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九章 小风波
发表时间:2019-08-22 点击数:244次 字数:

      高育红匆匆走进家门,看到父母和二哥二嫂、三哥三嫂都在客厅坐着,除了大铭其他孩子都没在。她往自己房间走去,跑了一整天,现在最需要做的是洗个热水澡,换件舒适点的睡衣。

  刚进房间,高大铭跟着就进来了:“姑,你们今天——去扒煤窑了?”正说着看到她右脸上一片黑灰,赶忙拉她到梳妆镜看。

  高育红看着镜中的自己,“噗呲”乐了,不知道那家伙有没有看到自己这“花面猫”的样子。想到他时,心里还是甜甜的,连忙到洗手间洗把脸。回来就把大铭往外赶,她要换衣服。

  “姑,你没发觉家里气氛不对吗?为了你和石老师的事,要开会批斗你呢,就等我爸回来了。”高大铭用手推住门小声说,他跟姑姑关系还是比较亲近。

  “石老师?石忠?”高育红有点莫名其妙。

“是啊,早上你们刚走就被奶奶看到,吃中午饭,爷爷和二叔三叔他们就都知道了。他们还是坚决反对你跟石老师来往,还说过几天让你去相亲。可是爸今天去朋友家吃饭,到现在也没回来,奶奶让妈去叫他,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你小心应付吧。”高大铭说完往外走。

  “大铭,小姑是不是最疼你?”高育红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都在客厅坐着,原来是把帅小泽当石忠了,只好辛苦高大铭去挡一阵。

  “那还用说,咱俩就是一条阵线的!”高大铭心里明白,自己学习和生活多方面需要她照顾。得罪她就等于跟自己过不去,老爸捶一顿都是轻的,以后许多地方都要依靠她呢。

  “你去楼下等着,必须挡住你爸。看他要是喝多了就直接拉楼上睡觉,要是精神好就让他批改寒假作业签字。总之,就是你随机应变!”高育红说完挥手让他出去。

  高大铭走后,高育红在房间又转了好几圈,然后拿着睡衣走进洗手间放水洗澡。心想:管那么多,先洗洗睡觉。

  高育红真的逛累了,躺在床上没多大时间就睡着了,迷迷糊糊还好像听见老妈说话:“这两口子是怎么回事儿,二半夜了也不回来。哟,丫头房间灯黑了,不是睡了吧?”

  批斗会算是顺利地躲过去,家里却无缘无故多了些串门的亲戚。隔三差五就有堂嫂、表姨、表舅妈,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压根儿就没见过的人。说是串门,根本就是盯着高育红先打量一番,又去和老妈嫂子们咬耳朵,不是媒婆才怪。好像连陪老妈去菜市场也是刻意安排的。这个郁闷啊,好想提前结束寒假。她也想过去找他,要么逛街要么到北河滑雪,可一想到万一碰到他母亲,那个比她大十多岁的女人,或许是个略显成熟的漂亮女人,该怎么跟人家打招呼?叫姐姐还是阿姨?心就莫名地冷静下来,只好从包里取出他的相框,躺在床上认真看着。盼望他快些长得高大结实,好期望有一天穿上漂亮的凤冠霞帔,坐上他家的大红花轿。

  石忠,是个158厘米的小个子,偏瘦,眉开目阔圆脸盘儿,小鼻头,颧骨凸起,门牙向外呲呲着。就这么个看起来营养不良的人,性格却敦实老成,鬓角挂的点点白霜更显老成。用有些人的说法就是长得有点着急,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看起来有五十岁。他出身在普通农民家庭,家里有老实巴交的父母,还有一头老驴。他中专毕业在三十八中学教化学,一家四口靠他微薄的两千六百个大毛过日子。他性格内向,却是个天生的乐观派,没事对着老驴都能聊上半个小时,还聊得眉开眼笑。因为和它聊得最多的是他的两大梦想,一个是他自幼不间断练习的石氏“毛驴派”太极拳,另一个是她屡败屡战的爱情梦,就是他钟情已久的中专同学高育红。

  收寒假开学的第一天上课,石忠就在学校门口不足一百米的地方遇到个意外。有辆黑色桑塔纳挡在他的自行车前面,车上下来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先用不屑的眼神打量他,又问他是不是石忠。确定他的名字之后,严重警告他以后不许接近高育红,否则会狠狠教训他。

