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惊天医术》
本章来自《活着的意义》 作者:锦梅园林
发表时间:2020-09-16 点击数:17次 字数:

  一

  陈金刚与侄子陈二杆子,拉着死狗一样的星星村村长汪定灰到了星沟镇镇医院,晚上当班的吴医生立即给他的身体方面做了全面的检查。陈金刚与二杆子在外面等消息。

  “你们的汪村长心跳缓慢,情况严重,必须立即送县医院抢救,耽误不得。”经过仔细检查后,从检查科室里出来的吴医生深色凝重的告诉他们说。

  “你家什么样的猫尿把我当家的喝成这样?你明知道他身体不好,也不拦着点。今天这事情我非跟你没完。”就在汪定灰检查的时候,接到陈家庄人的报信,急匆匆从家里火急火燎赶过来的汪村长老婆马蜂窝黎英对着陈金刚大骂道。

  “婶子你先也别着急。汪村长酒到没有喝多少,是匡主任与房副村长因喝酒起了冲突打起架来,汪村长拉架被误打一拳才弄的如此结果。大家都脱不了干系,这一桌子喝酒的所有人都要承担责任的。”吓醒了酒的二杆子嘴还灵巧些,忙对着马蜂窝黎英解释道。陈金刚遇到这事情早也吓丢了魂,闷闷地不敢应答。

  “是的是的,我们愿意承担责任,我们大家都会承担责任的,嫂子,你消消气,我也不是故意的,现在很后悔。”事后也赶来的房藏金说道。

  “你当时要冷静一点,让我一句,我们也就不会打起来了。你哪里会伤着汪村长?”治保主任匡吉中责怪起房藏金副村长来。

  “你咋不先让我一句?你要忍一忍我会打你?”房藏金反唇相讥,毫不相让。

  “大家都别吵了,赶快想办法吧。我们医院小,汪村长的病治不了,保命要紧,你们赶紧送县医院去吧,要是去晚了可能会性命不保。”吴医生再次催促着他们。

  “嗯嗯,是的,是的,赶快送县医院去,挂急症。路费我来掏。”房藏金愧疚地说。

  “我们院里有一辆吉普车,让司机小张开车去,快些,李镇长的老岳父病了用一下车,还要什么钱啊。”医院的胡院长见状赶紧说道。

  于是众人又七手八脚地把半死不活的汪定灰村长抬上医院里的吉普车。他老婆黎英又急忙把带来的被子给他盖上,呵护着她的老公,跟着车子一起心急火燎的往县医院赶去。

  二

  木阴县人民医院急诊科检查后给出的意见也是非常严重。必须立即治疗。随即给他们登记并安排了高级病房。并组织专家商讨医治方案。他们都是一些三四流的医生,对于这样的病情遇见过没治过。商讨来商讨去也没拿出什么可行的方案。

  “老汪这个病如果按常规治疗效果不大,唯一能彻底治疗就是换心脏。这可是一项大手术,凭我们医院的实力是做不了的,除非是省城人民医院的一流心脏专家贾哄仁博士。可是他二天后才能来我们医院例行检查坐诊。我们目前所能做的只是观察老汪村长的心脏跳动情况,做好手术之前的一切准备,等待贾专家前来会诊再做最后的决定。”主治医师王大牛发言道。

  难熬的二天终于过去了,大约上午九点多种,心脏专科主治医师王大牛站在医院里的停车场上,准备接待贾博士的到来。不一会儿一辆屎壳郎一样的甲壳虫牌黑色轿车停在医院的停车场上,跟班兼司机打开车门,穿着西服洋装打着领带的带着眼镜的贾哄仁博士出现在广场上。

