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穷人》
本章来自《活着的意义》 作者:锦梅园林
发表时间:2020-09-16 点击数:21次 字数:

  一

  四月十九号是岳部举的丈母六七,当地的风俗习惯是子女必须赶在六七之前给亡人烧纸送饭。俗称“迎七”。他们夫妻也与孩子舅陈金刚约好提前三天过去。由于爱人陈艳红与她妹子陈艳青有矛盾,姐妹俩也没有协商就各办各的六七饭菜。日期由孩子舅定在四月十六。农村有不成文的规矩,给亡人烧纸送饭不能过中午。岳部举与爱人就提前一天置办好了饭菜,天气还凉,也不用担心饭菜会坏掉。由于最近一段时间家庭开支挺大,使他家的经济更加困难。无力置办一桌能拿得出手的好酒好菜,就简单地弄了一盘猪肉,一盘红烧鲤鱼,一盘鸡蛋糕,一盘豆腐皮,一盘山芋粉皮。就这样也是东拼西凑东挪西借才搞起来的。他们觉得这些还不够,有点拿不出手,夫妻两人就商量着。岳部举说:“还缺一个菜,把我们家那只老母鸡杀了添置一个菜吧。”陈艳红虽然有点舍不得,但是知道这桌菜的重要性,又没有别的办法,就答应说:“也只能这样了。”于是夫妻二人就房前屋后的追赶着捉了自家唯一还在生蛋的一只老母鸡宰杀了,烧了一碗肥鸡,再包了一碗水饺煮了。这样一凑就正好是六菜一饭。为了防止夜猫馋狗来偷食。弄好了这一切放在筐子里盖好,岳部举又去村里的小卖部花了八元钱弄了一瓶芝麻香烈酒放在框子里准备停当,只等第二天出发去给岳父母迎头送六七饭。

  四月的天气也逐渐回暖,草儿也开始长得茂盛起来,岳部举推着破旧的自行车,载着装着酒菜的筐走在前面。他的爱人陈艳红手里提着纸匠人给扎好的铂纸钱箱子,里面装着纸元宝与纸铜钱。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路边不知名的野花五颜六色的盛开着,一个不输一个攀比般地争奇斗艳,散发着淡淡的清香,给枯燥的生活平添了一些情趣。他们沿着生长茂盛的麦田中间的一条蚯蚓一般弯弯曲曲的小道前行。一只野兔从前面不远处跑过,天空中两只小鸟叽叽喳喳的互相嬉闹着。他们无心欣赏这春的美色,心情沉重地向着目的地前行。

  二

  陈艳红的弟弟陈金刚与亲属早就等候在坟地,看见他们来了陈金刚迎上前去邹了邹眉头责怪说:“咋才来?我们都等了老半天了。”岳部举回答说:“你姐姐的腿脚不灵便,所以耽误了一阵子,还好,也不算晚。”众人走上前来帮着拿东西。正说着话,远处一辆崭新的摩托车沿着蚯蚓小道疾驰而来。正是魏大海陈艳青夫妇。陈金刚迎上去脸上堆满了笑容:“他二姑,他二姑爷来了啊,正等着你们呢。”陈艳青的老公魏大海拍着他那崭新的钱江125型摩托车炫耀说:“有我这个现代化的电驴子,晚不了。”“是啊,二姑爷这个电毛驴真的是个好宝贝,十里八村也不见得哪个有。”陈金刚的堂侄陈二杆子迎合着说。

