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异记
 

上一页 目录页

卓异记 
提要

《卓异记》一卷,旧本题唐李翱撰。《唐书·艺文志》则作“陈翱”,注曰“宪穆时人”。案李翱为贞元、会昌间人,陈翱为宪、穆间人,何以纪及昭宗。其非李翱亦非陈翱甚明。《宋史·艺文志》作“陈翰”,而注曰“一作翱”,亦不言为何许人。其《序》称开成五年七月十一日,乃文宗之末年。其次年辛酉,乃为武宗会昌元年。何以书中两称武宗。则非惟名姓舛讹,并此《序》年月亦后人妄加,而书则未及窜改耳。其书皆纪唐代朝廷盛事,故曰《卓异》。然中宗、昭宗皆已废而复辟,一幽囚於悍母,一迫胁於乱臣,皆国家至不幸之事,称为《卓异》,可谓无识之尤矣。又《读书志》称所载凡二十七事,今检其标目,仅有二十六条。或佚其一,或中宗、昭宗误合两事为一事,均未可知也。





翱所著《卓异记》,皇唐帝功,瓌特奇伟,前古无可比伦。及臣下盛事,超绝殊常。挥昔而照今,贻谋纪述,家世徽范。奉上度密,不自显发,人莫知之,至有误为传说者。洎正人硕贤,守道不挠,立言行己,真贯白日,得以爱慕遵楷,其奸邪之迹睹而益明。自广利随所闻见,杂载其事,不以次第,然皆是儆畅在心,或可讽叹。且神仙鬼怪,末得谛言,非有亦用俾好生杀,为人一途无害于教化。故贻自广,不俟繁书,以见意。时开成五年七月十一日,予在檀溪。



卓异记

  ○叙封禅并两朝

  高宗皇帝麟德三年正月一日,有事于泰山。玉谍文曰:“嗣天子臣治,敢昭告于昊天上帝:有隋位极颠危,天数穷否,生灵涂炭,鼎祚沦亡。高祖仗黄钺而救黎元,锡玄圭而拯沉溺。太宗功宏炼石,定区宇于再麾。业壮断鳌,饮沧溟而一息。臣忝奉余绪,承威积庆,遂得昆山寝燎炎海韬波。虽业茂宗祧,斯实降灵穹昊。今谨告成东岳,归功上玄。大宝克隆,鸿基永固,凝薰万姓,陶化八纮。”

  又玄宗有事于泰山,开元十三年,玉谍文曰:“有唐嗣皇帝臣隆基,敢昭告于昊天上帝,天启李氏运兴土德,高祖太宗,受命立极。高宗升平,六合殷盛。中宗绍复,继体丕定。上帝眷祐,锡臣中武,底缓内难,推载圣父,恭承大宝,十有三年,敬若天意,四海晏然。封纪泰岳,谢成于天。子孙百禄,苍生受福。”

  谨按:自麟德三年至开元十三年,凡五十四年,祖宗封禅,自古帝王无有伦比。

  ○两即帝位

  中宗皇帝,弘道元年二月六日皇太子即位,嗣圣元年二月八日降庐陵王,圣历元年九月十五日即册为皇太子,神龙二年正月二十四日重即帝位。

  谨按:中宗皇帝即位后,复为皇太子,又重绍宝位,升降两度,自古无比。昭宗皇帝龙纪元年三月十三日,自寿王即位。至光化三年十一月三日,迁为太上皇。至天复元年正月一日返政,却即帝位,自古未有。

  ○平贼同日

  宪宗皇帝朝:元和元年十一月一日,斩刘辟西川之乱。元和十二年十一月一日,斩吴元济淮西之乱。元和二年十一月一日,斩李锜浙西之乱。宪宗诛三贼,皆同月同日,自古无等。

  ○三圣子皆登帝位

  穆宗皇帝圣子三人,敬宗长庆四年正月十三日即帝位,文宗宝历二年十二月十三日即位,武宗开成五年正月十四日即位。

  谨按:穆宗有圣子三人,皆有天下,详求正史,未有比伦。或曰:“高洋兄弟三人亦皆即位,如何?”对曰:“皇唐仗义举旗,拯时之乱,承隋致禅,光有八纮。安得以区区北齐,遍方闰位,弱才稚立,欲相侔埒?况高欢乃魏厩剪马之贱,追封为尊,安得比我穆宗十二叶之嗣君也?”

