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八十九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06-29 点击数:46次 字数:

张贵柱见他们进屋,猜不出两人出去说啥,察颜观色转看吴珍,见她坐啃手指头,满怀心事的愁样子,便在心里怨:“孙大炮?你算人?彻头彻尾是条狼,凶得也太明显了。”在背后怨了他一眼。

梁艳梅对吴珍说:“别发呆,一起去。”

吴珍问:“我?能合适?”梁艳梅又说:“只是辞行,不谈工作,为啥去不得?正好顺便告诉一声,咱俩现今是姐妹。有我别害怕。”对着孙大志笑说:“信不信?他们巴不得不谈工作,”小心嘱咐道:“大家千万要记住,不成熟的不谈为好,免得僵了今后难办。” 孙大志便说:“听小组长的。”过去拉起吴珍笑:“还不快去关窗户,听你姐姐的没错。” 这回他的笑容里,充满了同情。

下楼时,张贵柱扯梁艳梅,悄声附耳问:“你们去阳台,都说啥话了?刚才你说认妹妹,他就把你吼出去,孙大炮也太过分,他想反对呀?我见吴珍一脸担心的样子。哼!孙大炮是赖格宝,怨恨你和别人好,龟儿子是不是,偷偷对你有想法?”

梁艳梅一怔,啥也没有说,脸上红透了。

省城,市环卫局宿舍区。
  晚饭后,苗爽握着请假条,到‘猪圈房’来找赵东,他俩是同班。

到门口又不进去,双手藏在身后面,脆喊一声任阿姨。任红转头乐了说:“哟……,看看胖苗爽,多么懂礼貌,进门先要站得笔直,还是背着手站的,挺胸腆肚打招呼,礼比人先进。七、八岁的小大人,挺个小肚肚,很有派头嘛?长大又是个县长,快进来,快进来。” 苗爽含羞说:“我来找东东。” 赵东在屋嚷:“下定决心不理你,早就绝交了,还来找个屁!羞羞羞,脸比城墙倒拐厚!” 任红责备道:“这孩子,咋讲话?又闹了?”过去拉苗爽进屋,又去拿出只苹果,坐着边削边询问:“告诉阿姨,是谁不对?”苗爽瞅看地面说:“都不对。不是早就绝交了,是上午上完第二节的算术课,开始不说话。” 任红点头说:“嗯,阿姨知道了,苗爽来访问,想重新和好?” 苗爽忙分辩,脸急变形了,从背后伸出了双手,吞吞吐吐说:“我想请东东,帮忙交假条。” 任红喊:“东东你过来。”又问道:“有谁生病了?家里有事了?” 赵东摇曳来,皱鼻伸吞瞪眼睛,歪嘴扮鬼脸,十分的得意,有腔有调学地主:“厚脸皮的穷光蛋,快把地契交出来。”

苗爽递出叠成方块的假条。

任红削好苹果递给苗爽,收刀擦手把假条拿来展开读:“‘敬爱的班主任曹老师您好:明天我有事情了,我的爸爸要回来,我要去接他,不能来上学,特此请假一天。你的学生苗爽,致以革命敬礼。’”再看日期是今天,夸奖道:“很通顺,一百分。”又问:“谁告诉的明天你爸要回来?” 苗爽说:“高伯伯。” 任红问:“是戴眼镜的很瘦很高的高伯伯?” 苗爽就点头,开始啃苹果。任红重新折叠好,心里十分难受说:“东东快收好,别忘告诉老师,苗爽的爸爸从很远的地方回家来,平常难得见,因此很盼望。” 赵东说:“他早对老师吹过牛,讲他爸爸有时候在大山上,有的时候在江船上。哼,呸!可惜不是在天上,不像我爸爸。” 任红因笑道:“小屁孩,也抬杠?你爸倒是在天上,可他只是位伞兵,只会跳飞机,不会开飞机。我们苗爽的爸爸,虽说站在地面上,哪天吼声开大会,大家就得去开会,管着半个县,对吧胖苗爽?”摸苗爽头,以示抚慰。

赵东竖起拇指头,朝脑后一挥撇嘴说:“我爸哪天也一吼,都给老子马上跳!飞机上的都得跳,因他管着一团人。”任红笑着问:“开飞机的也要跳?好了好了‘县长团长’听命令,马上参观苗爽新家,正经还没去过呢。”关窗关灯锁上门,领着都去了。

半道遇见李明散步,任红让俩孩子先去迎上前问:“梁艳梅他们,马上要回来?还有苗清泉?” 李明稍一迟疑说:“明天一起都回来。白跑一趟时间又长局里都有看法了。按说我对那里,因是知根知底,不该轻易让去。算了算了,下回准备好再走。” 任红问:“怎么会去这么久?” 李明说:“他们到那里,没有人理睬,摸索着工作,孙大志和张贵柱还被人打。”任红奇怪道:“苗清泉不是副县长吗他干啥?” 李明说:“人影子都见不到,据说正忙撤社建乡包田到户。带俩孩子要去哪?“

任红说去苏桂兰家。

李明小声的提醒:“到了后,嘴小心,那人本来要离婚,要调走,最近刚劝好,就看苗清泉回来,是个啥表现。” 任红点头说知道,要拉李明一起去。李明想想说:“局领导去算表态,我就不去了。” 任红说:“想去看看他家新房,我被你一讲不敢单独去看了,那个人是红脸‘张飞’,说声翻脸就会翻脸,去吧你该关心一下。” 李明问:“去干什么呢?这种家务事,越关心越糟。不过搬新家,一次不去也不好,这样吧?等苗清泉回来再去。” 任红认真说:“那才去不得,万一情况不妙,夹在当中难受!只剩今天了。” 李明点头说:“可也对。但是去这家,别提那件事,坐一下,马上走,反正仅仅做样子,像那回事就行了。”

任红就点头。

到了楼下任红说:“领导请前面,我跟着。” 李明问:“跟得上吗?我上楼梯是锻炼,一次要跨两格呢。” 任红皱眉说:“你的心脏不是很好,千万不能这样蛮练。没人告诉过你吗?” 李明最怕提这个,会想本该去当市府副秘书长,因为心脏不好,才到环卫局的,人生之途原地踏步。因此泄气道:“那就你前我后。”让到了一旁。任红说:“这倒不必要。锻炼不能激烈,会加重心脏负担,爬楼不要急,尽量别说话。” 李明愁苦说:“‘尽量’这两字,医生的用法,和我不一样,医生劝人‘尽量‘这样’尽量‘那样,是在鼓励和引导,是给人希望。我遇到了难办的事,对人说出这两字时,就是没有希望了。” 任红听他语气悲观做笑脸说:“希腊著名医生希波克拉底说,‘医生的法宝有三样,是语言、药物和手术刀。’医生的语言,对病者是治病良药,排在第一位。你们这些当官的,权衡心太重,爱把人的有些希望当成危险来对待,岂止’尽量‘二字,用来推脱或堵挡的套话还少?听以呀,我们各为其职,各守其道。上楼。”在前头走了。

李明想,这话有点针对性,不过哪能瞎希望?摇头苦笑道:“任红也有三件法宝。”

任红叫讲。

李明跟上说:“眼睛耳朵和舌头。” 任红听了回头告诉:“这是咱局宝,是个机关就会有。你在芝兰县当过县长,手中有什么法宝?” 李明说:“不讲回头话,问有啥法宝?半点也没有,苗清泉到时会知道。” 任红就笑了,想说又没说。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八十九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