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编纂汇校
陆浑山火和皇甫湜用其韵(湜时为陆浑尉) (唐)韩愈
发表时间:2014-04-22 点击数:3388次 字数:

  陆浑山火和皇甫湜用其韵(湜时为陆浑尉)
  (唐)韩愈


  皇甫补官古贲浑,时当玄冬泽乾源。
  山狂谷很相吐吞,风怒不休何轩轩。
  摆磨出火以自燔,有声夜中惊莫原。
  天跳地踔颠乾坤,赫赫上照穷崖垠。
  截然高周烧四垣,神焦鬼烂无逃门。
  三光弛隳不复暾,虎熊麋猪逮猴猿。
  水龙鼍龟鱼与鼋,鸦鸱雕鹰稚鹄鹍。
  燖炰煨爊孰飞奔,祝融告休酌卑尊,
  错陈齐玫辟华园,芙蓉披猖塞鲜繁。
  千锺万鼓咽耳喧。
  攒杂揪嚄沸篪埙,彤幢绦旃紫纛幡。
  炎官热属朱冠褌,髹其肉皮通髀臀。
  颓胸垤腹车掀辕,缇颜靺股豹两鞬。
  霞车虹靷日毂轓,丹蕤縓盖绯繙妴。
  红帷赤幕罗脤膰,衁池波风肉陵屯。
  谽呀钜壑颇黎盆,豆登五山瀛四尊。
  熙熙釂酬笑语言,雷公擘山海水翻。
  齿牙嚼齧舌齶反,电光?磹赬目[目爰]
  顼冥收威避玄根,斥弃舆马背厥孙。
  缩身潜喘拳肩跟,君臣相怜加爱恩。
  命黑螭侦焚其元,天阙悠悠不可援。
  梦通上帝血面论,侧身欲进叱于阍。
  帝赐九河前涕痕,又诏巫阳反其魂。
  徐命之前问何冤,火行于冬古所存。
  我如禁之绝其飧,女丁妇壬传世婚。
  一朝结雠奈后昆,时行当反慎藏蹲。
  视桃著花可小骞,月及申酉利複怨。
  助汝五龙从九鲲,溺厥邑囚之昆崙。
  皇甫作诗止睡昏,辞夸出真遂上焚。
  要余和增怪又烦,虽欲悔舌不可扪。

 


  注解:
  1、此诗见于《全唐诗?卷三百三十九》,作者韩愈(768--824年),中国唐代文学家、哲学家、诗人。字退之,河南河阳(今孟县)人,祖籍昌黎(一说辽宁义县),自称昌黎韩愈;世称韩昌黎。因官吏部侍郎,又称韩吏部。谥号文,又称韩文公。与柳宗元是当时古文运动的倡导者。苏轼称赞他“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八代:东汉、魏、晋、宋、齐、梁、陈、隋)。散文,诗,均有名。著作有《昌黎先生集》。今人整理注释的韩集有马通伯《韩昌黎文集校注》、钱仲联《韩昌黎诗系年集释》、童第德《韩集校铨》等。韩愈倡导古文运动,反对骈骊之文,提倡散句单行、自由灵活、言之有物的古文。在诗歌方面,他富于创意,喜欢生新出奇,说自己是“余事作诗人”(《和席八十二韵》),这意思除了人们通常理解的把写诗放在复兴儒学、倡导古文之后以外,或许还有游戏文字之意。所以他写诗不愿意四平八稳,而喜欢谐谑诡异,显示才学。他有意把诗写得奇崛拗折,喜欢用佶屈聱牙的僻字晦句,用平常人不用的险韵重韵,用散文式的篇章和笔法,铺叙,议论。他喜欢学李白古风之淋漓放纵,又学杜诗长篇叙事法度,炼字艺术,以及“以文为诗”的风格,从而在李杜之后开创了一种奇险诡谲的新诗风。
  据《册府元龟》记载:“元和三年,诏举贤良方正,有皇甫湜对策,其言激切。牛僧儒、李宗闵亦苦谏时政。为贵幸泣诉于帝。帝不得已,出考宫杨于陵、韦贯之于外。”案:牛僧孺补伊阙尉,湜补陆浑尉。制科登用,较元年之元稹、独孤郁等,大相悬绝。皇甫之作,盖其寓意也。火以喻权幸势方熏灼,炎官热属则指附和之人。牛、李等以直言被黜,犹黑螭之遭焚。终以申雪幽枉,属望九重。其词诡怪,其旨深淳矣。
