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四章 洒落满地的欢乐
发表时间:2019-12-04 点击数:572次 字数:


城区某医院的走廊里,高育红在一个病房门口靠墙站着,心里乱的跟麻似得。

高育红给二(三)班上完下午第一节课就没事了,坐在教办室看诗集。高大铭忽然痛苦的进来,说他肚子疼,一堂课的时间就跑了三趟厕所。她连忙询问愿意,他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索性拿起包带他到诊所看医生。

医生检查了以后说高大铭是急性肠胃炎,取了些药让回去吃,高育红倒了杯水让他当时就把药吃了才往回走。走到半路,高育红想起帅小泽生日的事情,打算转转给他买个礼物,让高大铭自己回学校了。

在路边商店转了好大一会儿,没找到中意的东西,反倒是在集贸市场旁边看到一家蛋糕店。信步走进去左瞧瞧右看看,还真选了一款水果蛋糕,打算放学后带他到外面吃饭,然后吃蛋糕。店员说要两个小时以后才能好,她就打算先回学校办公室呆着,或看书或备课,等放学跟他一起出来再取蛋糕。

高育红出了蛋糕店,竟然看到二哥高育笙的桑塔纳,在集贸市场门口马路中间堵着,车头是朝着学校方向行驶。走过去敲他车窗玻璃,高育笙摇下车窗玻璃让她上车,然后掉头往回走,果然就是过来找她的。就在不久前,他们的父亲高老爷子高血压犯了,而且非常高。幸亏今天高育筝夫妇都在家,一边往医院赶一边打电话通知高育笙。他今天刚好在北郊办事情,收到大哥的传呼赶紧往回赶,顺路把小妹高育红给捎上。

经过医生们的一阵忙碌,高老爷子血压总算稳住,回到普通病房。还要观察一夜,第二天没变化就可以出院。大家悬着的心才算放下,姊妹几个在医院门口吃了些饭,都暂时回家了,留下母亲病房陪床,母亲却要高育红陪着唠嗑。这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她本想推掉赶回学校,忽然又觉得母亲挺可怜的,而她自己也好久没有陪父母聊天了,就留下陪陪她。

夜深人静了,高育红的心却愈加烦乱:现在晚上十点半,已经过了熄灯时间,他有没有睡着?有没有怪我不打招呼丢下他?他的脚还疼不疼?有没有到处跑着找我?傻瓜呀,真的对不起,你能不能感应到我心里的呼喊,你知不知道我其实好想陪你过生日?

帅小泽这一夜没睡好,跟初次在外面过夜有关,更多的是担心高育红,猜想不到她会去哪里,做些什么。虽然回宿舍前试着拐弯抹角地问过高大铭,可他也不知道,买完药就没再见到她人。熄灯以后,他躺在床上还在乱猜:小红究竟去哪了?是买完药遇见老朋友?还是出了什么意外?难道说又和倔驴石忠好上了?还是被坏人劫持?脑子是越想越乱,直到迷迷糊糊地沉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洗簌完,马子祥、刘烨刚和衡信先把帅小泽架到二(二)班座位上,才去食堂打饭。帅小泽满脸倦容整理着第一节课需要用的语文书、钢笔、练习本,无意中碰到桌边的杯子,发觉有些温度。赶紧打开盖子试试,果然是杯热茶,除了花茶的香气还有她的余香。马上就想到是她回来了,还一如既往地喜欢着他,猜想着她昨天下午定是遇到麻烦事,而且很晚才回到学校,没时间见他。好在第一节课就是她的语文,很快就能见到她了,嘴角上露出淡淡地微笑。

四个人在班上吃早餐,马子祥三人见帅小泽开始说笑,知道他已经放下昨天的不开心。大家话也开始多了,边吃边聊,享受着第一次在班级吃早餐过程。同学们陆续进教室,有的打招呼回位子准备上课,有的站在他们旁边说笑几句。还有“坏水儿三李”那样的,拿帅小泽调侃几句,但很快就走开了,因为他们刚一开口就撞到王易佳生气的眼神。

