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七章
本章来自《千古一商》 作者:谷聿
发表时间:2020-05-23 点击数:45次 字数:

  张灯结彩,原本祝融火红的华阳大殿,更为火红热烈,红烛高照,红绸飘逸,红裙飞旋,猩红地毡上一群白衣少女起舞蹁跹,似滴露的白莲徐徐绽放,又若朵朵的白云冉冉升腾,盛开美丽。

  吕不韦真的感觉不一样了,不再是小心翼翼,仰视这头顶之上的瑰丽华阳宫,他足以骄傲地踩爬着玉石台阶,显得异常轻松与愉悦,随后一坐上这宏大的殿堂,更是感觉若家一般的自由自在,甚至还有些随心所欲。

  今日,热闹非凡,笙箫鼓乐齐鸣,庆贺太子安国君的寿诞大喜,美酒佳肴满席,儿女至亲满堂,真个见天伦之乐,其乐融融。他,吕不韦,亦以嬴子楚太傅之位,介入其中,已然成为秦太子大家庭的又一个,开始融入王公贵族的生活圈,一种迥然不同于邯郸新吕府的新生活。

  “既醉以酒,既饱以德。君子万年,介尔景福。既醉以酒,尔肴既将。君子万年,介尔昭明。昭明有融,高朗令终。令终有俶,公尸嘉告。其告维何?笾豆静嘉。朋友攸摄,摄以威仪。”

  目不斜视,看着八位白衣红裙的优美舞姿,柔柔旋转着,轻轻飘逸着,若风若烟若雾,吕不韦是精神饱满,脸上自然而然荡漾起一股不为人知的笑意。

  “威仪孔时,君子有孝子。孝子不匮,永锡尔类。其类维何?室家之壶。君子万年,永锡祚胤。其胤维何?天被尔禄。君子万年,景命有仆。其仆维何?釐尔女士。釐尔女士,从以孙子。”

  正襟危坐,欣赏着一群窈窕少女祈寿祝福的轻盈舞态,看到嬴子楚那心满意足的惬意神情,吕不韦不由地微皱了一下眉头,遂用眼角瞄向了坐在排头座席上的嬴子奚和他的太傅士仓,心中顿然翻起一波激浪,冥冥预感有一股暗流涌动的凶险。

  慈目安然,寿父安国君端坐在正中软榻之上,一袭黑袍,腰系一根红绸带,满面喜气,堆着一副菩萨般的笑靥。

  歌舞渐渐退去,开始献酒上寿。

  上来第一位,是长子嬴子奚,只见他款步走到父亲安国君面前,一个直膝跪上红绣软垫,连着四下恭恭敬敬叩拜。完毕站起之时,便见俩童仆走上,一人一个双手捧着黑漆大匣子,轻轻放置到硕长的紫檀案几上,然后信手打开匣盖,里面赫然装着两卷精致的竹简,一卷“论语”,一卷“春秋”。

  跟随嬴子奚后一步的老夫子士仓,一手举着酒樽,躬身祝拜道:“士仓稽首,拜祝太子殿下万福万寿。今献上子奚公子与夫子专从齐鲁孔庙请回的“论语”一卷,“春秋”一卷,以孝敬太子寿父。”

  安国君不明显地拉下半张脸,闭合了一下眼帘,没有作声,微微点了点头。

  紧接着,太子的二十几位儿女按照长幼男女之顺序,逐个逐个向寿父安国君叩首跪拜,献酒上寿。

  一会儿,就轮到了嫡子嬴子楚献酒上寿。但见他一身楚服,火红斑斓,躇步上前,直膝跪垫,连着四个响头叩拜。随后便见,俩家仆抬上两只紫红箱笼,小心放置紫檀案上,打开看,一只箱笼里是一颗金灿灿扎眼的黄金大寿桃,周边均铺满了金饼,而另一只箱笼里,层层叠满,尽是色彩鲜艳的丝绸锦帛。

  太傅吕不韦站立嬴子楚右旁,紧跟着献酒上寿,躬身祝拜道:“吕不韦恭祝太子殿下万福万寿。今子楚公子特敬献金光寿桃一颗,绵延丝绸一笼,恭祝寿父大人若月之恒,若日之升,若南山之寿,不骞不崩,若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安国君不由自主伸缩了一下头颅,一脸眉开眼笑,嘴亦合不拢了:“嗯,子楚真为贤孝,吕先生你功不可没。亦难怪我儿之贤孝声名远播,实在是太傅倾心尽力助之,为父我甚感欣慰,非常高兴也。”其实,安国君的这番夸赞子楚贤孝,亦有很大情分乃为讨好华阳夫人喜欢而言。

