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首页
 

第五幕

第一场 索鲁斯伯雷附近国王营地
     亨利王、亲王、约翰·兰开斯特、华特·勃伦特及约翰·福斯塔夫上。
亨利王 太阳开始从那边树木蓊郁的山上升起,露出多么血红的脸色!白昼因为他的愤怒而吓得面如死灰。
亲王 南风做了宣告他的意志的号角,他在树叶间吹起了空洞的啸声,预报着暴风雨的降临和严寒的日子。
亨利王 那么让它向失败者表示同情吧,因为在胜利者的眼中,一切都是可喜的。(喇叭声。)
     华斯特及凡农上。
亨利王 啊,华斯特伯爵!你我今天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相遇,真是一件不幸的事。你已经辜负了我的信任,使我脱下了太平时候的轻衫缓带,在我这衰老的筋骨之上披起了笨重的铁甲。这真是不大好,伯爵;这真是不大好。你怎么说?你愿意重新解开这可憎的战祸的纽结,归返臣子的正道,做一颗拱卫主曜的列宿,射放你温和而自然的光辉,不再做一颗出了轨道的流星,使世人见了你惴惴不安,忧惧着临头的大祸吗?
华斯特 陛下请听我说。以我自己而论,我是很愿意让我的生命的余年在安静的光阴中间消度过去的;我声明这一次发生这种双方交恶的现象,绝对不是我的本意。
亨利王 不是你的本意!那么它怎么会发生的?
福斯塔夫 叛乱躺在他的路上,给他找到了。
亲王 别说话,乌鸦,别说话!
华斯特 陛下不愿意用眷宠的眼光看顾我和我们一家的人,这是陛下自己的事;可是我必须提醒陛下,我们是您最初的最亲密的朋友。在理查的时候,我为了您的缘故,折弃我的官杖,昼夜兼程地前去迎接您,向您吻手致敬,那时我的地位和势力还比您强得多哩。是我自己、我的兄弟和他的儿子三人拥护您回国,大胆地不顾当时的危险。您向我们发誓,在唐开斯特您作了那一个誓言,说是您没有危害邦国的图谋,您所要求的只是您的新享的权利,刚特所遗下的兰开斯特公爵的爵位和采地。对于您这一个目的,我们是宣誓尽力给您援助的。可是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幸运像阵雨一般降临在您的头上,无限的尊荣集于您的一身,一方面靠着我们的助力,一方面趁着国王不在的机会,另一方面为了一个荒淫的时代所留下的疮痍,您自己所遭受的那些表面上的屈辱,以及那一阵把国王久羁在他的不幸的爱尔兰战争中的逆风,使全英国的人民传说他已经死去。您利用这许多大好的机会,把大权一手抓住,忘记您在唐开斯特向我们所发的誓;受了我们的培植,您却像那凶恶的杜鹃的雏鸟对待抚养它的麻雀一般对待我们。您霸占了我们的窠,您的身体被我们哺养得这样大,我们虽然怀着一片爱心,也不敢走近您的面前,因为深恐被您一口吞噬;为了自身的安全,我们只好被迫驾起我们敏捷的翅膀高飞远遁,兴起这一支自卫的军队。是您自己的冷酷寡恩,阴险刻毒,不顾信义地毁弃一切当初您向我们所发的誓言,激起了我们迫不得已的反抗。
亨利王 你们曾经在市集上,在教堂里,振振有词地用这一类的话煽动群众,假借一些美妙的色彩涂染叛逆的外衣,取悦那些心性无常的轻薄小儿和不满现状的失意分子,他们一听见发生了骚乱的变动,就会瞪眼结舌,擦肘相视。叛乱总不会缺少这一类渲染它的宗旨的水彩颜料,也总不会缺少惟恐天下不乱的无赖贱民为它推波助澜。
亲王 在我们双方的军队里,有不少人将要在这次交战之中付下重大的代价,要是他们一度参加了这场比赛。请您转告令侄,威尔士亲王钦佩亨利·潘西,正像所有的世人一样;凭着我的希望起誓,如果这一场叛乱不算在他头上,我想在这世上再没有一个比他更勇敢、更矫健、更大胆而豪放的少年壮士,用高贵的行为装点这衰微的末世。讲到我自己,我必须惭愧地承认,我在骑士之中曾经是一个不长进的败类;我听说他也认为就是这样一个人,可是当着我的父王陛下的面前,我要这样告诉他:为了他的伟大的声名,我甘愿自居下风,和他举行一次单独的决战,一试我们的命运,同时也替彼此双方保全一些人力。