  岳部举摆上自己带来的酒菜,斟上芝麻香老酒。二杆子帮着烧他带来的纸钱。只见火苗跳跃纸灰飞舞,那些金元宝,银箔,带着眼洞的纸铜元慢慢在火光里化为灰烬。女人们则在一旁哭爹叫娘。陈艳青干嚎着并没有一滴眼泪。而陈艳红想起了父母曾经的疼爱,自己的艰难处境,越发伤心,涕泪并流。岳家祭奠完。陈艳青的老公魏大海拿出他带来的酒菜再一一摆上。他带来的是炖乌龟,烧海参,红烧鲤鱼,南京板鸭,烧牛肉,烧羊肉外带一碗牛肉水饺。他带来的纸钱是可以以假乱真的美元□□。一沓沓一摞摞崭新的票子像是刚从外汇银行里提取出来的一样。陈二杆子以前没见过这玩意,吃惊地望着他的二姑爷魏大海。魏大海解释说:“美元是硬通货,用这个孝敬亡故的老人更能体现孝心。现在大城市都时兴给死人送这个。现在还用祖上遗留的老古板草纸做纸钱,早也落后了。”二杆子开玩笑般说道:“别老爷子不认识收到全给扔了,晚上再去找你闹。”众人哄笑,气氛一下子缓和了许多。二杆子看到魏大海带来上供的是贵州茅台酒。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辈子也没碰过这样的名酒,今天正一睹它的风采。他一把抢过来打开盖子,就要对着嘴巴先尝一口。魏大海赶紧阻止道:“开瓶酒首先得给亡去的先人上供,你不能先尝后上供,等上供完回去再喝也不迟。”烧完了纸钱,为了防止附近野鬼来抢,二杆子用一截树枝围着烧纸的地方画了一个圈。祭奠完毕,众人带着酒菜回到了陈金刚家里。

  三

  “真的有茅台酒喝?二杆子,你不会骗我吧!”这时一个哑哑的嗓音传来。岳部举感觉一阵恶心。这个用卑鄙手段侵占强买了自己祖屋的“茅坑石”汪定灰来了。“是啊,有的,但是只能喝一两杯,不能管够,有好酒总不能忘了你汪村长啊。”二杆子点头哈腰地应承着。岳部举赶紧躲进西边的一个房间,他不想看见这个从心里厌恶之人。但是他们的声音还是无法阻隔的飘过来。“我不贪杯,身体不是很好,就尝一两杯茅台也是口福啊。这酒有‘风味三家醉,开坛十里香’的美誉呢,今晚真能喝到此酒,此身有幸。”汪定灰乐呵呵笑着说。二杆子赶紧把这个汪村长让进东厢房房间里坐下。不一会,陈家所请的几个客人陆续来到。

  陈金刚与妻子巧眉商量道:“大姐家与汪家有矛盾,但汪定灰的女婿是我们星沟镇的镇长,他又是我们星星村的村长,我们不能不请,不然他会给我穿小鞋。既然请来了就不能安排在一张桌子上喝酒,就把他们分开好了。我打定了注意,二姐家送来的酒菜好,招呼那些有头有脸的村组干部还有年轻的后生,大姐家的酒菜一般,就安排本家几个不重要的人去陪他好了。巧眉点头称是。于是就喊来二叔陈再雨,如此这般吩咐一遍。陈再雨就去安排了。

  汪定灰与村主任,各小组组长还有魏大海等八人被安排在东边的房间坐下。岳部举与陈二杆子还有本家几个叔侄被安排在与东房相对的西房间坐下。几个家庭的妯娌与陈艳红陈艳青姐妹也在厨房里忙碌着做下酒菜。在太阳转到西边的树梢高的时分,两张桌子上也摆满了下酒凉菜。于是陈金刚拿出乡土名酒芝麻香大曲分别给两张桌子送上去。众人开怀畅饮。

  东房间的猜拳行酒令声不断传来,西房间的人互相谦让敬酒。陈二杆子,心里惦记着那瓶贵州茅台,又喝了点酒嘴巴没有把门的,就对岳部举说:“我说大姑爷,你咋不弄瓶贵州茅台来给大叔祖上供,我们好借光尝尝这名酒。而且你置办的菜也比二姑家置办的菜差了不少。”这句话让岳部举心跳脸红。一旁的人赶紧指责二杆子不懂事,咋说出这样的话来。岳部举用手摸了摸羞得发红的脑门说:“我家没有人能赚钱,而且家境不好,小明又读高中,这几年过的艰难些,哪能跟你二姑家比呢。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今天大家吃我这桌菜,让大家受委屈了,我给大家赔个不是。”众人连说不打紧,这也足够好了。陈二杆子任然不依不饶的说:“二姑爷是人,你也是人,二姑爷有手,你也有手,咋人家能赚大钱你不能赚大钱呢?”羞得岳部举真想找个地缝钻下去。众人又七嘴八舌的指责二杆子不懂事。

