啦!”

  高夫人又揩去眼泪,哽咽说:“这日子来得多不容易!”

  姑娘们说:“真的,可盼到时候啦!”赶快揩去眼泪。

  高夫人接着说:“自从高闯王死后,咱们李闯王接住了‘闯’字大旗,两三年来过的什么日子?全是惊涛骇浪!原来高闯王率领的那么多人马,不到一年半的时间,一队一队都投降了,只有咱们老八队为革命——闯王常说,咱们起义就是书上说的革命,——百折不挠,血战到底。咱们老八队虽然死人最多,一批一批赤胆忠心的将士们在战场上倒下去,流尽了鲜血。咱们的随营眷属,老的少的,上百上千地死去。不记得多少年轻妇女,本来不会武艺,有的从家乡逃出来随军不久,当官军逼近,情况万分危急时,她们为着义不受辱,也拿着刀剑同敌人厮杀;还有那些害病的、怀孕的、挂了彩的,不能同敌人拼命,不得已时宁肯投崖,投水,赴火……用各种办法不使自己落入敌人之手,遭受侮辱。我身边的女兵,一批一批地死去,经过潼关南原这一战,只剩下慧英和慧梅……”她本来是边流泪边往下说,这时忍不住哽咽起来,停了一阵,才继续说道:“还有咱们的孩儿兵,打起仗来就像是一群小老虎。谁说半桩娃儿们不顶用?咱们李闯王手下的孩儿兵,官兵提起来都害怕。这样好孩儿,小英雄,近两三年在战场上死了几百。姑娘们,咱们的老八队就是这样一支人马:不管多么困难,多么艰险,死伤多么惨重,永远不泄气。朝廷多么想消灭咱们,可是咱们活得顶天立地,既不能消灭,也不受招降。看,马上就要重树大旗了!你们不明白,重树起大旗来就是胜利!”

  兰芝说:“妈,我很少看见你说这么多的话!”

  高夫人带着兴奋的笑容,揩去余泪,叹口气说:“世上事都没有一帆风顺的,何况是革几百年朱家朝廷的命!”

  不但是慧英和慧梅的心中有说不出的激动和高兴,那五个新来的姑娘也是同样的心理。高夫人一个一个把她们看了一遍,同时在心中暗暗地说:“这半年总算没有辜负自成,牵制了潼关的官军、人马还扩充了两倍!”当她最后把眼光移到慧梅的脸上时,看见这个可爱的女孩子高兴得噙着眼泪,她随便说了句:

  “慧梅,我知道你早就想去商洛山了。”

  慧梅的脸颊刷地红了,赶快低下头去。高夫人没有注意,对大家说:

  “姑娘们,趁这时你们赶快把东西收拾一下吧。”

  刘芳亮带着闯王的送信人来人。高夫人问了来人,才知道是因为官军在豫陕交界处增加了很多人马,他被官军盘住,拘禁在兰草川,后来又死里逃生,所以使他在路途上多耽搁了六七天。她又问了商洛山中的情形,知道刘体纯和李双喜在卢氏县边境地方等着接牛金星,还没回去,另外队伍里从四月中旬以后就发生了瘟疫,病倒了不少人,连总哨刘爷也病倒了。这后一个消息使高夫人有点担忧,问道:

  “尚神仙没有办法?”

  “嫂子,你知道他在外科上是神医,在内科上不很内行。”

  高夫人转向刘芳亮:“明远,你看咱们什么时候动身走?”

  刘芳亮回答说:“闯王叫咱们星夜赶回,不可有误。我看咱们现在立刻准备,五更就走。”

  他们把应该走哪条路和如何走法商量定,随即高夫人对刘芳亮说:

  “好,你快准备吧。要弟兄们多辛苦一点,尽可能在五天之内赶到闯王那里,免得给官军隔断了路,五天能到么?”