  《陆浑山火和皇甫湜用其韵》一诗诘诎聱牙、诡谲晦涩。然而历代诗评界对其评价颇高。《九华集》:“韩退之《陆浑山火》诗,变体奇涩之尤者,千古之绝唱也。”《藏海诗话》:“叶集之云:‘韩退之《陆浑山火》诗,浣花决不能作:东坡《盖公堂记》,退之做不到。硕儒巨公,各有造极处,不可比量高下。元微之论杜诗,以为李滴仙尚未历其藩翰。岂当如此说?异乎微之之论也!’”此为知言。《归田诗话》:“昌黎《陆浑山火》诗,造语险怪,初读殆不可晓,及观《韩氏全解》,谓此诗始言火势之盛,次言祝融之御火,其下则水火相剋相济之说也。题云‘和皇甫湜韵’,湜与李翱皆从公学文,翱得公之正,堤得公之奇。此篇盖戏效其体,而过之远甚。东坡有《云龙山火》诗,亦步骤此体,然用意措辞,皆不逮也。《唐诗快》:“起句便极奇古。以下俱用伯梁体,无语不奇,无字不古,横绝一世,不可有二。此一陆浑山火,不过寻常野烧之类耳。初非若项王之焚咸阳、周郎之鏖赤壁也,却说得天翻地裰,海立山飞,鬼哭神号,鸟惊替散,直似开辟以来,乾坤第一场变异,令观者心??魂悚,五色无主。总是胸中万卷,笔底千军,无端作怪,特借此发泄一番,煞是今古奇观,至于句法字法之妙,更不足言。”《兰丛诗话》:“《陆浑山火》诗不过秋烧耳,遂曼衍诡谲,说得上九霄而下九幽。玩结句,自为一炙手可热之权门发,然终未考得其人。以诗而言,亦游戏已甚矣,但艺苑中亦不可少此一种瑰宝。”
  2、陆浑:陆浑(陆浑),古地名。也称瓜州,原指今甘肃敦煌一带。春秋时秦晋二国使居于其地之“允姓之戎”迁居伊川,以陆浑名之。汉置县。五代废。故城在今河南省嵩县东北。《史记·匈奴列传》:“于是戎狄或居于陆浑,东至于卫,侵盗暴虐中国。” 裴骃集解引徐广曰:“一为‘陆邑’。” 司马贞索隐:“《春秋左氏》:‘秦晋迁陆浑之戎于 伊川 。’杜预以为‘ 允姓之戎居陆浑 ,在秦晋之间,二国诱而徙之伊川 ,遂从戎号,今 陆浑县 ’是也。” 唐韩愈 《送侯参谋赴河中幕》诗:“陆浑桃花间,有汤沸如烝。 以上据《汉语大词典》。
  3、皇甫湜:皇甫湜(公元777-835年), 字持正,睦州新安( 今浙江淳安)人,行七。唐宪宗元和元年( 806) 进士, 元和三年(808)应“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策试,策文中因直斥宦官,而释褐为陆浑尉,后官至工部郎中,世称“皇甫七郎中”。皇甫湜是中唐时期继韩愈之后又 一古文大家,是中唐古文运动的倡导者和主要推动者,其声名尚在李翱、张籍之上, 只不过其声名为韩愈、柳宗元等中唐文坛巨擘遮掩而已。湜尝从学于韩愈, 愈曾大加赞之, “从吾游者,李翱、张籍其尤也,而不及持正。”湜为韩门高弟,为文奇崛,承其师法,据史称:“大历、贞元间, 美才辈出,擩哜道真,涵泳圣涯,于是韩愈倡之,柳宗元、李翱、皇甫湜等和之, 排逐百家,法度森严,抵轹晋、魏,上轧汉、周,唐之文完然为一王法,此其极也。”白居易《哭皇甫七郎中湜》:“志业过玄晏,词华似祢衡。多才非福禄,薄命是聪明。不得人间寿,还留身后名。涉江文一首,便可敌公卿。”
  《新唐书》中对皇甫湜的记载:皇甫湜,字持正,睦州新安人。擢进士第,为陆浑尉,仕至工部郎中,辨急使酒,数忤同省,求分司东都。留守裴度辟为判官。度修福先寺,将立碑,求文于白居易。湜怒曰:「近舍湜而远取居易,请从此辞。」度谢之。湜即请斗酒,饮酣,援笔立就。度赠以车马缯彩甚厚,湜大怒曰:「自吾为《顾况集序》,未常许人。今碑字三千,字三缣,何遇我薄邪?」度笑曰:「不羁之才也。」从而酬之。
  4、贲浑:即陆浑。“贲”字古音与“陆”相近,故陆浑又写作“贲浑”。《公羊传·宣公三年》:“ 楚子伐贲浑戎。”清梁绍壬 《两般秋雨盦随笔·字音假借》:“陆浑可作贲浑。”
