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一章 历史的机遇(上)
本章来自《监察利剑》 作者:小夜风满楼
发表时间:2020-06-19 点击数:139次 字数:

整个上午,市委办公楼的走廊都很静,特别的静。

孙赫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抬手看了看表,原定的会议时间已经超时了十五分钟。

一墙之隔的小会议厅里面,叶云忠正代表中央工作组,传达着中央的重要决策指示。眼下就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不应该飘出点儿喜气洋洋的味道来吗?

可是,这走廊却依然静得如同医院的手术室。

这巨大的反差让孙赫有些坐不住了,难道中央的思路和决策又有了变化?

孙赫站起身,才发现自己的牙根儿都咬紧了,他恨不得马上就把头贴在会议室的门上,虽然他也很清楚,那样做是极不妥当的。

好在一声轻响,小会议厅的门终于打开了。

徐建辉、钟良国和叶云忠走了出来。从三个人轻声而愉快的交谈中,孙赫发现,自己的担忧其实是多余的。

孙赫满带微笑和恭敬站在一边,徐建辉、钟良国和叶云忠缓缓走过。

叶云忠的感概声清晰入耳。

“长州的变化确实大啊!这几年我带着中央工作组前前后后也来过几次了,每次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都说徐书记是最具有开拓奋进精神的为政者,从这城市建设的面貌上就能看出来!”

孙赫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谨慎地和领导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过依然能感受到徐建辉话语中的自豪与笑意。

“那也是中央的政策得力,加上长州1800万人民的共同努力,才有了今天的建设成就,我这个市委书记,不过是个带头人罢了!”

叶云忠抬手晃了晃手指。

“还有从机场过来,这一路的银杉树,视觉效果也是相当的震撼呐!我原来只是在广西、贵州才看到过这么多的银杉树,没想到在这儿的银杉更多!我还以为飞机降错了地方呢!”

徐建辉的笑特别爽朗:“银杉好啊!不但能抗烟吸尘,还具有观赏、经济、药用的价值,是园林绿化非常重要的树种,所以我们才重点栽植了银杉。”

“长州近些年的经济建设也是非常令人瞩目的。GDP总量突破2.6万亿,超过省会嘉州足有一倍!”叶云忠并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辞,“一般来说,因为历史、政治和经济资源分配的原因,非省会城市都是跟着省会城市在跑,而长州就实现了颠覆!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呐!”

徐建辉的脸上挂满了笑意:“叶组长,你这么说,我们可要骄傲了呀!”

徐建辉用手指了指另一边的钟良国。

“这里面钟市长的功劳可不小啊,为了长州的发展,钟市长是日夜操劳……”

钟良国笑着摆了摆手。

“我可不敢领这份儿功啊!长州发展到今天,主要还是靠徐书记的高瞻远瞩和领导有方,我这个市长不过是尽力配合罢了……”

“你们两位就不要再谦虚了!” 叶云忠微笑着扬起两手,“徐书记刚刚不是说了吗,是长州1800万人民的共同努力,才有了今天的建设成就,这1800万人当中,不就包含你们两位了吗?”

爽朗的笑声回荡在走廊里面,虽然正值盛夏八月,孙赫却感到,长州的春天,来了。

叶云忠继续说道:“所以说啊,经过几年的调查、研究和论证,中央选择长州作为区域经济的突破口是有依据的,中央关于成立新的华宁省,以此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决策和思路也是科学的!”

叶云忠停下脚步,转过身体面向徐建辉。

“作为区域经济建设发展的楷模和领跑者,未来华宁省的建设和运转铁定是要以长州为核心的,如何建设一个更加高效的华宁省?怎样让华宁省辐射和带动周边省市,实现区域经济的协同发展?徐书记,你是扬德省的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兼长州市的市委书记,中央也想听一听你这个长州一把手的想法和思路。”

徐建辉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叶云忠继续说道:“中央希望在今年年底,最迟明年年初,能看到这样一份规划和建议,徐书记,你看有没有问题?”

那一刻,孙赫看到,徐建辉的眼里透出了前所未有的坚定。

“没问题!中央布置的任务,我肯定会全力完成!叶组长,就按你说的这个时间,我一定完成这份规划和建议!”

叶云忠伸出手,和徐建辉握在了一起。

“好!至于是我来长州,还是你来北京,我们到时再见!”

 

 

百盛宾馆的宴会厅里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一众宾客围坐在一桌桌的酒席边,连入口处水牌上的字都洋溢着欢乐与喜庆:恭祝新郎杨宇先生,新娘姚晔小姐,喜结良缘,白头偕老。

谭远牧走到宴会厅的门口,抬手看了看表,掏出了手机。

“永捷,什么时候到啊?再不来可就错过婚礼仪式了啊!”

“快了快了!我在出租车上,估计10分钟之后就能到!”

“那行,到了给我打电话。”

杨宇像风一样走了过来。

“哎哟,谭主任呐!我四处找您,您躲在这儿打电话呢!”

谭远牧看了一眼杨宇:“着什么急啊,这仪式一过,老婆你就娶回家了,你还怕她跑了不成?”

“我不是对我自己着急,我是对您着急啊!”