亨利王 威尔士亲王,虽然种种重大的顾虑反对你的冒险,可是我敢让你作这一次尝试。不,善良的华斯特,不,我是深爱我的人民的;即使那些误入歧途,帮同你的侄儿作乱的人们,我也同样爱着他们;只要他们愿意接受我的宽大的条件,他、他们、你以及每一个人,都可以重新成为我的朋友,同样我也将要成为他的朋友。这样回去告诉你的侄儿,他决定了行止以后,再给我一个回音;可是假如他不肯投降的话,谴责和可怕的惩罚将要为我履行它们的任务。好,去吧;现在我不要再听什么答复,我对你们已经仁至义尽,不要再执迷不悟吧。(华斯特、凡农同下。)
亲王 凭着我的生命发誓,他们一定不会接受我们的条件。道格拉斯和霍茨波两人在一起,是会深信全世界没有人可以和他们为敌的。
亨利王 所以每一个将领快去把他的队伍部署起来吧;我们一得到他们的答复,就立刻向他们进攻;上帝卫护我们,因为我们是为正义而战!(亨利王、勃伦特及约翰·兰开斯特下。)
福斯塔夫 哈尔,要是你看见我在战场上负伤倒地,为了保护我,跨在我身上,苦战不舍,那就没得说的了,论朋友交情本该如此。
亲王 只有脚跨海港的大石像才能对你尽那么一份交情。念你的祷告去,再会吧。
福斯塔夫 我希望现在是上床睡觉的时间,哈尔,一切平安无事,那就好了。
亲王 哎,只有一死你才好向上帝还账哩。(下。)
福斯塔夫 这笔账现在还没有到期;我可不愿意在期限未满以前还给他。他既然没有叫到我,我何必那么着急?好,那没有关系,是荣誉鼓励着我上前的。嗯,可是假如当我上前的时候,荣誉把我报销了呢?那便怎么样?荣誉能够替我重装一条腿吗?不。重装一条手臂吗?不。解除一个伤口的痛楚吗?不。那么荣誉一点不懂得外科的医术吗?不懂。什么是荣誉?两个字。那两个字荣誉又是什么?一阵空气。好聪明的算计!谁得到荣誉?星期三死去的人。他感觉到荣誉没有?不。他听见荣誉没有?不。那么荣誉是不能感觉的吗?嗯,对于死人是不能感觉的。可是它不会和活着的人生存在一起吗?不。为什么?讥笑和毁谤不会容许它的存在。这样说来,我不要什么荣誉;荣誉不过是一块铭旌;我的自问自答,也就这样结束了。(下)。

第二场 索鲁斯伯雷附近叛军营地
     华斯特及凡农上。
华斯特 啊,不!理查爵士,我们不能让我的侄儿知道国王这一种宽大温和的条件。
凡农 最好还是让他知道。
华斯特 那么我们都要一起完了。国王不会守他的约善待我们,那是不可能的事;他要永远怀疑我们,找到了机会,就会借别的过失来惩罚我们这一次的罪咎。我们将要终身被怀疑的眼光所耽耽注视;因为对于叛逆的人,人家是像对待狐狸一般不能加以信任的,无论它怎样驯良,怎样习于豢养,怎样关锁在笼子里,总不免存留着几分祖传的野性。我们脸上无论流露着悲哀的或是快乐的神情,都会被人家所曲解;我们将要像豢养在棚里的牛一样,越是喂得肥胖,越是接近死亡。我的侄儿的过失也许可以被人忘记,因为人家会原谅他的年轻气盛;而且他素来是出名卤莽的霍茨波,一切都是任性而行,凭着这一种特权,人家也不会和他过分计较。他的一切过失都要归在我的头上和他父亲的头上,因为他的行动是受了我们的教唆;他既然是被我们诱导坏了的,所以我们是罪魁祸首,应该负一切的责任。所以,贤侄,无论如何不要让哈利知道国王的条件吧。
凡农 随您怎样说,我都照您的话说就是了。您的侄儿来啦。
     霍茨波及道格拉斯上;军官兵士等随后。
霍茨波 我的叔父回来了;把威斯摩兰伯爵放了。叔父,什么消息?