  “咱们都是轻骑,一定能够,”

  “你顺便告诉总管,粮食尽可能用骡子驮走,凡是不好带走的东西都分给老百姓。多备些干粮,路途上少埋锅造饭,耽误时间。”

  把刘芳亮打发走以后,高夫人走出大门,站在打麦场上,望望周围的群山、树林,又望望左近的茅屋,如今她一方面归心似箭,一方面却不免对这豫西一带的老百姓和山川起一缕惜别之情。

  这是一年中夜晚最短的月份,高夫人同姑娘们把东西整理好,和衣躺下去朦胧一阵,天已经快明了。首先是公鸡在笼中啼叫,跟着是乌鸦、云雀和子规在林间叫唤,又跟着画眉、百灵、麻雀都叫了起来。高夫人一乍醒来,把姑娘们唤起。大家匆匆地梳洗毕,外边已经人喊马嘶,开始排队。张材走来,请高夫人动身。高夫人同站在村边送行的老百姓告别,跳上玉花骢,率领着老营出发。走了两里路同刘芳亮率领的大队人马会合之后,高大人又回头来望望这个驻扎了将近两个月的小村庄,但是她只能看见两三个较高的青绿山峰漂浮在乳白色的晓雾上边,像茫茫无边的大海中浮动着几点岛屿,从雾海中传过来牛叫声、羊叫声、公鸡叫声,杂着人语声。等到转过一个山湾,这一切声音都微弱下去,被一片松涛和马蹄声淹没。

  红日升高了。晓雾散开了。三天前曾下过一阵小雨,周围重重叠叠的大山显得特别苍翠可爱,有些地方因受红日照射,于苍翠上闪着紫光,同那些尚未完全褪色的朝霞相辉映。高夫人回头望望,几个姑娘在阳光中一个个脸颊上红喷喷的,挂着微笑。慧梅的浅红战马浑身的毛特别润泽,闪闪发光。那一朵石榴花仍插在她的鬓上,但另外多了几片艾叶和一朵杜鹃花,一定是她刚才从一个悬崖下边经过时顺手从悬崖上采了来的。像这样血红血红的杜鹃花,在山里到处可见。几个姑娘也都采到了艾叶插在鬓边。慧英走在几个姑娘的后边,骑的是一匹黄骠马,辔头和鞍鞯全是紫色。这个姑娘的性格比较沉静,衣饰不喜欢大红大绿,只喜欢紫的、蓝的、青的等素淡颜色。这和她的十八岁的少女年华有点不大协调。有时在高夫人的强迫之下才穿比较耀眼的花衣服,在紧急时她总是寸步不离地跟着高夫人,在平常行军时她常常走在后边,以便照料别人。现在高夫人回头望望她,忽然想到最早的几个女孩子只剩下她和慧梅了,不禁心中一酸,暗暗说道:

  “她跟着我打过多少险恶的仗!”

  大约走了二十里路,人马进入一道川谷,地势比较平坦。直到现在,高夫人才能够把她的全体队伍看得清楚。走在前面的是一色白旗,走在后面的老营是一色红旗。旗帜鲜明,军容整齐。几十匹高大的螺子驮着粮食和军帐等辎重走在最后,伤员们早就好了。如今除孩儿兵以外,能够战斗的精兵不是二百人,而是八百人了。尽管高夫人见过些大的场面,两三年来她和李自成统率的嫡系部队和友军多的时候达到十几万,最少的时候也有一万多,这八百人马有什么稀罕?但是,这是从潼关南原全军失散后重新发展成的一支劲旅,并且是她亲手帮助刘芳亮艰难缔造的力量,和往日的大军不同。她把全队人马从头到尾望一望,两道英气勃勃的、像用剪子剪的那么整齐的长眉毛向上扬起,黑亮黑亮的大眼睛闪动着泪花和一丝兴奋的微笑。

  这道川谷,宽的地方有两三里宽,窄的地方不到一里宽,队伍到一个比较宽阔的地方停下来,在河边饮马,人也拿出干粮打尖。但只逗留片刻,继续赶路。半年以来,高夫人一则思念丈夫,二则百事缠心,只感到山把天地挤得非常窄,很少留意豫西山区的风景也有醉人的地方,如今在去商州境同闯王会师的路上,突然她觉得沿路山川处处雄伟,又处处妩媚,都似乎在向她招手微笑。人马走到一段叫做石门峡的谷中,两边都是悬崖,见青天不见太阳。涧水傍着右边悬崖奔腾,冲激着大小石头,飞溅着水花和雨星,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声。农民军傍着左边悬崖走,马铁掌蹴踏着花岗石。队伍的前边和后边,鼓声阵阵,催赶着行军。鼓声、马蹄声、澎澎湃湃的涧水声,混合在一起,使人简直分不清楚。

