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七十七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05-18 点击数:60次 字数:

任红靠在医务室门口听说话,离开有一段距离,高一声低一声的听不全,本来不想再听了,正转身,却清楚听见苏桂兰说想要调走,又来兴趣了。后来再听李明说,梁艳梅的调函也到了,更觉很吃惊。想环卫局里热闹惯了,屁大点事都能炒成大新闻,这回怎么保密保得这么好?见李明去远就喊道:“苏大姐,过来快过来,有话要问你。”不停向她招着手。等苏桂兰疑惑到跟前,一把拉进去,随手关上门,转身笑着先摇头又点头说:“你的变化真是大?” 苏桂兰便莫名其妙地问她:“笑个啥?以前没见过?没安好心吧?” 任红抿嘴说:“咱俩是邻居,处得也不错,调走也不说一声,变得更有城府了,怎么着?你想继续保这密?” 苏桂兰就解释说:“那有什么好讲的,过不下去呗,不见心不烦。” 任红严肃地劝道:“咋能这样想?可怜小孩子,别迈这一步。” 苏桂兰顿时生气说:“别来随便提孩子,提起恨得我咬牙。那位没有良心的,早被妖精迷走了,混蛋想过苗爽吗?他远我更远,一辈子不见。钥匙到手丢给他,也就仁至义尽了。”见任红一脸嗤笑不信的样子,苏桂兰突然醒悟说:“当面假关心,背后套话听,人人传故事,个个笑个屁。若留下当这傻子,就是上你们的当!” 任红被她这通话,杵得下不来台阶,一时羞红脸语塞。想她平日惯爱拿话来顶人,住在隔壁没有少听她嚷嚷,于是无奈僵笑道:“你就是爱急,我还没问完。刚才听见梁艳梅来了调动函,要是没听错,她也要走了?” 苏桂兰听不得梁艳梅这三个字,怒上心头白了任红一眼说:“函不函的不想知道!你不是和她好得很吗?被赶出家你来收留,她半夜溜进我的家,被堵你来替解围,都是官家的大小姐,想精想怪想出来敢做出来!有贼心去问她呀?问我你想图什么?哦哦哦,又可以去翻嘴皮?除了臭嘴还剩啥?事就毁在你们这帮肉喇叭。”说完开门显得那样地毅然,头也不回的走了。 任红被驳脸蛋发烫,心里咚咚跳个不停,气得追出去喊道:“你是更年期!”

这几个月苏桂兰愁坏了身子,上到二楼一阵发晕,扶住栏杆闭会眼睛。等爬到三楼,更觉得腿软,又歇了一会儿,这才来到周主任的办公室,见周涛在沙发上用毛巾擦脸,便没好气地喊道:“世界人民的领导,现在愿意有空吗?”周涛松开毛巾,露出哭丧的脸,原本脸黄清瘦,现加双眼凸鼓,眼囊肿得像枣,笑脸不像笑脸,活像一只哈蟆,一看便就知道,伤心到了极点,倒把苏桂兰吓一大跳。

周涛见是苏桂兰,刚想开口卡了痰,咳得想呕吐,好不容易才咳清,不停地摇头说:“哎呀真难受!晚两天拿新房钥匙能行吗?干脆给你送过去?” 苏桂兰听他语气温和不再耍腔弄调了,和往日那位周大主任根本不是一个人?一时转不过弯来,站着没敢进屋去。周涛起身背过去,不想见她再惊叹,听他面墙解释说:“局里留着套新房,一直没有分,可是在五楼。你家正分该住三楼,你最钟意四楼那套,下过不少监督功夫,几处管线还更改过。郑书记说多做思想的工作,个人利益服从大局,把这套新房调整出来,重新分配给你们家,我也坚决很赞成,但是需要动员时间,一调就是一串人家,毕竟钥匙已经发了。”

这话把苏桂兰盼快建好那些日夜引出来,便就伤心道:“谁不想有处满意房子布置出好家?本来就要实现了,谁想狗拖猫来拽,硬把榜名弄没了,要不是高局长一顿劝,怨气难说不发作。不管几楼是房就行,现在就要拿钥匙,我怕隔夜菜会馊。”警告道:“我从来不会写申请,事先口头告诉你,过几天,有人来办我调走,谁敢伸腿使绊子,我他妈就不调了,去你家外挂脖子,孩子哭闹托你管。快拿房钥匙!”说完进屋伸手向他讨要。

周涛转身惊问:“你要调?高局长知道吗?怎么说的?” 苏桂兰哪能告诉他,高明月完全不同意,只是微笑道:“就从你这里开始!“周涛皱眉道:“好好好,好好好,来了一定认真接待。只是钥匙真拿不了,郑书记正挨个找人做工作,我保证在几天内,钥匙送到你手上。” 苏桂兰冷笑:“又想耍人吧?把人当泥捏着玩儿?这些拿到钥匙的,人人过了第三榜,说变就变还动员?去做那套哄小孩的思想工作?劝人弃这又弃那?你们几位放弃啥?我从小到大听多了,就是让人按照你们想的来?这回找个什么理由?挑起大家来恨我?” 周涛见被她道破,心想这事不由你,上面有人打招呼,你就别怕大家恨?嘴里却只说:“做好大家思想工作,是为避免胡乱猜测,正确引导机关舆论。我保证,把钥匙送到你手上,还是不行吗?”语气不容人置疑。苏桂兰不知道原因,担心新房又没了,紧着向他要钥匙,周涛连连地保证。苏挂兰见他今天不是人模样,再说一遍调动的事告辞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七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