华斯特 国王要和你立刻开战。
道格拉斯 叫威斯摩兰伯爵回去替我们下战书吧。
霍茨波 道格拉斯将军,就请您去这样告诉他。
道格拉斯 很好,我就去对他说。(下。)
华斯特 国王简直连一点表面上的慈悲都没有。
霍茨波 您向他要求慈悲吗?上帝不容许这样的事!
华斯特 我温和地告诉他我们的怨愤不平和他的毁誓背信,他却一味狡赖;他骂我们叛徒奸贼,说是要用盛大的武力痛惩我们这一个可恨的姓氏。
     道格拉斯重上。
道格拉斯 拿起武器来,朋友们!拿起武器来!因为我已经向亨利王作了一次大胆的挑战,抵押在我们这儿的威斯摩兰已经把它带去了;他接到我们的挑战,一定很快就会来向我们进攻的。
华斯特 侄儿,那威尔士亲王曾经站在国王的面前,要求和你举行一次单独的决战。
霍茨波 啊!但愿这一场争执是我们两人的事,今天除了我跟哈利·蒙穆斯以外,谁都是壁上旁观的人。告诉我,告诉我,他挑战时候的态度怎样?是不是带着轻蔑的神气?
凡农 不,凭着我的灵魂起誓;像这样谦恭的挑战,我生平还是第一次听见,除非那是一个弟弟要求他的哥哥举行一次观摩的比武。他像一个堂堂男子似的向您表示竭诚的敬佩,用他尊贵的舌头把您揄扬备至,反复称道您的过人的才艺,说是任何的赞美都不能充分表现您的价值;尤其难得的,他含着羞愧自认他的缺点,那样坦白而真率地咎责他自己的少年放荡,好像他的一身中具备着双重的精神,一方面是一个疾恶如仇的严师,一方面是一个从善如流的学生。此外他没有再说什么话。可是让我告诉世人,要是他能够在这次战争中安然无恙,他就是英国历代以来一个最美妙的希望,同时也是因为他的放浪而受到世人最大的误解的一位少年王子。
霍茨波 老兄,我想你是对他的荒唐着了迷啦;我从来没有听见过哪一个王子像他这样放荡胡闹。可是不管他是怎样一个人,在日暮之前,我要用一个军人的手臂拥抱他,让他在我的礼貌之下消缩枯萎。举起武器来,举起武器来,赶快!同胞们,兵士们,朋友们,我是个没有口才的人,不能用动人的言语鼓起你们的热血,你们还是自己考虑一下你们所应该做的事吧。
     一使者上。
使者 将军,这封信是给您的。
霍茨波 我现在没有工夫读它们。啊,朋友们!生命的时间是短促的;但是即使生命随着时钟的指针飞驰,到了一小时就要宣告结束,要卑贱地消磨这段短时间却也嫌太长。要是我们活着,我们就该活着把世上的君王们放在我们足下践踏;要是死了,也要让王子们陪着我们一起死去,那才是勇敢的死!我们举着我们的武器,自问良心,只要我们的目的是正当的,不怕我们的武器不犀利。另一使者上。
使者 将军,预备起来;国王的军队马上就要攻过来了。
霍茨波 我谢谢他打断了我的话头,因为我声明过我不会说话。只有这一句话:大家各自尽力。这儿我拔出这一柄剑,准备让它染上今天这一场恶战里我所能遇到的最高贵的血液。好,潘西!前进吧。把所有的军乐大声吹奏起来,在乐声之中,让我们大家拥抱,因为上天下地,我们中间有些人将要永远不再有第二次表示这样亲热的机会了。(喇叭齐鸣;众人拥抱,同下。)

第三场 两军营地之间
     双方冲突接战;吹战斗信号;道格拉斯及华特·勃伦特上,相遇。
勃伦特 你叫什么名字,胆敢在战场上这样拦住我的去路?你想要在我的头上追寻一些什么荣誉?
