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四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01-09 点击数:120次 字数:

这时听见人来了,吴广忠对吴珍说:“干你该干的,这事以后说。”见吴珍低头抓住自己不松手,不想这样被看见,因此和气地劝阻:“知道了,你松开。” 吴珍不松开。吴广忠实在没办法,只好笑笑眯眯哄:“我现时已经答应了,吃完这顿饭,就找招待所商量?”吴珍这才破涕笑,脸上挂泪松手望眼吴广忠:“你讲话,可算数?人的这里长着心,头顶有神灵。让人盼又等不来,会遭五雷轰!五雷是啥知道吗?是天雷、地雷、水雷、神雷和社雷!东南西北中,骗人要挨轰。”便喜滋滋的转身走。吴广忠溜眼她紧裹的腰臀和扭摆有致的步态,心里不禁就一颤,见吴珍回头抿笑说:“最后的菜我来上,也好守着你。”说完消失了。

马文武领着众人到了小餐厅,见吴广忠正在发呆愣,因为没见刚才那幕,误以为他愁着啥,瞪住众人闭了嘴,自己近前大声说:“人我领来了,分别谈过了,大家表了态,‘芝兰县虽没宇宙大,但乡乡镇镇望着你,全和吴县长很一致。”吴广忠正想事,猛然一惊抬头啊道:“都来了?请进,请坐。”众人围上争着说:“吴县长我们听你的。”“对不关心芝兰县发展的人和事,我们坚决要抵制。”“吴县长,狠狠批评我们吧?我们规规矩矩的,在你跟前站着听,因为都是你的小兵。”

吴广忠的份量,马文武早太知道,更知他翻脸什么样,所以跟众人谈得顺。

吴广忠这时问:“说要批评你们了?不是大家请我吃顿便饭吗?” 屋内立时安静下来。吴广忠扫一眼,叹口气又说:“我知道你们担心啥,你肥他瘦鬼得很,个个在前装乖顺。就要取消人民公社建立乡镇政府了,人员有次较大调整,市委工作组将下来,验收撤社建乡工作。我打算,辞县长当乡长,三年不抬头,老实搞搞调查研究,到基层做实在工作,这是干部最缺乏的吃苦精神。我要带好头,不信一顶草帽、一个水壶、一袋干粮的乡村干部绝种了!” 吴广忠讲到这里停下来,目光严厉盯谁谁怕,好半天了他又说:“吃告别饭吧同志们?因为实在没有能力领导你们,就像你们没有能力管好一个公社一样。看看芝兰县,穷成啥样了?同志们,新任苗副县长来了,会迎来一个新的开端,不中用的一个不留,留着干嘛呀,啊?!干嘛呀?”吴广忠拍桌子,巧妙击中各位的心,没人出大气。

吴广忠又语气和缓地说道:“都坐下,有些心里话,想对你们说。”马文武顺势招呼入座并嘱咐:“谁都不要再惹吴县长生气!”

大家小心翼翼坐了,可是仍然低着头。

傍晚时分,朱德贵从相好家里溜出来,看天已经不早,知道黄大书记,从不在家请饭,便对司机朱大喜说:“太饿了。”朱大喜像往常一样把车开到县招待所。朱德贵曾反复讲,‘虽说现时承包,不能全算县企,你能把着他赚?搞两钱用糟心。所以呀,不该花的花了就是纯傻蛋。‘ 到招待所餐厅门口,朱德贵对朱大喜说:“狗二娃?我在车上困会儿,安排好了叫我。”曲在后座睡了。朱大喜轻轻关好车门进餐厅,见冷冷清清只有一对男女同桌,就往厨房寻去。转一圈找到管理员,笑眯眯地说:“李金华,胡子,管事人,朱厂长又亲自跑来吃晚饭。不对,是坐专年来,‘米西的干活。’”李金华忙着张罗小餐厅,转头见是朱大喜,就笑说:“正有事找他,该送车煤了。” 朱大喜为难说:“老板很是不高兴,说没正式接煤矿,就有这么多的事。” 李金华板脸说:“那没办法,是县里要,不高兴了他得阴着。” 朱大喜解释:“他不高兴人人都朝家里拉,以前每月送一次,现在两次都不够。几位当官的,用点就用点,可是现在呢?洗菜端盘的,都在白用煤。” 李金华知道这些事,把朱大喜拉到无人的地方诉苦说:“工资那么少,几个月没发奖金了,所里被迫决定发煤。” 朱大喜报怨:“我给腊猪头厂长开专车,都用不上他一斤煤,你们倒敢胡乱来。”转念又求李金华:“胡子你是能揽事的小头头,把我的名字也添上?也从你这分点煤?”

李金华说行。

朱大喜乐了,一想不妥说:“别写真名字,随便编个名,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李金华点头:“这很好办嘛,已经胡编八、九位了,全部都是县局级的。你那狗日的厂长,不怕操他八辈祖宗?分分秒秒现他‘法像’。”

两人就乐。

过了一小会儿,朱大喜愤然说:“我二哥是只土狗生的扣门得很,还动不动爱训老子,像他不是草包,我才是草包。告诉你,今天新副县长到盐厂了。”便把事情说了一遍。李金华说:“他活该。”又问:“他干不成你干嘛去?”朱大喜知道失口了,补救说:“我也是猜的,赶紧安排饭,我去叫醒他,饭后要见黄书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四十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