  石忠以为这个人一样是高育红的追求者,所不同的是他西服熨得平些,车子也多了两个轮。忽然玩心大起,扯着脖子喊出了让他后悔几十年的一席话:“你凭什么教训我?就凭你身上这身驴皮?还是凭你家的几个臭钱儿?我石忠是穷不错,但我也不跟你这号货色比较,还威胁我?育红也瞧不上你这号人渣。我爱接近她又咋啦?她就算相不上我也不会相上你,衣冠禽兽!我还偏要粘着她你能咋?咬我呀?”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石忠左脸上,那人斜着眼光狠狠地瞪着他,着实没想到这小子素质这么低,甚至有些怀疑他的教师资格是怎么得到的。

  “你这个王八蛋!怎么打人?我骂你家八辈……”石忠向后退了好几步,破口大骂。当然他也想过还手,可明显知道不是人家对手,他那几式太极拳根本就是锻炼身体的,打不了人。就算勉强动手,这人比他高出大半个脑袋,稳打稳的吃亏。

  “闭嘴!小石忠!你怎么是个这种东西啊?看来大哥还真是高估你了!难怪全家人讨厌你,小妹要看到你这个熊样,恐怕也会觉得恶心!”说完上车,发动引擎扬长而去。

  石忠这下弄明白了,立刻开始后悔。这个懊恼呀,原来这人竟然是高育红的哥哥,这么被他一顿骂回去再告诉她,这下算是彻底打进十八层地狱。他狠狠地抽自己几个嘴巴,暗骂自己这张臭嘴,瞬间变成霜打的茄子,推着车子耷拉着脑袋,沮丧地进了学校。

  或许是过年好东西吃太多的缘故,大家都没什么胃口。袁欣敏不停地看着马子祥和刘烨刚中间的空位,平时都是帅小泽坐。可今天只有一碗葱油面摆在那里,是马子祥替他打的,因为他十次有八次吃这个。王易佳则是不时地扫一眼餐厅楼梯口,手里的筷子在乱戳,盘子里的盖浇饭已经被她扎的稀巴烂,哪里还看得出有麻婆豆腐和牛肉烧土豆。季心怡和李嘉开始倒是吃了一点,看着大家无精打采的样子也就没了心情。刘烨刚、马子祥也是垂头丧气地盯着眼前的蛋炒饭和刀削面,都在为帅小泽担心,这么久都没回来,是不是出大事了?高大铭本来吃的好好的,看着这些人的状态索性把筷子往桌子上一丢说:“你们这是干吗呀?小泽只是被姑姑叫去谈话,至于把你们吓成这样吗?放心吧,就算她心情多不好,也不会拿小泽出气!”

  高大铭没说话时,大家都还算平静,只是心里担心,可一听到高老师心情不好时,都不约而同看着他,越发坐不住了。马子祥把盘子往垃圾桶跟前一放,向楼梯口走去,接着是袁欣敏、刘烨刚、王易佳相继起身走了,季心怡也走了。李嘉走出去几步又转身点指他,他无奈地摊摊双手,显然又成了罪人。

  高育红的确心情不好,所以一放学就叫帅小泽。两人骑车出学校,到了旁边不远的一片麦田,在道沿上背对背坐着,她向他倾诉着最近的郁闷。家里人的逼婚又升级了,亲戚给介绍了五个人,让她周末回去相亲,而且必须选其中一个,可以推迟几年结婚,但必须订了,跟姓石的彻底断掉。他们哪知道不是石忠啊,要是让他们知道帅小泽,不是把老爸气死就是把她活活地打死。所以她纠结,不知道怎么度过这一关。

  帅小泽听明白了,他也知道这难关不是她自己的,因为她一旦选择了,他也就立刻出局,可是她还不能不选。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五个男人自动放弃相亲,否则这场姐弟恋就得宣告破产。

  “红姐,那几个男人有没有见过你?家里是怎么安排你们见面儿的?”帅小泽轻轻地说着,两人的头靠在一起。

  “没有,老爸叫星期天全见完,还得有结果。我就是不想见,才头疼呢。”高育红提起相亲感觉脑袋都木了。

  “见,不就是相亲吗?统统都见。”帅小泽认真地说,心里已经拿好了主意。

  “傻瓜,你!”高育红急的忽然站起来,睁大眼睛看着他,“你啥意思?咱俩咋办?”