道格拉斯 告诉你吧,我就叫道格拉斯;我这样在战场上把你追随不舍,因为有人对我说你是一个国王。
勃伦特 他们对你说得一点不错。
道格拉斯 史泰福勋爵因为模样和你仿佛,今天已经付了重大的代价;因为,哈利王,这一柄剑没有杀死你,却已经把他结果了。你也难免死在我的剑下,除非你束手投降,做我的俘虏。
勃伦特 我不是一个天生下来向人屈服的人,你这骄傲的苏格兰人,你瞧着吧,一个国王将要为史泰福勋爵的死复仇。(二人交战,勃伦特中剑死。)
     霍茨波上。
霍茨波 啊,道格拉斯!要是你在霍美敦也打得这般凶狠,我再也不会战胜一个苏格兰人的。
道格拉斯 什么事都没有了,我们已经大获全胜;国王就在这儿毫无气息地躺着。
霍茨波 在哪儿?
道格拉斯 这儿。
霍茨波 这一个,道格拉斯!不;我很熟悉这一张脸;他是一个勇敢的骑士,他的名字是勃伦特,外貌上装扮得像国王本人一样。
道格拉斯 让愚蠢到处追随着你的灵魂!你已经用太大的代价买到了一个借来的名号;为什么你要对我说你是一个国王呢?
霍茨波 国王手下有许多人都穿着他的衣服临阵应战。
道格拉斯 凭着我的宝剑发誓,我要杀尽他的衣服,杀得他的御衣橱里一件不留,直到我遇见那个国王。
霍茨波 起来,去吧!我们的兵士今天打仗非常出力。(同下。)
     号角声。福斯塔夫上。
福斯塔夫 虽然我在伦敦喝酒从来不付账,这儿打起仗来可和付账不一样,每一笔都是往你的脑袋上记。且慢!你是谁?华特·勃伦特爵士!您有了荣誉啦!这可不是虚荣!我热得像在炉里熔化的铅块一般,我的身体也像铅块一般重;求上帝不要让铅块打进我的胸膛里!我自己的肚子已经够重了。我带着我这一群叫化兵上阵,一个个都给枪弹打了下来;一百五十个人中间,留着活命的不满三个,他们这一辈子是要在街头乞食过活的了。可是谁来啦?
     亲王上。
亲王 什么!你在这儿待着吗?把你的剑借我。多少贵人在骄敌的铁蹄之下捐躯,还没有人为他们复仇。请把你的剑借我。
福斯塔夫 啊,哈尔!我求求你,让我喘一口气吧。谁也没有立过像我今天这样的赫赫战功。我已经教训过潘西,送他归了天啦。
亲王 果真;他没有杀你,还不想就死呢。请把你的剑借我吧。
福斯塔夫 不,上帝在上,哈尔,要是潘西还没有死,你就不能拿我的剑去;要是你愿意的话,把我的手枪拿去吧。
亲王 把它给我。嘿!它是在盒子里吗?
福斯塔夫 嗯,哈尔;热得很,热得很;它可以扫荡一座城市哩。(亲王取出一个酒瓶。)
亲王 嘿!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掷酒瓶于福斯塔夫前,下。)
福斯塔夫 好,要是潘西还没有死,我要一剑刺中他的心窝。要是他碰到了我,很好;要是他碰不到我,可是我偏偏自己送上门去,就让他把我剁成一堆肉酱吧。我不喜欢华特爵士这一种咧着嘴的荣誉。给我生命吧。要是我能够保全生命,很好;要不然的话,荣誉不期而至,那也就算了。(下。)

第四场 战场上的另一部分
     号角声;两军冲突。亨利王、亲王、约翰·兰开斯特及威斯摩兰上。
亨利王 哈利,你退下去吧;你流血太多了。约翰·兰开斯特,你陪着他去吧。
兰开斯特 我不去,陛下,除非我也流着同样多的血。
亲王 请陛下快上前线去,不要让您的朋友们看见您的退却而惊惶。
亨利王 我这就去。威斯摩兰伯爵,你带他回营去吧。
威斯摩兰 来,殿下,让我带着您回到您的营帐里去。
亲王 带我回去,伯爵?我用不着您的帮助;血污的贵人躺在地上受人践踏,叛徒的武器正在肆行屠杀,上帝不容许因为一点小小的擦伤就把威尔士亲王逐出战场!