  果然,坐在太子身旁的华阳夫人一下笑花了脸。而跪坐席案前的嬴子奚和他的太傅士仓却悠地变化成不快的驴脸,心中感觉极为不适。

  士仓急忙起身,道:“太子殿下,夫子我有话要说。”

  安国君微蹙了下眉头,迟钝了片刻,方发出不耐烦的声音,道:“哦,说吧。”

  士仓当即就朝嬴子楚发难,甚为理直气壮:“太子殿下,孔老夫子有云,巧言令色,鲜矣仁。今日嬴子楚着楚服以事母,全然就是巧心伪饰,装模作样,安知其用意何在?而我家子奚公子可是为人敦厚,真诚仁心,礼贤下士,朝野上下都是一致称善,业已具备贤君风范,是为真贤也。”

  吕不韦一听,居然是冲着他与嬴子楚责难来的,故来不及思虑甚么,匆匆忙冷笑一声,犀利回击道:“哼,不知何为真贤,不知谁为真贤?古往今来,孝,礼之始也,孝,文之本也,应说孔儒立论,基础亦是为孝也,倘若不孝父母,必定不会行君臣之道也。现天下人尽知,子楚公子之孝心孝道均是源自内心,发自肺腑,又岂容宵小之人非议诋毁,其定然别有用心,有所企图。至于说真贤,我向来以为,孝者,乃孝父君之所欲,忠者,乃忠君国之基业,如君所愿,承君所志,创业开基,完成大统,当为真贤也。而所谓礼贤下士,仅是为讨得一点口彩,装点一下门楣,乃是妇人小儿之贤,于国肯定无贤,于君肯定无贤,其实真不足道也。”是为维护嬴子楚及自己的利益,吕不韦作为嬴子楚的太傅当然毫不犹豫,挺身应对,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士仓极不愿听,一下蹦跳起来,一声大叫:“污蔑!吕不韦,你一个低贱商贾,竟然信口雌黄,一派胡言,我等士大夫岂能与你为伍。礼贤下士,古之遗风,纵观魏国信陵君,楚国春申君,齐国孟尝君,赵国平原君,皆以礼贤下士而名闻天下,他等广揽人才,为国效力,成就伟业,当是楷模,深受天下人爱戴。然嬴子楚算甚么贤孝之人,思想杂乱,品行卑劣,假以孝字,蛊惑贤君,令人不耻。孔夫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太子殿下,还请您明察之。”

  吕不韦岂肯任其诋毁,又是一声喷然冷笑,厉言道:“迂腐之言,亏你老夫子说得出口?看看当今大势,大秦是欲称霸天下,决非需要甚么礼贤下士,更不需要若诸侯四公子的彬彬有礼。有道是,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国,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子楚公子不用礼贤下士,亦贤声远达,天下无人不知,何人不晓。其是王道之深谋远虑,久矣。子楚公子早就在邯郸,让赵国人刮目相看,视公子为贤达之人,赞而众之,朝臣将军更是趋之若鹜,诸侯各国之公子王孙均以结好公子而引以骄傲,无不交口同声称颂公子之贤孝、仁义。至于未来,公子更将会韬光养晦,宽厚待人,必然深得民心,若古之贤君一般圣德贤才,成就大秦之霸业……”

  士仓断然喝声,气咻咻怒斥道:“住口!吕不韦,你为嬴子楚涂脂抹粉,居心叵测!太子殿下……”

  安国君急忙一个举手起来,用力甩下,亦大声道:“好了好了,今日是喜庆寿诞,你俩不必再唇枪舌剑,夫子要真是有话,就放置隔日再说吧。”显然,安国君很不乐意,不想再听吵嚷下去,好好的喜庆大宴,更不想让这种无聊长篇大论给搅黄了,“献酒上寿,我的孝子孝女,你等继续吧。”

  老夫子士仓还想说下去,无奈太子发话不让,便只得吞咽了回去。

  唉,似乎吕不韦一点准备亦没有,是匆匆忙上阵,应战老夫子士仓的公然叫板,且来势汹汹,更是目的明显,关系重大,重大至关乎嬴子楚在华阳宫的地位。想他吕不韦已经耗尽心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力争得来的嫡子,以及未来的太子之道,岂能让他人中途厮杀进入,图谋不轨以夺之?