  走了一阵,涧谷渐宽,左边仍然是百丈悬崖,右边的地势却缓了起来。一片明媚的阳光照着苍绿的峭壁。峭壁上生着有趣的小草,有的开着金黄的小花,有的却是深红和浅红的杜鹃。在一处悬崖上,一块巨石俯瞰奔流,似乎随时就会从半空中扑下来。从这块大石上边垂下来凡条葛藤,绿叶间挂着一串串紫花,岩石的上边长着一株低矮的马尾松,枝干虬曲。一只秃头的坐山雕抓了一只什么鸟儿,在空中打个盘旋,落在松树的虬枝上,正在吃着,忽然被下边的人马惊住,瞪着凶猛的圆眼睛向下窥望。它十分大胆,尽管同人马相离不远,却不飞走。高夫人在马上看见了它,还看见那只被吃的鸟儿,有几片淡灰色的羽毛飘飘落下。她小声问:

  “慧英,看见了么?”

  “看见了,”慧英回答,如今她同慧梅走在高夫人的前边。

  “你看,它真可恶,专残害别的鸟儿!能够射中么?”

  “也许行。让我试试。”

  战马在高低不平的岩石小路上继续走着。慧英迅速地取了弓箭,但因为山路过窄,不易转身,她必须左手开弓,才较顺手,她刚刚把弓换过手来,尚未举起,就被坐山雕的十分锐利的眼睛看清了,只见它大翅一展,提着猎获物腾空而起。高夫人不由得说:“好,快射!”她的话刚出口,只听弓弦一响,坐山雕在空中打个翻身,爪里提着猎获物落了下来,它自己勉强又飞几尺远,猛地栽在悬崖上,十几片羽毛飘落谷中。高夫人前后的男女亲兵爆发出一阵欢呼。慧梅拍着手,遗憾地说:

  “可惜它没有落到咱们的马前!”

  高夫人回头对那五个姑娘说:“武艺须要苦练日久才能练好。慧英十二岁就跟着我,已经六年啦,练出这一手可不容易。”

  人马转上一座山坡。山势不陡,小路在山腰间盘旋而上,走着走着,好像路已到了尽头,但转过一个山包,忽然一阵花香扑来,沁人心脾。慧梅快活地叫:

  “唉呀!满山都是鲜花,真是仙境!”

  兰芝也叫:“妈!妈!你看那!你看那!”她用鞭子指着问:“那是什么花?”

  在这座平日少有人走的半山坡上,到处是野生的蔷蔽、月季、刺玫和一些不知道名儿的草花。在略微背阴的地方有很多兰花,正在开放,花色有淡黄的、紫色的。高夫人记起来,两三年前的一个春末夏初,比如今稍早一点,人马从浙川县的上寺和下寺附近经过,在一个地方看见满山满谷尽是兰花,人马走过几里,停下休息,仿佛仍闻见一股幽香随着软软的东风追来。

  迅速地转过无名的花山,人马走进一片苍茫的林海里。越走越深,旗帜在绿色的林海中消失了。林又密,山路又曲折,高夫人常常听见前后人语,却只能看见紧跟在身边的几个亲兵。有时枝丫低垂,大家赶快把上身伏在鞍上;有时从树枝上垂下几丝茑萝,牵着征衣;有时遇见美丽的啄木鸟贴在路边不远的老树上,用惊奇的眼神向匆匆而过的人马凝视;有时听见黄鹏或画眉的歌声,但不知在什么地方。高夫人同亲兵们走到一个山包上,向上望,林木蓊郁的山峰高不见顶;向下望,虽然阳光满谷,却因为地势高,雾蒙蒙的,看不十分清楚。对面半山腰有两三家人家。大概不曾发现这一支农民军从森林穿过,几个人在村边照常劳动。从柴篱边传过来鹧鸪的断续叫声。高夫人正在望着,忽然脚下边飘过一缕白云,把她的视线遮住。人家和农夫消失了,只有鹧鸪声还在继续。同时从森林的深处,从高空里传过来安静的钟声。她恍然一笑,说:“啊,这是过端阳节敲钟的。”许多年的端阳节她都在马上度过,本来引不起她多少兴趣,可是今天端阳节的钟声却使她暗暗兴奋,因为她明白,也许在今天,也许在明天,总之就在这几天内,张献忠就要起义,而自成也要在商洛山中树起大旗。

