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十一章 追风只为你
发表时间:2019-09-04 点击数:110次 字数:


    市级春季田径运动会的日子就快要到了,同学们都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要想参加正式比赛可不容易,必须先过了体育老师这一关,然后才能参加学校的筛选,成绩优异的,才有资格参加市级比赛。

  体育课上,老师宣布明天的体育课开始选拔,前几名参加下周的学校选拔赛。大部分同学都去练习了,帅小泽、马子祥、刘烨刚、高大铭却拿着篮球在球场玩,王易佳和季心怡在旁边看着,王易佳戴着眼镜没办法参加运动会,季心怡则是爱静不爱动。袁欣敏本是陪李嘉跑步的,却不时在操场四处扫视,被李嘉喊了一嗓子,指指篮球场,也悄悄地站在王易佳旁边。几个人聚精会神地看着场上四人篮球,就连班主任什么时候到了身后都浑然不觉。

  “小泽,休息一下吧!过来这边,喝些水再玩儿!”王易佳向着场上喊,看他跑的满头是汗,举举手里他的水杯。在他们朝篮球场来时,她就去班上拿来了水杯。

  四个人都走了过来,用纸擦了擦脸上的汗。

  “高老师,你也过来了?”帅小泽先笑着打了招呼。接过杯子喝了两口,递给旁边的高大铭。高大铭喝几口传给马子祥喝,最后的刘烨刚把剩下的喝完了,又把空杯子递给王易佳。

  “别人都在备战运动会呢,你们怎么在这玩儿篮球?”高育红淡淡地笑着说,语气显得十分温和。

  “小泽喽,他不参加运动会,嫌费鞋。我参加的田赛,下节课练一会儿就可以了,学校的淘汰赛小ks。”高大铭连忙解释,害怕小姑拿他开刀。

  “哦?那你们俩呢?也是哥们儿义气?陪他一起不积极参加活动?”高育红依然保持笑容,看着刘烨刚、马子祥。

  “报告老师,我是跨栏,不用练习,小刚是百米跑,他的速度也不用练,咱校没人能跑得过他!小泽他,他自小身体弱,小学三年级时还住过院,阿姨说不让他做剧烈运动。”马子祥直接为三个都做了辩解,为哥们儿分忧嘛,必须的。但他确实也没撒谎,他和刘烨刚选择的项目不但省鞋,而且十拿九稳。

  “哦,是吗?帅小泽,过来,我必须跟你说几句!”高育红收住微笑,转身向球场另一端走去。

  帅小泽瞪了一眼马子祥,心说,你找点什么理由不好?偏提身体不好的事。马子祥也觉得的不妙,冲他吐吐舌头。其他人看着他跑向高育红,也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你身体弱?弱到什么程度?痨病秧子?要不要请俩丫鬟伺候着?”高育红走着走着,忽然转身盯着他眼睛。眼神刚中带柔,脸上似笑似不笑,语气更是估摸不透,有关心又有失望,像嘲弄还透着些惋惜。

  “不是,不是那样的,你,我这,我真不是故意的。祥子他,他说的不对,也有些道理,红姐,你先不要生气。”帅小泽手足无措,口齿也不清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是尊敬的高老师呢,还是他心爱的小红。

  “答非所问!”高育红忽然换了副笑脸,语气却变得更严厉。

  “是,是的,我身体好着呢,不用人伺候。我小时候住院是胃炎,那里更没问题,保证不影响生儿育女。”帅小泽认真地举手回答问题,他不敢笑,因为她声音严厉,也没有喊“报告老师”,因为她笑的是那么甜,和小红一样一样的。

  高育红又是“噗呲”一乐,侧过脸去,怕远处那几个看到低着头说:“不许瞎扯!谁跟你说生儿育女呢?臭小泽,以你的状态适合跑长跑,既能练耐心还能锻炼身体。得不得名次不重要,重在参与,就当有个强壮的身体也好,知道吗?”