  帅小泽赶忙拉她坐下,两人并肩坐着,伸手拉着她的手说:“别着急,听我慢慢儿说。我敢保证没有任何人能抢走你,你的傻瓜决不允许!我想好了,相亲咱去,大铭、祥子、小刚他们,大伙都去,咱俩躲在一边儿看笑话就行了。”

  “你打的什么鬼主意?”高育红疑惑地问。

  帅小泽趴在她耳朵上嘀咕了起来,边说边笑,把她逗得也呵呵笑。两人又聊了好一会儿,才起身回学校。她回程时的心情就好很多,两人说说笑笑,搂着他腰的胳膊到校门都忘了松开,被他提醒过才松开,红着脸在他背上轻捶几拳。

  星期天早上九点多,城区南街红旗路口一个KFC餐厅二楼。帅小泽吃着炸鸡喝着可乐,这是他的早餐,历史以来最丰富的一顿早餐。楼上每个人都一样,今天必须丰富,因为只有吃好了,演员才会更卖力表现。刘烨刚如愿以偿地和袁欣敏坐在一个台子,这是他专门向帅小泽要求的,为此他叫来了堂姐帮忙,所以今天的吃相很文雅,因为今天或许是他唯一一次和她扮情侣。袁欣敏本来想跟帅小泽一起坐,可他是今天的导演,他要跟高育红一起商量剧情,所以只好当个群众演员看热闹。王易佳和岳洋在一个台子坐着,台子上放着一些炸鸡和小吃。她嘴里吃着薯条,眼睛瞄着窗边坐的帅小泽,猜他此时该是在想事情,只要是他想做的,她都无条件支持。李嘉和陈乐凯占着一张台子,还没戏看时就看着自己的书,她对他的吃相没兴趣,大家今天都不过是个没台词的演员而已。季心怡和兰晓天也在王易佳隔壁那张台子,两个人嘀嘀咕咕聊着,在猜想第一个出丑的会是什么样的男人。二楼最后一张台子在帅小泽身后,那里坐着马子祥,他今天是反串女主角,所以他就像跟面前的炸鸡有仇似得,狠狠地狂吃着、喝着。谁让出主意的是最好哥们儿呢,要不然说什么也不干。心想,演戏而已,先吃个够本儿。他对面坐的是刘烨刚的堂姐小燕,她在城区开了个理发店,人长得漂亮不说还会化妆,最重要的是能借她店里假发。

  高育红从商场出来,朝着对面的KFC餐厅二楼走。她今天穿着一身浅灰色牛仔装,外面套着明黄色外套。她身后商场的玻璃窗跟前,母亲和三个嫂子还有几个远方亲戚,都在挨着窗子联椅上坐着,不时地望向她和对面KFC餐厅二楼。她们是要亲眼看着她和几个男人相亲,成不成都得回去跟家里的几个男人汇报情况。

  高育红从洗手间出来,走到帅小泽对面坐下。她已经将头发整齐地挽在脑后,穿着马子祥的浅灰色条纹西服,还戴着一副黑墨镜。她先是冲他笑笑,轻声把对面的情况跟他介绍了,却始终没有扭头看,怕对面的家人认出来。

  马子祥也从洗手间出来了,仍然坐在帅小泽背后靠窗位置,经过小燕一捯饬还真不错。他头戴披肩假发,描了眉,贴着假睫毛,脸上还打了点腮红粉,涂了红色唇膏;穿着高领女款羊毛衫,把喉结刚好遮住,外面穿着高育红那件明黄色外套。本就白净的面孔更加漂亮,这下就算老妈见了也不认出来。小燕仍然坐“她”对面,虽然很想笑,但还是忍住,毕竟两人不是很熟,怕把“她”惹恼对刘烨刚不好交代。

时间不大,高大铭带着个人从对面走过来,他任务是负责接送男主角。帅小泽提醒大家认真点,好戏就要开始了。

高大铭带着那人直接顺楼梯走到马子祥台子跟前,规规矩矩地介绍着:“姑,这是表姨奶家亲戚,姓江。”说着扭头又对那人说,“请坐,这是我小姑姑,高育红。”顺手指着马子祥身边位子让那人坐下。