  在森林中又转过两个山头,来到了一座大庙前边。庙院中有一道泉水,在磐石间开凿成一个水池,深不见底,相传麻姑在这里洗过手中,所以叫麻姑泉。有小鱼三五成群地在水中游泳,有时浮上水面,有时沉入水底。泉水从暗沟穿过前院,穿过山门,从一个青石雕刻的龙嘴里奔流出来,从七八尺高处落到石地上,淙淙地向森林中流去。已经过了正午,人马就在庙外休息。人吃干粮,马喂鼓料。道士们烧了几锅开水,盛在木桶和水缸里,摆在山门外,刘芳亮下了命令,将士们无事不准各处乱跑,就在庙外原地休息,因而道士们都感到十分惊奇,从来没想到“流贼”的规矩竟会如此好,几次过官军,庙里都遭到破坏。去年有一股官军从这里过,不但把马匹拴在山门里,临走时人还故意往麻姑泉里撤尿,屙屎,使道士们有几天没法吃水。

  高夫人带着兰芝和女兵们到庙里看了看,在元始天尊的塑像前烧了香,回来又在麻姑池旁边观看游鱼。刘芳亮带着一个道士匆匆走来,低声说:

  “他是从闯王那里才来的,恰好在这儿碰到咱们。闯王催咱们快去哩。”

  高夫人一听说是从闯王处来的人,又惊又喜。她把这位风尘仆仆、满面堆笑、十分面熟、但又一时叫不出名字的道士浑身打量一眼,正待说话,道士抢先说道:

  “夫人,你忘了?我一向跟着刘将爷,姓王,因为小时出过家,人们都叫我王老道。”

  “去年冬月,是不是刘爷派你去商洛山中?”

  “就是,就是。后来闯王派我假装道士朝华山、朝终南、去西安府,刺探官军动静,所以一直没有回来。一转眼就是半年多啦。”

  高夫人笑着点点头,表示她想了起来。又问道:“有闯王的书子么?”

  “有,有,在这里。”道士打开发髻,取出来一个小蜡丸,递给高夫人。

  高夫人赶快掰开蜡丸,取出纸团,打开一看,交给刘芳亮,脸上的笑容登时没有了。芳亮看见纸上是闯王亲笔写的几句话:

  日内大举,将士多病。速来会师,共御官军。十万

  火急,不可有误。营中近况,统由老道面禀。

  高夫人小声问:“王老道,近来瘟疫传得很凶么?”

  “禀夫人,近十来天瘟疫更凶啦。弟兄们纷纷病倒,大将们也差不多都躺倒啦。”

  “大将们都是谁病了?”

  “起初是总哨刘爷染上病,随后不久,一只虎李将爷、高舅爷、田将爷,许许多多,都陆续病倒啦。如今大将中只有袁将爷一个人没病倒。”

  “闯王的身体可好?”

  “闯王的身体还好,不过操心太大,也太劳累,看情形也不如平日啦。”

  “双喜儿和小鼐子都还在他身边么?”

  “在,他们倒是活蹦乱跳的,无病无灾。”

  “官军有什么动静?”

  “他娘的,新任陕西、三边总督郑崇俭趁着这个时机调兵遣将,要把咱们闯王的人马围困在商洛山中,一举消灭。如今在商洛山四面都有官军调动,武关和商州城都到了很多官军。闯王心中很急,派我火速来见夫人和刘爷,请你们快去商洛山中,万勿耽搁。”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这一带我条子熟。我是穿过龙驹寨①走偏僻小径往熊耳山去,没料到在这儿碰见你们,巧极啦。”

  ①龙驹寨——现在是丹凤县,属陕西。

  高夫人又问道:“龙驹寨好穿过么?”

