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社区!
首页 > 论坛
春在垄上

新手上路

发帖数1

注册日期2015-06-14 09:04:32

最后登录2017-05-10 13:47:51

加关注

阅读:451 | 回复:0一个平民的北京旅游

发布于:2017-04-22 09:50:00

一个平民的北京旅游

对于我来说,北京啊,北京,那是我向往了半生的城市。

00九年春,我们学校把旅游的地点选在了北京。谁会知道,这个决定,对于领导来说,无异于打不打朝鲜战争,因为学校没钱啊!过去,我们去过宜阳花果山,焦作青天河,登封少林寺,鲁山石人山,确山博山湖,栾川鸡冠洞、、、、、、还到过哪些地方呢?呵呵,我实在想不起来,并不是我记性差,仅此而已,没出过河南省呢。的确,在近二十年的教师生涯中,我换了七、八个学校,可旅游的地方屈指可数,并且不是看山,就是看水,就像上山打游击。对于我们农村人来说,这些司空见惯的东西可以说不是风景,只不过山有大小,水有清浊之分而已。乡村老师幻想的是广州、上海、青岛、、、、、、呵呵、青岛、、、、、、想起来了,前几年,中心校的领导好像已经去过了,还有校长们,听说海鲜好便宜呢!羡慕,人家是去考察的呀!

这次,领导体察民情的英明决策,对于我们这一群平民-----人民教师来说,无异于惊天好消息。

我也一样,心里很甜蜜。

有人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天安门。记得小的时候,我们经常唱的歌曲就有一首《我爱北京天安门》,小学课本里也有插图、、、、、、那时就想,天安门是什么样子呢?家长也鼓励我们,好好上学,长大去北京。可我考的是师范,上学在小城,工作在乡村,一切皆是梦想啊。哎,一晃二十年,看的图片有很多,天安门的形象更清晰了,不过,还是水中看月,雾中看花啊,因为有的照片看上去就像座南朝北,虽然我知道是坐北朝南。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近几年,我常想一个平民去趟北京就如同建功立业。在我们村子里,有多少人没去过北京啊。并且,有的人永远也不可能去的。正是这个原因,有几个“老教授”还带上了土里土气的农村妇女,呵呵,当然,那是他们的老婆。很遗憾,有几个当时没给家属报名的老师,因为旅游大巴座位有限,只好忍痛割“爱”了。

我带的是一个六岁顽童----我的儿子。老婆已经随单位去过一次北京,不想让儿子去,怕孩子受舟车劳顿,说是没啥看。可我,希望孩子见见真实的北京。老婆的态度似乎较坚决,带上儿子洗澡去了。无奈,我也随后出了门,在洛阳-----界首公路边等车。暮春中午,天有点热。早已到达的老师们,家属们,躲在墙角凉快。等了一会,一辆旅游大巴从汝州方向疾驰而来,很明显这是我们本次的旅游专车。到了人群跟前,缓缓而停,大家簇拥而上,虽是老师,亦各不相让。上去了很多人了,车门口下面的我突然发现了刚才去洗澡的儿子和妈妈正从澡堂出来,我赶忙呼唤,他们过来了。此时,老婆问儿子:“想去吗?”儿子不置可否,我说:“去吧!有好多小孩呢!”便抱着孩子上了车。

这是一辆卧铺车,上下两层。在司机的要求下,我们在车门口将鞋子脱掉,掂在手。,已有很多人在车上,前面上下铺都满了。我只好带着孩子,弯腰低头,往车尾走。左右环顾中,发现了小铺一个空位,在倒数第二排,一个家属用脚蹬着铺位。我边说让一让,边让儿子坐在这个地方。人家很不情愿地让开了,不过,嘴里说:“这是我们占的,你上上面吧。”我说:“唉,要不是小孩,我就上去。”恰在此时,她老头儿喊她,让她上前面上铺,那是一个可以看车载电视的好地方。于是,便欣然规往,我们的纠纷也就戛然而止。这是卧铺车,有现成的被子,儿子坐在宝座上,我就把报纸铺在过道上,虾米一般躺下。

这时候,有人把几排酸奶递给我,说是孩子他妈买的。我心里想,多此一举,北京啥东西没有啊。

该上的人都上来了,车上的人也都坐好了。 在司机和校长的应答声中,在满车人噪杂的叫嚷声中,车子缓缓掉头,尔后,向汝州方向疾驰而去。

此时,车厢里好像安静了许多。我拿出手机,一看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半,十多分钟的时间,车子已行出二三十里,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我给老婆发了个短信:已到湾子(村庄),将到汝州。

专车速度就是快,一眨眼,到了汝州。从西环路向北,是登封。是的,我们将取此捷径,直达郑州。

车窗上满是垂涎的雾水,不知什么时候,天已暗了下来,外面的景物一点也看不见,似乎只有模糊的灯光。我是多么想看看沿途真实的景物啊,不过为了赶时间,也为了白天看北京,我们只能在夜间赶路了。