高育红开始上课了,还是往常一样的微笑着,还是往常一样甜美的声音,衣服穿的也是昨天的奶油白高领毛衣,明黄色鸭绒袄,深褐色条绒裤。仔细看眼角眉梢带着几丝疲惫,也只有帅小泽这样细心看的人才能发现。大家正在埋头读书的时,高育红走到王易佳旁边,轻轻舒展胳膊把一个小纸团塞到帅小泽外衣口袋,然后迅速走开。他趁没人注意悄悄打开,脑袋趴在桌子上,用上半身作掩护扫了几眼,上面是她娟秀的字迹:“傻瓜,昨天真是对不起!老爸突发高血压,二哥接我去医院看他,所以没陪你过生日,真是抱歉!中午放学到我宿舍,给你补过生日好吗?”

这样一来,帅小泽心中所有的疑虑一扫而空,昨晚还小肚鸡肠地想过她会跟石忠和好。不好意思地看看讲台上的高育红,恰巧碰到她温柔地眼神。心里美滋滋地坐好姿势读书,声音都爽朗许多,还高出一大截,把旁边的王易佳和芦建虹都惊的多看他好几眼。

“班长,我举报!”第二节课间时,“坏水儿三李”之一的李炳俊找到帅小泽告状,“刚才英语课上张文军看大本书!”

“哦?是吗?”帅小泽淡淡地看着李炳俊,今天心情还不错,所以对这种小事并不以为然。

“是啊!班长,我作证!”旁边的李学良也向前跨了几步,站在芦建虹旁边认真地说。

“张文军?过来!”帅小泽屁股都没动,高声喊向第一排角落坐的张文军。

张文军回头刚好看到身后斜调角位置李炳学站起身,两人一前一后来的芦建虹旁边。张文军弱弱地说:“帅兄,您叫小可前来有何吩咐?”这家伙武侠小说看多了,说话语气都是十足的江湖味道。

“我去!张少侠,你上节课看大本书了吧?是要我禀报掌门人刘老师?还是你自动把书交出来?”帅小泽心情不错,所以率真地跟他玩儿。

“哎呀帅兄,纯属诬告,我一向不在上课时间看课外书!”张文军连忙抱拳申明,还真有些侠士风范,然后转身看着李炳俊说:“李兄,是你举报的我对吧?你这有点欺负人啦!我承认是爱看大本书,但上课从来不看,我对课堂纪律还是比较拥护的。但令兄炳学兄就不同了,他是得空就看几眼故事会和笑林!你咋不举报他呢?”

“喂,张文军,我可没招惹你呀!干吗把矛头对着我来了?”李炳学一脸的不高兴,旁边的李炳俊和李学良也盯着张文军。

“我靠,不用全盯着我,武林界都知道你们坏水儿三李是一丘之貉!”张文军根本不把三李放在眼里,也一仰脖看着三人。

“得了得了,你们别在这儿纠缠不清,再闹下去又犯了另一条班纪律!”帅小泽冲着四个虎视眈眈的同学说,怕他们为点小事大打出手,结果整成大事,“干脆这样,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你们下次发现谁违反纪律的时候,最好抓个现形,无凭无据的也说不清。”

“帅兄说的极是,正所谓‘拿贼见脏捉奸见双’对吧?”张文军也不想把事情激化,因为三李哪个都比他个子高,而且事情真弄到“黑煞神”冯主任那里肯定是四个人都得收拾。

“好,就听班长的,今天暂且放你一马!”李炳俊咬咬牙说,然后回自己位置,其他二李也瞪了张文军一眼各自回座位。

其他等着看热闹的同学,眼见好戏没看成,也纷纷回归自己位置准备上课。下节课是老学究谢发海的政治课,没有人敢怠慢。

上午放学铃响过以后,马子祥、刘烨刚他们都过来找帅小泽,问他是到食堂和大伙一起吃,还是把饭菜拿过来在教室吃。帅小泽却笑着告诉大家不想吃午饭,因为昨晚不适应环境没睡好,所以打算到宿舍眯一会儿。等大家都说笑着离开教室,他才慢慢地挪出教学楼,蹒跚着走向职工宿舍。