  二杆子在众人的指责下借故开溜了。他拿着自己的酒杯筷子来到了东房间,坐在村长汪定灰旁边的桌角边上,讨好的说道:“我来陪汪村长喝几杯。”汪定灰连说:“好啊好啊,二杆子,你说请我来喝茅台,该不会骗我吧?茅台酒呢?还不拿上来让大家尝尝?等大家舌头都发麻了再拿上来也尝不出香味了。”二杆子说:“汪村长,我哪能骗你呢,真的有茅台酒,我这就去把茅台酒请上来。”魏大海说:“还是我去吧。”就起身去了外面找到忙来忙去的陈金刚要那瓶贵州茅台酒。陈金刚就去厨房里拿出那装酒的盒子给了魏大海。魏大海兴冲冲地拿着那盒子进了东房间。当着众人的面打开盒子,拿出酒瓶。就像魏大海捧着了一个神奇的宝贝一样,众人的眼神齐刷刷的集中在那瓶酒上。魏大海炫耀的说道,这瓶酒是15年藏酒,我花了280元买回来的。众人吃惊地“喔”了一声。治保主任匡吉中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说道:“乖乖,这瓶酒钱都足够置办两桌好菜了。够给娃娃定个亲事送的彩礼钱了。”汪定灰接过来说道:“可不是嘛,茅台酒名贵,普通人哪个能喝得起的?今天我们这桌子人真的幸运啊,能够尝到如此美酒,真的三生有幸,我提议,各人举起杯子来,把杯中酒喝干,再斟上茅台国酒,尝酒中极品。”众人连连附和,举杯一饮而尽。

  魏大海拿掉酒瓶上的红丝带,打开盖子,首先给坐在上首的书记汪定灰恭恭敬敬的斟满了一杯。真不愧是极品美酒,此酒一出,真是满屋生香,众人连夸好酒,果然名不续传。魏大海把酒瓶递给了二杆子,吩咐二杆子轮流给众人把酒杯倒满。二杆子就起身走到坐在汪定灰旁边的副村长房藏金旁说:“房副村长,我给您老斟上。”房藏金连说:“好好好,就斟八分饱,别洒了,洒了心疼。”二杆子说:“是的是的,您放心,我保证一滴茅台酒也不会抛洒了。”二杆子转了一圈,众人酒满。最后他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汪定灰发言道:“国酒茅台,酒中鼻祖,有隔壁三家醉,空杯也留香的美誉,大家都站起来,满饮此杯。”众人听得,都一致地站起来一饮而尽。然后坐下慢慢品味此酒的妙处。都夸是千年好酒。意犹未尽,接着每人又满了一杯。魏大海说道:“一瓶酒也就能满个20多杯,现在也满了18杯了,可能也剩下不多了。二杆子用手晃了晃酒瓶,里面传来酒水的咣当声。就说;“还有点。”魏大海说:“给对面的房间送过去,里面还有几个老长辈,给他们分分喝。”二杆子答应一声,就起身给对面的西房间送过去。对着里面的长辈陈再雨说:“二叔祖,二姑爷让我给你们拿来茅台酒,不多,你们几个人分分喝吧。”说完撂下酒瓶就转身走了。陈再雨说:“什么好酒,我看都一样,别当个宝贝似的。它也不是什么长生仙丹,返老还童的良药,我喝不喝不在乎,姑爷是客人,酒不多,我看还是给姑爷倒上吧。”岳部举连连摆手说;“使不得使不得。我消受不起呢,我不喝,还是二叔您老与几个长辈喝吧。”推来推去,轮流给几个长辈上酒,酒瓶见了底,才倒出了不足三杯酒,众人又推让了一番,就推给了三个年纪最大辈分最长的人面前。其余的人任然还喝家乡的老酒芝麻香。陈再雨老人喝了后评价说:“我看就是酒劲大了些,感觉与我们芝麻香也没有什么不同。也许是我人老了,尝不出什么特殊的味道。”其他两个老人也同声附和。岳部举知道名酒就是名酒,这三个老人是给自己的台阶下。心里很是感激。

