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章 历史的机遇(下)
本章来自《监察利剑》 作者:小夜风满楼
发表时间:2020-06-19 点击数:92次 字数:

  宴会厅里的欢乐气氛在不断漫延和扩散,认识的人不停打着招呼,又为还不认识的人做着引荐。

  谭远牧神情轻松地在曹云坤旁边坐了下来:“他应该快到了。”

  曹云坤笑了笑:“李晶,去把杨宇和风丽叫过来,就说有一位特殊的客人让他们见一见。”

  “哦。”李晶起身离开了。

  曹云坤还有些疑惑:“谭主任,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你是怎么想到要把沈永捷从国监委借调回来的呢?”

  “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原因,从前些年的情况来看,在巡视组检视期间,纪委和监委的工作都会成倍地增加,仅靠这两个部门原有的工作人员,很难保质保量地完成巡视组移交的全部工作,往往都要从各区县的相关部门借调大量的工作人员,来协助市纪委和监委的工作。”

  曹云坤点了点头:“嗯,的确是这样。”

  “可人是来了,但在日常的具体工作当中,又会产生沟通不畅、配合不佳等新的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又会降低我们的工作效率。”

  “所以……你就想到了沈永捷?”

  “不错。他本来就是从长州走出去的,各方面的情况都了解,更何况,他曾经还是你这个前反贪局局长、现监委副主任的得力干将,你对他知根知底,有他在,我们的工作一定会顺畅得多。”

  曹云坤笑了起来。

  “谭主任,还是你考虑得长远呐!沈永捷这个人,头脑灵活,观察入微,判断精准,常常能看到和发现别人都容易忽略的地方,杨宇、李晶和段风丽都挺佩服他。正如你所言,有他在,我肯定会放心得多。”

  正说话间,沈永捷笑容满面地出现在了谭远牧和曹云坤的面前。

  “谭主任、曹主任,我到了。怎么样,我没错过什么吧?”

  曹云坤上上下下打量着沈永捷。

  “永捷,三年没见你了!保持得不错,还是原来的样子!”

  谭远牧微笑着站了起来。

  “沈永捷同志,在此,我先代表市纪委和监委向你的到来表示欢迎!巡视组入驻以后,还有很多工作需要你协助我们来完成呐!”

  “谭主任,您这可言重了!我这次虽然是借调回长州,但也算是长州纪监委的工作人员吧,您和曹主任就是我的领导了,有什么工作尽管吩咐!”

  李晶拉着杨宇和段风丽走了过来,杨宇一路上都在不停地嚷嚷。

  “曹主任,我都准备登台了,这会儿又有什么特殊嘉宾呀……”

  沈永捷微笑着看着杨宇:“杨宇,祝你新婚快乐!”

  杨宇吃了一惊:“沈处长?什么时候回来的?听说你在北京落户了,一天到晚忙得要死,请帖我都没敢发给你!也没敢想你能回来呀!”

  李晶吐了一下舌头:“二位领导,你们可真会制造惊喜啊!远在北京的嘉宾都能请回来!”

  谭远牧笑了笑。

  “各位,我正式宣布,沈永捷同志经国监委和市委徐书记的同意,借调回长州,协助市纪监委开展工作,让我们欢迎沈永捷同志的到来!”

  沈永捷连连摆手。

  “欢迎就用不上了吧!毕竟我也曾经是长州的一员。不管在哪儿落户,长州也是我的家!我一路上紧赶慢赶,就是不想错过今天这历史性的时刻!”

  李晶一脸的微笑:“着什么急啊,你也会有这历史性的一天的。说说看,在北京谈好对象没有?”

  段风丽端着一杯饮料,阴沉着脸站在一旁,一语不发。

  杨宇看了看段风丽的脸色,用胳膊肘碰了碰李晶,“嗯嗯”地清了清嗓子。

  沈永捷把脸转向了段风丽:“风丽,你……”

  段风丽虎着脸,突然眉毛一竖,一抬手,一杯饮料全都泼在了沈永捷的脸上。

  众人都惊呆了。

  段风丽的脸上像涂上了一层冰霜:“沈永捷,你今天回来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还敢说长州是你的家!”

  沈永捷尴尬地用手擦拭着脸上的饮料。

  段风丽阴沉着脸走开了。

  “沈处长,快擦擦吧。” 杨宇赶紧将一张纸递给了沈永捷。

  李晶小声地问道:“刚才那一杯是酒还是饮料啊?”

  杨宇小声地回应:“我看既不是酒,也不是饮料。”

  “那还会是什么?”

  “我看是辣椒水!”

  曹云坤微微皱了皱眉:“你们俩说什么呢?李晶,还不去看看她!”

  “哦。”李晶朝着段风丽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风丽!风丽!你去哪儿……”

  谭远牧说道:“杨宇,你也快去准备你的事儿吧,段风丽的情绪我们来处理。”

  沈永捷尴尬地笑了笑:“还没来得及给杨宇送礼呢,自己倒先收了一份儿见面礼!”