  “行,只要你不生气就行,我参加,一定尽力跑,让你为我开心。”帅小泽稳稳情绪一本正经地说,凑近她一步再压低声音,“别板着脸啦,你笑的时候最美!那我先去跟他们玩儿了,明天体育课你来不?”现在确定她就是小红。

  “嗯,我远远站着给你打气,但不说话。你要多喝水,别跑虚脱了。”高育红微笑着点点头说,声音细腻温和。

  “我知道了,走了。”帅小泽说着转身往那几个跟前走。

  “等等,把脚抬起来。”高育红又叫住他,让他抬起右脚,看清他鞋底印着42,“傻瓜,重在参与,不要太拼了。”

  “哦。”帅小泽轻轻点头,高兴地应了一声,跑向篮球场那端。

  高育红看他跑着的背影,忽然觉得他长高很多,要比自己高了。

  参加校运动会的名单出来了,李嘉参加了女子百米跑和800米,袁欣敏、王易佳、季心怡没有参加任何项目。刘烨刚10.15秒的成绩毫无争议地参加百米短跑,还有他引以为豪的跳高,马子祥则是110米和400米两项跨栏,高大铭的铅球和标枪,还有些同学报了其他项目。

  竞争最激烈的是男子五千米和一万米,因为大家都打算参加,除了马子祥、刘烨刚和高大铭,因为他们不想跟帅小泽争。体育老师让所有参加预选的男生集中在大操场,准备跑个五千米,从中选五人参加市里的比赛。

  就在体育老师即将吹响哨子前一刻,帅小泽环顾了一圈围观的人群,看到高育红站在同学们最后面,微笑看着他。刘烨刚和袁欣敏她们纷纷竖起大拇指为他加油,他满意地笑了,转身打算蹲下,哨子响了,同学们参差不齐地跑了出去。他也跟着跑,不紧不慢地跑,既不跑到最前面去,也不落到大群当中,五千米就是操场的五圈,他打算第一圈只做观望。

  还没把第三圈跑完,前方最前面几个时快时慢的同学就没体力了,能坚持匀速跑的几乎没一个。他冲着场外轻松地笑了笑,逐渐加快脚步,超过那几个领头跑的,继续加速,越跑越轻松。他跑完第五圈,越过终点时,回头看身后几十米都没有人,大部分人还没跑到第四圈。马子祥他们七个早就在终点等着了,看他赢了都笑着走过来。王易佳依然第一个走到他跟前,把水杯递给他,看着他微笑,体育老师也在看着他笑。他忽然发现高育红没在人群中,刚才的位置也没有,心里有种莫名的失落。

  快下课了,同学们有的去教室闲聊,有的在操场玩。马子祥拉着刘烨刚和高大铭去看四班的内部选拔,听说有个小子跑到像飞一样,顺便看看章凤巧参加选拔的结果。

  帅小泽悄悄来到班主任办公室,先探头确定没有别人,才悄悄走到她身边。刚想说话,她已经站起来了,看着他淡淡一笑说:“怎么?跑过来想让表扬你?”

  “也不全是,刚才跑完没看到你,还以为你不舒服呢。”帅小泽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手又挠向耳后。

  “呵呵,别抓了,一道道的,脸上都成花门儿狼了!过来!”高育红说着出门往教职工宿舍走去,他乖乖地跟在后面。

  高育红进房子后打开卫生间灯,才看到他还在门口,正发呆着。忍不住轻轻一笑,摆手叫:“进来呀!站那里等旁人看见吗?”

  帅小泽是第一次进她的宿舍,约十七八平方,带独立卫生间。陈设非常简单,一张写字台,一张单人床,床头和靠墙部分贴着一些明星海报。桌子上有一盏台灯,横摆着几沓书;席慕蓉和汪国真的书有不少,还有些散文、古典名著、外国文学典籍。最醒目地方摆放着两个相框,一个是她,一个是他,去年在雪地照的。

  “愣着干吗?浑身汗舒服吗?进卫生间洗个澡去,水都快凉了。”高育红笑着摸摸他的头发,都湿透了,在他后背轻轻拍了一下。

  “呵呵呵,谢谢红姐。”帅小泽傻笑一下,开卫生间门进去。一个大木桶装着大半桶热气腾腾的水,水蒸气散布在整个卫生间,看了都舒服。他迅速脱掉衣服跨进桶里,往下一坐,热水直接没到脖子。温度刚刚好,还散发着淡淡地香味,让人沉醉,好想躺这里睡一觉啊!