  5、玄冬:冬天;冬季。《汉书·扬雄传上》:“于是玄冬季月,天地隆烈。” 颜师古 注:“北方色黑,故曰玄冬。” 唐韩愈《明水赋》:“或将祀圆丘于玄冬,或将祭方泽于朱夏。”明刘基《送陈庭学之成都卫照磨任》诗:“长夏雪山连太白 ,玄冬热海蒸坤维。” 清孙枝蔚《与李岸翁潘江如》诗:“玄冬纵苦漫漫夜,转眼须臾斗柄东。”
  6、很:同“狠”,凶暴。吐吞:吞吐,常用以形容山水争雄之势。
  7、轩轩: 舞貌;飞动貌。《淮南子·道应训》:“见一士焉,深目而玄鬓,泪注而鸢肩,丰上而杀下,轩轩然方迎风而舞。”
  8、摆磨:撞击摩擦,振荡。燔:燃烧。
  9、莫原:不可推究。
  10、踔:跳跃。
  11、崖垠:边际。
  12、截然:界限分明的样子。高周:高高地围绕。
  13、神焦鬼烂:形容残破毁坏达到极点。清魏源《圣武记》卷七:“其下江溶洞之深远大箐,危峰障日,皆伐山通道,穷搜窟宅,神焦鬼烂,百里内外咸震虩。” 康有为《大同书》甲部第二章:“摆磨四垣,煨炰瓦砾,神焦鬼烂,天跳地踔,男女奔逃,破窗触户。”
  14、三光:指日、月、星辰。弛隳(chíhuī),毁坏。暾(tūn):明亮,光明。
  15、鼍(tuó):俗称猪婆龙,又叫扬子鳄。鼋(yuán):大鳖。
  16、燖(xún):用火烧熟。炰(fǒu):蒸煮。煨:埋在热灰里烤。爊(āo):同熬。飞奔:飞翔和奔走。飞,指鸦鸱雕鹰等飞禽;奔,指虎熊糜猪等走兽。
  17、祝融:颛顼氏之子,为火官,后尊为火神。告休:告假休息。酌卑尊:谓祝融会其僚属,合尊卑而饮。
  18、错陈:众物间杂陈列。齐玫:宝石名,即火齐珠,又称玫瑰,色黄赤似金。华园:即花园。
  19、披猖:亦作“ 披昌 ”。猖獗,猖狂。《北史·王盟独孤信等传论》:“ 谊文武奇才,以刚正见忌,有隋受命,郁为名臣,末路披猖,信有终之克鲜。”塞:充满。此言火色如花之鲜艳繁盛。
  20、攒杂:丛聚,杂乱。
  21、啾嚄( jiū huò): 喧闹声。啾:细碎声。嚄:宏大声。
  22、篪埙(chí xūn):篪与埙。皆乐器。《文选·王粲〈赠士孙文始〉诗》:“和通篪埙,比德车辅。”篪:竹制管乐器。埙:陶土烧制的吹奏乐器,上尖下平空,形如秤锤。二句以乐声状火声。
  23、彤幢(tóng zhuàng):用于仪仗的赤色旗帜,圆形,饰以羽毛。绛旎(zhān):赤色曲柄旗 ?(dào):古代军中的大旗。幡(fān): 用竹竿等挑起来直着挂的长条形旗子。
  24、炎官:即火官祝融。属:僚属。裈:有档的裤子。
  25、髹:用漆涂在器物上。髀(bì):大腿。
  26、颓胸:胸脯下颓,即驼背弯腰。垤腹:垤,小土丘。垤腹,鼓腹。
  27、缇颜:橘红色的面皮。韎(mèi):赤黄色。豹两鞬:身上佩带的两只弓袋用豹皮做成。
  28、霞车:指火神的车驾。火神的车驾红色如火,故称。 虹靷(yǐn):以虹为车靷。靷,系于马颈与车轴之间的引车前行的皮带。日毂(gū):太阳。轓(fān):车。
  29、蕤:指旗帜、车盖下垂的装饰物。縓:浅红色。盖:车盖。绯::浅红色。轓妴:旗旛。
  30、脤轓:祭祀社稷宗庙用的肉。
  31、衁(huāng)池波风:衁,血。意为血如水池而扬起风浪。肉陵屯;肉如山丘一样堆积。
  32、谽(hān)呀:山谷空旷的样子。全诗校:“谽,一作豁。”钜:同“巨”。颇黎:即“玻璃”。此言以巨壑为玻璃盆。
  33、豆登五山:以五岳为豆登。豆和登都是古代的食器,登似豆而底浅。瀛四尊:以四海为酒樽。瀛,海。