兰开斯特 我们休息得太长久了。来,威斯摩兰贤卿,这儿是我们应该走的路;为了上帝的缘故,来吧。(约翰·兰开斯特及威斯摩兰下。)
亲王 上帝在上,兰开斯特,我一向错看了你了;想不到你竟有这样的肝胆。以前我因为你是我的兄弟而爱你,约翰,现在我却把你当作我的灵魂一般敬重你了。
亨利王 虽然他只是一个羽毛未丰的战士,可是我看见他和潘西将军奋勇相持,那种坚强的毅力远超过我的预料。
亲王 啊!这孩子增添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勇气。(下。)
     号角声;道格拉斯上。
道格拉斯 又是一个国王!他们就像千首蛇的头一般生生不绝。我就是道格拉斯,穿着你身上这一种装束的人,谁都要死在我的手里。你是什么人,假扮着国王的样子?
亨利王 我就是国王本人;我从心底抱歉,道格拉斯,你遇见了这许多国王的影子,却还没有和真正的国王会过一面。我有两个孩子,正在战场上到处寻访潘西和你的踪迹;可是你既然凑巧遇到了我,我就和你交手一番吧,你可得好好防卫你自己。
道格拉斯 我怕你又是一个冒牌的;可是说老实话,你的神气倒像是一个国王;不管你是谁,你总是我手里的人,瞧我怎样战胜你吧。(二人交战;亨利王陷于险境,亲王重上。)
亲王 抬起你的头来,万恶的苏格兰人,否则你要从此抬不起头了!勇敢的萨立、史泰福和勃伦特的英灵都依附在我的两臂之上;在你面前的是威尔士亲王,他对人答应了的事总是要做到了才算的。(二人交战;道格拉斯逃走)鼓起勇气来,陛下;您安好吗?尼古拉斯·高绥爵士已经派人来求援了,克里福顿也派了人来求援。我马上援助克里福顿去。
亨利王 且慢,休息一会儿。你已经赎回了你失去的名誉,这次你救我脱险,足见你对我的生命还是有几分关切的。
亲王 上帝啊!那些说我盼望您死的人们真是太欺人啦。要是果然有这样的事,我就该听任道格拉斯的毒手把您伤害,他会很快结果您的生命,就像世上所有的毒药一样,也可以免得您的儿子亲自干那种叛逆的行为。
亨利王 快到克里福顿那儿去;我就去和尼古拉斯·高绥爵士相会。(下。)
     霍茨波上。
霍茨波 要是我没有认错的话,你就是哈利·蒙穆斯。
亲王 你说得仿佛我会否认自己的名字似的。
霍茨波 我的名字是哈利·潘西。
亲王 啊,那么我看见一个名叫哈利·潘西的非常英勇的叛徒了。我是威尔士亲王;潘西,你不要再想平分我的光荣了吧:一个轨道上不能有两颗星球同时行动;一个英格兰也不能容纳哈利·潘西和威尔士亲王并峙称雄。
霍茨波 不会有这样的事,哈利;因为我们两人中间有一个人的末日已经到了;但愿你现在也有像我这样伟大的威名!