  门忽然开了,把他吓一跳,红着脸说不出话。看她迅速进来把一套衣服放在马桶盖,又迅速退回去,前后超不过三秒钟。

  “傻瓜,别泡太久,水凉了容易感冒。”高育红关上门在外面轻声喊,手却捂住心口,心还在“砰砰”“砰砰”乱跳着,“那套衣服是我今天上午买的,你一会儿试试合适不?旧衣服就扔在那儿,我晚上洗洗,明天干了你再拿回去,嗯?”

  “哦。”帅小泽高兴地应了一下,心里已经乐开了花,眼睛眉毛弯成了拱形。原来她提前离开操场,是为了回来烧水,还为他买了套新衣服,而他心里还傻傻地怪她没看他赢比赛。连他会到教办室找她,她都已经考虑到。感觉太幸福了,要是将来娶她为妻,就此生无憾了。

  真舍不得离开温暖的水桶,都是恼人的下课铃声,过十分钟又该上课铃了。帅小泽匆忙擦干身体,走到马桶跟前换衣服。灰色纯棉内裤、白色棉质背心、白色棉袜,灰白相见运动服,他一边穿着,心里如同灌了蜜蜂屎,这个甜啊!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帅小泽穿好衣服,还梳理一下头发,穿着她的粉色拖鞋走出卫生间。她正在桌旁椅子上坐着,上下打量着他,脸色露出惬意地笑,不住地点头。

  “就知道傻站着,快换鞋,马上要上课了。”高育红拿起枕巾过去给他擦头发,怕他满头湿的出去着凉,“穿这双,那双我洗洗。”她把枕巾丢下,从门后取出双白色运动鞋,鞋带都已经穿好了。

  “谢谢!红姐,你真好!”帅小泽弯腰系鞋带,甜甜地说,心已经飘飘然了。

  “知道就好!傻瓜,我房子大铭都没进来过!以后天热容易出汗,就过来擦个澡,不许对任何人提!”高育红替他整理一下衣服,觉得还差不多。

  “嗯,小红,有你真好,将来肯定是个最贤惠的妻子。”帅小泽看着她细心的样子,更坚定了娶她的信念。

  “又开始贫嘴了?快走吧!别迟到!”高育红捶了一下他后背,亲昵地说,“哟,裤子有点儿长,我不会弄,你回去让阿姨修一点儿吧。”说着蹲下来替他把裤边折了一下。

  “好着呢,谢谢!走了!”帅小泽转身往教室跑,刚出门上课铃就响了。

  “慢点儿跑。”高育红站在门口看着,直到他跑过平房区消失在学生宿舍楼拐弯处。

  “Good afternoon Miss汪!”

  “Good afternoon Class!”

  英语老师汪维珍和同学们打过招呼,站在讲台上看着帅小泽从外面进来。他向她弯腰施礼尴尬地笑笑,眼神里也闪过跟她一样的惊异,匆匆回到中间的位子。两人的衣服颜色和牌子都是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穿套裙,他穿长裤。

  同学们也都用怪异地眼神看着帅小泽,不仅仅因为撞衫。尤其是跟他玩得最近的七个人,眼睛里写满了不解!吃惊!诧异!这一身新衣服来的太突然了,才短短二十几分钟没见,上节体育课还是黄色衬衣,褐色裤子,白鞋子也不是原来的!

  “咳,嗯——同学们,咱们开始讲课。”汪维珍清了一下嗓子,拿起课本,“请大家翻开课本第……”

  下课铃一响,帅小泽滋溜窜出教室,迅速冲进厕所。他不是内急,是没想到怎么跟大家解释,这时候要在教室肯定的被他们逼问。这该如何是好呢?要是说刚才到宿舍换的会不会有人信?干脆就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一口咬死在宿舍擦完身子换的,谁能咋?爱信不信!