  山雨欲来,必须迎头冲上,针锋相对必须予以痛击。

  大好机会很快摆放在了面前。

  一向苟延残喘的西周赧王开始蠢蠢欲动了。邯郸之战,眼见秦军一败涂地,国力丧失大半,从来都想着伺机报仇的周赧王觉得时机来了,亦巧了,楚考烈王亦想挟胜利之势,更为进一步抑制秦之势力死灰复燃,遂派了使臣请周赧王姬延以天子名义,号令各诸侯国合纵攻秦。于是一拍即合,周赧王立即扛起匡复周室的垂垂旗帜,准备向秦昭襄王发难了。

  究其原由,其实东周王室积恨秦国已久矣。

  周赧王姬延,姬氏,名延,亦称王赧,祖父周显王姬扁,父亲周慎王姬定,东周第二十五位君主,在位至今已是第五十九年。

  父亲姬定虽有众多妃子,然所生多为女娃,直到四十一岁时才生下姬延,因而他便成了王室的独生子,从小娇贵自不必说了。不过,姬延并未因优越环境而无心用功,他聪明好学,十几岁时就关心国事,深得祖父周显王的喜爱。周显王去世后,传位给儿子姬定,姬定即位后便立姬延为太子,不久还把朝政全都交给了姬延。公元前315年,周慎王姬定薨,他的唯一儿子姬延就正式继承王位,号周赧王,是以公元前314年为周赧王元年。

  姬延是位很有事业心的君王,非常看不惯父亲意志消沉不求进取的颓废行为,故在做太子时就主动参与政事,代替父王处理一些朝中大事。可惜,姬延即位时,东周王朝已经极度衰微,王畿只剩下七处城邑,更为可怕的是,此时王室的两大宗族都乘势拼命扩张侵吞王室疆土,自立国号,分别号称小西周和小东周。

  其时,秦国从来不把他周赧王放在眼里,觊觎东周觊觎周王室九鼎久矣。早在姬延继位时,就伊始发兵,南攻楚国,东击三晋,一直攻打到韩国,兵临王城下,向周赧王姬延索要九鼎,声称不交出九鼎就灭掉东周。

  九鼎,乃是夏朝初年大禹收取九州州牧的贡金,青铜,各铸成一鼎,以象征一州,载其各州山川人物和贡赋田土之数,足耳俱有龙纹,又称“九龙神鼎”。从此天下人尽知,鼎在权在,自夏传于商,商又传于周,传国九鼎,最终迁之于洛邑王城。而一直以来,九鼎都显示着王权的至高无上,是国之统一昌盛的象征,亦可谓得九鼎者得天下也。

  因此,九鼎岂是可以轻易交出,那不等于交出东周之国,交出周室王权吗?周赧王尤似热锅上的蝼蚁,滚烫烧心,赶紧地,心急慌忙地召重臣颜率进宫,急切商讨如何对策。

  颜率跪拜后,显得很是镇定,胸有成竹道:“国君不必担忧,臣即去齐国请求救兵,不日,此事必休矣。”

  翌日日出,颜率便率领一行随从,经过日夜兼程,赶到了齐国。他顾不得劳累,立刻上殿拜见齐宣王,拱手作揖道:“大王,秦王暴虐无道,兴强暴之师,已兵临城下,威胁我朝周天子,索要国宝九鼎。我东周君臣皆以为,与其把九鼎极不情愿地送与暴秦,实在不如赠予贵国为好。大王,您若能挽救面临危亡的我朝,势必会美名远扬,更能赢得天下人的认同与赞誉。而随缘获得国之珍宝九鼎,亦是您齐国的大幸也。故外臣恳请,希望大王能出动贵国大军,抗击逆秦,保我九鼎。”

  再合心意不过了。齐宣王早已是垂涎欲得九鼎,听了颜率诚恳请求之言,非常高兴,立马旨令陈臣思为主将,统领五万大军前往王城救助周赧王。

  此时,秦军大将樗里疾已在岸门大破韩军,率军正欲攻打东周,忽然听报齐国大军远道前来救援,吃惊不小,遂考虑自己远征久战,秦军恐过度疲惫,多会败北,亦就不敢同齐军恶意交战,只得紧忙撤退,班师还朝。

  周赧王姬延因此躲过强秦一劫。

  公元前307年,秦国再一次攻占韩国重城宜阳。即时秦武王大喜,遂领任鄙、孟贲等一行勇士速速抵达宜阳,准备直入王城,窥取周王室。

  周赧王姬延显然慌张心乱,紧忙遣使臣往王城郊外恭迎秦武王。白首使臣一见秦武王,颤微急步上前“扑通”一声,双腿跪地连着三拜,启口便致天子问候之意,随后又称天子已备盛礼恭迎秦王。然秦武王根本不予搭理,看亦未看使臣一眼,撇下他,盛气傲慢地乘坐上戎车,带着一行勇士随从直奔置放九鼎的太庙而去。

  入得太庙,秦武王迎面就见赫然一字排列的九龙神鼎,蔚为壮观。于是,武王精神抖擞,环绕着九鼎仔细观览起来,不时发出啧啧赞叹声。九座宝鼎,看着名称各是不同,鼎腹镌刻有荆、梁、雍、豫、徐、扬、青、兖、冀九个篆字,示以区别。突然,武王停住了脚步,指着“雍”字一鼎,颇为感叹地道:“咳,此雍州之鼎,乃我大秦之鼎也,寡人,寡人当携归咸阳哉。”

  站立三尺外的守鼎太庙令紧忙道:“禀秦王,自周武王定鼎于此,未曾移动过,尚知每鼎均有千钧之重,无人能举也。”

  秦武王一下回头,非笑着问任鄙与孟贲:“你等二位,能否举起此鼎?”