  “我一个人扮做出家人好混过去。寨里祖师庙还有一个道士是我的师兄弟。可是咱们的大队人马从那里过,怕不容易。虽说那里只有乡勇和巡检司的兵丁守寨,可是寨墙坚固,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另外还听说马上有几百官兵从商州开到,说不定这时已经到啦。”

  “有没有小路可以绕过去?”

  王老道皱着眉头想了一阵,脸上挂出笑容,回答说:“有,有,可是得多走两天的路程。”

  “你知道怎么走法?”

  “知道。”

  “好,你休息去吧。”

  刘芳亮小声嘱咐说:“王老道,关于许多人染上瘟疫和官军要围困闯王的话,你不要在将士们面前露出一个字。”

  听了王老道的禀报以后,高夫人的心上感到沉重,昨夜以来的兴奋和快活心情一扫而光。她决没有料到瘟疫在商洛山中传染得如此凶猛,将士们纷纷病倒。这样下去,如何对敌?万一闯王也染上瘟疫怎么好?染上了瘟疫的将士们有没有办法治好?……这一串问题一齐出现在她的心上。还有一个使她焦急的问题是她必须尽快地到商洛山中,助闯王一臂之力。可是怎么走呢?从这里走龙驹寨是捷径,可是得打仗,损折人马。绕道过去,得多走两天路程,多走两天,那就是说,最快还得六大或七天才能同闯王会师,能来得及么?万一在这六七天中官兵先到了商洛山中,或闯王不幸病倒,怎么好呢?

  “嫂子,怎么决定?”刘芳亮见高夫人迟迟不说话,忍不住问。

  “你看怎么好?”

  “据我说,咱们不如照原计划直奔龙驹寨,愈快愈好。倘若咱们赶在官军前边到了龙驹寨,赚开寨门,就可以早到商洛山中,倘若不成,再设法绕道不迟。”

  “仍然直奔龙驹寨?”

  刘芳亮点点头:“愈快愈好,要出敌不意才行。”

  “既然这样,咱们不要在这里耽搁,赶快走吧。”

  “好,走吧。”

  人马迅速地整好队,又向前进发了。

  从熊耳山到龙驹寨附近,本来轻骑兵也需要走四天或者五大,路上还不能耽搁,但他们只用三天的时间赶到了。龙驹寨里已经到了五百官军,加上乡勇和巡检司的一些兵丁,大约有七八百人。他们虽然也猜想着高夫人和刘芳亮的人马要同闯王的人马会合,但没有料到这支农民军不走辘辘关或兰草川而直奔龙驹寨,更没有料到会来得如此神速。农民军十年来在同官军斗智斗勇上积累了丰富经验,往往神出鬼没,使官军防不胜防。高桂英跟着李自成南杀北战,出死入生,更不简单。在向龙驹寨行军的路上,她探听到虽然龙驹寨增加了几百官军,但都是新兵,没有见过阵仗。加上近几天不断有小股官兵从河南来,通过龙驹寨向商州增援。还在崤函地区活动时候,高夫人同刘芳亮就准备下二百多套官军号衣,许多官军旗帜,以供随时需用。这些东西,如今果然用上了。

  义军在二更时候来到龙驹寨,先派了几十个人穿着官军号衣,打着官军旗帜,赚开了寨门,一拥而入。驻在寨里的官军措手不及,一部分惊慌逃窜,一部分死守住几座比较坚固的住宅和一半寨墙。高夫人下令不许恋战,急速穿寨而过,殿后的部队放火烧毁了一些房屋,事后许多年,当地老百姓把这个事件当做了奇迹和有趣的故事来谈,并且添枝加叶,编成了唱本儿流传下来。

  赚过龙驹寨以后,人马继续前行。在中午时候,离开从西安去武关和去河南的大道已经很远,人马才在一座森林里停下,把马喂饱,将士们也躺在松针上和草地上好生休息。许多人一躺下去或者一靠着树身坐下去就睡熟了。有人把干粮吃了一口,来不及完全咽下去,张着嘴,打起鼾来。

