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九章上班第一天
本章来自《凤凰花又开》 作者:西木三郎
发表时间:2019-08-30 点击数:152次 字数:

在家住了不到十天,秦众森就决定回滨海了。对于一个刚参加工作的人来说,上班急迫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滨海仙源制药厂崭新的办公大楼矗立在繁华的马路边上。楼顶上竖着大大的一个大大的广告牌,上面写着“胃病治,胃病能治!”七个鲜红的大字。

秦众森敲开了副厂长办公室的门。副厂长牛宏架着二郎腿,正在看报纸,听到响声放下报纸。听完新分配来的大学生的自我介绍,牛副厂长站起来,从办公桌后面快速走上前,热情地握着他的手说:“小秦呀,我们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盼来了。”

这场面让这位工厂的新人受宠若惊,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样吧,你刚来,今天先安顿一下,明天再来上班。”副厂长想了想,抓起电话,叫来一个留着小分头壮实的年轻人。年轻人叫吴建国,也是今年新分配的大学生。两位大学生在副厂长的介绍下握手寒暄后,牛副厂长吩咐道:“小吴,你早来几天,就带小秦先去熟悉一下工厂,去宿舍安置一下吧,明天再来正式上班。”

吴建国带着秦众森围着厂区办公楼车间转了一圈,厂区不大,一百来人的工厂一下就转完了。最后,吴建国领着秦众森来到宿舍,宿舍就是原来的旧办公室。秦众森打量自己的宿舍,屋里很简单,中间一张小床,床边上靠墙摆着一张书桌和几把小椅子。

吴建国介绍说:“咱们厂不大,干部工人加起来才一百来号,都是滨海本地人。今年分来咱们三个大学生,都是外地的,所以厂里从旧的办公室里腾出了三间办公室,给咱们三个住。”

秦众森看了很满意,频频点头:“不错,来之前我以为至少要几个人挤一间呢。”

“新办公楼刚建好,房间倒是不缺,就是不是专门的住房,不太方便。”看来吴建国没有秦众森那么容易满足。

“我觉得一来就有单间住,这比大学八个人挤一间,已经是天上了。”

“我就在你隔壁间住,再过去就是单月红的宿舍。”

“谁?”秦众森听到一个陌生女孩的名字,问了一句。

“单月红,也是这次分来的,好像跟厂长刘联伟是亲戚,听说长得还挺漂亮,过几天就可以目睹芳容了。”吴建国咽了一口唾沫说,随后找了把椅子让秦众森坐,自己坐到了床上,话锋一转:“我听说你是干部子弟,父亲还是县长。”

“你哪里听来的?”秦众森很是惊讶,初来乍到身世就暴露无遗了。

“牛大炮说的。”

秦众森没明白,追问道:“牛大炮?”

吴建国站起身,走了几步把门关上,小声说:“就是牛付厂长,他的嘴巴可大了。他说你本来是要去滨海第一制药厂。”

这消息传播够快的,秦众森赶忙解释说:“那只是意向。”

吴建国好奇问:“那怎么不去了呢?”

“说来也巧,有一天我在海边散步,突然下起一阵大雨,我躲雨碰上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太,就是咱们的厂长刘联伟,结果就来这了。”

“还有这等巧事?”吴建国将信将疑。

秦众森回忆起那天的场景,说道:“是呀,那天雨下的时间长了点,我们就开了聊起来。我告诉她,我是学药的,我要去一药厂。她说一药人才济济,为什么不考虑其他的呢。”

“一药当然好了,国营大企业,谁不想进去,可惜我们家是农村的,没有路子进一药。”吴建国感慨地说。

“刘厂长亮出了她的身份,说了一大通仙源药厂的情况,说这里还没有大学生,急需我这样的人才,到这里来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所学和才干。我听了热血沸腾,就决定来了。”

“仙源再好,也是集体单位,你太冲动了,如果是我,我一定是选择国营单位。”吴建国摇了摇头。

怎么所有的人都这么说呢?秦众森一耸肩说:“现在木已成舟了,安心在这工作吧。”

第二天,牛宏领着秦众森吴建国去了制造车间。车间在厂区最偏僻的一间平房里。两位新分配来的大学生就要在这里开始实习锻炼。车间不大,摆着两台机器。一台已经造好了,另外一台轮廓已经出来了。车间大门边上摆着一张小方桌,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正在泡茶。

“小赖子,你师傅呢?”牛宏问小伙子。

“上厕所呢。”叫小赖的小伙子一边熟练的泡着功夫茶,一边回答厂长的问话。

牛宏四处张望了一下,车间后面小门走出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边走边提着裤子拉链。待那人走近,副厂长发话道:“陈科长,厂里新分配来两位大学生,刘厂长说了,先放到你们设备科制造车间锻炼锻炼。”

陈科长露出为难的表情说:“老牛,我们这里庙小,哪里能容得下大菩萨。”陈科长露出为难的表情,张着一口发黄的烟渍牙说道。

“你少跟我扯,这是刘老太的意思。”牛宏骂中带着笑,转头对两位大学生说:“小吴小秦,你们就先在陈科长手下先历练历练,过段时间我就来接你们回去。我还有事,先走了。”