  帅小泽到了高育红宿舍,她已经把饭菜打回来,摆到桌子上。荤素四个菜都是他喜欢吃的,特别是卤鸡腿里面又多一些鸡爪,用她的话就是从脚补到腿。
    “傻瓜,昨天真是对不起!本来要好好陪你吃晚饭,二哥忽然来接我,没时间通知你,害你傻等老半天!”高育红听了他简述昨天全部的遭遇之后,微笑看着他眼睛说,心里也在为他难受。
    “红姐,昨天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何况我根本就没怪过你!只是忽然找不到你,觉得心里空荡荡。”他边吃边说,昨天坐在冷雨里的感觉还很清晰。
    “我在医院也在惦记你!傻样!”她亲昵地说,眼光柔和在他脸上游走,手里夹着菜的筷子停在他碗上方七八公分地方。
    他迅速歪着脑袋,一张口吞下她筷头的肉,边嚼边含糊不清的说:“好吃,红姐别光顾着喂我,你也吃!”
    “调皮!”她娇嗔道,柳眉却已经笑弯,伸出拿筷子的食指在他鼻梁亲昵的刮一下。
    “你也需要补!呵呵!”他笑呵呵地夹起一个鸡爪递到她嘴边,等她张口咬住以后才幽幽地说:“手指应该补长一些,可以更灵活的弹钢琴——还有刮我鼻子,嘿嘿!”
    她笑着白他一眼,继续夹菜给他,两人说笑着吃饭。
    吃完饭,高育红把吃剩的饭盒归拢到一个袋子放垃圾捅,把蛋糕盒打开,然后转身找火柴。帅小泽拿着塑料刀子在蛋糕上面比划,蛋糕太漂亮了,从哪里下刀都有点舍不得。
    “傻瓜,你干吗?”高育红一扭头看到他要下刀,连忙喝止,“还没点蜡烛,你就等不及了啦?”眼光里尽是昵爱,就像看到犯错误的孩子。
    “啊?红姐,我也要祷告吗?”他先是一愣,然后调皮地笑笑。说起点蜡烛他就明白了,奶奶那年过生日大姑就带了个蛋糕回去,切蛋糕之前就点上蜡烛让奶奶祷告过了才分着吃。
    “什么祷告啊?傻样!在西方叫许愿,据说过生日的人在蜡烛跟前许愿比较容易被上天听到,就有很大机会实现愿望!喏,一根蜡烛代表一岁。”她认真地解释,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走过来开始往蛋糕周围插蜡烛,接着点燃一根蜡烛,引燃其他的。
    他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打心眼儿佩服她知识渊博,忽然发现蛋糕上十四根蜡烛,急忙说:“红姐,我十五岁了,怎么少一根?”他好希望能快些长大,早点娶她回家做媳妇。
    “按周岁算,快准备许愿!”她认真说着点燃最后一根蜡烛,坐在床边开始唱生日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傻瓜!看我干吗?快许愿,蜡烛一会儿要烧完了!”
    歌声实在太美妙,他竟然听她唱歌听入迷,经她提醒以后,赶忙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喃喃地说:“求西天佛祖保佑我的小红长命百岁,健康美丽,永远不要离开——”
    “呵呵呵,傻瓜,不是《西游记》里的西天佛祖,西方是上帝,相当于我们的老天爷,而且许愿是在心里念叨,不用说出声!”她看他许愿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声,连忙给你纠正,心里却是十分甜美,因为他心里最在意的还是她。说完又继续唱歌: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傻瓜!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
    他认真地许完愿,弱弱地看着她说:“红姐,许完了,能不能下次唱生日歌不叫人家傻瓜?”
    她正唱歌,“扑哧”一下被逗乐,赶忙低头替他把蜡烛吹灭,柔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习惯了,呵呵呵,下次一定改!你许完愿要先吹灭蜡烛再说话,明白吗?”说着用手指蘸了些奶油抹在他鼻尖。
    “嗯,我开始切蛋糕吧?”他重重点头,对她言听计从,然后笑着征求她意见,忽然又觉得不妥,弱弱地说:“红姐,咱能不能不要把蛋糕切得七零八落,两个人用叉子剜着吃可以吗?我不想刚许完愿就和你分东西!”
    “啊?好吧!”她心头又是一阵甘甜,没想到他心思如此缜密,笑着对他说:“我本来想着咱俩吃不完,给大铭和你的好哥们儿都分点儿,呵呵,你这么说也对!”
    “给他们分?”他一脸不解看着她,“打算让他们知道你给我补过生日?”
    “呀!是我没考虑周全!幸亏你提醒的及时,要不然……”她只顾着疼爱侄子,的确没想到这一层。
    “要不然就得承认咱俩处对象了!”他接着她的话说,每次只要想到她是自己对象,心里就是美美的。
    “臭美!臭傻瓜!”她有些不好意思,妩媚地瞪他一眼,却捏起一小块蛋糕递到他嘴边。岂料他张开大口,连蛋糕带手指都含入口中,还轻轻吸允她的手指,把她一惊,连忙缩回手,娇嗔到:“坏蛋!”
    两人说说笑笑的用手抓蛋糕吃,根本就不用刀叉和纸盘子。两人脸上都抹了奶油,他的头发上也是,她替他擦拭头发上的奶油时,才发现他头发一缕缕有些发黏,说吃完蛋糕要给他洗头。他尴尬地笑笑,本来一个礼拜洗一次头发时间就有些长,再加上昨天淋雨就更加油腻了。