  帅小泽打定主意从厕所出来,迎面碰到汪维珍从对面女厕出来,太巧了。

  “哟!维珍,这不是情侣装呀?上厕所都要同步吗?咯咯咯……”高育红也到了厕所门口,从外往里走,笑得合不拢嘴。

  “死丫头,都不能小点儿声?逗我就算了,别吓着人家小孩子!”汪维珍脸腾就红了,嗔斥着转身又回女厕所,顺手拉高育红进去。

  帅小泽刚刚踏实点的心又“噗噗”“噗噗”强烈的像要跳出来,低着头跑回教室,脸红成了酱茄子。把身子爬趴到桌子上超过一分钟,还是没稳定下来。刘烨刚、马子祥、高大铭、袁欣敏、李嘉、王易佳,还有一些别的同学,已经把他围在中间。他只好伸手在下面悄悄拉刘烨刚衣服,此时能解围很重要,刚才厕所想好的理由肯定摆不平。

  “小泽,最新消息!四班有个飞人叫衡信,据说跑到10.13秒!”刘烨刚何等聪明,随即把话题引到四班了,“祥子,你说是不是?”

  “是啊是啊,已经超过小刚了,这下比赛更有意思了!还有那谁,她也跑了800米。”马子祥一听,只好牺牲自己了,好哥们儿不就得这样做吗?

  “啊?是吧?那可真有意思,找时间要见识一下。”帅小泽连忙附和,此时不顺坡下更待何时。

  “呵呵呵,有趣!”王易佳本就不希望帅小泽为难,“哎,祥子,下周学校筛选,你是希望好朋友李嘉入选呢?还是希望她——入选呢?”故意把“她”字拉长说,惹得大家笑出声来。

  马子祥猜到会有这种结果,尴尬地吧嗒吧嗒嘴。确实不好说,章凤巧对自己可真不错,李嘉也很优秀,还是死党。

  “这问题不用回答,当然是双赢啦。李嘉,对吧?祥子媳妇儿就是咱嫂子,哈哈哈。”帅小泽恢复以往的睿智,笑了起来,却被马子祥狠狠的瞪了一眼。

  “是呀,能双赢自然好,实在不行,当妹妹的让让嫂子还是没问题的。”李嘉说完“咯咯咯……”笑个不停,大家开始看着马子祥笑,他气得悄悄用手捅了一下帅小泽。

  “哎,别玩儿了,大家回座位,该上课了。小刚,明天早上开始跑步来学校,有问题没?”帅小泽站起身轰大家走开。

  “好啊,明天开始,一定要超过四班那小子。”刘烨刚已经回到自己位置。

吃晚饭时,帅小泽向母亲解释,说跑步时把衣服弄脏了,在学校旁边随便买的,脏的在学校宿舍,等过两天晾干了再拿回来。刚说完就被帅小源揭穿了,他说认识老哥身上穿的是“阿迪达斯”,老贵了,城区专卖店才有的卖。帅小泽瞪了他一眼,连忙说自己穿的假名牌,不值钱。关爱红看着哥俩总是相互拆台,只是报以淡淡的笑。过一会儿,从里屋拿出两百块塞进帅小泽的衣服口袋。她知道他向来懂事,此时她在乎的只是他健健康康,开开心心,别单纯为了节俭衣服钱在学校挨饿。

 

  清晨的公路上,由远至近跑来三个人。偏高的穿着蓝色运动服、蓝白相间运动鞋,他是马子祥,边跑边和其它两人轻声说笑。中间瘦小的是刘烨刚,他穿着黑少灰多的运动服,白色运动鞋。最外侧是帅小泽,穿着灰白相间的运动服,白运动鞋,三人昨晚说好今天都穿运动服。

  “哎,小泽,就咱哥三个,能不能说说昨天什么情况?”马子祥微笑着说,“看我拼命为你挡枪子儿的份儿,行不?”