  “哦——嗯,你好!我是小红,那是小兰姐!”马子祥清理了一下嗓子,轻声细语说,又介绍对面坐的小燕。

  “高老师,你好!小兰姐,你好!”姓江的笑着点点头,分别向两人打了招呼。坐下后偷偷瞄着马子祥,感觉“她”长得还算清秀,就是唇膏有点红的过分。

  “大铭,下去看看,姑点的炸鸡套餐咋这么久还没来啊?”马子祥故意捏着声音说,一把抓起小燕跟前盘子里的炸鸡腿,大口吃起来,还看旁边的高大铭,“快去啊!”高大铭低头偷笑着,顺着楼梯跑下去。

  “小红,别吃了,从进门儿你已经吃完两份套餐啦!”小燕嘴里嫌他吃得多,却把一杯可乐也推到他面前,这是他们商量过要马子祥尽量夸张。

  “那又怎么样?我又不胖。”马子祥说着看向姓江的,“小江哥,是吧?你说我胖吗?”

  “啊?不胖,不胖,挺好的。”姓江的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进来乍一看还不错,怎么吃相这么难看,像是饿死鬼托生。再看旁边的小兰就觉得特别顺眼,却也不敢多看,毕竟今天相亲的是高育红,而不是小兰。

  “看到没?小兰姐?人家都说我不胖!”马子祥说着三两三就吃完手里的鸡腿,把鸡骨头随手丢在桌上,手也不擦端起可乐就喝,还冲着姓江的傻笑一下。

  “姑,套餐还没好呢。你要饿先吃薯条吧?”高大铭上来了,把手里的两包薯条放在桌子上的餐盘里。

  没等他放稳,马子祥就把手伸进薯条里,抓了一把直接往嘴里塞,然后还看着姓江的笑笑,对高大铭说:“别站着,楼下等着去,饭好了给我端过来。”看他转身走了又叫住他,“大铭,也不问问人家吃啥?给人要点儿东西啊!”

  “哎,不好意思,你吃点啥?也来份炸鸡套餐行不?”高大铭故意接近姓江的说。那家伙看着马子祥正皱眉头呢,心里一个劲盘算:这高老师可真能吃,两份炸鸡套餐都吃不饱!再说,这吃相也忒难看点儿,虽说人长得差不多,可这要是结了婚,怎么敢带出去见人啊?

  “不,不用了,我刚想到还有点事儿,得先走了!”姓江的连忙站起身,看着马子祥和小燕说,“高老师,小兰姐,真不意思,你们先慢慢吃着,我得赶出去办点事儿。”

  “哎呀,怎么这么急走呢?啥时候再见面儿呢?你家在哪?过几天我去找你逛街好不好?”马子祥站起来,装着舍不得的样子。

  “啊,再说吧,我最近事情挺忙的。”姓江的脸腾就红了,显得十分尴尬,连再见都没敢说,转身奔楼梯去了。

  高育红隔着窗子看那位姓江的,出餐厅后没去对面商场,直接落荒而逃。

  “祥子,演的太好了!”高大铭竖起大拇指称赞。其他人已经笑弯了腰,包括忍了很久的小燕。

  “喂喂喂,各位,能不能敬业点儿?不要笑场,咱还得继续呢!”帅小泽先收住笑说,手还在肚子上捂着呢,害怕笑岔气了。

  “少在这儿鼻子插大葱——装相(象),刚才笑最大声的就是你!”马子祥也笑着说,“笑吧,笑吧,临走每人收十块钱当补偿!”

  “大铭,你就别凑热闹啦,快去看下个男主角来了没?”马子祥扫视一圈,大家都逐渐恢复平静,挥手让大铭下楼。

  高大铭转身向楼梯口走,还故意应了声:“是,小姑姑!”高大铭此话一出,刚刚安静的众人又笑了起来,因为马子祥此时的样子真的很好笑,高育红也笑得像个孩子。

  “哎,红姐,这个真帅气!”帅小泽低声对高育红说,看到高大铭又引着一个人过来。这个人长得可真不错,个子一米八左右,偏分发型打的定型摩丝。一身深灰色暗纹西装,白衬衫扎着斜条纹领带,黑皮鞋擦得锃亮,手里还捧着一束花。

  “是吗?要不?我选他算了。”高育红故意逗他,看他还多嘴不。

  帅小泽的脸红一阵儿白一阵儿,说不出话,只好站起来看着嬉笑的其他人说:“别玩儿了,第二场开始。祥子,辛苦了!把这小子西装往脏的弄!”