  于是,她用“热得快”烧了一茶瓶热水,让他躺在床上,把头露在床外。她用脸盆调试好温度,放在椅子上,让他把头挪到盆边,轻轻地为他揉洗、抹洗发露,还清洗两遍。完了又用毛巾擦去头发上的水份,再抽出枕巾慢慢地为他一点点擦干。整个过程既轻柔又细心,就像刚参加工作时备课一样,不同的是脸上始终带着笑容。她把脸盆收拾以后,又坐在椅子上用梳子为他梳理头发,从额头慢慢梳到脑后的枕边,眼睛柔和地看着他。

而他始终是闭目养神,享受着她温柔的洗头梳头,幸福的微笑挂在嘴角。脑海里憧憬着美好的老年生活:北河岸边一片花海中间是他们的小木屋,他在田间忙碌,她在旁边唱歌,委婉的歌声引来蜂蝶伴舞,莺燕合鸣。闲暇时他躺在门前的软椅上,她为他轻轻梳理头发,他喂她吃切好的水果,场面惬意至极。
    她始终边梳理边看着他,突然听到他粗重的呼噜声,嘴角又是甜甜一笑,手里的梳子略微停顿,更轻地继续梳理。
    元旦就要到了,学校通知各班级可以自由组织茶话联欢会。各个班级的班主任和班干部都开始忙碌,这样的活动可以促进师生间的关系,还可以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
    袁新敏建议把兴趣小组的人聚起来,和班级合办茶话联欢会,得到大多数人赞成。于是,帅小泽找高育红和刘慧商量,希望一班和二班联合举办茶话会,兴趣小组负责策划和布置会场,并提供水果、零食、茶水饮料。高育红自然全力支持他,还向音乐组的老师借了音乐教室钥匙交给他。刘慧也没表示异议,这样既省去她劳心劳力,也不必她掏自己腰包,还答应活动当天唱一首歌助兴。

