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扫花网留言区与网友互动交流!
首页 > 论坛
月下疏影

新手上路

发帖数1

注册日期2020-01-02 17:26:10

最后登录2020-06-15 11:11:38

加关注

阅读:287 | 回复:0我不是酒鬼

发布于:2020-06-10 15:33:46

我不是酒鬼


       我不是酒鬼,可是人们喜欢把我称作酒鬼,确实一日三餐,至少我有两餐都是捏着酒瓶子的。有时候我一天只吃两餐饭,或许是一餐,吃饭我是没有规律的,喝酒也没有规律。但只要我能够吃下东西,酒必定是要喝的。

       自古以来就有人说:“酒养人、水养神、饭吃不吃都行,不到天亮不回魂。烟续命  酒续魂、神仙只是闻气气,烟酒到时总销魂。无论是烟酒,还是饭食,神仙都只是吸了口气,而我是真真切切吃进肚子里,融入身体,滋养着灵魂。

       挑一瓶合适的酒,带着合适的心情坐在窗台上,如果有月光,就再好不过。没有,也没关系,雨,它可以自由地落,花也可以选择适合的心情凋谢或者开放。而我,只适合喝酒,在不为人知的夜里,看本我与自我一同举杯,诉说着伤心的往事。我知道我是劝不住他们的,那么随他去吧!我乐得个清闲自在,听听夜敲打更漏的钟声,闭目养神。

       我时常想到犯醉,却越喝越醒,我的灵魂不足以对抗酒精,我无能为力。我只想体验一下那种喝醉酒的感觉,是昏昏沉沉地睡去还是糊糊涂涂地不知所措,不知道谁是谁包括我自己。我想我是不会耍酒疯的,因为我很平静,世间也没有让我耍酒疯的爱恨情仇。那么席地而睡吧,只要找个角落把灵魂安置就行。

        有梦或许是好的,我却没有梦到过你,也许有过,也许忘了,记忆里竟寻不到蛛丝马迹。也可能是我还不够醉的缘故,那么,继续喝吧!也许有一天真能梦到你,让我有提笔的力量,画出你的容颜。

        世事变迁,唯家里小酒不断,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其实,江小白,小糊涂,牛栏山……也都出现过,他们都归杜康管。我反复叨念着这句话,久之便成了我的至理名言。

       我清醒地知道你的那个地方叫永远,从此再不回来。送你,我是不愿去的,却又不得不去送你,因为没有人可以代替。你闭上的眼睛重新睁开,这最后的世界再与你无关,从此,你只活在我心里,让我为你伤、为你痛、为你唤、你却再无法回来。

       青岛没有倒,雪花也没有飘,我也无法陪你勇闯天涯。也许是酒的纯度不够,或者是精度不高。我尝试着把红的,白的,啤的掺合在一起,我就是想尝尝这种五味杂陈的味道,可是我再怎么也找不到最初的感觉。

        我走进厨房,想做一碟下酒的菜。却发现那些食材好象都长了腿偏离了我的视线。只有角落里的那几枚洋葱安静地陪在我身边,等着我发现。好吧!就是它了,我剥去那干枯的表皮,看着里一层一层的紫红色的果肉,这东西居然比酒还辣眼睛。也好,就让泪水荡涤我的忧伤吧!我不想再回忆了。

         我的目眶再也储不下多余的水份,伤心终于决堤,那温温热热的液体滑过脸颊经过下颌,最后流进了我的脖海湾,今夜我不想回去。

你又来了,一遍遍勾起伤心。

       醉了吗?我没有,我还是我,你还是你,这两条相邻的平行线再无法相交了,怎么可能呢?我们存在于两个世界。

         我伸出手去扶住旁边的墙,我怕它倒去,因为墙的那边还有许多小生灵,我不愿它们死去,它们应该还有生命或者爱情。小树怎么会自己走了呢?怎么就不等我了,我没有撵你们,你们带着我究竟是要去哪里?

         没有回答,小树不会说话,墙也不会。

         我坐在黑夜里,看着别人家窗户里亮出的灯光,又一盏盏地熄灭,他们该入梦了,我却丢失了睡眠。

雄鸡破晓,鸟鹊争鸣,一缕曙光打破城市的宁静,卖早点的小贩将声音拉得老长,生怕错过每个早起的人们。

          咕噜咕噜,肚子唱起了空城计,昨夜的饭还在冰箱里,剖开的洋葱躺在案板上,剖面已经发黑,它已死去多时。


首 页上一页下一页尾 页  共0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