  ○相有二亲

  代国郭元振。谨按李邕撰《行状》云:“自我有唐受宰相臣,未有二亲存者,唯元振而巳。”

  ○三代为相

  河东公张嘉贞、子延赏、赏子弘靖:按《汉书》“韦平继嗣为丞相者。”若今之张氏三代无比。

  ○三拜中书

  燕国张说,按中书故事本云:“说三拜此命,终始无玷,自古未有。”

  ○三十二年居相位

  梁国公房玄龄:按玄龄初与杜如晦为友,属隋室丧乱,未尝不慨然相顾,有匡国济时之心。虽徒步风尘未尝自失,不得巳而调集。吏部高孝基有知人之鉴。见玄龄嗟叹,谓裴矩曰:“仆阅人多矣,未见此贤”。及唐师至渭北,玄龄即仗策诣于军门。秦王一见引为谋主,一屈居相位三十二年而终,自古未有。

  ○二十七年背相印

  汾阳王郭子仪:按子仪至德元年自朔方前节度使加库部尚书、同中书门下,考二十四自古未有。

  ○代妻父为节度

  韦皋、张延赏:按韦皋初自凤翔判官、殿中侍御史权领陇州,立殊功,拜节度使。及朱泚平,入为右金吾将军,时延赏已为西川矣。四年之代领兹镇。士林之中近古未有。

  ○与妻父同时为相

  杜黄裳、韦执谊:初,黄裳为相,时执谊自吏部郎中赐绯紫,直及平章事,自近古未有。

  ○与使主同时为相

  杜佑、权德舆、牛僧孺、李珏:按德舆《杜公神道碑》云:“早忝宾席,晚联台座。”时牛公自中书侍郎出镇武昌,辟珏为书记,始授殿中侍御史。其后十余年间,珏巳为户部侍郎平章事。时牛公自右仆射再入为相,正共珏同列相庭,当代以为盛矣。

  ○三拜左仆射

  彭原公李程:按李程自河中节度使入拜左仆射。自武德至长安四年以前,两度拜左仆射,为正丞相。其后以南省事疏,方带平章之号。然非耆德硕老有嘉名者莫得居之焉。程由是故相巨镇,三年此官不支于右振古为盛矣。

  ○父子同时为节度使

  韩弘(汴州)公武(鄜州)、田弘正(魏博)、布(泾原):按韩弘、田弘正两人皆称有功。宪宗英特,为两家父子同时为节度使。或曰:“当代为美。”又曰:“王智兴河中、子晏平灵武,亦皆同时,何不具载?”对曰:“王智兴逐崔群、劫徐州,晏平用贿十万贯取朔方。其未久又坐脏贬永州司户,固不足以编之。”

  ○兄弟三人为礼部侍郎

  崔邠、郾、郸:按国纪以文章取事,仪曹选之以登第,吏部得补官。方帅因之以奏请,丞相因之除授,不由奏官之择,虽词人无阶级可进。故礼部之重,根本如是。崔邠、郾、郸兄弟三人皆仕此官,斯为卓异。

  ○子弟四人皆任节度

  西平王李晟有子四人。愿(夏、徐、岐下、蒲)、宪(广州)、愬(随、襄、岐、徐、魏)、听(夏、□、并、滑州)。按李晟收城之功,皎如白日。其后四子皆秉节麾,大忠所庇,斯圣神之报应也。

