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章 百盛宾馆案(下)
本章来自《监察利剑》 作者:小夜风满楼
发表时间:2020-07-02 点击数:83次 字数:

三个人又重新坐回了沙发。

赵生平摘下眼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从八十年代就进入百盛宾馆工作,从最基层的工程技术员直到副总经理这个位置。三十年了,百盛宾馆对于我而言,已经不仅仅是工作单位,而是一个家呀!相对而言,袁总是五年前才从机关系统的其他部门调过来,他们怎么会有我这样的感情负担在里面!”

沈永捷说道:“赵副总,我们看得出你的困惑和苦衷,不过,你既然让我们留下来,就说明你的决心已经超越了你的苦衷!”

赵生平一下抬起了头。

“你说得对,既然决定要向你们反映情况,就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

段风丽说道:“那就从最开始说起吧,百盛宾馆的B栋是新建的一栋楼,这里面存在什么问题吗?”

“这倒没什么问题,而且还非常的顺利。通过招标我们确定了一家名叫业成建筑的施工企业,老板叫陶成业,是个北京人,人很豁达也很豪爽……”

沈永捷吃了一惊:“什么?陶成业?是不是流星灯饰公司的那个董事长陶成业?”

赵生平很是意外:“对啊。怎么,你们认识他?”

沈永捷摇了摇头:“我们只知道他是宾馆灯具的供应商,没想到他最早还是土建工程的施工方。赵副总,你还是按照你的思路说下去吧。”

赵生平接着说道:“别人在竞价投标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精打细算,陶成业一出手就报出个惊爆价,以远低于竞争对手的价格拿下了新楼的土建工程。我们内部对此还专门测算过,要是以这个报价做下来的话,那基本就是零利润了。”

段风丽问道:“陶成业自己对此怎么说?”

“他倒是一点儿不在乎,他说他的主业还在房地产开发那一块儿,他接下这个工程只是借此展现企业的实力和形象。我们想想也算正常,这也是营销手段之一嘛。”

“那实际的施工质量怎么样呢?”

“很好啊,没有偷工减料,没有推诿扯皮,我们基本上就没怎么操心,除了中间出现过一次小插曲,新楼的土建工程就这么顺利地完工了。”

沈永捷问道:“你刚刚说中间出现过一次小插曲,能具体说一说吗?”

赵生平仔细回忆了一下。

“那还是2015年的上半年,新楼的土建刚好完成了三层楼的裙楼和上面的两层客房。有一天傍晚,徐书记带着孙秘书来到了施工现场,站在远处视察新楼的施工。我和袁总正打算上去汇报一下工作情况,孙秘书倒先走了过来,他只问了一个问题。”

“只问一个问题?那这个问题一定是他最关心的细节了。”

赵生平说道:“他问我们,新楼裙楼的层高是多少?我们回答是8米,孙秘书向徐书记作了汇报,然后两个人就走了。”

“他这个问题对你们后续的施工产生影响了吗?”

赵生平苦笑了起来:“当然有影响!第二天,市政府的马副秘书长就来到施工指挥部,把所有人都训斥了一顿……”

 

 

马淑英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太不像话了!大堂的层高才8米!这是什么狗屁设计!市里面的要求是超五星级!大堂应有的高端、大气和富丽堂皇都哪儿去了?”

赵生平说道:“马秘书长,我们对新楼的想法是……和旁边的老楼保持一致,所以层高才定在了8米……”

“还在提老楼?那是什么年代?现在是什么时代?一个个都是榆木脑袋!建筑设计的负责人是谁?给我站出来!”

总经理袁方舟看了看马淑英,为难地说道:“马秘书长,很难说谁是设计的总负责人呐,这建筑设计图不光我们在场的人看过,最后,那也是交给管理局的候局长终审过的呀……”

马淑英瞪了一眼袁方舟:“别指望可以往上面一推了事!”

“马秘书长,那……您的意见是?”

马淑英厉声说道:“不是我的意见,是市里面的意见!新楼的土建工程必须推倒重来!重新规划,重新设计!必须要能够体现出,长州这些年的伟大建设成就!”

赵生平想了想,说道:“马秘书长,重建是可以,不过,这成本费用……”

马淑英敲了敲桌子。

“市里面还缺这点儿钱吗?这不是你们关心的事情!转告施工方,重建的费用市里面会补贴给他,当务之急是尽快拿出新的规划和设计,尽快开展重建工作!就按这个方案去办!”