  “嘿嘿嘿,要是我说在宿舍换的你们一定不信对吧?但是现在真不是合适的时候,大家这么好哥们儿,不会随便逼我用绝招,是不是?”帅小泽笑着说,说实话确实还不行,再继续追问只能如此了。

  “呵呵,算了,祥子,心照吧。”刘烨刚再次扮演了老好人的角色。

  “好,不过到能说的时候,一定要让我和小刚第一时间分享。这不过分吧?”马子祥继续笑着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没问题!来!”帅小泽说着举起右掌,空气中传来“啪”“啪”两记响亮的掌声。

  三人的脚步始终没有停止,甚至没有放慢。三条身影向前方跑去,逐渐变成蓝、灰、黑三个小点,消失在公路南端。

  城区高级中学的大型体育场里热闹非凡,春季田径运动会正式赛在这里进行了好几天。

  今天上午进行的是少年组径赛决赛,看台上挤满了各学校的体育老师,没到参赛时间的选手,也有参加过前些天比赛的选手以及参观学生。高育红在最前一排坐着,旁边几个就是她带的学生,高大铭紧挨着姑姑,再有就是帅小泽、刘烨刚、马子祥、袁欣敏,还有两个二班同学。高育红穿着粉白色相间休闲运动套裙,与汪维珍穿的是同款不同色。几个孩子穿的是比赛服,男生穿白色短袖、短裤,背后印着编号。袁欣敏没穿比赛服,穿的白底淡紫色碎花长裙,她是请假专程为李嘉打气来的,所以她正注视着场上即将出赛的李嘉。李嘉穿的是白色短袖、长裤,中缝有两条红线,背号2005。

  喇叭里传来“请各位选手就位”的喊声,李嘉做好了起跑姿势,还扭头看相隔三个人背号2019的章凤巧。两人对视一笑,就听见广播里传出了“预备”,然后“啪”一声枪响,二十几个人同时射出去。100米眨眼就到,李嘉取得了第二名,章凤巧排第五。

  十几分钟后,女子800米的成绩也出来了,章凤巧第三名,李嘉第四。

  该他们三个男生进场了,高育红轻声嘱咐几句,目送他们转到场角小门,又看他们站到预备选手行列。男孩子太多了,衣服颜色也大同小异,只能看清帅小泽的背号2006,马子祥和刘烨刚分别是2009、2011。李嘉已经坐到袁欣敏旁边,和她一起盯着2006的所有动作,包括转身、挠头、系鞋带。

  马子祥和两人击掌上场准备了,帅小泽和刘烨刚在后面注视着,不时交头接耳。

  “小泽,快看!衡信!”刘烨刚说着手指向不远处的一个中分发型男生,个子不高,背号1978。上次学校筛选是两人10.14秒打平,心有不甘。半决赛又不在同一组,今天终于要分出个高下,衡信也报了跟他一样的项目,百米与跳高。

  “哦?原来是他。”帅小泽认出了衡信,他是外婆家邻居小信,没想到他就是“飞人”,记得曾用《霍元甲》连环画交换过他的《太平天国》,“我认识他,住在姥姥家隔壁,前两年还在一起玩儿过。”

  “那么——对今天我和他的这局有什么看法?我怎么觉得有点心怯?”刘烨刚心里有点没底,虽说跳高时他第二,衡信排第六。但百米就难说了,据说衡信有过10.13秒的成绩,而上次10.14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什么话?怯个毛尾!必须干掉他!你有没注意他的头发?挡住一只眼睛,甩起来肯定遮视线。等一下各就位时,你看着他。他一定会注意你,在他看你的瞬间你要摆头,动作尽量大些,然后再不要看他。直到冲过了终点,你再回头,他必然在你后边儿。”帅小泽认真地分析着,当成奥数题一样认真谨慎的分析,语气坚定。

  “真的?”刘烨刚喜形于色,完全相信他的话,每次都是。但还是想知道他的理由,眼睛睁大认真地看着他,“为什么?”