“我?我有什么好着急的?我又不用再娶媳妇!”

“可您这会儿也别老打电话呀,您得酝酿酝酿感情!”

“什么意思?”

杨宇不住地挤眉弄眼。

“您都看见了,姚晔那边来了不少单位上的领导和同事,您是纪委书记又是监委主任,待会儿上台发言的时候可得好好夸我几句!不然,我这面子从哪儿来啊!”

谭远牧笑了起来:“原来是为这个……放心吧,待会儿在台上我一定好好粉饰你一顿,让你倍儿有面子!行了吧?”

“行!这才是好领导嘛!”

谭远牧随即板起了面孔。

“不过,新郎官同志,婚礼仪式开始之前我还得说你几句,中央巡视组下午就到长州,你早不选晚不选,偏偏选在今天举行婚礼!巡视组一开展工作,咱们的担子可就重了,这人手……”

杨宇一把握住谭远牧的手。

“领导同志,您以为这良辰吉时、结婚地点这么好定啊?我和姚晔跑遍了市里面大大小小的酒店,人家早在一年前就预定完了!只有咱们这市政府的接待宾馆还在试营业,有点空余档期,您要再让我往后推,这媳妇儿我得猴年马月才能娶回家啊!”

“这我能理解,可是你这一结婚,还有婚假……”

“这一点我们也考虑到了!我和姚晔商量过,可以把婚假延期嘛。巡视组驻守长州,我和姚晔肯定也会坚守岗位,寸步不离!巡视组离开长州,我和姚晔再去补婚假!您看,这工作、生活两不误,多好啊!”

谭远牧笑了笑:“行!婚假延期,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走!进去吧。”

 

 

孙赫敲敲门,走进了徐建辉的办公室。

“书记,已经确认过了,巡视组一共6个人,下午4点的飞机到长州。不过,对于巡视组的行程安排,市里面能提供的服务确实不太多……”

“说具体点儿。”

“他们不要迎接,也不用我们提供的车辆接送,连住宿的酒店都在离开嘉州前就预订好了。”

这一点让徐建辉稍感意外:“哦?”

“我问过他们,预订的是哪家酒店,以便于我们提供相应的服务,可是连这酒店的名字他们都不肯透露,说是住进去之后再通知我们。”

徐建辉轻轻放下了手里的文件。

“既然这样,你就不要再多问了。”

市公安局局长赵长海悄然出现,敲敲门走进办公室,径直在徐建辉的对面坐了下来。

“书记,听市委接待办说,这次中央第四巡视小组的行程是既神秘又低调,不要接送,不要警车开道,那……我只能把人和车都撤回来了。”

徐建辉笑了笑:“巡视组有自己的办事原则和办事风格,市里面不要过多地插手,以免适得其反。”

“书记,以您的经验,这次巡视组来的会是哪些人啊?”

徐建辉沉吟了片刻:“组长陈旭光……副组长王志昌,一共十二个人……正常情况下,估计是王志昌带着5个人过来。”

“我估计也是这样,陈旭光这个组长总得带着一半人马驻守省会嘉州吧。”

徐建辉走出办公桌,背负着双手,在办公室里面踱起了步子。

“本来市里面计划安排百盛宾馆作为他们的下榻之地,现在看来……”徐建辉停下脚步,转过了身,“……百盛宾馆现在怎么样了?工程距今超过3年了吧?怎么好久没听到动静了?”

孙赫说道:“好像……还在试营业。”

徐建辉脸一沉。

“又不是商业酒店,搞什么试营业?如果工程竣工,就该立刻报请验收,然后交付使用。如果还没竣工,那就更不像话了!”

“书记,您别发火啊,市里面投入这么大,对百盛宾馆进行重装,估计宾馆管理层也是想通过试营业,打造一个更理想的对外形象吧。”

徐建辉依旧绷着脸。

“如果巡视组选择入住百盛宾馆,他们就拿巡视组作为试营业对象了?简直乱弹琴!诶,你是怎么知道百盛宾馆还在试营业的?”

“段风丽告诉我的。”

徐建辉略微一思索:“段风丽?你女朋友?市监委那个?”

孙赫笑了笑。

“书记,您还记得她呀?我听段风丽说,今天市监委有一个同志结婚,订在百盛宾馆举行婚礼,我也是这么着才知道的。”

“原来这么个情况……”徐建辉点了点头,“走!去百盛宾馆看看。”

孙赫吃了一惊:“现在去?”

“现在就去!我就是要看看他们这个试营业,到底营业到什么程度了……”徐建辉看了一眼赵长海,向门口走去,“你也一起去。”

赵长海站了起来。

“书记,上次听顾主任说,徐冰洋好像是今天中午的飞机回来。他一年才回来一两次,这重逢就不要错过了吧?”

“你不说我还真忘了……” 徐建辉停下了脚步,“这中央工作组刚刚才离开,巡视组马上又要进来,我哪有心思去管他呀……”

孙赫说道:“书记,要不今天就别去宾馆了,我马上去机场,或者赵局去一趟也行啊!”

徐建辉摆了摆手:“不用了,这事儿我记不住,顾主任肯定不会忘的,还是去宾馆!”