2009312凌晨,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颠簸,我们乘坐旅游大巴,自河南汝州来到了首都北京。

车窗外,灯火阑珊,我们初识了古都的容颜;大街上,凉风习习,我们嗅到了醇厚的气息、、、、、、半辈子了,我终于来到了首都北京,哦、不,是一个光荣的人民教师终于来到了北京,哦,还有一个小家伙也很高兴,那就是我的儿子,一个七岁的一年级小学生、、、、、、

先看升旗,这是导游的安排。可是,导游好像忘了让我们去厕所方便,我们在朦胧的晨曦中四处乱撞,终于找到了天安门广场东边的一个地下厕所。从厕所出来,到达广场时,人已经很多了,黎明前的黑暗中,武警在忙碌着。为了看国旗,我成了儿子的座骑,不过,庄严的国旗离我们很远很远,身在现场,却如同在看电视。有个年轻人,似乎是越过了武警的界线,被一个卫士叫到广场远处谈话、、、、、、散场时,我看到了闻名于世的广场垃圾,也看到了一位清扫垃圾的老伯伯。

看完升国旗,天已经亮了,导游小姐说要带我们吃早餐。上车不久,车就停了。我们鱼贯而下,然后在一家餐馆外排队。一个旅游团站一纵队,齐刷刷十来队。从下车时算起,等了近一个小时,我们这些“十六号”食客集团终于在吆喝声中鱼贯而入。里面的仿古布置使我们眼前一亮,呵呵,别高兴,看桌子上还乱糟糟地放着几个小碟,碟里小菜若有若无。我想,这是前客吃剩下的吧,正想问时,稀饭已被服务生端来,并告知菜已摆好,可以就餐了。也许大家饿得太久的缘故,桌子上的东西还是被大家一扫而光。餐毕出来时,外面还有舞龙般的队伍在等待。经过一个卖煎饼的摊贩身边时,他说:来一个吧。我们不要,他不屑地说:“哼,河南人、、、、、、”想想刚才他被城管吓得到处躲的模样,我们没同他计较,只是心里想:河南人怎么了?

不管吃什么,反正不饥了,大家精神变得好了。在年轻的不怎么时髦的小个子北京女导游的带领下,我们从一座孤零零的古楼右侧经过,径直向北,渐渐地看到了毛主席纪念堂、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此时,我们方才明白,又一次到了天安门地区。不过,今天不能在广场观光,因为当天要在广场举行国际长跑节开幕式,搞了戒严。我想,实在太遗憾了:今日不能一瞻伟人遗容,不知下一次将会是驴年马月!路边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我们在卫士们严峻目光的注视下,向天安门走去。

远远的,我们就看到了天安门。经过地下通道,我们随着人流继续向前。没有人多说话,不过动作却是一致的-----抬头、仰望、脚步不停、、、、、、、人群密度越来越大,照相的人越来越多,天安门愈加高大。在离天安门不远的地方,导游联系的摄影师给我们拍了集体照,说是免费的,大家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切和想象中不一样,天安门城楼并不高大。不过,新鲜感和神圣感油然而生。我想,这就是皇帝生活的地方啊!也难怪,门就有一大砖头厚。摸着门上的大铜钉,心中仅有一个感受: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进了天安门,是一片开阔地。打眼望去,前面有一个小商店。儿子似乎也发现了,哼哼唧唧地说:“我要----冰糕-----”一问,好贵啊,算了吧,忙给儿子说好话,找了许多不敢吃冰糕的的理由,方才平息风波。

随后,我们全都聚集在午门下面。这是一个检票的地方,如同一个瓶颈。三四十分钟的时间,我们却度日如年,因为好几个人急着上厕所。等啊等,终于该我们进了,刚才蹲在地上,如俘虏一般蹲在地上的人们连忙站了起来,然后又挤挤挨挨地进到了里面。不过,大家不是一直向前,却向左手方向拐去。呵呵,不用猜,上厕所呗!里面人真多啊!下饺子一般。撒尿还好,一分钟完事。拉屎就麻烦,在人林中蹲上三五分钟,出来裤子鞋子都会被溅湿的。我刚出来时,一件奇事发生了:估计是女厕茅坑不够用,一位女士,半老徐娘,急不可耐,嘴里喊着“对不起、对不起!”不管不顾地闯进了男厕所,男士们都大声抗议“出去、出去!”回头看时,那女的并没有出来,也许那一刻是她一生最舒服是时候,那一刻是她破釜沉舟一般的最得意的胜利!