  兴趣小组忙起来了,刘烨刚、季新怡带着几个人负责采购,先是彩纸、彩带、拉花等装饰品,然后是瓜子、零食、水果、汽水、茶叶纸杯,还有奖品,忙得不亦乐乎。袁新敏、李嘉、马子祥、高大铭、刘素霞、芦建国等人负责布置音乐教室,几个人兴高采烈地爬高上低,还组织王义强和“坏水儿三李”画了黑板报。王易佳、衡信、芦建虹、章凤巧、尤玉娇他们负责组织编排节目,在两个班级和兴趣小组共计一百七十多人当中,不断筛选并组织练习,以确保联欢会顺利完成。帅小泽除了全盘策划,还邀请教导处冯主任参观,并邀请了曾伟、贾淑红、汪维珍几个老师担当表演嘉宾。

十二月三十日下午三点钟,音乐教室里挤满了人,原计划一百八十人的茶话会,却挤了将近三百人。呈弧型排列的九排凳子座无虚席,中间位置弧形摆放的并排十三个小桌子,上面摆放着零食、水果和饮料,桌后面依次坐的是曾伟、贾淑红、冯主任、校长助理、严副校长、刘慧、汪维珍、高育红八位老师,再后面是帅小泽、刘烨刚、李嘉、刘素霞、芦建虹。左右两侧靠墙各摆着一排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零食、瓜子、糖果、水果、汽水饮料。讲台旁边的是钢琴,钢琴旁边还有一张桌子,方面摆了高高几层小礼物,计划奖给表演节目的同学。

节目开始,袁新敏、王易佳、马子祥、高大铭四个主持人上台,先是介绍了在座的老师,然后介绍了兴趣小组。贾淑红老师来了一首开场歌曲《美丽的祖国》,宏亮的嗓音和专业的节奏感引来阵阵掌声。接着是张洪涛表演的快板和“坏水儿三李”的三人笑话,为联欢会增添阵阵笑声。

随着时中岳唱的经典歌曲《爱》在掌声中结束,曾伟老师一区吉他弹唱《爱的箴言》引起欢呼。王易佳和马子祥介绍了兴趣小组的篮球队,衡信和高林当场表演了花样篮球,衡信的弧线跳跃斜跨过高林头顶,身子几乎横起来,后背擦着天花板仍然能把身子转过来,轻轻地落在讲台上,惹得爱篮球的同学站起来叫好,掌声雷动。李清和高大林也先后上台,李清表演的太极拳棉柔中带着沉稳,高大林表演的是节奏感比较强的霹雳舞,赢得不少人唏嘘赞叹。

接下来是流行歌曲联唱,兴趣小组的章凤巧、季心怡、尤玉娇、陈乐凯、慕容媛媛、孙庆浩都唱的很精彩。汪维珍老师以一首英文歌曲《yesterday  once  more》进入联欢会的高峰期,紧接着是刘慧老师唱的《牧羊曲》,大家都没想到她的声音竟然这么甜。帅小泽在高育红钢琴伴奏下唱了《恋曲1990》,有些同学大声喊着再来一首,把他给窘住了,根本就不会唱第二首歌,主持人高大铭和袁新敏竟有些控制不住场面。关键时候还是高育红,没等主持人报幕,自弹自唱一首引人入胜的《天天天蓝》,镇住全场。许多人都听入迷,以至于曲声停止时掌声雷动,经久不衰。掌声渐落时,王易佳、马子祥鼓着掌上台报幕,高育红又演绎了最甜美的《粉红色的回忆》和《小城故事》,细腻优雅的嗓音让在场的所有人折服,有人从此以后把高育红当成偶像,还有人当她是梦中情人。

联欢会到六点钟才圆满结束,这时放学铃声早就响过了,人们意犹未尽地走出音乐教室,天已经大黑。由于元旦前晚没有晚自习,而且元旦当天又放假一天,所以大部分人选择回家,还有部分人匆匆向食堂走去。

吃过晚饭,兴趣小组二十几个人到音乐教室,打算打扫会场。

“我的天啊!这可怎么个打扫法?”芦建国第一个进教室,脚下趟的都是果皮纸屑。看着满房子的狼藉,到处是汽水瓶、水果皮、糖果包装纸、食品袋,还有厚厚的一层瓜子皮,足有半寸厚,像雪一样踩着沙沙响。

“可不是,这垃圾也忒多了!”高大铭接着说,又走近靠南边墙的桌子,“这还有好多没打开的汽水,还有零食,水果也有好多,哇,最多的是瓜子儿!”