  谭远牧笑了笑:“先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吧。”

  沈永捷离开了。

  谭远牧微笑着看了看曹云坤:“曹主任,这4个人3年前就是你手下的兵,今天这饮料事件,也只有你才能给我分析分析啰。”

  曹云坤笑了笑。

  “我大概知道一些来龙去脉。三年前,这4个人在反贪局都是我手下的兵,沈永捷是他们的头儿,因为工作能力突出,加上自身的一些个人魅力,段风丽和沈永捷两个人相互都比较欣赏。”

  “哦,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往事。”

  “不过,当时还有一个情况,沈永捷还有一个竞争对手,市委那个孙赫也在追求段风丽……”

  谭远牧吃了一惊:“孙赫?你是说……徐书记身边的那个孙赫?”

  “对,就是他。”

  “孙赫不是段风丽的现任男友吗?那……沈永捷他……”

  “当时孙赫对段风丽的追求也是锲而不舍的,不过段风丽最终还是选择和沈永捷确立了恋爱关系。但是,没过多久,最高检从全国各省市检察院选拔了十个优秀年轻的检察官,前往最高检进行为期两年的挂职锻炼,沈永捷就被选拔去了北京,一呆就是两年。”

  “那他和段风丽的关系……”

  “两个人的关系没有断,只不过变成了遥远的异地恋。两年以后,又碰上国家进行机构改革,原检察院反贪局的人马整体转隶到新成立的监察委员会,沈永捷就被转到了国监委,按组织上的安排,还在北京落了户,这下就回不了长州了。”

  “那……他是怎么和段风丽说这事儿的?”

  “原本让段风丽在长州等了两年,沈永捷就已经很愧疚,哪知道两年之后还回不来了!为了不再耽误段风丽,沈永捷主动提出结束这段关系,让段风丽重新再寻找更合适的人,这让段风丽非常失望和痛苦。”

  “所以……孙赫才追到了段风丽?”

  “这两年当中,孙赫可是一直都没停止对段风丽的追求,段风丽在痛苦和失落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和孙赫建立起了新的恋爱关系。”

  “原来是这样。”

  曹云坤又笑了起来。

  “本来这事儿就此告一段落了,哪知道你一个借调,又把沈永捷从北京叫了回来,让这个昔日的旧情人又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前!加上段风丽本身的暴脾气,才有了刚才的饮料事件。”

  谭远牧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沈永捷向段风丽提出要分手的事情?”

  “我前两天找段风丽谈过话,好让她有一个心理缓冲的时间。哪知道她还是没能控制住情绪,当头就是一棒啊!”

  谭远牧略微一沉吟:“这不会影响他们今后的相互协作吧?”

  “放心吧,沈永捷有控制局面的这个能力!我们也可以在中间做做工作嘛。”

  徐建辉站在百盛宾馆的一楼大厅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瞅着宾馆的装修和来来往往的人群。

  孙赫走到大厅靠墙位置,一个放着“大堂经理”牌子的接待桌前。

  陈小瑞微笑着抬起头:“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孙赫用头朝着徐建辉的背影点了点。

  “市委的徐书记来视察工作,你给领导介绍一下宾馆现在的情况。”

  “哦,好的。”陈小瑞急忙走出接待桌,来到徐建辉的身旁,“徐书记您好,我是宾馆的大堂经理陈小瑞。”

  徐建辉点了点头:“嗯,我看这儿来来去去的客人不少嘛,咨询订餐、会议的有好几拨,订房退房的就没断过。”

  “总的来说宾馆的营业情况还算不错,会议、餐饮、房务和团购的业务我们都在同步拓展。”

  “既然营业情况这么良好,为什么还不向市里面报请验收,开始正式营业呢?”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这都是宾馆领导在安排……”

  “说说看,裙楼的设计和布置是什么样的?”

  “一楼除大厅以外,还有B型大会议厅、咖啡厅、特色名品店和自助餐厅;二楼配备有大宴会厅和16个VIP餐饮包房;三楼是A型大会议厅、影视厅、两个中型会议厅和8个小会议室。”

  “地下的情况呢?”

  “负一楼主要是宾馆的办公区域和停车场,负二楼有健身房和游泳池。”

  “嗯,你先去忙你的吧。”

  徐建辉很快把目光转向了二楼:“走,上去看看。”

  李江涛站在宴会厅的门口,打着电话。

  “……金店失窃那个案子一定要跟紧,千万不能疏忽了!另外,青山路抢劫案的材料我下午回来再研究研究,然后再确定抓捕方案……嗯,嗯,好,就这样吧……”

  徐建辉、赵长海和孙赫站在距离宴会厅门口不远的地方。

  徐建辉看了看门口的那块水牌:“这就是你说的那场婚礼?”

  孙赫回答道:“对,新郎杨宇就是段风丽的同事,也是市监委执纪审查组的一名监察员。”

  李江涛猛然看见了徐建辉等三人,快步迎了上来。

  “徐书记,赵局,你们也来了?”

  徐建辉上下打量了一下西装革履的李江涛。

  “这话好像应该由我来说啊,你怎么也在这儿?连警服也不穿?”

  李江涛笑着回答:“今天局里面一个下属结婚,这婚礼现场的,就不用穿警服了吧?看着……也别扭啊。”

  徐建辉有些意外:“这么巧?不会是这个新娘姚晔吧?”