亲王 在我离开你以前,我要使我的威名比你更大;我要从你的头顶上剪下荣誉的花葩,替我自己编一个胜利的荣冠。
霍茨波 我再也忍受不住你的狂妄的夸口了。(二人交战。)
     福斯塔夫上。
福斯塔夫 说得好,哈尔!出力,哈尔!哎,这儿可没有儿戏的事情哪,我可以告诉你们。
     道格拉斯重上,与福斯塔夫交战,福斯塔夫倒地佯死,道格拉斯下。霍茨波受伤倒地。
霍茨波 啊,哈利!你已经夺去我的青春了。我宁愿失去这脆弱易碎的生命,却不能容忍你从我手里赢得了不可一世的声名;它伤害我的思想,甚于你的剑伤害我的肉体。可是思想是生命的奴隶,生命是时间的弄人;俯瞰全世界的时间,总会有它的停顿。啊!倘不是死亡的阴寒的手已经压住我的舌头,我可以预言——不,潘西,你现在是泥土了,你是——(死。)
亲王 蛆虫的食粮,勇敢的潘西。再会吧,伟大的心灵!谬误的野心,你现在显得多么渺小!当这个躯体包藏着一颗灵魂的时候,一个王国对于它还是太小的领域;可是现在几尺污秽的泥土就足够做它的容身之地。在这载着你的尸体的大地之上,再也找不到一个比你更刚强的壮士。要是你还能感觉到别人对你所施的敬礼,我一定不会这样热烈地吐露我的情怀;可是让我用一点纪念品遮住你的血污的双颊吧,同时我也代表你感谢我自己,能够向你表示这样温情的敬意。再会,带着你的美誉到天上去吧!你的耻辱陪着你长眠在坟墓里,却不会铭刻在你的墓碑之上!(见福斯塔夫卧于地上)呀!老朋友!在这一大堆肉体之中,却不能保留一丝小小的生命吗?可怜的杰克,再会吧!死了一个比你更好的人,也不会像死了你一样使我老大不忍。啊!假如我真是那么一个耽于游乐的浪子,你的死对于我将是怎样重大的损失!死神在今天的血战中,虽然杀死了许多优秀的战士,却不曾射中一头比你更肥胖的牡鹿。你的脏腑不久将要被鸟兽掏空;现在你且陪着高贵的潘西躺在血泊里吧。(下。)
福斯塔夫 (起立)掏空我的脏腑!要是你今天掏空我的脏腑,明天我还要让你把我腌起来吃下去哩。他妈的!幸亏我假扮得好,不然那杀气腾腾的苏格兰恶汉早就把我的生命一笔勾销啦。假扮吗?我说谎,我没有假扮;死了才是假扮,因为他虽然样子像个人,却没有人的生命;活人扮死人却不算是假扮,因为他的的确确是生命的真实而完全的形体。智虑是勇敢的最大要素,凭着它我才保全了我的生命。他妈的!这火药般的潘西虽然死了,我见了他还是有些害怕;万一他也是诈死,突然立起身来呢?凭良心说,我怕在我们这两个装死的人中间,他要比我强得多呢。所以我还是再戳他一剑,免生意外;对了,我要发誓说他是被我杀死的。为什么他不会像我一般站起来呢?只有亲眼瞧见的人,才可以驳斥我的虚伪,好在这儿一个人也没有;所以,小子,(刺霍茨波)让我在你的大腿上添加一个新的伤口,跟着我来吧。(负霍茨波于背。)
     亲王及约翰·兰开斯特重上。
亲王 来,约翰老弟;你初次出战,已经充分表现了你的勇敢。
兰开斯特 可是且慢!这是什么人?您不是告诉我这胖子已经死了吗?
