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十二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20-01-02 点击数:166次 字数:

两人回车旁,张平喜得说:“开车,开车!直接去人大路。”刘小川说:“我听苗副县长的。” 张平江便嚷:“马上送苗副县长去人大路,也欢迎你去我的家。”刘小川笑道:“你这够得上巴结。”张平江分辩:“我和苗副县长早认识,他输棋市长都知道,你懂啥?你懂屁。”苗清泉问:“人大路?”张平江解说:“是条沿江路,非常地安静。”

在车上,苗清泉告诉张平江:“黄书记谈撤社建乡的事情,要县政府组织人力下乡驻点,这项工作是中心,是压倒一切的政治。看来治理芝兰江,要先放一放了。”张平江劝苗清泉:“你可千万不要急,新官上任都想点上几把火,弄出一个开端局面,想有新气象。其实芝兰县,像坛老泡菜,你来他到搅几下,不管新萝卜新黄瓜,进去泡久了,差不多就一个味。苗副县,你在市局不知道?县府是基层,貝体问题多,不治之事常八、九,不好解决只有拖,又不能在拖的过程出乱子,无奈办法多的是,担心你也徒劳无功。”苗清泉认真说:“讲的这些我知道,无非是要告诉我,在这一方土地上,凡事不是哪个人,靠热情就能办好。我还没有幼稚到,三天就想革个命、一天等于二十年,盲目乐观自以为是。‘冰冻三尺非一日寒。’一朝一夕能改变吗?需大家从点滴做起,朝夕努力日积月累,试想总能改变些吧?”张平江闭眼摇头带撇嘴:“嗨呀嗨,新官常犯幼稚病,像黄毛鸭子初下塘,妄恨水池不如海,书记的意思没领会?一喊中心工作,把你派往山里,至少半月不回。等着瞧好吧?你会离开芝兰江水越来越远。”刘小川接嘴:“张局长虑得很有道理。”苗清泉已想到了,还想到了有人会拿梁艳梅的事情做文章。刚才告别出来时,黄光学说得很清楚,‘希望苗清泉同志,尽快妥善处家庭的问题。’黄光学当时盯他说:“老苗呀,轻装才能上阵嘛。”
  车到沿江人大路,张平江指一栋六层孤楼说:“那里是我的家,雅称‘临江别墅。’”苗清泉顺示观望,孤楼岸江而建,对岸群山巍峨,于是问:“怎在江边建座独楼?”张平江笑说:“江边土地规划好了,将是芝兰县新城。微巨头批搬来入住,嘿嘿嘿,神祖来保佑,斗胆先幸福。”刘小川忙说:“苗副县长别听他的,这处地方全是荒地,俗称‘哭江楼。’仅住七、八户人,全都恹不拉叽。原先是给离休干部修建的,因在县城外不方便,没有一户愿意来,听说开始自来水都不能通,用电还是施工时的临时线。这块荒地怪,拉屎不生蛆。”

 说话到楼下,苗清泉就说:“先不忙上楼,去江边看看。” 张平江下车朝楼上喊:“当家的,当家的,快把的脑袋伸出来,仔细瞄瞄吧,贵客拱门啦。” 就见四楼开窗户,里有位胖女人,伸头朝下看。 张平江又喊:“苗县长亲自来吃饭,快去趟县城。”

女人缩回去。

刘小川便说:“你们去江边,我送嫂子买东西。”

苗清泉和张平江,穿过马路来到江边,江风抚面顿觉微熏,他俩望着黑江水,默默站一会儿。苗清泉气愤问:“你家住在‘哭江楼。’又是环卫局局长,望着江水掉泪吗?”张平江奇怪道:“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哭呢?原先房子又矮又破哪有这里好。”
  “我是问你这环卫局长,江水污染不惭愧吗?”
  “为啥呀?为啥呀?为什么该我惭愧?你是常委该知道,实际上,县里经费很紧张,环卫是讨费局,工作目标早就定在钱上了。黄书记说过,他不想做很过细的思想工作,县衙不是幼儿园,从不哄孩子,完不成任务,部门负责人下台。哎,书记县长哭过吗?你是新任副县长,要是真的有本事,就组织干部来哭一场,悔悟一下这几年,大干快上搞活经济的杰作。我这假环卫局长,挨门挨户磕头致谢!”

“你倒提醒我,应该组织相关各局到江边看,‘五龙’把条芝兰江,闹成什么样子了,不下决心治理能行?!”

“你千万不要这么做,‘五龙’正是芝兰县的五根柱,撑着县里的天呢,弄不好出大问题。再说到我家吃过饭,就这样做也不妥当,我不敢和全县形势唱反调,落下反对改革的骂名。”

“你心里到底怎么想?”

“以前有过想法,提过不少建议,还搞制度斗硬。结果惹人吵闹,你一掌他一脚,把我打出县政府。我算明白了,在穷县,吃饱饭是第一宝贵,太超前的不要去做。”

“竟然发生这种事,县里怎么处理的?”

“众怒难犯啊,找的大哥吔,人多半是县府的,你说怎么来处理?见过为个小人物,得罪大多数人吗?不了了之呗。”说完长叹息,扬头朝着对岸西山嘘唏道:“芝兰江啊芝兰县……,在任小吏张平江为治水挨揍,该为江水哭呢?还是该为自己哭?西山沉默,我活该啊!”言毕袖泪。

“我管!”

“人的状态,你管不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四十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