  “呵呵呵,心理战。”帅小泽自信地拍拍他的肩头,“我赌十瓶汽水儿,你一定赢。”

  “我买汽水儿。”刘烨刚说完笑了,笑容里多了几分坦然。

  喇叭的喊声后面跟着一声枪响,马子祥率先冲出去,毫无悬念地拿到了400米跨栏冠军。十分钟后的110米跨栏出现失误,没有拿到名次,心有余悸地回归本队。就在离两人十来米时恢复兴奋的笑脸,他怕影响二人后面的表现。

  该刘烨刚上场表演的时候了,他伸出双掌等候两人接力,四只手掌再次击响。

  “这小子头上生虱子啦?”马子祥看到刘烨刚躬身时迅速摆头,然后目视前方等候枪响。

  “呵呵呵,祥子,等着喝汽水儿吧!”帅小泽没动,依然微笑看着场里面。

  发令枪一响,刘烨刚身子就射出去了,迅速摆动双臂向前冲,衡信就落后了好几米。刘烨刚再次超越自己,以10.12秒的成绩取得第一,衡信落后0.21秒,屈居第二名。

  刘烨刚春风得意地回来,三个人挤在一起聊了起来。远方的衡信却看着他们,把眼神停在刘烨刚身上。

  喇叭再度响起,男子一万米少年组决赛选手通知集合,帅小泽和二人击掌后跑到起跑点。一排十二个人,共计两排,他站在第一排左手第二个位置。左侧人没到,右边是个比自己高一点,体格相当魁梧的方脸少年,正看着自己微笑。

  帅小泽觉得这人很有眼缘,礼貌地打招呼:“你好,我是****附中的帅小泽,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我叫李清,你踩着的就是我们学校。你们学校我知道,离我奶奶家不远。”李清文质彬彬地说,秀气的语言和魁梧的身材不成正比。

  “你们俩去一边儿坐着聊去!”李清隔壁站着个比他还高出大半头的男生,肯定一米八五朝上,瓮声瓮气的嗓音,眼睛斜看两人,“看啥看?有我高林在,冠军肯定跟你们没关系,还不如趁早一边儿凉快去!”

  “呵呵呵呵,高林是吗?你是来卖个儿还是耍嘴皮儿?”帅小泽不喜欢他嚣张的样子,就想打击打击他。

  “当然是卖个儿——什么都不卖!你,不跟你斗嘴,有能耐比赛使!让你十步咋样?”高林个子大反应并不算慢。

  “别那么嚣张,就让半腿!敢不敢?”帅小泽感觉这家伙不是平白无故地嚣张,肯定有真本事。“看着,左腿右腿随便迈出去是一腿,半腿就够了。”说着还用腿示范几下。

  “啊?帅小泽,那么小一点儿,让不让有区别吗?”李清觉得帅小泽肯定在开玩笑。

  “足够了。”帅小泽说着轻松一笑,又看高林,“敢不敢?就赌十碗羊肉面,十个汽水儿。”

  “孙子才不敢!胖子,你作证人,我赢了分你一碗。先说好,不能限制时间,想什么时候吃都行!要一次吃完还不把人撑死?”高林也够爽快的,“我在第一中学一(九)班,叫高林,去哪找你吃?”

  “帅小泽,****附中一(一)班,他也不叫胖子,叫李清,高级中学的。”帅小泽越来越觉得这家伙不是傻大个。

  “好,帅小泽,咱俩就谁先到终点算赢,不管别人。一会儿开跑,我让你先跑,一准儿还拿冠军。”高林胸有成竹地说,无论是比体力还是步伐大小,他都占着优势。

  “说了不用你让。至于那半腿吧,我需要的时候再通知你,左腿右腿到时候再说,也可能根本用不着。”帅小泽歪着脑袋看着高林。把他说的莫名其妙,这算什么个让步?

  “别没事儿瞎捣鼓,今天冠军是我!”一个声音从他们后面传来。大家都回头没看见人,再扭头看,在帅小泽的左边站着个小孩儿,身高超不过一米三,细脖大脑袋比刘烨刚还瘦两圈,这不“土行孙”转世吗?

  “傻眼了吧?没见过这么帅的?”“土行孙”仰着稚气的脸看着三人,“我叫高大林,鹿港二中一(四)班最有形的人。”

  这语气,这形象,差点没把三人鼻子给乐歪了。坦白说,这高大林面貌还算清秀,浓眉大眼。如果给他尖脑壳扣个帽子,再把脖子以下遮挡住,还真是帅哥一枚。

  “我去,高大林?比我高林还大啊?”高林说着凑到他跟前,脑袋跟肚子一样高,“真大!你哪个鹿港的?小人国吗?”