亲王 是的,我看见他死了,气息全无,流着血躺在地上。你是活人吗?还是跟我们的眼睛作怪的一个幻象?请你说句话;我们必须听见你的声音,才可以相信我们的眼睛。你不是我们所看见的那样一个东西。
福斯塔夫 那还用说吗?我不是一个两头四臂的人哩;可是我倘然不是杰克·福斯塔夫,我就是一个混小子。潘西就在这儿;(将尸体掷下)要是你的父亲愿意给我一些什么封赏,很好;不然的话,请他以后碰到第二个潘西的时候,自己去把他杀死吧。老实告诉你们,我希望我这一回不是晋封伯爵,就是晋封公爵哩。
亲王 怎么,潘西是我自己杀死的,我也亲眼看见你死了。
福斯塔夫 真的吗?主啊,主啊!世人都是怎样善于说谎!我承认我倒在地上喘不过气来,他也是一样;可是后来我们两人同时立起,恶战了足足一个钟头。要是你们相信我的话,很好;不然的话,让那些论功行赏的人们担负他们自己的罪恶吧。我到死都要说,他这大腿上的伤口是我给他的;要是他活了过来否认这一句话,他妈的!我一定要叫他把我的剑吃下去。
兰开斯特 这是我所听到过的最奇怪的故事。
亲王 这是一个最奇怪的家伙,约翰兄弟。来,把你那件东西勇敢地负在你的背上吧;拿我自己来说,要是一句谎话可以使你得到荣誉,我是很愿意用最巧妙的字句替你装点门面的。(吹归营号)喇叭在吹归营号;胜利已经属于我们。来,兄弟,让我们到战场上最高的地方去,看看我们的朋友哪几个还活着,哪几个已经死了。(亲王及约翰·兰开斯特同下。)
福斯塔夫 我也要跟上去,正像人家说的,为的是要讨一些封赏。给我重赏的人,愿上帝也重赏他!要是我做起大人物来,我一定要把身体长得瘦一点儿;因为我要痛改前非,不再喝酒,像一个贵人一般过着清清白白的生活。(下。)

第五场 战场上的另一部分
     喇叭齐鸣。亨利王、亲王、约翰·兰开斯特、威斯摩兰及余人等上;华斯特及凡农被俘随上。
亨利王 叛逆总是这样受到它的惩罚。居心不良的华斯特!我不是向你们全体提出仁慈的条件,很慷慨地允许赦免你们的过失吗?你怎么敢伪传我的旨意,虚词谎报,辜负你侄儿对你的信任?我们这方面今天阵亡了三个骑士、一位尊贵的伯爵,还有许多卫国的健儿;要是你像一个基督徒似的早早沟通了我们双方的真意,他们现在还会好好地活着的。
华斯特 我所干的事,都是为我自己的安全打算;我安然忍受这一种命运,因为它已无可避免地临到我的头上。
亨利王 把华斯特和凡农两人带出去杀了;其余的罪犯待我斟酌定罪。(卫士押华斯特、凡农下)战场上情形怎样?
亲王 那高贵的苏格兰人道格拉斯因为看见战局不利,英勇的潘西已经殒命,他手下的兵士一个个无心恋战,只好跟着其余的人一起逃走;谁料一个失足,从一座山顶上跌了下来,身受重伤,被追兵擒住了。道格拉斯现在就在我的帐内,请陛下准许我把他随意处置。
亨利王 可以可以。
亲王 那么,约翰·兰开斯特兄弟,你去执行这一个光荣的慷慨的使命吧。去把道格拉斯释放了,不要什么赎金;他今天对我们所表现的勇气,已经教训我们即使从我们的敌人那里,像这样英武的精神也是值得我们钦佩的。
兰开斯特 感谢殿下给我这一个荣幸,我就去执行您的意志。
亨利王 那么我们剩下来的工作,就是要分开我们的军队。你,约翰我儿,跟威斯摩兰贤卿火速到约克去,讨伐诺森伯兰和那主教斯克鲁普,照我们所听到的消息,他们正在那儿积极备战。我自己和你,哈利我儿,就到威尔士去,向葛兰道厄和马契伯爵作战。叛逆只要再遇到像今天这样一次重大的打击,就会在这国土上失掉它的声势;让我们乘着战胜的威风,一鼓作气,继续取得我们全部的胜利。(同下。)



注释
圣十字架日(Holy-roodday),九月十四日,罗马教徒之祭日。
拦路行劫的强盗。
米迦勒节(Michaelmas),九月二十九日,纪念圣米迦勒之节日。
亚迈蒙(Amaimon),中古时代传说中的一个恶魔。
玛利痕姑娘(Maid Marian),是往时一种滑稽剧中由男人扮演的荡妇角色。

 
 
上一页 目录页  
创建时间:2009-12-28
 
Power by SaoHu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