  “欢迎贾博士光临我院会诊。我院有一例重要病人,等贾老师专业会诊。”王大牛上前与贾博士握手寒暄后说道。

  “好嘛好嘛,我等会看看是什么样的情况。一般的心脏病我看看就知道了,目前我还没有遇到不能医治的病例。”贾哄仁博士有点吹嘘地说道。

  “是啊是啊,贾老师的经验够学生学一辈子的,希望能跟贾老师学点真本事,也是学生的福气。”王大牛吹捧着说。

  贾博士换上了白大褂,带上了白色的卫生帽。在他的学生王大牛带领下去病房看望他的病人。

  “这是我们从省城请来的医学博士贾医师,心脏专科专家。是我们专程请来为你看病的。”王大牛医师对汪定灰说。

  “什么?假医师?你们头脑没有毛病吧,弄个假医师来给我看什么病?开什么国际玩笑?”汪定灰一听激动得差点从病床上跳起来,脸上一脸狐疑又有点不满地说。

  “我只是姓贾,不是你说的那种假,你看过红楼梦没?我与里面的贾宝玉是同姓。”贾哄仁博士呵呵笑着一边解释一边安抚着病人。

  汪定灰这才恍然大悟,自己理解偏差弄了个大笑话。

  “人家贾医师是心脏专科的博士,是我国有名的心脏专家,在美国英国都留过学。资历很深,名气很响,你遇到他,真是祖上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旁边的王大牛解释说。

  “我说老贾,你他妈的姓什么不好?偏偏要姓贾,真是的。”汪定灰带着有点责怪的口气说。

  “我老岳父是农村人,在家又长期当村长,说话比较冲,他就这鸟性格,贾博士您别往心里去。”李安一看汪定灰说话冲冲的,赶紧给贾专家赔罪.

  "没事,没事,一个村野蛮夫,我不会与之计较。"贾博士微笑着回击道。

  贾博士仔细询问了汪定灰平时的生活习惯,作息时间,饮食习惯,汪定灰都一一告知。又调出所有检查的资料仔细审阅后,专门开了个病情研讨会。

  “征得家属同意,换心脏,这是最好最有效的治疗方法。但是换心脏是一件非常大的手术,我要亲自主刀,你们除了提供麻醉医师外,别的手术人员我必须亲自指定。按老规矩,手术所产生的利润与医院五五分成。”在汪定灰村长的病情会诊讨论会上,最后贾专家大手一挥一锤定音。

  三

  “要做换心脏手术?把心脏挖出来再重新换一个?那还能有个活命吗?吓死个人了,我不干。这他娘的不是要我的老命吗?我现在日子过得挺舒服的,才六十岁不到的人,你们就想生着法子整死我?都按的什么心嘛!”汪定灰有点激动有点不满又有点不安,耐不住性子责怪起来。

  “不是爸爸,你理解偏差了,医院检查出你的心脏出了很大的问题,已经不能正常运转了,整个坏掉了。这样做是把那颗早也坏掉了的心脏拿掉,重新再给你换一个好的健康的心脏,是让你多活几年呢,能更好的享受美好的生活啊。”大女婿李安李镇长在旁边安抚并劝解道。

  “难道不换心脏我就会死吗?好害怕,那疼死人了,真的吓死人了,那还要花上一大笔钱吧。”汪定灰心有余悸的说到。

  “是要花很大一笔钱,但是你的心脏发作是房藏金误打引起的,也是在陈家喝酒引起的,他们都脱不了干系,还有一起喝酒的那八个人,哪一个都得出点血。你以前心就坏了,不换活不了多长时间,不如趁现在这个机会早点给换了。赶早不如赶巧,要是以后再换,那只有自己掏腰包的份了,再说现在手术都是打了麻醉药的,一觉醒来什么都过去了。不知道疼的,现在医术高明着呢。”女婿李安在一旁耐心的劝说着。

  “那就换吧,只要能保我这条老命,花就花吧。反正这些年我也捞了不少外快,关键时刻还是保命要紧。”在生死面前,求生的本能让汪定灰只能同意做换心脏手术。

  “汪村长,你放心,你要相信我的医术,这样的手术对我来说只是小儿科,出不了什么问题,我保你健健康康长命百岁的。”前来看望病人并与病人沟通的贾博士用手拉着汪定灰的手说道。

  “那就今天做吧,越早越好,村里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我回去处理呢,我是一村的头,离了我哪能成啊。”汪定灰催促着心脏专家贾博士。