  黄昏时候,人们才被叫醒,继续赶路。因为大家知道再有一夜行军就可以同闯王会师,路上再也不会有官军阻拦,加上几天的疲劳得到半天的休息,真是人有精神马撤欢,不断地说说笑笑。只有高夫人和刘芳亮明白商洛山中的艰难日子,并不因为快要同闯王会师而心情轻松。特别是高夫人非常沉默,愈走进商洛山中愈心中害怕。她怕当她同闯王见面时,他已经被无情的传染病打倒了。另外,到底围攻商洛山的官军如何布置,已经到了什么地方,她一点也不清楚。因为日夜急行军,走的多是荒无人烟的山僻小路,消息不灵,反而像坐在鼓里。她完全没有料到,当离闯王的老营只有三十多里远,前面一个险要山口竟然被敌军占据了。

  这时候大约才交四更,前队刚走近这个山口,忽然发现山口的小街上扎有敌军,被一阵炮火和乱箭射回。幸而上弦月已经落去,夜色很浓,只有少数弟兄受点轻伤。

  高夫人得到禀报,立刻带着亲兵们奔到前边,要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刘芳亮已经把骑兵在山口外边摆开阵势,立马阵前,亲自问对方是谁的人马。敌人守往山口,用树枝把山口堵住,树枝后边是栅子门,也有很多人防守。尽管没有月光,小街上也没有火把,看不见对方的人影,但有经验的刘芳亮单凭敌阵上的说话声也猜到了敌人仅把守山口的至少在三百人以上,后边还有多少人马就不好判断。他连着大声问了几遍,敌阵上才有人大声回答说:

  “爷爷是郑总督大人派来的官军剿贼的。你们是谁的人马?”

  刘芳亮回答说:“我们也是官军,是才从河南调来的。让我们到街里休息好不好?”

  “放屁!你想玩弄诡计,休想!”

  “你们的主将是哪位?请他出来答话。”

  “有话明天说。如今天黑夜紧,老子们的炮火弓箭不认得人,你们休要走近!”

  刘芳亮同高夫人策马向前走几步,想继续问清楚,但敌营中突然响了一阵战鼓和呐喊声,同时放了几炮。他们赶快勒马退回,走出火炮的射程之外,他们很吃惊,想着准是新任总督郑崇俭的军队来把闯王的出路堵死了。有些将校建议向敌人猛攻,但高夫人和刘芳亮都不同意,他们不仅怕损伤过多人马,而且心中还是有几分怀疑。刘芳亮问高夫人:

  “嫂子,亮亮牌子吧?”

  “不要急着亮牌子。天快明啦,等到天明就清楚了。”

  刘芳亮向背后说:“擂鼓,虚张声势!”

  农民军的阵地上鼓声突起,喊杀震天,但并不认真进攻。过了一阵,双方的鼓声和喊杀都停止了,只偶尔互相骂几句,互相说一些欺骗对方的活,等待着天明。

  高夫人同刘芳亮商量一下,随即把全体将校召集到一起。直到这时,她才把商洛山中瘟疫流行和官军在半个月来想趁机进攻商洛山的情形对大家说明。大家听了后,并没有一个人想到自己如今奔往瘟疫流行的地方会有危险,而是巴不得杀进山口,解救闯王和被困的全体将士。高夫人感情激动,望着大家说:

  “如今事情还弄不清楚。这挡在前面的也许是官军,也许不是。倘若是官军,咱们就得决死一战了。”

  许多人抢着说话,要求同挡在面前的官军拼死一战。刘芳亮把一部分将校和精锐士兵组织成一队,由他亲自率领,等五更判明情况后,带头向官军冲杀,有迸无退。虽然那时还没有敢死队这种名称,但这一队人实际上就是敢死队。这些将校都抱着必死的心情,等候向敌人进攻,纷纷地向自己的亲人诀别,把要嘱咐的话都赶快嘱托了。亲人们也纷纷把最锋利的刀剑换给他们用,并拿出酒来和他们共饮几杯,拿出干粮让他们吃饱。大家正在忙碌着,从远处传过来第一声鸡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