“这边也是,有的吃一半,还有很多都没打开呢!”王易佳在北墙边,也是满桌子零食袋、吃剩下半拉水果、汽水瓶,拉一把凳子坐下,发愁这些东西。

“组长,我看这地上的垃圾装满一辆三轮车都拉不完,咱咋办呀?用食品袋子装吗?”刘超看着帅小泽说。他还是有些内向,在这帮人中最信任的就是帅小泽了。

“确实挺多的,联欢会以前也不觉得有这么多东西,恐怕真得找个三轮车才能拉走它们。”帅小泽也拉了把凳子坐下,深感任务艰巨。

“小泽,要我说今晚就别收拾了,东西是小刚和季新怡买的,就让他俩接着吃,吃完了咱们明天弄辆三轮车来,拉到大垃圾堆去。”王义强故意看着刘烨刚说,手里点指着两边没有打开的食物。

“吃你个大头鬼!”刘烨刚听他说话就来气,“小强,你跟坏水儿三李呆的时间一长,也快坏透了!净放些豌豆花儿屁!”

高大铭猛然大声说:“哎——我忽然想到个办法!咱们今晚干脆光打扫一下,先不急着清理。大家在这儿继续嗑瓜子儿,渴了喝汽水儿,讲鬼故事。咱二十多个人,一夜时间还解决不了这些瓜子儿?明天借食堂的三轮车拉走就行了!”他做梦都想和某人一起彻夜聊天,虽然今天人很多,但也很惬意,因为今夜是阳历年,能和她同时同地跨年是件多么幸福的事。

“赞成!”马子祥第一个赞成。他也喜欢这种很多人在一起的热闹气氛,尤其是今夜“小龙女”尤玉娇和章凤巧都在,虽不能促膝却可以长谈。

“我也同意!”刘烨刚当然愿意,既可以解决剩余瓜子的问题,还能和袁新敏一起跨年,“这样就不用担心剩余的瓜子零食,大家还可以一起过个热闹的阳历年!”

“这样合适吗?小泽,你说呢?一会儿熄灯铃响了怎么办?大家黑漆漆地坐在这儿讲故事?”王易佳倒不怕黑,只要帅小泽同意,她也就没问题。

“啊?黑漆漆讲鬼故事倒也不错,可现在是十冬腊月呀,后半夜该多冷啊?”帅小泽在南墙边用一个塑料袋装着零食,另外一个塑料袋已经装了些水果。

“那简单!咱可以烤火啊!这么多瓜子皮儿烧一夜也烧不完!”高大铭当然不愿就此放弃,何况已经有人赞同了。

“大铭,烤火是可以,但是要把天花板燎黑是不是你背黑锅咧?”袁新敏觉得他提议是不错,却有潜在麻烦。

“那不是大问题,只要把火控制小点儿,不会燎到房顶!我观察过了,这房子只有后面两个小窗子,后面是校外,只要大家说话小点声,没有人会发现咱们。到时候再把窗户开一点缝隙,既不会缺氧,连烧火味儿都不会有!现在问题是得从哪弄个炭火盆来,不敢在地面烧火。”刘烨刚认真地分析着,看看帅小泽仍然在南墙桌子边站着,“小泽,你干吗呢?我刚这样说行吗?”

“哦,你说的没问题,我赞成!”帅小泽说着,转身来到大家跟前拉把凳子坐下。

“食堂后面放垃圾的地方有个洋瓷盆,可以拿来当炭盆!”衡信说,“就是怕拿的时候让人发现!”