副厂长走远,陈科长很和善地招呼秦众森吴建国坐下来喝茶。四个人坐下来,互相一番介绍。喝完茶,陈科长小赖师徒俩开始换上工作服,科长默不作声走到那台做好的机器前,开机试机,小赖则拿起电焊枪开始焊接另外一台刚搭好架子的的机器。

秦众森吴建国被晾到一旁,两位新来的相互对视一下,露出尴尬无奈的表情。犹豫片刻,两人只好凑上前去,左边机器看看,右边机器看看。看了一阵,还是吴建国先开口问:“陈科长,有什么事安排我们做吧。”

陈科长抬起头,看了吴建国一眼,苦笑道:“做什么呢,让我想一想?”陈科长抬起头,看了吴建国一眼,尴尬笑了笑,又转过头看起运转的机器,片刻间仿佛忘记了两个人的存在。

两人没有等到陈科长的答复,又跑到小赖跟前,看了一会。秦众森心想这回不能落后,于是抢着问道:“赖师傅,你看我们能做点什么?”

小赖听了,赶忙站了起来说:“大学生,你们可别这么称呼我,我也就是个小学徒,年龄比你们还小呢。”

“小赖师傅,在这里你是老师傅,我们刚来咋到,有很多地方要向你和陈科长学习呢。”吴建国嘴巴甜,接着说道。

小赖承受不了这份尊重,冲两人作揖道:“这个我可承受不了,你们还是叫我小赖子吧,全厂都这么叫我。”

“小赖子,你过来一下。”就在他们互相推诿,陈科长忽然开口了。小赖子一下解脱了,小跑过去,等待师傅的吩咐。

“你去给俞工打个电话,说这机器有点卡,让他过来帮忙看看。”陈科长目不转睛看着运转的机器说。

小赖子应了一声,转身跑了出去,很快又回到车间,继续围着他那台机器忙碌。看着秦众森吴建国无所事事来回围着两台机器转,小赖忍不住开口道:“两位哥哥,你们要不帮我点忙,把这些角钢帮我锯一锯。”

秦众森疑惑地看着小赖,又看了看一地的钢材,问道:“锯这个?”

小赖点点头说:“我一个人有点忙不过来,你们实在想找点事做就做这个吧。”

吴建国二话不说,弯腰捡起一根角钢,很爽快地说:“小赖师傅,你说怎么锯吧?”

“你们还是叫我小赖子吧,这样听着亲切。”小赖还是不敢当。

吴建国二话不说了,开始挽起袖子拉锯。秦众森一看,只好跟着拾起一把钢锯。这个时候,秦众森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不由暗暗叫苦。秦众森拉着锯,心早已凉了半截,甭提有多么的沮丧。万万没想到,上班后的第一项工作居然是拉锯,十多年的寒窗等待自己的竟然是一把长满牙齿的冰冷的铁条。这要是传出去,有多丢人呀;要是被母亲知道了,更是无颜面对。

就在秦众森胡思乱想之际,一个年过半百戴着黑框眼镜的干瘦老头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老头轻车熟路走到陈科长跟前,陈科长头也没抬指着机器说:“俞工,来了,你看看,这传送好像有点问题,老是卡壳,经常会有漏片。”

叫俞工的老头二话不说关了机器,弯下腰低下头,手伸进机器里面摸索着,过一会,老头站起来,重新开了机器,捣鼓了半天,又关上机器,老头随手抓起一块旧毛巾,一边揩去手上的油渍一边说:“我看传动这一块还要改进,我再想想办法,回家我去看看进口机器的图纸。”

陈科长眼睛还落在机器上,点头致意道:“俞工辛苦了,拜托你了。”

俞工把毛巾往机器上一扔,忽然看见正在拉锯的秦众森吴建国,好奇问道:“咦,今天添砖加瓦了?”

陈科长这才抬起头,介绍说:“今年刚分来的两个大学生,放在我这,你说我一个小学没毕业的怎么指挥他们做事?”

“我听老牛吹风了,你们厂今年第一次分配来了三个大学生,怎么才两个?”

“这个我不清楚,我只负责造机器。”

俞工看着陈科长说:“以后大学生会越来越多,分到你们这的也会越来越多的,你们要懂得用呀。”

“这是厂长的事,我一个大老粗只懂得干活。”陈科长说着,领着俞工走到小方桌跟前,大声道:“小赖子,把电关了,过来泡茶。小秦小吴,你们也休息一下,过来喝喝茶。”

三个人放下手中的活,到水池边洗好手,围着小方桌坐下。小赖开始泡茶,陈科长隆重给两位新同事介绍道:“俞工是我们外面请来的工程师,帮助我们制造这台多功能压片包装机。”