  二杆子撂下酒瓶出了西房间的当口被巧眉喊住了:“二杆子,把这盘清蒸乌龟给端东房间干部那桌去。”“好嘞!”二杆子答应一声,端起那盘清蒸老乌龟就回到了东房间,把装有清蒸乌龟的盘子摆在桌子上,把乌龟的头朝着汪定灰的方向,嘴巴里念叨着说:“汪村长是一村最大的官,是我们的头,这乌龟王八的头就该对着他老人家。”众人傻笑起哄连声附和着。汪定灰也无话可说,任由二杆子把乌龟的头部对着他放下。二杆子看众人喝光了酒杯,就端起自己的酒一饮而尽,嘴巴里喊着:“乖乖,这茅台酒就是好。”众人哄堂大笑。原来乘着二杆子出门的当口,坐在旁边的汪定灰早也喝光了他的那杯茅台酒,喝完了就给他斟上了芝麻香大曲。所以二杆子喝的是芝麻香而不是茅台酒,二杆子并不知道众人哄笑的缘由。接着给众人斟上了芝麻香。劝起酒来。一只老乌龟在众人的筷子下很快就只剩下了骨头。陈二杆子用汤匙挖了一个鹌鹑蛋,他以为是乌龟蛋,就献殷勤的送到汪定灰的面前说:“您老心脏不好,这王八蛋就属于您了。”众人再一次哄笑。汪定灰说:“这是鹌鹑蛋,配菜用的,不是王八蛋,你他娘的以后说话也过过脑子,没有你这样拍马屁的。”众人又笑。二杆子这才知道自己也说跑了嘴,不再说话。副村长房藏金打破尴尬说:“感情深,一口闷,我再与汪书记喝两个。”杯盘声响起,约莫一个钟头时间过去便一个个头晕脑胀,舌头打结说话不清。

  不知道啥时候,酒喝多了的村治保主任匡吉中与村副村长房藏金因喝酒起了冲突吵起来了。在酒精的作用下他们两人各不相让,众人劝解不成,两人便你一拳我一脚的动起手来。打斗中掀翻了桌子,这才提前结束了酒宴。汪村长在拉架的过程中遭受房藏金的一记重拳误打胸口,本来心脏就不好的他身体便像一条死狗一样瘫软了下去。众人慌忙用陈金刚家的平板车来把汪定灰挪到车上。酒吓醒了的匡吉中与房藏金这才停止了争斗,望着陈金刚与二杆子一群人拉着死狗一样的汪定灰向星沟镇镇医院跑去……

  四

  西房间这桌子酒早已结束,在房藏金与匡吉中争斗之前岳部举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告别了陈金刚带着妻子陈艳红回了家。回到自己小屋的岳部举和衣躺倒床上,盖上被子,双眼望着屋巴上的柴棚顶发呆,他今天心情不好,喝得并不多。这样一直躺倒天黑下来。一轮满月从东方升起。陈艳红知道自己的丈夫今天受了二杆子的羞辱,也不知道如何劝解。也和衣上了床,躺在丈夫的身边。岳部举想到今天的羞辱,想到自己经受的种种不幸,想到祖上留给自己的老屋也成了汪家的。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窝囊,越想越难受,翻了个身终于控制不住痛苦的失声痛哭起来。陈艳红特别理解丈夫的心情,知道他很难受,就让他哭吧,也许哭完了心情会好点。她没有说话,把手臂轻轻的放在丈夫身上。拥着自己的亲人,给他身体上的亲近与安慰。

  月光从窗户外照进来,床上的这对苦难夫妻沐浴在这柔和的纯净如水的月光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锦梅园林
对《第四章《穷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