“那算个球!一会儿咱俩过去拿!”马子祥仰了仰脖,“还有没有其他意见?提早说好,谁要不想玩儿的立马离开,事后谁敢乱嚼舌根,别怪大伙不客气。”

“那就这么定吧!现在大家开始打扫垃圾,注意把垃圾归类,塑料纸和果皮千万不能混进瓜子皮儿里,烧了会有焦味。”帅小泽说着忽然灵机一动,继续说,“衡信、祥子你俩去拿盆子,最好是洗洗,要有脏东西烧着可不好闻。小敏、李嘉你们去找盒洋火来,试试能划着的再拿过来,建虹、素霞、凤巧、小娇你们几个去宿舍给大家请个假,顺便弄几件厚衣裳过来。小刚、建国你们去男宿舍弄几件厚衣服。佳佳、心怡、咱去提两茶瓶热水来,半夜喝汽水儿有点晾,其他人赶紧打扫!”

这些人刚走出去十来步远,帅小泽示意大家回头看。音乐教室已经灰尘滚滚,黄烟四起,众人笑笑走出教学楼。

时间刚过八点半,二十几个人就围坐在音乐教室中间的炭火盆旁边。衡信把教室门关了穿了插锁,高大铭把窗子开了点缝隙,几个女生为大家泡上茶。大家开始讲故事,说好的按顺序一个个接着讲,帅小泽第一个讲故事,讲的是段北河老码头闹淹死鬼的事情。大家一边挺认真地听故事,一边快速地嗑瓜子,瓜子皮雪花般的落入炭火盆,房间温度逐渐热起来。

接下来王易佳、季心怡、马子祥、章凤巧讲的故事,都是老一辈人流传下来的鬼怪故事,虽说讲故事的不是很专业,但听故事的也不是很明理。所以讲到紧张地方大家屏息凝神,说的轻松时候又是瓜子皮乱飞,说到悬念处却瞠目结舌,大气儿都不敢喘。屋子里除了讲故事的人低沉的声音,就是一片“咔吧”“咔吧”嗑瓜子的声音。

袁新敏正聚精会神说着故事,炭火盆“噗噗噗”响几下,灭了。原因是盆里的烟灰已经烧满,没人敢往里面继续仍瓜子皮。这时早过了熄灯时间,他们不能开灯又不敢乱动,都坐在原地凳子上,也不敢大声说话。

“小敏,继续说吧,没亮光更刺激!”高大铭说。漆黑的房子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西墙上两个小窗户有点微弱的亮光,窗外也是黑漆漆一片,比室内亮那么一点点,但对室内的人却没有丝毫帮助。

“我不说了,嘉嘉说吧。”袁新敏说着推一下紧挨着的李嘉。

“啊,太黑了,我说不出来。”李嘉压低声音说。

“咋这样啊?李嘉快讲,别破坏规矩!”芦建国有些耐不住性子,但也不敢大声。一则是害怕外面的巡夜老师听见,再则这黑灯瞎火的,刚才讲的几个鬼故事正在心里发生作用呢。

“袁新敏接着说!大家都不能破坏规矩!组长,你怎么说?”王义强的声音来自外圈。

“行了,大家别吵吵,我替她俩说。”刘烨刚紧挨着李嘉的凳子坐,他不愿意有人为难袁新敏。“古时候啊,咱这里是个大城市,要是你们回去问老一辈儿的人,说不定就有人听过!以前的城市有上百万人口,繁华的景象比现在热闹的多。后来打了一场大仗,多半的人都被杀死,城里剩的都是老弱妇孺。可这还不止,又起了一场无名大火,火借风势席卷全城,烧了三天三夜。大家都该知道,那时候的房子、家具都是木头做成的,见火就着!所以大火过后,城里一片灰烬,人啊牲畜都没了,可以说鸡犬不留,偌大个城市硬是没剩下半个带喘气儿的!奇怪的是就剩下城外东南角城墙根儿一座古庙,竟然完好无损,可更怪的是庙里没有半条人影!”

刘烨刚摸索着喝了一口水,接着说:“话说多少年后的一天深夜,还在这座古庙里面,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就像现在一样。张三、李四、王五麻子,在古庙里缠着六爷讲鬼故事。六爷讲了一个又一个,正在讲一个烧死鬼。这烧死鬼啊浑身焦黑,眼珠在框外突突着,头发灰白,长舌头半尺多长流着红血水儿。忽然门吱呀想了一声,打断了六爷的故事。对,就跟刚刚这声吱呀一模一样!”