 

 

赵生平不住地摇头叹息:“就这样,建好的五层楼就被砸掉了,那一锤一锤就像是砸在我的心口上!砸掉的可都是钱呐!”

沈永捷也不禁苦笑了一下:“一开始都以为,所谓的超五星级只是市里面的一个口号,慢慢才发现,这些都是实打实要做出来的东西,没一样是虚的。”

赵生平有些忿忿不平:“监委同志,你们说说看,这百盛宾馆说到底就是一家政府接待宾馆,非得要达到商业顶级酒店的标准吗?”

段风丽冷笑了一声:“人家马副秘书长不都说了嘛,必须要体现出长州这些年的伟大建设成就!”

沈永捷说道:“其实,她也只是在转述某些领导的原话和意思罢了。赵副总,后期的装饰施工和材料供应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太多了!自从马副秘书长打过招呼以后,我们每一天都是如履薄冰,谁都不知道第二天还能不能待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在招标筛选上更是小心翼翼,我们不但划定了所有主材的规格、品牌范围,还要求每一家投标企业都尽可能地在设计创新上多下功夫。”

沈永捷点了点头:“这一点我赞同,我仔细观察过宾馆的用材和施工工艺,用料考究、施工缜密,的确是用了心的。在这一点上,足以同商业五星级酒店相媲美。”

赵生平说道:“市里面成立了一个招标委员会,马副秘书长任主任,候局长为副主任,袁总和我还有曾副总为成员。经过反复比较和筛选,我们选择了四家装饰企业进入最后的入围竞标。”

段风丽有些纳闷儿:“有马副秘书长亲自压阵,这招标工作还能出问题?”

赵生平苦笑了一下。

“这问题就出在最意想不到的环节上了!按照规定和流程,开标时间定在某一天下午的三点钟,我们五个人在小会议室里面进行最后的审查和议定,四家竞标企业在大会议室里面等候消息……”

 

 

马淑英、候元庆、袁方舟、赵生平和曾丽敏坐在会议桌旁,仔细翻看着一份份的《投标书》。

“情况怎么样?”马淑英看了看众人。

赵生平说道:“从资料审查的情况来看,表格填写无误、资质材料完整,都是有效的投标文件。”

“比对一下他们各自的报价情况。”

袁方舟说道:“从具体的竞价情况来看,长州金川装饰有限公司报价2.6亿元,最为接近我们设定的标底。”

“那应该就是他们中标了,各位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众人都摇了摇头。

马淑英抬手看了看表:“现在是三点十分,五分钟之后,就由候局长去宣布开标结果吧。”

众人开始收拾桌上的文件,马淑英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开标结果刚刚出来,正准备宣布呢……哦,是这么个情况……可是,这一时半会儿,很难找到什么像样的理由啊……行,行,我们来想办法解决,这个您放心……”

马淑英挂掉电话,看了看众人。

“你们也听到了,接到上级领导的最新指示,本次招标工作暂停,开标结果暂不向外公布。”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

赵生平有些着急:“这……这待会儿出去,怎么向他们解释啊?”

马淑英很是不悦:“这正是要各位想办法解决的事情,你们在单位上都是高层领导,难道连这点儿办法都想不出来吗?还怎么为领导分忧?”

袁方舟、赵生平和曾丽敏面露难色,沉默不言,还是候元庆开口说了话。

“要不这样,对外就说本次招标工作准备不够充分,加上上级领导还有更新、更高的要求,所以本次招标作废,所有投标材料进行封存,不再退还,请他们回去认真准备下一次的投标邀请。”

马淑英沉吟着点了点头。

候元庆接着说道:“不过……这样恐怕也不能完全堵住他们的嘴,如果市里面确定不再选择这几家公司,我的想法是……可以对他们进行一些适当的补偿。”

“怎么补偿?”

“现在管理局手里面还有几个小型的市政工程,比如人民广场的灯饰亮化工程、市委礼堂管理处的装修工程,这些小项目就交给他们去做。只要在报价审核上稍微放宽那么一点儿,就能堵住他们的嘴。”

“好,就这么办。” 马淑英略微一思索,“记住,多做思想工作,尽量减少非议的声音,等候市里面的最新指示吧。”

 

 

段风丽叹了一口气:“还是领导厉害啊,这么快就想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沈永捷问道:“赵副总,你对这个金川装饰公司还有印象吗?”