  众人刚刚恢复安静,高大铭也就带着人上来了,大家都觉得眼前一亮,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是我小姑姑,高育红。”高大铭客气地把那人让到马子祥旁边坐下。他自己坐到小燕旁边,拿起可乐杯子喝了几口,也没注意是谁的杯子,继续介绍:“姑,他是表婶家的亲戚,姓童。”

  “你好,高老师,我叫童文学。”童文学伸手要跟马子祥握手,这下正合了帅小泽意思。

  “你好你好!”马子祥伸出油腻的手,两只手直接抓住他,“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忘了洗手了,你不介意吧?你行童啊?童子鸡的童吗?”伸手在他西服上又蹭了几下。

  “没事儿,没事儿,呵呵,这个花儿是送你的。”童文学尴尬地笑笑,把花递到马子祥面前,身子有意无意地往后挪了一点,他怕挪多了她会介意,也可能会从座位上掉下去。

  “哟!好漂亮的花,还很香——阿嚏!阿嚏!阿嚏!”马子祥说着把鼻子凑近花骨朵,然后直对着他连续打了几个喷嚏,直接把鸡肉味儿的口水喷到他脸上,还有平整的西服上。当然,这不是花粉过敏,而是悄悄嗅了一点炸鸡蘸粉,大概是孜然、胡椒、辣椒、花椒一类的。

  “哎呀,对不起,真是对不起。”马子祥没等他做任何反应,连声道歉,顺手把番茄酱蘸在左手的餐巾纸上,客气地替他擦拭衣服,“哎呀,糟糕!小兰姐,这纸咋也是脏的啊?”

  “这个纸干净,用这个擦,要不蘸点水擦?”小燕也在一旁帮倒忙,把可乐倒在餐巾纸上,递给童文学,让他自己擦。

  “等等,你们都别动,我自己擦好吗?”童文学有些恼怒,强压制住脾气没爆发,用倒了可乐的纸巾擦衣服。那还能擦干净了,擦得到处是纸屑。

  “头,头发上面。”马子祥坐在那里,看着童文学在身上乱擦还觉得不过瘾,拿起薯条边吃边指向他头。他果然用纸在头发上擦,本来打的摩丝溜光明亮,如今全粘上碎纸屑。马子祥还喃喃地说,“头发上面儿本来是光光的,现在不是了。”

  “你,你,你们瞎胡闹!”童文学再也没有风度了,“表姐介绍的什么人啊,还人民教师呢!”

  “哎——小文同学,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怎么能侮辱人民教师呢?你不是人民教师调教出来的吗?你爸你妈不是人民教师调教出来的吗?”高大铭好容易抓住个话题,还不好好表演?

  “就是,小文同学,你这可是没教养的表现,怎么能随口侮辱人民教师呢?回去问问你妈,看你做的对不对?”旁边的小燕也起哄。

  “我不是小文同学!我是小童文学!”童文学气得吼了起来,眼睛瞪着马子祥。心里这个急呀!今天这相亲怎么相成这样子?

  “斯文败类!”“这人太埋汰了!”“什么玩意儿!”“罚他回去叫家长!”……旁边的人都跟着起哄,这也是他们占满所有桌子的原因,没外人爱咋闹都行。童文学再也不顾形象,灰溜溜地下楼走了。

  接下来的两场也是如法炮制,不是嫌眼前这“高育红”吃相难看,就是被戏弄的满身油污。临走都还在埋怨媒人,介绍时说的多么漂亮,多么文雅,怎么见面变成这样。到第五个男人跟着高大铭上来时,看着马子祥差点没崩溃,因为他正靠在玻璃窗打瞌睡。不是装瞌睡,是真的睡着了,口水正从嘴角提溜下来,眼看就要掉在桌子上了。桌子上胡乱放着所有人剩下的鸡骨头,空饮料杯子也摆了好几个,餐巾纸,调料包到散乱扔着,分明就是个小垃圾场。

  所以第五位还没等高大铭相互介绍,转身下楼走了。这一场太容易了,一句台词没说,一个动作都没做。

  大伙都过来,围着他哈哈大笑。马子祥这才惊醒,睁开蒙松的眼睛说:“怎么啦?笑啥呢?不说还有一个吗?”