  “目前不行,只还需要准备一段时间,还要观察一阵子,还要找到可靠的心脏源才能手术。你也不要急吗。”贾博士微笑着说。

  “谁说我没钱?干了这些年的村长我能没钱?要多少钱?等会让家里人拿来先交上去,手术早点做好了。”汪定灰把贾博士说的目前误解成了没钱,医院不给做手术,急切的辩解到。

  “爸爸,你误解了,贾医师说的目前是眼下,就是现在的意思,不是你说的没钱,你就别瞎说了,尽出洋像。”大女儿汪雅有点埋怨父亲说。女婿李安在一旁忍不住裂开嘴偷笑。

  四

  在王大牛的办公室里,关上了门。贾博士与王大牛商讨着汪定灰换心脏手术的事情。

  “我看了汪的所有检查的资料,资料显示他的心脏病并不是很严重,根据我询问得知他的饮食作息时间与活动规律,他的身体是没有问题的。”贾博士说。

  “那就不需要给他换心脏了?在这里疗养一阵子就让他回去?”王大牛望着老师贾博士疑惑地说。

  “你想活的舒服些吗?你有足够的钱才能活的有生有色的,你在医院里也干了有些年头了吧?你奖金拿了多少?医院的利润有多少?你只有为医院创收,有了明显的绩效,院长才能赏识你,重用你,提拔你。现在不是你做菩萨的时候,尤其对这些有钱有油水的病人。”贾博士开导自己的学生王大牛。

  “明白了,老师,我这才知道生姜还是老的辣,难怪你拥有私人高级别墅,高级轿车,背着师娘养着小三,过着那神仙都羡慕的生活呢,我得好好琢磨一下,不能再向以前那样浪费时光了,有钱才能活的更好,活着才更有意义。”王大牛与他的贾老师对视一下,都会心地笑了。

  “那这手术怎么做?望老师指点迷津。”王大牛望着老师,神情崇敬而专注。

  “这好办,找到心脏源后,手术照常。......”贾博士如此这般咬着学生王大牛的耳朵传授他的独门医术绝技。王大牛心领神会如鸡啄米似的不住点头。

  “老师,你是我一生中最佩服的导师,我彻底服了。不费吹灰之力不但解决了病人的问题,钱财也大把大把的赚进了腰包。你虽不是亲父胜似亲父。你给我指明了一条生财之道。”王大牛激动地拥抱着自己的导师。

  时间过去了三天,任然没有找到心脏替换品。这手术到底怎么做呢?这边急坏了两个人,汪定灰与贾博士。所有病人都怕吓,贾博士说汪定灰的心脏也彻底坏掉,必须换心脏他才能继续地活下去。这一吓,汪定灰就有点心神不宁,感觉心脏很不好,很着急,巴不得贾博士早点把他那坏掉的心脏给换了,好重新生活。这边的贾博士发愁的是心脏源难找,到哪里去找呢,这段时间没有病人捐献心脏,总不能去摘一个好人的心脏来吧,也着急的很。

  “汪,汪汪,汪,汪汪。”家属院子里拴着的一条大黑狗对着外面来来往往的过路人狂吠着。

  “有了。”贾博士一拍大腿。真是名利双收的好机会。

  他马上通知医院做好手术准备。并对媒体发出要用健康的狗心脏换下病人的坏心脏,这一惊天医术将会震动整个医学界。说不定明年的医学诺贝尔奖金就会轻易到手了。

  五

  “给我换一条大黑狗的心脏?不成不成。”汪定灰一听贾博生要用一条黑狗的心脏做替换品,顿时像付了足量的摇头药。

  “我保你健康,保你变得比以前还强壮。一个人的心脏强大了,他的身体就会跟着强大。我也对媒体公布了要用一条黑狗的心脏换下病人的坏掉的心脏了,有媒体的监督你还害怕什么?如果你在手术中出了什么意外,我多年行医的金子招牌不是就被砸了?我对别的病人手术前需要家属或者病人本人签字,手术出现意外概不负责,你的这个手术我都不要你们签字,如果手术出现跟刀走的意外情况,我愿意赔偿你们二十万元的损失。而你们这个手术费用连药费在内也就大约在八千元左右吧。起码心脏源很便宜,一条大黑狗买下来顶多也就一百来元不到。这事情看起来也挺合算吧,你们好好合计一下吧。我没有把握不会做这个庄严承诺的。”贾博士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的个乖乖,八千元?这么吓人啊,一个农民干一天活也不挣几元钱,这八千元是笔不小的开支呢。贾医师您的手术费能少点不?这样吧,您要是能给控制在六千元,这手术就做了,真的要花八千元,我就是死了也不做了。”汪定灰有点心疼钱。神情出现哀求的神态。

