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章
本章来自《桃红柳绿》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9-12 点击数:202次 字数:

梁艳梅扬头问:“论起来是这局长、那主任,怎么个个缩脖淋雨走回家?官风竟是如此廉洁?为什么,主人王局长不在?今晚到底谁是东?那位热情胖姑娘,该算是个谁?还有呢,县长本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苗清泉埋头亲吻梁艳梅的前额说:“你头回来到芝兰县,不要多想又多问。明天若是不下雨,陪你登南山,观古庙,本地传说那是道教起源地,有张三丰亲植的古柏,还有一座不可考据的破碑,旁边立块说明牌,说张三丰原名张君宝,信誓旦旦那碑已有二百年。中午去江边吃渔家菜?”说完牵手不停捏揉。梁艳梅感觉大手热乎,很急切地“嗯”一声,将头靠在他肩上,踏实的问道:“不怕人见了?”两人就嘻笑。苗清泉告诉她:“山城很小巧,穿城一里地,围城三里七,个个熟脸面,串门抬脚到,用不到汽车,最多坐三轮。自从开展‘反大吃大喝’的运动,没人敢去餐馆现眼。但是老话讲,‘石压草,则旁生。’不知谁家起的头,凡有一官半职的,都在家里搞包间,你们局请客上他家,他们局有客上我家,所以今晚环卫局去了公安局长王胖家,却不知主人在哪家?这些天我见多了,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官场文化是他们应对出来的,越久道行就越深。”梁艳梅很诧异:“办法也挺好,算家庭主妇劳动所得。”苗清泉拿起她的手,亲了一下说:“所得应是真,劳动却未必。不需要本钱,全从餐馆点,过手不更贵?‘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乌呼愁哉。”梁艳梅就啧啧称奇。“ 苗清泉又说:“那位姑娘叫王静,二十一岁了,王局长的亲女儿,也在县局干警察,不知具体干什么。”梁艳梅依偎着他问:“为啥不去车站接?”

“想去又没去,犹豫了。”

“胆小鬼!这段时间想我没?”

“想起过。”

“好好诚实的回答?”

“想了。”

“周围没人,快,亲。”

苗清泉伸长脖子左望右探,闪电般在她脸上点一下。

梁艳梅闭眼品着说:“太快,敷衍,不算! ”

苗清泉再点一下。

如此三、五回,哪能控制住,于是拥吻,旁若无人。

一路缠绵到招待所,经过一栋楼,再往里面走,路灯下湿漉漉的反射光,眼前林中隐约现出几座小楼,黑乎乎,阴森森。梁艳梅便害怕道:“这么偏僻的林子?夜里闹鬼吗?”说完抱紧苗清泉,闭眼由他吓唬说:“这里住过前任省长,如今他已早死了,听说鬼魂常到住过的地方,凄凄惨惨悲悲切切哀叹哭。”梁艳梅抱得更紧了,再也不肯往前去,睁大眼睛恐惧说:“另外找个靠大街的明亮宾馆?我是真的很害怕。”苗清泉见她显畏缩,男性的怜弱心理使他更加吓唬道:“老寒山区风雨夜晚,树叶唰唰鬼魂飘荡,随风而行四处乱窜,借雨敲窗亡魂思归。听!来了!”吓得梁艳梅‘啊!‘ 地钻进他怀里。

这时小楼门灯亮了,他俩映在灯光里。


  
上一章:第九章
下一章:第十一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