  “行了,演完手摊儿了!去洗手间好好洗洗,把衣服换了,咱找地儿吃饭去!”高育红笑呵呵地说,示意他换掉自己外套。心里说不出的畅快,这下要让老妈她们知道内情,不气歪鼻子才怪。

  “啊?还吃啊?我都快撑死了!”马子祥往洗手间走着,嘴里还在嚷嚷。

  高育红穿好外套带着高大铭去了对面商场,相亲完了,得给老妈和嫂子做个交代。其他人边开玩笑边往外走,他们要到工人文化宫,一会儿在那里和高育红两人碰面,大家一起吃午饭,然后看电影。

  吃完饭,刘烨刚的堂姐小燕走了,高育红带着他们一起看电影。影院放的是武侠片《黄飞鸿》,李连杰、关之琳演绎的黄飞鸿与十三姨,男的帅气有型女的美丽动人,诙谐风趣的情节,引得大家不时地发出哄笑声。

  高育红和高大铭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她父母和六位兄嫂都在客厅坐着,把正要进房间的她叫住坐在沙发上。高大铭被吓得吐吐舌头,跑进房间和弟弟妹妹们看动画片了。

  气氛显得十分凝重,地上掉根针都能听见响。高育红双手放在腿上,动也不动,眼睛盯着茶几上的一盘苹果。咦,咋就没一个是圆的啊?不是往这边歪,就是往那边斜,这肯定是老妈买的便宜货。记得上次她买了一箱面苹果,谁也不愿意吃,直到放烂了由她亲手扔掉。

  “丫头啊,你说说今天,到底是个啥情况?”高老爷子开口了,他心里不舒服了整整一下午,相了五个男人,都没声没响地走了,连句话都没留下。虽说不能怪女儿,可这样的结果要传出去,今后谁还敢再上门提亲?

  “爸,你就别怄气了,那几个小子眼睛肯定在脑瓜顶长着呢。咱家小红过去时,我们都看着呢,连个暇丝儿都挑不出来!”高大铭老妈接过话说,她担心小姑子心里不痛快,一旁坐的两个妯娌也点头赞同,在她们看来,高育红确实已经很优秀了。

  “要不这样,爸,妈,回头我再让战友们留意留意,咱家小红长这么漂亮的,别担心。”三哥高育筱本来是不赞成相亲的,这不是什么露脸事情,可既然已经这样了,不如直接面对现实,“再说她都还没到结婚年纪,二十出头没对象的男孩儿还是多的很。”

  “你们没理解我的意思,我和你妈不是叫小红出门儿,只要她安生定门儿亲事,断了姓石那教师的念想!你们真以为我舍得给她随便找个婆家?”高老爷子眼睛瞪的溜圆,眼珠充满血丝,在这个家他对女儿的爱,没有任何人能代替,他感觉大家误解了自己的意思。

  高育红还在低头看着茶几上的苹果,她想起曾在一个杂志上看到关于苹果的培育资料,专业的果农把圆形塑料袋套在成长期的苹果上,就能让苹果长得又圆又细致。

  “爸,我前几天见过那个教师,那小子根本就配不上小妹。听他口气,估计小妹跟他还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小妹的眼光肯定不至于那么差,那家伙整个就是一头泼皮叫驴。”二哥高育笙认真地分析着,以他做生意的头脑,应该不会看错。

  “那也是,你们有空了还是要多操个心,我年纪大了,这脑袋也该不灵光喽!”高老爷子语重心长地说,“丫头,你能不能表个态?跟姓石的断喽。”

  “唉,歪七扭八的,个儿又小,谁会看的上啊?”高育红喃喃地说,她还在盯着难看的苹果,她说的就是面前的苹果,根本没留意老爸说啥。她在想有些又大又圆的苹果上还印着字,什么福、寿、喜等等,不知道是怎么印上去的。要是自己也能亲手做几个给傻瓜,他一定开心的舍不得吃。

  “那就这样吧,反正小妹还不到二十岁。咱散了吧?爸,妈,你们也早点儿歇着。”大哥高育筝站起来跟爸妈打了招呼,准备上楼休息。其他几人也纷纷站起来,弟兄三个虽然都在同一栋楼,却在不同的楼层住。

  “唉,还是凑合吃一个吧。妈,下次买苹果能不能挑好点儿的买?看丑的!”高育红也站起身子,从盘子里挑了个苹果往房间走,还在嫌老妈买的苹果不好。

  “以后谁都不许提相亲!看把咱丫头刺激成啥样了?”母亲看着她傻傻的提溜着苹果进房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心疼。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羽佳一鸣
对《第九章 小风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