  任鄙忙推辞道:“大王,任鄙只百钧之力,此鼎重达千钧,无法举起。”

  孟贲却很自负:“大王,我来,孟贲可以举来一试。”语罢,他便叫人拿来两根粗麻绳索,捆牢系在鼎耳之上,然后伸开自己孔武有力的双臂,套入绳索之中,屏住气,狠狠地喝道,“起!”于是就见那鼎一下离地半尺,却不料,瞬间又重重地给砸在了地上。由于用力过猛,孟贲之眼珠顿然迸出,眼眶流血充盈。

  秦武王见了,哈哈一笑,不以为然地道:“好,孟贲,好样的,先去歇歇吧。寡人看你尚能勉强举起,是费大力了。不怕,既然此鼎能被举动,寡人就不怕举不起它来。”

  任鄙一听不好,慌忙摆手道:“大王,大王万不可,您是万乘之躯,不可轻易一试啊!”

  秦武王哪里肯听,遂顾自动手卸下锦袍玉带,束缚腰身,用大带扎缚双袖。任鄙赶紧几步上来,拉住武王袖子苦苦劝谏,没想,武王是重重一拳打下任鄙的手,瞠目大喝道:“任鄙,你懦夫不能举,难道还阻挡妒忌寡人之力吗?”

  任鄙见武王勃然发怒,瞬间呆然,亦就不敢再劝谏了。

  但见,秦武王大踏步向前,亦将两臂套入绳索之中,心想:孟贲勉强举起,寡人偏还要举起再行走数步。于是,武王尽平生之力,屏息一口气,用劲高喝一声:“起!”顷刻间,那鼎便离地有半尺,待武王刚要举步迈出,却蓦然不觉力尽失手,雍鼎猛一下坠于地,正压在武王右足上,喀嚓一声,将胫骨整个压断了。任鄙一行勇士见状,心急慌忙奔上来,急忙把武王扶归公馆。可是悲乎,秦武王一直疼痛难忍,血流不止,挨至半夜时分,不幸气绝身亡。

  因此,周赧王姬延又逃过暴秦一劫。

  然而,秦之狼子野心并未泯灭,始终是以西戎霸主自居,在秦武王猝死之后,秦昭襄王继位,于是,更是有过之无不及,仗着国力日夜增强,拼命向外扩张,不断膨胀势力,整一个周赧王时期,基本已取代了周天子的地位。公元前288年,秦昭襄王更是不满足于王的称号,公然约请齐愍王一起称帝,自诩为西帝,许齐为东帝,准备取周而代之。

  然没想,齐愍王感觉不妥,不清楚时机是否成熟,遂犹豫不决,不敢贸然称帝。在笃信听取纵横家苏代劝言缓兵之计后,未称帝号,如此亦就迫使秦昭襄王亦取消了帝号。然从两强称帝来看,显然暴露了秦齐根本无视周王室,欲吞并五国、瓜分天下的企图,使得五国十分惶恐,于是导致五国攻秦和六国攻齐的两大事件。可韩、赵、魏、齐、燕的五国攻秦,由于各诸侯都自怀鬼胎,各有目的,难以统一步调,最终无功而散。

  如今天赐良机,秦军落荒溃逃大败于邯郸不久,周赧王姬延经不住楚考烈王的煽惑鼓动,立马焕发起激越斗志,便以西周王室仅存的那一点号召力,联络天下之诸侯共同讨伐暴秦。不曾想,诸侯国居然还都积极响应,纷纷出兵,很快就集结起数十万的诸侯大军。亦为表达自己的决心,周赧王以天子名义征召国民参军,得兵六千余人,遂旨令西周公为大将,协力合纵主将楚国之令尹春申君,出伊阙向函谷关进发。

  章台王宫闻讯异常震怒。

  好你个自不量力的周赧王,竟敢妖言惑众、趁危兴兵与大秦对抗,真当我是病虎了?但要知道,病虎亦是虎,发起威来定然够你戗!秦昭襄王凶神毕露,狼眼喷火,立马诏令大将军张唐率二十万大军迎战,快出函谷关,一路猛杀猛打,一直打得六国联军连连败退,仅一月有余,便将匆忙组建的周王朝诸侯联军打得狼狈不堪,一轰而散。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谷聿
对《第六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