赵生平说道:“这个金川装饰公司是长州金川实业集团旗下的一个子公司,因为他是实际的中标者,我对这个公司还有些印象。老板叫方利山,为人很圆滑……”

沈永捷和段风丽对视了一眼。

段风丽不禁哑然失笑:“没想到,又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

赵生平有些意外:“怎么?这个人……你们也认识?”

沈永捷摇摇头:“谈不上认识,只是在另一个案子里面有过接触。赵副总,你继续说,那几家投标公司最后都被说服了吗?”

“其余三家都好办,施予小利都被劝走了,只有那个金川装饰公司,不知从哪儿打听到自己就是中标企业,死活都不肯罢休,最后还是马副秘书长出面,在卫北区找了两个PPT项目给他,才终于松了口。”

“后来又组织开展第二次招标了吗?那个瑞风装饰集团又是怎么出现的?”

赵生平说道:“其实,在招标这项工作上,宾馆既不是组织者,也不是决策者,只是一个实际的执行者!大概两个星期后,候局长通知我们,说经过市里面研究,已经初步决定由江苏的瑞风装饰集团来承接宾馆的装饰工程。”

“你们对这个瑞风装饰集团有了解吗?”

赵生平摇了摇头。

“说实话,不太了解。接到通知以后,我们立刻查阅了相关的信息,发现这个瑞风装饰集团的确是个大企业,实力雄厚,还是上市企业,施工工艺那肯定也是没的说,但有一个情况却让我们感到很担忧。”

“实力这么雄厚的企业也让你们有所担忧,那肯定是存在什么明显的短板,对吧?”

赵生平点了点头。

“没错,这个瑞风装饰集团虽然在全国主要省市都设有分公司,但在扬德省的分公司却是刚刚才完成工商注册登记手续,还只是一个空壳子,怎么开展工作呢?”

“对这个问题,瑞风集团怎么说?”

“扬德分公司的总经理田宏明主动来找了我们,他说招聘工作已经在开展,等合同签订以后就能组建起企业班子和施工队伍。可我们还是不放心呐,这匆忙组建起来的施工队伍,能完成这么庞大的装饰工程吗?”

“那你们是怎么应对的?”

“我向田宏明提了一个硬要求,参与宾馆装饰工程的施工队伍,从项目经理、施工员到设计师、材料员、主要施工人员,都必须是来自瑞风集团的总部才行。”

沈永捷称赞道:“这个要求提得好!既然选择了他们,要的就是他们总部的管理水平和江浙工人的施工工艺。赵副总,必须得为你这个提议点个赞呐!”

赵生平笑着摆了摆手。

“谈不上什么点赞,本职工作而已。田宏明听到我这个要求,显得有些为难,他说需要请示一下公司总部,然后就走了。”

“后来应该还是答应了吧,不然他们也签不了这个合同。”

赵生平说道:“没错。又过了半个月,田宏明带着一份合同草案回来了,我们看了看,合同条款中规中矩,没什么出格的地方,只是工程总造价高达3.5个亿,比原定招标的标底高出了整整一个亿!”

段风丽笑了笑:“这么高的工程总价,不会是瑞风集团自己一厢情愿写上去的吧?”

赵生平说道:“看到合同我们立刻电话请示了候局长,候局长说他看过合同,也向马副秘书长作过请示。”

“马副秘书长怎么说?”

赵生平两手一摊:“马副秘书长还是那句话,这是市里面的研究和决定,我们只能遵照和执行。”

“赵副总,你们认为这份合同的工程造价明显偏高,有什么事实依据做支撑吗?”

“当然有了!监委同志,虽说这装修是个无底洞,多少钱都能砸进去,但在我们划定了主材品类和品牌范围以后,这个工程造价它是可以计算和衡量的呀!”

“你详细说说看。”

“我们咨询过专业的工程造价公司,从最后开标的实际结果来看,四家投标企业的竞标价都集中在2.6亿至2.8亿之间,这就说明,我们对工程造价的估算是基本准确的。”

段风丽问道:“会不会因为他们是上市企业,所以提高了相应的成本费用呢?”