“我只是画画图纸,造机器主要还是靠陈科长一己之力。”俞工很谦虚。

“我一大老粗,没有俞工的画图,也造不了机器。俞工你可是老牌的大学生。”陈科长说着转身对徒弟吩咐:“小赖你去外面的餐馆叫几个菜来,一来给小吴小秦接风,二来听听俞工讲故事。”

小赖乐颠颠跑出去。

俞工来了兴致,高兴道:“好呀,今天中午老婆加班,我和儿子没饭吃,就打打陈科长的牙祭。”

陈科长问:“要不要喝几杯?”陈科长问。

“喝就喝,反正下午也没有啥事。咱哥俩也好久没喝了,现在这机器快要好了,也算提前庆祝庆祝。”俞工很爽快答应了。

小赖点完菜,回来来不及坐下,陈科长从口袋掏出10块钱,吩咐道:“你再跑一趟,去扛一箱啤酒来。”

吴建国站起身伸手要去接钱,抢着说道:“陈科长要不我去买吧,小赖师傅跑来跑去挺辛苦的。”

陈科长还是把钱往小赖手里塞,对吴建国说:“你坐下,小赖子年轻,多跑点没事。”

小方桌的茶具移走了。很快摆满了菜。小赖子一瓶一瓶开着酒,递给在座的各位。陈科长俞工小赖都麻利地给自己倒满酒,吴建国跟着也倒满,只有秦众森犹豫了一下,倒了半杯。

陈科长端起酒杯,直截了当说道:“来,先干一个。”

大家都一饮而尽,只有秦众森端着杯子左看看又看看。俞工斜着眼睛看了秦众森一下,命令道:“小伙子,干了。”

秦众森几乎是滴酒不沾的人,不喜欢酒的味道,可是今天第一天上班,面对前辈和车间的领导,不能扫人家的兴致,只好一仰脖子,勉强干了。

陈科长倒上酒,继续说道:“来来来,倒上,再干一个。”

“还干呀,我酒量不行。”秦众森忙着推托道。

小赖一旁解释说:“我师傅喝酒起码得先干三个。”小赖一旁解释道。

“三个呀,那我用不了几下就倒了。”秦众森担心起来。

“酒量那么差吗?”陈科长眉头皱了皱。

“年轻人,酒是好东西,你要多锻炼。”俞工一旁开口了:“当年我去乡下劳动改造,一开始也是不喝酒的。不喝酒就不能跟当地的老百姓融合在一起。后面我就拼命地喝,每次喝到吐,吐了再喝。老百姓就开始跟你亲近了,不再把你当臭知识分子,不再把我当右 派分子看待了。”

“俞工您还当过右 派?”秦众森好奇问道。

“是呀,我23岁大学毕业,工作没几天毛爷爷就把我打成了右 派,帽子一戴就戴了25年,是邓爷爷救了我。你看我现在都50多了,儿子还没上小学呢。”俞工疼爱的摸了摸儿子的头,继续说:“不明白的还以为他是我孙子呢。”

望着这对年纪相差悬殊的父子,众人忍不住笑起来。俞工看来喝酒很有心得,继续往下说道:“酒品看人品,老百姓思想是简单的,你诚心诚意跟他喝酒,他就把你当成朋友。当右 派让我失去了很多,失去了25年的大好青春,但是也让我悟出了很多,很多做人的道理。所以出来后,我一下就能适应现在的环境。”

“俞工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大学生,但是俞工不摆架子,跟俞工合作还是很愉快的。来,俞工为我们的合作干一杯。”陈科长配合道。

俞工端起杯一饮而尽,夸赞道:“拿陈科长来说吧,他没什么文化,但是他很实干,一开始我都怀疑他能造机器,尽管只是仿照进口机器,但是一年多了他愣是造出来了。”

吴建国一脸佩服的表情,拍着马屁道:“陈科长真是太厉害了,来我来敬你一杯。”

俞工看着两人喝完接着说:“陈科长也是一个特别简单的人,就好喝点小酒,你跟他喝好了,他就真诚待你,拿你当朋友。”

陈科长听了有些不好意思,道歉道:“小吴小秦,你们是大学生,今天怠慢你们了,我这里都是脏活粗活,我确实是想不出让你们做点什么好。”

“哪里,陈科长我们初来咋道,是来向你们学习的,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吴建国很是机灵。

“小吴这话对了。你们这一代太幸福了,没吃过什么苦。你们是大学生,课本知识是有了,但是你们还缺少与人交往与社会融合的本事,所以应该去车间去基层好好锻炼一下,向工人师傅虚心学习。”俞工夸奖道。

秦众森尽管心里不是很心甘情愿,但是一看吴建国处处积极主动事事抢在前头,也只好紧跟着插话道:“我们就是来虚心学习的,不怕吃苦的。”

“是呀,要向工人师傅学到真本领,就得先跟师傅们喝好酒,跟他们打成一片。年轻人,倒满酒跟陈科长干一个。”俞工笑着点头道。

秦众森无奈之下只好抓起酒瓶,给自己倒满了一杯酒。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西木三郎
对《第九章上班第一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