外面依旧空旷,游人三三五五,一路向北。太和殿前,人山人海,大家对皇帝的金銮宝座颇感兴趣。望了一眼,继续前行,中和殿下,儿子兴奋地趴在地上打起了车轮。匆匆而行,不一会儿,到了一座假山前,海参鱿鱼一般,同行者说前面就是神武门。出门回望,但见“故宫博物院”几个大字,熠熠生辉。不怕看官笑话,以前讲黄传惕的《故宫博物院》时,总搞不明白“故宫”和“故宫博物院”有何异同?此时,恍然大悟!

站在护城河边,眼睛略略发涩。远处的景山郁郁葱葱,那是崇祯皇帝落难之处,白头吊古风霜里,老木苍波无限悲。很想去那里看看,可集体行动,身不由己啊!

人齐了,我们便向下一个目标迈进--------颐和园!

驻车北京西郊的一个三岔路口,这里杂而不乱,略带农村荒野的气息,或如乡村集市,没有了帝都的威严。餐毕,在导游的吆喝声中,我们一行离开路边小饭馆,匆匆行至颐和园北大门,后鱼贯而入。里面一片自然风光,一座石舫,孤立水中,游客依次与之合影。昆明湖边,凉风习习,惬意极了!放眼望去,碧波荡漾,一望无际。顺着万字长廊,来到佛香阁下,望去似乎遥不可及,也是一派庄严气息。后,又观看了仁寿宫、垂帘听政宫,赶路一般地来到了东门口,旅游大巴也在等候。

是夜,我们住在一个地下旅馆,喝到了一点热水,吃到了一顿饱饭,哦,还有一个鸡蛋。

第二天,每个人都早早醒来了。打听后,才知道今天要去长城。长城,The greatwall!  OMG! 多少年来,梦寐以求啊!

车辆七拐八拐,来到了一个地方,据说就是小汤山,非典时期非常有名的一个地方。导游说,按计划,有个购物环节。等啊等,等啊等,我们等了好半天,才让进去。每个团队,一个会议室,桌子上放一个河蚌,被解剖的样子,露出一个珍珠。一个主持人,给我们宣讲珍珠的妙用,极力推销他们的珍珠粉。果真有人买了好多。那是一个极大极大的购物场所,还有袋装北京烤鸭,我感觉吃的比用的重要,破破货买了两只。

买了东西,导游脸上露出了笑容。我们被带往长城。

一路狂奔,道路两边极干净整洁,天空碧蓝,哦,见到了北京蓝。一座李自成跃马挥刀的也在眼前一闪而过。近了近了,看到山了,远远望去,一座雄关矗立天地之间,天下第一关!

下了车,我们登上长城。游人如织,但每个人都是那么兴奋。不到长城非好汉,人们不顾擦去额上的汗珠,竞相站在好汉碑前留影。

长城高而陡峭,有人全力攀登,有人知难而返,我是后者。回到长城脚下,儿子颇感不快,说,人家都上到高处了,咱不上,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后买了一件纪念衫和一块10元的雪糕方才不说闲话。而我,站在居庸关的关口下,望着门缝外的古道浮想联翩,也许这里曾经是千军万马奔涌而出,征战不回的地方啊。

上完了长城,我们似乎该离开了。

经过市区,我看到了高架桥下的北京外国语大学的校门,看到了帝都的繁华,校长颇有感触地说,儿子要能在这里上上大学,买卖房子,找找工作该多好。他还敢想,我们这些无名鼠标,连想都不敢想。

风驰电掣,我们不知不觉又被带到了一个不知名字的地方,进去一看,又是被带来购物。奇妙的是,店老板竟然能说出彦张关庙这些老家的名字,说是我们家乡人,早年定居台湾,最近老婆刚生了个儿子,太高兴了,要给家乡人一点优惠。老板边说边把卷帘门落下来,显出颇为隐秘亲近的样子。有的人受宠若惊,买了一些项链之类的宝贝。回来给老婆一说,她显出鄙夷不屑的样子,说,和我们上次完全一样。呵呵呵,骗子还敢骗我们河南人。

也许是买的东西有点少,不太漂亮的北京导游一直不让我们离开,有个北京男子还说出一些难听的话。等等等,等得我们校长生气了,说是要投诉他们。校长的话是有底气的,据说,他有个少年好友在北京锦衣卫处当差,高马玄衣,手执飞鱼刀,似乎天不怕地不怕那种人。一通牢骚过后,不知怎么的就说通了,我们可以离开了。

乌拉,来时我们是多么期待;离开,我们又是多么愉快。怎么没有一丁点留恋的意思呢。

一路南下,又在黑暗中奔波。第二天清晨,我们终于又回到了家乡,不过心情忽然黯淡起来,两天的繁华如过眼烟云,一切又那么荒凉啊。

北京之行,恍然若南柯一梦。

 

首 页上一页下一页尾 页  共0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