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九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12-23 点击数:424次 字数:

朱德贵朝电话解释:“不是在哪洗浴中心,亲爱的妹子,你又想偏了,我对着老天发誓!除开平时陪狗日们,独自泡澡只去你那,唉呀呀,确实就在办公室。土狗掉进茅坑里,不是故意也故意!来了两位不请自己跑来的,一个睡着了,一个发闷呆,马上打发他们爬,专心和妹掏心窝,这是坚决肯定的!要讲先来后到嘛?我得先顾幺妹子。唉!太吵打不成,过一会儿再打?代问妹们好。”嘻嘻笑着‘叭’个响吻,挂了电话。

朱德贵气大了,起身敲着桌子喊:“哎哎哎,王胖子,别装了!”

鼾声依旧。

朱德贵又喊:“嘿嘿嘿!别以为只就你有心眼儿。”起身过来想摇醒。

王朝阳‘啊’了一声问:“我睡了?你打电话,快打电话。堂堂厂长嘛?必须得有脸。”朱德贵气愤说:“打不成了!有什么事?”说完回去又坐下了,似恼怒有人瞧他不起,脸上能够拧出水来,活脱像尊金刚神。 王朝阳喝口茶,似笑非笑说:“咱的朱大厂长吔,人民企业家,某人眼里的活宝贝,我无事咋敢登你这个三宝殿。这是新来的苗副县长,主管工业和能源,今天专程来拜访,忘了事前先请示,万望拨冗屈尊下顾,给新任副县一点簿面?”朱德贵虽念过本村小学但听不懂,但从对方口气中,听出含讽刺。他眯苗清泉,略微欠身说:“哦,已经听说过。苗副县长从省城来,据说带了尚方宝剑?千万小心别乱砍哦?哈哈哈!” 苗清泉见他很放肆便强笑道:“哪有什么尚方剑,服从组织安排嘛。”见朱德贵摆弄手指爱理不理,想他竟然狂得这般,副县长来了都不待见,甚为诧愕对王朝阳说:“来错地方了?咱走吧。”说完起身走。王朝阳便大声说:“也是啊?这‘佛’眼珠朝上翻,不肯下顾咱凡尘。不过下次来,恐怕见不到大厂长。”也起身出了办公室,追上苗清泉就说:“见了吧?这就是,猪头厂长的派头,凡人不理神仙不见有后台啊。”苗清泉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不合常理呀?难道不懂人情世故?”王朝阳说:“这人是草包,真正老板藏而不露。我早试过,他敢不理说明后台官更大,老子早晚逼出来。”这时朱德贵跑来问:“王胖子,别说半截话,刚才啥意思?”王朝阳停步回头说:“意思是,下次来,你就已经滚蛋了,懂了吗?”朱德贵忙辩:“我是承包人,受县法院的保护,怎么会不在?”王朝阳讥问:“你受县法院保护?你想承包一辈子?”朱德贵就说:“合同里我有优先权!”王朝阳又问:“你能读懂合同了?明年合同啥样啊?知道吗?”朱德贵说不知道。王朝阳就问:“想知道?”朱德贵点头。王朝阳便摊开手说:“可惜我也不知道,要问新来的苗副县。”苗清泉暗笑:“这个王朝阳,何必耍弄他。”暗暗奇怪《芝兰江新闻》报为什么大赞朱德贵?又听他在身后大咧咧问:“苗副县长有什么屈你讲嘛?别叫人心里不踏实。”一时生厌恶,头也不回淡淡说:“无可奉告。”,走向汽车。

朱德贵急得追上拦车,被司机刘小川下去连推几掌说:“没看出来苗县长不想搭理你?别忘了,这里属于芝兰县的,县长眼里你算毬毛,不让干你啥都不是,还回果鲜库,当球装卸工。”说完转身上了‘吉普’,按响警笛绝尘而去。

众人闻声全惊呆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三十九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