  ○兄弟四人皆任掌记

  卢简能(夏州)、简辞(孟河)、弘正(义昭)、简求(鄂州):按使下书记必择有文学得时称者任之,卢简能兄弟四人并当嘉选,时亦无比。

  ○四代掌纶诰

  张嘉贞、延赏、弘靖、次宗。从嘉贞至弘靖掌纶诰继世,人以为冠古绝今。次宗又拜焉,前古未有,士林称之。

  ○座主见门生知举

  萧昕、杜黄裳、杨嗣复、柳璟、李景让、薛耽:按故事,考功员外知贡举。自开元中以外郎权轻,遂命礼部侍郎主之。迩来取士益以为重。而座主见门生知举,犹萧杜二家。若嗣复与璟,又是礼部侍郎。璟首及第才十六年,致仕春官,尤以为美。

  ○起家二年为丞相

  张镐:按独孤及撰《张镐神道碑》云:“一命左拾遗,二命右补阙,三命侍御史,四命谏议大夫,五命中书侍郎平章事”。起家二年秉国钧,自古未有。

  ○与同列子弟为丞相

  宋璟与苏镶子珽同时为相。按苏珽除紫微侍郎平章事。时珽叹曰:“吾与苏家父子同时为丞相。至如宽厚博物,仆射亦有之,若正直贤明,则珽过其父。”推此为论,继代为相有如此,珽与其父同秉衡者,古无所闻。璟初共其父比肩,又与其子同列,如璟年德重久居台位又无其比。

  ○父子皆自扬州再入为相

  李吉甫、子德裕:按国朝继世为相者数子,唯吉德裕皆自扬州节度再入为相,则无其匹。况吉甫以明博达事宪宗,德裕以清直无党事武宗。今上践祚,起而用之,与苏坏父子相望为优劣。况珽不再相,再相者则德裕之盛,为难及也。

  ○文士为文元功六拜正司徒兼侍中中书令晋国公裴度

  按裴公进士及第,宏词登科。历中书舍人、御史中丞、刑部侍郎,叶赞宪皇,平荡宿寇,为盗憎,入朝遇劫,不能伤,遂拜相。前后为小人害其才,横议以惑上者多矣。故其诗曰:“灰心绿忍事霜鬓。”为论兵,竟自为蔡州节度使。至郾城,三师兵不敢逗挠。才四十日,擒吴元济以献。明年,平郓州,分青州、兖州为三道,用韩弘父子、田弘正父子两家同时为镇,皆掌强兵,自古无之。大和五年册拜司徒兼侍中,其年又拜河阳。后二年,又拜留守洛阳,又拜司徒、中书令,仍依旧居。守一年,又拜留守太原。一年,又拜入辅。凡六拜焉。当廷以侍中、中书令为正相,艰难以来,以宠用武臣。如公文业发身,戎功佐主,削平巨寇,致位上台,以台德终始于大位者,近古儒生无比也。

  ○门生先为座主佩金紫

  李石:按石元和十三年及第,后二年赐绯,后二年赐紫。自释褐四年之内服金紫,量之前辈,实无其比。至长庆二年,座主庾公内难服阕,除尚书右丞,始赐紫绶。石乃选紫衫金印以献,议者荣之。

  ○门生为翰林学士撰座主白麻

  薛廷老:按玄宗初置翰林待诏,寻改为学士,以备顾问,祗对而巳。代宗登极,并领诏诰。每授相除将,不由外制,德宗之代,尤难其选。凡及第之人,入者甚众,或座主先逝而不见,或座主官位而不及于内廷之制者。唯廷老翰林时,座主庾公拜兖海节度,廷老为门生,得为麻制。时代荣之。

  ○三代自中书舍人拜侍郎

  燕公张说(自中书舍人拜工部侍郎)、子均(自中书舍人拜礼部侍郎)、孙濛(自中书舍人拜礼部侍郎)。按张公三代自中书舍人拜侍郎,奕世无比,时号为佳美者耳。

创建时间:2017/7/1

上一页 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