  “对,新娘就是姚晔,市局技术侦察科的一名警员。”

  徐建辉把头转向了赵长海:“原来新娘是你那边的人,刚才在办公室怎么不说?”

  赵长海笑了笑:“书记,下属结婚这种小事儿就不用专程向您汇报了吧?真要说了,我怕您骂我大事小事不辨,轻重缓急不分呐。”

  徐建辉笑着看了看赵长海一身的警服。

  “看来,你这个领导是不打算上台说两句祝福语了?”

  赵长海笑着回答:“这个任务我已经交给李局了。”

  李江涛笑着接过话:“就是就是!发言稿我都准备好了。”

  徐建辉想了想:“结婚也是人生的大事儿!不能完全说是小事儿。你不去,李江涛这个副局再不上台的话,你们市局就太不人性化了。走,进去看看。”

  沈永捷回到了宴会厅。

  谭远牧看了看沈永捷:“永捷,没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水渍已经擦得差不多了。”

  谭远牧笑了笑:“我说的是段风丽,今天的饮料事件可不止我们几个人看到。”

  沈永捷尴尬地一笑:“嗨!她今天没拿棍子打我,已经算不错的了!放心吧,谭主任,风丽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孰轻孰重她分得清楚。”

  曹云坤附和道:“我刚才还在给谭主任说,相信你和段风丽一定会处理好感情和工作的关系,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李晶挽着段风丽的手臂,边走边劝说着段风丽。

  “……他是你的恋人,不是你的仇人!再说了,人家是组织上借调回来协助我们工作的,又不是专程来添堵的,你就别往心里去了……”

  段风丽依旧在气头上:“我看他就是来添堵的!”

  李晶把段风丽拖回到了谭远牧等人的身边。

  段风丽白了沈永捷一眼,把头扭到了一边。沈永捷苦笑着摇了摇头。

  李晶看着宴会厅的门口,惊讶地开了口。

  “谭主任,谭主任!你看那边……好像是徐书记过来了!”

  徐建辉等人进入宴会厅,朝着主宾席的方向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微笑着和两旁的人打着招呼。

  谭远牧起身迎了上去:“徐书记,真没想到您也来了。”

  孙赫适时地插了话:“徐书记主要是来宾馆视察和指导工作的……”

  徐建辉一扬手,止住了孙赫的话。

  “既是来指导工作,也是来讨杯喜酒,沾沾喜气的。”

  徐建辉把目光放在了谭远牧身旁的沈永捷身上。

  谭远牧介绍道:“徐书记,这就是我向您请示过的,从国监委借调回来的沈永捷同志,他也是今天中午,刚刚才从北京赶回长州的。”

  孙赫也看见了沈永捷,脸色陡然一变。

  “徐书记您好,我是沈永捷,在国监委执纪审查处工作,非常感谢领导对我的信任,能回到长州开展工作,希望能接受您的指导。”

  徐建辉点了点头。

  “谭主任跟我说过你的情况,你能被最高检选中进入挂职锻炼的行列,最后又能被国监委招入麾下,相信你是个有能力的年轻人。别的我不多说,希望你回到长州,能发挥你应有的作用,协助谭主任和曹主任干好纪监委的相关工作。”

  “请徐书记放心,我一定尽职尽责,不辱使命!”

  杨宇拉着姚晔的手也走了过来,笑得合不拢嘴。

  “徐书记,做梦也想不到您会光临我们的婚礼,您这一来,咱这婚礼的规格和档次瞬间就提高好几倍啊!我和姚晔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徐建辉微笑看着杨宇:“你是杨宇吧?”

  “我是杨宇,在市监委执纪审查组工作。”

  “徐书记您好,我叫姚晔,是市公安局技术侦察科的一名警员。”

  徐建辉微微一沉吟。

  “姚晔……我们形容花草在风中飘摇叫做随风摇曳,今日一见,的确人如其名,新娘很漂亮,就像在风中飘摇的一朵美丽的鲜花啊!”

  众人都笑了起来。

  徐建辉微笑着说道:“杨宇,这么美丽的新娘,以后可得好好珍惜呀!”

  “那是必须的!徐书记,我记住您的话了!”

  徐建辉一伸手:“拿酒来。”

  李江涛适时地将一杯酒递给了徐建辉,李晶也将两杯酒递给了杨宇和姚晔。

  徐建辉端着酒杯,朗声说道:“既然来了,就要祝福你们。第一呢,我要祝你们爱情甜蜜,永结同心,生活充实饱满!”

  杨宇笑着回应:“谢谢!谢谢徐书记!”

  “第二,我要祝你们在工作、事业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争取更优异的工作成绩!”

  姚晔笑着说道:“徐书记,在此我也要祝您身体健康,顺心如意!相信在您的英明领导之下,长州一定会迎来一个更美好的明天!”

  徐建辉也不禁笑了起来:“这新娘可比新郎更会说话啊!”

  徐建辉举起了酒杯。

  “各位,在此就让我们共同努力,为长州更美好的明天,干杯!”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夜风满楼
对《第一章 历史的机遇(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