“这个我们也考虑到了,因为是大企业集团,管理费用相对会高出一点。再加上工程的管理人员和施工人员都是来自江苏总部,会产生一定的差旅费、住宿费和餐饮费,但怎么算也不会高出一个亿呀!”

“那你们认为,一个什么样的造价才算是比较合理的呢?”

“如果市里面征询我们的意见,我们的建议是控制在2.8亿左右。可实际上没有任何人问过我们,一份3.5个亿的合同就已经产生了!”

段风丽冷笑了一声:“这瑞风装饰集团还真是神通广大呀!”

赵生平摇着头,不断地叹着气。

沈永捷问道:“赵副总,这瑞风装饰集团的故事应该还没完吧?那份关于灯具供应的三方合同又是怎么回事?”

“装饰合同签订以后,瑞风集团陆陆续续地把宾馆各个区域的装饰设计图发了过来,工程部在进行审阅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设计图里面的灯具竟然是传统的卤素灯具!太令人费解了!”

“合同没有写明必须使用什么品类的灯具吗?”

“这个确实没有写明,算是我们的一个失误,可作为装饰行业里面的龙头企业,怎么也不该钻这个空子吧!传统卤素灯具早就处于被淘汰的边缘,LED照明在国际上已经呈普及的趋势。我们当时就理所当然地认为,合同里面的灯具就应该是LED灯具。”

沈永捷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一盏50W的卤素射灯,用一盏5W的LED射灯就能替代,整个宾馆上万盏灯具,一年得节省多少电量。”

段风丽问道:“那你们提出更换灯具品类了吗?”

“提了,我们提出必须更换为高品质的LED灯具,但这就会导致灯具成本费用的显著增加,本来他们还可以在灯具的采购上赚一点儿差额利润,这一更换,还得倒贴一部分进去,所以他们又不干了!”

“所以……你们就想到了自己来采购?”

赵生平点了点头。

“没错,我们心想,市里面不是要打造超五星级的酒店吗,这3.5亿都投进去了,还在乎多投这一、两百万?为了不让宾馆和瑞风集团的争论影响后面的施工进程,我们向上级建议把灯具从合同中划出来,由宾馆自行采购,上级很快就同意了。”

“你们后来就选择了流星灯饰公司?这个过程经过招标了吗?”

赵生平摇了摇头。

“按照市里面的相关规定,单项材料采购总金额在五百万以下的不需要招标,只需通过竞争性谈判便可以确定供应商。不过,这个流星灯饰公司也不是我们选择的。”

段风丽又不禁哑然失笑:“我怎么觉得,这搞工程建设的,个个都那么神通广大呀!”

赵生平说道:“想必二位现在也清楚,这流星灯饰公司和业成建筑公司是同一个老板—陶成业,这个陶成业估计也是走了走上层路线,有一天,候局长亲自带着他找到我们,说这就是市里面研究决定的灯具供应商……”

 

 

赵生平站在办公桌前,俯身仔细研究着装饰施工图。候元庆带着陶成业走了进来。

“赵副总,忙什么呢?”

赵生平抬起了头:“候局长,您来视察工作了?”

候元庆用手指了指身边的陶成业。

“这陶总,其实都认识的啊。主要就是来通知一声,经过市里面的研究、决定,陶总以后就是宾馆灯具的供应商了,你们好好探讨一下,后面的工作如何开展,我十一点还有个会,就先走了啊。”

候元庆说完便走出了办公室。

陶成业满脸堆笑:“赵副总,咱们又见面了!”

赵生平很是疑惑:“老陶,怎么会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忘了告诉你,我那集团下面还有一个灯饰公司呢,这不,又可以和咱宾馆开展合作了!”

“你消息挺灵通的嘛。”

“看你说的,要连这点儿信息渠道都没有,我在圈子里还怎么混呐。”

赵生平还是一脸的疑惑。

“老陶,你对LED了解多少啊?我们要的可是高品质的灯具。”

陶成业却是一脸的不在乎。

“嗨,这LED不就是一个组合灯具吗?你要高品质?这简单呐,我用进口的铝材、进口的芯片还有进口的灯珠来组装,保证给你一个高品质的灯具!”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夜风满楼
对《第五章 百盛宾馆案(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