  34、熙熙:欢笑声。《老子》:“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春台。”釂酬(jiào chóu):主人饮酒尽爵后酌酒进客。钱仲联集释引祝充曰:“釂与酬同,主人进客。”
  35、齧(niè): 啃、咬。唐?杜甫 《哀江頭詩》:“輦前才人帶弓箭,白馬嚼齧黃金勒。”腭:口腔的上膛。反:向上翻卷。
  36、电光?磹(diàn):电光。汉?东方朔《海内十洲记?聚窟洲》:“延和三年,武帝幸安定,而月支国遣使献香。”“献猛兽一头形如犬子,似狸而色黄。”“使者乃指兽命唤一声,兽舐唇良久,忽叫,如天大雷霹雳,又两目如?磹之交光,光朗冲天,良久乃止。帝登时颠蹶掩耳,震动不能自止。”
  37、赬(chēng):浅红色。《诗经·国风·周南·汝坟》:鲂鱼赬尾,王室如毁 ;虽则如毁,父母孔迩。 [目爰]:睁大眼睛。《说文解字通释卷第七》:左目右爰,大目也,从目爰声,呼逺反。
  32、顼冥收威:顼冥指颛顼和玄冥。颛顼,北方天帝,主水。玄冥,水官,又称雨师。《礼记·月令》孟冬之月,“其帝颛顼,其神玄冥。”郑玄注:“颛顼,高阳氏也。玄冥。少皡氏之子日偺日熙,为水官。”玄根:北方天宫。
  33、斥弃:抛弃。背厥孙:指水远离于火。阴阳五行之说谓,水生木,木生火。所以火对于水来说,犹如孙与祖的关系。主管水的颛顼和玄冥居玄根以避火,故称背厥孙。
  34、拳:蜷缩。跟:脚后跟。
  35、君臣:颛顼为北方之帝,是君;玄冥居北方,为水官,是臣。
  36、黑螭(chī):黑色的无角龙。传说龙能兴云布雨。五行说以五色配中央和四方,北方为黑色,故称黑螭。侦:侦察。元:头。
  37、天阙:天宫。阙,全诗校:“一作美。”援:攀登。
  38、上帝:天帝。此言黑螭首被焚,故血面而论于帝前。
  39、阍(hūn):这里指天宫守门者。
  40、九河:银河。《文选·〈楚辞·九歌·少司命〉》:“与汝游兮九河,冲飙起兮水扬波。” 吕延济 注:“九河,天河也。”湔:洗。41、巫阳:古代神巫名,传说能为人招魂。
  42、火行于冬:五行说认为,火旺于夏,衰于秋,死于冬。冬季应当水旺,火行于冬是违背常理的。这里说“古所存”,是天帝袒护火官的话。
  43、飧(sūn):泛称饭食。
  44、女丁妇壬:阴阳家以丁为火,以壬为水。丁为阳中之阴,壬为阴中之阳。以丁女而为妇于壬,则水火相合,谓之“女丁妇壬”。
  45、雠(chóu):;同“仇”。后昆:后代。
  46、时行当反:四时循环,周而复始,运极则反。藏蹲:藏伏。
  47、桃著花:桃树生花。《礼记·月令》:仲春之月,“始雨水,桃始华”。可小骞:水可稍稍得势。骞,通“騫”,飞举。
  48、申:七月。酉:八月。利复怨:有利于报仇。五行说认为,壬水生于申,长于酉,至冬季而大旺;反之,丙火病于申,死于酉。故至秋季有利于水报怨。
  49、鲲:《庄子·逍遥游》中所说的海中大鱼。
  50、溺厥邑:淹没火官的都邑。
  51、和增:和其诗而增其词。
  52、舌不可扪:言辞既出,虽有错误,已不可悔改。《诗·大雅·荡》:“无易!由言,无曰苟矣,莫扪朕舌,言不可逝矣。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罗飞
对《陆浑山火和皇甫湜用其韵(湜时为陆浑尉) (唐)韩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