  “爸,你看人家贾博士医术多高明?都不要咱们签字画押都愿意给你做换心脏手术,说明人家有自信,有把握,还有啊,医院是不会与咱们讲价钱的,不就八千元吗,你做了这么多年的村长,四五千元应该能拿的出来吧,那些参加喝酒的人,八个人二千元应该能拿的出来了,剩下的我包圆了,就这样定了。能活下来才有意义,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女婿李安开导着岳父。

  “是啊是啊,能活下来才能过的更好。何况人家还愿意让媒体监督呢,真的出了问题人家还愿意赔偿咱们二十万呢,就不要心疼你那点钱了,财去人安乐。”大女儿汪雅再一旁接话道。

  “你个财迷鬼,你就盯着贾博士那二十万,想他失手是不?想你爹死是不?不孝女儿。”王定灰瞪眼对着大女儿生气地说道。

  “才不是呢,就算贾医师万一失手了,你去了西天极乐世界。赔偿咱二十万了,也是弟弟汪兵的啊,与我有什么关系,尽冤枉好人。”汪雅有点生气地争辩着。

  汪定灰想想也是这个道理,自己说话伤了女儿的心,于是感觉愧疚而低头不语。

  “就这样决定了,有这样的好事到哪里去找?贾医师能把你治好了,还干你的村支书,这点钱迟早会赚回来的。”儿子汪兵说。

  于是经过一家人慎重研究决定,他们终于同意了这场不同寻常的换心手术。

  六

  当天下午,在医院的大礼堂里贾博士召开了人兽心脏嫁接新闻发布会,各路记者都到了,□□短炮一起朝着贾博士的嘴边伸了过来。

  “贾博士,听闻你是我国医学界有名的神医,医术相当高明,有当代华佗赛扁鹊的美称。据说要用一条大黑狗的心脏替换病人坏掉了的心脏,这事情靠谱吗?”《春风日报社》采访记者首先发问。

  “经过我多年地深入研究,人畜同理,狗的心脏是可以通过手术嫁接到人的身上的,并在人的身上发挥着它的特有的作用,大家知道,心脏强了身体就壮,我敢打包票这将是一场完美的手术,这种手术对我来说只是小儿科而已。病人手术后将成为健康人,我也立下军令状,如不成功,我愿意成为当代马谡,愿意接受任何的处罚。”贾博士耐心的回答《春风日报社》的记者的提问。

  “贾博士,请问你说的人畜同理,就是狗的心脏与某些人的心脏是一个道理是吧?病人手术后也要定期服用排异药物吧?有这种药吗?贵吗?货源充足吗?”《抢的快新闻杂志社》记者提问到。

  “是这样的,手术后还是需要定期服用排异药物,我们也研制出最新的排异药,也批量生产,价格也不算太贵,普通家庭消费得起。”贾博士耐心稳重的回答《抢的快新闻》记者的提问。

  “贾博士,您是名医大家。这人兽心脏嫁接如果成功了,您会问鼎诺贝尔医学奖吗?成为世界医学界的巨人,成为我国医学界获得诺贝尔奖的第一人,您会有什么感想?能提前告知一二吗?”《传的远杂志社》记者再次尖锐的提问。

  “能不能获得诺贝尔奖,那就要看瑞典那帮诺贝尔奖评定员老头们的投票了。他们习惯打压我们东方人,这也正是我们东方面孔的人无法获得诺贝尔奖的缘故。但我希望这一悲剧不要再我身上重演。至于获奖感言嘛,现在公布得有点太早了吧?恕无奉告。”贾博士用手扶了扶他的眼镜回答道。

  各路记者们都争相拍照,闪光灯一闪一闪的,在贾博士的头上形成了不规则的光圈。

  “那是谁?那举手提问的是谁?你有什么问题要问?”贾博士指着一个站在后面的高高举着手准备提问的戴着深度近视眼镜的年轻人问道。

  “贾博士您好,我是《风传媒日报社》的记者。您是我最最尊重敬仰的医学界元老,您是否愿意在做人兽心脏嫁接手术的时候接受媒体的全程监督?如能够接受我们的全程监督,我对您能够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深信不疑。这人兽心脏嫁接全世界首列,如能获得成功,您必将为人类社会医学推动前进做出惊人的贡献。假如您这么大的贡献如果不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是不是很遗憾,那您该做出何种反应?”《风传媒日报社》记者提出一个更加尖锐的问题。