“啊?刚才门真的响了一下吗?”袁新敏不禁打了一个激灵,听他这么说好像也听见门响了一下。

“不会吧?咱的门一直是关着的。”高大铭没听见门响。

“响了,我好像也听见吱呀响了一声!”最外圈的刘超听到门响了,但又不敢确定,因为大家正在听鬼故事,又不敢挨个问。往四处看都是漆黑一片,不由得把凳子向里面挪了一点点,靠近前面的凳子,也不知道前面坐的是谁。

“应该没有响才对,我记得把门关的好好的!”衡信确信是他最后一个关的门。

“哎,衡信,你确定门关了?那你确定插销插了吗?是左边往右插?还是右边往左插的?”刘烨刚一下子把衡信给问住了。

衡信确实不记得有没有插销,更不记得方向,开始怀疑是不是亲手关的门。

“衡信,过去看看门关好了吗!”芦建国听得也有些后怕。

“你咋不去?”衡信立刻反问道。

“我,我试试你的胆量啦!”芦建国悻悻地说,“就知道你不敢!”

“是啊,我不敢,你敢,去吧!”衡信平淡地说。

“哎,胆小鬼!这都不敢?”芦建国说着站起身子来,四处望了望,根本就不知道门在哪。刚一抬脚,下面的瓜子皮嚓嚓响,连忙又坐下,“王义强,去门口看看!”

“凭啥我去?你自己去呗?”王义强也不愿意动,“乌漆抹黑的!”

“我,我脚坐麻了,要不早去了!”芦建国连忙给自己找借口。

“小泽,你去看看好吗?我真的有些怕!”芦建虹弱弱地向帅小泽求助,其实也是在维护芦建国。在她看来只有帅小泽靠谱,早知道会这么黑就坐他跟前了。

等了半分钟,没有任何回应,芦建虹更加害怕:“小泽,小泽说话啊?你不要吓我啊?”

“小泽,别玩儿了,大半夜的吓人不好玩儿!”袁新敏也有些害怕,甚至有些后悔跟他们在这讲鬼故事,想找火柴,又不知道放哪里去了,摸遍几个口袋都没有。

“小泽,快说话,别玩啦儿!”向来沉稳的王易佳也无法冷静下去了。

“别吵吵,小泽睡着了。”马子祥压低声音说,“这几天忙的够呛,让他睡吧!”

“好了,既然大家都不去看门,那就是说明门好着呢,继续讲故事!”高大铭打算把刚才的话题揭过去。

“对,小刚,接着讲故事。”陈乐凯赞成继续,正听的精彩呢。

“好吧,那我接着说。刚好像说到门吱呀响了一声,打断了六爷的话!”刘烨刚淡淡地说。

“对对对,六爷刚说的啥?”孙庆浩忍不住问。

“王五麻子也是这么问,六爷说这烧死鬼呀,浑身黑漆漆的,最喜欢在夜里人少时候出来吓人!”刘烨刚笑着说,他是故意等着有人接话,好把他这位“刘爷”和故事里的“六爷”融到一起。“可是贪玩鬼就不一样了,他就喜欢混在人群里,或者变成其中一个人的样子,故意逗着他玩。你们四个以后晚上出门一定要小心点儿,咦——怎么是四个?我记得来前是三个呀!六爷用手指点指着说,张三,李四,王五,哎,你是谁?手指指向王五身后,可把王五吓坏了,连忙回话,六爷,我是王五啊!六爷一摆手继续说,我没说你,我说你后面那个,跟你长得一样!不信你回头看,王五那还敢回头……”刘烨刚不停地变换语气,一惊一乍地讲着故事。

屋里又剩下刘烨刚个声音,人们聚精会神地听着,连喘大气儿的都没有。再有就是嗑瓜子的声音,没想到越紧张嗑瓜子反而更快。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二十四章 洒落满地的欢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