 

 

顾文君的办公室,其特点不在于大,而在于一个雅。不仅四面墙上都挂着古字古画,正对办公桌的的那块区域,还摆着两张大方桌,文房四宝整齐地置于其上。

陶成业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走进这个房间的时候,不像是进了办公室,倒像是走进了一间字画展览室和书画练习室。

而现在的陶成业,正站在那两张大方桌前,屏气凝神地写着“天道酬勤”四个字。

写完最后一笔,陶成业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嘴里有抒发不完的感慨。

“古人云,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我这字啊,要形没有形,要神没有神,惭愧啊!”

“陶总,你可千万别泄气啊,其实你的字在力量和节奏感上已经有了提高,只是还缺少一些神采和立体感,还有就是一些小瑕疵。”顾文君的脸上依旧带着贤淑的微笑,“作为大企业集团的董事长,一个身家上亿的大老板,能有这样的书法造诣已经相当不错了!”

顾文君用手指点着陶成业的字。

“你看啊,点画线条是体现字体力量感的要素之一,讲究的是藏头护尾,力在字中,点画势尽,力收之。意思就是点画要深藏圭角,有往必收,有始有终,才能展示力度。”

顾文君伸手拿过来一张白纸。陶成业放下手中的笔,急忙接过顾文君手中的水杯。

顾文君在桌上铺好了白纸。

“当然,我们强调藏头护尾,不露圭角,并不是说就可以忽略中间的行笔。中间行笔必须取涩势中锋,才能使点画线条浑圆淳和,温而不柔,力含其中。”

顾文君提笔一气呵成完成了“天道酬勤”四个字,迎来了陶成业发自肺腑的赞叹。

“佩服!佩服!和您这字一比啊,我那几个字就真是拙作了!”

顾文君笑了起来:“陶总,你也太谦虚了!平心而论,你的字已经进步不小了,我啊,也就是在你面前才敢称大师!”

“顾主任,您这是比我还谦虚啊!说实话,您这书画水平,真够我学的了!诶,对了,您刚才还说到字儿的神采和立体感,这笔画线条可以再练,但这字儿的神采怎么出来啊?”

“书法当中的神采,一方面依赖于技巧的精熟,这是前提和基础;还有就是讲究一个心态,只有创作心态恬淡自如,创作当中心手双畅,物我两忘,才能写出真情至性来。”

陶成业叹了一口气。

“您看我这一天到晚俗事缠身,浑浑噩噩,要不是您把我引进这艺术的殿堂,我这辈子可真要恶俗到底了!”

“你别谢我了,陶总,说起来我还得谢你呢!”

顾文君轻轻走到墙上那幅《临溪抚琴图》的面前。

“这幅《临溪抚琴图》气象萧疏,意境深远,水与墨的使用恰到好处,笔与墨的衔接极其自然,看得出的确为高人所作!能找到这样的高仿作品,陶总,你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陶成业笑了笑。

“不难不难!北京啊就这点儿好处,毕竟是古都嘛,流传下来的古物多,倒腾这些东西的人也多!其实啊,顾主任,在北京像您这样专找古画进行临摹学习的人不少,这样才能提高水平嘛。”

陶成业说着走了过来。

“我呢本身就是北京人,恰好也有点儿这样的爱好和门路,还能找到一些这样的高仿作品。您想啊,这真品有几个人买得起?但这高仿的就不一样了,说白了就一仿冒的,顶多收点儿工本费,花不了几个钱的!”

“就算成本不高,那也得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吧。你要让我去,我可找不到这么以假乱真的作品。”

“这哪能让您去呀,这种小事儿让我陶某人出马就行了!”

顾文君抬手一看手表,一声惊叫:“哎呀!差点儿忘了!”

“怎么了,顾主任?”

顾文君快步走到办公桌前,匆匆收拾起桌上的东西。

“今天我儿子从欧洲回来,中午十二点的飞机到机场,我得去接他。这不,都十一点半了!我还没出门呢!”

“哎呀,这都怪我!老缠着您说这书画的。对对对,是得赶紧出门了。”

顾文君抓起提包,和陶成业一起急匆匆地走出了办公室。

 

 

饭点儿的时间,长河新区管委会的一楼大厅里,只有司机小王还坐在靠墙的长椅上玩着手机。

顾文君风风火火地走出电梯。

“小王,快把车开出来,我要去机场。”

“顾主任,车送去4S店保养了,要下午才能取回来。”

“啊,下午!那……那我还是打车吧!”顾文君快步向楼外走去。

“顾主任!顾主任!这大中午的,这儿又是开发新区,哪儿这么容易打到车啊!” 陶成业挥手招呼着顾文君。

“那……那怎么办?”

“您别急,我有车啊!您坐我的车去不就行了?”

顾文君有些迟疑:“这……行吗?”

“这有什么不行的!”

“我怕耽误你的事情……”

“嗨!我能有啥事情!您儿子多久才回来一次?这才是大事儿呢!”陶成业抬手看了看表,“咱赶紧走,还来得及。”

“陶总,那可太感谢你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夜风满楼
对《第一章 历史的机遇(上)》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