  “我可以接受你们的有效监督,从狗身上摘取心脏,你们可以全程拍照,但是病人开始手术的时候为了防止传染病毒,也为了能够专心致志的做手术,避免打扰。为了绝对安全。手术的时候肯定会把你们拒之门外。你们只在门外等候佳音就行了。至于不能获得医学上最高奖项,那肯定会有遗憾,我将会考虑把那些评定奖项而不作为的那帮外国老头告上国际法庭。不过我追求的不是金钱也不是名利,我追求的是全心全意为全世界人类的健康服务,那是我始终不懈的追求与使命。”贾博士稍微思考了一下回答道。

  贾博士话音一落,人兽心脏嫁接新闻发布会现场顿时爆发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七

  第二天八点钟左右,各路记者都到齐了。众目睽睽之下,在一名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狗主人牵出那条早已付过了钱的大黑狗。细看这条黑狗真的是健壮啊,一身黑毛油光发亮,精神抖擞,见到观看的生人不住的张着骇人的大嘴朝着观看的众人狂吠,幸亏狗主人稳稳的牵着狗链。假如挣脱了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成为这条恶狗的嘴下牺牲品。各路记者对着这条即将接受特殊伟大使命的黑狗不停地拍照。为了安全起见,狗主人抱住了狗的头部,麻醉师给狗注射了足量的麻醉剂。很快狗就软塌塌的倒下了。众人把狗抬上消毒过的简易手术台,贾博士熟练的打开狗的胸腔,摘取了狗的心脏。用消毒纱棉把黑狗心脏包裹起来,放进了盒子里。拎起盒子快步向另一个手术室走去。这一切全部在媒体的监督并全程录像拍照下进行。

  汪定灰此时也全身消毒并被麻醉师注射了足量的麻醉剂,早已熟睡般躺在高度消毒的手术台上。贾博士与他的学生王大牛换了消毒后的衣服鞋子,进了手术室,关上了门,把那些跟屁虫一样跟在身后拍照录像的一帮新闻记者统统关在了门外。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到了午饭的饭点,那些记者饿着肚子也不肯离开,唯恐错过了摄像拍照的好机会而影响自己的新闻报道。到了下午三点二十六分,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从上午九点半钟开始手术,到下午三点二十六分结束,手术进行了大约有六个小时才结束。维持秩序的保安分开众人开辟了一条安全通道。几个护士拿着吊瓶推着面如死灰的汪定灰向着特护室走去。各路记者逮住这难得的机会都在咔嚓咔嚓的拍照录像,留下这珍贵的一瞬间。拍完了病人后转身又冲向手术室围住还穿着手术服的主刀医生贾哄仁博士等一干人拍个不停。贾哄仁博士摘下手术头套以及白大褂与一帮医务人员摆出各种造型任由记者们拍了个欢。向各路记者与病人亲属展示了刚刚换下来的病人那颗坏透了的心脏,并同时发表了简短的演说:“人兽心脏嫁接手术非常成功,只要定期服用我们的最新研制的排异药物。不久病人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干体力活。让时间来检验我们的惊天医术。好了,太疲劳了,我们也该休息了。等合适的机会我们再接受大家的采访。”贾博士说完与众医务人员前去用饭休息。各路记者只好散去。

  第二天,各大新闻媒体都在报道了这一惊人的新闻。这一消息马上震惊了整个医学界。

  八

  三个月后,村长汪定灰身体痊愈,并定期按时按量服用贾博士研制的最新排异药。身体感觉比以前更强壮了。他感概的说:“这贾博士的医术真他娘的太高明了,用了一颗黑狗心就让我拥有第二次生命。这医术真他娘的绝了!”

  汪定灰做梦都想不到。贾博士并没有给他做真正的换心手术。那天在手术室里与他的弟子们休息了几个小时,只是在他胸前割了一刀等了几个小时就给重新缝合上了。给他吃的排异药也不是什么最新研制的良药,而是带有保健型的强肾药物。给各路记者以及病人家属所展示的那颗换下来的病人坏了的心脏是用刀割烂了变得血肉模糊那颗黑狗心,因此众人都被他用偷梁换柱的手法给糊弄过去了。贾博士只用了一个雕虫小技就赚了个名利双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锦梅园林
对《第五章《惊天医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