  “高林,还比不比?大家都是来比赛的,别玩儿太过分了。”帅小泽害怕再闹下去高大林会吃亏,毕竟都是出门在外的,何必呢。

  高大林一边转身还嘟囔:“这么大块儿,小小的玩笑都玩儿不起。”

  “你说谁玩儿不起?”高林立刻转过身说,“我跟****附中的帅小泽打赌十碗羊肉面十个汽水儿,李清当证人,你敢玩儿不?”

  “有啥不敢?第三个人请前两个呗!只要不是一顿吃完,我害怕撑死!”高大林把胸脯一拔,知道他们个个都看不起自己,等开跑了就让他们刮目相看。

  “帅小泽,咱三个击掌,谁赖皮变成王八壳儿。”高林说完三人还真一一击掌。

  四个人站回各自的位置等待下一个通知,李清“噗呲”乐出声,因为四个人依次排成了Do、Re、Mi、Fa。悄悄附在帅小泽耳边嘀咕几句,他也笑了。

  发令枪一响,大家整齐地向前跑去,二十四个人逐渐拉开距离。帅小泽、李清、高林几乎并排都在前面不紧不慢地跑着,其他人也不急。唯独高大林,已经撇开众人几百米,在远处掐腰看着大家。哇,这下着实把所有人吓一跳。包括场外的马子祥、刘烨刚,主席台上的评委,看台的教练和老师们。高育红也睁大眼睛看这不可思议的举动,袁欣敏和李嘉都瞠目结舌。

  当大家距离高大林十米左右,这家伙又一阵猛蹿,跑到三百米左右继续掐腰休息。大伙明白了,他是把一万米长跑分成了多个三百米来跑,真称得上是个办法,就是不知道他体力够不够反复折腾。

  跑完四圈整整八千米,下一个终点就是真正胜利的地方。高大林依然站在三百米开外掐着腰,和之前不同的是已经气喘吁吁,步伐很明显没那么灵敏了。就在第三次接近高大林时,刚好还有半圈。帅小泽忽然朝李清微笑一下,眨眨眼,额头的汗从他微倾的脑门滑落空中。李清还没来及做回应,就看到他冲出去五六步,速度在继续提高,赶紧提劲往前追。高林自然是不甘落后,发现两人都冲出去了,才感觉不对,难道他们要提前冲刺?人家冲刺一百米,这俩有病吧?脑子稍微一溜号,帅小泽已经超过他,还在慢慢加速。傻就傻吧,必须追上去。

  眼看着三个人都从身边迅速跃过,高大林彻底崩溃了,本来体力就严重透支,再看三人的速度,比自己最初的速度慢不了多少。真是哀兵必败,泄了气的高大林无奈地看着第四个、第五个、第六……更多人跑了过去,干脆不跑了,慢慢向终点走。

  距离终点只有不到三百米,高林已经把排在第三的李清抛开三四十米,距离帅小泽有十几米,必须咬牙再加把劲。转眼间,离终点不到一百五十米了,高林与帅小泽前后脚,再咬咬牙就能超过去。正在这时高林忽然听到一声:“是左撇子吗?”很明显是帅小泽问的。

此时的帅小泽脸色通红,呼吸已经不匀称,脸上却是从容的微笑。他明白超过高林就算是赢了,现在要做的是迅速赶到终点,再听听更强烈地风从耳边向后跑的声音。于是把脸微微上扬,身体向下缩一点,双臂加速挥舞,两脚如飞一般,疾驰向终点的红布条,耳边尽是“呼——呼——”。  

左撇子?啥意思?难道我要说是左撇子,他会叫我右腿让半腿?我要说不是,会不会变成让左腿?对,我什么都不说,看他接着怎么办?可这半腿怎么让?什么时候让?高林的思想乱了,感觉脑袋有点不够用,难道是做剧烈运动脑子缺氧?啊?不好,我的天妈呀!李清咋又超过去啦!赶紧追!

  李清用力摆动双臂,做最后冲刺。虽然超过高林,可前面的帅小泽已经早扯掉了红布条,缓步转圈卸力,远处已经有人喊帅小泽的名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十一章 追风只为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